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阴阳师手游

1.6亿浏览    62608参与
亭子陶
虽然我 没有抽到他!!!!但是...

虽然我 没有抽到他!!!!但是可以画一画

虽然我 没有抽到他!!!!但是可以画一画

葵老狗无聊死了

cp挑战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吻(我觉得好像吻的不是额头,但是无所谓了∠( ᐛ 」∠)_)

cp挑战5-今晚用蓝床单还是绿床单(我没懂这个的意思就.....)

(把昨天的补掉)

cp挑战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吻(我觉得好像吻的不是额头,但是无所谓了∠( ᐛ 」∠)_)

cp挑战5-今晚用蓝床单还是绿床单(我没懂这个的意思就.....)

(把昨天的补掉)

ALPHAMON

【原创】(切光生子) 源赖光的霸道鬼丈夫!

文风低调,不怎么样,喜欢的人进来,不喜欢的人走开。废话不多说.........本人写 写   写!!!


第1集


在清和源氏一族,乃至整座平安京,他们人人都知道,这清和源氏一族现任家主,源赖光他有一把,做工乃至材质都锋刃十足的宝刀。 他的名字叫做:鬼切。  是一个长相极其俊美无双的刀灵。 虽然是一个妖鬼之身,周围还时不时散发着一股令人胆颤心惊的戾气。


      但是这个叫做鬼切的刀灵,他却有着一张极其俊美的好面容,不但生的这平...



文风低调,不怎么样,喜欢的人进来,不喜欢的人走开。废话不多说.........本人写 写   写!!!



第1集



在清和源氏一族,乃至整座平安京,他们人人都知道,这清和源氏一族现任家主,源赖光他有一把,做工乃至材质都锋刃十足的宝刀。 他的名字叫做:鬼切。  是一个长相极其俊美无双的刀灵。 虽然是一个妖鬼之身,周围还时不时散发着一股令人胆颤心惊的戾气。


      但是这个叫做鬼切的刀灵,他却有着一张极其俊美的好面容,不但生的这平安京许多王宫贵族的少女们都爱慕不已,就连这些呆在清和源氏一族的侍女,在鬼切他走到源赖光面前,单膝跪地之时,都有一些侍女呆在暗处,满脸羞涩的注视着这位俊美无双的黑发武士。


    

      这呆在人界的妖魔,他们有着比常人长远十足的寿命,更加还有着一张张可以轻易令人类着迷的良好面容,但他们的心思和智慧却远远比不上人类那么深谋远虑,深藏不露。    所以,这些妖魔,他们往往都对他们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以及真实的渴望和欲望,这些妖魔他们都丝毫没有任何克制和掩饰........


     可追随在源赖光,一直和这个意气风发阴阳师四处征战的鬼切他却能良好的将他的小心思,埋藏在他的内心深处,这个俊美无双的刀灵,他总是在夜晚时分偷偷现身在源赖光的床前,悄无声息的亲吻上,这个银发华美男人的额头和嘴唇。


     随即便心满意足的偷偷隐藏起来。安静连一点杀伐之气都让他的主人,乃至整个清和源氏的其他族人他们都完全察觉不到。  10多年来,这个妖鬼他一直都偷偷爱慕着,身为源氏家主的,源赖光。这一点除了他自己以外,谁都没有察觉.................



   就在一这平安京,天气逐渐,走向凉爽的深秋时分,清和源氏一族,对大江山发动了一场历经4、5个月的退治行动,源赖光他使用源氏另外一把,锋利十足的刀刃,童子切狠狠砍下了大江鬼王,酒吞童子的头。这条消息立刻让这居住在平安京角落的,源氏家族一时名声大振!


    虽然那一把名为鬼切的爱刀,已经从源赖光的身边不知所踪了好几月,但这些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根本就动摇不了,这个银发男人他想要重振源氏家族的重大决定!这个源氏家主第一的天才阴阳师,他有着比常人更加强烈的野心和高傲。


     虽然他是一个只有几十年的渺小人类,但他却是一个睿智十足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就拿那规模宏大的大江山退治,那一场震惊了整个平安京的行军计划,源赖光他却只花了10天的行为,就完美无双的实现了他在那些源氏长老,乃至整个阴阳师同僚面前,所说出的话语.....


