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闪灵

31.2万浏览    1985参与
蕭鵺

由于自己太菜发出哭声(´;︵;`)

由于自己太菜发出哭声(´;︵;`)

殁兰

狼的木屋

狼的木屋

 【拉普兰德幻游向】
一篇现实噩梦的记叙,内容不是很可爱的文章。慎阅。
被反复屏蔽,劳烦请走链接。
 

狼的木屋

 【拉普兰德幻游向】
一篇现实噩梦的记叙,内容不是很可爱的文章。慎阅。
被反复屏蔽,劳烦请走链接。
 

逝者如斯
给潜三的闪灵小姐姐摸个头像

给潜三的闪灵小姐姐摸个头像

给潜三的闪灵小姐姐摸个头像

奈央ナオ
今天刚精二完,摸个闪灵姐

今天刚精二完,摸个闪灵姐

今天刚精二完,摸个闪灵姐

是咩叽不是咩吱
悲悯。 “闪灵吗,可惜,她原本...

悲悯。

“闪灵吗,可惜,她原本可以是个很强的敌手,只是在“赦罪师”们卷入那种事情以后,就连她也觉得自己的剑刃沾满了污秽吧。”

第一张图,给最爱的闪灵姐姐⁄(⁄ ⁄•⁄ω⁄•⁄ ⁄)⁄

悲悯。

“闪灵吗,可惜,她原本可以是个很强的敌手,只是在“赦罪师”们卷入那种事情以后,就连她也觉得自己的剑刃沾满了污秽吧。”

第一张图,给最爱的闪灵姐姐⁄(⁄ ⁄•⁄ω⁄•⁄ ⁄)⁄

夜静天穹

【明日方舟|双博&闪博】结伴

Warning:极度OOC,有大量私设。私设Dr.Rell(♂)和Dr.Vail(♀),R和V不是CP,主要陈述两个脑回路完全不一样的人是怎么成为朋友的,感情线是闪博(Dr.Vail)。


  没人知道想法永远不在同一频道的Dr.Rell和Dr.Vail是怎么成为朋友的;即便常不在博士身边的干员也知道这个道理:当两人站在一起时,交谈的话语永远不超过5句……甚至连3句也没有。其中一个博士发表自己的意见,而另一个则报以简单的“嗯”、“啊”或者干脆保持沉默。连Dr.Vail都会变成哑火炮仗,不知道是因为Dr.Rell实在太沉默还是两人实在相性不合。

  但关系呢?不是同事也不是同僚,更...

Warning:极度OOC,有大量私设。私设Dr.Rell(♂)和Dr.Vail(♀),R和V不是CP,主要陈述两个脑回路完全不一样的人是怎么成为朋友的,感情线是闪博(Dr.Vail)。




  没人知道想法永远不在同一频道的Dr.Rell和Dr.Vail是怎么成为朋友的;即便常不在博士身边的干员也知道这个道理:当两人站在一起时,交谈的话语永远不超过5句……甚至连3句也没有。其中一个博士发表自己的意见,而另一个则报以简单的“嗯”、“啊”或者干脆保持沉默。连Dr.Vail都会变成哑火炮仗,不知道是因为Dr.Rell实在太沉默还是两人实在相性不合。

  但关系呢?不是同事也不是同僚,更不是战友;是朋友。至少Dr.Rell是这么说的,不是同事,而是朋友,单纯的朋友。而Dr.Vail却不否认“战友”的关系,出人意料的是她同样默许了“朋友”的称谓。她到底对Rell是特殊的,她从来都是个自主的人;不听从干员的建议,残忍地执行最简洁方案。但Dr.Rell站在她旁边,她就以Dr.Rell的意见为准——至少六七成是这样的。

  “沉默”和“聆听”,这是她表达尊重和服从的方式;这是连凯尔希也没有得到这样的特权,甚至她似乎喜爱的人也没有得到这样的“礼物”。被她如此宽容地、特殊地、敬重对待的只有两个人,而这两个人是她的朋友。

  “朋友”,多特别的字眼,好像在唇齿间转一圈就能让人的心都化开似的。就是Dr.Vail带着笑容柔声吐出这两个字作为所有疑问的回答时,也被人错觉她好像并没有心死似的。心死的人早该是一具死尸;她可还有两个朋友呢,她还坐在朋友身边乖巧地听凯尔希发言呢。所以干员们从来没放弃:只是太难了一点儿而已,只是不容易走进她的心里去罢了。拥抱可以让她的眉眼惊诧地舒展开来,温柔可以让她安静地睡去。

  “——但这只是错觉。”Dr.Rell说这句话的时候绿色的眼睛里古井无波,但这平淡的眼神抬起时却好似带着悲哀,“只是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陈跟着Dr.Rell和Dr.Vail进行任务,她本以为气氛还不至于死气沉沉,有时干员会互相闲聊,有时博士会和干员开玩笑;可Dr.Rell和Dr.Vail并肩坐在运输机前座上,两人之间的沉默简直像是死海,连带着干员也不知道说什么。闪灵抱着法杖在后座闭目养神,但忽地前面两个博士开始交谈。这交谈的声音又低又轻,依稀可以听见Dr.Rell说:“我否决这个提议。”

  Dr.Vail垂下眼睛,她的声音冷冷淡淡的像是一块冰摔碎在地上,嘎吱作响还有些微微沙哑;或许是因为刚才起飞时让她有些不适。仔细听去她只是在说一句话:“这不是提议。这是计划。”

  “没有被通过的就不是计划。”Dr.Rell从翻阅Pda的工作里抬起头,“你想临时改变计划?”

