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阳炎project

24.8万浏览    5900参与
QC

《阳炎project》杀人魔系列

摄影:圈酱

kido:山雨秋重

《阳炎project》杀人魔系列

摄影:圈酱

kido:山雨秋重

石榴提子盐汽水
填了超主观超私心的我流sk的c...

填了超主观超私心的我流sk的cp问卷

填了超主观超私心的我流sk的cp问卷

溯乃

#COS##阳炎project#

楯山文乃:我
📷 /调色: @Akayachi

天津行day1给jiojio练手产物,jiojio牛批👏👏👏 ​​​

#COS##阳炎project#

楯山文乃:我
📷 /调色: @Akayachi

天津行day1给jiojio练手产物,jiojio牛批👏👏👏 ​​​

Brutal🐶

又搞了两张,konoha的姿势想不出来就先没画xx(挠头)

又搞了两张,konoha的姿势想不出来就先没画xx(挠头)

缘滚滚.Rino
屯不动图qwq不会上色【哭】

屯不动图qwq不会上色【哭】

屯不动图qwq不会上色【哭】

MENTHA_GU

鹿野修哉长了一条尾巴 3

之前我们说到,鹿野他尾巴炸毛了。


这种天气炸毛可不好玩,天气又干又燥,很容易引起静电。


所以当木户一碰鹿野的尾巴的时候,她被静电电到了。


喵!


木户下意识缩回了手,还因为被电到而叫出了声。但是稍微等一等——喵?


木户,你干嘛喵叫?


啰、啰嗦!还——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的尾巴!


急急忙忙转移了话题呢,虽然拒不承认自己喵叫这点很可爱,但是脸红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哦?


一想到这他的尾巴晃动得更加明显了。


木户瞥了一眼。


尾巴,摇的太明显了鹿野,一下子就暴露了。


她淡淡地说,转身就走扔下了原地还没反应过来的鹿野。


诶?


诶诶?...

之前我们说到,鹿野他尾巴炸毛了。


这种天气炸毛可不好玩,天气又干又燥,很容易引起静电。


所以当木户一碰鹿野的尾巴的时候,她被静电电到了。


喵!


木户下意识缩回了手,还因为被电到而叫出了声。但是稍微等一等——喵?


木户,你干嘛喵叫?


啰、啰嗦!还——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的尾巴!


急急忙忙转移了话题呢,虽然拒不承认自己喵叫这点很可爱,但是脸红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哦?


一想到这他的尾巴晃动得更加明显了。


木户瞥了一眼。


尾巴,摇的太明显了鹿野,一下子就暴露了。


她淡淡地说,转身就走扔下了原地还没反应过来的鹿野。


诶?


诶诶?


有那么明显吗!


他急急忙忙地抱起了自己的尾巴。


你你你你不要再晃了!


结果晃得更明显了。


干嘛啊你这是!


鹿野险些破口大骂。


然后他打开手机,搜索让尾巴不要晃的方法。


方法没找到,但是第一条词条让他原地石化手机掉地。


——犬科动物遇到喜欢的事物或人的时候尾巴会晃动得非常明显。


Brutal🐶

考完半期疯狂摸鱼,先搞七张剩下几位等写完作业(下辈子xx)再来(¦3[▓▓]

考完半期疯狂摸鱼,先搞七张剩下几位等写完作业(下辈子xx)再来(¦3[▓▓]

聚二甲基硅氧烷
那是橙色的夕阳和藏蓝色的天空交...

那是橙色的夕阳和藏蓝色的天空交融的奇妙时刻


那是橙色的夕阳和藏蓝色的天空交融的奇妙时刻




拾伍伍拾伍拾伍

双k真的太好吃了😭😭😭

双k真的太好吃了😭😭😭

已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一來就結婚,沒有其他,謝謝(揮...

一來就結婚,沒有其他,謝謝(揮手
我們偷偷交往8年了(沒有
--
《鹿野修哉夢向段子》by修也
-陽炎project,鹿野修哉夢向
-cp:雙修,欺騙組
-主線劇情
-8週年結婚萬歲(擦淚
-不喜者請回避!
-最後就是OOC可能uu
------------

「迎接明天的是什麼?」「是我是你都不知道的。」

「是幸福的嗎?」「我相信妳一定知道的。」

--

要說我從來沒有想象過這天的到來,這想法是真的。

但現實總是那麼殘酷,殘酷的幸福,直接降臨在我的身上。

我從來到基地那天,我就知道你喜歡Kido,假假地隱瞞,偷偷地喜歡。我看出來了,心裡偷偷地不悅,獨自難過,但還是不停地喜歡著你。

我沒辦法不喜歡...

