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阴阳师

4亿浏览    15.4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8-12-15 12:56
竹马成双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x)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x)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x)

白蝶

《暮》——第7张了,我没想到能坚持到现在,感谢yys!

《暮》——第7张了,我没想到能坚持到现在,感谢yys!

子零❧查無此人

「博雅,我告訴你,你最好不要這樣直視別人。」
「這樣看你,你會感到為難?」
「會為難。」

──《陰陽師‧呼喚聲》

啊這種拿你沒轍的感覺((滿足嘆息←

P2提問箱,❧提問箱這邊走

「博雅,我告訴你,你最好不要這樣直視別人。」
「這樣看你,你會感到為難?」
「會為難。」

──《陰陽師‧呼喚聲》

啊這種拿你沒轍的感覺((滿足嘆息←

P2提問箱,❧提問箱這邊走

沈绵

[光切]鬼切喵饲养指南

系列段子。

沉迷开坑不填。

背景是主人和猫咪,可以变成人的那种。

管甜。

——

鬼切喵很乖巧。

如果带鬼切喵出去购物,那一定要很慎重,因为鬼切喵突然发现很多新鲜好玩的东西。

鬼切喵会想要很多东西,但是他不会说出来。

如果你给他买了,他不会表现地很开心,依旧是平静的样子。

如果你不给他买,他会很伤心。

不过你给他买完后,他躲进你风衣里和在你工作时来找你的次数会显著增加。

所以,在鬼切喵盯着一样东西超过三秒后,请毫不犹豫地立刻购买。

买散称食品时,一定不要问鬼切喵够不够,因为无论你称了多少,鬼切喵都会说够。

但是心里会很难过。

所以你要一直不停加,直到鬼切喵皱着眉说停下。

这样才是真满足了。

请不要担心购买的食品是否吃得下。

吃不...

系列段子。

沉迷开坑不填。

背景是主人和猫咪,可以变成人的那种。

管甜。

——

鬼切喵很乖巧。

如果带鬼切喵出去购物,那一定要很慎重,因为鬼切喵突然发现很多新鲜好玩的东西。

鬼切喵会想要很多东西,但是他不会说出来。

如果你给他买了,他不会表现地很开心,依旧是平静的样子。

如果你不给他买,他会很伤心。

不过你给他买完后,他躲进你风衣里和在你工作时来找你的次数会显著增加。

所以,在鬼切喵盯着一样东西超过三秒后,请毫不犹豫地立刻购买。

买散称食品时,一定不要问鬼切喵够不够,因为无论你称了多少,鬼切喵都会说够。

但是心里会很难过。

所以你要一直不停加,直到鬼切喵皱着眉说停下。

这样才是真满足了。

请不要担心购买的食品是否吃得下。

吃不下也最好不要送给别人,鬼切喵会一天不理你。

可以邀请茨木喵和酒吞喵来家里玩,然后他们会在一天内消灭这些东西。他们还可能找你一起玩游戏。

你只要负责打扫就好了。


菜菜仟
画蛇吐辽辣鸡透视不要喷窝﹥﹤然...

画蛇吐辽
辣鸡透视不要喷窝﹥﹤
然后还画错脸了

画蛇吐辽
辣鸡透视不要喷窝﹥﹤
然后还画错脸了

正向悖论

总有人因为懒而不把这几张分开发

总有人因为懒而不把这几张分开发

非洲大裂谷谷底酋长

【这只是个梗】【八岐大蛇×你】迷惘

*我滴天!!!我不过一两个星期没登lofter,一回来就看到了炒鸡好看的大蛇哇啊啊啊!!

*我滴妈他是神仙么?!(是的,邪神)

*好看到爆啊啊啊!!

*其实不想写的……但是没办法作死嘛——写手挑战彡( ̄_ ̄;)彡

*第一次玩写手挑战,不会写呢(ŏ﹏ŏ。)

*看着玩吧,我要日蛇!!!



赤月当空,万里无云。

当万物都...

*我滴天!!!我不过一两个星期没登lofter,一回来就看到了炒鸡好看的大蛇哇啊啊啊!!

*我滴妈他是神仙么?!(是的,邪神)

*好看到爆啊啊啊!!

*其实不想写的……但是没办法作死嘛——写手挑战彡( ̄_ ̄;)彡

*第一次玩写手挑战,不会写呢(ŏ﹏ŏ。)

*看着玩吧,我要日蛇!!!

