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阴阳师同人

53.5万浏览    30620参与
魏茗
是阿离呐许愿不知火🙏

是阿离呐
许愿不知火🙏

是阿离呐
许愿不知火🙏

游芊
么么汝的小脑门儿😚

么么汝的小脑门儿😚

么么汝的小脑门儿😚

-青門引-
灯姐皮“文夜游灯”画好了!!放...

灯姐皮“文夜游灯”画好了!!放个链接求个赞和评论!!!!
站酷:https://www.zcool.com.cn/work/ZNDA3OTk0NTY=.html
涂鸦王国:https://www.gracg.com/works/view/1398425

灯姐皮“文夜游灯”画好了!!放个链接求个赞和评论!!!!
站酷:https://www.zcool.com.cn/work/ZNDA3OTk0NTY=.html
涂鸦王国:https://www.gracg.com/works/view/1398425

兜售博晴片

【博晴/R】值更

※原著向,皇宫普雷

※7k字一发完,本质纯车向


某次聊天和朋友说小说里这两人简直日日夜夜难舍难分,唯一能分开他们的大概也就只有博雅要受命为天皇值夜的时候……了吧?对方发了个回眸一笑.jpg的表情包,太天真了!天皇怎么能阻止得了晴明去见博雅呢?(手动doge)


保宪看透了一切

(进入之后请按proceed,吃肉愉快w)

※原著向,皇宫普雷

※7k字一发完,本质纯车向


某次聊天和朋友说小说里这两人简直日日夜夜难舍难分,唯一能分开他们的大概也就只有博雅要受命为天皇值夜的时候……了吧?对方发了个回眸一笑.jpg的表情包,太天真了!天皇怎么能阻止得了晴明去见博雅呢?(手动doge)


保宪看透了一切

(进入之后请按proceed,吃肉愉快w)

百岛琉陌

第十九封情书【藻巫】

给千代:


见信如晤。


天皇体格一日不如一日,宫中阴阳师进出频繁,京都各处也戒严守备。我无心于此,干脆假死脱身。索性无人顾及我,匆匆埋葬。


我回到了我们曾经的家。


虽然当时暴怒之下山岗燃烧,方圆几里尽皆灰烬,但羽衣和爱花静静躺在最中央,不曾波及。他们残缺不全的身体,是我刻骨铭心的伤痛。


无法原谅!!


我亲手为他们重新梳妆打扮,空洞的双眼处蒙上白色布条;又砍下木头雕刻出两具棺椁,将他们并各自的娃娃铃铛手镯等物品安置其中,埋在逢魔之原,我专属的宫殿之中。


阔别许久的领地,确保绝对的安全。


无人打扰。


而这曾经的家在经历阴阳师恶意焚烧破坏,加上自己...

给千代:


见信如晤。


天皇体格一日不如一日,宫中阴阳师进出频繁,京都各处也戒严守备。我无心于此,干脆假死脱身。索性无人顾及我,匆匆埋葬。


我回到了我们曾经的家。


虽然当时暴怒之下山岗燃烧,方圆几里尽皆灰烬,但羽衣和爱花静静躺在最中央,不曾波及。他们残缺不全的身体,是我刻骨铭心的伤痛。


无法原谅!!


我亲手为他们重新梳妆打扮,空洞的双眼处蒙上白色布条;又砍下木头雕刻出两具棺椁,将他们并各自的娃娃铃铛手镯等物品安置其中,埋在逢魔之原,我专属的宫殿之中。


阔别许久的领地,确保绝对的安全。


无人打扰。


而这曾经的家在经历阴阳师恶意焚烧破坏,加上自己暴怒,早已付诸一炬。


……不,这不是家。


没有你,没有羽衣爱花的地方,算什么家呢?


九尾狐寿命悠长。我一定会重新等到你,重新等到你们的。


我们会有新家。


爱你的,玉藻前


来拍照看镜头

我在十二月的平安京(十一)

阴阳师同人,cp黑童子xsp真红皮肤白童子


白童子青年大妖设定,是已经成长为强大妖怪的式神,性格与幼时的天真烂漫有区别,对找回黑童子有异寻常的执念


黑童子目前只出现在回忆里,后期会正式出现


第一视角是未知式神“香香"(非现役式神)


———————————————————————————


        重新走上平地的感觉真好——我是说,在经历了有可能长达一个时辰无言的攀爬和在黑暗中的搏击以后,我的嘴巴终于得到了真红的解禁许可。又能一边叽哩哇啦说话一边用放松的姿态行走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阴阳师同人,cp黑童子xsp真红皮肤白童子


白童子青年大妖设定,是已经成长为强大妖怪的式神,性格与幼时的天真烂漫有区别,对找回黑童子有异寻常的执念


黑童子目前只出现在回忆里,后期会正式出现


第一视角是未知式神“香香"(非现役式神)


