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阴阳师手游

1.6亿浏览    67750参与
雨女无瓜
这该死的运气。 我建议大家抽卡...

这该死的运气。

我建议大家抽卡的时候放一首好运来。保证你欧气满满www

传递欧气www

这该死的运气。

我建议大家抽卡的时候放一首好运来。保证你欧气满满www

传递欧气www

中年少女siren

【蛇荒】无双(二十一)

“是你?”拿着箱子正准备出门的巫蛊师迎面撞上了开门进来的八岐大蛇。

八岐大蛇看着倒在地上的荒脸色一沉,想都没想一脚把巫蛊师踹出了一米多远,巫蛊师忍着腹部的剧痛要去捡密码箱,箱子却被八岐踢的更远,自己也被拎起来用手铐牢牢的靠在餐桌腿上,八岐又摸了摸他身上确实没有其他的危险物品后连忙去查看荒的情况。

因为暂时没有鬼切的消息,源赖光和病变者最近也表现的比较安分,所以八岐把目前收集到的情报交给高天原后就进入了待机状态。他在大江山睡了一天后实在闲的无聊,找出了自己原来自己偷偷配的荒家的钥匙打算去他的公寓等荒回来,顺便把屋子打扫干净再买点菜把冰箱填满好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荒竟然比他更早的回来了,而且幸...

“是你?”拿着箱子正准备出门的巫蛊师迎面撞上了开门进来的八岐大蛇。

八岐大蛇看着倒在地上的荒脸色一沉,想都没想一脚把巫蛊师踹出了一米多远,巫蛊师忍着腹部的剧痛要去捡密码箱,箱子却被八岐踢的更远,自己也被拎起来用手铐牢牢的靠在餐桌腿上,八岐又摸了摸他身上确实没有其他的危险物品后连忙去查看荒的情况。

因为暂时没有鬼切的消息,源赖光和病变者最近也表现的比较安分,所以八岐把目前收集到的情报交给高天原后就进入了待机状态。他在大江山睡了一天后实在闲的无聊,找出了自己原来自己偷偷配的荒家的钥匙打算去他的公寓等荒回来,顺便把屋子打扫干净再买点菜把冰箱填满好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荒竟然比他更早的回来了,而且幸亏他来的巧,否则会发生什么事就说不定了。

“我没事,”荒被八岐扶着坐上了沙发,“只是强效麻醉剂而已,是我疏忽了忘了给他搜身。”八岐不放心,又拿着刀抵着巫蛊师的脖子逼问了一番确定了那药没有别的问题后才稍稍放心下来,给荒拿了个毯子盖在身上,老老实实的守在他身边。荒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我打过血清,一般的麻醉剂基本免疫,这个只是比较浓而已,要不了多久我就能恢复,你不用这么紧张。”

“不行,在你能动之前我就哪也不去了。”八岐有些固执看着荒,看了看缩在餐桌下竖着耳朵偷听的巫蛊师眉头又皱起来,上去直接一记手刀把人劈昏过去然后又抱着荒去了卧室,又神秘兮兮的拉上窗帘关上灯,直到他双眼亮晶晶的钻进被子里时终于让浑身乏力的荒吓得后背直发凉,警觉的问他想要干什么。

八岐有之前的教训,断断不敢霸王硬上弓,只是有些趁火打劫的往荒的身边凑了凑,贴着他的耳朵说:“要跟荒大人交代一下靠卖血换来的绝密情报。”

“卖血?”

“嗯!源赖光的手下都没轻没重,抽血的时候可疼可疼了呢。”

看着八岐一本真经的撒娇,荒忍不住笑了出来:“那还真是辛苦八岐大人了。我今年的医疗权益还没用,要不要递交个申请让您进去修养两天?”