一來就結婚,沒有其他,謝謝(揮手
我們偷偷交往8年了(沒有
--
《鹿野修哉夢向段子》by修也
-陽炎project,鹿野修哉夢向
-cp:雙修,欺騙組
-主線劇情
-8週年結婚萬歲(擦淚
-不喜者請回避!
-最後就是OOC可能uu
------------

「迎接明天的是什麼?」「是我是你都不知道的。」

「是幸福的嗎?」「我相信妳一定知道的。」

--

要說我從來沒有想象過這天的到來,這想法是真的。

但現實總是那麼殘酷,殘酷的幸福,直接降臨在我的身上。

我從來到基地那天,我就知道你喜歡Kido,假假地隱瞞,偷偷地喜歡。我看出來了,心裡偷偷地不悅,獨自難過,但還是不停地喜歡著你。

我沒辦法不喜歡著你。你就是那麼吸引著我,你的存在就是那麼努力,為著我們,為著大家,卻不願意告訴別人自己的痛苦。

我都看出來,比Seto還早發現,比Kido還了解,但我卻沒辦法去觸碰你。

「我喜歡你啊!」

那個時候的我只是想要跟上你的腳步,想要告訴你我知道的一切。

-還有沒辦法成真的愛

我沒有想過要得到你的回答,只是單方面的想要和你說出來,好讓自私的自己舒坦,好讓你的謊言被我一人獨自戳破。

但你卻回應了,說出了我渴望又害怕的話語。

「我也喜歡你。」

我害怕你說出的話會成為我最不想要聽見的,但你卻說出了我的希望。

你在暗淡的月光下緊抱著我,努力不讓自己的淚水摔在我的衣服上,卻用自己的衣服擦起了我的淚水,小聲說著花臉貓。

我忍不住笑了出聲,回罵著笨蛋。

--

「妳願意和我走下去嗎?」
「只要是你,我願意用上一生去陪伴。」

--

「修也小姐真的不穿婚紗嗎?」

MoMo一臉可惜的樣子看著我,我有點尷尬地搔了搔臉頰,苦苦笑著。

「不了,我不太合適吧……」

「明明很好看啊!」

MoMo難過地說著,泄氣地拉著大家圍到我旁邊。

「不過修也小姐不喜歡就不勉強了,今天是修也小姐的大日子,大家就開開心心吧!」

「沒錯!女子組來拍照吧!」

ENE那活潑的聲音從MoMo手機裡傳了出來,Mari興奮地點頭回應,Kido也只是無奈地笑著,而文乃姐也是愉快地湊過來鬧。

“咔嚓”一聲落下,大家都被映照在手機的照片裡。無論是堅持不穿禮裙的Kido,穿得像穿孩子一樣的Mari,比任何人耀眼的MoMo,體貼好看的文乃姐,還有一直都是那麼可愛的ENE,都在照片裡圍繞著穿白西裝的我。

「修也妹妹你今天真的很好看哦!」

「要幸福!」

「修也小姐你們要幸福啊!」

「修哉那笨拙的孩子就麻煩你了,修也。」

「那傢伙就拜託你了,有甚麼事都可以告訴我哦,我會幫你教訓他。」

「Kido你有點太緊張了……」

聽見Kido那與眾不同的祝福,我有點無奈地回應。

-不過,是真的

「我相信修哉不會太笨的。」

-讓我無法不感動

「修也,你好美啊。」

「謝謝你,Seto。」

Seto笑了笑,帶我走到那人的面前。

「不要欺負女孩子哦,Kano。」

「知道了啦,Seto你是媽媽嗎?」

在Seto的細心提醒下,Kano不滿地諷刺著對方,Seto只是無奈地瞪了Kano一眼,把我的手放到Kano手上。看著他們的鬧劇,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看,被笑話了。」

