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防弹少年团

57万浏览    71166参与
luanyong
俊俊不许做这种危险的动作!(终...

俊俊不许做这种危险的动作!(终于报得高中了,求它录取我

俊俊不许做这种危险的动作!(终于报得高中了,求它录取我

secretzoneontime_

黑林错觉

256,ooc
闵玧其x金泰亨x朴智旻

04.
“哈?”
闵玧其愣了几秒,他不懂一个高中生为什么会向一个上班老男人要联系方式。
“因为我把哥的衣服弄脏了,无论怎么想都太过意不去了。还是找机会请你吃个饭补偿你好了。”
感情这还叫上哥了,现在的小孩子都是怎么想的。闵玧其越想越头大,但碍于自己是一个大了对方好几岁的成年人,既然人家都不介意,自己扭扭捏捏的也显得奇怪,只好接过对方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号码。金泰亨一拿回自己的电话便按照闵玧其输入的号码打了过去,等闵玧其的手机如期震动起来时,金泰亨笑了。
“哥叫什么名字呢?这样我好备注哥。”
“Min Yoongi。”
闵玧其语速本来就快。
“等一下,哥说的太快了,而且我不知道...

256,ooc
闵玧其x金泰亨x朴智旻

04.
“哈?”
闵玧其愣了几秒,他不懂一个高中生为什么会向一个上班老男人要联系方式。
“因为我把哥的衣服弄脏了,无论怎么想都太过意不去了。还是找机会请你吃个饭补偿你好了。”
感情这还叫上哥了,现在的小孩子都是怎么想的。闵玧其越想越头大,但碍于自己是一个大了对方好几岁的成年人,既然人家都不介意,自己扭扭捏捏的也显得奇怪,只好接过对方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号码。金泰亨一拿回自己的电话便按照闵玧其输入的号码打了过去,等闵玧其的手机如期震动起来时,金泰亨笑了。
“哥叫什么名字呢?这样我好备注哥。”
“Min Yoongi。”
闵玧其语速本来就快。
“等一下,哥说的太快了,而且我不知道是哪个字…”
看到对方手忙脚乱的样子,闵玧其只好伸手直接把手机拿过来自己输入好后再还给他。
“闵、玧、其。哥的名字真听!“
闵玧其才发现面前那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笑起来是四方嘴,不像是个只会耍帅的高中生,反而有点傻气。
“对了哥,我叫金泰亨。 ”
“嗯,我知道。”
说罢,闵玧其用食指点了点金泰亨胸前的名牌。
“那哥要是想到有什么想吃的或者有空的就只管联系我咯!我答应了一个小子今天要去上课。”
金泰亨说完不好意思的笑了。
闵玧其看着金泰亨消失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始终没搞懂他想要干什么。



05.
B校里每天都有大新闻,若是说今天的大新闻便是金泰亨来上学了。其实金泰亨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差学生,据他的竹马好友朴智旻透露,上高中前的金泰亨成绩一直很好,如果自己是后天努力型学生,那么金泰亨就是一个十足的先天学霸。
“你这小子终于肯来上课啦!”
朴智旻边说边往金泰亨身上蹦。
“哎呀,你是不是又胖了!怎么怎这么重!看来学习真的会使人肥胖…”
金泰亨话还没说完就发现朴智旻嘴角垂了下去,像一个不开心的瓷娃娃。他知道自己又不小心踩到好友的雷坑了,朴智旻虽然看着是十足的乐天派,但也只有他金泰亨知道,朴智旻对于自己的体重耿耿于怀,虽然现在看上去瘦的像片纸,但他小时候却是一个小胖子。都说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起来也最伤人,朴智旻的初恋就因为嫌弃他胖而无疾而终,因此胖在朴智旻面前就成了一个禁词,谁一讲就炸。
金泰亨知道自己理亏,只好撒娇博取原谅,幸好自己的好友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两人打闹过后也就不了了之。