“要是单人病房还能能让病人家属陪床的话就太棒了。”八岐笑嘻嘻的蹭了蹭荒的脖子,见荒红着脸想要转过头去,他又凑近了些收起了玩闹的态度正色道:“荒酱,就我现在知道的,源赖光是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而且安倍晴明也很有可能参与其中。”

荒听完他的解释后神色也有些严肃,犹豫了一下还是交换了自己的情报:“这么说来你们猜的没错,巫蛊师也交代了源赖光的二代血清应该是强行提升人的雌激素让原本的性别变成omega的。”

“行了,那就能解释为什么小裁决官发布全球通缉令了,”八岐十分自然的把胳膊搭在了荒的腰上。“我还以为又是高天原的甩锅计划呢,没想到是他自己的主意。”

荒被他近在耳畔的呼吸几乎灼人,偏偏手软绵绵的抬不起来,只能硬着头皮任他靠着:“若是高天原真的属意让你抗下这件事,也不会让我接手这件任务,只会挂着你的通缉令明抓暗放才对,既然派出我那就是说明高天原不想让你落在晴明的手上。”

“是是是,还是荒酱想的周到。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说实在,荒一开始也只是接到了抓到八岐然后带回军部的任务,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状态也他也是没想到的。他犹豫了片刻说道:“先把巫蛊师送到军部吧。他那个箱子里很可能是控制病变者发起袭击的东西,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病变者让一切恢复正常才行。”

八岐点点头:“好,等你好起来我就陪你去军部。”

“你?”荒想起之前两人在军部演得好戏就一阵鸡皮疙瘩,“你还是别去了,你通缉令还没撤呢。”

“没事,反正有你押着他们也不敢说什么。而且你看那个巫蛊师多狡猾,万一他在使花招我也能给你搭把手不是?”八岐摇了摇他的胳膊。

荒一想他说的也是,禁不住他求了半天终于答应了下来,八岐高兴的在他脸上啄了一下,荒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抹了抹八岐亲过的地方,说不出喜欢还是讨厌,只是觉得热度从左颊开始蔓延到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心里也跟着有些发烫,还带着些酥酥麻麻的痒。

“荒酱你可以动了啊~”吃到豆腐的八岐心情颇好的调侃道。

“······你挨得太近了!”荒面红耳赤的去推八岐。

八岐这次倒是十分顺从的翻身下床:“我去做饭,你再休息会儿。巫蛊师的事不能再拖,没问题的话下午一起去军部吧。”

荒点点头,才想起八岐进来的时候是提了满满的一袋子菜回来的。他翻开床头放着的小说想看两页,却在摊开后一个字都读不进去,满脑子都是八岐烙在自己左颊上那个如樱花瓣一般明快轻捷的吻。

“果然还是太闲了。”荒轻笑了一声合上了书,打开了电脑,又一次的审查起自己递交的情报。

八岐其实不怎么会做饭,两人简简单单的煮了碗面吃然后就动身去了军部。因为上次两人联手出逃的“苦情戏”弄得几乎人尽皆知的地步,所以当荒带着八岐从门口进来的时候几乎所有巡逻的卫兵都在往他们这边看,就连正在休息中的士兵们也都在楼上的窗户探出脑袋,想知道这位正义使者和黑道统领之间还有什么样的火花,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两个人十分平静的一路将车开进了司令部的大院。

把巫蛊师和箱子交给实验室的人后,荒要去向天照述职。虽然说他也不想就这么让八岐关起来,但是按照流程还是要让他到临时看管处等待关押批文。看着八岐十分配合的带上了电击手铐,荒有些过意不去的叫押解的士兵对他稍微关照些。

“放心吧荒酱。”八岐无所谓的笑笑,“但是记得天黑前来接我回家。”

其他士兵只当他在开玩笑,扭着他的肩膀压着他走了。

“嗯。”荒看着八岐离去的背影,用几乎不可闻的回应道。

(最近几天要日更了!)

Hnyjiy
我又来占tag了(对不起) 因...