———————————————————————————


        重新走上平地的感觉真好——我是说,在经历了有可能长达一个时辰无言的攀爬和在黑暗中的搏击以后,我的嘴巴终于得到了真红的解禁许可。又能一边叽哩哇啦说话一边用放松的姿态行走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


       当然,这应该仅仅是针对我而言。


       真红的话,可能正好相反。


       我同情地看着那个平时淡然飘逸的背影笼罩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黑气,张牙舞爪的招魂幡把婴儿拳头那么大的鬼面铃铛扇得叮铛乱响。


       嗯……就在刚才,我还吐了他一身。




       我伸着头偷偷地看了一眼走在我身前的真红,心情复杂。怎么说——有点心虚,有点歉意,也有那么一丁点儿报复成功的快感。


      真红拄着招魂幡不疾不缓地走在冥河滩涂旁边平坦的土地上。虽然并没有离得太远,但他始终和我保持着一臂左右的距离。


       “那个,我已经不想吐了。”


       眼见真红有越走越偏的趋势,我觉得我很有必要为我自己解释一下:


       临出来那一霎那,我估计那个意识也没能顾及太多,我的胃部让什么冰凉的东西重击了一下,又冷又麻的感觉让我的胃袋里面翻腾得厉害,吐出来反而舒服了许多。仔细感觉了一下,现在的确已经没有什么不适感。


       至于那另一个意识,可能关系到我的个人秘密,在没有确定我的猜测是否正确之前,我必须向真红作出一定程度上的隐瞒。


       “……”


       我走在真红的右后方,看不到他的正脸。但从他把招魂幡捏得“咯吱——”一声响中判断,我敢保证他的表情肯定是异常狰狞的。


       现在真红就只穿着衬里的白衣。宽大的外袍脱下来简单处理了一下,打个结围在腰间挂着,而他原本穿的那件制服已经被呕吐的秽物糟蹋得不太能看了。或者说,至少最外面那一层不适合再穿在身上。 


       我还能清楚地记得他为了防止控制不住自己把我一巴掌抡回黑墙里的冲劲,忍得额头上青筋暴起的样子。


       ……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心里默默道了个歉,用手把已经嚣张得要上天的嘴角用力往下摁了摁。


       不行,我快憋傻了。






       从黑墙里走出来,就算是正式到了冥界了。


       闹脾气归闹脾气,真红正经起来倒是相当靠谱的。他仔细检查了我的身体是否有异状,确认安全后才开始处理他自己的衣服,走到一边生闷气。


       像个孩子一样。


       我跟在真红的身后,沿着河流的方向前行。脚步没有停下来,目光却不自觉地被各种各样的稀奇事物吸引住——


       “冥府没有四季区分与白天黑夜,有的只是无尽的黄昏”,这样的场景,在我和真红尚不熟识的时候曾听他描述过,并自心底衷心地想要看上一眼。然而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听别人形容永远没有自己亲眼所见那么震撼人心,这我已经深有体会:


       天边有一轮仿佛即将没入山峦的朱红落日,被层层叠叠的紫罗兰色云霞簇拥着,橙红的光线像小袖之手做工精细的红丝绣品,浸染着整个冥河滩涂。


       微风拂来,比外界更轻柔温暖的风撩起耳畔的碎发;河边顶着白色绒絮的丛生植物轻轻摇摆着动人的身姿,抛撒出萤火虫一般美丽而亮眼的荧光孢子。


       天空云彩间隐约传来悠扬空灵的歌声,抬头去,一条巨大透明的蓝鲸状巨灵神缓缓张开漆黑的羽翼,破云而出,在空中滑翔,吟唱着忧郁而孤独的歌,在飞进下一片云之前很快又破碎成星光散去。被气浪搅散的云层翻滚着聚成新的形状,孕育着又一个神异的魂灵。


       奔涌的冥河水清澈,却深不见底。被残阳撒上一层金红碎屑的河面起伏不息——不时有黑色的细长影子从河面探出头,又钻入不远处的浅滩,仿佛藏着银白色光点的细长身体在河面上方构架出一架又一架弯桥,又悄无声无息地沉入水底……


       ……


      和我预想中的冥界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样子呢。




       或许是我看得太入迷,走着走着我竟一脚踩进了冥河浅滩的水里,几近冰点的温度刺激得我猛一缩脚,带起一小片水花,发出“哗啦”一声。


       河水里的“桥“仿佛受到了惊吓,一时间全部没入了水底,河面上安静得只被风吹起的剩粼粼波光。


       真红回过头来看我。


       “没,没事儿,我就走岔了,嘿嘿……”


       我在干净的草从上蹭了蹭沾上了河泥的脚,裤角也仔细检查了没被弄脏,然后叭嗒吧嗒就跑回真红身边,就像是刚从河里游完泳跑到岸上抖毛的小动物。





       “……你很好奇?”