 

  

   

   

   

  

  

  

  

  

 



赤月当空,万里无云。

当万物都沉睡在夜的静谧之时,唯有源氏的府邸还灯火通明——今夜,是每年必须的祭典:给八岐大蛇献祭巫女。

这个惯例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今年也是如此。打扮华丽的少女被身着狩衣的源氏阴阳师们送入封印邪神的房间,待房间内邪气弥漫开来之时他们再退出去。

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上了艳丽的妆容,身着最为华贵的衣裙,却带着伤心欲绝的表情走在一行阴阳师前面。她不是害怕,她是难过自己最爱的人将自己作为祭品献了出去。

没错,她喜欢的是自己的堂兄,源赖光。

而今天的情形便是他导致的。

问她难不难过?她难过,但她从不曾后悔爱过他。

  

  

  

  

  



人类是贪婪的;

人类是无知的;

人类是愚蠢的……

在遇到她之前邪神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在长年累月吸收巫女灵力和精气之下,邪神早已能幻化成人性。而幻化成人形的邪神是那么的妖艳俊美,紫色的蛇瞳带着魅惑的意味,一身淡金色的华衣衬的他越发俊秀。

这正印证了一句话——越是美丽越是危险。

他与少女的相识,注定了一代邪神的情场失意……

  

  

  

 

 

 

 



“时间打开了一个缝隙,我突然遇见你。”

 

 

八岐大蛇×原创女主

       《迷惘》

2018.12.31   甜蜜巨献

  

  

  

  

  

 

*我要写长篇!!谁都不能拦我!!!

*我要日蛇,有一起的吗ʘᴗʘ


慕以喧

论醉酒后的连连是什么样的

由着性子写了一篇无脑甜饼

将就啃吧_(:з」∠)_

今天仍旧是没有连连的一天呢


一目连不会喝酒。


这件事根本就是摆在明面上的。


没有人会主动灌他酒喝——除了茨木。


昨天茨木终于做完了自己手头上最大的一笔交易,一整天都开心得像个四百多公斤的胖子。


到了晚上他拽着一目连去喝庆功酒,一目连也不好驳他的兴致,给荒发了个消息之后就跟他一起去了。


居酒屋的上班族走了一波又一波,茨木把舌头都喝大了,还在喊着再来一瓶。一目连强撑着自己快粘到一起去的眼皮,看了一圈已经没了人的居酒屋,费劲地掏出手机给酒吞发了消息。


还没等到酒吞来,荒就撩起居酒屋的布帘看见了快趴到桌上的一目连...

由着性子写了一篇无脑甜饼

将就啃吧_(:з」∠)_

今天仍旧是没有连连的一天呢


一目连不会喝酒。


这件事根本就是摆在明面上的。


没有人会主动灌他酒喝——除了茨木。


昨天茨木终于做完了自己手头上最大的一笔交易,一整天都开心得像个四百多公斤的胖子。


到了晚上他拽着一目连去喝庆功酒,一目连也不好驳他的兴致,给荒发了个消息之后就跟他一起去了。


居酒屋的上班族走了一波又一波,茨木把舌头都喝大了,还在喊着再来一瓶。一目连强撑着自己快粘到一起去的眼皮,看了一圈已经没了人的居酒屋,费劲地掏出手机给酒吞发了消息。


还没等到酒吞来,荒就撩起居酒屋的布帘看见了快趴到桌上的一目连和顶着张大红脸还往嘴巴里灌酒的茨木。


喝成什么样了还喝,你以为你是酒吞?


荒心道。


他迈开长腿过去把一目连收进怀里,拦下茨木灌酒的手,然后又给这两个酒鬼倒了两杯茶水放着。


“荒…”一目连从喉咙里发出黏黏糊糊的声音,动了动脑袋把自己往对方怀里塞的更深了点。荒揉了揉他乱七八糟的头发,长眼一挑把茨木凑过来的脸挡了回去。


“你你你…你是!啊——荒昂昂昂昂昂…”茨木大着舌头给荒的名字拉长音,眼神都对不起焦来,身体向前一倾,差点把杯子打翻到地上。


荒皱着鼻子盯着被酒吞揽住的茨木。


“啊啊这家伙…”酒吞按着茨木的脑袋,脸色比荒还臭,“喝酒这种事情竟然不找我…真是欠教训了啊。行了荒,账我已经结了,先走了,你俩也早点回去!”


一目连在荒怀里拱了拱,脑袋凑到他颈窝里,湿热的呼吸打在赤裸的皮肤上有些发麻。


回去吧。荒想。


因为这家居酒屋距离两人合租的房子很近,一目连不会喝酒这件事也是人尽皆知的,所以荒没能料到他会醉成这么一摊,是步行来接一目连的。


“连,还能走吗?”荒轻声问。


一目连哼唧了几声,平时清冷严肃的声音此时软了下来,像个孩子一样耍脾气:“不能了!”


