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阎魔

51928浏览    1485参与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手游  一身现代装在日落时休憩的阎魔和她的猫。在一个平行世界里,阎魔从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出来,与她的猫在阳台上享受着日落。嗯,这只猫好像似曾相识? 

阴阳师手游  一身现代装在日落时休憩的阎魔和她的猫。在一个平行世界里,阎魔从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出来,与她的猫在阳台上享受着日落。嗯,这只猫好像似曾相识? 

米落

赶在最后一天完成啦!

以武则天女帝为原型完成的阎魔皮肤!(● ω )

融合了唐朝的一些服饰发饰,就叫天韵唐风√画珈平台id31347

赶在最后一天完成啦!

以武则天女帝为原型完成的阎魔皮肤!(● ω )

融合了唐朝的一些服饰发饰,就叫天韵唐风√画珈平台id31347

AnentS

​​​画了很久的阎魔,希望会有人喜欢…

​​​画了很久的阎魔,希望会有人喜欢…

深夜无眠作死的字母。

说了上次攒了26张符,27号活动开始那天,26单抽出了 鬼吞 和 不知火 28号下午单抽出了SP玉藻前,今早上班前来了一附 阎魔 (虽然没啥用,返符了,这次出货还可以。

说了上次攒了26张符,27号活动开始那天,26单抽出了 鬼吞 和 不知火 28号下午单抽出了SP玉藻前,今早上班前来了一附 阎魔 (虽然没啥用,返符了,这次出货还可以。

里酿无云

         阎魔在阴阳师中的设定是审判之神即地狱的神,曼殊沙华指红色的莲花在佛教中指地狱,其狱中皆呈赤色如红莲花之色,用红莲作为主要元素,红莲之火是地狱的业火,可燃尽所有带灵魂的事物,加以火焰纹,与审判之神的设定吻合。皮肤主要以赤色黑色为主色,辅色为金色,整体红黑渐变,加以江户彼岸和植物纹点缀全身。
      

       皮肤故事我想借玉藻前的口来阐述他和葛叶原来在忘川第一次看见阎...

         阎魔在阴阳师中的设定是审判之神即地狱的神,曼殊沙华指红色的莲花在佛教中指地狱,其狱中皆呈赤色如红莲花之色,用红莲作为主要元素,红莲之火是地狱的业火,可燃尽所有带灵魂的事物,加以火焰纹,与审判之神的设定吻合。皮肤主要以赤色黑色为主色,辅色为金色,整体红黑渐变,加以江户彼岸和植物纹点缀全身。
      

       皮肤故事我想借玉藻前的口来阐述他和葛叶原来在忘川第一次看见阎魔的景象:
      葛叶,我又去看那孩子了。他今天问了我一个问题,世上有红色的莲吗?满脸好奇。他甚少问我问题,我说见过的,在很久以前了,葛叶,你一定记得吧,红莲业火,噬人心魄,就连黄泉岸边的彼岸花也要礼让三分,赤色的火焰,一旦降临就能焚尽一切……  

那一场火焰滔天汹涌,仿佛天地倾覆而来,在这几乎要燃尽世间万物的火中,我却忘了火焰的存在。

  只因为那一名女子,她屹立于火中,妆容潋滟,那双眼眸望来,比火焰更耀眼,更灼热,如佛身前燃尽业火的红莲,又如恣肆盛开的彼岸花。

  我忍不住问了她是谁。

  女子却说,她是阎魔。

  传说,阎魔这人,生来执掌三途幽冥,看破生死,心如冰清,天塌不惊。

  不知为何,我却好奇,为何这冰冷的三途川边曼殊沙华,却开得……如此动人?
      

  希望大家能喜欢!

司令诶嘿嘿

【地府的日常 · 四】地府粗口集锦(地府众人到底都是如何表达愤怒的↓

(脑洞而已)(尽量不ooc)

阎魔:

(对外人)你太吵了哦,是想做妾身的骷髅酒杯吗?