我又来占tag了(对不起)

因为我又让代理追加几十张明信片做赠品,预售时间拖到这个月30号了

有钱了我也想玩骚工艺555

我又来占tag了(对不起)

因为我又让代理追加几十张明信片做赠品,预售时间拖到这个月30号了

有钱了我也想玩骚工艺555

飞羽

【阴阳师×明日方舟】梦游的刀客特会去哪里?

开新坑(´・ω・`)

设定之后会补

时间【晚上11:00】

此时大部分干员都已经休息去了,小部分还再加班。而今晚注定不平凡……

镜头跳转,我们来看看事发现场——刀客特的办公室。“嘎吱”,门打开了,而开门的正是莫得理智的刀客特!“呼噜……呼噜……”通过声音和刀客特现再的状态可以推断出他在梦游。

梦游的刀客特一步一步的走出了休息室,他究竟会走到哪里去呢?“哈欠——哎,刀客特?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说话的正是猛男安塞尔,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刀客特?刀客特?”安塞尔又伸出手,在刀客特面前甩了甩,依然没有回应。“呼噜……呼噜……”

“不会吧,刀克特难道在梦游?这下就麻烦了。”...

开新坑(´・ω・`)

设定之后会补

时间【晚上11:00】

此时大部分干员都已经休息去了,小部分还再加班。而今晚注定不平凡……

镜头跳转,我们来看看事发现场——刀客特的办公室。“嘎吱”,门打开了,而开门的正是莫得理智的刀客特!“呼噜……呼噜……”通过声音和刀客特现再的状态可以推断出他在梦游。

梦游的刀客特一步一步的走出了休息室,他究竟会走到哪里去呢?“哈欠——哎,刀客特?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说话的正是猛男安塞尔,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刀客特?刀客特?”安塞尔又伸出手,在刀客特面前甩了甩,依然没有回应。“呼噜……呼噜……”

“不会吧,刀克特难道在梦游?这下就麻烦了。”

没办法,梦游的人不可能轻易的叫醒,况且就算叫醒了,也会有一系列的麻烦。安塞尔只能试图引导刀客特回到自己的床上,然而无济于事,刀客特无论怎么样都在继续往前走。

没有办法,安塞尔只能跟在刀客特的后面看着他。“哎?刀克特,安塞尔,你们在干……唔。”

阿米驴还没有说完话,就被安塞尔捂住了嘴。



“嘘,刀客特在梦游。我现在拿他没有办法,只能跟在他后面看着他。”阿米驴点头表示知道了,安塞尔才把手放下。

就这么跟着跟着有时发出一些很吵的声音,吵醒了干员们,然后干员们都纷纷加入了看着刀客特的队伍。

“刀客特他是要出罗德岛吗?不行,那就危险了。”芙蓉担心的说道。“大家快把衣服都穿好,武器都带上。”杜宾指挥者干员们。于是所有罗德岛的干员们都好好荡荡的跟着刀客特出了罗德岛。

“刀客特这是要去哪里?”芬问。“不知道,但是这里就连我也没有印象。”阿米驴回答。

大家跟随着刀科特的脚步,来到了城市一个小巷子里。这里的风格完全与外面不符——已经掉了漆的鸟居,破破烂烂的神社,就连神社旁的牌子都已经看不清字迹,总之一看就很普通。

一切看上去都很普通,除了一件事——刀客特呢?他们把刀客特弄丢了!

崖心焦急的喊着:“完蛋了,我们把刀客特弄丢了!”这不喊还好,一喊就开始乱。“刀客特你在哪里?” “刀客特!刀客特!” ……

在一旁的杜宾教官终于看不下去了,只听“啪”的一声,鞭子重重的甩在了地上。“还有没有规矩了?这点事就乱成这样。”这样子,这声音活像我军训时的教官。

“可是,刀客特不见了,怎么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富婆问到。“这的确是个问题,我猜可能是法术结界。”阿米驴猜。

“但是阿米lu……不阿米娅。”夜烟说“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法术波动啊喵。” “呜……这么说的确……我也没有感觉到……”夜魔也复议着。

“可能是结界高级到我们也察觉不了……等等!我刚刚听到你叫我驴了哦!真是的,都被博士带坏了……”

“那个……”

“也不是不能排除别的可能。”

“那个,我……”

“耽误之际是得查出这里的异样!”

