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阴郁

1996浏览    278参与
雨M
白森

《沉舟》——你是我的病因

很奇怪的事,明明他连鬼混了一年多的狐朋狗友的样子和名字都记不大清。却仅仅认识了顾沉舟三个月,他就已经能把顾沉舟的人生阅历背得滚瓜烂熟了,也许他老子都没他记得那么清,他不停的懊悔这么好的宝贝怎么没早点发现呢?

他会参与顾沉舟所经历的一切,他的痛苦,他的快乐,他的……初次。到那时,他会虔诚的如亲吻所爱着的神明般,亲吻他的白皙的手背,然后一点一点让顾沉舟的眼睛里充满欲望的颜色,他的身影会占据顾沉舟所有的视线,他会咬上顾沉舟纤细柔软的脖颈,然后慢慢吮吸着甘甜的带些铁锈的血。一定会很美好吧,完完全全属于他的小舟,干净得像松林第一缕晨曦。

他会把他的小舟囚禁在一个黑暗狭小的房间里,给他的小舟带上项圈,...

很奇怪的事,明明他连鬼混了一年多的狐朋狗友的样子和名字都记不大清。却仅仅认识了顾沉舟三个月,他就已经能把顾沉舟的人生阅历背得滚瓜烂熟了,也许他老子都没他记得那么清,他不停的懊悔这么好的宝贝怎么没早点发现呢?


他会参与顾沉舟所经历的一切,他的痛苦,他的快乐,他的……初次。到那时,他会虔诚的如亲吻所爱着的神明般,亲吻他的白皙的手背,然后一点一点让顾沉舟的眼睛里充满欲望的颜色,他的身影会占据顾沉舟所有的视线,他会咬上顾沉舟纤细柔软的脖颈,然后慢慢吮吸着甘甜的带些铁锈的血。一定会很美好吧,完完全全属于他的小舟,干净得像松林第一缕晨曦。

他会把他的小舟囚禁在一个黑暗狭小的房间里,给他的小舟带上项圈,让他的眼里全是他。那样的小舟,太完美了,简直就是上帝的最美的造物。他开始害怕自己会将他的小舟吃掉,不过……那也不错。贺海楼一只手盖住脸,吃吃的,病态的笑着,眼里翻涌着晦暗不明的偏执和疯狂。他越笑越大声,几乎是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弯着腰蜷缩在沙发里极力掩盖自己的愉悦,尖锐的指甲像猫一样刮挠着沙发,喉咙里透出几声模糊不清的音节。从远处看,贺海楼似乎被周围的黑暗吞噬了,压抑又可怖。


你是我的病因,也是我唯一的药

Shark is shark

缺失 · 霜降 · 殺意 · 慢性力竭 · 陰冷 · 晦暗麻木皆如我 · 無歸 · 痛覺


/

風在秋的涼意里逐漸潦草

再望不見城市濃綠的迷蹤

緩緩而來的茫然略掛微澀

徒留歡喜向著一刻落日黃昏

近郊鱗次櫛比的瓦屋交疊

攢滿泥土的窗和破舊木門

薄霧朦朧攏著老時鐘聲聲嘶啞

也許在夜色消彌之時抬頭張望

繁星漫漫綴在熹微晨光

同不該來的月光終皆至入目


_

那一刻 殺意不息

缺失 · 霜降 · 殺意 · 慢性力竭 · 陰冷 · 晦暗麻木皆如我 · 無歸 · 痛覺


/

風在秋的涼意里逐漸潦草

再望不見城市濃綠的迷蹤

緩緩而來的茫然略掛微澀

徒留歡喜向著一刻落日黃昏

近郊鱗次櫛比的瓦屋交疊

攢滿泥土的窗和破舊木門

薄霧朦朧攏著老時鐘聲聲嘶啞

也許在夜色消彌之時抬頭張望

繁星漫漫綴在熹微晨光

同不該來的月光終皆至入目


_

那一刻 殺意不息

乱始于欲
疲倦,是一种连吸气都要难受的感...

