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阴阳师

4亿浏览    13.9万参与
南枝

最近一个月左右的yys现状……
樱觉醒的建模是真的吃藕(enmm
小公主六星了我就颓了把她御魂扒了调整状态
记录一下被阿玖夸好看的小鹿qvq
蝴蝶精挺好玩的是时候改一下手痒就想觉醒的习惯了

最近一个月左右的yys现状……
樱觉醒的建模是真的吃藕(enmm
小公主六星了我就颓了把她御魂扒了调整状态
记录一下被阿玖夸好看的小鹿qvq
蝴蝶精挺好玩的是时候改一下手痒就想觉醒的习惯了

柝啊
龟速的画好喜欢小公主哦5555...

龟速的画
好喜欢小公主哦5555抽不到(T T

龟速的画
好喜欢小公主哦5555抽不到(T T

Double Six
这次是崽子新皮 第一次用PS画...

这次是崽子新皮 第一次用PS画完图 开心

这次是崽子新皮 第一次用PS画完图 开心

江越

荒酱sp紫眼影真是让人好奇谁给神明大人画上去的呢~

荒酱sp紫眼影真是让人好奇谁给神明大人画上去的呢~

你听

【山薰】四季

1.超耿直地从春到冬,完全不能更加实诚qwq
2.私设与ooc共存
3.专注bug批发
4.一块甜饼w

——————————————————

        山脚的青竹生出嫩绿的新叶,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斑驳。从竹叶间隙中偷眼望去,入眼是用茅草搭建而成的蓬松屋子。这屋子紧紧挨着一丛竹子,薰就一声不吭地蹲在这丛竹子里,圆睁着一双晶亮的眼睛盯着屋子外面圈出来的泥巴院子。
        鸮被打发在古树成林的山腰里猫着,它伏在最高的那棵树上,感知着山风中薰的气息。
 ...

1.超耿直地从春到冬,完全不能更加实诚qwq
2.私设与ooc共存
3.专注bug批发
4.一块甜饼w

——————————————————

        山脚的青竹生出嫩绿的新叶,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斑驳。从竹叶间隙中偷眼望去,入眼是用茅草搭建而成的蓬松屋子。这屋子紧紧挨着一丛竹子,薰就一声不吭地蹲在这丛竹子里,圆睁着一双晶亮的眼睛盯着屋子外面圈出来的泥巴院子。
        鸮被打发在古树成林的山腰里猫着,它伏在最高的那棵树上,感知着山风中薰的气息。
       终于有短短的影子出现在土砾滚动的地面上,薰用力鼓足一口气,蹬着竹子跳了出去,口中大声喊道:“亮太!”
       孩童被吓了一跳,见到是薰,顿时松下身子:“哇!薰你真是吓到我了!”他埋怨道,“我正担心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了,都要急死了!”
       他身上沾染了泥土,一头杂乱的头发里混进了几根树叶,还有青黄交加的野草。薰狡黠地笑起来,觉得他大惊小怪:“亮太真是个胆小鬼,明天不吓你了。”帮他拔掉几根草,又撇撇嘴道:“放心吧,我才不会那样呢,就算发生了,鸮也一定会保护我的。”
      “我也会保护薰的!薰是我最好的朋友!”亮太急切地说着,同时挺起单薄的胸膛,“可是鸮是谁啊?薰的朋友吗?从来没有见过呢。”
       “这个……”薰眨动着眼睛,“鸮不住在村庄里,有时候我也找不到它呢。”
       “和薰一样吗……”亮太失望起来。
        薰有些心虚地看他一眼,随后忽然福至心灵一般,雀跃喊道:“我带亮太去竹子林挖竹笋好了!春笋可好吃了。”
        亮太被这话吸引心神,那些失望立时消散开来。他跟在薰身后,兴致高涨地寻觅着薰所说的冒尖儿的雨后春笋。

       自虫师的洞口处向下看去,几乎将整座山林尽收眼底。她背后的双翅晶莹剔透,散发着微弱的荧光:“山风大人,薰又去人类的村庄了。”虫师倚在洞壁,看着山风垂目望着一泻千里的瀑布,他的眼中浅浅映照着无限的远方,映衬着血红的夕阳,淡淡地答她:“没关系,薰她本来就属于——”
        忽地他停下话音,虫师像是没注意到这点小小的异常,继续道:“一个妖怪,总往人类那里跑不好,万一出了什么问题……”
        “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总该有我在。”山风侧首看向虫师,“薰今天走得有些远,风里还有人类的气味。”
       “也是时候回来了,我去等等她。”
       山风总是雷厉风行,他按住腰间刀鞘,转瞬消失在虫师面前,遗留下来的风悠悠洒洒,吹散一片萤火飘荡。
      