“那…”


“你背我回去吧!”一目连瘫在荒怀里说,连字都吐不清却一遍遍强调着,“荒你背我回家嘛…”


荒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一目连,被他惹得心动就要低下头亲过去。


而一目连躲开了他。


“你背我回家就让你亲!”一目连的声音带着上翘的尾音,像猫咪的尾巴搔在心口,酥酥麻麻的。


荒没再说话,伸手拿过一目连放在一旁的围巾把一张红扑扑的脸裹得严严实实的,把他从位子上半拉半抱起来:“站好了?”


一目连乖乖地扶着桌子摇摇晃晃的点头说好了,碧色的眼睛含着水光温温柔柔朦朦胧胧的落在荒身上每一个地方。


荒转过身在他面前蹲下身子,待一目连扑倒自己身上搂住他的脖子之后紧紧地托住他的大腿站起来:“我们出发了?”


走在路上寒风吹得人脸生疼,一目连把脑袋埋在荒脖子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他用冰冰凉的手指戳着荒的脸颊:“荒…荒…荒!”


“在呢,”荒把他往上托了托,“怎么了?”


“我爱你!”


荒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说什么?”


“我爱你!超级超级爱你,比世界上所有人对你的爱加起来更爱你!”一目连趴在他后背上咬着他的耳朵轻声说,“你是我的呀…所以我必须要拥有能够独占你的爱来证明,是不是呀荒?”


城市的灯光旖旎而炫目,车流的声音隔得很远很远,深色的天空偷偷开始落雪。


“我…可以亲你吗?”荒听见一目连偷偷问,然后耳畔炸开‘啵’的一声,颈子上热热的一小片通过全身血液炸到脑子里——导致了一瞬间的死机。


一目连哼哼着笑:“反正你都是我的啦亲一口又没有什么问题…”


雪落得越来越大。


几乎是一路小跑回到家的荒看着躺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的一目连,咬牙切齿地扑了上去。


荒先生搂着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一目连沉沉睡过去之前,脑子里还盘旋着醉酒之后的连连是个什么小妖精这个严肃的问题。


长夜听弦

【切光】蟒

既然直接接受不洁之力的人都会变成蛇魔,那赖光会不会也……
总之,就是因为这样大胆的想法写出来的东西。
不过总觉得自己写着写着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路口

稍微,修改了一下错别字,昨晚睡糊涂了。

既然直接接受不洁之力的人都会变成蛇魔,那赖光会不会也……
总之,就是因为这样大胆的想法写出来的东西。
不过总觉得自己写着写着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路口

稍微,修改了一下错别字,昨晚睡糊涂了。

路小豬_
下雪的季节而来的大蛇 ​​​(...

下雪的季节而来的大蛇 ​​​(不要问我冬天为啥蛇不冬眠🌚🌚🌚我也不知道

下雪的季节而来的大蛇 ​​​(不要问我冬天为啥蛇不冬眠🌚🌚🌚我也不知道

一条很咸的咸鱼
在某宝看圣诞限定茨球的时候发现...

在某宝看圣诞限定茨球的时候发现一只有新衣服的阿爸,心动了求实装!然后又控制不住自己买了周边【。

在某宝看圣诞限定茨球的时候发现一只有新衣服的阿爸,心动了求实装!然后又控制不住自己买了周边【。

兜售博晴片

【博晴/原著向】为人(全文完)

【授权转载】

原作者:织田喵长 & Solitueon

前九章合集AO3地址←


*终于到完结篇了!看终章再次被结尾所感动,感谢两位太太写出了这么棒的文~


十、终章 

石狩月见站在城门前,似乎什么都不经心了一般仰头看着城楼,也许他的目光落在灰蒙蒙的天空上,然而他不肯把视线低下来看看他周围的土地。附近躺着大片动物的尸体,有因为受不了污秽而死去的,更多的则是互相残杀而死的。

因为听到了脚步声他才缓缓把头转过来,视线也并不曾落到地面上,他盯着眼前的阴阳师神色不善。他已经不再是石狩月见了,在他疯狂的力量全部释放的时候,连灵魂都成为怨灵的一部分了。他开口说话,虽然仍...

【授权转载】

原作者:织田喵长 & Solitueon

前九章合集AO3地址←


*终于到完结篇了!看终章再次被结尾所感动,感谢两位太太写出了这么棒的文~


十、终章 

石狩月见站在城门前,似乎什么都不经心了一般仰头看着城楼,也许他的目光落在灰蒙蒙的天空上,然而他不肯把视线低下来看看他周围的土地。附近躺着大片动物的尸体,有因为受不了污秽而死去的,更多的则是互相残杀而死的。

因为听到了脚步声他才缓缓把头转过来,视线也并不曾落到地面上,他盯着眼前的阴阳师神色不善。他已经不再是石狩月见了,在他疯狂的力量全部释放的时候,连灵魂都成为怨灵的一部分了。他开口说话,虽然仍旧是月见的声音,但是其中似乎混杂了很多回音一般的声音——是之前的怨灵的声音,包裹着月见的话语:“你果然还是来了,看起来,你是宁可放弃生命也要阻止我吗?我和你说过的事情,就不能够打动你一分一毫吗?”

