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防弹少年团

72.5万浏览    82048参与
Army💋
不知从何时开始 只是看着你们在...

不知从何时开始 只是看着你们在一起的模样 就很安心💜

不知从何时开始 只是看着你们在一起的模样 就很安心💜

芝士奶盖茶

【霜花】朝暮(二)

短篇,校园向


6.

期中考试刚结束,舞社的女生们便提出聚餐的计划,金泰亨爽快答应了,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好机会。


大家都在说笑玩闹,照往常来说,这种场合都是金泰亨做主角,可他今天打算要收敛些。


郑号锡作为舞社队长,此刻正被几个学妹怂恿着喝酒,他只是有些抱歉地摆了摆手,说自己实在不擅长喝酒,没去接递来的杯子。


学妹们见郑号锡不肯喝,有些尴尬和扫兴。


“你们为什么不来找我喝啊?”金泰亨突然插了进来,正坐在不远处托腮望着他们。


几个女生和金泰亨同级,她们互相看了一眼,有些激动地朝金泰亨这边走过来,一时间女生们围攻的对象从郑号锡换成了金泰亨。


这样一来他装乖...

短篇,校园向



6.

期中考试刚结束,舞社的女生们便提出聚餐的计划,金泰亨爽快答应了,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好机会。


大家都在说笑玩闹,照往常来说,这种场合都是金泰亨做主角,可他今天打算要收敛些。


郑号锡作为舞社队长,此刻正被几个学妹怂恿着喝酒,他只是有些抱歉地摆了摆手,说自己实在不擅长喝酒,没去接递来的杯子。


学妹们见郑号锡不肯喝,有些尴尬和扫兴。


“你们为什么不来找我喝啊?”金泰亨突然插了进来,正坐在不远处托腮望着他们。


几个女生和金泰亨同级,她们互相看了一眼,有些激动地朝金泰亨这边走过来,一时间女生们围攻的对象从郑号锡换成了金泰亨。


这样一来他装乖的计划又泡汤了,金泰亨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抬眼对郑号锡笑了一下,表情有些得意,接着喝下了原本递给郑号锡的那杯酒。


好不容易和金泰亨搭上了话,其中一个女生问道“泰亨xi有喜欢的人吗?”


女生眼中的爱慕之意很明显,这种事金泰亨已经经历了许多次,可今天他要考虑另一个听众的存在。


“有了。”


站在前面的女生表情有些失望,还有人继续追问“真的吗?是谁啊?我们认识吗?”


“你们认识。”金泰亨顿了一下,他瞥了一眼郑号锡,发现那个人也正在看着他。金泰亨移开视线朝她们笑了笑“但是谁我不能告诉你们。”


女生们散去后,整张桌子只剩下郑号锡和金泰亨两个人。


连续几杯白酒下肚后,金泰亨的眼神有些涣散,他勾起嘴角“哥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我,我长得好看吗?”


郑号锡听了他的话笑了出来,他觉得金泰亨大概是醉了,才会表现出这么有侵略性的一面。


他没回答,站起身拿着茶壶,倒了杯水递给金泰亨“一下喝了这么多,胃会不舒服。”


又是这种感觉。


金泰亨觉得郑号锡的关心对他着实有些危险。


他俯身趴在桌子上,歪着脑袋看向郑号锡“刚才她们问我的时候,哥为什么看我?”


郑号锡愣了一下,随后大方答道“我只是好奇,你会喜欢什么样的人。”


“哥想知道吗?”或许是因为枕着胳膊的缘故,他发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如果不想说的话,你可以...”


“我喜欢像哥这样的。”金泰亨打断道。


“我喜欢哥。”


郑号锡怔住,迟迟没有说话,金泰亨起身走了过去,站在他面前“哥呢,哥对我有感觉吗?”


“你现在可能醉了。”


郑号锡抬头,做出轻松的样子,弹了下他的额头“等你醒了,知道了你对着我说了什么,到时候要后悔了!”


他转身走得有些匆忙,金泰亨看着他的背影,眼中一片清明。




7.

“你跟学长的进展如何了?”