        薰一面将撸高的衣袖放下,一面细声呼唤着鸮。头上支棱着的耳朵动了动,抬头发现那双在空中轻轻拍击着的翅膀。薰坐进干燥而结实的吊篮里,疲累又畅快地呼出一口气。春寒料峭,天色暗得也早。薰昏昏欲睡,却又发愁起现下的晚归该如何向山风交代。
        她在吊篮外边漫无目的地划拉着手,正要让鸮飞起,却依稀听得有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正唤着自己:“薰。”
        薰探过头去,零碎的头发连带着耳坠弹动个不停。山风无声地站在树间,朝她露出一个笑来,看上去清浅极了。薰一个纵身跳下地来跑到他的身旁,山风披星戴月,像是等了许久,薰有些疑惑不解而又不好意思地问道:“山风山风,你怎么来找我了?”
        “这么晚还不回去,遇到危险怎么办?”山风拿薰没办法,他牵起薰的手和她往回走,“深山妖怪又多,一旦被伤到了,薰就得去虫师的山洞呆着了。”
        “山风不用担心,我也是妖怪,而且完全可以保护好自己。”薰又指指鸮,“鸮也会保护我。”
        山风摇了摇头,他向来寡言少语。沉重的皮毛划过地面,发出呼哧声响。
        虫师的山洞确实阴森,但是藏着的瀑布却很诱人。看着山风不赞同的神色,薰想了想,最后抿起嘴笑道:“山风是森林之王,是最厉害的。薰知道无论遇到什么危险,山风都会来救我的。”
        “薰会小心,但薰不害怕它们。”
    
        草虫窸窸窣窣的声音起伏着,绮梦草被吊篮压弯了腰,薰枕着漫天星子在柔软的篮中入睡。她今日回来的早,山风从山顶归来的途中就碰上了鸮带着的薰,一路都是银铃般清脆的欢声笑语。
        入夏这段时间,薰经常在午夜做梦。有时候梦到草长莺飞的山野,梦到人影幢幢的月夜,而后画面一转,是大雪封山的隆冬,和一轮火红的月亮。
        薰起先经常跟在那个高挑而又瘦削的人影身后,在人类的村庄里,亦步亦趋。后来似乎还是这个人,薰和他生活在一起,但和之前不同的是,他不再给薰梳长长的头发,也不对她笑。
        “山风……”薰咕哝着撑起身,“我又做梦了。”
        背倚在树下的妖怪闻声而来,他拨开层层叠叠的草木,面对着薰坐在了地上:“还是做那些梦吗?”
        山风的声音很轻,树林间浮游着的微弱萤火映照不清他被头顶厚重皮毛遮挡住的面庞。薰翻过身来面对着他,不满道:“夏天的虫子已经很多了,做着这些梦完全睡不着呀。”
        “薰的梦里是什么样的?”山风望着她的目光深沉极了,和夏夜一样黑,又带着星子般细碎的光亮。薰歪过脑袋,眯着眼打了个哈欠:“乱糟糟的,天气不好,很少有人出现。”薰的上下眼皮打起了架,“不过我看见山风啦,虽然没有看到脸,但是头上有很多长长的刺,一眼就能瞧出来了。”

       话音渐弱,原来是薰又睡了过去,山风安静地坐在原地,不时驱赶着蚊虫。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尖咬了一口,连带他的心都打了个突。禁术不应该会失效,山风想。
       他的嘴里突然翻涌起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依傍着山泉,有红色的火光在树林的间隙闪烁,那是一片被清出来的空地。
      “山风,把草和树叶挪开啦。”薰皱着鼻子清洗着手上沾染的血迹。地上都是枯黄的树叶和草梗,山风一面把薰处理好的野味串上剥皮削尖的树枝,一面让风吹散落叶。傍晚落日斜照的余晖在水面潋滟,他耐心地做着细致的活儿,薰蹲在溪水边重新把手洗得白白净净,扭头问他:“山风,这是什么肉啊,好像没有见过呢。”
        山风应声停下手上的动作,面无表情道:“老鼠肉。”
        “哇——山风你太坏了!”薰蹭地一下蹦起来,“就是成精的老鼠也没有这么大的个头!山风真的吃过老鼠吗?”
        “……当然吃过。”山风偏过头,“那种味道难以下咽,没几天就不吃了。”
        鸮停在不远处,乌黑的眼直看着薰。