“正是因为被你打动,所以才来找你。有些话还是要对你说。”晴明平静地走向面前的人。 

“你说什么都没用的!”这一声喊叫完全是怨灵的声音。紧接着他冲向晴明,展开双手,一团红液向他扑来。 

晴明闪身躲过,抬手一道白光,扔出一张符咒,口念净化怨灵的咒语。 

那张符从月见身边擦过,虽然怨灵完全积聚在了他的肉`体里,但被打中的地方还是刺啦一声冒出一团黑气。 

可是月见似乎毫不在意,笑着向前走来。 

“这样的雕虫小技就想打败我吗?” 

一团黑雾随着他的话语从他手中喷出。晴明迅速撑起结界,黑雾四散,一些散落在一旁的还活着的动物接触到这团黑雾,纷纷抽搐了一下,口吐白沫死去了。 

眼看晴明满头是汗,面前结界就要撑不住了。一旁的博雅完全忘记了危险,猛地从月见的侧面冲了上去,避开了黑雾,向他的手腕咬去。 

牙齿接触到月见的左手的时候,博雅觉得并没有咬到肉`体的感觉,反而好像是一团湿重的东西,随着自己一落地,就从口中散开去了。 

他在地上打了个滚,转回头去,正看到晴明的结界支离破碎。 

“晴明!”博雅大叫一声,转身还想扑过去。可是晴明似乎完全无所谓的样子,硬生生地穿过残余的黑雾,即使嘴角流出鲜血也没有后退,一闪身抓住了月见刚才被博雅咬过的左手——那上面若有似无的黑气消失了,露出了月见原本的肉`体。

晴明用力扯着月见,两人一同摔倒在地上,正落在一旁几头堆在一起的羊的尸体旁边。 

晴明的手指在羊尸上迅速滑过,那些尸体马上变回了人形。似乎是一家五口人,三个年幼的孩子蜷缩在父母的怀里,双眼紧闭,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仍旧紧紧抓着那只手不放,晴明爬起来,把月见也拽了起来,眼睛却看着那一家人的尸体。 

“月见,我记得你也有两个姐妹,加上你和你的父母,也是这样一家五口人吧。” 

“如果不是这样死了,他们也会和你小时候一样享受童年的乐趣吗……也许他们的家会被其他人残忍的破坏,但是他们死了以后,也会想要毁掉同样的家庭么?这应该不是作为人的本心吧……”

晴明眯起眼睛,看着目瞪口呆的月见。两人紧握的手之间有微微的光芒。 

博雅看着面前的两人,想起晴明和自己说过的话。 

“温柔的话语是最有效的咒。” 

他现在懂了,原来就是这样的意思。 

“死去的人们啊,即使身为怨灵,你们也曾是鲜活的生命。” 

他的声音低沉,仿佛念咒的语气。 

“月见,这世间的痛苦和死亡,难道不是曾经你所最憎恶的东西吗?” 

“啊,我……”分不清是月见还是怨灵的声音,迷惘地回应着晴明。 

“明明是美好的心愿,明明只是一点理所当然的愿望,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晴明说着,嘴里念起咒文。他举起那只自由的手,中指和食指并拢向上竖起,有清澈的气息顺着他的身体散开,如同涟漪一样一圈圈波荡。那些动物的尸体纷纷变回了人。老人,孩子,男人,女人,大都是平民的他们死状凄惨。他们卑微地倒在地上,许多依旧睁着眼睛不可置信自己的死亡。

“月见,”看着眼前的人,晴明的语气依旧是对老友说话的温柔,“你看,就是变成这样子,这样的景象如你所愿了么?” 

“如……我所愿?”这一次完全是月见的声音,他用复杂而迷茫的眼色看着晴明,没有任何举动。 

“你其实从未曾憎恨过这个世界,相反,你其实是爱它的,所以希望它变得更好,所以憎恨那些不美好的东西。你所做的一切本来是想要消除那些丑恶的东西,我一直相信这一点。”

月见看着晴明,一言不发。 

“可是你看,爱和恨的距离这么近,希望和绝望也不过是一步之遥罢了。”晴明指着尸横遍野的大街,慢慢地说道。 

月见的眼光慢慢地扫过整个街道,有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 

每一滴落下的眼泪里面,都会散出一团黑气。 

他慢慢地跪在地上,抽泣起来。 

“对恶的憎恨也是一种恨啊……我居然任由恨意把自己变成了恶鬼!我真是个可笑的阴阳师!” 