  “是。”Dr.Vail的语气还是没有起伏。

  “不行。”Dr.Rell拒绝了。

  于是Dr.Vail再没有说话,她再次缄默下去。在这次任务中,她像是忠诚的机器,一丝不苟地执行既定的计划。这次任务是为梅菲斯特祸害过的战场善后,不止是战场,更多已经无人居住的、曾为居民区的房屋废墟也需要进行清洁工作。这方面没人比罗德岛做得更好,因为余灾、罗德岛运作以及龙门方面沟通等原因,任务被割裂开来逐次处理。

  但两人又起了争执。他们争执的方式很古怪,甚至滑稽;但走近的人半点感觉不到好笑,只觉得冷,冷到骨子里。Dr.Vail在收拾东西,她把一支又一支的样本放进冷藏箱,这些样本在白汽里仿佛正在如心脏般跳动,让人不寒而栗。陈注视这些样本,她想起确实是这样——Dr.Vail确实用残忍的方式取来样本。难道是因为这样么?

  两人的对话诡异而快速。Dr.Vail说:“从侧面迂回过去。”而Dr.Rell立即拒绝:“放任你去杀戮么?”

  Dr.Vail把最后一支样本放进冷藏箱,合上银灰色金属箱扣上指纹锁,她的声音冷冷淡淡的:“那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不,还有。”Dr.Rell把作战报告塞进去,从动作看得出,他极其不满。但就算是干员也难跟Dr.Vail这样争锋相对,但现在至少Dr.Vail在听。

  “只有不足两成的可能性。”Dr.Vail的声音像是风吹在沙地上,低沉而没有起伏,“没有意义,没有必要。”

  “用繁琐的程序换来可能的人命,值得。”Dr.Rell回答。他把作战报告袋封好交给讯使,请讯使尽快回到罗德岛将本次的作战和勘探报告反馈给Dr.Thiago。他皱着眉头,有时他被认为像是个面瘫,现在他的嘴唇紧紧抿着,含着一股怒意。他对此很不满,没有责怪Dr.Vail的意思,但他愠怒于Dr.Vail根本无法理解自己的意思。

  因为Dr.Vail永远认为那是没必要的。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可以等价交换,Dr.Rell认为人命是无价之宝,至少在这种时候,繁琐的程序跟人命比起来不值一提;然而在Dr.Vail眼里那却不过是一些最不值钱的东西。她只重视有价值的人命,一条命也不比另一条命高贵,除非比另一条命有价值——她认为那儿留着的人是没有价值的。“用这样的浪费来让罗德岛获取声望是不必要的,我可以用同等的成本更有效率地获得更多声望”,她是这么说的,这是为什么Dr.Rell感到愤怒。

  他想救的不过是人命而已,但Dr.Vail毫不在意人命,在她的权衡个之下,最高效率也最好的方式是放弃这些可能的人命;因为拯救毫无必要。

  不救这几个人世界不会因此毁灭,她需要做更有效的事;她摈弃浪费,所以她拒绝改变计划本身。她要清理那片区域,而不是花更多的时间去搜寻它。

  “我要的不是声望,是人命本身。”Dr.Rell说。

  “不值得。”Dr.Vail吝啬地吐出这三个字作为回答。

  “但这不是顶顶要紧的事,多投入一些精力也不会怎么样。”Dr.Rell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无关大局。如果是大局我会……适当地放弃。但这些可能的人我却不会。我只在必要的时候权衡利益。”

  Dr.Vail把箱子直起来拎在手里,闻言又把箱子放回桌上,金属箱发出“砰”的一声,她的眼睛看过来,真像是从前的玻璃娃娃的眼睛;她的目光向一旁偏移,看见已经完成治疗工作的闪灵进来,但她只看了闪灵一瞬,又看回Dr.Rell。

  “我不理解。”Dr.Vail说。

  Dr.Rell忽然泄了气,他深深叹了一口气:“……你如果要牺牲自己当然没问题,可你不应该也没资格去牺牲别人。”

  “我不关心对错。”Dr.Vail回答,“我只关心最有效率的方式。”

  “所以你还不懂……只是很多事本身就不应该以牺牲活生生的人。”Dr.Rell说,“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Dr.Vail点点头,刚才她对Dr.Rell的愤怒全无所觉似的,只是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可闪灵只听了几句也明白,两人的想法压根是两条平行线,永远碰不在一起也没有交错点。Dr.Vail抱着金属箱往外走,她的情绪没有因为Dr.Rell刚才的话语而起到半点波动。她还是做自己本分的事;固然这样的本分价值是为人所授予的。



  Dr.Rell抬头深深的叹气,他看见了闪灵,疲倦地对她露出一个笑容,只是这笑容太勉强。他说:“把文件放在桌上吧,我一会儿来处理。”但他先坐下了,靠在椅背上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我有一些处理文件的经验,我认为你需要帮忙。”闪灵看着Dr.Rell说。但Dr.Rell摆手拒绝了:“只是一些最基本的文件……”他把纸杯拿起来,里面只剩下小半杯已经凉透的奶咖,他只是润润嗓子,“你去看一下Vail,我有点……不放心她。”

  “她连你的指挥也不听么?”闪灵往外看了看,的确,没人能确定Dr.Vail一定听了Dr.Rell的话。她一向很无常。

  “不,她不会擅自做什么,但我也不在指挥她。因为我是她的朋友,我只是……在建议。”Dr.Rell揉了揉眉心,“当然,因为如果你连她的想法都不能理解的话,又谈什么指挥呢?”