       沉默了一路的真红忽然问我。


       “嗯?嗯。”我吸了吸鼻子,被白絮植物孢子的香气刺激得打了个喷嚏:“跟我以前想像中的不太一样。”


       “哦,”真红漫不经心地扫了我一眼:“那你认为冥界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唔……那可不好说,”


       我从来没有到过冥界,这次是头一回享受这种殊荣,对冥界的了解只限于坊间传说和伊吹的胡言乱语。


       “我一开始以为冥界应该是那种——阴森森的,很冷,到处都是游荡的魂灵和鬼差。像这里,石头旁边应该会有骨头。”


       我用手比划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圆:“地上到处都是头骨,眼窝里还会有一晃一晃的鬼火。”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蓝绿蓝绿的那一种。”


       “……”


       “是你让我说的啊,说错了不怪我的。”


       “……”


        “咳我以前就是喜欢瞎想,其实我觉得这儿挺好……”


       “你说的,其实也没有错。”


       “诶?”


      


       我看真红的表情不大对,还想说两句好话补救一下,结果居然意外地得到了真红的认可,那时候我还在状况之外。


       什么叫作“其实也没有错”?


       周围的景色分明一片祥和,我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见真红有要解释的意思,也就顺从地安静下来听他说。


      




       “你刚刚穿过的那面黑墙,其实是由冥河底部的淤泥堆砌而成的。每一个亡魂都要由鬼使引领着穿过那面墙,用以判别这个亡魂到了冥界以后到底是归于地狱还是安乐之地,亦或是直接往生。”


       “生前罪孽深重,作恶多端,或是夺人魂魄以续命养魂的亡魂在黑墙里会受到来自冥河底部鬼吏的攻击。罪孽越深,攻击就越猛烈。反之,则会安然无恙——而鬼使则负责保证亡魂不会被鬼吏撕扯得魂飞魄散。”


       ……敢情你是怕我作恶多端所以来护着我不被撕巴撕巴吞了呗?


      我有点儿愤愤不平的意思,心说我这么善良一小妖怪又没杀过人又没放过火的你还质疑我的妖品。


      呃,


       当然,这话我不敢当面跟真红说的,我怕他用那个一人多高的招魂幡敲得我当场失忆。


      好在真红不会读心术。




       “黑墙会在亡灵行走在亡魂之路上的过程中对他的一生进行评判。等黑墙出现时,说明它对亡魂的一生已经评判完毕——这就是我好奇的地方。”


       “需要长时间审判的多半是工于心计的老年人。而你很年轻,按道理没有多少经历,也吃过了鬼使赠予的糕点,身体处于正常死亡的状态,于黑墙而言就是一个普通的亡灵,在我的带领下应该会顺理成章地安全通过。”


       “然而,本该简单的程序它却用了那么长的时间去评判你到底是有罪还是无罪。假设你有罪,在黑墙中没有我的护卫,它竟然还把你完完整整地送出来了——我从没见过费了黑墙这么多精力,出来却仅仅只是呕吐了一次的灵魂。”


       “……那我还真是对不起啊,居然只是吐了你一身呃!”


       一颗鬼面铃铛当着我的面飞过来弹了我一脑瓜嘣儿,又耀武扬威地到它主人那儿领赏去了。被真红轻轻摸了摸还兴奋地“叮”了一声。


     我:呕。


       “这个暂且不谈,再说冥界,”


       真红抬头看了看天,已经变成玫瑰色的云团倒映在他浅色的眸子里,眼中流露出那么一丝怀念。


       “你被判到了安乐之地——上一个被判到安乐之地的亡魂还是个两岁的孩子,心灵干净纯洁得像一张白纸。大多数亡魂都会视罪行轻重被判到不同层数的地狱,直到还清罪孽才会被释放出来。”


       “因此,我去得最多的地方,就如你所说,是白骨遍地,四处都是被鬼吏押送的魂魄的那一半冥界,也就是俗称的地狱。”


       “……”


      


       真红讲了许多关于冥界的事情,也讲了许多关于他自己的。他也许没注意,但我们之间的距离明显缩小了许多,关系也似乎更熟络了一些。


       “这里,我当年还是见习鬼使的时候,经常和黑童子沿着这条河散步,一路走得很远,很远。”


       真红在提起另一位大人的时候总是流露出更温和细腻的一面。他眯着眼睛,面部线条因为放松而变得柔和,眺望着远山的轮廓,脚步都缓了下来。


       “我当时和他说,如果整个冥界都是这般景色该多好,”


       “没有冰冷的地狱,不用面对受刑的灵魂的惨叫,所以亡魂像是活着的时候一样幸福快乐,没有烦恼地生活在安乐之地。而他说,‘会有的’。”


       我听到真红的声音有些闷,还有疑似哽咽的声音。


       脑海中响起模糊到听不清的回声,我仔细去听了,但是很可惜,一个字眼儿都没能捕捉到。


       我怀疑,我的那个猜想可能是正确的。




       “小妖怪,说到这我可能还得向你道个歉。”


       道歉?道什么歉?


