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阴阳师

4亿浏览    15.1万参与
薰夜-Fay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切白)

本文是鬼切×小白cp,是由游戏中克制关系自己脑补的cp
我个人理解来说,游戏中的鬼切无论是语音还是什么都是跟随源赖光时期的鬼切,而我写的是鬼切在知道自己的罪孽之后赎罪的鬼切。如果觉得ooc的大宝贝儿们请慎点。原剧情向。
一章 海猫在码头鸣泣
这世间是不是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了?如果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信任,同时也失去了世界对自己的信任的时候,前方到底会通往什么样的悲伤呢?
拿着三把剑的手,最后又会去伤害自己身边的什么人呢?
当鬼切的思绪被这些东西充满的时候,他成为了大阴阳师晴明的式神。并不是之前高深莫测的晴明,而是现在这个虽然略显稚嫩,却单纯的多的晴明。
和茨木解释这个决定的时候,鬼切的理由是...

本文是鬼切×小白cp,是由游戏中克制关系自己脑补的cp
我个人理解来说,游戏中的鬼切无论是语音还是什么都是跟随源赖光时期的鬼切,而我写的是鬼切在知道自己的罪孽之后赎罪的鬼切。如果觉得ooc的大宝贝儿们请慎点。原剧情向。
一章 海猫在码头鸣泣
这世间是不是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了?如果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信任,同时也失去了世界对自己的信任的时候,前方到底会通往什么样的悲伤呢?
拿着三把剑的手,最后又会去伤害自己身边的什么人呢?
当鬼切的思绪被这些东西充满的时候,他成为了大阴阳师晴明的式神。并不是之前高深莫测的晴明,而是现在这个虽然略显稚嫩,却单纯的多的晴明。
和茨木解释这个决定的时候,鬼切的理由是赎罪。
同族的死是他一直都背负着的伤痛,也是他一辈子不准备放过自己的枷锁。
“人类会介意你是鬼的身份,鬼族又会怨恨你杀死了自己的同族!你去晴明那里不可能被接纳!”茨木急躁地挡住了鬼切的去路。“鬼切!你根本不需要赎罪!你没有从自己的意愿出发犯过任何过错!”
可是不从主观出发犯的错误也是不可饶恕的,我放在某处的刀片被别人踩到划伤了脚,我也释怀不了这件事。鬼切和茨木道别之后来到了晴明的庭院,现在的晴明很适合接收他这个迷途的人,毕竟连晴明自己也是前途未知。
从进庭院的时候鬼切就能感觉到周围不善的目光,山兔和觉看他的眼神都很不对,毕竟是他亲手砍下了鬼王酒吞的头颅,并且血洗了他们的家园。
但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救赎,你们恨着我,伤害我,才能让我感觉到自己可能被原谅。
“小白,你带着鬼切去找一个房间吧。”
鬼切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狐狸式神,面容是过分可爱的少年,身后的尾巴毛茸茸的,头顶的狐狸耳朵也毛茸茸的。
“鬼切大人走这边吧。”
少年的声音可爱的像他脚上一动一响的铃铛声,对方叫他“大人”让他很不习惯,好像回到了还在源氏时候的时间。但他不敢说话,他觉得在这么祥和的地方他根本不配说话。
“鬼切大人住这里吧,这里原来是妖刀姬大人的房间,后来妖刀姬大人出去修行,就改成客房了。”小白打开门之后被灰尘迷了眼睛,咳嗽了几下之后揉了揉眼睛。鬼切看到他的尾巴在左右摇摆,这是狐狸的天性吗?
鬼切强忍住了自己想去摸小白耳朵的冲动,走进了布满灰尘的屋子,确实有些呛,他很轻地咳嗽了一下。小白揉完眼睛之后跟鬼切打了个招呼就跑开了,鬼切看着少年的背影,坐在了布满灰尘的房间里。
房间几乎是空的,仿佛只有他和他的剑在这里。
小白可能并不想和他多说话,谁也不想和他多说话。他自己也不想听自己说话,所以他现在变得沉默寡言。总觉得说多了就想起之前自己自大的时候,我是源氏的利刃。
想起这些他突然喉咙一甜,他的旧伤始终没有痊愈,从他生在源氏那一天他就在战斗没有停息过,身上总是缠着渗血的绷带,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他伸手捂住了嘴,血从他指缝渗出来,鬼切拆下手腕上的绷带擦着嘴唇,用袖子抹去嘴角的血迹,甚至没开口去要一块方巾。
“鬼切大人!”
一个白色毛茸茸的影子突然冲到他面前,小白把手中端着的水壶和杯子放在了地板上,一下子又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就带着一卷纱布和一块毛巾跑了回来。