  “因为刚才的事吗?”闪灵问。

  “与其说是‘刚才的事’,不如说是我们参与共事的‘每一件事’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Dr.Rell摇头,“不,我不是担心罗德岛,我是担心她本身。我认识她的时间比你们长得多,也知道她最坏能干出些什么事来。嫁祸、刑讯、屈打成招、巧取豪夺……只要有效她就会去做,即便他人家破人亡内心也不会有任何波动。我知道她就算杀人放火也能把这件事包装裱花完美伪装起来,我知道她一定能把罗德岛的事业做得很好。但我只是担心她本身。”

  “怎么说……?”

  “我晓得她的难处,在我刚刚认识她的时候她还不是这个样子。”Dr.Rell回忆起那个时候,“那时候她比现在刚像是个人,即便那时表达情绪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可她真的会因为一件礼物高兴起来。她真的在高兴,也好奇地探索这个世界。虽然和常人很多部分都不一样,可她愿意去……尝试和包容。她作为异类的部分与人类并非不可调和的。”

  “我能成为她的朋友只是幸运,幸运于在她彻底变成这个样子时有幸被她作为人类的一面记住,但她已经和当初我见到的Vail很不一样了。就算她现在学会了笑,可她的心里已经不会笑了。以前她脸上不笑,眼睛是开心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你能……帮帮她。”Dr.Rell艰难地说出最后三个字,但他忽然笑了,笑得很无可奈何,“对不起,我觉得这是在为难你。”

  “不,我已经在这么做了。”闪灵摇头,“你对Dr.Vail的帮助更大。”

  “虽然每一次尝试都难得要命,但我不能放弃,还是得一次次去试。”Dr.Rell哈哈地笑了,“……就算一头撞在铁板上。因为她是我的朋友!我总不能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那里不管。她一直说自己是个现实主义者吧?”

  “虽然没有明说,”闪灵思索了一下,“但她对自己的定位确实是这样的。”

  “错啦,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悲观主义者。”Dr.Rell笑着摇头,“Thiago那家伙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者,至于Vail?她就是一条觉得什么都没有希望所以干脆不改变的咸鱼。大概是因为我的想法总是很简单又乐观到大条吧?我总觉得我是她唯二的朋友之一,如果我把她扔下,她心里一定会很难过的……虽然她自己说不在意。”

  “一定会的……她不正是在在意你和Dr.Thiago吗?”闪灵想了想,回忆起Dr.Vail代替其他两位博士走进最危险的灾区。

  “还有,我总觉得她还有救,她心里一定还有那么一点活着的东西……虽然我永远摸不到门道。”Dr.Rell晃了晃纸杯,“不过上次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居然瞟了我一眼,问我几岁了。”

  “……为什么?”

  “几岁了还在说这种幼稚话。”Dr.Rell耸耸肩,“但这跟幼稚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因为我是个乐观主义者而已。可,闪灵医师,”他本想再喝一口咖啡,但最后犹豫了一下,把纸杯放回桌上,“你能让现在的她产生触动,所以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他抬起眼睛,这个年轻的男性博士目光炯炯,“我记得以前Thiago拉着我和她一起翻墙出去翘课,虽然看不见绚丽的颜色,不过我记得我们去花店买种子的时候,因为逛得有点儿晚,那家店快关门了;我们买完种子店主送给我们一束勿忘草,说是因为要关店了还没有卖出去所以干脆送给我们……”

  这位博士的笑容更加灿烂:“如果还有照片的话我一定会给你看看,她收到花束的时候脸上没有表情,可眼神都亮起来了!她是真的很喜欢花。”

  “很喜欢花……吗。”闪灵若有所思,“所以她每天都会送花也是因为……?”

  “我觉得应该是没有忘记吧?像她这种恋爱经验为零的人第一反应肯定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送给喜欢的人?”Dr.Rell看了看闪灵的耳尖,立马改了口,“至少是欣赏的人。”

  闪灵笑了笑,不置可否:“她现在应该已经上运输机了。那恕我先行告辞,Dr.Rell。请保重。”

  “再见。”Dr.Rell对闪灵微笑,“要记得给她送花。”




  Dr.Vail坐在运输机上打着哈欠给自动驾驶写入程序,转头就看见闪灵从运输机舱门外进来。她现在看起来有点儿懒懒的,像是准备睡觉的猫。闪灵走过来,但她没说话,忙着把仪器一一打开,在闪灵走近她时,她终于拨开最后一个开关,像一条真正的咸鱼瘫进一边的软垫座椅里。

  “你不去帮帮他吗?”Dr.Vail把金属箱抱在怀里,她对此一向很上心。

  “Dr.Rell认为自己就可以处理。”闪灵在她身边坐下,运输机开始起飞,把两人拍在椅背上。

  “哦。”Dr.Vail眨眨眼,“不是他让你来找我的吗?”

  闪灵笑笑不回答。

  “他还是管得那么宽,而且想法单纯得像是个十四五岁的小男孩。”Dr.Vail也许是在抱怨,但她的声音低下去,“不对,像梅菲斯特和浮士德想得都比他深。”

  “他只是比较乐观。”闪灵笑着说。

  “是吗?”Dr.Vail抱紧了金属箱,“哦,乐观。”

  “你的语气像是在讽刺。”

  “没有。”Dr.Vail摇头,“我只是在咀嚼……嗯,咀嚼这个词。”

  “他还告诉我他有你以前的照片。”闪灵笑着说。

  运输机晃动了一下,大概是遇到了气流;但Dr.Vail打趔趄的幅度远超飞机抖动的幅度:“什么?!”