        山风在内心深处总是担心薰是否会对残留的记忆片段起疑,禁术强加在幼童身上的效果已经极不稳定,薰成为了妖类,身上的气息也是和山风一脉同源,却仍然对为人的经历有着朦胧的印象。
       他本该让薰永远呆在山林,就像山中最无忧虑也最无拘束的风,但当薰表现出对人类的亲近时,他又束手无策起来。
       时至今日,山风也还痛恨着自己的大意与无能。他想,薰如果真的恢复了人类时的记忆,就会发现他不但不是她的哥哥,还是一手造成她不幸的凶手。可山风也不能阻止什么,事到如今,他只能给薰这么一点儿快乐了。
       这好像是歉疚,又好似有些微的不同。

        薰转动着树枝,火苗跳动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她将烤得香气四溢的猎物递给山风,然后挑出另一串吃得满嘴流油:“山风,我和你说,这个好吃哦。”
        山风费了点儿力气才听出那含含糊糊的声音是个什么意思,他一口咬掉小半的肉,有些哭笑不得:“看你这一副我很吝啬的样子,下次多打些这种肉好了。”
        薰从食物中抬起头,顺着篝火凑到山风身边,慢声问他:“山风怎么神神秘秘的,这到底是什么肉?”
        出乎薰的意料,山风微笑起来:“是鹿肉。”
        于是薰又低下头去,山风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春日山顶的微风,在薰的心上刮出一圈圈涟漪。一见他笑,薰就什么都不想问了。

        看来狼肉很招薰的喜欢。山风在一旁想道。

        薰吃了个七八分饱便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一手一串烤肉地招呼着鸮。鸮应声而来,薰坐进篮里笑道:“山风,我要去山脚的村庄啦,很快就会回来。”
        “去做什么?”山风在厚重的头饰下蹙起眉,“已经是秋天了,天色很快就会黑下来。”万一磕碰到哪里,血腥气就是一个大麻烦。
        “给亮太和弥助尝一尝烤肉,”薰晃了晃手中的树枝,“他们肯定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食物,我保证,山风。”
        山风有些忍不住想说这是因为她的身体里流淌着他的血液与妖力。但目光触及薰充斥着期盼和兴奋的眼睛,几乎没怎么抵抗,山风便习以为常地败下阵来。薰欢快地和鸮笑闹着,身形摇摇摆摆地隐没在夜色里。

        以前分明是羞涩又内敛的。山风无奈地叹了口气,熄灭火堆,紧跟着风中薰的气息消失在了原地。

        薰没想到会看到一个哭个不停的亮太。弥助口中不断地安慰着他,薰便问向弥助:“怎么啦?亮太怎么一直在哭?”
        弥助无可奈何道:“亮太的爸爸妈妈好几天没回来了,亮太今晚又要一个人过夜,哪有这样的爸爸妈妈啊……”
       “呜……嗝儿,弥助你不也是……嗝儿……” 亮太哭得一抽一抽的,薰着急地把烤肉往他怀里一塞,眼珠一转道:“别哭啦!别哭啦!我们来玩游戏吧,玩完游戏,爸爸妈妈就回来啦。”
       “真,真的?”
       “真的!”薰信心满满地说道。

       “就让我变成可怕的样子把亮太的爸爸吓回家,”薰对鸮说着,“鸮先躲起来,等人被吓走再出来哦。”
        山风在暗处听得脑壳儿都痛了起来:“胡闹。”他悄声嘀咕着,不知不觉间伸手摸上古旧的刀鞘。薰浑身上下也就只有那一双红眼睛能煞煞人了,颜色还浅淡。
        山风如此想着,在薰做出张牙舞爪的姿态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亮太的爸爸就感受到一双绵软的手突然拍在他的肩,一张红润的脸霎时面无人色。他哆哆嗦嗦地扭过头,只见得狰狞尖锐的枯败皮囊立在惨白的月光下。
        这下不说夜不归宿了,亮太的爸爸被吓得屁滚尿流,当即连滚带爬地折回了家。薰朝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拳头,笑着说道:“亮太就是不信我,这种事做起来真是太容易啦。”
        “薰。”质感悦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薰顿住动作,抬头看到了山风那张有些阴沉的脸。
        薰立时低下头,不由自主地支吾道:“山风,你怎么跟过来了,刚才……”
       “这太危险了。”
       “我只是想帮帮亮太……啊!原来是山风把亮太的爸爸吓成那样的吗!”薰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好像被吓坏了,会不会有什么事?”
        山风敲上她的头:“吓人的时候也没见你想到这些。”他垂下眼:“常走夜路少不得信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不用管他。”