(对员工)呦,想被罚奉了?

(对自己)啧,刚刚不该对冰山那么说话的……(下次会继续欺负判官)

判官:

(对在地府捣乱的人)阎罗殿内,不得放肆。

(对不能101%尊重阎魔大人的人)大胆!你竟敢……(每次都会被阎魔大人截胡)

鬼使黑:

(战斗中)吃我一镰刀!!!(Ga Kono kama!)(情绪激昂)(脑补游戏里的语音)

(对有伤害欧豆豆倾向的人)你已经死了。(Omaewa mou shindeiru)(气温下降40℃)

鬼使白:

(对不守规矩的鬼)请快跟我回到冥界吧,我不想出手伤你。(...

(脑洞而已)(尽量不ooc)

阎魔:

(对外人)你太吵了哦,是想做妾身的骷髅酒杯吗?

(对员工)呦,想被罚奉了?

(对自己)啧,刚刚不该对冰山那么说话的……(下次会继续欺负判官)

判官:

(对在地府捣乱的人)阎罗殿内,不得放肆。

(对不能101%尊重阎魔大人的人)大胆!你竟敢……(每次都会被阎魔大人截胡)

鬼使黑:

(战斗中)吃我一镰刀!!!(Ga Kono kama!)(情绪激昂)(脑补游戏里的语音)

(对有伤害欧豆豆倾向的人)你已经死了。(Omaewa mou shindeiru)(气温下降40℃)

鬼使白:

(对不守规矩的鬼)请快跟我回到冥界吧,我不想出手伤你。(内心:露露哇露露哒!)

(对漫不经心的欧尼酱)……鬼使黑——(拉长音)

黑童子:

(精神正常时)……(气温下降40℃)

(精神不稳定时)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对有伤害白童子倾向的人)西内!!!!!

白童子:

(对其他鬼)不要这样哦。(内心:露露哇露露哒~)

(对有伤害地府同事倾向的人)不要伤害大家!(Minna wo kizutsukeruna!)

(对有伤害黑童子倾向的人)……(巨大的包子砸了过去)

孟婆:

(对别人)牙牙!咬他!!!

(赛跑不小心输给山兔)山兔!你耍赖!!!(80分贝+)

司令诶嘿嘿
又一次激情剁手买了一些地府周边...

又一次激情剁手买了一些地府周边√

又一次激情剁手买了一些地府周边√

赫雯勒莉特琥珀
提笔忘字之后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

提笔忘字之后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jpg

提笔忘字之后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jpg

饭包超人

理一理阴阳师的剧情线【十三】

【冥界篇·一】彼岸花的故事


每个亡魂在去地府的路上,都会经过三途川河畔的彼岸花海。


其中有一朵花,在历经千年后,有了自己的意识,虽然还没有学会化形,但是能看出来,她想变得强大。


她开始吞噬在三途川迷路亡魂的灵体,将他们变成花泥,作为养分,以此来增加自己的修为。


起初她忌惮阎魔的威严,于是不敢随便吃人。


然而,日积月累,彼岸花吸收够了足够的灵魂,化为人形。可是亡灵早已满足不了她,于是她渡过三途川,离开地府,来到人间。


化形后的彼岸花,拥有不输玉藻前的绝美容颜,为了得到新的花泥,她开始利用自己的美貌去勾引人类,然后再将他们吃掉。


“战场上怎么...

【冥界篇·一】彼岸花的故事


每个亡魂在去地府的路上,都会经过三途川河畔的彼岸花海。


其中有一朵花,在历经千年后,有了自己的意识,虽然还没有学会化形,但是能看出来,她想变得强大。


她开始吞噬在三途川迷路亡魂的灵体,将他们变成花泥,作为养分,以此来增加自己的修为。


起初她忌惮阎魔的威严,于是不敢随便吃人。


然而,日积月累,彼岸花吸收够了足够的灵魂,化为人形。可是亡灵早已满足不了她,于是她渡过三途川,离开地府,来到人间。


化形后的彼岸花,拥有不输玉藻前的绝美容颜,为了得到新的花泥,她开始利用自己的美貌去勾引人类,然后再将他们吃掉。


“战场上怎么可能出现这么美丽的女人......”