  闪灵笑:“是的,他说你以前收到礼物的时候看起来很高兴,尤其是花。”

  Dr.Vail吁了口气,她重新瘫回座位看着闪灵笑:“那你要不要送我一束试试?”

  “当然可以。”闪灵点头。

  Dr.Vail又凑近了她:“那我也送你一束怎么样?”

  “……你已经准备好了?”闪灵问。

  “偶然而已。”Dr.Vail挑挑嘴角,把一束有散碎金色花朵的花束递给闪灵:“但有时候我确实不擅长说我心里在想什么。”



PS:月桂是一种有一定毒性的花,少量使用可以作为香料和药物,花语是“蛊惑”和“深埋的爱”。

南瓜玉米煲忌廉汤

十月干员生日贺图~

已经十一月中了,拖到最后翎羽和芙兰卡还是没有画完_(:з」∠)_对不起!!!
po学业繁忙,这个系列暂时停更一段时间💦

明天是拉普的生日啦,先祝她生日快乐~!

十月干员生日贺图~





已经十一月中了,拖到最后翎羽和芙兰卡还是没有画完_(:з」∠)_对不起!!!
po学业繁忙,这个系列暂时停更一段时间💦

明天是拉普的生日啦,先祝她生日快乐~!

夜墨x

【闪夜】埋藏的回忆

今天突然想出来的脑洞,刚刚把它磨了出来


我好喜欢她们啊


谢谢莲莲的校正


私设众多注意


那么请看


————————


那是一个多么可悲的孩子啊,我并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何种语言去描述她的身世才好。在那满是创伤的身体上,我又应该用何种医疗技艺才能将她完全治好。


不,其实我什么也办不到,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将她的躯体带出那个地方,可是,我却唯独带不出她的灵魂。


时至今日,她也依旧被困在那。或许对于她来说,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都没有过任何的改变,她依旧被困在那鸟笼之中,依旧,沉浸在过去的幻影之中,无法自拔。


——丽兹。


“闪灵小姐...”夜莺看着突然...

今天突然想出来的脑洞,刚刚把它磨了出来


我好喜欢她们啊


谢谢莲莲的校正


私设众多注意


那么请看


————————


那是一个多么可悲的孩子啊,我并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何种语言去描述她的身世才好。在那满是创伤的身体上,我又应该用何种医疗技艺才能将她完全治好。


不,其实我什么也办不到,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将她的躯体带出那个地方,可是,我却唯独带不出她的灵魂。


时至今日,她也依旧被困在那。或许对于她来说,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都没有过任何的改变,她依旧被困在那鸟笼之中,依旧,沉浸在过去的幻影之中,无法自拔。


——丽兹。


“闪灵小姐...”夜莺看着突然来到了自己房间的闪灵,坐在床上愣了愣。对方在进来之后就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闪灵只不过是默默地盯着她,可因为对方戴了兜帽的原因,夜莺并不能看清闪灵的表情。


“请问,有什么事吗?”夜莺说着,看见闪灵微微动了动身子,朝自己走了过来。


身体下意识地驱使着自己站起来,却在双手撑住床沿准备发力的那一刻被对方摁住了肩膀。夜莺愣了愣,乖乖地坐回了床上抬起头来看着闪灵的表情。


她并不明白为何闪灵会露出那种表情。


悲伤,怀念,却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闪灵小姐?”


“你坐着吧,丽兹。”


“是...”夜莺想了想,微微抬起手来,蓝色的光芒缓缓汇聚在手中,闪灵低着头默默地看着,她知道,夜莺在召唤什么东西。


不,准确的来说是创造,创造一个谎言,编织一个鸟笼。


一只青鸟出现在了夜莺的手上,夜莺慢慢地将那只青鸟举到了闪灵的面前微微问道,“闪灵小姐是在找这个孩子吗?”


“……”


“不是吗?”


夜莺看着闪灵微微闭了闭眼,因为自己是坐着的原因闪灵比自己整整高了半个身子。她感到周围空气的流动变了,看见了那兜帽因对方突然向前俯身的动作而从头的后面滑落,看见了那雪白的发丝飘在空中。


然后——


感受到了久违的怀抱。


“……闪灵...小姐?”过于突然的拥抱让夜莺有点吃惊,毕竟,她已经许久未与人有过肢体接触了。


更何况,是这种自失忆以来就未经历过的拥抱呢?


“丽兹。”


熟悉的声音回荡在自己的耳边,夜莺抬着头看着自己房间内高挂着的日光灯发着呆,自己以前,似乎也被谁这么抱过。


可是...那是谁呢...


——丽兹


……


那是还小的时候,当自己与丽兹都还是小孩子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丽兹,还是一个什么事情都没有经历过的,洁白无瑕的孩子。


而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


“丽兹,你在干嘛?”


“在训练哦。”


“训练?”


丽兹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对那人笑了笑。她抬起的双手上有微微莹蓝色的光芒闪烁着,但片刻之后便就消失了,“啊,果然还是控制不好啊,你呢,闪灵?”


“恩...”闪灵站在树下笑了笑,因为今天光线很强的缘故,她有些看不清丽兹的脸。而自己也是不习惯强光的。


“不行啊。”闪灵说着,微微握了握自己手中的长剑,“而且我现在的源石技艺还没有丽兹你那么好。”


“是吗?”丽兹歪了歪头,几步上前凑近了闪灵继续问道,“但是,闪灵会剑术吧?不是很厉害吗!”