「Kano你待會給我等著。」

Kano向Seto吐了吐舌頭,另一手溫柔地牽我上台階。

「還緊張嗎?」

Kano淡淡笑著,那雙狡猾的貓眼在此時變得異常柔和,他站在我面前,掀開白薄紗輕輕撫上我的臉頰。

「你這人總是在奇怪的地方行動啊。」

我輕輕笑著,用平常的口吻回應著,伸手握上在我臉頰上不安分的手。

「是嗎?」

Kano笑了出來,裝作笑出眼淚地伸手擦了擦眼睛。

「不過只要是修也,做甚麼都不覺得奇怪呢。」

「是嗎?那要不要做更出格的?」

我露出滿滿惡作劇的笑容,對上面前和我一樣穿著白西裝的男人。他挑了挑眉,扯出和平時一樣的笑容,帶著滿滿的挑釁感。

「我樂意奉陪。」

聽見他的話,我滿意地點了點頭,兩人轉頭看向牧師。

「你願意娶新娘嗎?愛她、忠誠於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

「我、」

「我願意。」

我打斷Kano的話,直當地回應著牧師,牧師驚訝地看了看我,看向了Kano,Kano只是露出一個有意思的笑容,點頭示意牧師繼續。

「你願意嫁給新郎嗎?愛他、忠誠於他,無論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

「我願意。」

我取過Kano口袋裡的戒指,打開。白銀的戒指雙雙立在裡面,非常耀眼。拿起一枚戒指,在大家訝異的目光下,我把戒指套在Kano的無名指上。

「滿意了嗎?我親愛的。」

「你知道我不喜歡你這種叫法。」

我瞪了他一眼,伸手圈上他的脖子。他歉意地笑著,摟上我的腰,把我抱起來。

「我當然知道。」

看著他的笑臉,我更是無奈起來,拉過白薄紗蓋過他的頭。

「我說,其實你穿婚紗真的會好好看哦。」

「你真是笨蛋啊。」

我感覺眼睛有點熱,面前的人也微微糊了起來。

「對,我是。」

他輕聲說著,用鼻尖輕輕蹭著我的鼻子,說話的氣息打在我的脣上。

「但你還是嫁給了一個笨蛋呢。」

在我抑壓不住淚水往外溢出的時候,在大家為我們祝賀的話語下,他輕輕咬上我的脣,在我圈緊雙臂下,交換了一個綿長的甜吻。

--

我愛妳/你。

――――
Fin

三月_Naseuy
【kido果然是女孩子呢w】【...

【kido果然是女孩子呢w】
【…啰嗦。】

尝试想学太太画一点颜色氛围感【?语死早】很强的东西,然而产出的感觉就很emmmm【算了下一个我弃疗╰(¯―¯٥)

【kido果然是女孩子呢w】
【…啰嗦。】

尝试想学太太画一点颜色氛围感【?语死早】很强的东西,然而产出的感觉就很emmmm【算了下一个我弃疗╰(¯―¯٥)

chari

提前祝文乃姐姐生日快乐!!!

提前祝文乃姐姐生日快乐!!!

已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迎接明天的是什麼?

是我是你都不知道。

是幸福的嗎?

我相信妳一定知道的。


妳願意和我走下去嗎?

只要是你,我願意用上一生去陪伴。


我愛妳/你。

---

第一次這樣寫wwww

是個對話;;

迎接明天的是什麼?

是我是你都不知道。

是幸福的嗎?

我相信妳一定知道的。


妳願意和我走下去嗎?

只要是你,我願意用上一生去陪伴。


我愛妳/你。

---

第一次這樣寫wwww

是個對話;;


aaniko_

没错我就是个来发囤货的

还经常发着发着就忘记继续发了(

快点,谁能给我投喂ayamarry(激)

没错我就是个来发囤货的

还经常发着发着就忘记继续发了(

快点,谁能给我投喂ayamarry(激)

MENTHA_GU

鹿野修哉长了一条尾巴 2

后来鹿野听到了声响走进了厨房,看见了还在进行无意义对话的木户和茉莉。


你们在干什么呀?


他走进来,木户此时确确实实是看见了他身后轻轻晃动的狐狸尾巴。


浅褐色的狐狸尾巴,端端有一圈白色。尾巴尖好像有点炸毛,一看就知道没有好好梳理毛发。


但是毛绒绒的…毛绒绒的。


木户一下有点走神。


木户?我没说错吧!鹿野就是长了条尾巴呀!