将军带领将士们在战场浴血奋战,却接连受挫,无数将士血染沙场。


许多天来的食不果腹,让许多士兵产生了逃离的念头,尽管将军一再鼓舞士气,但军队仍旧一蹶不振。


当一席和服的彼岸花出现在厮杀的战场时,将军便看出她绝不是人类。


将军盯着她,而她却不感到害羞,反而笑了出来。


“好色之徒都活不久哦?”


想到即将全军覆没的军队,将军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你能不能帮个忙,让我的士兵们从这里活着逃出去?我可以把我的命送给你!”


彼岸花被将军触动了,她和将军完成了交易,用将军一个人换回了士兵的生命。


然而,彼岸花的所作所为违反了人世间所谓的生死常理,更是违反了地府的规矩。


得知此事的阎魔怒火中烧,她派鬼使兄弟赶到战场,却只带回了一个灵魂。


阎魔欲制裁彼岸花,却被高天原的荒制止,迫于神明的威严,阎魔也不敢对彼岸花暗下杀手。


于是彼岸花仍然在人间游荡。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彼岸花原以为她会一直在人间靠着吸收人类的肉体保持永恒的妖力。


直到她遇到了一个阴阳师,阴阳师穿着白色袍子,袖口和衣服前镶着源氏的家徽。


“人类啊,既怕死亡、又怕妖怪,是非常软弱的生物。但是我曾经认识一个人,他可是和其他人类不一样。”


“是的,那是个又勇敢、又坚忍的人类。他对我起誓,他毫不畏惧,最后也和我一起,去了黄泉,看到了那片美丽的花海。”


阴阳师和彼岸花许下了承诺,彼岸花也渐渐爱上了他。


被爱情滋润的彼岸花决定同阴阳师一起回到地府,与他成亲。


然而,源氏家族作为京都的名门世家,也是出了名的拥护阴阳师,打击鬼怪的一族。


他们认为妖怪是绝对恶的存在,为此不惜花费巨大精力退治恶鬼,发动无数人妖战争。


到了源赖光继任族长后,这份对于妖怪的仇恨,更是愈演愈烈。


源赖光知晓这事后,认为是彼岸花勾引族里阴阳师。


于是,他派出自己的利刃——赤影妖刀姬去杀掉彼岸花,带回阴阳师。


自从彼岸花违反规矩,带走将军灵魂之时,阎魔便一直想借此惩戒彼岸花,但碍于神明的阻止,始终未能下手。


得知赤影的任务后,阎魔特意在阴间与阳界之间打开了一条缝隙,帮助赤影进入地府。


赤影手持长刀,狂奔向三途川,见到彼岸花后,毫不犹豫的挥起长刀向她砍去。


靠着吸收人类养分维持妖力的彼岸花,怎么可能是叱咤战场多年,眼中只有杀戮,宛如杀人机器的赤影的对手。


这场决斗本会以赤影的完胜结束,彼岸花本会死在这把妖刀下。


然而,让赤影和彼岸花都没想到的是,阴阳师为彼岸花挡下了致命一击。


妖刀姬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只见彼岸花眼中噙着泪水,抱着阴阳师,一口一口将他吞噬,和自己融为一体。


吸收了阴阳师力量的她变得异常强大,用花枝缠住刀柄,将妖刀姬推入无尽深渊。


司令诶嘿嘿

双十一激情购物.jpg
买了好多立牌和吧唧,,由于没有做立牌的店家没出孟婆所以只能用孟婆代言过的汤达人充数(跪)