丽兹说着笑了笑,围着闪灵转了几个圈之后又抬起手来,方才出现在手中的荧光再度出现,只是这次的量比之前的都少了点。


闪灵看见丽兹淡淡地笑了笑,对自己说道,“哪像我,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丽兹...”闪灵微微摇了摇头,她想,自己面前的少女还不知道在这种年纪就可以实体化源石技艺是一种多么惊人的天赋。


就算还只是一个不成型的光点,但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成果。


毕竟,时至今日,很多人需要依靠法杖才能将源石技艺实体化。而丽兹在这么小的年纪,什么也没有。


凭空召唤,这对于当时的闪灵来说,是绝对无法做到的事情。


“闪灵想成为赦罪师吗?”


“恩。”


“这样啊,为什么?”


“因为...”闪灵盯着丽兹看了看,阳光稍微被云层遮挡了些,这让对方的脸庞看起来没有那么刺眼了,“因为你说你要加入。”


“……”丽兹愣了愣,微微地笑道,“是吗,因为我吗?”


“恩。”


“可是,为什么呢?”


一阵风吹过,那原本被遮盖住的阳光又再次洒了下来。而这次,却是连树荫也缩小成了一圈。闪灵看了看天空微微合拢了些眼睛,自己的确不太适应强光。


不过,这里也依旧没有树荫可以遮挡了。


这么想着,闪灵微微向前走了几步,抱住了自己面前的丽兹,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没有为什么,丽兹。”


丽兹听着,痴痴地笑出了声,也抬起手来回抱了闪灵,“这样,那现在就快想想加入赦罪师后的代号吧。”


“代号吗?”


“恩,我已经想好了哦,我的就叫做夜莺,你呢?”


“……闪灵,就叫做闪灵。”


“为什么?”丽兹听着闪灵的话愣了愣,又添到,“有一个会比较好哦?”


“没事。”


我希望,你能够用真名叫我,丽兹。


……


“闪灵吗?你为什么想加入赦罪师?”


“为了追随一个人。”


“追随一个人?”审核官听着闪灵的话眯了眯眼睛,将简历放在了桌上,“赦罪师并不是这种随随便便的理由就可以加入的。”


“我会使用源石技艺,也会治疗。”


“所以说...”


“……我,会使用剑术。”


“……”


审核官盯着闪灵看了看,而当他看见对方身后所佩的那把长剑的时候,微微睁大了些眼睛。


明眼人都能看出一把武器在一个人身上究竟是不是装饰品,而很显然,闪灵的那把剑并不是。


尽管构造纤细,但越是细长的剑想使用起来就越难。想到这,审核官微微笑了笑,他将桌上的那份简历拿起来又看了一遍,然后放在了一旁。


“欢迎加入赦罪师,闪灵。”


“……不需要什么考核了吗?”


“是啊,那么你的第一个任务就作为考核吧,我这里刚好有一个,诺。”


闪灵接过那份资料略微扫了扫,大致是西部的一个村庄中出现了源石病的患者,需要赦罪师这边派人去处理。


“就一个吗?”


“不知道,或许在这期间人数也在增多吧,至少这份报告交到这里来的时候的确只有一个。”


“是吗...”闪灵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微微鞠了一躬,“那么我走了。”


“祝你好运,闪灵。”


审核官看着闪灵慢慢地走出了房间,脚步声渐行渐远。


闪灵,记得,是夜莺偶尔会提起的一个名字,说是剑术很厉害吧?


的确,看她刚刚的样子,夜莺说的不假。


也就是说,她将会成为战力...


审核官这么想着,微微眯了眯眼睛,距离那一天的到来又推进了不少。


……


夜莺转过身来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虽说由于那人戴着兜帽的原因自己并看不清晰对方的脸庞,但是。


夜莺心想,这大晴天会戴着兜帽的,也只有一个人了。


“闪灵!”


“丽...”刚想念出夜莺的名字,却被对方一声刻意的咳嗽声打断了。闪灵愣了愣,意识到了什么后有些抱歉的笑道,“夜莺。”


“恩。”


“你怎么在这里?”


“我听说这里有患者,所以就赶过来了,闪灵你呢?你前几天不是和我说准备去进行考核了吗,怎么在这里?”


“这就是考核啊,夜莺。”闪灵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份资料递给夜莺,“审核官让我去完成这个任务,不过...源石病啊,这个是治不好的东西,怎么才算完成了呢?”


“只要抑制住就行了。”夜莺说着,微微笑着在空中比划着圈,“将患者的毒素集中在一起抑制住,让它不再扩散,这样源石病的蔓延就会迟缓许多,如果说患者在这段时间内特别注意的话,指不定会延长好几年的寿命。不过...”


夜莺说着,微微低了低头用手扶着下巴说道,“因为要定期检查,所以很麻烦呢。”


“……”


“恩?怎么了,闪灵?”


“我听不懂。”


“啊...”夜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看着闪灵的表情微微玩了玩头发,“那,闪灵你准备怎么办?”


“恩...我会试试看的,只要抑制就行了对吧?”


“恩,对。不过闪灵你不行的话,我可以帮你哦?”


“这是我的任务,夜莺。”


“作为朋友帮忙天经地义!”