“给。”小白把毛巾递给鬼切,鬼切正思索他为什么拿纱布,才发现自己拆了纱布之后,满手都是可怖的伤口。他用左手接过毛巾,小白拉着他的右手帮他包扎。
小狐狸跪在他面前,尾巴可能是下意识地来回摇动,额头上有很细密的汗珠,小巧的狐狸耳朵上好像散发着热气,偶尔还会动一下。
鬼切的手突然觉得很热,热的有些不寻常。
“本来是想带萤草姐姐来的,但是萤草姐姐不在庭院,可能找白狼大人去了。他们有一段时间不会回来,所以我只能先帮您这么收拾一下了!”小白看上去有些自责,扬起的脸上表情似乎很揪心。
“没事,我是旧伤。”鬼切顺从的让小白给他包扎,看得出来其实并不熟练,却包的很仔细。“他们不会愿意来帮我治疗,不要勉强他们。”
“怎么会不愿意来啊!萤草姐姐人很好的,再说还有桃花妖姐姐,前几天我们还遇到了虫师姐姐,他们医术都是很强的!”小白笑得弯起了眼角。尾巴摇得更快了。
小白把之前拿来的杯子里倒上水递给了鬼切,等鬼切接过杯子之后,小白拿出别在腰上的一块布,去屋外的水管处压了些水在布上。少年光脚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噔噔噔的,伴随着铃声,让鬼切觉得很愉悦。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愉悦”这种情绪了,他觉得很怀念,他一直看着小白,每多看一眼都会开心一些。
“谢谢。”鬼切看着自己手上的绷带说。
“以后大家都是一起的伙伴,不用说谢谢呀。”小白用轻快的声音说着。
“不,是谢谢你愿意跟我说话。”鬼切低着头说。“很久没人用对平常人的语气跟我说话了。”
“因为鬼切大人曾经做过源氏的兵器吗?”小白把刚才沾了水的布放在了地上,双手推着开始噔噔噔地擦拭地板,鬼切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是在帮自己打扫房间。
“我自己来吧。”鬼切刚要挽起袖子 ,小白蹲在地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甚至笑弯了眼睛。
“我才不信鬼切大人原来在源赖光大人那里做过这样的事呢,您根本就不会吧。”
被小白说中的鬼切有点窘迫,只能坐到一边看着少年帮他打扫房间。少年手脚很麻利,擦完地板之后又出去洗了一次抹布。回来之后开始擦拭柜子和桌子。
“说起做过兵器这种事情,小白曾经也杀过人。”小白在屋外拧了拧水。“是年少时的晴明大人救了小白,在那之前我作为白藏主杀过九十九个人,本来晴明大人是第一百个,杀掉他我就能自由了。而晴明大人给了小白真正的自由,包括我现在知道的知识,都是晴明大人教我的。”
鬼切看着小白白嫩的指尖,和自己有着显著的差别。
“倒不是说那些事我都忘记了,但晴明大人告诉我,只有抱着真正希望赎罪的心情去做好事情才能够得到原谅。只有成为一个真正因为善良而快乐的人,世界才会接受我的道歉。”小白收拾完之后坐在鬼切面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地喝下去,他一举一动都让鬼切觉得可爱,很想去摸一摸他一直在动的耳朵和尾巴。
然而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对别人的亵渎,他把手收进了袖子里,不再抬头去看面前的少年。
“如果有需要的话就叫我吧,我就住在庭院门口晴明大人房间的隔壁哦。”小白站起来一蹦一跳地离开,把带来的水壶和杯子留给了鬼切。
需要改变自己的想法吗?鬼切看着自己的手,可是你是为了自由而杀戮,我是因为看不起鬼族的存在,我认为人族是世界上唯一应该存在的种族。
我是带着偏见和歧视去杀戮,我连你百分之一都比不上。
鬼切抬头从窗户看过去,发现自己这间房间的外面似乎有一扇小门。他站起来走出了门,门外是连绵不绝的山。他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开心,不配这么开心,着无论如何都无法拆解的心绪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翻过面前连绵不绝的山,在山脉的另一头看到了海。
原来晴明的庭院建在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鬼切在海滩上坐下,这里空无一人,只有海猫在鸣叫,发出哭泣的声音。浪花拍打着岩石,一次又一次带走岩石的棱角。鬼切已经被鲜血磨平了棱角,也带走了他傲气之下的特立独行。而当他不再骄傲的时候,所有的特立独行就都变成了咎由自取。
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鬼切看着自己的双手,因为被别人说是冷血。我想要被爱,所以哭泣,其实只是渴望温暖。

仙一个女鱼
“谁允许汝看吾的” 终于把小版...