        薰点点头,余光见他面色仍带阴郁,犹豫道:“山风,我不会再这样了,你不要生气。”
        山风有一瞬间愣住了,他蹲下身去,随意顺了顺薰短短的头发,低声说:“嗯。”
        我从不能对你生气。

        山风踩过林间深厚的积雪,尖锐的长刺披霜沾冰,满是晶亮的色彩。等他步入虫师的山洞,入眼就是半靠在鸮身上的薰,和慵懒振着翅的虫师。
       “山风,今年的雪下得好大啊。”薰指了指山风的身后,“亮太说他这几天都不能出门了,要和爸爸妈妈在家里吃饭。吃饭要吃几天吗?”薰有些沮丧。
        山风的脑中闪过一些作为人类时的记忆碎片,他努力回想着:“可能是要过年了。”
       “过年?”薰被勾起了兴趣。
       “是要和重要的人在一起的日子。过完年,春天就会来临。”想来亲人和重要的人也无甚大的区别,山风挥开身旁星星点点的萤火。
       “这样,”薰惊奇地睁大眼睛,“那我还是和山风在一起好了,就不去找亮太了。”
       “薰,不想和我在山洞看瀑布吗?”先前一言不发的少女微斜过眼,“冬天的冰花可是很美的,而且罕见。”
       “唔,虫师也很重要。”薰揉揉脸,“那我明天和山风过来陪虫师看冰花吧。”
        虫师神色冷淡,倚上洞壁:“山风大人还请记住薰说过的话。”少女睨他一眼,“以免薰兴致来了,揪着鸮就冲下山去。”
       “薰不会这样。”山风头痛道。

      “山风,山风!快些,我昨天答应虫师啦!你知道的!”薰坐在篮里,双腿在空中踢踏着,“不然我就要来捉你了!”
        山风起身太急,头饰卡在了额头。他伸手推了推头骨,口中道:“薰这次倒去得早,虫师昼伏夜出,可能……”
        话音未落,一点小小的,极速颤动的光点吸引了山风的注意。
        传声虫的出现使山风沉默下来,他提高了调子,话中带着些沙哑:“等等,薰。”
        薰停在他的眼前:“怎么啦,山风?”她看着山风身边的一点萤火,“是虫师有什么事吗?”
        山风微微点头:“虫师去另一座山采药,今天赶不回来。”
       “哦……”薰慢下动作,跳下地来,“那我们去巡山吗,山风?”
       “不,我们下山。”山风牵过薰的手,“鸮在山中呆着,免得吓到人类。”
       “山风?”薰回头看了一眼鸮,山风立时道:“薰可以在山脚看一看亮太,而且我们的山洞里有多余的皮毛需要处理,带到山下还可以给薰换一套新衣服。”
        “山风,万一你被发现是妖怪怎么办,我们还是不要去了。”薰却没有很兴奋,还有些焦虑,“薰不需要更多的衣服,我的妖力很充沛,完全可以……”
        “不用担心,皮毛堆积得太久,薰不会希望看到山洞乱糟糟的。”山风笑起来,脚下不停地从深山往外走着,“小心雪。”
        他冷不丁一笑,薰便不再多言,她静默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山风下了山。

        山下有些冷清,山风隐去头骨和薰的耳朵,看着薰抬手在原地转了一圈,连带袖上染的紫藤萝也飘荡起来。
        成衣店收些量少料好的毛皮,在白天也是开张。山风拿出先前被薰夸赞美味的狼的皮毛,交换来了一身簇新的裙袍。薰穿上这身和服显得清爽极了,齐耳的短发衬得一身灰紫色都愈发明亮起来。
        几乎和真正的人类没有两样。

       “山风,我们把灯笼带给鸮挂上好了,会很可爱的。”薰抱着个巨大的灯笼,是灯笼店的门面之一了。山风一只手环着个一模一样的灯笼,空出来一只手虚扶住薰,在灰暗的笼罩下回山。
        沿途的人家灯火通明,薰听到隐约的笑声,碗碟的碰撞声,以及突兀的打闹声,无比渺远,又好似近在身侧。
        风带来了夜晚的讯息,冰凉而又寂静。薰感到转瞬即逝的孤独,和山风浅淡的呼吸。
        不知何时山风恢复了为妖的面貌,阴森而狰狞。薰距离他更近了,汲取到些微的温暖。