疲倦,是一种连吸气都要难受的感觉

疲倦,是一种连吸气都要难受的感觉

乱始于欲
人有时候阴郁起来,自己都怕

人有时候阴郁起来,自己都怕

人有时候阴郁起来,自己都怕

AI私有

你猜

有谁知道面具之下掩藏的真面目?

谁能保证我们所看到的就一定是真的?

从一开始我们不过是自欺欺人,不要欺骗自己的内心。

你想要什么就说出来啊...说出来,不要遮掩你的想法。

微笑面对他人,面对生活。

认真对待眼前,对待未来。

可是,你做的到吗?

不想戳破那可笑的幻想,揭开那一层名为真相的薄雾。

就这样吧,我也不想在继续追究。

深夜降临,很好的掩盖罪恶的气息。

恶魔张开爪牙,红色的瞳仁透露着诱惑。

我们来跳这最后一曲华尔兹,来达到完美的谢幕。

————————————————————————————

笑里藏刀,

只不过是我们的随意猜想罢了,谁能知道背后藏有什么目的?...

有谁知道面具之下掩藏的真面目?

谁能保证我们所看到的就一定是真的?

从一开始我们不过是自欺欺人,不要欺骗自己的内心。

你想要什么就说出来啊...说出来,不要遮掩你的想法。

微笑面对他人,面对生活。

认真对待眼前,对待未来。

可是,你做的到吗?

不想戳破那可笑的幻想,揭开那一层名为真相的薄雾。

就这样吧,我也不想在继续追究。

深夜降临,很好的掩盖罪恶的气息。

恶魔张开爪牙,红色的瞳仁透露着诱惑。

我们来跳这最后一曲华尔兹,来达到完美的谢幕。

————————————————————————————

笑里藏刀,

只不过是我们的随意猜想罢了,谁能知道背后藏有什么目的?

我们永远接触的只是表面的华丽,却忽略了本质的自私。

我们从来都不会后悔,因为还没有察觉到,

我们早已因为利益关系紧紧纠缠在一起。

————————————————————————————————

完结啦,最近想写关于这个的短篇小说 ,不知道够不够阴郁=-=

鸩淤
我:你能不能早点睡?我:不能

我:你能不能早点睡?
我:不能

我:你能不能早点睡?
我:不能

沐溟辰

(一)

“你们得包含着混沌,才能生出一颗活蹦乱跳的星星。我对你们说,你们仍然包含着混沌。”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几天在一个专业乐评平台上看到了一篇对于马勒作品的负面评价《无法完全喜欢马勒》:


“没法喜欢上马勒,不习惯他作品的沉重话题,现在本来已经苦巴苦业地在社会中挣扎,要是再喜欢上他的东西,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

“所以,我不认为马勒的交响曲能包容一切,而事与愿违,马勒恰恰把自己对生命的思考和对死亡的恐惧贯穿在它的交响音乐之中,而且得到的答案都是悲观的和让人窒息的,从马勒始德奥系的音乐家从此集体患上了自闭症,音乐也变得面目全非。

“马勒毕竟没有莫扎特伟大,他遭遇挫折...

(一)

“你们得包含着混沌,才能生出一颗活蹦乱跳的星星。我对你们说,你们仍然包含着混沌。”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几天在一个专业乐评平台上看到了一篇对于马勒作品的负面评价《无法完全喜欢马勒》:


“没法喜欢上马勒,不习惯他作品的沉重话题,现在本来已经苦巴苦业地在社会中挣扎,要是再喜欢上他的东西,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

“所以,我不认为马勒的交响曲能包容一切,而事与愿违,马勒恰恰把自己对生命的思考和对死亡的恐惧贯穿在它的交响音乐之中,而且得到的答案都是悲观的和让人窒息的,从马勒始德奥系的音乐家从此集体患上了自闭症,音乐也变得面目全非。