       我也有心事,看着真红的眼神有点复杂。


       “那条路你本不必走,我可以直接带你传送过来,但我想要看看黑墙的反应。”


       真红用手捻起我的一缕头发,轻轻搓了搓,又放下了。对上我的眼睛,带着点内疚地笑了笑:


      

        “我曾经怀疑过你,怀疑你……算了,现在看来,我是错怪了。”


       我忽然紧张起来。


       真红,他在我还没有戒备起来的时候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吗?


       是我表现出什么?他在怀疑我什么?




       “真红,”


       “嗯?”


       我咽了一口唾沫,有些紧张,试探性地问他:“万一,万一你没有错怪我呢?”


       真红的脚步错了一下,也扭过头认真地盯视了我几秒。





       “那么,你现在应该已经成为地狱白骨之中的一员……”


       “……”


      “噗,”看到我吓得不敢动弹,真红忽然恶劣地笑了起来,修长的手指在空中比划:


      “这么大的头骨,眼窝里有鬼火——蓝绿蓝绿的那种。”


       “哈哈哈……”




       真红笑起来很好看,声音也很清冽,眼尾那抹艳丽的红色在霞光的映照下煜煜生辉。


       而我,


       却感到遍体生寒。


       ——待续


—————————————————————————————


嗯当无差看就行,真的


冥界的设定是私设,肯定不是真的(吐舌)


毕竟……我也没去过诶嘿






木子白

【岳蟹】暗恋(下)

     “小笨蛋,醒醒”大岳丸一边捏着蟹姬脸颊旁的软肉一边唤道。

        “痛痛痛痛QAQ......”蟹姬极不情愿的张开眼,略有委屈的看向罪魁祸首,不满的嘀咕道“我刚刚才梦到我的钳子长了三尺呢!”随后才环顾了一下四周,后知后觉的问道“唔,这是哪里呀?”

       大岳丸看到蟹姬呆愣的样子,冒上的火自然无法发作,当初蟹姬冒冒失失差点被海怪吃掉,他赶来的时候那心底无边的后怕再抱...


     “小笨蛋,醒醒”大岳丸一边捏着蟹姬脸颊旁的软肉一边唤道。

        “痛痛痛痛QAQ......”蟹姬极不情愿的张开眼,略有委屈的看向罪魁祸首,不满的嘀咕道“我刚刚才梦到我的钳子长了三尺呢!”随后才环顾了一下四周,后知后觉的问道“唔,这是哪里呀?”

       大岳丸看到蟹姬呆愣的样子,冒上的火自然无法发作,当初蟹姬冒冒失失差点被海怪吃掉,他赶来的时候那心底无边的后怕再抱住蟹姬的那一刻转化为了燎原的怒火,大岳丸当时想着回去一定好好给这个小笨蛋一个教训,长记性的那种。到现在火没消,教训没有,心下想的却是她没事。

         “这是我房间。”到最后大岳丸也只是闷声回答了蟹姬的问题。

         “少主的房间比海鸣爷爷的书房更有令人安心的感觉。”蟹姬忽然冲大岳丸笑到。

        大岳丸一愣,随即轻弹了一下蟹姬的额头,“小笨蛋,整天就知道吃和睡。“看到蟹姬捂着额头眼泪汪汪的样子,心情竟意外的有些好,“走啦,海鸣找我们。”

     

 

        后来,大家都登上了鬼船,蟹姬已经好久没有笑过了,她很少能看到大岳丸,看到时也是面色凝重,海鸣告诉她他们要离开铃鹿山,可是铃鹿山的妖怪怎么能离开铃鹿山呢?海鸣还说他们将要去遥远的京都,寻找新的家园,他们是要为自己的家园而战,可是,不明明都离开家园了吗。

         蟹姬不明白,但她知道,只要跟着海鸣爷爷的话去做,就是对的。海鸣不让她去找大岳丸,问起,海鸣就和蔼的摸着蟹姬的头说道“你看呀,少主已经够累了,你不能让他担心。”蟹姬点了点头。

        待鬼船将要远行的那一天,大岳丸站在船头遥望铃鹿山,远处的铃鹿山笼罩在黑色的雾气中,风雨如晦,大岳丸神色凝重,一旁的海鸣在催促着启航。这时,忽然有人拉住了他的手,低头一看,蟹姬正仰头望着他。

    “少主,我们一定要离开吗?我会想家吗?”大岳丸一愣,随即摸了摸蟹姬的头,却终究一句话也没有说。蟹姬当时看不懂大岳丸眼里的复杂,她还想再问,海鸣拉住了她,“只要你好好听少主的话......”话还没说完,却看见身后巨大的铃鹿山跟着鬼船缓缓移动。“铃鹿山的妖怪们不能没有铃鹿山。”大岳丸这么说道,随即握紧了蟹姬拉着他的手,轻声说道。