金泰亨来学校不代表他是来听课的,上课的时候还是照样走神,时不时还盯着手机发呆。作为三好学生的朴智旻看不下去金泰亨这种自我放纵的行为,用手肘戳了戳他,“干嘛,手机里有什么这么好看?该不会是等女朋友的短信吧。”
“才不是。你不是好学生嘛,上课不好好听课干嘛分心来观察我!”
“呸,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你要是真的关心我,就不要管我了…”
金泰亨也不知道为什么聊着聊着又变了味,他本意不该如此,他感觉自己又伤了好友的心。
“诶,我听说你昨天旷课了,是怎么回事?”
金泰亨试图挑起话题,缓解尴尬。
“没什么,帮一个大叔找猫来着。”
“大叔?不是吧,朴智旻原来你喜欢这类的呀。我就说我们两日对夜对怎么你就是对我提不起兴趣,原来是年龄不对呀!”
金泰亨又开始打趣朴智旻,他们两从小玩到大,就没有瞒不住的事,性取向这种东西更是知心摸底。
“什么啊,只是顺路看到了,觉得猫咪可爱而已。”
朴智旻心想这个金泰亨每天在外面混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行,这个把他拉回正道的光荣任务只能交给自己了。
不过朴智旻又细想,那个大叔,说句良心话真的不能叫人家大叔,看上去就是一个比自己大了几岁的哥哥,也不知道为什么话说出来就变了味,「哥哥」怎样也叫不出口,反而是「叔叔」莫名合适。再说这个叔叔的皮肤也太白了吧,而且长得好像猫,不知道摸摸他的脸会不会也像猫咪一样蹭蹭自己。
“呀!朴智旻!”
当金泰亨伸出手在自己面前画圈的时候朴智旻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的思绪飞到外太空了,想一个男人想到失神,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嗯?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说你找了个叔叔。”
朴智旻差点就在课上飞起来踹金泰亨一脚。
“你别乱说。我把猫还给人家就赶回来上课了,什么都没干!”
“你还想干什么啊?”
金泰亨用手撑着头,玩味地看着朴智旻。
朴智旻被他气到脸红,还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
“行啦,不逗你了,知道你好学生,用不用给你发个好人卡外加一面锦旗?”
金泰亨最喜欢逗朴智旻了,最好是气到他什么也说出去了,脸鼓成一团,怎么看怎么可爱。金泰亨瞄了一眼钟,又摸摸朴智旻的头,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到时候谁干谁还不一定呢!”
说罢,下课铃响了,金泰亨立马冲出教室逃亡。



06.
放学后,朴智旻和金泰亨一起回家,他们两家住的近,就差一个路口,所以他们以前都是一起上下学的。
快走到分叉路口了,朴智旻一直看着金泰亨,虽然对方看上去云淡风轻,但他还是斟酌了好久,最终提议金泰亨今晚要不要来自己家里。
金泰亨笑了,他说没关系。
朴智旻知道有关系,但他能做的太少了,他只能祈求明天金泰亨还会出现在学校里,只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那你答应我,明天一定要来上课。”
朴智旻伸出了他的小拇指,朴智旻本来就小巧,手更是小小肉肉的,特别是小拇指,跟金泰亨放在一起能小上一截。小时候的金泰亨可没少拿这个像朴智旻打趣。
“好的。我答应。”


金泰亨觉得够了,已经不会再坏了,但当他用钥匙拧开家里的防盗门时还是被屋子里的酒屋薰了个底朝天。他望着满地的垃圾,和躺在沙发上与尸体无疑的亲人时,他选择妥协,他要放弃了,变好太难了。
他冲出了居民楼,带着最后一丝希望。



闵玧其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为了庆祝他找回爱猫,部门里的同事非要拉他去吃烤肉庆祝,被灌了一大杯酒不说,全身上下都一股煤炭的味道,恶心的要命。
闵玧其只想扒掉所有的衣服,睡死在床上。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今天遇到的那个叫金泰亨的小子。自从交换电话号码后边缠上了自己,从中午开始便不算的信息骚扰,内容也很无聊,无非是“我上课了”、“我吃饭了”和“哥在干嘛”,当然最后一个占比最重。他不知道金泰亨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怎么看这些短信都像是搭讪的口吻,可他也想不懂一个只见了一面的高中生为什么要喜欢自己,或者说自己有什么好值得他喜欢的。
对方太鲜活了,正是青春的年纪,他应该去享受新鲜的情感,新鲜的生命,甚至是新鲜的肉体,而不是把大好青春耗费在自己这幅老骨头上,一起慢慢死去。于是闵玧其断定这也是金泰亨的赌注之一,所以当金泰亨打过来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要不要耗着对方。但不知道为何,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感情越来越奇怪,他的心跳仿佛跟着手机震动的频率走,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他,现在不接就永远的接不了了。
于是闵玧其接听了电话,对方久久没有说话,久到闵玧其觉得自己又被金泰亨玩了一道的时候,对面传来了一句电磁波,
“哥,我不想活了。”


tbc.


就算没人看我也要独自快乐永不放弃😢

s h e l t e r
嗯……还是练习……(笔记本色差...