说着他抬起眼,用祈求和释然的目光看向晴明。这一刻他的眼睛不再是如恶鬼布满了血丝,而是又变成如同之前的青年一般清澈的眼神。 

晴明的嘴角依旧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俯下`身,把手放在月见的头上。从他的手心里发出一团强烈的光芒,自月见的头上向下,罩住他的全身。怨灵的黑气从他身上挣扎着,拉着长长的身形,扭曲着脱出。不断有黑气从怨灵身上脱离,渐渐怨灵从月见的身上剥离开来,但已经不是之前的人形而是变回了一团氤氲,模糊不清,扭曲着身形。

月见斜斜地倒下去,身体瘫软在地上,但是唇角带着一抹笑,“谢谢你……晴明。” 
逐渐变得支离破碎的怨灵发出杂乱的怒吼,冲着猝不及防的晴明冲过去,用整个身体包住了他。 

“晴明!!”博雅焦急地叫道,然而怨灵整个裹住了晴明完全看不清。他冲上去几次都被弹开了摔在地上,这时候隐隐约约传来晴明念咒的声音。 

晴明被怨灵整个裹住,因为张着嘴喉咙里都有水液,如同窒息一样的感觉。身上不时因为怨灵的力量被割裂开,溅出血花让怨灵吸收使这一团红液越发地红了。忍受着疼痛与不适他微笑着张开右手伸向怨灵力量的中心,左手缓缓搭上右臂,柔声念道:“敬请伟大泰山府君,以慈念超度亡灵……”

“鬼魅之众,四生沾恩,尘秽消除,九孔受灵……”轻柔念着往生咒,并不似念咒,而像是与怨灵温柔地交谈着,渐渐地那一团水液越变越淡,周遭的黑气都消失不见。晴明睁眼,有意无意地向博雅所在的地方看去,勾出一个平静到淡然的微笑。

博雅艰难地站起身,盯着晴明含笑的双眼,心中一颤。然而来不及细想什么,月见虚弱的声音也传来,“所业一切,皆得净灭……”他用尽最后的生命,和晴明一起低声念着往生咒。怨灵越变越薄,眼见就要消失,然而似乎是垂死挣扎一般它的又变得浓郁起来,瞬间晴明的身形又看不清了。

“……敕救汝等,急急超生,敕救汝等,急急超生!”一道白光从怨灵的中心散发出来,怨灵越缩越小,不断地有黑气脱离,盘旋着消失于空中。晴明许久却毫无动静,博雅沉重地呼吸着紧张地几乎要站不住。

忽地,怨灵突然整个消失不见,被净化的亡魂终于超脱人世进入彼岸。 

黑气散尽后露出原本裹在里面的晴明。他变作白狐狸趴在地上,紧闭双眼,皮毛上血迹斑斑还有血顺着伤口流淌出来,染红了身下的黄土。他好像不再有呼吸,只是闭着眼睛在那里睡着了一样。

几乎是变回人的同时,博雅一个箭步冲上去将晴明抱在怀里。他浑身都是颤抖的,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然而他却明白了一件事,之前晴明看过来的时候那个微笑的含义。 

那是淡然地迎接死亡的微笑。 

“明明一切痛苦都结束了……我却要在这时候失去你了么?”博雅抱起浑身瘫软,没有呼吸和心跳了的白狐狸蹭了蹭自己的脸,“可是我却不觉得失落呢……大概之前已经做过如此的觉悟了吧,晴明……可是我真的不想就这样失去你……”

他说着悲伤的话语,却没有落泪。 

“好啦,有功夫说这些不如赶紧想办法救他。” 

一条胳膊搭上了他的肩膀,博雅回头看清是道满冲他露出一口黄牙,“有个好消息你要听么?” 

“我可没空听你逗,先救晴明要紧。”保宪从他身后走出来,从博雅手中接过晴明探查了一番,“他的伤很重,赶紧带他回家,我和道满大人想办法帮他治疗。”说完,保宪念起咒语,用手抚过白狐狸身上的伤口,让它们不再流血。

看着道满也上前来,小心翼翼地用手抚过白狐狸的肚子帮他度气,博雅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一些:“晴明还有救吗?” 

“这个不是很确定。总之先带他回家,我们会尽力救他。” 

“拜托你们了!” 