        这一点不但狠狠镇压了那些虎视眈眈,觊觎这京都百万人类性命的妖怪,更加还让这一任的天皇陛下,都对源赖光这个,天才的源氏家主宠爱至极。    他不但赏赐了源赖光以及他手下4天王,渡边纲、坂田金时......他们数不尽的金银财宝。   更加还将许多美丽无双的美丽女子,一并赏赐给了源赖光:“爱卿此次的大江山退治行动,不但为我们这京都平民百姓除了一害,


     更加还连一把做工精美,斩尽天下恶鬼刀刃的鬼切都不知所踪,前些天,朕听说,那个刀灵他化作厉鬼,假借献上,大江山鬼将,茨木童子鬼手的这一理由,侵入了你们清和源氏一族的家宅......(省略12300个字),现在爱卿你的身体好些了没有。”



     一听此言,源赖光立即跪倒在天皇陛下的面前:“陛下,微臣多谢陛下好意,如今微臣的身体已经好多了,此次的大江山退治,功劳最大之人,乃至微臣手下的那4名部下,和那些追随在微臣左右的武士们,陛下请将这些赏赐一并成交给他们吧。”


     随即天皇他立刻龙颜大悦,上前将源赖光搀扶起来:“爱卿年少却不轻狂,朕喜欢,那朕就依爱卿所言,将这些赏赐全部都赐予那些为爱卿肝胆相照的武士和家臣们。” 随即源赖光立刻跪倒在天皇陛下面前:“微臣叩谢陛下对我源氏家族的大恩大德。”


........京都一角........清和源氏家族的议会大厅..........


     此时已经入夜三分,很多贵族官僚以及生活在京都周围的平民百姓,他们都纷纷带着自己的礼物和补品,来到这清和源氏家族的议会大厅,纷纷看望这个遗失了源氏重宝,鬼切的现任家主,源赖光。


     此时这个华美十足的银发男子,他那一双朱红色的眼瞳,冷傲的看不清表情。 那一身水蓝色的柔美和服。衬托出了源赖光的一丝高贵气质,这场奢华至极的庆功宴会。让这个家主大人他有些身心疲惫。还没等源赖光开口之时。源氏家族一个年纪稍大的长老:“家主大人,鬼切已经化作厉鬼,不知所踪的好几天,要不要您派属下,带上一些功力高强的阴阳师,极力寻找出他的下落?”



     随即源赖光他微微一笑,冷眼的瞪视了这个带头发言的源氏长老:“文阀长老,你忧郁什么,鬼切他可是我最完美的作品,就算他现在化作厉鬼,也还是我源氏家主,高贵无瑕的源氏重宝!”随即渡边纲:“主公,要不要让属下去把鬼切寻回?” 源赖光闭目养神了一会:“不用,这把刀虽然锋利十足,是一把难得的好刀。


     你们可别忘了,我可是源氏家主,丢失了一把好刀没什么大不了,几天之后,我会在次,在我的起起居室,举行仪式,召唤另外一把不输给鬼切的,华美宝刀从而替补上鬼切的之前的位置便是。”一听这狂傲十足的宣言。隐藏在这源氏一族,议会大厅外面的鬼切,他立即从心里燃起了一股非常汹涌的怒火。


      此时的他那一头如墨的漆黑色并肩长发,变成了犹如今夜所看到的月亮一般,银白而华丽。 那一头长长的赤红色鬼角,赫然十足的显示出了这位刀灵他已经变回山野之妖! 那一双如血的红色双瞳,死死的盯着,端坐在家主高位上面,冷傲十足的源赖光,无声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源赖光,我的主人,我再一次回来,找你了。”

对方正在输入…
今日份的快乐源泉😍本来签到大...

今日份的快乐源泉😍本来签到大吉得了蓝票抽了2发我还不信,觉得“大吉对非酋是莫得luan用的”    然后看到礼包那里11r11票的礼包又上了,没忍住买了十连    本来也抱着“佛系吧,随便了”结果第一个就出他😍赞美大吉!玄学是存在的!

今日份的快乐源泉😍本来签到大吉得了蓝票抽了2发我还不信,觉得“大吉对非酋是莫得luan用的”    然后看到礼包那里11r11票的礼包又上了,没忍住买了十连    本来也抱着“佛系吧,随便了”结果第一个就出他😍赞美大吉!玄学是存在的!

