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防弹少年团

82.3万浏览    87559参与
绿糖橘chim


这个视频是个好东西!

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写东西,我没脑洞了


这个视频是个好东西!





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写东西,我没脑洞了

野荒K

飞咻 V糖 TaeGi/热海(承)花样AU

💜 飞咻 V糖 TaeGi

💜 花样年华AU

💜 短篇未完/清水向


努力码了一些,后来决定用“起承转结”当作四个段落来写,所以昨天发出来的就是起啦。


望喜欢 :)


------


“也让我试试吧。”不知不觉间来到闵玧其身旁,指指他手上的烟,金泰亨开口。


闻声斜睨,闵玧其看见来人的眼睛睁圆,闪烁亮光。

真不是适合同香烟扯上关系的神情。他在心里想。这娃本身也是。金泰亨这人生来就不该碰烟。不为什么,就凭自己直觉。

所以他无视那孩子的要求,继续自顾自吸吐。

“闵玧其!”


看着小孩瞋怒的傻样...

💜 飞咻 V糖 TaeGi

💜 花样年华AU

💜 短篇未完/清水向


努力码了一些,后来决定用“起承转结”当作四个段落来写,所以昨天发出来的就是起啦。


望喜欢 :)


------


“也让我试试吧。”不知不觉间来到闵玧其身旁,指指他手上的烟,金泰亨开口。

 

闻声斜睨,闵玧其看见来人的眼睛睁圆,闪烁亮光。

真不是适合同香烟扯上关系的神情。他在心里想。这娃本身也是。金泰亨这人生来就不该碰烟。不为什么,就凭自己直觉。

所以他无视那孩子的要求,继续自顾自吸吐。

“闵玧其!”

 

看着小孩瞋怒的傻样,闵玧其不置可否,用一种近似于嘲笑的神情,还是将嘴里啣着的烟抽出来,翻了半圈,凑到金泰亨眼前。

他鬼使神差竟真含上一口,呛进嘴里的烟还来不及吸到喉头深处,也没能进入鼻腔,就被他咳了出来。

 

闵玧其哈哈大笑,是金泰亨第一次见这人笑这么开心的那种程度。

“笑屁啊。”他噙着生理泪水,龇牙咧嘴。

好吧,如果能让你开心,那也蛮好的。可心里却反过来这样想。

 

“再给我一次。”金泰亨缓过气来,说。

“别吧。小屁孩就别抽了。”

“你他妈才小屁孩,拿来,我行。”

 

闵玧其听了也不恼,耸耸肩,直接把烟塞人嘴里。

这次,他做足心理准备,深吸。

 

感受到一股热流灌进嘴里,冲到鼻腔,深入肺片。

吐息。

他记得是这样的,脑中回忆曾见过闵玧其抽烟的模样,将烟雾成功吐出的时候,金泰亨有点儿乐,有些兴奋。

看着闵玧其,忍不住洋洋得意,感觉自己离对方的距离,似乎又近上那么一点点。

 

-

其他人并不知道金泰亨是怎么和闵玧其关系好上的。

他们虽然好奇,却不打算过问,总之挺好的吧,换作之前一起玩的时候,总觉得金泰亨老单方面针对闵玧其,时时刻刻张牙舞爪,巴不得跟人干上一架的模样,而闵玧其就是冷着脸避开人,附带满眼嫌弃。

在他俩身旁,气温都感觉要低几度,想想还真会不自觉抖上几抖。

 

现在倒好,金泰亨天天死皮赖脸跟只狗子一样黏人身边,一下说要学琴,一下喊人陪打游戏,一下又嚷嚷想一块出去晃悠夜游。

虽然结果当然是经常性被拒,还因此气呼呼,可他俩间的氛围显然没从前那么狠戾。

 

金泰亨本人对关系的改变似乎也乐意。只是偶尔还是觉得烦啊,怎么闵玧其老是这么难搞呢。

这也不做那也不想,没有南俊哥那么宠他,也不像柾国智旻愿意陪他玩。

可自己却总忍不住想去烦烦这懒洋洋的哥。

 

