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防弹少年团

66.4万浏览    77967参与
-Limbreeze

酸涩10

monmin#
/Limbreeze.
很久没更新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纯属胡搞,我不懂什么幕后😖(那个视频是之前看过的MBLAQ前成员录制的视频,具体内容我忘记了TT)
也并没有黑韩文的意思,个人觉得韩文发音其实很好听。
阅读愉快。

-
当时金南俊父亲还在公司任职的时候,资金并不算充足,但是合作也都是那个时候谈的,所以合作的基本上都是韩国那边的几家小型得不能再小的娱乐公司。

金南俊之前在家里当宅男那阵子,闲的没事就会去国外视频网站看视频,当时看了个“前韩国组合成员”录制的视频,说很多韩国的小型娱乐公司都是半路起家,任何方面都算不上正规,颇有些黑白通吃的感觉在里面。他起先还不信,可等韩方真正把练习生送...

monmin#
/Limbreeze.
很久没更新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纯属胡搞,我不懂什么幕后😖(那个视频是之前看过的MBLAQ前成员录制的视频,具体内容我忘记了TT)
也并没有黑韩文的意思,个人觉得韩文发音其实很好听。
阅读愉快。

-
当时金南俊父亲还在公司任职的时候,资金并不算充足,但是合作也都是那个时候谈的,所以合作的基本上都是韩国那边的几家小型得不能再小的娱乐公司。

金南俊之前在家里当宅男那阵子,闲的没事就会去国外视频网站看视频,当时看了个“前韩国组合成员”录制的视频,说很多韩国的小型娱乐公司都是半路起家,任何方面都算不上正规,颇有些黑白通吃的感觉在里面。他起先还不信,可等韩方真正把练习生送到公司里来,他这才算是切身体会到那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和中国偶像比起来,业务能力的确是强了不少,唱歌跳舞特长什么的样样都是个顶个的好,只是那遍地是偶像的韩国,不管他们出多少张唱片,在本土基本也溅不起多大的水花儿。他们大都眼红中国市场很久了,这么大块肉谁不想分一块自己尝?所以,不仅业务能力强,其他方面的服务也到位得很。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公司高层教的,个个一来都想往金南俊办公室跑,蹩脚的中文和黏腻的韩文夹杂在一起,说着金南俊听都听不懂的话。
说到底不就是想讨金南俊欢心,希望他能多给自己点资源,多点分量不是么。

不过也真没个下线,一来就想往人怀里坐。

金南俊用指尖舒了舒紧皱的眉心,叫金硕珍把人都轰了出去。

“妈的。”
金南俊本以为他们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亲自沟通,他一贯没什么架子,就这么随便的让人进来了。谁知道出了这茬子事,现在想想还让他恶心得不行。
金南俊把被人蹭过的西装外套摔到一旁的沙发上,又一把扯下了领带。金硕珍出门后便按金南俊要求的,吩咐下属把人带去了练习室。他急匆匆地赶了回来,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金南俊板着张脸在换衣服。任谁看都知道金南俊这会儿正在气头上,金硕珍没有去捡掉在地毯上的西装,也没有走上前去帮他,转了个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南俊,前阵子我有朋友去日本,我就托他帮我带了个东西,我觉得是会你喜欢的。”
金硕珍边说边解着包装在盒子上的蝴蝶结,墨蓝色的小盒子精致得很,把盖子揭开的那瞬金硕珍明显感觉到金南俊眼神都变了。论脾气,金南俊还是个小孩脾气,平时气就消得很快,这回看到了自己心仪的物件,气消得更快了。

盒子里装着的物件,是个小花蟹造型的笔架。闲暇时间金南俊爱看各种各样的书籍,也爱在本子上抄抄写写的,也不知怎么回事,他就对花蟹情有独钟。金硕珍忘了自己是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自己起初也犹豫了很久该不该信,现在看到金南俊的眼神,感叹自己最终还是得到了个想要的答案。

“谢谢。”
金南俊的语气冷静又平淡,听不出任何起伏。他顺手把钢笔放到了那上面,只饶有趣味地多看了三两眼,便移开了眼,不再看它,也没有看他。

金硕珍移步到金南俊身边,替他理了理衣领,抚去他肩上几乎不存在的尘灰,动作轻柔又缓慢,像是在一点一点地试探金南俊。
金南俊没说话,没动作,只是看着桌上的文件,里面装着刚到公司的那批练习生的个人资料。