冥殿丶

“哈?相信你喜欢我?”
“那我还不如相信你喜欢茨木童子。”

虽然是酒茨,但是太少就不打tag了

“哈?相信你喜欢我?”
“那我还不如相信你喜欢茨木童子。”

虽然是酒茨,但是太少就不打tag了

林她

欧皇实名教学
二十抽双连ssrx2

花鸟卷好难抽
(不要再下面杠,不然拉黑你,狗头。)

欧皇实名教学
二十抽双连ssrx2

花鸟卷好难抽
(不要再下面杠,不然拉黑你,狗头。)

凤雏君
今天的阴阳寮也是如此的平静(十...

今天的阴阳寮也是如此的平静(十一)

链接见评论

今天的阴阳寮也是如此的平静(十一)

链接见评论

ヒダリ

两发十连喜迎两只大可爱
人生圆满

两发十连喜迎两只大可爱
人生圆满

深渊看着你_Dxtmb
准备做成挂件噢。。大概是连在一...

准备做成挂件噢。。
大概是连在一起的(大概会很长?!)
因为只是为了做给自己开心,所以到时印的肯定不会很多(也没想过会卖很多就是了)
还会做些别的更好玩的挂件或者徽章玩玩

准备做成挂件噢。。
大概是连在一起的(大概会很长?!)
因为只是为了做给自己开心,所以到时印的肯定不会很多(也没想过会卖很多就是了)
还会做些别的更好玩的挂件或者徽章玩玩

轻辰伊年

他总是很奇怪(玉雪)

13.他一个人去打探情报

晚自习去校图书室,需要逃课且百分之百碰上玉藻前,风险太大。

雪童子思来想去,决定趁午休的时间去看看。

兔丸是雷打不动的午觉党,雪童子放弃了拉着他一起,自己一个人调查。


平大附中校图书室在综合楼顶楼,占了整整一层楼。

上楼楼梯的左手边是一间教室大小的图书室,放期刊;右手边是一间打通了的大图书室,实木书架摆了几十个,作为一间高中的校图书室,可以说是相当大了。

雪童子先在期刊图书室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玉藻前留下来的痕迹。

然后他去到旁边的大图书室。

这间图书室有一位老老师守着,要检查雪童子的校园卡,好在校园卡这种东西雪童子都随身携带,并没有...



13.他一个人去打探情报

晚自习去校图书室,需要逃课且百分之百碰上玉藻前,风险太大。

雪童子思来想去,决定趁午休的时间去看看。

兔丸是雷打不动的午觉党,雪童子放弃了拉着他一起,自己一个人调查。


平大附中校图书室在综合楼顶楼,占了整整一层楼。

上楼楼梯的左手边是一间教室大小的图书室,放期刊;右手边是一间打通了的大图书室,实木书架摆了几十个,作为一间高中的校图书室,可以说是相当大了。

雪童子先在期刊图书室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玉藻前留下来的痕迹。

然后他去到旁边的大图书室。

这间图书室有一位老老师守着,要检查雪童子的校园卡,好在校园卡这种东西雪童子都随身携带,并没有被拦截在门口。

带着眼镜的老老师看他走向书架,叹了口气,注意力回归书本。

看的人多了,她一眼就能知道来的学生是想读书还是别有所图。

眼前这一个,显然有别的目的。


雪童子在书架上抽出来一本《谁动了我的奶酪》,漫不经心地读着。

这是一本隐喻太多的寓言故事,雪童子囫囵读不太明白,略有些烦躁,哗啦啦翻起书页。

老老师指责的目光看向他。

雪童子注意到老老师的目光,有点惭愧,正想将书放回去,一张轻飘飘的纸张随着动作掉了下来。

他捡起来一看,是一张借书卡,上面的某一排龙飞凤舞的写了一个名字——玉藻前。



14.然而老老师早已看穿了一切

玉藻前真的会来图书室看书!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

看上去是不良,逃课打架一样不落,实际上意外的爱看书?