朴智旻感觉到金泰亨今天心情不太好,猜想可能是和郑号锡有关。


果然金泰亨听后脸色更沉了些,“我昨天被拒绝了。”


朴智旻愣了一下,心里觉得金泰亨倒是真的胆大,还没多久就这么挑明了“大概是你吓到学长了。”


“我不这么觉得。”


“我倒是感觉,他早就看出来了。”


他们并排走在校园里,朴智旻不太理解他的意思,歪过头看向金泰亨,发现金泰亨的眼正紧盯着走在他们前面的两个人“他可能,本身也喜欢男人。”


朴智旻认出了前面两个背影,是郑号锡和文艺部部长闵玧其。


他感受到金泰亨周身散发着阴沉的气息,朴智旻有些意外,事情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金泰亨似乎认真了。


keii

昨天去看演唱会啦~画一只兔兔🐰

昨天去看演唱会啦~画一只兔兔🐰

焦糖海盐

同人脑洞剪辑 魔幻BL向 OOC

糖果 围巾(其实隐含正泰,珍果)

内含监禁,黑化,神交


大致剧情是:

糖果两人是世人眼里天造地合的绘画搭档,但果对糖突然的背叛不仅让糖走入了事业的低谷,糖果长年的感情也随之破裂。为报复果的背叛的糖决定毁了他最珍爱的东西——果的私人博物馆。于是糖找到了小偷珍,给了珍一把果私人博物馆的钥匙和一大笔钱,要求珍去烧掉果的博物馆。珍顺利潜入博物馆,在烧毁画作的时候注意到了一副诡异的肖像画,随后意识里隐约出现了一个人(泰)袭击了他,那是画中的男子。不知为何明明内心满是恐惧,但珍还是迷恋上了泰的容貌。他被眼前的男子蛊惑了,在珍的眼里泰也是爱他...

同人脑洞剪辑 魔幻BL向 OOC

糖果 围巾(其实隐含正泰,珍果)

内含监禁,黑化,神交


大致剧情是:

糖果两人是世人眼里天造地合的绘画搭档,但果对糖突然的背叛不仅让糖走入了事业的低谷,糖果长年的感情也随之破裂。为报复果的背叛的糖决定毁了他最珍爱的东西——果的私人博物馆。于是糖找到了小偷珍,给了珍一把果私人博物馆的钥匙和一大笔钱,要求珍去烧掉果的博物馆。珍顺利潜入博物馆,在烧毁画作的时候注意到了一副诡异的肖像画,随后意识里隐约出现了一个人(泰)袭击了他,那是画中的男子。不知为何明明内心满是恐惧,但珍还是迷恋上了泰的容貌。他被眼前的男子蛊惑了,在珍的眼里泰也是爱他的。珍情不自禁的吻上了眼前的泰(实际上是雕像),二人开始承欢。可珍万万没想到二人的身体正在交换,当眼前的恶魔泰脱离雕像的束缚时,珍的身体开始逐渐化为石膏。出来的恶魔占用了珍的身体,恶魔逃离了博物馆后立刻去寻找糖,恶魔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对糖诉说,脑海里的回忆不断涌现,当年自己买下了那副藏有恶魔的画作,自己被恶魔蛊惑囚禁到今天,现在他(果)终于再见到糖了。而珍却被困在了黑暗的雕像里。


*其实与珍交换的是果,一年前,果同样是被画作里的皮囊所吸引,果被困在了雕像中,而里面的恶魔(泰)取代了果的身体。


凝望那片紫海

有没有无锡的90后阿米啊,感觉周围都没有志同道合的,被孤立了一样

有没有无锡的90后阿米啊,感觉周围都没有志同道合的,被孤立了一样


舍旃舍旃

【防弹少年团】「正泰」纸性恋 ②(ABO/短/he)



        “嘿,小孩,咱们来算个账。”

满脸横肉的男人“啪” 地把一沓边缘都皱得卷起来了的草纸摔倒金泰亨面前的桌子上。


        “听我们的话,让你把谁骗过来就把谁骗过来。骗来一个人给你一万,你可以选择把这一万存起来赎身,也可以靠它们度过接下来挣不到钱的那些日子。因为在这期间,我们不会在你身上浪费一分钱。可能是五年,也可能是十年,你只能用自己挣来的钱过活。”...