“那个!我!我……”

可怜的慕斯在一边拼命地喊也无济于事。于是看不下去×2的杜宾搭了把手。

“都给我安静下来!听人说话!”

瞬间安静……

“那个,其实这里可以直接穿过去的……就像这样。”说着,慕斯就把自己的一只手伸向一个地方,手就像没进水里一样消失了。

“emmmmmm”

“突破口是找到了,但为了确保安全……重装干员列队!”

……

N脸懵逼……这什么情况?!

热闹繁华的大街,服装华丽的行人,还有……额,这是啥?

“各位客人好,我是扫地工,扫地工和大人都已经恭候多时啦。分抱歉突然打扰各位的休息,所以扫地工已经为客人们整理好客房了。(ฅ>ω<*ฅ)”

看着会说话的纸人,干员们更加懵逼了。

“凭什么我们要相信你?谁都不能保证这不会是个陷阱。”凯尔西质问道。

“这个好解决!请看。”小纸人立刻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居然在播放映像。

“啊,大家都在啊。嗯……总之你们放心,他们不是坏人,再不然当放假也好。所以大家都先休息一下吧。”

这下干员们也放心了些心。

“那么就由在下来引领各位吧。”

罗德岛的干员们殊不知自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突然不知道起什么名字的沙雕鬼黑

寻思寻思,还是把最近一阵的摸鱼放出来吧
1p无限,2p是无特效(大概吧)的
3p战魂黑,4p用了ps
手机ps真好用(滑稽)

寻思寻思,还是把最近一阵的摸鱼放出来吧
1p无限,2p是无特效(大概吧)的
3p战魂黑,4p用了ps
手机ps真好用(滑稽)

阿秣_一目连的小娇妻
玩了小测试 就一生中最遗憾的事...

玩了小测试 就一生中最遗憾的事那个

玩了小测试 就一生中最遗憾的事那个

Aque榊淚
My hands loaf y...

My hands loaf your body


You can crashing down like a tidal wave


 ------------Tidal Wave


My hands loaf your body


You can crashing down like a tidal wave


 ------------Tidal Wave


病山之主

坏人终死(下)晴博

两发完结,博雅反派设定

正文

  趁着源博雅吹奏的间隙,安倍晴明走了上来。

  各位大妖小妖乍见一个阴阳师凭空出现,还是个灵力强大的阴阳师,吓得立刻从欣赏音乐的状态中剥离,为了保命,一秒钟内便逃窜得无影无踪。
  刚刚还妖山妖海的黑夜山此刻空无一妖。
  安倍晴明:“……”
  源博雅:“……”

  在源博雅的视角看来,安倍晴明是从自己身后走上来的,他转头看向吓跑了一山妖怪的白发男人,下意识戒备起来。
  “你是谁?”
 

  安倍晴明挂着一脸狐狸笑,看着面前立刻进入戒备状态的源博雅,大大方方地承认:
 ...

两发完结,博雅反派设定

正文

  趁着源博雅吹奏的间隙,安倍晴明走了上来。

  各位大妖小妖乍见一个阴阳师凭空出现,还是个灵力强大的阴阳师,吓得立刻从欣赏音乐的状态中剥离,为了保命,一秒钟内便逃窜得无影无踪。
  刚刚还妖山妖海的黑夜山此刻空无一妖。
  安倍晴明:“……”
  源博雅:“……”


  在源博雅的视角看来,安倍晴明是从自己身后走上来的,他转头看向吓跑了一山妖怪的白发男人,下意识戒备起来。
  “你是谁?”
 