双十一激情购物.jpg
买了好多立牌和吧唧,,由于没有做立牌的店家没出孟婆所以只能用孟婆代言过的汤达人充数(跪)

失去梦想-狗子

犬神文3:顺从(犬神-判官)

    森林中的犬神终于从地上爬起,阳光穿过树叶撒在他的身上,他的脑海中仍是当初与判官的初见,以及他说的要用生命保护雀的誓言

    “雀……”犬神向前方伸出双手,原本一直停留在他背上的雀早已不见踪影,想到这里,他不禁握紧了双手。

    “似乎失败了呢。”一个平静的声音而又熟悉从背后传来,犬神下意识回头,看到了在半空飞行的大天狗。

    “黑晴明大人需要一个解释。”大天狗说得平静,但眼神中却满是不悦,“为什么你不动手?”他从空中落下,缓缓走向犬神。

   ...

    森林中的犬神终于从地上爬起,阳光穿过树叶撒在他的身上,他的脑海中仍是当初与判官的初见,以及他说的要用生命保护雀的誓言

    “雀……”犬神向前方伸出双手,原本一直停留在他背上的雀早已不见踪影,想到这里,他不禁握紧了双手。

    “似乎失败了呢。”一个平静的声音而又熟悉从背后传来,犬神下意识回头,看到了在半空飞行的大天狗。

    “黑晴明大人需要一个解释。”大天狗说得平静,但眼神中却满是不悦,“为什么你不动手?”他从空中落下,缓缓走向犬神。

    “是不忍心对一同作战过的同伴动手吗?还是……”大天狗故意顿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认为雀的性命不重要呢?”

    大天狗的话无疑给了犬神巨大的刺激,他握紧了手中的刀,却迟迟不敢拔出。注意到这一行为的大天狗不禁大笑,向他投去不屑的目光:“不过黑晴明大人准备再给你一次机会,接着。”他一边说一边扔了张红色的,写着“蚀”字的符咒给犬神。

    “这是灵咒侵蚀,可以持续对式神造成真实伤害,用来对付判官的生死簿,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犬神接过灵咒,抬头看着大天狗:“但,式神不是最多承受两个灵咒吗?”大天狗笑了笑,说:“确实如此,所以把‘自愈’交出来吧。”他伸出自己的手。

    犬神看着那只手,犹豫了一段时间,但很快便将一张绿色的,写着“愈”字的符咒交到大天狗手上。

    “不错,我相信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去吧,将判官封印,别再失败了。”

    犬神没有理他,转身向先前交战的地方走去。判官仍在那里,毛笔轻轻下垂,但丝毫没有松懈的样子。犬神向前跨出一步,将刀架在身前。判官叹一口气,迅速将毛笔指向犬神,一段束缚咒飞出。

    犬神看着越来越近的束缚咒,将刀举起,向前飞奔,与正常的奔跑不同,此时的犬神背后隐约发出蓝色的光芒。这正是犬神的另一技能——踏风,这时的束缚咒已来到犬神的面前,陷入眩晕似乎已是必然,但神奇的一幕却发生在判官眼前——犬神轻抖手腕,高举的刀就这么切断了那段咒文。飞散的墨水依然对犬神造成了伤害,但眩晕却没有生效。犬神就这么笔直地冲向判官。

    控制免疫——这就是犬神踏风的特性,在踏风发动的时间内,犬神可以凭借自身在短时间内对风的掌握破解一切控制技能。这时的犬神已凭借踏风来到了判官面前,但仍有一段距离,判官凭借自己的经验开始后退,但下一瞬他又发现犬神从面前消失了。

    “不好!”强烈的危机感在判官心中蔓延,不过已经晚了,他被挑至空中。这是因为犬神在离他还有一定距离时使用了灵咒瞬步来到他身后。犬神凭借踏风的准备将判官直接挑起两米。判官的余光扫到了犬神,此时的犬神正流着泪,同时大喊一声:

    “心剑乱舞!”