有时候,他觉得闵玧其像只猫,贪睡,冷眼,不好动,一个不开心就连声也不吭地甩头走人,简直难捉摸。

可有时候又觉得他特好懂。

他知道闵玧其对软呼可爱的小动物没辙,知道人喜欢吃海鲜多过于肉类,唯一吸引他的肉大概是烤羊串,知道他吃甜食会不住皱眉缩鼻头,可喝美式倒是像喝水一样稀松,知道他经过乐器店会偷偷停下来朝里头的设备钢琴猛盯猛瞧,然后又悻悻然离开。

 

看呐,我可知道这么多呢。

金泰亨又一次泄气地想,可能有什么用,就是因为知道这些,才更加明白闵玧其为什么老是不理睬自己。他们俩可真是天差地别了。兴趣、喜好、爱吃的食物都。

 

怎么想跟这个人处好关系就这么难啊。

他明明,挺擅长交朋友的吧。南俊哥还有智旻柾国就算了,硕珍哥号锡哥也都蛮喜欢自己的啊?

 

“喂金泰亨,”闵玧其走进秘密基地就看见人四仰八叉倒在那张前阵子号锡智旻一块儿弄来的一把办公椅上自转,还对着天花板念念有词,被自己唤了声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

“呵呵,小屁孩。”

 

“干嘛啊哥,你来就是要骂我的啊。”颠倒着头看清楚来人,金泰亨气得闭上眼抱怨。

“我来问你去不去游戏厅。”

“唉没心情不去不去……等等,什么!?”

“游戏厅啊,你不去?”闵玧其上前,按停他还在左摇右摆的椅背,自上而下瞅人,“前阵子智旻说你吵着要去来着,怎么今天又不喜欢了……”

 

金泰亨没听清对方后面那句嘀嘀咕咕,仰头和闵玧其对视的时候有些儿怂。

“我,我去啊,哥你原来也去游戏厅的?”

“没,我没怎么去过。”

“那?”

“呃,那啥,前几天听柾国说好玩,就想…去看看……”

“那你找柾国啊,他没空啊?”轻哼一声。

 

“行了,你不想去就直说,叭叭叭的屁话还真多。”

“我!我哪有不去啊!”金泰亨腾地起身,瞪大双眼对着闵玧其,“你,真的找我一起啊?”

“不然这里还有别人吗。不去算了,别他妈废话……”大概是有些羞恼,他转身就想离开。

“欸等等!我去我去!”金泰亨一把勾上人肩膀,大眼弯成月牙,嘿嘿笑出一张四方嘴,闵玧其瞅着觉得有些搞笑。

 

“走吧走吧!让老子教你怎么称霸游戏厅!”

“你个屁孩说什么呢!”一脚踹人屁股上。

“唉!痛!”

 

-

他们真就翘了课在游戏厅玩一下午。

 

起先,闵玧其还只是悄咪咪观望,到了半途,他就像是真耐不住那样,撩起袖子也跟着卯上了劲。

从跳舞机、节奏游戏,再到赛车、篮球,然后是射击、格斗和飞镖,甚至连那一整排的夹娃娃机都被两人玩上好几轮。

 

手上抱着几只看起来丑得不行的盗版娃娃,金泰亨抢过闵玧其手里可乐猛吸一大口,意犹未尽说道。

“怎么样?第一次来游戏厅吧。好玩吗!”

“你小子真的嚣张啊,谁跟你第一次,我只是不常来。”

“咳,来过还玩得这么烂!看来我得常常带你来才行啊。”

 

接着就被对方一巴掌拍在头上。

“金泰亨你是嘴欠还是脑子不好使,怎么总忘记我是哥啊,啊?”

“欸,没忘没忘,小气鬼还不让说的。”

“啊?嘟嘟哝哝什么了你?”

“没有。我没说什么。”护着头,他这次可学乖。

 

“欸哥,我们等下玩那个吧。”

顺着金泰亨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台摆在角落,装饰得粉嫩华丽的拍贴机。

“呃,那啥。”

“拍照的啊!”

“不要,那看起来蠢透了。”

“哪里蠢啊!拍照留念哪里就蠢了!”

“哪里都蠢,光那台机子就够蠢的。”闵玧其又将整张脸皱成一小团,说不尽的嫌弃。

 

“闵玧其!你好小气啊!”