“谁允许汝看吾的”

终于把小版狗子画了,我好爱他(虽然我没抽到qvq)

“谁允许汝看吾的”

终于把小版狗子画了,我好爱他(虽然我没抽到qvq)

十一张纸符

Just a 晴光 part【。】

我曾和他一起去看过最美的星海,也曾共同畅游云端之上,写下同一本笔记创造不同的术式。
我们……那么相似,也那么相反。
所以最终背道而驰,再无回转。
除了一个吻,什么都没有留下。

【曾经交往相爱过的少年晴光】少年们炙热纯粹的爱,几乎灼烧了两个人的灵魂
直到最后的火熄灭了,留下那些余热的灰烬,仿佛还是温暖的,却已经在不停的冷却了。

决裂的原因还是日益明显的观念分歧,导火索是【一个男人被妖怪隐瞒身份相恋,后来某日发现了对方的真身,害怕得想要逃离却被妖怪一口一口吃进去了】
固然曾经山盟海誓,许诺永远,却敌不过惧怕。
不提是妖怪隐瞒在先,难道只是因为害怕而逃离,就罪该致死吗...

Just a 晴光 part【。】

我曾和他一起去看过最美的星海,也曾共同畅游云端之上,写下同一本笔记创造不同的术式。
我们……那么相似,也那么相反。
所以最终背道而驰,再无回转。
除了一个吻,什么都没有留下。

【曾经交往相爱过的少年晴光】少年们炙热纯粹的爱,几乎灼烧了两个人的灵魂
直到最后的火熄灭了,留下那些余热的灰烬,仿佛还是温暖的,却已经在不停的冷却了。

决裂的原因还是日益明显的观念分歧,导火索是【一个男人被妖怪隐瞒身份相恋,后来某日发现了对方的真身,害怕得想要逃离却被妖怪一口一口吃进去了】
固然曾经山盟海誓,许诺永远,却敌不过惧怕。
不提是妖怪隐瞒在先,难道只是因为害怕而逃离,就罪该致死吗

所以光总想要斩杀作恶的妖怪,晴明却主张封印压制。

兔砸吃肉肉

以前的旧图,恩。。发一下

以前的旧图,恩。。发一下

桑十三

【阴阳师同人】恃宠而骄·笼中鸟(一) [第二季]

前情提要

【第二个故事】恃宠而骄·槐胎

【第一个故事】恃宠而骄·等价

————人工分割————

笼中鸟啊……笼中鸟

何时……才能出来呢?

黎明傍晚……遇到的人呐

高高举起 五寸……钉

「后の正面谁れ」……

(正后方是谁呢)


或许是因为瞳底充血,大天狗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却也只看得到周遭几块大石头模糊猩红的轮廓。

不过,就算是大天狗眼睛没有受伤,在这暗无天日的石窟鬼牢里,他能看到、碰到的,也只有高耸入云、形态各异,坚硬到他的钢铁之羽都击不断的石笋。


被狐筋炼就的绳索紧紧捆住双手,因为勒进血肉,顺势留下的血已经在手肘干涸了的大天...

前情提要

【第二个故事】恃宠而骄·槐胎

【第一个故事】恃宠而骄·等价

————人工分割————

笼中鸟啊……笼中鸟

何时……才能出来呢?

黎明傍晚……遇到的人呐

高高举起 五寸……钉

「后の正面谁れ」……

(正后方是谁呢)


或许是因为瞳底充血,大天狗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却也只看得到周遭几块大石头模糊猩红的轮廓。

不过,就算是大天狗眼睛没有受伤,在这暗无天日的石窟鬼牢里,他能看到、碰到的,也只有高耸入云、形态各异,坚硬到他的钢铁之羽都击不断的石笋。


被狐筋炼就的绳索紧紧捆住双手,因为勒进血肉,顺势留下的血已经在手肘干涸了的大天狗,狼狈不堪的吊在石笋形成的石笼正当中——

向来未曾脏污过的银白暗纹狩衣早已染上了大片大片血迹,如今已经泛出了黝黑颜色,更在不断散发出融合了血腥味、狐臭味、汗臭味的恶臭;

木屐也早就在那场混乱的打斗中丢了一只,剩下一只也不知被哪只狐狸在失去意识的时候趁乱摸走,可能是想着回去可以做个谈资?木屐袜,怕是也早就蹭破了吧……

大天狗试着动动自己的脚,好吧,果然左脚已经断了,右脚不过轻轻碰了碰就是刺心的痛。

至于背后……的翅膀?