    犬神的战意在这一瞬爆发,腰间的第二把刀也被拔了出来。两把刀快速地挥舞着,不间断的攻击在判官身上留下了无数伤痕,判官头上浮现出一本写着“生死”二字的小册子,缓缓张开并形成了一道屏障,犬神的攻击再也无法伤到判官分毫,他想起大天狗给他的灵咒侵蚀。如果用侵蚀便可以给判官一个了结,但……

    犬神犹豫了,如果等到生死簿的效果结束,他也并非不能追上判官。可是若判官手上有灵咒,结局就不一样了。

    “别再失败了。”大天狗的话在耳边回荡,犬神想到了,雀,雀现在还在他们手里,要是再失败的话……

    他不敢继续想了,距离生死簿的效果结束只剩一点时间,他咬紧牙关,红色的侵蚀咒从腰间飞出,侵蚀的效果与判官的瞬步几乎是同时发出,可判官终究是慢了一步,侵蚀的效果再他的体内蔓延,一点点地冲剂着他的身心。虚弱的判官哪能承受这等压力?终于,在向前几步后,判官倒下了。

    “阎魔大人……”判官用微弱的声音说着。“在下终究是……”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侵蚀仍在发挥作用——“没能等到那一天。”判官变得更加虚弱了,他挣扎着,说出了最后的三个字——

    “我爱您。”

    不远处的犬神目睹了这一切,在判官彻底死亡后,他跪在地上,刀从手中滑落,他看着自己不停颤抖的双手,仰天哀号。

    不知过了多久,犬神终于起身,拖着自己的刀,缓缓离开了这片森林。在他离开后不久,一位女子缓步走向判官的尸体,她即是冥界的领导者,判官日思夜想的——阎魔。但此时的她,哪还有平日的威严与气势。她走到判官的尸体前,轻轻地托起他的头,让他就这样躺在自己怀里。她抚摸着他的面庞,却感觉不到一点温度,她的眼泪浸入他遮住双目的那一方白布中。

    “傻瓜。”她低声说道,“总说什么‘目之所及不及心之所向’,你的心却从未真正的靠近过我。”

    阎魔的声音有些哽咽,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你从来都不知道我多么希望听到你亲自说出那三个字,你对我的感情我都知道的啊。为什么就是不能说出口呢?为什么就是不愿正视我们的感情呢?仅仅因为我是阎魔?是冥界的公正?”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此时的她,不是冥界的领导者,只是一个失去挚爱的弱女子罢了。

    黑白鬼使不知何时已来到阎魔身后,鬼使黑想上前安慰她,却被一旁的鬼使白拦住了。鬼使白向她摇摇头,转身离开了这片树林。鬼使黑看了看阎魔,也转身离开了这里。

    静谧的树林里再也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个女子紧紧地抱住一具尸体罢了。


天命を窺い者

“抱起我心爱的小神使,唱起那神明们的歌谣。”【?

大家好,又是我,我又来画沙雕表情包。

这次是神明组,这个…这个荒他,他,他就是个高天原吉祥物这个样子【。因为是个锦鲤,还能算运势,那么大家来抱抱他蹭一下欧气好了。

抱抱这个荒酱,祝非酋的能拿高非,挺欧的能当欧皇,祈愿的都能成真,收呱的能当呱王!(什么啊)

“抱起我心爱的小神使,唱起那神明们的歌谣。”【?