“以后不许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再进这个办公室,有什么事情让他们转告你就是。”
“金泰亨最近联系上了么,这批练习生我是没空管,本来想全权交给你的,想起来他马上毕业,闲着也是闲,就交给他好了。”
“你多少帮着他点。”
金南俊伸出手,把金硕珍流连在自己身上的手推开了。
“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赶紧去做吧。”

金硕珍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只被推开的手,很自然地转身去关了窗户。最近几乎都是从早忙到晚,时间似乎也流逝地越来越快了,眨眼间立秋也过了很久了。这城入秋后天就变得快,阴雨连绵,小雨也淅淅沥沥的地下个没完没了,风吹到身上只觉得凉飕飕的。

“最近天凉,记得多加点衣服。”
“瞧你手冰的。”
金硕珍把自己的手附在了金南俊的手上,一个温热,一个冰冷。他紧了紧手,握住了,过了好几秒才松开。
金南俊没有躲,他看着金硕珍关上门,才转身去看向窗外。
雨点声密密麻麻的,听得人心麻。

今天应该不会打雷吧。
可千万不要打雷。
如果打雷的话,他会怕。

-
朴智旻把门锁上,把钥匙交给了房东阿姨。阿姨从接到朴智旻电话的时候就开始追问他,这店子开得好好的,怎么说关就关了呢。朴智旻笑着对阿姨说自己马上要毕业了,再不去准备毕业论文还有答辩什么的就要来不及了。
“不能没有毕业证呀。”
朴智旻说。
“继续开着也不耽误啊,阿姨帮你看着店,你再雇个人来帮忙不就好了?”
房东阿姨极喜欢朴智旻这个孩子,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子,说起话来总是笑眯眯的,怎么会不惹人喜欢。
“真的不用啦阿姨,谢谢您啦。”
“我的书就暂时寄存在您这边,麻烦您了。”
朴智旻最终还是把钥匙塞进了阿姨的手里,转过身又注视了很久。朴智旻的刘海长了不少,遮了眼睛,看着让人难受。金泰亨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就算看不清朴智旻的眼神,他也知道他到底有多不舍。
换做是他,这塞满了回忆的地方,也不是说离开就能马上扭头就走的。
大概是在和过去道别吧。
抽离开也好。

朴智旻穿着单薄的衬衣,即使风灌进了衣服,把它吹得鼓胀,可他瘦小的身躯在金泰亨眼里还是清晰得很,金泰亨走上前去,向房东阿姨道了声谢,把手搭上朴智旻的肩膀,身子微微侧着,替他挡着风。

“走吧。”
金泰亨在朴智旻耳边轻声说。

金泰亨把朴智旻送回了家,刚下电梯就接到了金硕珍的电话。
“快毕业了吧?”

“还没,怎么?”

“那也不妨碍,你哥叫你来公司上班,就当增加工作经验了。”

“我去那能干什么?还是别给他拖后腿了。”

“你不回来你还能去哪?也不是什么苦差事,我也会帮你的。”

“噢噢,那再答应我个条件,我就回去。”

“你说。”

“我要带个朋友和我一起工作,如何?”

“你信得过就行,我们不干涉。”

“那什么时候上班?”

“随时都可以,但最好把一切都处理妥当了再来是最好不过的了。”

金泰亨把金硕珍的电话挂了,看着手机屏幕里的那个号码,犹豫了好久才决定拨过去。

“换个新环境?我有份工作,就是我之前很早给你提起的那个,一起去呗?”
“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
“好好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是快毕业了,其实金泰亨和朴智旻九月开学才大四。金泰亨本就不爱读书,所以他参加考研的概率就是零。朴智旻就说不定了,他可是拿着全奖的好少年,科任老师巴不得他去考研呢。眼下金泰亨怂恿他和自己一块去公司上班,心里多多少少是有那么些过意不去的,但他还有自己的小私心在里面的。
一来就是朴智旻最近情绪不稳定,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但他给金泰亨的感觉不是很好。再说了,老死读书干嘛,换个环境说不定更有益于身心健康,还能增加工作经验,一举两得。
二来,是为了他自己。金泰亨和朴智旻也认识快三年了,朴智旻比他想象得还要害怕尴尬、怕生,他若和金南俊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时不时还能打上个照面,又处在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朴智旻能找的人,或者说,能依赖的人,就只有自己了。