早就痛得没有了知觉——

怕不是像拔掉了毛的鸡翅膀一样光秃秃了?


大天狗现下也有些佩服自己,竟然还能扯起嘴角笑一笑。

他想象得到自己这番模样是有多凄惨可笑,闭起眼睛,他甚至可以听到酒吞童子在嘲笑他:

“哈哈啊,你也有这天啊~拔毛鸡!”


大天狗记不得被关在这石笋形成的天然牢笼里到底有多久了。

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妖力来源,让大天狗失去了一切衡量时间的标准。

他能清晰感受到的,只有自己的妖力正在日渐衰弱。


因为,他已经开始想起“过去”。

不,不只是作为崇德天皇时的记忆,

他竟然回想起了被母亲藤原璋子抱在怀里时,尚为婴童时的记忆。


原来「笼中鸟」这首和歌,

是母亲藤原璋子唱给自己的摇篮曲啊……


又一次耗尽气力的大天狗垂下头,陷落回黑暗之中。

银色的发丝因为被血污染,已经有些发黑,乍一看,倒像是大天狗变成了人类的模样。


“母亲,原来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笼子依然存在。”

“我也,从来没有逃出过,笼子啊……”


上一季直梯

【阴阳师同人】恃宠而骄·第一季[志怪向全员系列文,主酒茨/晴博/狗崽]


碎碎念:

好久不见,这段时间我身边发生了一些事情,以至于莫名断更。


对我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位亲人去世了。

如果说父母给了我生命,

她给予我的,则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在社会上生存下去的三观和方法。

但是她永远永远离开了我,

我是真的难过。

人间太苦,癌症太痛,如今她终于不痛了。


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健健康康

早睡,锻炼,规律的生活,心情愉快。

希望你们都可以好好的。

⭐️深海盐荒🌙

流下去不了的眼泪💦💦
荒荒呱饼会是蓝莓味的吗!

手里拿的那个我是直接贴上去的

流下去不了的眼泪💦💦
荒荒呱饼会是蓝莓味的吗!

手里拿的那个我是直接贴上去的

CallU
【悄悄偷窥吞哥的茨宝&time...

【悄悄偷窥吞哥的茨宝×】

【悄悄偷窥吞哥的茨宝×】

暑扶

2018/10/19

卸载阴阳师的第一天,感觉还可以。

卸载阴阳师的第一天,感觉还可以。

锅烧的平安京日常
决定是你了!抵抗之王!!

决定是你了!抵抗之王!!

决定是你了!抵抗之王!!

京魚

博:“来把手给我。”
天:“……?!”

接上篇的n年后,已经熟稔日常游山玩水二人设。

p2,他们好甜真的!!

博:“来把手给我。”
天:“……?!”

接上篇的n年后,已经熟稔日常游山玩水二人设。

p2,他们好甜真的!!

月明秋思

茨木茨木茨木小哥哥同人衍生耳饰
小茨球超可爱的是不是是不是

茨木茨木茨木小哥哥同人衍生耳饰
小茨球超可爱的是不是是不是

季聆聆聆

_(:зゝ∠)_最近好忙呀,抽时间摸了下鱼,接着下去忙了!

白儿子和黑儿子还有最近下雨想看送伞小萝莉!!

_(:зゝ∠)_最近好忙呀,抽时间摸了下鱼,接着下去忙了!

白儿子和黑儿子还有最近下雨想看送伞小萝莉!!

1362
临摹,阴阳师中的妖狐。

临摹,阴阳师中的妖狐。

临摹,阴阳师中的妖狐。

止息

如雾


作者的话: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大江山修罗场。

酒茨/切光切背景下的酒切茨光酒生生不息。

混乱邪恶,慎入,接受不了请点叉退出不要委屈自己。



链接:https://shimo.im/docs/X4L4C3QkJp4NZqzO




作者的话: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大江山修罗场。

酒茨/切光切背景下的酒切茨光酒生生不息。

混乱邪恶,慎入,接受不了请点叉退出不要委屈自己。



链接:https://shimo.im/docs/X4L4C3QkJp4NZqzO

今天我们都是镇魂女鬼
我果然还是多想了,脱非这个事情...

我果然还是多想了,脱非这个事情,并不是一两个ssr就能的,得是一筐……啧啧全r!!!我全把他们喂了鬼切!!!

我果然还是多想了,脱非这个事情,并不是一两个ssr就能的,得是一筐……啧啧全r!!!我全把他们喂了鬼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