        薰看着山风利落地给鸮扎上灯笼,浑然不顾鸮粗哑的叫喊。刚想安抚安抚哀鸣的伙伴,却发现它已经在山风的瞪视下闭上了嘴,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山风很快处理好了鸮的翅膀和灯笼,薰就倒进吊篮里,大声笑道:“山风,这真是太棒了——我最喜欢你了!”
        薰指挥着鸮左右游走,往来翕忽。山风见她得趣,无奈地靠坐在了树下,有些冷硬而又柔和地看着薰一双快活得状如月牙的眼。
        那一对鬼使今日没能从虫师那里探出口风,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放弃,山风担心他们卷土重来,思考着如何带薰避过这一阵阴阳秩序的清洗。
        这很不容易,可山风势在必行,并且甘之如饴。

        薰半晌没听得山风的回应,她停下和鸮的嬉笑,坐到山风的旁边,探身至他的面前。
        “山风,山风?”薰小声唤着他。山风顶着的头骨盖上了他的脸,他却浑然不觉。
        “真是的,说好要陪我,自己睡得比谁都快。”薰自言自语着,伸出手去握住山风按在刀鞘上的手,触感干燥,是奇异的柔软。

        薰一开始就依稀记得自己是人类,理所当然地尝试探索过身那份为人类的过去。但是虫师闭口不谈,薰又不愿让山风知道自己对人世的好奇,事情才停在了原地。
        直到挥别醒来的隆冬,度过新生的春季,毫无防备地迎到第一个似曾相识的夏天。多梦的夏花和星子编织了往昔的梦境,薰才得以一窥旧事的踪迹。
        模糊不清,混乱无比。惊梦一场后猛然坐起,昏聩中是山风的呼唤。薰朦胧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神色很是温柔,同梦境里最后那一抹影影绰绰的笑意重合。

        当薰终于在梦境中寻觅到了山风的身影,她便安定下来。既然过去有山风,想来也是一段十分美妙的记忆了。
        或许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出入,但薰不愿深究下去了。自始至终她都清醒地快乐着,期待着和山风在一起的无数个或晴或雨的明天。

        “新年快乐。”薰凑近山风的耳边,抬起他那沉重的头骨,用细小的声音说着。

         等待着明日缱绻而来的第一抹春风将这声问候带去他清风朗月的心田。

—————————END—————————

我怎么能这么啰嗦……一定是因为他们太像可爱多了。
大腿肉真是不好吃……今天也在坚强等待着太太们的粮食【嚎啕大哭】

脱尼有妙招

阴阳师团刻 图源微博@许墨的萤火灯

阴阳师团刻 图源微博@许墨的萤火灯

紫寰小仙

第一章 (上)

七月一日,本是暑假的第一天,理应睡个懒觉,但是雪童子却被玉藻前早早的就叫了起来,然后送到了平安京的重点学校。这所学校专供式神修炼,偶尔也会破例受人界学生,校长是玉藻前的侄子安倍晴明。安倍晴明本来是一阴阳寮的会长,然而因为城市规划,盛大阴阳寮被推平了,在阴阳寮的旧址上连同方圆近四百亩土地建起学校,由于是风水宝地凡人受不起,所以安倍晴明就做上校长了。

晴明看自己的舅舅来了哪能不欢迎,让神乐带着雪童子去办入学手续,自己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特地和玉藻前去校外喝咖啡了。雪童子一看就知道还没完全睡醒,不时打着哈欠。神乐领着他先去填了报名的信息,然后就带着他去医务室体检。打开医务室的门,一股消毒水味溢了出来...

七月一日,本是暑假的第一天,理应睡个懒觉,但是雪童子却被玉藻前早早的就叫了起来,然后送到了平安京的重点学校。这所学校专供式神修炼,偶尔也会破例受人界学生,校长是玉藻前的侄子安倍晴明。安倍晴明本来是一阴阳寮的会长,然而因为城市规划,盛大阴阳寮被推平了,在阴阳寮的旧址上连同方圆近四百亩土地建起学校,由于是风水宝地凡人受不起,所以安倍晴明就做上校长了。

晴明看自己的舅舅来了哪能不欢迎,让神乐带着雪童子去办入学手续,自己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特地和玉藻前去校外喝咖啡了。雪童子一看就知道还没完全睡醒,不时打着哈欠。神乐领着他先去填了报名的信息,然后就带着他去医务室体检。打开医务室的门,一股消毒水味溢了出来,看着白衣白帽白口罩的校医,雪童子不由害怕了。