“上次不都跟大家一起拍了吗!这次为什么这么婆妈啊!!!”

 

“唉你真的吵死,我人就在旁边,你至于这样扯嗓门嚷嚷吗。都不嫌丢人。”

“那你是答应不答应!不答应我就继续这样大喊大叫!闵玧其!!!”

 

“行行行,拜托你就闭嘴吧我答应还不行吗。”

“嘿嘿嘿,就知道你会说好。”

“好你个鬼啊,根本死皮赖脸。”

 

两大男孩东落西落,推推攘攘挤进小型摄影棚里,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争执。

“喂这怎么弄啊。钱往哪塞啊。”

“下面下面,不是有条缝吗?”

“靠,它吐我钞。”

“唉不是吧哥,你带假钞啊?”

“闭嘴吧!死崽子。”

 

“欸行了可以了!”

“……接下来要怎么按啊?”

“我哪知道啊上次是珍哥和号锡哥操作的啊。”

 

“不是怎么拍个照贼麻烦的。”

“你好没耐性哦闵玧其。”

“金泰亨!你找打啊!”

“唉痛!空间这么小你别推我了啊!”

“那你也别往我这里挤啊!”

 

“靠靠靠!开始了!别动别动!”

“喂你干嘛捏我!”

“我我我上一张好像闭眼了!”

“啊等等,别挤!!!”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闵玧其!你好丑啊!”金泰亨指着其中一张照对着人笑得前仰后合。

被笑的人哪里气得过,一脚把人踹落椅子,还故作淡定指着另一张照片:“哦是吗。那你看看谁连白眼都被照进去了?丑不丑?”

 

“才不,你这张比我的白眼还丑!”

“行吧,你长最好看我最丑。”懒得跟他争,闵玧其说完就起身要去厕所。

 

金泰亨趁人不在,拿起刚刚的相片,盯着那张自己捧着闵玧其脸颊用力挤成鬼脸的小照片笑。

其实他觉得,闵玧其才不丑,小小一只,白白的,平常脸很臭,又跩,但笑起来的样子完全不同,就是一只小猫咪,眼睛弯儿弯,鼻头皱在一起,两排白花花的牙露出来,还看得见一点点粉色的牙龈。脸蛋还……软软嫩嫩的,还白,简直就是颗暖呼呼小包子。可爱得不行。

只是不能让人太过得意了,所以他才讲他丑,嘿嘿。

 

小心翼翼将那张贴纸揪下来,贴在手机背面,大伙儿一块照的那张拍贴旁边。随后忍不住又用手指在那人脸上多戳两下,才心满意足翻过手机。

 

然后看见好几通姐姐的未接来电——

 


네

语c【有意向私】

给一个奶乎乎的旻旻找一个愿意爱他疼他的闵玧其,这孩子很乖,听话。还有,要不禁欲的…

给一个奶乎乎的旻旻找一个愿意爱他疼他的闵玧其,这孩子很乖,听话。还有,要不禁欲的…

橘色火花
save me真的心动2019...

save me真的心动2019💓

初中生效果和高中生扭其

爱死这个setting

save me真的心动2019💓

初中生效果和高中生扭其

爱死这个setting

YERI

不好意思占tag啦 过会就删 想问下大家微博有没有关注旻旻的博主或站子 可以安利给我的 我入坑啦😊谢谢

不好意思占tag啦 过会就删 想问下大家微博有没有关注旻旻的博主或站子 可以安利给我的 我入坑啦😊谢谢


涩湖

【VMIN】你在光影里走马
竹马旧友 久别重逢 双向暗恋419

“两手支撑着床板,这是小时候就有的肌肉记忆。他甚至克制着晃动腾空的腿,好让金泰亨相信他的长大。”

“刘海错综遮挡他的眉眼,从窗口照进的光一缕缕在他的额头上走马。”

(飞咻和262玩家雷的话请去重温我之前的文!)(卑微()

【VMIN】你在光影里走马
竹马旧友 久别重逢 双向暗恋419

“两手支撑着床板,这是小时候就有的肌肉记忆。他甚至克制着晃动腾空的腿,好让金泰亨相信他的长大。”

“刘海错综遮挡他的眉眼,从窗口照进的光一缕缕在他的额头上走马。”