并不是无法放手,然而一旦有一线生机,博雅就绝对不会放弃。 

抱着晴明回到土御门小路,由道满和保宪一齐施法治疗,晴明的身体似乎一直保持着活着时候的温度,但是还没有呼吸。 

“接下来就看他自己的了,我们能做的都做了。”道满擦了擦头上细密的汗珠对博雅说“他的魂魄还没走远,要是回得来的话就有救。” 

“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严重么?那次他也是失去了呼吸,可是经过你的帮助,马上就醒过来了……”博雅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道满。 

“那一次啊,只不过是背负了净化的结界,又遭到朱雀力量的冲击,所以暂时被抑制住了生命的迹象而已,其实完全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可是这次……”道满也收起了戏谑的表情,“这一次,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我能帮得上忙么……我能做些什么?” 

保宪看了看意志坚决的博雅,缓缓点头“请吹笛子吧,博雅大人。” 

“如果是你的笛声,晴明一定听得到的。” 

“到时候就算是爬的,他也要爬回来的吧。”道满适时打趣道。 

博雅点头,从怀中摸出叶二横在唇边专心吹奏起来。 

一直不停地吹着,那首为晴明而作的曲子。不知吹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一夜,也许是更久,他的眼眶深陷,嘴唇也干裂开来。最后终于因为劳累和焦虑,他渐渐地垂下头去睡着了。 

晴明悠闲地走着,踩着脚下遍布红色花朵的草地,似乎走了很久却也不觉得累。这里的景色他很熟悉,三途川的河畔,也许再往前点就是比良坂了,虽然他也没去过那里。 

“也许,这次就真的见到泰山府君了吧,呵……不知道有没有好酒。” 

他觉得人世间已经再无可恋了,想起‘人世’这个词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一阵疲倦,又沉重了不少。他赶紧甩甩头把这两个字忘到脑后,专心走起路来。 

笛声,从远处传来。传入晴明耳中的时候,他突然顿住了,脑子里一个名字清晰地印出来,越放越大,顺着他的唇吐了出来 

“博……雅……” 

晴明扭头看向身后,笛声传过来的地方。 

他转身,向前踏出一步。忽地脚下的原野草地都消失不见,眼前是一条布满荆棘赤红色的荒野。 

再转回身。原野就在脚下,翠绿的草地迷人的花香,都在引诱他走上这条舒服的小径。 

他微笑,义无反顾踏上了满是荆棘的归途。 

“我…………并不是……无所眷恋的…………” 

呢喃自语,他顺着笛声,扒开荆棘一步一步走下去。 

那是他听过的曲子,博雅为他而作的曲子,饱含爱恋,平静而又充满希望的曲子。 

“啊……博雅……博雅……”每踏近一步,这个名字所包含的一切都在脑中越发清晰起来。 

即使身前无路可走他也要伸手扒开灌木造出一个出口,即使手被利刺扎破他也毫无察觉,他快速地走着,一刻不想停歇,也丝毫不觉疲惫。 

他想见他,强烈地思念着他,无论什么困难都无法阻挠他回到他身边。 

然而不知过了多久,笛声忽然停了下来。 

晴明愣在原地,忽然觉得身上痛楚不堪,他这才发现身上脸上已被荆棘的锐刺扯得遍布伤痕,手心血肉模糊。 

“那又怎么样……”他无所谓地笑着,沿着前方继续迈步。 

这次走得十分痛苦,又累,又疼,也觉得孤独。许久许久都没有笛声传来,他开始觉得是一个人了,有些丧气,然而还是麻木地向前。直到他觉得太累了,腿一软一个趔趄栽倒在地。翻过身子看向红褐色的天空,晴明觉得周身无力,再也爬不起来。

“博雅……”他觉得有些委屈似地,叫着这个名字。然而又觉得人世没有意义了,他闭上眼睛幽幽说道,“似乎就在这里,一直呆着也不错……” 

“就在这里,一直睡下去吧……”似乎在说服自己,他缓缓闭上眼睛,躺倒在地上。 
忽然有水滴突然落下,滴在他的脸上。 

“雨水么?”他这么想的时候,睁眼向天上看去。身下的土地却突然破碎,是蔚蓝清澈的大海。晴明坠入水底,头发散开来在水里飘荡着,他张开双手想要握住垂入水中的那道光线,嘴里想说些什么,然而却因为在水中只有模模糊糊的音节。他闭上双眼,突然右手被人拽住了,然后将他拖拉着拽出水面。

呼吸到第一口空气的时候,他睁眼看到博雅正握着他的手,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
 
“博雅……怎么流泪了呀?你可是武士哟,哭成这样真让人笑话。”虽然语气带着一丝调侃,然而晴明自己的眼中也忍不住流出泪水。 

喜极而泣的泪水。 

“晴明,我是高兴的,能够再次拥有你的喜悦。”博雅抱起晴明将他拥入怀中“没有失去你真是太好了。” 

“我也是……能够再次看到你……”晴明伸手揽住博雅“我听到了你的笛声,所以才回来了……然而你有一段没有声音的时候我几乎要放弃了。” 