    鬼船上,大岳丸大多数时候都在甲板上,盯着海面,幼时海鸣对他讲的一个个关于陆地的故事浮现在他脑中,但不同于幼时的童话般的澄澈明亮,此时的陆地,是晦暗的,他们要去的地方,不是家,要遇到的人,是敌人。大岳丸自然知道他此行的目的,抱着必死的决心,为自己的家园而战,他当然知道此举会使更多的人流离失所,但是,既然任何抉择都是罪恶的,那他,选择保护好自己身后的人。可是,他不敢告诉蟹姬。

    后来蟹姬自然是知道了,海鸣告诉她的,海鸣告诉她少主要向陆地宣战。海鸣以为蟹姬会有犹豫的,但她迟疑的时间甚至比大岳丸还要短,小孩子心思单纯,爱憎分明,“少主一定会被陆地上那些坏蛋给欺负的,蟹姬,蟹姬要保护好少主。”海鸣暗自松了一口气。禁术能造就最强的士兵,无知无觉,只有乖乖的听从命令,铃鹿山的子民,只有变成这样,才有可能挽救家园,可是海鸣没有对蟹姬用,想来,他对这个小妖怪一直很纵容,这关系,倒像是人类所说的祖孙关系。

    后来就是不断的征战,伤痕,鲜血,与死尸。当第一次蟹姬上战场失败回来时,少主说,“我来守护你呀。”回忆到这里,就结束了。

    身上的伤口没有那么痛了,可是,好像睡觉呀,是要被封印了吗,对不起,蟹姬没能保护好少主,保护好大家,这次,蟹姬不会再喊救命的,不会再给少主添麻烦的。可是...可是...蟹姬好想再看少主笑一次呀。

    蟹姬无意识的向后倒去,却被一双手稳稳接住。

   “ 好,很好。”大岳丸怒极反笑,“现在不仅一个人跑出去,还命都不要了。”大岳丸看到怀里昏迷的蟹姬,恶狠狠的说道。

    晴明一行人看到大岳丸心下一惊,他们再没有余力对付大岳丸了,但大岳丸此时也没有心思来个赶尽杀绝,抱着蟹姬往鬼船方向里去了。

    大岳丸对蟹姬很容易生气,但大多数时候气的是自己。大岳丸根本不想让蟹姬上战场,她手里不应该沾上鲜血,甚至其实刚开始海鸣也没有让蟹姬去战斗的打算,但蟹姬是自己去的,受伤了之后大岳丸又是心疼又是想她怎么那么不听话,思来想去除了怪自己没保护好她还能怪什么。但大岳丸后来发现越是想要把那个小混蛋护好反而适得其反,他一直站在最前方是为了让后方的人有安宁和喘息的时间和机会,但是每一次,每一次她都不知天高地厚的越众而出,在他身边。怎么拦都拦不住。

    你让我怎么办才好,好好的在我身后,不好吗?大岳丸再一次望向蟹姬,此时熟睡的脸庞倒是安详,大岳丸这样看了很久,一点点凑近,再快碰到时忽然停下,终于,在她的额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你一定要好好的。不然你让我怎么放心得下。

    前方战事紧急,大岳丸不得不征战,他交代了一些人,务必看好蟹姬,让她好好休息,并且不许她再出去。

    蟹姬是在鬼船到达大江山的时候醒的。

    “这是......哪里?”

    等听完七人岬的话之后,蟹姬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不行,蟹姬也要...咳...”终究还是痛的。

   “ 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呀。”

   “现在好好休息,不要让少主担心,这是另外一种保护。”

   “你一定会成为少主的得力属下的,不能在这儿到下呀。”

    “你在这倒下,那少主以后的战斗该怎么办?那些本来可能活下来的伙伴,将来也可能会死去。”

    他们说了很多,蟹姬也没听懂多少,只知道不能再让大家担心了。

    “只要睡觉就好了吧!蟹姬很擅长睡觉!”

    “蟹姬睡了!”

    “呼噜呼噜”

    终于房间里只剩下了蟹姬一个人,没有人了,现在不管是什么表情也没有人会担心了吧,眼泪夺眶而出,一滴滴落下,她一直以来那么那么的努力,就是想能够一直留在少主的身边,保护好大家,保护好少主,可现在,又是什么也做不了。是不是伤好了就可以继续战斗了,那睡觉吧,睡觉吧,快点好起来,快点去到少主身边。

    一定,一定要平安呀,蟹姬,还想看到少主的笑,宛如日光照射于海面上的粼粼波光。

    蟹姬,喜欢.....


 

  

 

   

 

        

玉玦
大半夜发草稿?。。。是校园,嘿...