“没事的,放松点。我是学校的校医桃花妖,以后身体不舒服可以来找我,一般我都在。”校医桃花妖自我介绍了一下,看着愣着的雪童子,桃花妖急又说:“别傻站着了,神乐你出去,新生把外衣和鞋子脱了,去那秤上测身高和体重。”雪童子乖乖照做,然后桃花妖又命令道:“把衣服脱了,然后跳跳走走。”雪童子这时忸怩着问桃花妖脱多少,桃花妖笑着说:“如果不介意那就脱光吧,如果介意就留内裤。”雪童子听清楚后就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了,然后先走了两步,又跳了两下,桃花妖注视着他,看着他下面鼓了不少,刻意分散他的注意力说:“雪童子,你原来也不瘦,肉肉的,手感应该不错吧。”雪童子一下脸红了,一不小心就没站稳,滑倒在地上,桃花妖上去扶起他顺便捏了他的脸一下。雪童子脸更红了,桃花妖觉得玩笑开得差不多就说:“最后是验血,你坐下来吧。”雪童子此时只能顺从,把自己的手臂递给了桃花妖,然后闭上了眼睛。不一会肘间感觉凉凉的,桃花妖问雪童子早饭吃了什么,雪童子刚要回答,针已经刺了下去,一会一管血就收集好了。桃花妖说:“好了,把眼睛睁开,自己按着棉花团。”然后把针拔了出来。

等血止住了,雪童子穿好外衣,出了医务室,看见了正在吃早饭的神乐,神乐看到雪童子,就从身边拿出一个饭团递给他,“雪童子,给你的?”神乐问,雪童子推脱道:“神乐姐姐,我吃过早饭了。”神乐说:“买给你吃的,拿着吧,当点心吃。”于是雪童子接过了饭团,捏在手里问:“神乐姐姐,接下来干嘛。”神乐说:“我送你到宿舍,你上午呆宿舍里,中午吃饭我会来叫你的。”雪童子点了点头,神乐就吞下最后一口饭团,然后站了起来,带着雪童子向宿舍走去。

不得不说这学校宿舍的设计真是完美了,四个人一间,有空调,每人一张床,上床下桌,还有独立的卫生间。而且雪童子被安排在底楼,还可以透过落地窗看到外面的花园。雪童子有些许的喜悦,与神乐作别后就打开书包,趴在床上看书。

过了一个小时多一点,门又被推开了,又有新生到了。

(竞猜一下是谁,阴阳师式神)

泉客大仙

p1神乐的新衣服真的是高考
p2是企划存图
p3女儿,不过真的有点像布洛尼亚。。。。。。画的时候还觉得眼熟。。

p1神乐的新衣服真的是高考
p2是企划存图
p3女儿,不过真的有点像布洛尼亚。。。。。。画的时候还觉得眼熟。。

奈奈是天使我爱她

日常出
我要吃土了我hjnaivk
现货,发货可能久一点husdobm
出我的英雄学院cos鞋,37码
出yys莹草日常软妹服,L码
出我的英雄学院卡贴,万圣节吧唧(吧唧点开首页翻翻贴子),同人徽章
出我的英雄学院cos假毛,轰焦冻,渡我被身子,未修
出凹凸世界七创社官方雷狮立牌,众筹陀螺,安雷安挂件,同人本,雷狮官方扭蛋(没有外包装,没撕膜)安雷安徽章,嘉德罗斯徽章旧设,明信片,手绘稿,海报,卡贴,金挂件(画师孽纸孽)
出fgo梅林恩奇都挂件徽章(梅林挂件恩七都徽章)
等等等等
加qq2849005908(大号)
不包U
相册在小号,小号在大号空间置顶
相关啥的私
不走闲鱼
不走闲鱼
不走闲鱼
微信给钱
保证会发货
一个月之内保...

日常出
我要吃土了我hjnaivk
现货,发货可能久一点husdobm
出我的英雄学院cos鞋,37码
出yys莹草日常软妹服,L码
出我的英雄学院卡贴,万圣节吧唧(吧唧点开首页翻翻贴子),同人徽章
出我的英雄学院cos假毛,轰焦冻,渡我被身子,未修
出凹凸世界七创社官方雷狮立牌,众筹陀螺,安雷安挂件,同人本,雷狮官方扭蛋(没有外包装,没撕膜)安雷安徽章,嘉德罗斯徽章旧设,明信片,手绘稿,海报,卡贴,金挂件(画师孽纸孽)
出fgo梅林恩奇都挂件徽章(梅林挂件恩七都徽章)
等等等等
加qq2849005908(大号)
不包U
相册在小号,小号在大号空间置顶
相关啥的私
不走闲鱼
不走闲鱼
不走闲鱼
微信给钱
保证会发货
一个月之内保证
不接受退换anb退款

金平糖中滚三滚

【连若】这日子没法过了。

*本篇是龙的自述
*连更第三篇
-

主子和那个恶鬼,彼此都并非心思细腻的家伙。
共处的时候,比起恶鬼的隐忍,更多的是主人对那家伙的纵容。包括那恶鬼向我丢蛇,主子居然也不拦一下,老实说真是让我有些吃惊啊。
算了,主子都没介意,干脆我也不介意吧。
嗨呀,这蛇好大一只,睡头上真沉,居然还挂个鼻涕泡儿,贼丑了。

“嘎嗷——”

“龙,怎么了吗?”