这个认知简直把雪童子萌的不要不要的。

可惜他太怂,不敢撞上玉藻前,要是哪天能亲眼看到玉藻前看书就好了。

一定是很让人心动的名场景。


有了经验,雪童子把书放回去,又拿出了旁边《夏洛的网》直接看借书卡,不过这张卡上没有玉藻前的名字。

他放回去,拿出另一本书,这本的借书卡上也没有。

雪童子有点一筹莫展。

他打开手机给狐面大佬发了消息过去。

雪丸:[他真的会去图书室诶]

雪丸:[大佬知道玉藻前平时都看些什么书吗]

午休时间,没得到回复,雪童子也不以为意。

他继续在书架上翻找着。


直到雪童子拿出了《小王子》,才终于在这本书中的借书卡上再看见玉藻前的名字。

玉藻前的字很漂亮也很有气势,像他的人一样美丽而强大,雪童子用手一遍一遍地摸那三个字,感觉像是在和过去的玉藻前打招呼。

他想象着自己和玉藻前打招呼的场景,慢慢的脸就红了。


“小子,你过来。”

“嗯?”雪童子下意识地看向声音源。

老老师把雪童子从幻想中拉出来,问他:“你是来找玉藻前的吧?”

雪童子还没降下来的脸颊温度顺间飙升。

他有些不好意思,没吭声。

“这年头,小姑娘为那个混球脸红就算了,怎么还有小伙子的。”

“老师我没……”

雪童子连忙辩解,然而老老师早已看穿了一切。

“我不会告诉他的,你如果只是想知道玉藻前的事情,就不要折腾那些可怜的书了直接问我,玉藻前算是图书室的常客,我认识他。”

雪童子还没来得及高兴,老老师就补了一刀。

“离他以前和女朋友来这里都快过去十年了吧,时间过得好快啊。”

这情报还不如不知道呢。

雪童子惨白着一张小脸,鼓起勇气问她:“老师,您知道玉藻前为什么不毕业吗?他和他前女友又是怎么一回事?”

是前女友不是女朋友啦!

“你稍等我整理下思路……”

老老师高深莫测地推了一下眼镜,反光一闪而过。

老师,你真的是在帮人的吗老师。

雪童子快给她跪下了。


阿克伦

  【耀吾之威!】

请让我抽到他!!!这个sp真实让我心动…

我爱这个男人呜呜呜

  【耀吾之威!】

请让我抽到他!!!这个sp真实让我心动…

我爱这个男人呜呜呜

-NUONO小恩
进行这幅图的时候我的心情可能不...

进行这幅图的时候我的心情可能不太好,回过神来发现色调也太冷了

进行这幅图的时候我的心情可能不太好,回过神来发现色调也太冷了

惊辙不鸽

yys/荒烟/狗灯/狗雪?│常守令

CP:烟烟罗←荒←莲·青行灯←大天狗←(→)雪女·酒吞←茨木←萤草


※狗子中心

※是一年多之前的产物...所以文风很飘有点奇怪的样子,全程神仙讲故事不知所云...也懒得改了

※但是再不掏出来就要烂在仓库里了【。

※tag其实有点问题...这篇东西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狗雪,酒茨也就是打个酱油,是很私心的tag了...

※这口粮其实不太好吃emm


————————————


    我对那孩子有点感兴趣。


    平安京居住着上千妖怪,每日夜里都会发生「百鬼夜行」事件,没有任何约定,妖怪们排着队列自街上踱过,城里的阴...

CP:烟烟罗←荒←莲·青行灯←大天狗←(→)雪女·酒吞←茨木←萤草


※狗子中心

※是一年多之前的产物...所以文风很飘有点奇怪的样子,全程神仙讲故事不知所云...也懒得改了

※但是再不掏出来就要烂在仓库里了【。

※tag其实有点问题...这篇东西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狗雪,酒茨也就是打个酱油,是很私心的tag了...

※这口粮其实不太好吃emm


————————————


    我对那孩子有点感兴趣。


    平安京居住着上千妖怪,每日夜里都会发生「百鬼夜行」事件,没有任何约定,妖怪们排着队列自街上踱过,城里的阴阳师若对队列里的某个妖怪感兴趣,想要收其为自己的式神,向其撒豆即可。假如妖怪同意了就会收下豆子跟去。许多小妖怪便经常会参与百鬼夜行,打算跟从阴阳师得到一个安定的住所。


    不过,我等大妖可不稀罕。


    最近我经常在百鬼夜行里露脸,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便是那孩子的事。


    我听沿途的人说那孩子叫莲。


    那是个乖巧可爱的女孩,留着整齐的短发,总是挽着落花一般的发结,淡眉里透出分分的温婉,真难想象这么可爱的少女居然是位杰出的阴阳师。


    我见她似乎每日都来旁观百鬼夜行,却迟迟不撒豆,想必一定在等什么人。


    后来,我明白了。


    平安京曾面临地狱一般的图景,将这一切从妖王八岐大蛇手下拯救出来的正是神使荒大人。可是身为神这位大人却不回去自己的住所偏要赖在平安京与千奇百怪的妖怪厮混,也是让人搞不懂。