嗯……还是练习……(笔记本色差好大 ╥

嗯……还是练习……(笔记本色差好大 ╥

等与珍君

致力于扒爱豆同款 🙆

努力赚钱卖美瞳 🙃
家里没矿 我还是得努力
(嗯 我弹要回归了 我的钱是大风刮来)

阿兵们快来get哥哥们同款美瞳🤣

悄悄说 (我给阿兵宝们打折嘻嘻)🤫

致力于扒爱豆同款 🙆

努力赚钱卖美瞳 🙃
家里没矿 我还是得努力
(嗯 我弹要回归了 我的钱是大风刮来)

阿兵们快来get哥哥们同款美瞳🤣

悄悄说 (我给阿兵宝们打折嘻嘻)🤫

tomoko
把標線去掉。

把標線去掉。

把標線去掉。

Candy🍭

Long travel but always think about you

Long travel but always think about you

没有才华

ERROR【第一章】

☆主糖珍

☆中长

☆超大脑洞并且ooc

“呼,终于解决掉了”擦了擦身上残留的动脉血,把凶器柯尔特别在了腰间。躺倒在这个不速之客面前的,是政府的机械核心掌控者,当然了,死去的政府首脑和身着高领毛衣的杀手明显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作为一名臭名昭著的职业杀手,五千万这个价格对于jin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在面对各种各样高新技术与层层关卡的阻碍,杀手jin的身体远远比精神来得诚实。

“警告!警告!有不明物体入侵!有不明物体入侵!”警报声震耳欲聋,随之而来的是瞬间变成红色的办公室。

“JH又骗了我!明明距离警报器恢复还有十分钟的,又让我连滚带爬地逃出去!”jin已经来不及再从这个价值几个亿的办公...

☆主糖珍

☆中长

☆超大脑洞并且ooc

“呼,终于解决掉了”擦了擦身上残留的动脉血,把凶器柯尔特别在了腰间。躺倒在这个不速之客面前的,是政府的机械核心掌控者,当然了,死去的政府首脑和身着高领毛衣的杀手明显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作为一名臭名昭著的职业杀手,五千万这个价格对于jin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在面对各种各样高新技术与层层关卡的阻碍,杀手jin的身体远远比精神来得诚实。

“警告!警告!有不明物体入侵!有不明物体入侵!”警报声震耳欲聋,随之而来的是瞬间变成红色的办公室。

“JH又骗了我!明明距离警报器恢复还有十分钟的,又让我连滚带爬地逃出去!”jin已经来不及再从这个价值几个亿的办公室搜查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带着武器和这座办公室主人的心脏,向已经通好的逃亡路线跑去。

一路上的疾跑让jin忽略了这座写字楼里的许多煞人的风景,望着近在眼前的窗口,jin向后退了两步,准备爆破。

一股强大的力量使jin停在了原地,回头发现并非是什么警备机器人,而是一个白头发,分不清楚是人还是机器的家伙。

“喂!你他妈放开我!”原本对于警报器提前恢复就有些恼火的jin现在已经是忍耐的极限,刚准备提脚踹向这个铁疙瘩的时候,这个趴倒在地上的白毛突然开了口

“求求你,带我走。”很坚定的语气,让慌忙的jin回过神来认真端详起来这块铁疙瘩:白色的头发【大概是头发吧】,右眼居然是个地球仪,可惜的是这只机器人浑身都是被电伤的伤痕,而那个用来控制他的锁链,已经被扯成两半。

“这家伙得多绝望啊”jin在那一瞬间有些心软,一把接过机器人沉重的身体,两个人随着炸弹的爆破稳稳地落到了JH早已准备好的直升机里

“没事吧!”JH在驾驶座上探过头,看着大喘气的jin身边多了黑乎乎的身影,鄙夷地问到:“你他妈不会把那家伙的尸体给搬了出来吧??”

“你要是再把警报器恢复的时间报错,下次连我都不会出现了!!”不满地吐槽JH的技术,jin把手放在旁边的机器冰冷的脑门上:“喂,铁疙瘩,你叫什么名字?”

“Yoongi-27,是我的名字”机器人的双眼在黑暗的直升机里发出萤火虫般的光芒,让jin没有意识到的是,这个机器居然有一股醉酒嗓,晃晃头让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褪去,jin靠在了座椅上闭上了眼睛:“Yoongi?不就是玧其嘛,以后别叫什么Yoongi-27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叫玧其。”

闭着眼睛的jin没有看见在黑暗中的机器人差异的目光,看着一脸悠闲的jin,那个机械脑海中模糊的记忆又一次不断重现,握住这个杀人无数的家伙的手,忽略掉对方嫌弃的表情,玧其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

chico

让我看看我还有什么可以卖的

让我看看我还有什么可以卖的

羊驼孤岛

草草的画了亲亲
正常比例仿佛一坨💩…

草草的画了亲亲
正常比例仿佛一坨💩…

AWESOME ALICE

【正泰】Cat's Temptation(中)


7.