        “嘿,小孩,咱们来算个账。”



       满脸横肉的男人“啪” 地把一沓边缘都皱得卷起来了的草纸摔倒金泰亨面前的桌子上。


        “听我们的话,让你把谁骗过来就把谁骗过来。骗来一个人给你一万,你可以选择把这一万存起来赎身,也可以靠它们度过接下来挣不到钱的那些日子。因为在这期间,我们不会在你身上浪费一分钱。可能是五年,也可能是十年,你只能用自己挣来的钱过活。”


        “当然了,你也不用失望,被你骗来的人自然就是

你的所有物,你可以从他们身上榨钱,选择权在你。”


        金泰亨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我绝对不会像你们一样做出这种恶心事!我宁愿去死!”


        “唔!放开我!”



        他上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脖子被人死死地按下去,头也被迫淹没在一旁的脏水池里。想呼吸,涌进鼻腔的却全都是又苦又涩的臭水。生理性泪水一下子冒出来,因为呛水产生的剧烈的疼痛和恐惧,只在短短一瞬间就把小小的他击垮了。


        “想死很容易,我现在就能成全你。可是,你好歹也是我拐过来的,总得有点利用价值。这样,你先给我骗一个小孩过来,把你抵消,到时候你再决定自己要不要去死。我没闲工夫陪你玩,所以痛快点儿。”


        耳边的声音离自己很近,可金泰亨却觉得那声音是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很恍惚,像是福利院大婶念佛时听的梵音。


        “咳,咳咳。”


        脖子上的压力消失,他赶紧把头从水盆中抬起。眼泪和脏水早已让他的视线模糊,缺氧产生的晕眩也让他以为,下一秒自己的生命就要结束了。


        一种突然极度想要求生的欲望逼得他不得不妥协。凭什么自己的人生要那么悲惨,只要他想,总有一天会从这里离开的。


        光明正大的离开。

        哪怕是不择手段 。


        “只要我攒够了一个亿,你们就放我走?”

        “没错。”


        男人顿了顿,接着说,“可到时候会怎样,谁也不知道。我当初被骗过来的时候,也想不到我会愿意留在这里,即使我的一个亿早就凑齐了。”

        “毕竟,出去或者留在这里,谁做的不都是肮脏的事吗。”


        “看到那个男孩了吗?戴黄帽子那个,把他引过来。”


        妥协后的第一天,男人就派给了他第一个任务。

对方也是福利院的一个小男孩,看起来比金泰亨自己要小一些。


        男孩缩在角落里,肩膀一耸一耸,像是在哭。


      「以前没见过他呢」


       “别哭了。”

       金泰亨推推他。

       男孩却像个木头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哎,我跟你说话呢,别哭了。”

        许是在福利院待久了的缘故,金泰亨的性子里多多少少带了些乖戾,这下全都显出来了。


       男孩受了金泰亨的推搡,才注意到旁边站了个小哥哥。


        这天,金泰亨穿的还是从福利院出来时穿的那身衣服。黑色的毛线帽很旧了,可第一眼看过去就让人有想摸一摸的冲动。白色的棉服在针脚那里漏了些棉絮,薄薄的,冻得金泰亨的小脸通红。


        “你叫什么名字?”


        “田柾国。”


        “在福利院待的开心吗?”


        “他们欺负我,说我偷吃了面包,可明明就是他们自己偷吃的。阿姨也相信他们,骂了我一顿。”


        “既然不开心,那就跟我走吧。”


       「柾国啊,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田柾国呆愣愣的,被金泰亨强制性地拉着往外面走也不知道反抗。


       「哥哥这么好看,一定是很好很好的人」


       「最起码不会像那帮人一样欺负我」



       「福利院,走就走吧,反正我一点都不喜欢那里,到哪里去都是没人要的」


        金泰亨觉得,自己又闻到了一股苹果花的香气,找不到香气的源头让他有些烦躁。


        “泰亨啊,我就说你能行的,人要学坏总是很容易,多做做就习惯了。”