(飞咻和262玩家雷的话请去重温我之前的文!)(卑微()

毛毛凡

稀了奇了古了怪了宿舍1

【All旻/沙雕风/连载】

【毛毛的话:沙雕风首尝试?有缘再更。私心还是糖旻!不过毕竟凹旻! @甜嘎 所以我下周真的会安排虐文】


C1

还差四个月成年(当然是按人间的算法)的朴三花小朋友被爹妈以各种理由骗出家门去了享有人间“试炼之地”美称的壁缇艾斯市,美其名曰历练一番。

能找到伴侣再回来就更好啦~猫猫×别的物种(?)会有什么样的后代呢~

长着猫耳猫尾巴的孙子孙女!想想就好期待的!

朴父朴母对儿子充满了信心与希望。

...?所以是谁来生?请问还有更不靠谱的爹妈吗?

(感觉背后被盯出火花的朴三花莫名地有些枯。

C2

“由于我市房地产业在快速发展中出现了房价飞速上涨、住房超前消费...

【All旻/沙雕风/连载】

【毛毛的话:沙雕风首尝试?有缘再更。私心还是糖旻!不过毕竟凹旻! @甜嘎 所以我下周真的会安排虐文】


C1

还差四个月成年(当然是按人间的算法)的朴三花小朋友被爹妈以各种理由骗出家门去了享有人间“试炼之地”美称的壁缇艾斯市,美其名曰历练一番。

能找到伴侣再回来就更好啦~猫猫×别的物种(?)会有什么样的后代呢~

长着猫耳猫尾巴的孙子孙女!想想就好期待的!

朴父朴母对儿子充满了信心与希望。

...?所以是谁来生?请问还有更不靠谱的爹妈吗?

(感觉背后被盯出火花的朴三花莫名地有些枯。





C2

“由于我市房地产业在快速发展中出现了房价飞速上涨、住房超前消费、非理性消费、投资性住房需求旺盛这也将直接导致居民购房压力加大、环境污染、生态环境破坏严重等诸多问题。”

看着大屏幕上那个身着黑色西装一脸严肃还戴着黑框眼镜的人口中蹦出的一个个专业术语再次让初中不好好学政治的某只三花慌了神。

难道是我们喵中讲人间政治的时候我没听吗?

于是来到人间的小三花正面临着喵生的第951013个问题——住房难。

好巧不巧一张广告单飞到面前,小肉爪“嗖”得一下伸出去抓还是被纸糊了一脸。

“神奇!浪漫!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现在入住只要9998韩元!9998韩元住豪宅!顶级配置!尖端豪宅!在这里能够邂逅真爱!心动不如行动!活动仅此一天!定期提供免费上门家政服务!稀了奇了古了怪了宿舍!恭候您的光临!”

?这哪家冤大头房地产公司的传单还自带音效的。

哦,还有这槽点不能更多的宣传词。

强忍着一句“Hey stop it”不说出口,朴智旻伸出食指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

稀了奇了古了怪了宿舍...什么鬼名字...难道舍如其名,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

母胎solo17年(当然还是按人间算法)+从不信被好奇心害死的朴智旻决定​住进去一探究竟。

于是​朴智旻搬进了“稀了奇了古了怪宿舍”。

用喊出来的钥匙进的(?)

谁知道怎么它门都不开然后一喊就把钥匙喊出来了啊!

白白软软的小肉手抓了抓手里金属质地的钥匙,一时没缓过神。

最后一脸萌逼的小三花还是进了屋。

故事,就此展开。


C3

​打开豪宅门的朴三花惊呆了。

仿佛进入新世界。

不怪三花词穷,只是新世界太金闪闪。

​没用多久选定了自己喜欢的房间,朴三花拖着他的小箱子走了进去。

然后就看见一个身着紫色运动服、戴着蓝色头套的男人正背对着他,在光滑锃亮的地板上...做着托马斯全旋,身旁还摆着一沓钞票。

察觉到有外人进入房间的头套男缓缓转头——没有一笑,给愣在门口的小三花来了个热情而又不失礼貌的拥抱,完事儿还松开懵逼的某三花来了句“嗨~”。

大口呼吸新鲜空气之余,朴三花觉得自己的喵生观被刷新了。​

现在的...小偷?这么大胆又自来熟的吗?