  安倍晴明挂着一脸狐狸笑,看着面前立刻进入戒备状态的源博雅,大大方方地承认:
  “我是一个阴阳师。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见源博雅的神色更戒备了,心里小小叹了口气,他可不想和这么好玩儿的一个人当敌人,于是又道:
  “想不到,被人谣传得凶神恶煞的源博雅竟然有着这样的一面。”
   
  被人厌恶,被鬼追捧,想来也是好笑。

  突然被人拐弯抹角夸了一句的源博雅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有些戒备:“你吓跑了我的朋友。”

  面前青年脸色泛红,却仍然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安倍晴明笑意加深,对博雅伸手:
  “我道歉,不过凶神恶煞的博雅大人可否赏脸,和我一起说说话?”


……

  可治小儿夜啼的源博雅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但一点也没有年轻人的活泼,神色总是下意识紧绷着,仿佛有人会随时袭击他。
 
  这可一点也不像方才眉目温和地吹奏乐曲的源博雅。

  安倍晴明更为好奇了,这个青年身上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吸引力,让伟大的阴阳师总想一探究竟。

  “其实我知道你是安倍晴明。”源博雅和晴明漫无目的地在黑夜山走着,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
  “哦?”
  源氏的家丁最近经常说有一个白发阴阳师在和源氏作对,实力十分强大,结合刚才百鬼逃窜的情况,不难猜到你是谁。
  “嗯~”

  源博雅瞥了一眼安倍晴明:“不是你要我跟你一起说点话的吗?怎么现在一直是我在说??”

  安倍晴明微微弯了弯眼角,笑眯眯地问他:“既然我是和源氏作对的阴阳师,那么博雅大人此时为什么愿意和我一起散步说话?”
 
  “戚。”源博雅扭过头去,“不为什么,我打不过你。”
  “哈哈哈……”安倍晴明笑出了声,“真是意外的坦率呢。”

  源博雅知道他想问的不是这个,这个阴阳师看似一直与源氏作对,但博雅总觉得,安倍晴明是个和自己一样的人。
  做着一些冠冕堂皇,无趣,却又不得不做的事。

  “如果你再说废话,虽然你比我强,但我不介意和你打一架。”

  看着源博雅气鼓鼓的脸,安倍晴明又想笑,但这次他忍住了,看着黑夜山葱郁的景色,他叹了句。

  “再美的景色,终究有凋零的时刻啊。”

  他转头看着和自己并肩而行的源博雅:“博雅大人,不如和我说说,源氏供奉的邪神,八岐大蛇的事?”

  源博雅一惊。


  “阴阳师。”他眯起猩红的双眼,“你知道很多。”

  源博雅,突然有了谣言里的那种气场。

  可安倍晴明却还是笑着,只是看起来不那么真心了。“源赖光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噌!!”

  一道邪恶的音符擦着安倍晴明的脸而过,安倍晴明悠闲地看着对面全身散发恐怖气息的青年。

  看起来是很恐怖,但是也很脆弱。

  源博雅的痛处被戳到了,他像个失去庇护的幼年小野兽,茫然地挥着爪子,但他内心还是害怕的。

  “阴阳师。”源博雅冷笑,“你真不会聊天。”

  “博雅大人何必只听了前一句话就动手呢,这只会让你的弱点暴露出来。”安倍晴明伸手抚了一下脸上的伤口,下一刻伤口便消失不见,他蔚蓝色的眼眸好整以暇地注视着全身颤抖的源博雅,叹了口气。
 
  这么个小兽,真是忍不下心伤害他啊。

  “我能感受到平安京平静外表下的蠢蠢欲动,八岐大蛇就要苏醒了。源赖光,估计已经到强弩之末了。”

  “但是抓了那么多人做祭品,还延续了源氏的百年繁荣,这个下场,他不亏。”

  源博雅一顿:“……什么下场?”