    不知是和妖怪混久了也把自己当成妖怪了还是怎的,荒大人偶尔也会参与百鬼夜行,冷冷地瞥着虎视眈眈地朝他撒豆的阴阳师们。


    莲小姐就是那些人之一。



    我尾随荒溜进了百鬼夜行。


    荒照例没有接任何豆子,冷漠地跟着队列向前。莲小姐面露沮丧之色,但见我走过来又期待地朝我扔了几把豆子。


    「有意思。」


    我拂袖接了豆子,在群众的惊呼声中振翅落在她身边,单膝跪地。


    「今日起我大天狗将依照契约作大人您的式神,为大人赴汤蹈火。」



    莲小姐因为我的到来很欣喜,似乎是因为我是到她寮的第一个大妖,于是在我身上委予重任,从此我将担负起这个寮的副手。


    从前她寮里管事的是个叫雪女的妖怪,听说是她初次召唤时相遇的伙伴,为她的阴阳师道路披荆斩棘,她为了报答雪女,千辛万苦攒齐了材料为她送上了六勾的妖力。


    我已见过这位女妖,从她手中接过担子。不过我对莲小姐的事感到好奇,于是拦着她问了几句。


    「莲小姐倾慕那位大人已久喔。」


    「真希望那位大人能开恩到我寮坐坐,也算是圆了莲小姐的愿。」


    我思考了一下雪女的话,决定帮她一把。



    隔日我到青行灯那里做客,茶香和松饼之间不知不觉流连了一些沉沉的酒香,细闻下才发现青行灯做了新的熏香,狸猫正倚在旁边酣睡。


    「酒吞童子赠了酒给你?」


    「前几日的事。说是为了答谢我陪他絮叨往事。那日茨木童子大人打架受了伤去了萤草处治疗他才得以脱身来我这里。果然不是普通的酒,这香直让人发醉呢。」


    「萤草对那家伙真上心啊。」


    「少女啊,都容易对强大的男人动心。苦了萤草妹,那位大人眼里除了酒吞童子大人可没有什么了。」


    我跟青行灯提起了荒的事。


    「荒啊,那家伙赖在这里不去干神该干的事,自己口上说是懒得去管,其实是为了烟烟罗。」


    烟烟罗是以烟雾为凭依呈现真形的年轻妖怪,行踪扑朔迷离,性格也飘忽,让人难以捉摸。传闻她有时会性情大变,暴虐地蹂躏小妖怪们,因此在妖怪中有着悚人的形象。我与她只有一面之交,实在不甚了解,这些事情究竟有几分是真的,我也搞不明白。


    「何出此言?」


    「据说是因为些往事,具体的我也不清楚。」青行灯抿了口茶,遣幽蝶从庭院的樱树上折了一支樱花递我,「不知你有没有留意,百鬼夜行时,他总是追随在烟烟罗身后不远处。怠惰又傲慢的他居然如此高频率地出现在百鬼夜行集会——估摸着这其中的关系不浅吧。」


    我注视这那支樱花不语。


    花体晶莹透亮,柔和的浅粉色像水彩一般渗透在薄薄的花瓣上,细嗅下有沁人的香气。这似乎是祈愿幸福的神樱的子枝,据说是有个叫木魅的神秘女子将其栽在了青行灯的庭院里。


    「你从哪知道的这些事?」


    「一个老熟人那里。」青行灯淡然道。


    我和青行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以前的事,谈起我们最初相遇的那个雪夜,各自持了不同的心态,化作叹息一声。如今我还能这样平和地与青行灯交谈,该说已经尽了我一世最大的幸运了吧。然青行灯仍维持着满面的淡然,落向我的眼眸里只有她阅尽风雨的云淡风轻。