金泰亨一直对那句几乎要被说烂的话深信不疑。
[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
所以,你什么时候才可以扭过头来,看看我。

朴智旻请人把家里清扫了个干净,挂了金泰亨的电话后,他便坐在沙发上发呆,时不时地抬眼看看,一会儿又把头低下,任由沉默一点一点地占据狭小的房间,把自己一点一点地吞没。
金南俊来得着急,走得也着急,没留下什么触手可及的实物在家里,倒是那身影、声音、回忆,怎么清洗都洗不去。

“真随便啊。”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说喜欢就喜欢,说分手就分手。”
“讨厌你,可是……我还是好想你。”
眼泪离开眼眶并没用多长时间,一滴一滴得落在地毯上,没有声音。
就像他的呢喃,他的呼唤,永远得不到回应一般。

-
朴智旻久违地答应和金泰亨一同去酒吧的邀请,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很能喝酒,也不爱喝酒,所以能不去就不去。倒是金泰亨,明知自己酒量极差、酒品也不好,三杯就醉还爱耍酒疯,可还是爱往酒吧跑。
“这次就和我一起来吧,庆祝咱俩去公司实习。”
“我保证不多喝,三杯是极限,绝不喝那种烈性洋酒。”
金泰亨用三根手指比作发誓状,一脸严肃地对朴智旻说道,待到朴智旻勉强点头答应,又变回了原来那个吊儿郎当的金泰亨。

“说闲话?你去那工作就是在我部门工作,我是部长,那你当我秘书,谁说空降的部长不能带个秘书的?有什么事情他们背地里骂的肯定是我。”
“任他们骂去呗,谁让他们没这个命。”
“妈的,日后要真有这种事情你让他们当我面来说。”
金泰亨好不容易才问出朴智旻的担忧,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事。他心里自然不开心,闷了一口酒就开始噼里啪啦地说个不停。

今天点的酒比往常喝的要烈得多,他其实已经有一点醉了。

朴智旻没回应,浅浅的抿了一口酒。他喝不惯洋酒,于是金泰亨给他点了杯度数低的果味酒,颜色漂亮得
很,味道也还可以。酒吧里灯光晃眼,音响声音震得耳膜生疼。朴智旻坐在吧台前的转椅上,环顾四周。
有人在跳露骨的钢管舞,有人在接吻……

“我去个洗手间。”
“谁要和你搭讪你别理,要是骚扰你你就来洗手间找我。”
金泰亨一把把朴智旻转了过来,面朝自己。灯光在朴智旻脸上一闪一闪的,金泰亨看不清他的神色,本就有点醉了,愣是逼自己瞪大眼睛,确认朴智旻的神情没什么异常才敢放心离开。

朴智旻点了点头,本打算再拿起杯子喝一口,想了想还是放下了这个念头。

金泰亨倒不想吐,只是想上厕所。洗手间也昏暗得不行,金泰亨一摇一晃地走进洗手间,努力想保持平衡,可还是撞到了那扇门上。门没锁,他本想给人道个歉就去解决自己的事情的,可看到人的那一瞬间却清醒得仿佛没有醉一样。

金南俊坐在马桶上,眼神有些迷离,似乎是喝醉了。那本应打理精致的发型现在却乱七八糟,昂贵的领带也被扯得几乎要垂落到积满肮脏水渍的瓷砖地上。金硕珍手里紧攥着金南俊的领带,像是手握主动权一样,他俯着身去吻着金南俊的嘴唇,即使在听到门被人撞开所发出的声响之后也并没有停下动作,他瞥了金泰亨一眼,唇刚离了金南俊半毫又附了上去。

吻得虔诚又讨好。

“把门关上。”
他对金泰亨说。

金泰亨楞在那,没说话,也没按金硕珍的话去动作。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来那天在书店里,怀中的朴智旻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和那雷雨声一起,狠狠地扎在他的耳膜上。他顿时觉得耳膜刺痛,胃里一阵翻滚,喉咙火辣辣的疼。