大半夜发草稿?。。。是校园,嘿嘿
顺带ps,我人体渣,有啥不对的一定告诉我呀。。呜

大半夜发草稿?。。。是校园,嘿嘿
顺带ps,我人体渣,有啥不对的一定告诉我呀。。呜

百岛琉陌

百粉点梗

占tag致歉,百粉点梗。感觉这好像是老福特的传统,半夜三更差点忘了这回事。我也不太懂,就你们留言随便点梗我写?17号23:59截止吧。

目前更新主跨三个cp,酒茨双龙藻巫,逆了会死星人。其他cp或者单人想我写的也可。

最近有点咕咕咕,我尽量安排√

(小声:  真的不考虑跟我约稿吗?我好穷)

占tag致歉,百粉点梗。感觉这好像是老福特的传统,半夜三更差点忘了这回事。我也不太懂,就你们留言随便点梗我写?17号23:59截止吧。

目前更新主跨三个cp,酒茨双龙藻巫,逆了会死星人。其他cp或者单人想我写的也可。

最近有点咕咕咕,我尽量安排√

(小声:  真的不考虑跟我约稿吗?我好穷)


百岛琉陌

风与星辰【双龙】(十五)

*异能背景+双向暗恋*

“吼!!”


剧烈的震荡仿佛天翻地覆,直搅得荒和一目连头晕目眩。湖底崩裂感如此明显,堪称神异的兽吼刺穿脑海、连同文生含混不清的哀鸣交织,刺耳非常。


此时也顾不上云心矿了,荒拉着一目连挣扎离开,又屡次被浪潮拍打翻腾。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冥冥之中感知到什么,行为举止原地暂停,竟堪堪维持不上浮也不下沉的姿态。


“碧珠岛……碧珠岛……”


“这座岛肯定藏了天大秘密……那声兽吼……”


一目连露出惊诧的眼神。


“传说中的龙!!”


荒难以抑制亢奋的感觉。如果真如他所想……


荒和一目连重新下沉,崩裂的湖底显露大片大片银白璀璨的光辉,云心矿存储之丰...

*异能背景+双向暗恋*

“吼!!”


剧烈的震荡仿佛天翻地覆,直搅得荒和一目连头晕目眩。湖底崩裂感如此明显,堪称神异的兽吼刺穿脑海、连同文生含混不清的哀鸣交织,刺耳非常。


此时也顾不上云心矿了,荒拉着一目连挣扎离开,又屡次被浪潮拍打翻腾。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冥冥之中感知到什么,行为举止原地暂停,竟堪堪维持不上浮也不下沉的姿态。


“碧珠岛……碧珠岛……”


“这座岛肯定藏了天大秘密……那声兽吼……”


一目连露出惊诧的眼神。


“传说中的龙!!”


荒难以抑制亢奋的感觉。如果真如他所想……


荒和一目连重新下沉,崩裂的湖底显露大片大片银白璀璨的光辉,云心矿存储之丰富令人惊叹。这当然不是重点,荒在棺材周围转悠几圈,最终用脚生生将其挪了位置。


轰鸣震荡再起,愈演愈烈,屏障大有维持不住的架势。荒紧盯着棺材下方仅容一人通行的洞穴,突然叫了一声: “连。”


“我知道。”


一目连已经平静下来,神情如出一辙坚定。


“我怀疑龙位于云心矿中央,值得一赌。哪怕此行有变故,愿我们……生不同裘死同穴。”


这算是特别明显的表白之意。一目连半敛眸,水流浮起的头发如水草,遮掩不住泛红的耳朵。他用力握紧荒的手,心意相通何须重复。


尽在不言中。


荒旋即率先钻进洞穴,一目连紧随其后。两个少年体型偏单薄,上下活动也没磕绊严重,尚算顺利。这云心矿通道棱角光滑,路线弯曲又单一,只有前方隐隐散发的微光。


不似人为开凿。


无论工具开凿、或者异能开凿,都不是这般模样的。


“按道理来说,云心矿内部并不透光。”


荒说: “如果真的是会自己发光的万年云心矿母,感觉有龙族身处其中,也不算奇怪。”


毕竟两者皆为极其稀罕的存在,千百年难得一遇。稍有传闻就能酝酿一场腥风血雨,引无数人趋之若鹜。


“碧珠岛四面环海,距离其他岛屿和陆地都极远,会不会是条海龙。”


“难说。”


“地壳板块运动,沧海桑田自有变迁。龙族的长寿可以长达千万年,又绝迹多时……人类资料存在断层,我们所知绝对不全面。只有龙,才最了解龙。”


荒说着,微微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此举少年心性、过于冲动,还拉上一目连一起。但难得真真切切有机会能近距离接触龙族,机遇之大,无可限量。


该拼的时候,必须拼一把。


什么危险都畏畏缩缩犹豫不前,如何能掌握突破自我、撕裂现存格局的力量?


他绝不认为文生居住碧珠岛许久、甚至把棺材修筑到通道之上,会不知道龙的存在;以及湖泊边那些早有预谋、随时争夺云心矿的老师们……


得罪之狠,能不能活着离开是个问题。


他不认为来自葛边的欣赏能在任何时候保护他。这辈子,他愿意百分百相信的只有自己,还有一目连。


“会好的。”


恍若心有灵犀,一目连突然道: “一定会好的。”


“我们会活着回去。”


“……好。”


暮间酒

【阴阳师乙女】你最喜欢酒吞童子哪里呢?