“要是之后查出来了,那我下场怕是会很惨呢。”闪灵说着,抬起手来揉了揉夜莺的头发,“你放心,我做得到。”


“是吗?”夜莺歪着头想了想,她印象中只有闪灵的剑术,关于对方有关源石技艺的熟练度,自己倒是的确没有什么印象。


真的可以吗?


夜莺想着,远远地望见了前方慢慢显现出来的村落的模样,于是连忙拉起了闪灵的手向前跑去。


“丽...夜莺!?”


“闪灵,到了哦!”


“等等,这里是下坡路,你慢点,会摔跤的!”


“不会!!”夜莺说着,转过头看着闪灵担心的表情笑了笑,又说道,“我摔了你会拉住我吗?”


“你...”闪灵看着夜莺叹了口气,然后慢慢地说道,“啊,会,当然会,我会拉住你的,丽兹。”


“叫我夜莺啦。”


“至少,两个人独处的时候,让我叫你丽兹吧。”


“……”


随着自己的兜帽因跑动而滑下,闪灵看见夜莺冲自己笑了笑。那天的阳光其实并不怎么强烈,但是——


闪灵心想,那个时候的夜莺,不知为何,显得格外耀眼。


……


可是,就像是世上不会有完美的人一样,生活也不可能总是顺利的。


钢铁会被腐蚀,河水也会被污染,而人心,自然也是会变的。


赦罪师,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呢。


或许是从一开始,或许是从自己还没有加入的很久以前,闪灵不知道,而当她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一件无法挽回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分裂,内战,厮杀。


鲜血,战场,屠杀。


萨卡兹的内战不仅仅是内战,更是波及到了周边的其他种族,到了最后,甚至改变了整个大陆。


源石病患者的尸体就那样暴露荒野,滋生的细菌使得那一段时间,空气之中所蕴含的源石毒素越来越多,源石病以不可控制的速度蔓延着,直到侵蚀了整个泰拉大陆。


而在这种情况下,夜莺所掌握着的足以延缓源石病发作的医疗技术,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力量。


“闪灵...我...”


“……”闪灵看着独自一人躲在房间里哭泣的夜莺,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或许,自己可以带她离开。


“丽兹...”闪灵说着,走到夜莺的身边蹲下来,抱住了此时此刻正一个人蜷缩在墙角的夜莺。闪灵抬起手来慢慢地替夜莺打理着已好久没有梳洗过的发丝,窗帘被拉上了,屋子里黑的只能隐隐约看清夜莺的脸庞。


闪灵心想,自己从来没有那么一刻如此厌恶黑暗,也从来没有那么一刻,如此渴望过光明。


自己面前的孩子本不该受到如此对待,她本该是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的人,本该是用那精湛的源石技艺救助更多人的“天使”。


“丽兹。”闪灵说着,将夜莺搂入了自己的怀里,“我带你走吧。”


……


离开的日子定在第二天的夜晚,既然准备了逃离那就越快越好,闪灵提早做好了准备,在所有人都睡熟了的凌晨敲响了夜莺的房门。


“丽兹。”


闪灵小声地说着,然后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对方的神情带着些许的不安,在打开门的那一刻也不住地凝视着周围。闪灵看着微微阖了阖眼,然后牵起了夜莺的手慢慢地笑道,“放心,大家都睡了。”


“闪灵...真的可以吗?”


“已经决定了,你不想走吗?”


“不...”夜莺说着,摇了摇头,然后慢慢地走出屋子将门轻轻关上。


今晚的月亮高高的挂在空中,丝丝夜风吹过,周围的树林摇曳着发出着沙沙声响。


仿佛这场脱逃会很顺利一般。


但这说到底,都只是仿佛罢了。


不知是哪个阵营的人派人留守了边界,自己和夜莺也就那么被发现了。


闪灵没有犹豫,挡下所有人的攻击之后将身后的夜莺猛地往后一推,示意她先走。


“闪灵!”


“之后我会追上来!”


“……可...”


“我说过。”闪灵说着,又挡下了对方的一击,一用力直接将对方打飞在了远处的树桩上,“我会拉住你的!所以...跑,丽兹!”


夜莺听见闪灵的话后愣了愣,对了,的确有过这种事。


想到这,夜莺笑了笑,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朝边界跑去。


因为某种约定,赦罪师的人不能随随便便在非萨卡兹领地内闹事,也就是说只要逃离了领地就暂且算是得到了安全。


“闪灵,早就听过了你剑术的强大,没想到这么厉害。”在争斗了一番之后,对方一个类似领队的人突然说道。


“……”


“不过,我们有什么理由在这里和你打下去?”


“你们过不去的。”


“我们的确过不去。”


对方说着,微微笑了笑,“但是其他人可以。”


“什...”闪灵听着对方的话,才意识到刚刚那被自己打飞的人在那之后就不见了,立马转身朝夜莺的方向跑去。


“没用的,闪灵。”


那人说着,默默地看着闪灵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之中。


“因为,那边是悬崖啊。”


……


如果说再早一秒就好了,当自己看见夜莺的时候,她的身后就是悬崖。


如果说再早一秒就好了,当自己伸出手去试图拉住即将坠入悬崖的她的时候,两人的手指明明都已经相碰了。


在那一刻自己的确碰到了夜莺,闪灵心想,但是,自己没能拉住她。


——我会拉住你的,丽兹


我,没能拉住她。


“该死...要是她活着的话,我们就会...”


“就会什么。”闪灵听着旁边赦罪师的话,冷冷地问道,“你们就可以拥有抑制源石病的能力,然后在这场疯了的战争中取得胜利吗?”