他最终还是没有吐,反而愈发清醒了。

“我再说一次,把门关上。”
金硕珍好像并没有认出金泰亨来,他把唇移到金南俊脖颈上,微微用力地啃咬了一口。

金泰亨照做,说了句抱歉,随后关上了门。

洗手间离吧台不远,金泰亨回去并没有花多长时间。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朴智旻身上,吧台那特有的暖黄色灯光照在朴智旻身上,他怎么也移不开眼。金泰亨费力地挤过人群,走回他的身边,伸手去把酒杯里剩下的酒全数灌进自己嘴里。
金泰亨用了些许蛮力,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朴智旻弄疼。他想不了太多,也不想想太多。
烈酒残留了些许液体在金泰亨的口腔里,朴智旻尝到了。
很涩,很烈。
他不喜欢。

金泰亨把唇移开的时候神情恍惚,或许真的是醉了,或许是装醉。
朴智旻不清楚,因为金泰亨偶尔会装醉。
唇部被轻微压迫的感觉渐渐消失了,朴智旻不去看金泰亨,把目光落到他身后的人群里。

“我醉了。”
金泰亨说,字和字的发音黏在一起,声音低沉又沙哑。

朴智旻总觉得他自己也醉了,多多少少出现了一些幻觉,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那拥挤的人群里看见了金南俊。
酒对于朴智旻来说,还是太苦,太难喝了。

“那我们就回去吧。”
朴智旻说。

TBC.



草莓兔子🐰🐯

正泰文《you are all my life》第一章

主正泰,副糖旻,南硕,锡智
本章出演人员:
美若天仙,在外人面前装高冷的二少爷金泰亨
才貌双全,眼里心里只有金泰亨的年下贴身管家田柾国
智商情商超高加弟控,表面玩世不恭实际细心的大少爷金南俊
本人文采不好,大家凑合着看吧!谅解~



“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拉开了窗帘,阳光照到还在沉睡中的人,那人皱了皱他那好看的眉头,翻了个身继续睡。
“二少爷,起来了。”那人轻声说道,眼神充满宠溺的看着床上的人。
“唔…”床上的小人儿揉了揉眼睛,睁开一只眼看了一下叫醒自己的人,“几点了…”
“快八点了,今天大少爷回来,你要...

主正泰,副糖旻,南硕,锡智
本章出演人员:
美若天仙,在外人面前装高冷的二少爷金泰亨
才貌双全,眼里心里只有金泰亨的年下贴身管家田柾国
智商情商超高加弟控,表面玩世不恭实际细心的大少爷金南俊
本人文采不好,大家凑合着看吧!谅解~

 
 
 
 
 
 
 
 

“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拉开了窗帘,阳光照到还在沉睡中的人,那人皱了皱他那好看的眉头,翻了个身继续睡。
“二少爷,起来了。”那人轻声说道,眼神充满宠溺的看着床上的人。
“唔…”床上的小人儿揉了揉眼睛,睁开一只眼看了一下叫醒自己的人,“几点了…”
“快八点了,今天大少爷回来,你要去接机不是吗?”穿黑色西装的人耐心的等着二少爷起来,可他偏偏就不想起来,无奈的他只能把二少爷横抱起来。
“田柾国!你每次都这样弄醒我!你不累吗?!”被横抱起来的二少爷虽然嘴上有些嫌弃,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环住田柾国的脖子。
“二少爷每天都要赖床,我也是没办法。”田柾国抱着他走进浴室,把二少爷放在准备好的椅子上,转身给他弄好了牙膏然后递给他。
“哥说几点下飞机来着?”二少爷漫不经心地刷了两下就想起来吐泡沫,结果被田柾国按回去坐着重新刷多了一遍才刷完。
“大少爷昨天说的是十点半下飞机。”田柾国洗好毛巾仔细地帮二少爷擦脸。
等二少爷走出浴室的时候,一件件衣服已经挂好在他面前让他挑选,他随意挑了件衬衫裤子就挥手让仆人们撤走。田柾国走近帮二少爷把睡衣扣子解开,白皙的皮肤暴露在外面,让田柾国差点没把持住,虽然每天都帮二少爷穿衣服,但是每次看到这冰肌玉骨着实让田柾国兴奋又困扰,毕竟心里的那点心思不能让二少爷知道,万一他觉得自己。。。。。。
“田柾国!你快点啊!”二少爷看着面前对着自己发呆的人催促道。
“是。”田柾国迅速地帮二少爷穿好衣服,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二少爷示意让田柾国开门。一开门就有人身影冲到二少爷背后抱住了他,田柾国皱了皱眉头,但是并不敢说什么,毕竟那是大少爷——金南俊。
“金泰亨你这臭小子!”金南俊把金泰亨抱得紧紧的,他很宠这个弟弟,但是这兔崽子在他去美国这三年里压根都没怎么联系他,他回国前就在想怎么弄死这小子,但是一回来看到他的样子,心里那团怒火突然就熄灭了。
“哥!!!你松开点!我要喘不上气了!!!”金泰亨死命想挣脱金南俊的怀抱,结果却被抱得更紧。
“我在外国这三年,你连一封邮件一条信息都不发!你有能耐了啊你!”金南俊假装很生气的样子,轻轻地打了一下金泰亨的头。
“我怕你忙啊!怕你被我影响!而且你去了外国后老爸硬要我去公司上班,我每天都好忙的!”金泰亨也装作委屈的样子,这一套金南俊一直都吃,所以反过来哄着他。
“好好好~是我错怪你了好吧,吃早餐没?要不要哥带你出去吃?”金南俊摸着顺毛的金泰亨,那语气别说有多宠了。
“好。不过刚刚就想问你,你是不是特意骗我这么早起来接你机的?”金泰亨回头瞪了一下金南俊询问道。
“嗯。。。。是有这个想法。。哈哈哈哈~”金南俊把金泰亨拉起来,“走吧走吧,我向你赔罪还不行?”
“我中午还有个会,要赶紧吃完过去准备资料。”金泰亨拿起领带递给田柾国让他系。
“泰亨长大了啊!”金南俊看了眼田柾国,那眼神让田柾国感觉到金南俊对自己依然存有警戒心。从田柾国进金家当金泰亨的贴身管家开始,金南俊一直对他不冷不热,虽怀有警戒心,但是并没有为难过他。田柾国以为金南俊的态度会随着时间变化,但看来这个想法是错的,金南俊一直都没有放心过。