"都一个多小时了,金泰亨怎么还没出来?"这么想着进了卧室。

听见淅淅沥沥的水声才知道金泰亨在洗澡,等会儿,怎么似乎听见了猫叫?

"喵~"打开浴室们的时候田柾国整个人都惊了。

"金泰亨?"哇这是什么香 艳场景?明明是人的形态,却有耳朵和尾巴。"你怎么了?"

"喵…田柾国,好难受…喵喵…"

???田柾国隐隐约约记得

猫是不是会发情来着?

想也没想就把人裹上浴巾从浴室抱了出来

"你…是不是会发情?"

"喵…别多想…我好像感冒了…喵…生病了就会变成...


7.

"都一个多小时了,金泰亨怎么还没出来?"这么想着进了卧室。

听见淅淅沥沥的水声才知道金泰亨在洗澡,等会儿,怎么似乎听见了猫叫?

"喵~"打开浴室们的时候田柾国整个人都惊了。

"金泰亨?"哇这是什么香 艳场景?明明是人的形态,却有耳朵和尾巴。"你怎么了?"

"喵…田柾国,好难受…喵喵…"

???田柾国隐隐约约记得

猫是不是会发情来着?

想也没想就把人裹上浴巾从浴室抱了出来

"你…是不是会发情?"

"喵…别多想…我好像感冒了…喵…生病了就会变成这样子…"

"是洗澡的时候着凉了吧?吃了药就睡会吧。喏。"

金泰亨纠结地皱了皱眉,不情不愿地吞下药片。

"呜…"闭着嘴巴抿了一会,做出要哭的表情。

"田柾国!糖衣化了啦!"

"谁让你不赶紧吞下去的?笨蛋。赶紧喝水。"

"切…人类才是最笨的…"

"你还真的是傲娇啊,我可是你的柾命恩人!"

"嗯……喵呜呜…"

这就睡着了?看来体质很弱啊。

不过,真的是可爱得让人心软啊。

8.

田柾国闲暇时打开笔记本看新闻:

【知名组合胖弹少年团成员V失踪,目前仍未找到】

然后播放了视频:

"呜…大家好我是胖弹少年团的队长金南俊…我想说的是,呜呜六儿啊快回来吧!会给你买最好的粮,最好的可乐的!呜…"

什么玩意儿金南俊,大男人哭成这样。

不过…

金泰亨当明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搜索:金泰亨

相关评价:

啊欧巴好帅啊!

欧巴撒浪嘿!

欧巴正面up我!

啪嗒。

田柾国合上了笔记本。

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9.

睡着了…啊

金泰亨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田柾国在沙发上睡着了。

"啊真是…耳朵和尾巴还没有消掉呢。"

金泰亨踩着地毯悄咪咪地趴在田柾国面前。

"为什么那天会找到你?"

"不只是那天…我一直都在找你…"

"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

那时候我和家人去釜山旅游,突然走散了。

我记得那时候我哭了好久,哭得我耳朵和尾巴都冒出来了。

突然有个小兔子走过来,当然你是人类不是兔子。

可能是好奇我得耳朵和尾巴吧,就跟我玩儿了起来,还把我带回家了。

我妈过了一个多月才找到我,把我接走那天,我还记得你说:'泰亨哥哥你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柾国长大了要娶泰亨哥哥!'"

"我没想到高中的时候又遇见你了。可那仅仅只有一年不到的回忆,过了这么多年你应该忘了吧。后来我就去当爱豆啦。嘻嘻…"

"现在和你说你也听不到呢。以后我们来日方长总会在一起的。柾国啊…"

金泰亨托着下巴满意地看着田柾国的睡颜傻笑。

"呜…"

哦莫,看来把他吵醒了。

"泰亨?感觉好点了吗?"

小兔子立马从沙发上坐起来。

金泰亨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柾国…想喝可乐"故意做出了让田柾国着迷的笑,露出了小虎牙。

真是的,又来动摇我的心。

"可是泰亨感冒还没有完全好啊,等你耳朵尾巴乖乖地收下去了再喝可乐好不好?"

"不给喝我就不喜欢你了!"

"别嘛泰泰…等等,意思是你本来是喜欢我的?"