……主子,那蛇梦游,居然咬我。
主子,你看看我啊。
主子,反正那恶鬼带的羊羹和草莓大福都不知道哪来的,没准儿是抢劫路边小朋友呢,你就别管他催你吃了,看看我啊。
主子,你家龙被蛇欺负了,你别泡茶啊。

主子,你别问一句就不管了啊。
你就是拿给那恶鬼迷心窍了。

“嘎嗷……...

*本篇是龙的自述
*连更第三篇
-

主子和那个恶鬼,彼此都并非心思细腻的家伙。
共处的时候,比起恶鬼的隐忍,更多的是主人对那家伙的纵容。包括那恶鬼向我丢蛇,主子居然也不拦一下,老实说真是让我有些吃惊啊。
算了,主子都没介意,干脆我也不介意吧。
嗨呀,这蛇好大一只,睡头上真沉,居然还挂个鼻涕泡儿,贼丑了。

“嘎嗷——”

“龙,怎么了吗?”

……主子,那蛇梦游,居然咬我。
主子,你看看我啊。
主子,反正那恶鬼带的羊羹和草莓大福都不知道哪来的,没准儿是抢劫路边小朋友呢,你就别管他催你吃了,看看我啊。
主子,你家龙被蛇欺负了,你别泡茶啊。

主子,你别问一句就不管了啊。
你就是拿给那恶鬼迷心窍了。

“嘎嗷……”

算了。
那恶鬼好像让主子挺开心的。
小破蛇,你龙爷爷饶你这一回。

几乎每天那个叫般若的恶鬼都会来,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问我是什么,总之是些凡俗之物,而且肯定是比不上过去时那些贡品……
好吃,主子,刚才的栗子羊羹再来一块儿。
这个也好吃,喂,小破蛇,下次再让你家主子带。

“嘶嘶——”
“吼?!”

“吼嗷嗷嗷嗷嗷——”

不带就不带,你怎么还咬我,真以为你还就在我头上动土了!
……动就动,反正这么长时间都忍过来了。

而且。
确实也很久,都没有看见主子这样了。

还咬!还咬!你信不信等主子和恶鬼走了我就把你甩河里去!

“嘶。”
“吼吼?!”

什么,你居然说我小气?
……大龙有大量,不和你小破蛇计较。

大多时候我更喜欢和主子独处,但这样也不坏。至少现在的主子不会再露出落寞的神情,站在石柱上眺望远方。
那里有层层叠叠的梯田,有淳朴善良的农户,风会带来孩童的欢笑与河畔的渔歌。
现在的主子变了。

那恶鬼不在的时候,主子会抚摸着我的鬃毛,把恶鬼带来的一些食物塞给我吃,有时又会莫名其妙释然地笑开。
和以前相比,主子从来没有像这样高兴过。

……好像,有个小破蛇作伴其实也挺好的。

“龙,现在的你会在想什么呢。”
“吼……”

不,本龙不可能会想那条小破蛇的。
头顶好轻,小破蛇现在应该和那个叫般若的恶鬼待在一块儿吧。

——

般若场合。

“嘶嘶。”
“嗯?怎么了?”

黑蛇在般若耳边吐着信子,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见惯人心多变、尘世冷暖的般若,早觉人心不如蛇蝎,所以对于这老伙伴的要求,总是尽量满足。

“嗯,嗯嗯。”
“你说你蛇信上缠了根鬃毛取不下来了?”

-

王杰希的猫

接不织布娃娃成品 25一个
恋与/英雄/全职/各类都有 先付材料包的钱后付尾款发货!❤

接不织布娃娃成品 25一个
恋与/英雄/全职/各类都有 先付材料包的钱后付尾款发货!❤

星辰观测者

[阴阳师][乙女向][荒][女主原创]犹记当时风雨骤

之前发在微博的一篇文,太多了懒得重新一个个发,直接微博整合链接


地址:https://weibo.com/2693311241/GbCQtC487?from=page_100505269331124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之前发在微博的一篇文,太多了懒得重新一个个发,直接微博整合链接


地址:https://weibo.com/2693311241/GbCQtC487?from=page_100505269331124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Pigger
过于ooc导致画手光速溜走—-...