琪异果沒果酱

太久沒畫飯繪都不知道怎麼畫了,期間沒脫粉,純粹沒手感(都跑去畫七都了)只能默默為兒子掏錢
可能是因為太久沒畫孩子們,塗完顏色後只想自戳雙眼,之前畫的都挺好啊這是怎麼回事X

太久沒畫飯繪都不知道怎麼畫了,期間沒脫粉,純粹沒手感(都跑去畫七都了)只能默默為兒子掏錢
可能是因為太久沒畫孩子們,塗完顏色後只想自戳雙眼,之前畫的都挺好啊這是怎麼回事X

耶耶

一个小小的yy

多年以后,南俊有了自己的家庭,
硕珍的孩子新进也满月了。
在南俊期待的目光中,
“哎一古,你毛手毛脚的,抱我儿子小心点儿。”硕珍嘴里嫌弃着,依然把软软的小孩交给南俊。
“哇――”
“啊,,,”南俊不好意思地挠头。

时光有偷走什么吗?😄

多年以后,南俊有了自己的家庭,
硕珍的孩子新进也满月了。
在南俊期待的目光中,
“哎一古,你毛手毛脚的,抱我儿子小心点儿。”硕珍嘴里嫌弃着,依然把软软的小孩交给南俊。
“哇――”
“啊,,,”南俊不好意思地挠头。

时光有偷走什么吗?😄

桃匙

【76】喜欢的人不是人怎么办

-2k+小短篇


—人类(其实不是)果x死神泰


睡前一乐谢谢观看🙇‍♀️


田柾国第一次见到金泰亨是在午夜时分的街头。

他只是平平常常地当着自己的三好公民,简单点来讲,他在等红绿灯中的绿色亮起。虽然说他日常作息到这个点应该是异常兴奋的,但是周围一切都雾蒙蒙,看不清楚东西让人不自觉有了困意。

等等,雾蒙蒙?

田柾国记得刚刚自己还在感慨今天月明星稀,是个观天象的好日子。

一道光闪过,成了灰雾中唯一的指向标。

不信鬼神的田柾国默念着家宅平安向着光走去,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人。

严格点,是一个人和一把比人高的镰刀。

那个姑且尚不知道是不是人的“人”正在低着...