“马勒毕竟没有莫扎特伟大,他遭遇挫折,就表现出绝望,而同样遭遇挫折,莫扎特却把最阳光带给世界,这种胸怀是空前绝后的。

“我不是反对作曲家把主观的真实表现在自己的作品里,但不要让沉重一以贯之;我也不是反对沉重的思考和这些话题,但不要让这些最后主宰了自己的人生。

“我会怀着崇敬的心情听马勒,他的悲天悯人让人尊敬,但我目前还没有完全喜欢上他的音乐的趋势。”


可我不这么认为。


首先,一切形式的艺术,都是艺术家们以具有美感的方式表达的自己独特的精神体验。


仅以内容主题积极与否,去评判一件艺术作品创作形式的优劣,甚至上升到“胸怀”、“伟大”的层面,在我看来,是该艺评作者艺术素养极其欠缺,且思想幼稚的表现。


其次,想必该作者必然是对马勒的作品浅尝辄止便妄下断论的。


因为,只消认真聆听马勒的音乐,就会发现,他的作品并非是这位作者所认为的那样:

“把自己对生命的思考和对死亡的恐惧贯穿在它的交响音乐之中,让沉重一以贯之”,使“得到的答案都悲观和让人窒息”。


马勒的音乐传递的,本身就是一种更为深刻的现实生活。


他构建出包罗万象的世界里,除了沉重苦痛与鲜血淋漓,被形容作“Life in adagio“的马勒,也将情感倾注在的那些极具歌唱性的慢板里,用无尽的狂欢筑起了高潮,在漫漫的持续的紧张里,以不顾一切的渴望释放眩目的动力。


在知乎上看过一位答主对于一个古典乐讨论的回答:

“大型作品这个东西吧,从身边各个乐迷的发展史看起来,最后要么爬上布鲁克纳天堂,要么就跌进马勒地狱。”


而马勒交响曲中,不乏许多美得令人心痛的慢乐章、小布舞曲、圆舞曲、行板乐章——它们,便像是混沌的地狱里开出的小花。


在血淋淋的残酷现实里开出的小花,更美。


【公众号:维度共振】


不要咖啡要酒

我在哪里

       平静,不过是前奏曲。大口呼出,小口吸进,泪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却也是武器,可以杀死别人,也可以杀死自己。

       把我蜷缩的身体放在桌子上,拿锤子敲开我的背部,会发生什么事呢?

       敲开像瓷娃娃一样脆弱的身体,看似坚硬,实则不堪一击?是的吧,不知道,那就敲开看看好了。

       于是就敲开了,瞬间感觉到了空洞。不应该啊,怎么我身体...

       平静,不过是前奏曲。大口呼出,小口吸进,泪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却也是武器,可以杀死别人,也可以杀死自己。

       把我蜷缩的身体放在桌子上,拿锤子敲开我的背部,会发生什么事呢?

       敲开像瓷娃娃一样脆弱的身体,看似坚硬,实则不堪一击?是的吧,不知道,那就敲开看看好了。

       于是就敲开了,瞬间感觉到了空洞。不应该啊,怎么我身体里,什么都没有呢?于是把手伸进去摸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突然在肋骨上摸到了一个小东西,是一个小小的光,又温暖又明亮。于是谁把它拿走了,桌子上只留下了一个破碎的瓷娃娃。

       于是我坐了起来,死死地盯住我的手腕。应该不是的,瓷娃娃是硬的,我不是。

       于是我拿起刀,看着手上潺潺流动的血液,满心欢喜,我不是。

       于是我的刀锋在皮肉下触碰到了坚硬的东西,骨骼和瓷器的触感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安静地躺在床上,盯着虚空,我不是。

       我不是。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这是哪儿?有人吗?救……

       有一个声音从远方传来,什么东西,碎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