大家好,又是我,我又来画沙雕表情包。

这次是神明组,这个…这个荒他,他,他就是个高天原吉祥物这个样子【。因为是个锦鲤,还能算运势,那么大家来抱抱他蹭一下欧气好了。

抱抱这个荒酱,祝非酋的能拿高非,挺欧的能当欧皇,祈愿的都能成真,收呱的能当呱王!(什么啊)

Gin公移山

堕与罚【新生之卷】其二


本章节主要讲述的角色:彼岸花,阎魔
整个《堕与罚》故事的主cp:荒*玉藻前

(四)

彼岸花不太了解玉藻前的情况,脑海中为数不多的有关他的印象,大概就是自己身旁总是空着的课桌。女学生们下课的时候会突然讨论起他,大概是家里没人管教,年纪轻轻就跟着街上的小混混打架之类。不过他偶尔也会来上课,只是老师们从不敢与之对视,即便玉藻前看起来是一个极其优雅与温和的男人。

起初,她并不太相信由学生们口中树立的玉藻前形象,直到那天在病房内,她陆陆续续地见到了玉藻前的一些组员,他们有的人脸上划出巨大的伤疤却温顺地走过,有的人面目狰狞却微笑着对她点头。

这并不是无组织无纪律,仅仅是学生们为了好玩和刺激感而聚...


本章节主要讲述的角色:彼岸花,阎魔
整个《堕与罚》故事的主cp:荒*玉藻前

(四)

彼岸花不太了解玉藻前的情况,脑海中为数不多的有关他的印象,大概就是自己身旁总是空着的课桌。女学生们下课的时候会突然讨论起他,大概是家里没人管教,年纪轻轻就跟着街上的小混混打架之类。不过他偶尔也会来上课,只是老师们从不敢与之对视,即便玉藻前看起来是一个极其优雅与温和的男人。

起初,她并不太相信由学生们口中树立的玉藻前形象,直到那天在病房内,她陆陆续续地见到了玉藻前的一些组员,他们有的人脸上划出巨大的伤疤却温顺地走过,有的人面目狰狞却微笑着对她点头。

这并不是无组织无纪律,仅仅是学生们为了好玩和刺激感而聚拢的小团体。这是一个层级分明,优雅得体的,有资金流动的,无法被轻易吹散的社会组织。

“你应该加入他们。”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阎魔突然说了一句。

“我虽然不喜欢学习,但也没有到要参加hei社会的程度吧?”彼岸花摇头,看起来颇为苦恼,“我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替我出头,我并不觉得我会是他喜欢的类型。”

“你们的前世有一些渊源。”阎魔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透露太多的信息为好,“几百年前你曾帮助过他,这一世他报答了你。”

“可是,几百年的时间也太久了些吧?”

因为这是你转生到人间的第一世。阎魔心里想着,却并没有说出口。她已经透露了够多了。

“那么,阎魔。这么说,他是有意识的报恩吗?他的身边也有你这样的人在吗?”

“啊……还真是不客气的称呼,真有你的风格。他并不清楚这一切,至少目前是这样,报恩什么的,不过是命运的力量,下意识的行动。”

之后便没人再说话了,彼岸花抬头望向窗外,早春的温度还稍有寒冷,尤其是现在还没有到学生们上课时间的清晨。一阵风透过窗子的缝隙卷起白色的窗帘,冷风灌进暖和的室内,冻得彼岸花突然哆嗦了一下。

“哈哈哈。”阎魔没忍住,不客气地笑了起来。

“…我本以为大魔王之类的家伙会更稳重些。”彼岸花缩紧身上的被子闷闷地说到。

“毕竟我从没看过你这个样子。”阎魔的话语中依旧带着强忍下去的笑意。

“这么说你以前就认识我?”彼岸花没有被阎魔的笑打乱思绪,她迅速抓住了这句话中的重点。

没人回答,她的思绪和头脑中一片沉默。

彼岸花又暗自问了几遍,过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明白,阎魔早就已经慌不择路地离开了。

(五)

“话说回来,彼岸花也不傻嘛……她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呢……”

“阎魔大人,这话若让荒骷髅听去,怕是会不高兴呢。”

冥府之中,稻荷神与阎罗王相对而坐,他们二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让旁人看了还以为是结交多年的老友。