"…哼…没有"这回轮到金泰亨脸红了,耳朵也塌下来了。

突然就想使坏

"泰亨是有目的的靠近我的吗?一开始就喜欢我吗?"坏笑着去捏金泰亨的耳朵。

"唔…痒啊…别弄了。田柾国,你就是个大傻子!"对啊,我就是有目的地接近你,一开始就喜欢你!想来还真是有些生气呢。

"泰亨,怎么了?不要生我的气嘛…"

"我跟你还不是那么熟。"

啊…又变回了高冷傲娇的白猫了…

小时候好像也是这样呢…

"你是谁,我跟你还不熟,不要玩泰泰的耳朵了!"

金泰亨?是我的泰亨哥吗!

想要追上那白猫,它却已经从窗边跳下去了。

看来得好好哄哄了。

10.

放送一则柾国小朋友和泰亨小猫咪的小故事:

"咦你是谁,怎么会有耳朵?啊,还有尾巴!你是猫猫!"

"没有,泰泰不是猫猫…"完了妈妈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的…

"嘿嘿你的耳朵真软!"

"你是谁,我跟你还不熟,不要玩泰泰的耳朵了!"

"你是泰泰?我叫柾国。你不要生气嘛,你跟我回家,柾国请你喝可乐!"

"可乐?…嗯…那好吧。"



11.

“喵!泰亨啊,赶紧出来吧…”

“泰亨啊…哥啊!”

“回来给你喝可乐好不好啊…我错了”

“泰泰喵我是柾国兔兔啊…”

田柾国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狼狈地在小区里走过。

“喵…”

“泰亨?!”

田柾国冲上去抱起了白猫。

真是神奇啊,在外面晃悠这么久居然还是白白的一身。

“哥,我记起来了。不要生气咯。”

金泰亨眨了眨眼,随后闭上了眼睛,窝在田柾国怀里假寐。

12.

“柾国呀。我想回一趟居昌。”

“哥说什么都好。”

春日田野里油菜花开得很旺盛,天也很蓝。不远处的几幢古式建筑静静立着。

田柾国开车开得很慢,金泰亨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色。真的很美好啊。

“泰亨啊,回来了?”泰亨妈妈站在阳台上一眼望见了刚好下车的金泰亨。

“欧妈!好想你啊。”

果然一家子都是猫,两人一见面就抱在一起。

欧妈和泰亨都好可爱。

“伯母你好,我是田柾国。”

“哎哟哪里来的小兔子哟,可爱死咯。快快快,进来坐吧。”

“内。”

茶几上摆着简单的零食,田柾国习惯性地抓一包开始吃。

“田柾国…?泰亨啊,是那个田柾国吗?”

“欧妈才想起来啊。还记不记得这小兔子小时候说长大了娶我啊?”

“那是玩笑话了吧。柾国这么帅气的小伙子肯定很优秀,有很多人追吧?”

“伯母您误会了。”

“我是说…那不是玩笑话。”

“柾国你可要知道泰亨他是只猫啊。可不能为你们家传宗接代的。”

“欧妈,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柾国对我真的很好。虽然我们才相聚,但是我的心里只有他了…”

啊真是,非要逼人说出这么难为情的话。

金泰亨红着脸了躲到卧室。

“伯母请放心吧,性别物种都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我们都彼此相爱不就好了吗。”

“伯母担心泰亨他受欺负啊。但是我还是很意相信你的!去和泰亨聊会儿吧,我一个老妈子就不掺和了。”

“内,伯母。”

傍晚的微风吹进卧室的窗,夕阳的光映在金泰亨脸上,微红却发着光,看得清脸上细细的毛。

不自觉地就从背后抱住了他。

“在想什么?”

“哼…”却听到抱着的人用鼻发出的回应。

“害羞了?刚刚说的话是真心的吗?憋很久了吧?”

“…才没有,别瞎说。”

太可爱了。

不亲一口不行。

“田柾国亲脸就算了,不要过分啊!”

“不要嘛,泰亨的眼睛、鼻子、嘴巴、脖子我都喜欢,我都要亲一遍!”

“唔…我是说…你能不能别边亲边把我往床上推!”

“叩叩叩”

“田柾国快点停下!我妈来了!”

“泰亨柾国啊,赶紧出来一下。”

“哥等会得补偿我。”

田柾国意犹未尽地在金泰亨耳边呼气。

“伯母怎么了?”

开了门却是一副乖乖少年的面孔。

“你们俩赶紧出去!别待在我家!快点快点!祝你们幸福啊!赶紧走!”

金母一边说着一边把两人往门外赶。

“妈,怎么了?干嘛这样啊?”

“哎呀你们俩再待下去我迟早得被甜齁过去!快走啦!”