-2k+小短篇


—人类(其实不是)果x死神泰


睡前一乐谢谢观看🙇‍♀️







田柾国第一次见到金泰亨是在午夜时分的街头。

他只是平平常常地当着自己的三好公民,简单点来讲,他在等红绿灯中的绿色亮起。虽然说他日常作息到这个点应该是异常兴奋的,但是周围一切都雾蒙蒙,看不清楚东西让人不自觉有了困意。

等等,雾蒙蒙?

田柾国记得刚刚自己还在感慨今天月明星稀,是个观天象的好日子。

一道光闪过,成了灰雾中唯一的指向标。

不信鬼神的田柾国默念着家宅平安向着光走去,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人。

严格点,是一个人和一把比人高的镰刀。

那个姑且尚不知道是不是人的“人”正在低着头在一本有些破烂的册子上勾勾画画,丝毫没有意识到旁边有人靠近。

“那个......”

“呵!”金泰亨吓一跳,随后埋怨道,“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

田柾国仔细去看了,却怎么都看不清脸。就跟周围的雾一样,黑兜帽下黑漆漆一片,乍一看确实吓人。

“不对,你现在看见我了?”

可不是吗,要不然我在跟谁说话,又不是傻子。内心默默吐槽完,田柾国微笑着再次开口:“你这是在cosplay吗?”

“......”

“也是,谁半夜cos啊。”

“......”

“诶,你这个刀挺酷啊,那么大一个贵的吧。”

“有眼光。”低沉的声音从帽子底下传出。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死神吗?”

金泰亨僵在了原地,脑中传递神经的电流也跟被按了暂停一样。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在cos死神吗?”

金泰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尴尬道:“那就......是吧。”

田柾国突然觉得冷,搓搓手臂再环顾一圈周围的景象,终于开始觉得瘆人了。

“朋友我跟你说啊,这么晚也别乱晃了,这附近最近传着有奇怪的事情发生。”说着为表示善意拍拍对方的肩,“我先回去了,注意安全啊。”

“好......”

田柾国回到原先的路口,看到又错过了一个绿灯正有些气愤,结果看到周围景象清晰了。

他不敢回想,只是感觉更冷了,尤其是他拍肩的手。


第二次相遇是在田柾国的宿舍楼前,当然还是午夜。

“你,你!”

田柾国下楼扔个垃圾没想到又看到了那个“人”。身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全冒了出来,拖鞋蹭着水泥地往后拉了一大步。

金泰亨反应没有那么大,继续上次的尴尬摸了摸不知道脸上的哪个部位:“凑巧路过而已。”

“我不相信。”

......

太安静,田柾国更害怕了。

金泰亨试图往前一步,然后田柾国紧盯着他后退了一步。

“你不必怕我。”

“我,我哪里怕了。”咽了口水,“你是真死神吧。”

“......是。”

“不,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

“这个是你的秘密吧,不能让外人知道的,会被灭口的对不对?你看你是死神,要我的命肯定很容易。而且你连脸都不愿意给别人看,就是绝大机密啊......”

金泰亨被一连串嘴炮堵在了原地。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往后退了几步站在一开始被撞见的点。随着一声叹气现出了自己的脸。

果不其然,田柾国如他所想睁大了眼露出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

在他准备说出自己名字以便相认的时候,田柾国开口了。

“你们死神是都那么好看吗?”

金泰亨忍无可忍,转身消失在一片黑雾里,


“真失忆了?”

闵玧其仰躺在沙发床上一边看当日的报纸一边发散着自己的好奇心。

“...我不想提这件事。”

“说一下呗,门外那几个可是蹲了一晚上就等你回来讲八卦呢。”

金泰亨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时效性还强。”

“就,一只蝙蝠正好路过。”

几百年过去了,扯谎的技术还是那么差。

金泰亨无奈地走到门边推开它。“门边那几个”蹲了一竖排,门突然开了全部呆滞地看着他。

“想听就进来。”

顺了顺微卷的银发,金泰亨靠在落地窗窗边,地下不多见的日落昏黄光线照在身上,浅浅勾出一层光晕。

这时候不像死神了,像是天神。

营造好了氛围,故事也准备开场。

金泰亨清着嗓,用较平常略低的音调开始:“这件事要回到二十年前,那个时候他非要去体验人类生活于是不顾我的反对就去了。”

“二十年过去,我终于消了气准备去找他。”

“......你气了那么久?”