        “至于这小孩,把他送给你,就让他跟着你做个伴好了,五六岁的什么用都没有,麻烦倒是一大堆。”


       「原来,哥哥叫泰亨啊」


         所以,之后的无数时光里,田柾国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曾经的此时。


      「我变成了和他们一样的畜生啊」


      「可遇见泰亨哥,是我的幸福」


      (待续)


泰多啤梨

出一份防弹fm dvd 请问有人收吗 韩日风店买的~卡是厚比

出一份防弹fm dvd 请问有人收吗 韩日风店买的~卡是厚比

tomoko
白天也要來一張。 我就是個強迫...

白天也要來一張。

我就是個強迫症患者。

推開一堆霓虹人櫻花妹的狂拍。

顆顆

白天也要來一張。

我就是個強迫症患者。

推開一堆霓虹人櫻花妹的狂拍。

顆顆

一起重击炮

春天到来之前(第14章)

14.

从看到金南俊名字的那一刻,金硕珍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倒流了。密密麻麻的刺痛感和跃跃欲试的羞耻感一起侵占了整个心房。他开始坐立不安,甚至开始幻想再度重逢时金南俊的神情,最后还是以沮丧告终。不管怎样,他还是害怕,害怕看到金南俊厌恶的眼神,那是把锋利的弯刀,会刀刀剜他的心。

从那天离开金南俊家之后为自己设下的宏伟防线仿佛不堪一击,最后,他还是把文件夹原封不动的放在了金泰亨的办公桌上。

他……无能为力……

深海的鱼怎么能总是想触摸天上的鹰呢?


最先还是金泰亨花重金从国外挖回来的老同学——朴智旻发现金硕珍的不对劲。“硕珍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朴智旻蹙着秀气的眉软软糯糯的问:“我看最近哥总是不在...

14.

从看到金南俊名字的那一刻,金硕珍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倒流了。密密麻麻的刺痛感和跃跃欲试的羞耻感一起侵占了整个心房。他开始坐立不安,甚至开始幻想再度重逢时金南俊的神情,最后还是以沮丧告终。不管怎样,他还是害怕,害怕看到金南俊厌恶的眼神,那是把锋利的弯刀,会刀刀剜他的心。

从那天离开金南俊家之后为自己设下的宏伟防线仿佛不堪一击,最后,他还是把文件夹原封不动的放在了金泰亨的办公桌上。

他……无能为力……

深海的鱼怎么能总是想触摸天上的鹰呢?


最先还是金泰亨花重金从国外挖回来的老同学——朴智旻发现金硕珍的不对劲。“硕珍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朴智旻蹙着秀气的眉软软糯糯的问:“我看最近哥总是不在状态的样子,上次也是对着那个叫金南俊的作家的简历出神,哥跟那个作家……”


金硕珍呼吸一窒。


什么呀?金泰亨挖了个什么狗仔来吗?


“……有什么过节吗?”对面贼眉鼠眼的人突然松了口气。瞳孔震动的频率也慢了下来,接着突然笑容满面的去拍朴智旻的肩膀,“没有啦!智旻妮真的想多了哟,哥发现智旻你真的有点适合当娱乐记者哦~”说完,风一样的跑了。


“娱乐记者?他是在夸我敏锐吗?”智商超群,却还有点小单纯(傻乎乎)的智旻妮表示被夸了很开心。但人不能沾沾自喜,还要回到问题本身上来!硕珍哥躲躲闪闪明显就是跟那作家有点问题。凭着他对金硕珍的了解,这二人一定是有猫腻!


当时一定是这样的!