    时候不早了,告辞时青行灯扭转灯杆指向一旁熟睡的小妖:「方便的话把那孩子也带去吧。他拜托我领他去酒吞童子大人那里比酒。」



    我去探望闷在萤草家养伤的茨木童子。


    「荒那家伙,确实有两下子。不过平安京第一强大的妖怪,果然还是我的挚友。说起来,我的挚友——」


    我无意听茨木吹酒吞的牛逼,趁他一个人说得带劲偷偷溜去了酒吞那里。


    茨木是和荒过手受的伤。那日酒吞不知去哪里喝酒了,茨木一个人百无聊赖到街上闲逛,看见了神使大人,摩拳擦掌就要比试。荒本来不想与他扯上关系,极力推脱,可茨木不耐烦直接一个地狱之手准备开干,荒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教训教训他,顺路送去了萤草处就逃之夭夭了。想来又是去找烟烟罗了。


    里室里酒吞正和狸猫比酒,我和萤草谈起烟烟罗。


    「烟烟罗姐姐很可怕。」萤草说着打起了哆嗦,「本来好好的,她忽然尖笑着攻击我,我一不留神被她抓住了,如果不是茨木大人赶来救我我可能已经不在这里了。」


    「原来这女妖这么恶毒。」


    「不是哦。」


    趴在桌上醉醺醺的狸猫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笑起来,「烟烟罗姐姐是个好人。她还经常请我们吃点心呢。」


    「怎么可能。」


    萤草和狸猫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辩起来。我被他们说得摸不着头脑,只听身后咣当一声,转头一看对面的酒吞也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嘛,烟烟罗啊,确实不是坏人。」


    「那家伙有点像青行灯,但到底不是青行灯。」酒吞说着意义不明的话,又开始和狸猫拼酒,可实在是太勉强了,没几杯就又倒下了。萤草准备整理一下残局,示意我回去看看茨木怎么样了。


    回到房间却没有茨木的影子,于是到庭院里看,茨木正坐在樱花树下的石台前发愣。我提着酒过去敲敲他的头,白毛妖怪转过头看我。


    「怎么是你?挚友呢?」


    我在他对面坐下来,摆好碗斟上酒。「那家伙和狸猫喝大了。萤草在那边照看着,不必担心。说起来,你还记得烟烟罗吗?」


    「那女妖怎么了?」


    「我有点好奇,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青行灯告诉我荒留在平安京就是因为她。」


    「那就是荒说的倾慕之人?」茨木叹息着摇摇头,推开自己面前的酒碗,「烟烟罗可真是个暴虐的家伙,真不晓得荒到底喜欢她哪里。萤草差点就回不来了。不过没关系,她的伤估计还要养上几天,这几日该是不会出来害人了。」


    「可是狸猫和酒吞又说她是个好人。」


    我把酒碗推回茨木面前,喃喃道。


    「...既然挚友这么说了,肯定是有他的道理。不过关于这点,我无法认同就是了。」茨木说着站了起来,拿起酒碗把酒往我嘴里灌。


    「萤草早上嘱咐我不能喝酒,你就自己都喝了吧。」



    等我清醒了,发现自己已经身在自家庭院。


    晚风拂面,我瞪着黑色天鹅绒上的明珠,想着要不要取下来送给青行灯换一夜故事听。


    「你可总算醒了。」白色的发影拂过,雪女轻盈地落在我旁边,她手里捧着一叠湿毛巾,抽了一条出来按在我额上,「别乱动」地嘱咐着我。我强撑着身体想站起来,手臂却忽然乏力,重重地摔下来,翅膀好像黏在一起似的,张不开来。


    「我这是怎么了?」


    雪女冷眼瞥我。「我刚从萤草那里把你接回来。你被人灌醉了,还在那边闹事,现在你最好躺下来想想该怎么解释。」


    「茨木那小人!」


    「别抱怨别人。」


    「我只是想找他喝几口酒叨叨家常而已。」


    「你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整天整夜地外出,莲小姐没怪罪你已经很不错了。」


    「对不起啦。」


    抬头却发现雪女已经不知去哪里了,我躺在这里动也动不了,脑袋昏昏沉沉的,只好闭目养神,不知觉间竟又睡了过去。


    我梦见了许多事。


    我梦见雪夜里青行灯在我耳边说着话,我们俩互相搀扶着走向山上的旅店,半途却又被大雪阻挠不得不找了块岩石暂时歇脚。我拢了翅膀裹住青行灯,不忍看她瘦削的肩膀在刺骨寒风里打颤。青行灯却轻轻地笑着讲起了故事。


    我梦见祭典上青行灯戴着小巧精致的面具从我身后突然出现,我吓得摔进了灌木丛,羽扇甩落入湖水中,青行灯「哎呀」了一声扶起我来,转身投入湖中取了羽扇送到我面前,我转过头不敢去看她,她却凑到我跟前咬起了苹果糖。