金泰亨没理他,继续道:“我出发前去问了目击者,说是当年他最初只是逛一圈结果不小心,嗯。”

闵玧其无言以对,把报纸让脸上一拍,脑中浮现出田柾国之前因为业绩最高被嘉奖的场景。

“然后我申请调到那个区,还没开始找,就遇上了。”

金泰亨嫌弃着:“还搞失忆这种烂俗梗。”

“所以你们是命中注定,缘分的事。”闵玧其回血完毕,盖章定论。


“嗨,我们又见面了!”

金泰亨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被田柾国拦在路中间了。

从无言到喜悦再到无言,不过短短几月。

“你不怕我了?”

“怕,怕着呢。”田柾国不想伤他自尊,“您可是死神。”

“...知道就好。”

“那,死神大人我有个问题。”

“问。”

“您大夏天穿那么多不热吗?”

“......”

“哦对,您自带冷气。”

“刚刚问题不算,我能再问一个吗?”

“......问。”

“您吃东西吗?”田柾国有些期待,“我的意思是您能吃人类的食物吗?”

“可以。”

真的是全忘光了,连当初天天从人间搬泡面回地下吃都不记得。

金泰亨这边感慨万千,那边田柾国一直盯着他从宽大黑袍里露出的手看。

这枚戒指好眼熟。


“为什么只有我能看到你?”

“因为我没有现型。”

“那我?”

“不知道。”


“我是不是快死了啊。”

金泰亨回头看他,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说。

声音有点闷:“因为只有我能看见你。”

......不是这样的田柾国,你是不死之身。金泰亨抿着嘴努力克制自己不说出来。

“唉,你不要愧疚,人死都是必然的,不过早晚区别罢了。”

......

“不是你的错啦,开心点。”

金泰亨觉得自己还能忍会。

“既然我快死了,我能不能碰一下你。”田柾国突然凑近了许多,用着那张无害的脸讨好道,“认识那么久了我真的很好奇,你是实体吗,之前有过一团雾来着。”

“......你碰吧。”

床都上过那么多次了,摸一下不会怎样的。

“你皮肤好滑啊。”田柾国神色认真地伸出手放在了他脸上,轻轻的,不敢用力。

“总觉得你很眼熟。”

金泰亨一叹气,顺着想:唉,要不是性别相同我们孩子都要几百岁了。

“我是不是没跟你说过。”

“什么?”

田柾国突然认真了起来,有些紧张地开口:“我喜欢你很久了,从第二次相遇开始。”

嗯?等等?

“我知道你是死神我只是个普通人,喜欢都是个天方夜谭,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

田柾国低下头,音调越来越低,看着可怜透了。

金泰亨内心涌出无法形容的罪恶感。

“而且你那个戒指,我不是故意偷着研究你的,很眼熟。然后我回家翻了一下,发现我有个差不多的戒指,从小被我挂在脖子上的。”

差不多因为那是对戒。金泰亨默默吐槽。

“我就瞎想,幻想着,这是缘分。或许可以在一起呢?”

“你看,不你肯定知道我马上要死了,所以才会容许我胡闹你。人类也就百年生命,我没几天了,赶着来告白,万一你心软就跟我在一起了呢。”

金泰亨有些忍不下去了:“你......”

“不过你也不必为了可怜我......”

“我告诉你件事。”

金泰亨把他拉到角落里,脱下了黑长袍,露出里面简单的白上衣西装裤,还有漂亮的银发。

“你真好看。”田柾国喃喃道。

“我知道,你都说了几百年了。”

“哦。”

......

“嗯?几百年?”

“我挑重点讲。”金泰亨亲了一下他的脸,在震惊的目光中缓缓说道,“那是对戒,结婚对戒,历史七百年。你,死神,我同事兼伴侣。”

......

“啊?”


所以,我也不是人?

CanceRrrr.Vio

自制尬图/是cp图了/永远爱着血汗泪/picsart贴纸capzzang

自制尬图/是cp图了/永远爱着血汗泪/picsart贴纸capzzang

如是我闻
唉,还是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本来...

唉,还是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本来想摸给army室友让她们开心一下,结果怎么改都说不像(╥╯﹏╰╥)ง算了,我还是先临摹鬼刀再产粮吧。。。

唉,还是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本来想摸给army室友让她们开心一下,结果怎么改都说不像(╥╯﹏╰╥)ง算了,我还是先临摹鬼刀再产粮吧。。。

你甜蛋

搞虎玩家小蛋终于对🐯崽下手了💜!!