一某次偶然的相遇,金南俊不满金硕珍放(she)浪(chi)不(yin)羁(mi)的行事风格,凭借知识青年的一身傲气与金家小少爷起了冲突,最终两人大打出手不欢而散。


~~~~~嗯~~~~~~推理的好~~~~~~~朴智旻满意的捞了一把头发。


“你干嘛呢朴智旻?”刚从办公室出来的金泰亨大概是工作久了,有点气血不足的样子。言语间还有点气呼呼的,“你说,我就不明白了,硕珍哥为什么不帮我筛选这些作家,他肯定有自己想法的呀!”闻言后的朴智旻朝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坐在办公椅上,潇洒的向后滑了一把,“说你傻吧!过来我跟你说……”


金泰亨和朴智旻的小密谋金硕珍当然不会知道,就像金硕珍现在的小想法金南俊想破脑袋也无法窥破一样。自从那天金硕珍摔门离开之后,金南俊的生活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没点子在家写稿子,稿子写完了就去出版社审核找人出版。心情不好去公园遛弯,心情好就又坐下来写稿子。至于剩下的事,都不由他掌控,比如陪李惠景逛街,陪李惠景回娘家,一起回父母家看爸爸妈妈等等等等。除了写稿子,他大部分时间都像机器人一样生活,不为别的,只因他甘愿。可是在遇到金硕珍之后,他好像再也不想当一个缄默的机器人了。他想起他们刚认识不久的那阵子。那一天,金硕珍哭着喊着说自己难受非要约他出来喝酒,金南俊平时很少碰酒的,却在那天陪金硕珍喝掉了整整6瓶。他想搬出喝酒伤身的那套理论劝金硕珍少喝点的,可看见那人红彤彤的眼眶和满是死皮的嘴唇,他就张不开嘴了。可惜的是,他只知道金硕珍伤心难过,却不知道那天是金硕珍母亲的忌日,是第一次发现同父异母的哥哥对自己龌龊心思的日子。那天晚上,金硕珍早早躺上了床,只是因为害怕黑夜降临会加重他的梦魇,可他忘了梦魇不是虚无的,那一段段鲜活的记忆不是只有入睡才会想起的。万般恐惧,脑子里想了半天却只有那一句,“能安慰人的,只有爱人和酒。”他甚至庆幸的想,要是今夜能与爱人同饮,以后他的记忆会不会有阳光渗进来,他是不是就可以免除梦魇业火的烤灸?


霉霉壁橱里的小怪物

白兔(南硕)


现代 生子 总裁忠犬俊x总监不情愿珍 慎入❗️


30.


金南俊睁开眼睛就看见金硕珍像只八抓鱼一样缠在他身上。他就说为什么有一种喘不上来的感觉。他拍拍金硕珍的肩膀:“醒醒,我要去上班了。”


结果金硕珍搂着他脖子的手臂反而更紧了,还呢喃着把他推得躺平,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金南俊无奈的望着天花板,然后摸了摸金硕珍的后脑勺:“我要去挣钱养家了。”


“不嘛……”金硕珍眼睛都没睁,瘪着嘴在金南俊胸口上蹭了蹭,“不要去上班,我养你。”


“……大哥,你的薪水是我发的。”


“……”金硕珍从他身上下来,然后背对着他,“那你去吧,下班了也别过来了。”


金...

白兔(南硕)


现代 生子 总裁忠犬俊x总监不情愿珍 慎入❗️


30.


金南俊睁开眼睛就看见金硕珍像只八抓鱼一样缠在他身上。他就说为什么有一种喘不上来的感觉。他拍拍金硕珍的肩膀:“醒醒,我要去上班了。”


结果金硕珍搂着他脖子的手臂反而更紧了,还呢喃着把他推得躺平,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金南俊无奈的望着天花板,然后摸了摸金硕珍的后脑勺:“我要去挣钱养家了。”


“不嘛……”金硕珍眼睛都没睁,瘪着嘴在金南俊胸口上蹭了蹭,“不要去上班,我养你。”


“……大哥,你的薪水是我发的。”


“……”金硕珍从他身上下来,然后背对着他,“那你去吧,下班了也别过来了。”


金南俊知道他在开玩笑,收拾干净出门前还到他床边亲一口才愿意走。