过于ooc导致画手光速溜走—-=͟͟͞͞( |||´Д`)

过于ooc导致画手光速溜走—-=͟͟͞͞( |||´Д`)

一片纸棱【不要日我lof了真的谢谢quq】

【阴阳师乙女向】教你书法

ooc归我

太久没写阴阳师相关了,这几天【大概】回坑了于是动下笔

有部分纯属搞笑注意【。】


安倍晴明

“晴明大人,可以教我写字吗?”

“当然可以了。”

他笑着用折扇敲了敲你的额头,然后自己先坐了下来拿了毛笔蘸了墨水,不一会儿一幅漂亮的字帖便呈现在了你的面前。

“自己试试吧。”

他将笔递给了你,你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重新拿了张纸坐在了他身边,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字。

“噗....”

“晴明大人,你笑我?”

“咳咳,慢慢来吧。”

他展了折扇掩面一笑,见你气鼓鼓的样子只得又忍了笑摸了摸你的头。


源博雅

“好啊,你先看我写。”

然后他...

ooc归我

太久没写阴阳师相关了,这几天【大概】回坑了于是动下笔

有部分纯属搞笑注意【。】








安倍晴明

“晴明大人,可以教我写字吗?”

“当然可以了。”

他笑着用折扇敲了敲你的额头,然后自己先坐了下来拿了毛笔蘸了墨水,不一会儿一幅漂亮的字帖便呈现在了你的面前。

“自己试试吧。”

他将笔递给了你,你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重新拿了张纸坐在了他身边,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字。

“噗....”

“晴明大人,你笑我?”

“咳咳,慢慢来吧。”

他展了折扇掩面一笑,见你气鼓鼓的样子只得又忍了笑摸了摸你的头。



源博雅

“好啊,你先看我写。”

然后他就唰唰唰的写下了好几个大字,你甚至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写的。

你:目瞪口呆....

“学会了吗?写给我看看。”

你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中的笔,只能硬着头皮拿起笔写下了几个自己都看不懂的字。

“写的不错啊,再练练就应该和我一样好了!”

你:“???博雅大人你是认真的吗?”

源博雅:“我什么时候不认真过?”



玉藻前

“那个...玉藻前大人,我想....”

“我知道。”

他笑了笑,低下身子看着你,用扇尖抵住面具微微掀开,道:“是想学写字对吧?”

“你怎么知道的.....”

“不妨你猜猜看?”

他重新站起了身,又道:“拿着笔和纸这么长时间应该也累了,先放到这边吧,我教你写。”

“好......”

不得不说他写的字十分好看,以至于你光顾着看他写好的字而忘了怎么去观察他是如何写出来的。

所以到了你这里的时候你就是提着笔一脸茫然,眨眨眼睛看着白纸。

然后你撇头看看他,挠了挠头还是破罐子破摔歪歪扭扭的写下了一行字。

他拿起你的杰作看了看,貌似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大人,是真的吗?”

“我骗过你吗?”



妖狐

“当然可以了!既然是夫人的要求的话,小生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他满口答应,然后拿出一叠纸和一支笔哗哗的写了起来,之后在你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撩了撩刘海满意的将自己的作品递给了你。

“如何?”

“写是写的很好,但是这......”

你收了收脸上的神色将那副一大半都是画的纸砸到了他脑袋上,

“我要学写字就用不着你画画了谢谢。”

“这可是小生好不容易......”

“闭嘴吧你。”


一目连

“连大人,教我写字可以吗?”

“嗯,可以的哟。”

他朝你笑了笑,握着你拿笔的手轻轻放到纸上,慢慢的写出了第一笔,然后是第二笔。

虽然写的有点慢,不过对于字你还是很满意的。

“自己试试吧。”

“嗯。”

你朝他点了点头,回忆着刚刚他握着你的手时所做的一切,很努力地将那个字写了出来。

虽然写的还是不怎么样...

“嘛,慢慢来。”

他看着你沮丧的低着头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你的头。



“可以教我写字吗.....”

你拿着笔和纸小心翼翼的靠近着他。

“....”

他瞥了你一眼随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唉你等等!”

你试图追上他的脚步,然而正如许多日剧里那样理所当然的.....跌倒了。

“........就你这样还想学写字吗?”

他停了脚步,回过身看着你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好歹扶我一把......”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你只能揉揉被摔疼的脑袋继续去追他的背影。

好歹最后终于追到了,他嫌弃的看着你写着可以说是反面教材的文字一把扯过你的纸放到一边,自己也拿了毛笔蘸上墨水飞快的写下了一列字。

“好漂亮....”

“示范已经有了。接下来自己写。”

ZAL.

小兔子
打不过十层
我是菜鸡🙃

小兔子
打不过十层
我是菜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