C4

误会一场。

男人名叫郑号锡,也是这栋豪宅的住户,自称只从妖界来人间历练的小妖。

戴了头套是因为害怕运动时控制不好面部表情被外人瞥见会很狰狞(?),而那一沓钞票是他为了出行方便兑换了想要来一次付清豪宅全款用的。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朴三花用小肉垫顺顺气,无意识地摸了摸毛茸茸的口袋,决定还是不要告诉这个新室友他有一张可以刷遍人间所有POS机的万能卡片好了。





C5

​田柾国是朴智旻在这个豪宅宿舍遇到的最后一只妖,也是七人宿舍最小的妖。

朴智旻打第一眼见着就很喜欢这个小他两岁、喜欢晃着两只长长兔耳朵在他身边叫着智旻哥长智旻哥短的弟弟。

还不能很好控制妖力时不时突然蹦出小兔子尾巴的小白兔弟弟!直击萌点!

“智旻哥。”

衣角被什么轻轻拽了拽,方才沉浸在弟弟的可爱中无法自拔的朴智旻低下头,发现隔壁住单人间的小兔子果果正睁着他那炯炯有神的卡姿兰兔兔眼看着他,对着他瘪瘪嘴可怜巴巴地开了口。

“你怎么最近不来关心我小游戏玩得怎么样了?”​

???我应该关心那个游戏吗???

???不是,什么小游戏???

朴智旻有些头大,那个所谓的小游戏给他留下的回忆着实不大美好...

并不可爱的画风和各种奇奇怪怪的小妖怪...明明我们小妖精化形前也不是三只眼六只手的!所以说为什么小兔子要玩和他的可爱完全不搭噶的游戏啊!!!

看小兔子快哭出来了的朴智旻硬着头皮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赶紧问道:

“好呀,那我们果果那个小游戏玩得怎么样?”​

“玩得可好啦~智旻哥你看~”​

朴三花弯下腰,正顺着小兔子白白嫩嫩的指尖看去,忽的听见“啵”的一声,脸上有什么湿湿热热又软乎乎的触感。

再回过神时小兔子已经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朴三花摸了摸三瓣嘴刚亲到的地方​,想到小兔子最后令人深思的眼神,突然有些懵逼。





C6

“智旻妮我喜欢你!”

“嗯。”

“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

“嗯。”

“智旻妮你除了嗯还表示点别的嘛。”

三花抬起小脑袋,和地上的老虎平视着,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那你发KAKAO?”

“不。”

小三花冷冷地瞥了眼趴在地板上今天也坚定自己清奇的脑回路的金脑斧,从圆润的小鼻子轻嗤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跳到阳光攒簇的毛毯上,迈着小巧的猫步蹭到比自己体型大一号的白猫身边,紧紧地贴着白色的软毛窝下。

本来在阳光包围下有些倦意的白猫感受到身旁小小一团的存在,伸出肉垫把小三花拢到自己身下一起晒日光浴(?)。

... ...

“硕珍哥我今天失恋了。”

“失什么失你压根没恋过。”

“呜呜呜硕珍哥好过分...”

“你森林之王哭成这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好意思不?反思一下!别贴过来洗脸去!”


C7

如果不是同岁的金泰亨在闲谈中问起他什么时候一起去找南俊哥复习开学考,朴三花可能都要忘了自己是来人间上学而不是享受豪宅生活的。

待到秋来九月八,壁缇艾斯就开学啦。

不过为什么大学还会有开学考!人间的学校真是不友好啊...

朴三花叼了一支笔在嘴上,团子脸因为想得太投入了而皱巴巴的,像是在保鲜膜包裹下变得褶皱似的,肉嘟嘟的嘴唇微微撅起,泛着粉色的光,让人想要一亲芳泽。

一旁看呆了的某小脑斧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提议到:

“南俊哥可是通过人间最权威的BTS智力测试IQ高达152的神级存在!拜他不是比拜世宗大王来的实在~”

在理。小三花点了点头,决定采纳亲故的建议。

对于弟弟们把自己当成“世宗大王”来拜的某俊尼,在代替因吃撑而卧“病”在床不得动弹的仓鼠珍把各房间的枕头被褥搬去晒时,发现了藏在小黄狗枕头下的本人写真照。

...朴智旻发现俊尼哥哥最近有些奇怪。

好像一和自己对视就会有些脸红?