由于金南俊的细心照料,金硕珍在医院输液了两天就完全康复了,所以又回到月子中心去。月子中心的床比他们家的还大,于是金硕珍每天晚上都极力邀请金南俊留宿。儿子就只能跟着爷爷奶奶一起,时不时的来看看妹妹。


-


闵玧其知道金硕珍生了个女儿的时候,孩子都快满月了。不过他还是屁颠屁颠的拿了营养品和婴儿的衣服过来看望金硕珍……或者他女儿。


小东西已经会睁开眼睛对着她爸爸笑了,和她哥哥不同,这个小朋友获得了她爸爸的完全宠爱。只要她一哭,她阿爸还没有什么反应,爸爸先冲了过来检查有没有尿裤子,是不是饿了。金南俊一度很担心金硕珍这样爱女儿会让儿子有被忽视的感觉。结果是他想多了,他儿子一见到金智善就像个傻子一样,浑身都是粉红色泡泡。


金硕珍在床边乐颠颠地给女儿换尿不湿,闵玧其觉得很神奇,走过去一看,差点没吐出来。


“她的屎怎么这么恶心?”这不符合她天使一般的外表啊。如果不是闵玧其真的看见了,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浑身都带着父爱之光的人是金硕珍。不是说以前有过产后抑郁症的病史吗???


“你的屎不恶心吗?”金硕珍嫌弃地瞥了一眼闵玧其,“我们宝宝这么漂亮,连屎都是香的。”正说着,宝宝噗噗噗的喷了些屎黄色的粘稠物在金硕珍手上。


“……”


闵玧其在一边双手抱胸,像看热闹一样:“香的,你吃啊。”


金硕珍默默地拿纸巾擦了擦手,对着什么都不懂的金智善说:“你爸爸我这么爱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小宝宝不知道,小宝宝只是乐呵呵地傻笑。


-


金南俊晚上送儿子去父母那里之后回来,见金硕珍给女儿换好尿不湿,又包好女儿。他走过去从后面抱住金硕珍。


“做什么?”


那人把下巴搭在他肩膀上。“没什么,就是…你照顾孩子的样子,很特别。”


“不喜欢吗?”


“喜欢,现在的你比原来更有魅力了。”尤其是满身都沾了孩子的奶味的时候,想把你按在身下好好的疼爱一番。


金硕珍把孩子放进摇篮里,然后转身,和金南俊面对面的抱在一起,他的脑袋靠在金南俊的身上,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声。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静的拥有彼此了。


“阿珍,你还要和我复婚吗?”


-

tomoko

百分之百純羊駝。可愛。

百分之百純羊駝。可愛。

酸甜李子酒

警察国×文员旻



对不起,肉文不太适合妈妈啊。我还是走剧情挂!下一篇预告下糖鸡正泰南硕锡我 星际 abo 长篇

这篇写得烂的我都哭了……激情产物,大家随意看看


【正文】

        “果果,那个我的内裤呢?”从床上迷迷糊糊爬起来,想去洗漱的朴智旻看着厨房里大胆遛鸟的田柾国问到。

       有些心虚的小国也没说什么,就默默的准备着早饭。朴智旻则发现平日里自己放内衣内裤的柜子被锁了,只有一条疑似“内裤”的蕾丝布料放在不远处。

     ...



对不起,肉文不太适合妈妈啊。我还是走剧情挂!下一篇预告下糖鸡正泰南硕锡我 星际 abo 长篇

这篇写得烂的我都哭了……激情产物,大家随意看看


【正文】

        “果果,那个我的内裤呢?”从床上迷迷糊糊爬起来,想去洗漱的朴智旻看着厨房里大胆遛鸟的田柾国问到。

       有些心虚的小国也没说什么,就默默的准备着早饭。朴智旻则发现平日里自己放内衣内裤的柜子被锁了,只有一条疑似“内裤”的蕾丝布料放在不远处。

       不知何时飘来的小国眨巴着眼睛盯着旻旻,希望他可以穿上这个。知道小旻最受不了他撒娇,最后不得不忍辱负重勉强套上。

        黑色的蕾丝把智旻如玉一样的肌肤衬得更加诱人,田柾国不着痕迹地咽了口口水,在他耳边说到:“中午等我。”