把门关上,金母变成了一只橘猫。

“妈你开门!”

“喵~”

“啊泰亨算了算了,伯母可能想给我们多一些相处时间罢了。”

金母爬在阳台上看着两人坐上黑色的车,心里很祝福也很羡慕。

“喵喵喵,喵~”

“妈…喵喵!”金泰亨抬头望着阳台上的橘猫,脸悄悄地蒙上一层红。

田柾国错愕,这母子俩是在用猫语交流吗?

-车上-

“泰亨,你妈刚刚和你说什么?”

金泰亨瞬间红了脸,

“没,没什么。”

“真的?”

“那大概是什么让你害羞的事吧。没关系,以后还有很多事让你害羞的。”

“田柾国!别说了…前面右转。”

“嗯?我们要去哪?”

“听我的就好。。。”

天色已经染上墨色,两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酒店?带我来这里…?”

田柾国看着面前的建筑觉得有些懵逼,但更多的是兴奋。

“切,别废话,跟我来。”

田柾国目瞪口呆地看着金泰亨熟练麻溜地开了两间房。

“咱们今天晚上要在这儿歇?”

“嗯。”

“你刚刚那么熟练的?”

“别多想,看过经纪人哥哥开房而已。”

-七层到了-

“田柾国晚安。”

“诶泰亨…?”

话没说完吃了金泰亨的闭门羹。

怎么回事?

怎么隐隐约约听到隔壁有猫叫?

得去看看才放心啊。

“泰亨哥!是我!出什么事了吗?”

是的没错,金泰亨发情了。

“柾…国…如果是你,应该没关系的吧…?”

金泰亨艰难地走到房门前,转动门把手。

“泰亨…”

田柾国这下说不出话来了。

金泰亨腿 软得不行,直接挂在了田柾国身上。

“田…柾国…”

“你爱…不爱…我…”

“当然爱啊。”

“快点…我不行了…”

“泰亨你发 情了?”

“别问了啦…快…唔…”

就是他了。

金泰亨吻住了田柾国。

从田柾国的视角看过去,一只长着猫耳朵的尤 物面色潮 红,眼睛里满是水雾,舌头还半伸着。

天啊!不 硬不是男人!
















米唐七

我liu泪G.C.F终于有了gg
我磕2727272727
哥哥有在偷偷缪啾可镜头哦

我liu泪G.C.F终于有了gg
我磕2727272727
哥哥有在偷偷缪啾可镜头哦

宋期.

【南糖·BE短篇】锁链

     金南俊站在纛岛一处临近汉江的浅滩边,感受着吹过脸颊的微凉江风,思绪纷乱。
     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金南俊接通了电话:“珍哥……嗯……好……”金南俊颤抖着挂断了金硕珍的电话,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攥紧了几分。
     玧其哥又摔东西了。
     闵玧其的病自看完医生、服药之后却不见好转,反倒像是加深了几分,这令金南俊萌生了杀掉那个医生的念头。但杀了人要坐牢,就没法陪着闵玧其,所以金南俊决定放弃这个念头。
   ...