某俊尼哥哥:智旻妮真的有在暗恋我!


springhost
给两位校草点播一首乱世巨星

给两位校草点播一首乱世巨星

给两位校草点播一首乱世巨星

Serino⛄️
最喜欢第一句话,黑夜默默地绽放...

最喜欢第一句话,黑夜默默地绽放花儿。

最喜欢第一句话,黑夜默默地绽放花儿。

Serino⛄️
我可能会哭死在被窝里

我可能会哭死在被窝里

我可能会哭死在被窝里

tomoko

前兩張沒怎麼修圖,
還是這麼帥!!

前兩張沒怎麼修圖,
還是這麼帥!!

七大啾

(all旻)时光里的他·七

🌟本篇含酒舞、国旻

all 旻向



金泰亨找到朴智旻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几个小时前还气昂昂的小omega,此刻窝在阴暗的角落里,露出的皮肤没有完好的,一双眼睛肿的像桃子,脸上还沾着干涸的血印子。



就像一只被虐待的奶猫,有气无力地喵喵叫着唤他,



“泰亨啊,”



求自己标记他。



“标记我吧,求求你。”



金泰亨没吭声踱步过去,一股冲头的檀香味挤进鼻腔,是强A宣誓主权的方式。



显然,他暂时标记过的小omega,被别人又给夺走了。



金泰亨有点生气,却又没有立场,毕竟自己那场...

🌟本篇含酒舞、国旻

all 旻向






金泰亨找到朴智旻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几个小时前还气昂昂的小omega,此刻窝在阴暗的角落里,露出的皮肤没有完好的,一双眼睛肿的像桃子,脸上还沾着干涸的血印子。




就像一只被虐待的奶猫,有气无力地喵喵叫着唤他,




“泰亨啊,”




求自己标记他。




“标记我吧,求求你。”




金泰亨没吭声踱步过去,一股冲头的檀香味挤进鼻腔,是强A宣誓主权的方式。




显然,他暂时标记过的小omega,被别人又给夺走了。




金泰亨有点生气,却又没有立场,毕竟自己那场标记也算是半强制性的,朴智旻并没有给自己一个身份,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在没有抑制剂的情况下帮助他度过发情期的alpha”




而已、




还在愣神之际,朴智旻微凉的双臂悄悄环在自己脖子上,金泰亨觉得荒诞。两个强A同时标记可是会出大事的,作为omega怎么可能不知道。




皱眉,惩罚带有警示涅住那人的小尖下巴,在看到他空洞无光的眼睛时,就什么都明白了。




“朴智旻,我知道你想做什么。”金泰亨双手抓住他细瘦的肩膀,“我不准。”




坐在地上的人松开搂着的双手,牵起一个勉强的微笑,“我这样的omega,或许死掉最好了。”




金泰亨不可避免地皱了皱眉头,他不是omega,不懂得如何理解这奇怪又脆弱的尊严。有单纯莫名地心口抽痛,好像和朴智旻产生了共鸣。




“地上凉,”隐隐作疼的心不值得一个强者多去留意,他本身对疼痛也不敏感,现在急着抱起狼狈的小omega,把他脏兮兮的外衣脱去,在人接触冷空气发颤之前裹进自己温暖的大衣里,羊毛领子摩擦在朴智旻冰冰的小脸上,渐渐热乎红润起来,金泰亨满意的掂了掂调整好姿势,朝他耳边亲了一口,“我们回家。”




“...嗯。”




朴智旻的手臂还在颤抖,却紧紧抓住了金泰亨的领子。察觉到对方的依赖,金泰亨莫名的欢喜。现在的omega可能只是需要沉默的关心,显然金泰亨做到了。




“不寻死了?朴小朋友?”


“你能不能闭上嘴一会儿。”


“我还没嫌你身上的檀香味难闻呢。”


“你是不是想我回家就跳楼。”


“你敢。”


“切、”




朴智旻从鼻子里发出气音后,趴在金泰亨的肩头累得一声不吭地睡着了,直到被轻放在车的副驾驶,突然失去热源让他惊醒过来。只见金泰亨正撑在自己身上摸安全带的扣子,见自己醒了,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




“抱着走也能睡着,你猪?”