“抱歉,”博雅搂着晴明忘情地亲吻着他的头发,“后来我昏睡过去了,醒来看到你已经变成了人却还是没有呼吸……我觉得你要回来了,却又怕你回不来,就忍不住握住你的手,直到你回复了呼吸,我反而哭出来了。”

“傻瓜,我不是回来了么,你又哭什么。” 

“是的,你回来了,所以我才哭啊。” 

两个傻瓜含泪相拥着,再无可言。 

在那之后因为身体过于虚弱,晴明又昏睡了很长时间才开始逐渐恢复。这段时间,除了他的院子还是那么祥和安静以外,外面的一切都是一团糟。平安京中的这种混乱景象,如果要说的话,说上一天一夜也说不完,但是这些就并不是晴明需要操心的了。他自从醒来以后,便每日在家中养伤。

因为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所以几乎所有的殿上人都被派去处理公务,保宪和博雅每次拜访都只能说上几句话便匆匆离开。 

然而这一天,博雅还是带了酒菜来找晴明,仿佛又要逗留好久的样子。 

刚刚进入初秋,天空澄澈得让人神往,如果一直盯着蔚蓝的苍穹,偶尔飘过的几朵淡淡的云会让人觉得自己已经飞了起来一般。 

晴明的院子已经完全恢复了以往的生机,潺潺的溪流蜿蜒而过,看起来赏心悦目。溪边趴着一只青蛙,嘴巴一鼓一鼓,博雅路过时还看了它一眼,不知道那是不是荻。 

“真是难得,京中的事情处理好了?”晴明靠在窄廊的柱子上,懒洋洋地仰头看着被蜜虫领进来的博雅。 

“因为我向天皇告假来看你,虽然还有很多事,可是担心你的状况,所以我根本无心处理公务。” 

“那个男人也会这么痛快地准假么?” 

博雅已经懒得纠正晴明对天皇的称呼,反正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圣上一直很慷慨,不然你怎么能够那么多天都不去上朝也不去阴阳寮。” 

晴明笑了笑:“就别拿我开心了。其实你也是很担心京中的公事吧?你可是一向以那个男人的事为重的呢。” 

“现在不一样了,最重要的事情是晴明。我这几天一直担忧你的身体。”博雅坐下来,把手里的香鱼递给蜜虫拿去烤。 

“我哪有这么娇贵?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啦。只不过不想去管那些事情,所以才说伤的很重不能起身。反正我已经处理了最重要的部分,善后也不需要非要我出面不可。” 

博雅露出得意的表情:“我早就知道是这样,所以才会带了酒来的。” 

“你真了解我。”晴明笑着接过博雅递过来的酒盏,“好久没有这样喝一杯了呢。”
 
“真庆幸一切可怕的事情都结束了,我们又可以像以前那样……”博雅说着,忽然狡黠地笑起来,“唔,比以前还要多一些乐趣呢。” 

下一刻,晴明就被博雅揽进了怀里。 

依恋着自己所爱的人温暖而宽阔的胸口,晴明伸手抱紧了博雅的脖子。 

在没有比当下更加令人满足的时刻了。两个人都闭上眼睛,感觉彼此的心都贴在了一起。 

他们依偎在一起,竟然没有注意到烤好了香鱼的蜜虫走出来,把盘子放在地上的动作。而蜜虫也刻意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两人这样宁静的幸福,是谁都不会忍心去打扰的吧。 

她掩了口笑了笑,悄然掩藏了身形,化作院子里一抹淡淡的紫藤花香,恬静地弥散在两个人的身边。

-全文完-


云千清

抽卡(上)
源自本人真实抽卡经历
触屏笔太难用了…

抽卡(上)
源自本人真实抽卡经历
触屏笔太难用了…

鹿红

【阴阳师乙女】冬寒

八岐大蛇x你

第二人称注意。

交往前提。

蛇蛇是大家的,ooc算我的。

       入冬之后,这天气便愈来愈冷了。

白雪如绒,坠入天地之间。庭院里的樱花树挂上冰棱,塘水如晶,光可鉴人。只有雪女在这种温度下怡然自得,飘在池塘边做冰雕。另一边桃花妖拉着樱花妖坐在树下,萤草抱着本体牵着白狼的手,围着日和坊晒太阳。在晴天娃娃的日光下,蝴蝶精和山兔正为即将到来的新年祭排练舞蹈。收回目光,你裹着毯子坐在屋檐下,这种天气就应该抱着小松丸(的尾巴)围着凤凰火吃橘子。怕冷的鸟类式神都和你挤在一起取暖。坐拥众多毛绒绒和小姐姐的你幸福得几乎要睡...