“阎魔大人,荒大人来了。”一声通报打断了这和谐的气氛,判官紧随其后地跟了上来。阎魔玩味地盯了他一会儿,见他的脸又一次不可遏止地烧红了,这才点点头示意将人迎进来。紧接着,荒便被鬼使白和鬼使黑簇拥着走了进来。

“荒大人。”阎魔和御馔津纷纷行礼。

荒摆了摆手,他的身上穿着人间才有的校园制服,可配着他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于这古朴肃静的阎罗殿中竟也不怎么违和。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荒大人,妾身已经在接触彼岸花了。”

“嗯,下一次的转世还不知道会轮到谁,尽快做好准备。”荒顿了顿,又转头看向了御馔津:“稻荷神,很抱歉把你牵扯进这件事,你也尽快打点好一切。”

“这是哪里的话,”御馔津慌张地否定着,“都是属下自己的决定,反而是属下自作主张给大人添麻烦了。”

(17年前,冥界)

自从阎魔和彼岸花偷偷开启了逆下天命的第一步,命运的转盘便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巨响吵醒了睡梦中那天命的守护者。谁也不知道那守护者是否真的存在,也不知道他究竟会做出何种举动来纠正命运回到他的正轨。高天原的神使和地府的阎王意识到,至少命运锁定了破坏这本该顺利行进的命运的源头——玉藻前。

“抱歉。”阎魔面露难色,“大人,本以为矛头会指向妾身。”

荒的周遭围绕着肉眼可见的低气压,他快速地思考着,终究是落下了一句:“无妨。”

不用她说,荒便明白她做了什么。他没有想到地府的女主人竟也过够了安生日子,妄想违抗天意。

“大人,这不只是妾身的机会。也是您的机会。”阎魔突然高声叫住了正欲离开的荒,她急切地喊着,全然没了往日的威严。

荒明白她的意思,以玉藻前为圆心的正圆越画越大,首当其冲收到影响的必定是与他亲密关系最为接近的自己。

地府突然狂风大作,荒的身体在这猎猎作响的急风中渐渐变得透明。他想问问亡灵的统领者阎魔,可知违抗天意的下场?他也想问问身为神使的自己,可想加入他们,尝试这微乎其微的,能够救回玉藻前的机会?

阎魔当然了解,荒自己也了解。

荒的身影正在旋风中消失不见,他们都明白,荒的转生此刻已经无法避免。

“这么快……”阎魔喃喃自语着。狂风与消逝,这是神灵被迫转生的前兆。荒与玉藻前的关系必定是比自己所想的还要紧密。

“带玉藻前回来。”最终,在荒完全消失的前一刻,他丢下了这句看起来颇不负责的话。可阎魔却是喜上眉梢,她知道,这是荒答应加入他们的暗示。

一同违抗天意的命令。

(六)

荒突然想到玉藻前曾问过他的:“天命为何?”

事到如今,他发现,天命倒也不是不可知不可改。

赌一赌也是值得的。因为他知道,如果是玉藻前站在他的立场上,也一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天地间旋转个不停,灵魂也在极为悲痛地嚎叫,光影斑驳着落在瞳孔深处,妄图在大脑深处落下疼痛的烙印。荒在恍惚间意识到,这是转生为人类要经历的痛苦,他正一点点地失去自身引以为傲的神力,月亮带给他的力量悄无声息地被迫剥离了自己。

“我不能忘记这一切……”这样暗自想着的同时,漫长的撕裂感终于停止了,世界突然变得静谧安稳起来。忽明忽暗的颜色也消失了,深色的温暖包围了他,轻轻合上他的双眼。

中药的苦涩混合着热气缓缓浸没他的身体,荒昏昏沉沉地想起这是孟婆常在奈何桥边熬煮的孟婆汤的味道。紧接着,他的口鼻,向上伸出的双手都被这汤深深地覆盖住了。

“我不可以忘记……”

有谁在远方唱起了摇篮曲,仿佛有着致命的,让人昏睡的力量。

“一定……记得……”