*ooc有 私设有

*渣文笔 见谅

(依然短小 我会继续加油的(´⌒`。))

1.发

你一直觉得酒吞的头发应该是很硬的。

可是当你第一次见到他散发的模样,你觉得自己错了。

红发的大妖喝醉了酒,睡的不省人事,姿势简直不忍直视。与平常不同的是,他一头红发散了开来,柔顺地铺着,衬的他整个人柔和了不少。

许是大妖的直觉,在你悄悄靠近之时他睁开了眼。

你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便被他一把拉进了怀里。空气中弥漫着的酒气,使你有了些许醉意。你伸出手,抓着了他的一缕红发。

原来鬼王的头发是软的,光滑又柔顺,与他的性格完全相反呢。

2.眼

每次和酒吞说话的时候,你总会不由自主地看向...

*ooc有 私设有

*渣文笔 见谅

(依然短小 我会继续加油的(´⌒`。))

1.发

你一直觉得酒吞的头发应该是很硬的。

可是当你第一次见到他散发的模样,你觉得自己错了。

红发的大妖喝醉了酒,睡的不省人事,姿势简直不忍直视。与平常不同的是,他一头红发散了开来,柔顺地铺着,衬的他整个人柔和了不少。

许是大妖的直觉,在你悄悄靠近之时他睁开了眼。

你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便被他一把拉进了怀里。空气中弥漫着的酒气,使你有了些许醉意。你伸出手,抓着了他的一缕红发。

原来鬼王的头发是软的,光滑又柔顺,与他的性格完全相反呢。

2.眼

每次和酒吞说话的时候,你总会不由自主地看向他的眼睛。

那双浅紫色的眼清明澄澈,看你的时候又带了几分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而后他说的话你便一句都没听进去了。

“我说你啊,有好好听我说话吗?”

大妖无奈地叹了口气,又耐心性子重新说了一遍。

3.耳

酒吞的耳朵是尖尖的。

你很好奇他的耳朵摸上去是什么感觉。

“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耳朵嘛?”

你眼神中饱含期待,酒吞虽不忍拒绝,却想调侃你两句,“够得着么?”

看着你踮起脚努力的样子,酒吞笑了几声,接着坐下来说,“摸吧。”

你小心翼翼跪坐在他身旁,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其实摸上去的感觉跟人类的耳朵没有太大区别。

酒吞的表情和刚才一样,应该没有生气。

你坏心眼的想报复一下他,故意趴到他耳边,呵了一口气。

“喂!不要做奇怪的事情啊!”

你清楚的看到他耳根红了。

“咦,鬼王也会害羞的吗?”

“闭嘴。”

4.胸膛(不是laizi!)

夏日的雷雨天是你最害怕的。

这就是你鞋都没来得及穿,出现在酒吞面前的原因。

他的询问还未出口,一道惊雷落下,瞬间的光亮让他看清了你的表情,害怕与无助。

趁雷声还未响起,他迅速将你揽入怀里。

你埋在他怀里,使劲闭着眼,等待将要炸开的雷声。却只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透过宽厚结实的胸膛传来,模糊了门外的雷声。

“乖,没事了。”他轻轻地拍了拍你的后背,安抚着你。

原来他的怀里这么温暖,令人安心。

5.手

酒吞的手掌的大小合适,刚好可以把你的手紧紧包裹住。

虽然他自己没有说过,但是你感受得到,他其实很喜欢与你十指相扣。你的手被他温暖而有力的手包裹着,透过掌心,能感知到彼此的心意。

他还喜欢在牵手时用拇指的指腹蹭你的指甲。当你发现他的小动作,抬头看他的时候,他就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停止磨蹭。

鬼王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大妖怪吧,你在心里这样想着。

KO-I_亦夜

关于海国剧情后我再也不舍得返魂荒川的事..

————————
不是同时画的,两页的画风有些微妙的不同(剧情也是),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关于海国剧情后我再也不舍得返魂荒川的事..

————————
不是同时画的,两页的画风有些微妙的不同(剧情也是),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阙澜衣_

酒茨 《二十四时令》

     第二章·雨水


  刚入春的清晨来得比较晚。

  阳光顺着叶子的脉络向下流淌,翠绿色的叶面上凝结了一个个小水珠,它们小心翼翼地滚动着,汇聚在了一起,追随着阳光一并融入泥土。

  山林中一棵不起眼的树墩洞里,钻出来一个白发小妖,他蓬松的头发上挂着几根枯树枝,鼻尖沾上了些泥土。

  之所以叫他小妖,是因为他的个头确实很小,身高约摸人类小孩六七岁,也许是长期过着食不果腹的流浪生活,身形比较消瘦,脸上却依旧带着些那个年龄段特有的婴儿肥。

  白发小妖从树洞里钻出来之后,也没有再走动,他一只手扶着树干,眼睑轻轻合上,站在洞旁,像是在让微暖的太阳...