     金南俊站在纛岛一处临近汉江的浅滩边,感受着吹过脸颊的微凉江风,思绪纷乱。
     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金南俊接通了电话:“珍哥……嗯……好……”金南俊颤抖着挂断了金硕珍的电话,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攥紧了几分。
     玧其哥又摔东西了。
     闵玧其的病自看完医生、服药之后却不见好转,反倒像是加深了几分,这令金南俊萌生了杀掉那个医生的念头。但杀了人要坐牢,就没法陪着闵玧其,所以金南俊决定放弃这个念头。
     闵玧其的心情阴晴不定,一言不合就摔东西,家中破败不堪,金南俊又不大会整理房间,只好叫金硕珍来帮忙。闵玧其唯一会长时间安定的时候,就是他坐在钢琴面前的那一刻。
     果然是first love啊,效果就是不一样。
     闵玧其的病让金南俊发愁,于是去纛岛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只是那样吹着江风,看着汉江微起波澜的江面,他的心就能安定几分。
     金南俊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不知道闵玧其会用什么样的方式迎接他。怕就怕,他打开门的那一刻,闵玧其直接一个什么东西扔到他脸上。
     金南俊抵达家门口,里面却悄无声息。估计,那阵风已经过去了。金南俊取出钥匙打开门,闵玧其正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掩面哭泣,手上满是鲜血,而他的身边,是一地的玻璃碎片。
     “玧其哥!”金南俊冲过去抱住了闵玧其,将他紧紧禁锢在怀里,“哥,走,我带你去看医生。”
     “不,不……”闵玧其用全身心在抗拒,“我不去医院……”
    “哥……我求你了……”金南俊的声音带着哭腔,“如果不去医院,手废了之后,你还怎么弹钢琴……”
     闵玧其平静了下来。是啊,他那么喜欢弹钢琴,那双手怎么可以废掉呢。
     后来,闵玧其还是乖乖和金南俊去了医院,包扎完伤口之后便往家走去。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默默往前走。
     “不能让玧其哥再这样摔东西了,邻居们的意见会越来越大的……”金南俊这样想着,趁闵玧其不注意,溜到五金店里买了一条长长的铁链。
     “哥,对不起,只能这样把你锁起来了……”
    回到家,金南俊便取出铁链将闵玧其绑了起来。闵玧其没有反抗,只是任由他将他的双手、双腿禁锢起来。但之后的几天,闵玧其只是陷入无尽的沉默。
     “哥,对不起……”金南俊每天都这样看着闵玧其无神的双眼,一遍遍说着这句话。闵玧其每天都那样,没有回答,只是抬眸对上了金南俊的眼睛。
     夜晚,金南俊已经睡下,闵玧其却毫无睡意。他抬头看着窗外的街景,目光冰冷。现在的他不过是个累赘,真是不懂为什么金南俊这小子硬要让他活着。
     死了多好,没有痛苦,也不会连累他。闵玧其冷笑着。忽然,闵玧其的头变得昏沉,然后开始疯了似的想要挣脱铁链。
     呵,又发病了。
     金南俊闻声跑出房间,紧紧抱着闵玧其。“哥……”金南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抱着闵玧其,两人又陷入沉默。
     “让我去死吧。”
     “……什么?”金南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让我去死吧。”闵玧其冷冷地重复一遍,“活着太难受了。”
     “不可以,我不会让哥死的。”金南俊看着闵玧其的眼睛,“不可以。”
     第二天清晨,金南俊又来到纛岛。天气渐冷,他却穿得单薄。金南俊抱着头坐在汉江边,任凭江水漫上脚踝。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闵玧其可以用各种方式自杀,但他能保证每次都将他救回来吗?金南俊深知,闵玧其不希望拖累他,但毕竟是好朋友,他金南俊无论如何也要好好陪着他。
     可是闵玧其想要自杀的愿望越来越深,他金南俊能够阻止得了吗?怕就怕哪一天,闵玧其以自己冰冷的尸体来迎接他回家。
     除了钢琴,金南俊想不到其他的让闵玧其镇静的方法。但如果以后连钢琴都不起作用了怎么办?
     金南俊的大脑一片混乱。他的鞋在浅黄色沙滩上留下凌乱的鞋印,混杂着他凌乱的思绪。
      他都忘了闵玧其是什么时候得上精神分裂的,突然就变成了那副样子。闵玧其不太爱说话他是懂得的,他的心里满满的只有对音乐的热爱,看着跟性冷淡似的。就算有时候会疯疯癫癫,也不过是为了让生活过得有趣一些而已。
      金南俊突然想起了什么。几天前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忽然听见闵玧其正迷迷糊糊说着梦话。
      他说他想看星星。
      星星么?金南俊抬起头,午后温和的氤氲阳光直入他的眼。晚上来纛岛的话风景也很好不是么,首尔的夜景啊,华灯初上,多美好。
      如果担心玧其哥再次发病的话,就在晚上带他来纛岛吧。金南俊这样想着。幸好闵玧其的病情还能控制,还没有到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神智的地步。
      闵玧其正坐在家中房间的墙角,默默然看着自己的双手。自己被精神分裂折磨得苦不堪言,所以他想要一死来结束这一切。可金南俊那家伙愣是要让他活着。闵玧其转头看着将自己禁锢住的铁链,微微皱眉。
      金南俊就这样让他活着?还是仅仅只是为了不让他因乱砸东西而影响到邻居?闵玧其苦笑。被绑在这儿,简直比街头衣衫褴褛的乞丐还可怜。
      也不知道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闵玧其的目光在家中扫视着,一个锋利的东西都没有。果然,金南俊把他们都藏起来了。闵玧其并没有想过去撞墙。撞完之后头又痛,又不一定能死绝,到最后还不是得金南俊帮他收拾这一切。