       这几天因为年末警局乱的要死。不光是醉酒的抢劫的多了起来,市里前几天还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市长把重任交给了田sir,整个警局里低气压都影响到了平时没什么大事的文员办公室。

         “朴智旻,田sir叫你过去。”从小山高的档案中爬出来的小旻,一脸颓废的样子,揉揉手腕,脱下眼镜,“这就来!”便前往办公室。

      哎,是时候接受上司的疼爱了。

      “咚咚!”朴智旻敲了敲田督查的办公室门,一进门,便被拉了进去,顶在门上,身后那个人的温度源源不断地从紧贴的肌肤传来。听到身后解皮带的声音,朴智旻开始不安分的扭动,毕竟这个姿势有些不舒服,可是身后的人先他一步,将他的双手向后一扭,用朴智旻自己ID卡的带子固定住。

       “犯人9795,你知道犯了什么罪吗?”也不等小旻回答,柾国一手捂住朴智旻的嘴巴,一手顺势解开衬衣,随后有几颗纽扣固执地不肯下来,便被用力地扯了下来。

        “扰乱人民警察办公的罪,罚你要照顾患者一辈子。”老掉牙的情话,却因为是那个人,让朴智旻还是红了脸。

        一个转身,突然的滞空感让朴智旻不得不圈紧田柾国,不安分地扭着身子。刚反应过来便被田柾国抱着坐在了工作桌上,柾国抬手扫掉推挤在一旁的资料,手一路下滑,摸到了堪堪掩盖了耻骨的蕾丝边。

        “呵,哥今天是特意穿这个诱惑我的吗?”“嗯,我,哈,不是。”两人唇齿相连,田呱紧扣着小旻的头,不让他移动。

        突然,敲门声打扰了田督察的进一步下滑。“田sir,金法医说那边有关键证据,需要你现在赶快去一趟。”不舍地看了一眼怀里被弄得满脸潮红的朴智旻,偷了个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办公室,“短裤不准换,等我晚上回家。”

        出门还不忘送秘书一个白眼,而一脸呆愣的秘书在看到脸色血红的朴智旻匆匆出来的模样,才知道自己刚刚打扰了一件大事。

        很快,顺着金法医给的证据,田柾国安排人前去抓捕嫌犯。轰动一时的杀人案也算告一段落,田柾国给自己休了个小长假,连带着把小旻的假也休了。

        回到家,两个人迫不及待地就黏在一起了,衣服落了一地。两个人拼命抱着对方,好似这样能把对方拥入骨子里那样。一路缠绵进了浴室……

        “哥,你好香啊。”抱着怀里的人,面对着雾气氤氲的浴室镜子,A市最有名的警局督察现在仿佛就像个调戏良家妇女的小混混,嗅着怀里小哥哥的香气,用唇摩挲着颈部的软肉种下一个又一个的草莓。

        朴智旻实在是受不了这么香艳的场景,紧闭着眼,把头偏向一侧。而田柾国更是直接用手箍着他的下巴,“睁眼。”伴随着一阵阵的狂顶,朴智旻根本受不了,只能勉强微睁开眼睛,“别来了,受不了啊。柾国,我真的不行了!”

        镜子里的男人被身后的男人抱着,两条腿被分得大大的,还好小旻的韧带比较好,才能做这种姿势。被打出白沫的米青液混合着顺着抽搐着的大腿肌肉一滴滴色情地滴落下来,朴智旻不断地扭着,企图不去看镜子里荒唐的样子。

        柾国直接将人整个转了个圈,温润的身体直接贴上冷冰冰的镜子,激得朴智旻整个身体尽量往前倾,却又被小兔子顶的失了力,“哥,你今天自己穿了蕾丝来上班的时候就该知道自己的下场了吧。”混蛋!

        “啊,啊啊,不……行了,啊”就在说道蕾丝的时候对面的那个小孩就突然又加大了力气,引得怀里的人不停的乱颤,泄在了柾国的小腹上。“哥真的是,唉。”

        叹你个头的气啊!小伙子,要不是你昨天晚上偷偷地把所有内裤落了锁,今天怎么会穿着蕾丝去上班!!


番茄土豆泥
田柾国,算是亲友点图,超快乐!

田柾国,算是亲友点图,超快乐!

田柾国,算是亲友点图,超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