他突然想起小时候蓝盈盈的海,红砖白瓦的神社,屋檐下有着清脆铃响的晴天娃娃,以及……玉藻前勾着漂亮红线的眼角。他突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

玉藻前。

可现在就连玉藻前的脸也模糊不清了。荒伸出手,想要触碰眼前的幻像。他想要阻止孟婆汤侵蚀他的记忆。

老人们曾在故事中告诉孩子们,转生之人会在母亲的肚子中一点点忘记前世的记忆。羊水即孟婆汤,子宫即忘却一切痛苦与欢乐的地狱。

一切都停止了,眩晕,疼痛,苦涩,撕裂,颠簸。荒还残存着自己拼死保护下来的记忆。

他调整自己的呼吸,在浓郁的孟婆汤中艰难地睁开眼睛。

漆黑的一片。他沉浮在苦热浓郁的大海之中。

荒试着调动自身微弱的月亮之力,却发现自己连手掌都没办法自如地张开。不过还好记忆仍有留存,他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从小到大所经历的一切,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忘却了重要的记忆。

我会记得的。

玉藻前,我会找到你的。









参差不齐的蛇莓

决战平安京

和对象#用的头像也存一下档吧。

决战平安京

和对象#用的头像也存一下档吧。

柴桑陌上尘
新皮肤预告|月上伊人,顾盼生辉

新皮肤预告|月上伊人,顾盼生辉

新皮肤预告|月上伊人,顾盼生辉

饮太和

不知道p2官方那个动图能不能动

不知道p2官方那个动图能不能动

百岛琉陌

无趣【阎判】

冥界之地,终日漆黑、静谧,了无生趣。更别提判官最近喜欢上泡茶,闲暇时间就坐在旁边摸晴明送的茶壶茶杯。

轻烟飘摇,茶香四溢。

——更安静了。

阎魔百无聊赖地看着,突然施法变出一只青蛙落在判官脚边,“呱呱呱”叫得极为响亮。判官措手不及,刚准备端起茶杯的手抖了抖,险些拂到地上。

摔碎不至于,茶水会洒掉。

“汝应当心些。”

阎魔成功看见判官其他表情,心情相当不错,但嘴上还要殷切叮嘱。

想看这冰山变脸可真不容易。

冷冰冰又安静的阎罗殿……太无趣了。除了捉弄判官,还能有什么娱乐活动?

邀请小妖怪倒是可以,然而也不足以吸引他们长久前来,与寂夜相伴。何况他们在这里待太久,有同化危险。

会无...

冥界之地,终日漆黑、静谧,了无生趣。更别提判官最近喜欢上泡茶,闲暇时间就坐在旁边摸晴明送的茶壶茶杯。

轻烟飘摇,茶香四溢。

——更安静了。

阎魔百无聊赖地看着,突然施法变出一只青蛙落在判官脚边,“呱呱呱”叫得极为响亮。判官措手不及,刚准备端起茶杯的手抖了抖,险些拂到地上。

摔碎不至于,茶水会洒掉。

“汝应当心些。”

阎魔成功看见判官其他表情,心情相当不错,但嘴上还要殷切叮嘱。

想看这冰山变脸可真不容易。

冷冰冰又安静的阎罗殿……太无趣了。除了捉弄判官,还能有什么娱乐活动?

邀请小妖怪倒是可以,然而也不足以吸引他们长久前来,与寂夜相伴。何况他们在这里待太久,有同化危险。

会无法离开。

鬼使黑白兄弟眼里只有彼此,新收的黑白童子同样如是。锅妖被欺负怕了不敢靠近,数来数去也只余判官一人。

数百年时光啊。

“阎魔大人教训得是,在下理当更加小心。”

听听,多么无趣、千篇一律的答复。

变青蛙干扰这个招数只能用一次,下一次想看判官变脸,要想出其他招数了。

你们有新的建议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