看兔画虎.jpg(烟


搞虎玩家小蛋终于对🐯崽下手了💜!!

看兔画虎.jpg(烟


Luxts

四五个小时一个头,我真的画个头啊啊啊

四五个小时一个头,我真的画个头啊啊啊

柠姜

Gallery 01

01
Greeting

这是金硕珍来这个城市的第五个年头。
真快啊。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书翻到下一页。
五年,他从横冲直撞的少年变成了循规蹈矩的老师,从市中心三层别墅搬进了学校教师公寓,从颠倒日夜变为了朝九晚五。
但有些事情是变不了的。
他明白。
智旻在干什么呢?肯定还是很忙吧。这么想着,他打通了智旻的电话。
“哥,好久没打电话给我了啊。”
“你哥也是有事情要忙的好吧,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你呢?”
“老样子。”
“什么时候回来看看我啊?”
“过年吧。”
“又是过年!这次可不行。”
“怎么?”
电话那头顿了一顿。
“我要结婚了,下个月,在塞班岛。”
金硕珍也跟着顿了一顿。
“这样……小子终于想成家了啊。”
“算是吧。哥你...

01
Greeting

这是金硕珍来这个城市的第五个年头。
真快啊。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书翻到下一页。
五年,他从横冲直撞的少年变成了循规蹈矩的老师,从市中心三层别墅搬进了学校教师公寓,从颠倒日夜变为了朝九晚五。
但有些事情是变不了的。
他明白。
智旻在干什么呢?肯定还是很忙吧。这么想着,他打通了智旻的电话。
“哥,好久没打电话给我了啊。”
“你哥也是有事情要忙的好吧,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你呢?”
“老样子。”
“什么时候回来看看我啊?”
“过年吧。”
“又是过年!这次可不行。”
“怎么?”
电话那头顿了一顿。
“我要结婚了,下个月,在塞班岛。”
金硕珍也跟着顿了一顿。
“这样……小子终于想成家了啊。”
“算是吧。哥你等会儿把信息发我,我给你订机票,学校那边请假没问题吧?”
“你重要还是学校重要啊?对了,谁是伴郎?”
“柾国。”
“嗯。”
“哥你一个人来吗,还是……”
“就我一个。”
“诶呀哥你……”
“别,打住,先操心你自己。”
电话那边不出声了。
“你小子又在那儿比鬼脸呢是不是!”
“臭屁哥,再见。”
金硕珍笑了,这小子,明明已经是公司总监了,在他面前却永远像没长大一样。下午的阳光洋洋洒洒照进来,金硕珍合上书从飘窗上跳下来。
天气这么好,要不去江边看看吧。
关于这个城市,他最喜欢的就是焦江。这里是唯一能让他想起家的地方,从江里卷过来的风能抵消掉这个城市大部分的湿气和捩气,像冬天家门口雾气腾腾的小摊,像母亲的手掌心,像粗糙甚至带着血迹却仍然闪闪发光的鼓棒。
他从堤坝向后转身,对面马路一个用花体写的Gallery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个地方终于装修好啊,以前貌似是个超级难喝的奶茶店吧?幸亏开不下去了,可别再害其他人了。
流畅的线条,层次清晰的画面……看着Gallery里的画,金硕珍仿佛回到了朴智旻的高考时期,他为了帮田柾国通过艺考,天天都在卧室里讲这些有的没的,搞得像是自己不考试一样。
“That’s exactly what we want to represent.”
他的思绪被一个标准又富有磁性的声音打断了。那是一个衣品很好,年龄和他不相上下的男生,浅栗色的头发微微卷起,鬓角微修,露出额头,黑框眼镜为他添加了不少书生气,不夸张却足够出众,很清楚自己的优缺点。他手中拿着几本册子,站在一幅画面前条理清晰地为两位带着工作牌和计分表的外国中年男子解释着。
金硕珍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直到男子转身看到了他,他才稍微缓过一点神来。
男子走向他:“你好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谢谢,我只是顺道进来看看的。”
男子笑了笑,抽了一本册子给他:“这是我们的介绍,有什么问题尽管叫我。”
金硕珍点头接过册子,封面大大的Gallery字样旁边小小的写了一个
Author:金南俊

野荒K

BV3 Behind....

闵玧其太他妈可爱了

想码字。

闵玧其太他妈可爱了

想码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