      看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金南俊忘了他,永远地忘了他。只要金南俊不再记得这个叫闵玧其的男人,那么他的生死就与他无关了。
      他正那样想着,忽看见金泰亨匆忙跑过来:“哥……南俊哥出车祸了。”闵玧其惊讶。这是上天在帮他么?不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神奇的巧合。
      看来老天爷都怜悯他闵玧其。金泰亨一边祈祷着闵玧其不要突然犯病,一边替他解开铁链。他闵玧其现在的处境跟个犯人似的,他出去看望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金南俊,然后又要回到这个小房间,又要过着被禁锢的生活。
      他都心疼他自己。
      闵玧其和金泰亨走在去医院的路上,一路吹着微凉的秋风。在路上,他突然地希望金南俊不会有事。毕竟是好朋友啊,现在都几乎到了相依为命的地步。
      闵玧其心下惊讶,他都不知道,自己和金南俊那家伙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少了对方就无法活下去。他没有想到时间会改变那么多。
      最后还是到了医院。闵玧其和金泰亨找到金南俊的病房,看着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眼的金南俊。金硕珍看见他们进来,起身道:“啊,你们来了。南俊他没有生命危险,只是……”
      “只是什么……?”金泰亨万分紧张。
      “听警察说,南俊他是后脑着地的,所以有可能会……失忆。”
      嗯?难道他的期望成真了?闵玧其觉得有趣。虽然这期望看上去不太吉利,可他也是被迫无奈才做出的选择。如今的他是不可能再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只是金南俊真是个可怜人,遇到他这样有着悲惨宿命的男人。
      可他闵玧其又能怎么办呢,这一切都是天意。
      几日之后,金南俊醒了过来,只是他的眼神里多了一丝迷茫。
      “这是哪儿……”
      金硕珍看着金南俊,耐心的叙述了一遍他的故事。金南俊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后来金南俊出院回家之后,对家中的一切都变得陌生了,一切都必须重新开始。但神奇的是,失忆之后的金南俊还是喜欢每天去纛岛待着。
      金南俊出院之后,闵玧其又被金硕珍用铁链栓了回去。竟然自由的时间只有那么点,闵玧其叹息。不过还好金南俊命大,不然他们要是知道了自己的想法,自己不就成罪人了?
      再次被禁锢住的闵玧其看着明晃晃的铁链,意识再次变得模糊。他又开始变得疯癫,用身体撞击着墙面。他真的太想一死了之了。
      “哥……”金泰亨看着发病的闵玧其,站在那儿手足无措,只能任凭他打翻周围的东西,身体将墙撞得哐哐作响。
      “放我走……”闵玧其喃喃。
      “不可以的,南俊哥说过,要你好好活着的!”
      “我说放我走!现在金南俊那小子失忆了,又怎么可能还会记得我!我拖累他太久了,还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死了才痛快!”闵玧其撕心裂肺地吼着,手臂上青筋凸起,“现在我的生死与他无关,也不需要你们同情!”
      金泰亨身体颤抖:“不可以,玧其哥要活着!病一定会治好的!”
      “我说了放我走!我不要再活着了!”闵玧其双手紧紧扯着金泰亨的衣领,“把铁链解开!”
      金泰亨无奈,只得照做。他解开铁链,闵玧其撞开他,夺门而出。“哥……”金泰亨看着身影消失在门口的男人,泪水滚落。
      闵玧其从家中逃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衣衫凌乱不堪。果然啊,现在的自己,生死已经明了了。他就那样在风中走着,颤巍着瘦弱的身体。
     他路过了纛岛,在人群之中看见了金南俊的身影。闵玧其的目光暗了暗,继续埋头往前走。
     他穿过一条街,却没有抬头看向红绿灯。一辆小轿车径直向他驶来,速度却丝毫未减。闵玧其侧头看向渐渐逼近的轿车,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闵玧其最终还是死了。司机酒驾,还驾车逃逸,最后判了五年。金南俊楞楞地看着报纸上的新闻,内心莫名变得汹涌澎湃。
      他不知道,闵玧其死之前,插于口袋的左手紧紧攥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冰冷的五个字——
      金南俊,再见。
      他闵玧其忘记了一切,却偏偏还记得他。金南俊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心头一阵落寞。他回房间收拾好行李,而后离开了这里。
     他要去流浪。到了最后,闵玧其不痛苦了,痛苦的人换做了他金南俊。他在临走前,顺带带走了落在墙角的铁链,那上头似还留有闵玧其的体温和身上淡淡的烟草香。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要能离开这伤心之地,去哪儿都好。只是,闵玧其的身影有时候还会入他的梦。那条铁链一直放在他的包里,偶然目光瞥到那上头,心就一阵绞痛。
     金南俊心里深知,那铁链拴住的不仅仅是那时得了精神分裂的闵玧其,拴住的更是他和他的生命。
     “玧其哥,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的。”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