“……”那人盯着闪灵看了看,然后微微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你也是赦罪师吧?”


那人的表情让我厌恶。


从来没有让我如此厌恶的人。


或许是因为夜莺的死,因为这件事导致当时的我极度的愤怒。


所以,我拔刀了。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拔刀。


我,杀死了在那个森林的,所有赦罪师。


然后,离开了那里。


这是我们萨卡兹所犯下的罪孽,我们必须得去偿还。在那瞬间我甚至在想,难道说夜莺她所偿还的代价,就是失去生命吗?


那么我的代价又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


“闪灵,你有听说吗?”


“什么?”


“刚刚我听见一群人说,你之前在的那个地方,一边的阵营突然有了极大的战力增加。”


闪灵听着对方的话皱了皱眉头,然后喝了口手中的水,“那些事已经与我无关了。”


“据说,好像是那一方不知为何可以延缓源石病的发作,而且一些伤患的伤口也奇迹般的快速治愈着。”


那几乎是不敢相信的事。


闪灵的脑海里在那一刻浮现出了一个人,还有那多年前,自己未能履行的一个诺言。


“闪灵?”看着对方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那人愣了愣。


“带我过去,临光。”


“……哈,是你经常说的那个人吧,我第一次听见的时候就这么猜测了。”临光说着,拿起了自己放在一边的武器,然后掏了张地图出来,“所以我特地拿了张地图,根据谣言推测了几个可能的地点,去看看?”


“……”闪灵看着临光手中的地图愣了愣,然后微微笑了笑,“谢谢,临光。”


“没事,这对于骑士来说是应该的。”


“谢谢。”


……


我并不知道那孩子在那里究竟受到了何种对待,至少,当我在那里看见她的时候,她的眼神是死的。


与我所认识的她截然不同。


“是她吗?”


“是。”


临光看着夜莺想了想,刚想提议说商量一下方案然后把她救出来,却不想旁边的闪灵突然冲了进去。


“等等!”


看着对方如此鲁莽的行为,临光上一秒还在担忧那人的安全,下一秒,却是看见了闪灵惊人的剑术。


这是闪灵第一次在自己的面前拔剑。


也是闪灵第一次在自己的面前战斗。


临光从不知道,原来,闪灵的剑术是那么的厉害。


而临光也知道了,为何,闪灵不愿意拔剑的原因。


闪灵厌恶着战争,厌恶着鲜血,更加...厌恶着夺取某个人的生命这种行为。


闪灵曾经告诉过自己,她之所以同自己一起成为使徒的一员,不仅仅是为了医治患者,也是为了赎罪,同时,也算是为了替某个人完成未了的心愿。


或许那个人就是夜莺,而或许那个赎罪,也就是对于曾被自己剥夺了生命的人赎罪。


临光并不知道,闪灵与夜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或许,那是一段最为黑暗的时光。


就像自己也有着自己的秘密一样,闪灵她们自然也会有。


因此,临光并不会在意。


……


“怎么样了?”临光走进去,对闪灵问道。


“……你们,是谁?”夜莺看着两个人呆呆地问道,“抱歉...我认识你们吗?”


“丽兹...”闪灵听着夜莺的话愣了愣,手中握剑的手也不自觉地颤抖着。


“丽兹。”夜莺重复了一遍闪灵的话,低下头想了想,“丽兹,好耳熟。”


“……”


“对了,这个,是我的名字。”


临光看着夜莺的反应愣了愣,默默地转过了身向屋子外面走去。


“抱歉。”闪灵盯着临光,小声地说着。


“没事。”


夜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只记得自己多年前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那个时候,自己似乎为了什么事情而大吵大闹着。而后,被人注入了什么药物之后,便就失去了挣扎的能力。


那些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自己注射某种药物,那些药物让自己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唯一能做的,也不过是拿起手中的法杖驱动源石技艺替别人治疗而已。


——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我们的罪孽,总有一天,我们会为了这个而赎罪


——我也是吗


——因为你,也是萨卡兹啊


……


“丽兹。”


“……?”夜莺看着眼前的陌生人低着头,对方将兜帽默默地掀了下来,露出了脸庞。


夜莺感到了一种熟悉感,自己之前似乎也在哪里见过。


但是,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


“丽兹,和我走吧,我带你离开。”


“去哪?”


“去...可以治疗你的病的地方。”


“……可以吗?呐,你觉得可以吗?”


闪灵愣了愣,她并不清楚夜莺究竟在和谁说话。然后,看见了对方微微抬起的右手,青蓝色的光点聚集在她的手中,像极了她们小时候所看过的景象。


只是,那些光点变为了一只青鸟,停在夜莺的手上。


“你觉得可以吗?啊...可以吗?是吗,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这是...”


“啊...抱歉,这只青色的小鸟是我的朋友,你...”


“……”闪灵看着夜莺微微阖了阖眼睛,慢慢地说道,“我叫闪灵。”


“闪灵小姐,也想和它做朋友吗?”


“……”


你究竟经历了什么呢,丽兹。


如果说,那天,我拉住了你的手的话。亦或者说那天,我毫不犹豫地随着你跳下去的话,现在是不是,一切就都会不一样了呢。


丽兹。


如果说,我拉住了你的手的话....


……


“闪灵小姐...”