茉莉不服气地扯了扯木户的衣袖。回过神来的木户讪讪地挠了挠后脑勺,答应茉莉明天给她做蛋糕吃作为补偿。


小毛团很开心地哼着歌走了。


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


木户让自己冷静下来——最主要是遏制住自己想要伸手去摸的想法。...

后来鹿野听到了声响走进了厨房,看见了还在进行无意义对话的木户和茉莉。


你们在干什么呀?


他走进来,木户此时确确实实是看见了他身后轻轻晃动的狐狸尾巴。


浅褐色的狐狸尾巴,端端有一圈白色。尾巴尖好像有点炸毛,一看就知道没有好好梳理毛发。


但是毛绒绒的…毛绒绒的。


木户一下有点走神。


木户?我没说错吧!鹿野就是长了条尾巴呀!


茉莉不服气地扯了扯木户的衣袖。回过神来的木户讪讪地挠了挠后脑勺,答应茉莉明天给她做蛋糕吃作为补偿。


小毛团很开心地哼着歌走了。


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


木户让自己冷静下来——最主要是遏制住自己想要伸手去摸的想法。


嗯——我也不知道,一觉醒过来就已经是这样了。


不过好像也不错——这句话鹿野没说出口,因为他看见了木户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毛绒绒的尾巴上,尽是透露出了「想摸摸」的想法。


估计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吧?鹿野偷偷笑了,故意一般继续晃动尾巴。


感觉木户现在就像是看见了逗猫棒的猫咪一样呢。那样子就——啊。


啊。


两个人同时叫了一声。


木户终于是忍不住伸手摸了他的尾巴。


那一刻。


鹿野修哉。


炸毛了。


三月_Naseuy
明明 只是 pocky日而已为...

明明 只是 pocky日而已
为什么要 跟风 画这种意义不明的东西呢【扶额

【半个来小时果然把底子暴露得一干二净

明明 只是 pocky日而已
为什么要 跟风 画这种意义不明的东西呢【扶额

【半个来小时果然把底子暴露得一干二净

立ち入り禁止

久违地画了车祸组....
话说hibiya和hiroyi的位置好像反了orz
谁让我先画的hiroyi呢(笑)

久违地画了车祸组....
话说hibiya和hiroyi的位置好像反了orz
谁让我先画的hiroyi呢(笑)

MENTHA_GU

鹿野修哉突然长了一条尾巴

鹿野修哉突然长了一条尾巴。


最先发现这件事的是茉莉,当时鹿野插着衣兜优哉游哉往房间走,茉莉在客厅看着漫画,不经意地抬头一瞥,就看见鹿野身后晃着一条毛绒绒的狐狸尾巴。


把小毛团吓到飞快起身冲进厨房找木户。


木户!鹿野长了条尾巴!


她冲正在切菜的木户大喊,但是后者非常淡定地头也没抬说。


啊,长了尾巴,我知道我知道,他不就喜欢那样捉弄人吗?


不是那个长了尾巴!他是真的长了尾巴!


我知道是那个长尾巴,茉莉你也知道能力挺久了,不用再大惊小怪了。


不是那个!是那个!


我知道是那个,他不就长了尾巴吗?


是尾巴啊!木户!


这样没意义的对话进行了...

鹿野修哉突然长了一条尾巴。


最先发现这件事的是茉莉,当时鹿野插着衣兜优哉游哉往房间走,茉莉在客厅看着漫画,不经意地抬头一瞥,就看见鹿野身后晃着一条毛绒绒的狐狸尾巴。


把小毛团吓到飞快起身冲进厨房找木户。


木户!鹿野长了条尾巴!


她冲正在切菜的木户大喊,但是后者非常淡定地头也没抬说。


啊,长了尾巴,我知道我知道,他不就喜欢那样捉弄人吗?


不是那个长了尾巴!他是真的长了尾巴!


我知道是那个长尾巴,茉莉你也知道能力挺久了,不用再大惊小怪了。


不是那个!是那个!


我知道是那个,他不就长了尾巴吗?


是尾巴啊!木户!


这样没意义的对话进行了好几个回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