“你现在话怎么这么多、金泰亨。”




被训者倒也没有在意,也好像刚意识到自己与初次见面的那个形象及其不符,金泰亨清了清嗓子,关上车门不予回答。朴智旻也没有对这个问题探究下去,他身心俱疲以致于金泰亨坐上驾驶座还没有发动汽车时就歪着头睡着了。




据说,猫咪在认为自己是安全的情况下,才会放松下来打盹。




金泰亨将大衣盖在他认为的小猫咪身上,满意的点点头。







再醒来后,床边趴着个田柾国,脑袋旋圆溜溜的,嘟着嘴打小呼噜,手还紧攥着朴智旻没伤的手腕。




“醒了?”随着推门声进来的金泰亨手里捧着一碗白米粥,“可乐小孩,让个位。”




“你才可乐小孩!”田柾国蹬着眼睛回嘴,再转头看向朴智旻,那温柔愧疚就压抑不住往外涌,“智旻尼...都怪我..当时我就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出去...”




实在不忍心责怪这么一只眼圈红溜溜的小兔子,虽然是个强a,却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表现出一点霸道和alpha独有的傲气,总是一副软绵绵的模样,让朴智旻心生怜爱。于是揉了揉他的头发道,“不是国儿的错,是哥..以前欠的太多了。”


这都是报应吧。




谁让朴智旻总是四处留善,留下他弯弯的眉眼和甜香的奶味、不是有意,却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喝粥。”出神一会儿,温热的勺子上软糯香甜的米粒碰到唇边,金泰亨不知何时坐了过来,一手捧碗一手举勺,见朴智旻旻着嘴不知道想什么,又将勺子往里戳了戳,那溢满勺子的粥来不及张嘴咽,就歪了个精光。




一看就是没照顾过人的小祖宗一个。




朴智旻感觉到粘稠的糊状物顺着嘴角往下滑,下意识伸出舌尖挽留,但绝大部分已经流到脖子上往衣服里钻了。朴智旻赶紧咬住还举在半空没动的勺子,昂起头拉住金泰亨的袖子含含糊糊命令,“嗒hong.. 滋巾、卫生滋!”




那人可不听话,看着半透明白色液体搞得奶味小omega色情泛滥,金泰亨反应快过理智,上前扣住小孩乱扑腾的双手,伸着舌头舔了上去、倒是把粥添干净了,忽略掉又多出的水印子和田柾国愤怒的拳头,金泰亨还是觉得这人、呸,这粥蛮好吃的。




“卧槽弟弟,你是铁臂阿童木吗?”


金泰亨捂住背,感觉被砸了一个坑。




“谁让你趁我出去拿药膏时占便宜?”田柾国从鼻孔里哼出声表示可以再来一拳,随后屁颠屁颠儿到床边把满脸通红的朴智旻被子掀开一半。




“哥哥,我帮你涂药。”田柾国小心翼翼解开朴智旻的睡衣,将肩膀靠过去示意他把头放上去省力,在小哥哥扭扭捏捏招办后,笑的兔子牙闪亮亮,那手指沾了药膏轻轻涂抹在青紫部位。“嘶—-”朴智旻低低抽气,腰处真的被金南俊掐的狠了,就算田柾国再轻再柔,那钝痛还是感觉强烈。




“你把智旻弄疼了,我来我来!”金泰亨逮着机会就夺药,田柾国当然不给,两个人就在床边小孩子夺糖似的,好不激烈。




最终田柾国以微弱的力量战胜,金泰亨喘了一会儿,从兜里掏出一罐乳白色药膏,笑出光芒万丈,朴智旻感觉不对,还没有开口让两个A出去,就被金泰亨翻了个面压在床上。




“你干嘛!”


摸得正欢田柾国和没穿裤子朴智旻异口同声,一个恼火一个惊恐。




“给你后面上药啊?”金泰亨把手伸进他薄薄的内裤里在那处按压几下,一脸无辜,“都肿了,烫指头呢。”




朴智旻:???不要




(未完待续)

下篇....🚗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