意识到一直抱着自己的闪灵并没有更多的动作后,夜莺微微动了动身子。


日光灯的照耀让她感觉有些刺眼,但此时此刻闪灵的拥抱对于自己来说又是如此的熟悉。


在哪里感受过的温暖,熟悉的气息。


夜莺看见那只青色的小鸟在空中盘旋,然后突然化作光点消失不见。


“丽兹。”


“……”


非常奇妙的感觉,自己并没有感到厌恶,身体也没有做出什么排斥反应。


真的是,非常奇妙的感觉。


“丽兹,我会拉住你的手的。”


“什么...?”


夜莺听着闪灵的话愣了愣,而后,感受到了对方轻轻抚上了自己的手。


有点痒。


“我不会再放开了,丽兹。”


“闪灵...小姐?”


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好呢。


夜莺微微低了低头,将脸埋在闪灵的怀里面。


自己不知道。


“闪灵小姐,对于你来说,我是什么呢?或者说,之前的我,是什么呢?”


“……”闪灵听着夜莺的话语沉默了会儿,她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房间内很静,没有一丝的声音。博士为自己的情况着想,特地安排了一个比较安静的房间给自己,而闪灵与临光的房间就在不远处,这也是为了能够及时顾及到自己。


“闪灵小姐?”


“是啊,是什么呢。”闪灵说着,微微抬起了头。她慢慢地,撩动着夜莺额前的发丝,然后俯下身去在对方的额头上浅吻了一口。


“是比这个还要亲密的关系。”


“……”


夜莺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好。


“你不需要回应,丽兹。”闪灵说着,微微笑了笑,“你不需要勉强自己去回应,丽兹。”


“我...”


“丽兹,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来的,所以,我会一直等到那一天。”


“丽兹。”


这次,我一定会拉住你的手的,丽兹。


薯乐吖QAQ

这个从第一关陪我到第五章完了的女人!!!
(明明是第一个抽到的六星我为什么现在才精二)
我永远喜欢开摩托的喜羊羊!!!【超大声】
全靠闪爹前期一人撑起一个队的奶量😭

这个从第一关陪我到第五章完了的女人!!!
(明明是第一个抽到的六星我为什么现在才精二)
我永远喜欢开摩托的喜羊羊!!!【超大声】
全靠闪爹前期一人撑起一个队的奶量😭

苏雨药_耽美推文

【寒の推文】推BL好文~文荒欢迎戳 ↓

来两篇重生穿回80~90年代的文文~

————————————————

❤《重生80之先赚一个亿》by闪灵

(重生、升级流【?】爽文、回80年代致富、文风不错)

晋江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531712


文案:

前世软萌又卑微的小民工意外惨死,重回到了遍地黄金的八十年代。

别人穿越带着随身老爷爷,他……把总裁小攻的魂魄揣兜里带回来了。

买股票,倒国债!斗恶人,发大财!

——顺便再和小时候的总裁谈个恋爱?!

发财金手指(粗大)+3 P(伪)成年攻少年攻VS受+狗血(酸爽)

正经文案:

其实这...

来两篇重生穿回80~90年代的文文~

————————————————

❤《重生80之先赚一个亿》by闪灵

(重生、升级流【?】爽文、回80年代致富、文风不错)

晋江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531712

 

文案:

前世软萌又卑微的小民工意外惨死,重回到了遍地黄金的八十年代。

别人穿越带着随身老爷爷,他……把总裁小攻的魂魄揣兜里带回来了。

买股票,倒国债!斗恶人,发大财!

——顺便再和小时候的总裁谈个恋爱?!

发财金手指(粗大)+3 P(伪)成年攻少年攻VS受+狗血(酸爽)

正经文案:

其实这是一个现实主义题材正能量的故事……

主人公在那个腥风血雨的证券市场的厮杀、看风起云涌,狂潮起落,

主角身边几个家庭的风风雨雨,以及少年们的成长。

一个时代,二十年变迁。展开徐徐画卷,等你来看。

内容标签: 平步青云 重生 业界精英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邱明泉,封睿 ┃ 配角:刘东风,向城,韩立 ┃ 其它:

 

↑ 看得很爽!作者应该是学经济这方面的,比较专业。主角一路升级流一般,因为有着攻这个金手指一般的存在,所以致富路上几乎没有障碍,从穷小子变成了大大大总裁。配角描绘得也比较生动,尤其是向城,人性的双面和复杂表现得比较自然。

这篇主角根据地在上海,主要是金融方面致富。

 

 

 

❤《重生之豁然》by缘何故

(重生、升级流爽文、HE)

晋江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028693

 

文案:

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开局尚算好牌,最终却打成一败涂地林惊蛰在失去很多后,回到了他尚未高考失利的十八岁

那个经济正在腾飞的九十年代,遍地商机

这是属于他的,最好的年纪

重生小故事,总有那么些遗憾的过去,值得挽回

不要被文案欺骗,其实这是一篇金大腿爽文

另,本文世界背景平行架空,一切背景人物与现实无关!

主受!攻出来得比较晚!攻出来得比较晚!

内容标签: 爽文 升级流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惊蛰,肖驰 ┃ 配角:高胜、周海棠 ┃ 其它:

 

↑ 也是一篇爽文!当年的获奖作品啊!受带着亲友一路升级逆袭,打脸人渣,改变命运。情节还不错,配角有血有肉,莫名心疼祁凯qaq

这篇主角根据地在上海,各方面均有涉猎,主要还是信息、房地产(土地)和食品之类的,和《一个亿》比起来欢乐一点爽一点,但各有特色,都很可爱。这篇番外和现在接轨,十分有共鸣了2333

 

流渊
我把狙击改了一下_(:з」∠)...

我把狙击改了一下_(:з」∠)_

我把狙击改了一下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