    我梦见樱花树下情绪纷飞,我和青行灯在神樱下像人类那样许愿,还在一旁噗噗地嘲笑着强行被茨木拖来许愿的酒吞。


    如今看来,那些愿望最终都没有实现。


    青行灯毫无征兆地把我忘了。


    那些曾视若珍宝的记忆,她全都想不起来了。


    眼角似乎有些湿润,我在逐渐消散的朦胧水雾中,看到了青行灯在房檐下插花的图景,她那盏明灯里的幽光全部化作青蝶,在月夜的渲染下围着她起舞。



    京都再次沦陷了。


    多亏了荒和京都最杰出的阴阳师安倍晴明联手,那条作恶多端的巨蛇终于被打散了魂魄,彻底地在封印下长眠了。


    从天空向下看,摧毁的建筑无处不在。被八岐大蛇撕裂的天空还在滚滚的乌云中咆哮,不过在荒的控制下,裂缝正在逐渐缩小。


    「那位大人真是了不起呢。」莲小姐望着那个御龙在天上施展法力的神使的身影,喃喃自语。


    我和雪女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补天完成之后荒应该就会离开京都了,但如果现在去请求荒成为莲小姐的式神,他多半会同意。因为他在这世间唯一牵挂的人已经在这次的灾厄中丧生了。


    是的,烟烟罗死了。


    传言中有如恶鬼的烟烟罗,是为救那些来不及逃跑的小妖而死的。萤草拿着她留下的烟斗,在她的墓前哭了两天两夜,最后还是把她打晕了才带回来的。她的弟弟食发鬼因为她的死,剪去了长发,贴上鲜花编成了花环献在她的墓边。


    在那之后的百鬼夜行,荒一次都没有再去过。不知是因为重振京都的辛苦,还是意中人的离去。


   


    我邀荒来莲小姐的庭院喝酒叙旧,一向严肃的神使大人,从未如此失态地大口饮酒,仿佛要用那些酒来填补流失的眼泪一样。


    「我真傻。我早该料到会是这样。她还是人类的时候 就是这么丧生的,成了妖以后又是以这种方式离去。」


    「她虽然因为死前的怨恨变成了性情不定的恶妖,但本性一直是善良的。我当时怎么就忘了这一点,还以为她已经自己逃得远远的了呢?」


    我看着将意识沉醉在酒中的荒,不知该说什么。


    「大天狗,我爱的人没有了。」


    我心里咯噔一跳。


    我想到了青行灯。


    「你的心情,我比谁都了解。」


    荒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用衣袖拭去了泪,用一种让人不舒服的眼神盯着我:「你知道青行灯为什么忘了你吗?」


    我震惊地摇了摇头。


    「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你被瞒住了。」


    「她不想伤害你,想通过这种冷淡慢慢消磨你的耐心,使你放弃这段感情。可是没想到,你还是受伤了。」


    荒顿了顿,似乎想听我的回话。但在我持久的无言后,他又开口了。


    「你知道她去远方拜访木魅女妖的事吧。」


    「她在那个女妖神秘的住处,误饮了忘川水。」


    「她那盏明灯里还有你的故事,但是她自己,已经完全忘了和你一起的那些事了。」


    随后他就止了话,席上空留沉默。


    对于青行灯的冷漠,我一直在为其寻找合适的答案安慰自己,只当她已经厌倦了我这种自大的乌鸦。可是在得到真正的答案时,反倒不想去相信。


    因为她是真的、真的忘掉了我。


    荒叹了口气,倒了两碗酒,推一碗到我面前。


    「她回来时也带了些忘川水。本来我是想要来喝了忘掉烟烟罗,好让我从这没有结果的追求中解脱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我不想把对她仅有的这么一丁点记忆,为了自己的奢求而舍弃。」


    这边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即使青行灯忘了我,我也不想忘记她。」


    荒敲敲酒碗,我们两人举樽对饮,一杯清酒入腹,却只有火辣辣的回忆的痛苦。


    片刻后我发现视线有些不对,身体摇摇晃晃,无法维持镇定,我强撑着身体,按着额头瞪向了对面正高高在上俯视着我的人。


    「荒...你下毒??」


    荒一脸平静,冷冷地看着我因为难以呼吸而大口喘着气。


    「很可惜你终究不能如愿。青行灯不愿让你再陷在这段痛苦感情中了,它们会阻碍你追求大义的脚步。」


    「她求我骗你喝下忘川水。」


    不行。不能这样。我不能忘掉她...!!