     第二章·雨水


  刚入春的清晨来得比较晚。

  阳光顺着叶子的脉络向下流淌,翠绿色的叶面上凝结了一个个小水珠,它们小心翼翼地滚动着,汇聚在了一起,追随着阳光一并融入泥土。

  山林中一棵不起眼的树墩洞里,钻出来一个白发小妖,他蓬松的头发上挂着几根枯树枝,鼻尖沾上了些泥土。

  之所以叫他小妖,是因为他的个头确实很小,身高约摸人类小孩六七岁,也许是长期过着食不果腹的流浪生活,身形比较消瘦,脸上却依旧带着些那个年龄段特有的婴儿肥。

  白发小妖从树洞里钻出来之后,也没有再走动,他一只手扶着树干,眼睑轻轻合上,站在洞旁,像是在让微暖的太阳给他醒觉。

  一只蜜蜂提着它的小蜜篮,绕着这只白发小妖飞了好几圈,最后在那团白绒绒的脑袋上方踌躇着,停在了上面。

  这样仔细一瞧,才发现原来蜜蜂落脚的地方是一只还没完全长出来的角,藏在蓬乱乱的白毛里,露出一点点的红色,像是一个等待绽放的花骨朵儿。

  白发小妖像是突然被惊醒,鼓着腮帮子摇了摇脑袋,蜜蜂也识趣的飞起身,往草丛去了。

  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这才看到,这只小妖的瞳孔是带着淡淡的金色,是与这温暖春阳一般让人欣喜的颜色。

  想来也是,向来万物之间相生相克,生灵都是趋神佛避妖魔的,而这只小妖能被蜜蜂当成花朵一般靠近,大抵也该是纯真如朝露,香甜如花蜜。

  人道摄津茨木有一鬼子,生性残恶,却又有几人真正与之接触,不过是道听途说,排斥异己。未见鬼子恶之何如,但见世间人言可畏。






Koch43
「就说刚刚咋看见茨木大人也挂着...

「就说刚刚咋看见茨木大人也挂着两条大辫子,原来如此啊w」
「茨球也绑了小啾啾喔!」

「就说刚刚咋看见茨木大人也挂着两条大辫子,原来如此啊w」
「茨球也绑了小啾啾喔!」

猪猪
草 稿 之 主 (抱歉我被洗脑...

草  稿  之  主

(抱歉我被洗脑了233333)

——

去趟B站看自己关注的up

神樂,神楽,神樂

好的我就要画这个神乐!!(嘿嘿)

头饰是原创(其实只是划拉两下)

(丝毫不影响我喜欢屑女仆和狗妈)

草  稿  之  主

(抱歉我被洗脑了233333)

——

去趟B站看自己关注的up

神樂,神楽,神樂

好的我就要画这个神乐!!(嘿嘿)

头饰是原创(其实只是划拉两下)

(丝毫不影响我喜欢屑女仆和狗妈)

J

小暴躁语录(ing)
现在只涂了这一张…
真的真的,以前都不怎么喜欢觉醒皮来着,但现在!在看了这么多剧情后(尤其是看了其他大大们笔下的小暴躁后),妈呀~≧﹏≦越来越觉得小暴躁超可爱~(当然其他皮也阔爱,☞只要是切仔就爱~)
同时~觉得光哥对他是真的宠啊~
【刚刚】第一遍发的事后→才发现我又手抽写错字了=_=
【题外话】☞差不多算是今天才开始玩这次的平安奇谭(又错过了好几天),BUT!→_→还没打多久,我的式神们就被光哥暴力输出砍死了(连同小暴躁一起…)
p2是我今天才看见的剧情…哈哈哈,看见时笑死我了,嘴里的兰州拉面都差点喷出来…

小暴躁语录(ing)
现在只涂了这一张…
真的真的,以前都不怎么喜欢觉醒皮来着,但现在!在看了这么多剧情后(尤其是看了其他大大们笔下的小暴躁后),妈呀~≧﹏≦越来越觉得小暴躁超可爱~(当然其他皮也阔爱,☞只要是切仔就爱~)
同时~觉得光哥对他是真的宠啊~
【刚刚】第一遍发的事后→才发现我又手抽写错字了=_=
【题外话】☞差不多算是今天才开始玩这次的平安奇谭(又错过了好几天),BUT!→_→还没打多久,我的式神们就被光哥暴力输出砍死了(连同小暴躁一起…)
p2是我今天才看见的剧情…哈哈哈,看见时笑死我了,嘴里的兰州拉面都差点喷出来…

海怪之家
二改后的面面,庆祝面面百绘冠军...

二改后的面面,庆祝面面百绘冠军皮官宣倒计时( ̀⌄ ́)

二改后的面面,庆祝面面百绘冠军皮官宣倒计时(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