八岐大蛇x你

第二人称注意。

交往前提。

蛇蛇是大家的,ooc算我的。

       入冬之后,这天气便愈来愈冷了。

白雪如绒,坠入天地之间。庭院里的樱花树挂上冰棱,塘水如晶,光可鉴人。只有雪女在这种温度下怡然自得,飘在池塘边做冰雕。另一边桃花妖拉着樱花妖坐在树下,萤草抱着本体牵着白狼的手,围着日和坊晒太阳。在晴天娃娃的日光下,蝴蝶精和山兔正为即将到来的新年祭排练舞蹈。收回目光,你裹着毯子坐在屋檐下,这种天气就应该抱着小松丸(的尾巴)围着凤凰火吃橘子。怕冷的鸟类式神都和你挤在一起取暖。坐拥众多毛绒绒和小姐姐的你幸福得几乎要睡过去,但是生活总是要出点意外。

      “不好啦,金鱼先生冻在湖里了!”金鱼姬惊慌失措地跑过来“昨天我把金鱼先生忘在湖里了,现在他要变成冻鱼干了QAQ” 话音才落,孟婆骑着牙牙追过来:“鲤鱼精小姐的泡泡变成冰球球!椒图的壳冻到打不开了怎么办?”

      “……”

       行吧,你们水系妖怪真可怜。

       示意凤凰火赶去救灾,其他式神也都散了回窝。你懒洋洋地不想动弹,抱紧低头吧唧松果的小松丸,撸了一把她的大尾巴,继续咸鱼。

     “今天不打本?”熟悉的声音响起,八岐大蛇走到你对面,坐下。顺手拿起案上的橘子剥起来,作为少数不冬眠的蛇类式神,他好像比你还要抗冻一些。你抬头看他,没化妆,那个金灿灿的耳坠也没戴,但还是个赏心悦目的妖异美人一个。身上的蛇不知道去了哪里,当那双紫色的眼睛注视你的时候,你能从中看见自己清晰的倒影。“冷,不想出门。”你拢了拢毯子,让寒气无隙可入。“你倒是比我更像蛇些,这是打算冬眠了?”男人把橘子递给你,顺带瞥了一眼窝在你怀里的小松丸,“阿妈他好凶!”小松鼠奶声奶气地和你告状,像是发动了胆怯一样躲到你身后,又露出半个身子向八岐大蛇挑衅地吐舌头“略略略~人家好怕怕哦!”预防小松丸日常作妖,你好笑地戳了戳她的脸,“行了,去找追月神玩吧。”然后接过橘子。指尖相碰,你觉得好像摸到了一块玉。“你好像特别喜欢那个小矮子?”他看向小松丸举着松子跑掉的背影,若有所思。“谁不喜欢吸毛绒绒又温暖的小可爱呢?”你理直气壮地回答,见他回头看你,你添了一句:“你不行,就算你在我心里第一可爱也不行。”你握住他的手,试图使他染上你的体温。“但是我的被炉可以分你一半。”你拉开毯子,给他挪了个位子。没想到他把你拎进怀里再盖上毛毯,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小矮子,但我可以抱你。”他低头在你耳边说,细小的气流拂动鬓发,却好似吹在心尖。你握住他的手,被撩得有点害羞,低头装作仔细研究八岐大蛇的手。他的手苍白修长,看不出有杀完敌人杀队友的力量。一只金紫色的小蛇从袖口探出脑袋,匍匐缠上你的手。原来躲在身上吗?你点了点蛇的脑袋,与蛇神同温的蛇算不上太凉,此时被你更高的体温吸引,慢慢地沿着你的手腕紧贴皮肤钻进衣物深处。根据你的调查得知,八岐大蛇的蛇,是和白狼的尾巴薰的猫头鹰络新妇的蜘蛛一样,类似本体一样通感暴露心情的存在。所以……

    “这是在撒娇吗?”

      缠在你手臂上的蛇忽然僵住了,尾巴偷偷在你腕上画着圈。蛇神把头埋在你的颈窝里,低声说:“总是把目光投在其他人身上,我会忍不住……” 后面的话语音量过于微小,破碎在他的唇齿间。他抱紧了你的腰,更多的蛇复苏,从领口,袖口滑入。向热源越潜越深,到了有些糟糕的地步。细小的蛇鳞擦过肌肤,蛇信细长,被舔时微微有些痒。八岐大蛇沉吟了一会,向你发问:“如果冷的话,我们来做些能发热的运动如何?”

你的回答是:

A.才不要,好累。

B.好啊。

C.你没有回答,慢慢涨红了脸。

————【我是作者有话说】—————

选吧,后续过几天放出。

蛮开心⭐️

给我日他!直到他肯交出六号位极品暴伤为止!

给我日他!直到他肯交出六号位极品暴伤为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