    我奋力保持意识的清醒,但眼皮越发沉重,大脑乱成一团,感到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从记忆的影像里抽去,我伸出手想抓住它们,却只捞着一手空气。


    双目一沉,我失去了意识,脑海中最后的浮现的想法,是深深后悔自己插手去管荒的事情。



    总觉得自己很容易昏迷呢。


    莲小姐把我从桌子上拉起来,问候了我几句,兴奋地拽我去了院子里。荒正站在院子中间,和周围的小妖怪们僵硬地打着招呼,见我来了,一声冷笑,「大天狗,你酒量也太差了吧?」


    我想起来了。我本来想劝荒成为莲小姐的式神,结果他反而像茨木一样没说两句话就灌了我一堆酒,弄得我又醉倒过去不省人事。不过这次清醒之后身体倒是还很灵活,不像那时候那么沉闷,大概荒还是手下留情了。


    「荒大人同意签订契约了。」莲小姐告诉我,脸上写的全是开心。


    终于,达成了我最初的目标啊。


    我忽然有点欣慰,和旁边的雪女对了个眼神。


    惯用冷漠神情的雪女,嘴角竟然漫出一丝微笑。


    ....?


    啊咧?


    为什么总觉得这微笑有几分熟悉?明明自我认识雪女起,我就没见她笑过。为什么会对这个普通不过的微笑,这么没有抵抗力?不止是微笑,就连她的容貌,身姿,都好像有一种朦胧的似曾相识,带来丝丝炽热的思绪。


    更诡异的是,荒看着我,忽然露出了愧疚的神色。


    「大天狗,你有点奇怪呢...」


    「不,我没事。」我回答莲小姐,摇摇头甩开那些凌乱的思绪,「我们马上起手准备荒大人的欢迎会吧。」



    荒的欢迎会结束以后已是半夜,我想着荒和烟烟罗的事情,从烟烟罗还是人类的时候,那个神使的心就没有动摇过,只是一直到最后也没被接受,真为他感到悲伤。


    转念想想,以后荒就要和我跟雪女一起为莲小姐效力,莲小姐是个好人,她一定不会亏待荒,即使荒完全不会把心放在她身上。


    而雪女...


    我不能再想下去了,我必须让自己能够在到黎明不多的时间内养精蓄锐,而不是思考这些闲七杂八的事。可是就算我怎样抛开这份心思,都无法让头脑冷静。


    在脑内的挣扎中我渐渐地入睡了。


    在梦里我看到了青色的蝴蝶,轻盈地飞舞着,引我到了神樱之下。树下站着一个白发女子,正双手合十向樱树许愿。我看不起她的脸,但潜意识告诉我,那是个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人。


    青蝶绕在我的耳畔,我听到它对我说出断断续续的音节,便集中心思去听,但它却什么也不说了,落在我的鼻尖上,化作了一片雪花。


    


博天进口粮搬运号
#授权搬运##博天# 【请勿二...

#授权搬运##博天#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虽然还是草稿但太太画的好快啊!!!∑(゚Д゚ノ)ノ

好可怜的伤口……

原作者推特号:@ kouwaru

原地址:http://t.cn/EA8vtVL ​​​

#授权搬运##博天#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虽然还是草稿但太太画的好快啊!!!∑(゚Д゚ノ)ノ

好可怜的伤口……

原作者推特号:@ kouwaru

原地址:http://t.cn/EA8vtVL ​​​

离宇佳

让离宇佳秃顶的三天。

感谢我的花鸟椒图陆生妖刀日和坊一目连和座敷童子。

全部平民阵容,差不多都是十分钟左右,海坊主是40分钟需要手动十分钟。

我推荐练一只狰鸩和针女犬神,那样能更快。

哇靠我刚才挂机把雨女十也过了。

让离宇佳秃顶的三天。

感谢我的花鸟椒图陆生妖刀日和坊一目连和座敷童子。

全部平民阵容,差不多都是十分钟左右,海坊主是40分钟需要手动十分钟。

我推荐练一只狰鸩和针女犬神,那样能更快。

哇靠我刚才挂机把雨女十也过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