  “……八岐大蛇苏醒的时候,他就是最终的祭品。”

  那些死去的冤魂,邪神的怨念,都将和这最终的祭品合二为一,死后也注定痛苦不得安宁。

  安倍晴明看着仿佛凝固了的源博雅,又说了句:“源赖光估计早就知道自己的下场,他只是没有告诉你。”

  源博雅却突然笑了:“那你为什么告诉我?”

  漂亮的阴阳师从怀中拿出一张符咒,对博雅说道:“你的笛声很好听。八岐大蛇醒来后,源氏所有人都跑不掉,到时你拿着这个符咒贴在心口上,我自然会去保你。”
  “你可以做我宅院的客人。”

  源博雅看着那符咒,有些惊奇这个多管闲事的阴阳师,他没接,问道:
  “你觉得源赖光是个怎样的人?”

  “坏人终死。”

  源博雅便又笑了。

  他轻轻捻起那枚符咒,像是捻起一块不怎么合口味的糕点一样,转身离去,又回头对晴明说: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有些话你不配说。”

  安倍晴明耸耸肩,心道人终究是怕死的。




  ……





  源赖光知道自己快死了。

  时而停滞的心跳,躁动不安的鬼切,已经控制不住了的八岐大蛇。

  源氏的家仆有时总会停下脚步,奇怪地感受源府地下传来的隐隐振动。
  该不是要地震了吧?
 
  源赖光正坐在廊下擦刀,鬼切却突然幻作人形,穿着武士服的鬼切冷冷地掐着源赖光的脖子,而源赖光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他了。

  “吾主。”鬼切开口道,“你快死了。”
 
  源赖光平静地看着鬼切,一点也不像濒死之人般急躁,鬼切心下烦恼,松开了手。
  听到源赖光的咳嗽声,鬼切又皱着眉头给他倒水拍背。
  “吾主,后悔吗?”
 
  源赖光看着面前自己用生命铸成的刀,缓缓摇了摇头。
  “……为什么?”
  源赖光却笑了,没有了那逼人的气势,他的笑看起来是有些温暖的:“你一把刀,天天想那么多做什么,反正到时候我死了,你跟着我也得死,都是要死的,不如不想那么多了。”
  鬼切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主人,点点头。
  “好。”
  于是又变回了刀。
 

……


  远远看着,是源博雅过来了。
  源赖光还在擦刀,只是鬼切太重,他有些抬不起来了。
  源博雅静静地坐在源赖光身边,看着源赖光擦刀。
  源赖光斜了他一眼:“怄气怄够了?”
  源博雅转头,不看他。
  这倒让源赖光笑出了声,他们罕见地,像一对普通的叔侄一般说着话。
  “既然还在怄气,那你跑来见我做什么?难道我这里的糕点比较好吃?”
  源博雅轻嗤了一声,直接说重点:“八岐大蛇苏醒的时候,能让我陪你走最后一段路吗?”
  源赖光的手猛地顿住,但他毕竟是源赖光:“……你知道了,听哪个不长眼的人说的?”
  “雨女无瓜。”

源赖光:“……”

  “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源赖光看着这个小辈,“它醒了,我们都会死。”

  “但我想陪你走你的最后一段路,叔叔。”

  踏上祭坛,做最后一个祭品。

  源赖光收回眼神,继续擦刀,“安倍晴明那个不长眼的阴阳师。”

  源博雅却笑了,“谢谢叔叔。”

  源赖光闭了闭眼,无奈地让他滚回去。





...



  安倍晴明总觉得平安京的时间过得很快,这才没多久,八岐大蛇就苏醒了。
  他悠闲地坐在庭院里饮酒,等着去接源博雅。









  八岐大蛇从源氏的地底苏醒了,沉睡了近千年,它迫切地需要最后一个祭品来补足力量。

  源氏家仆四下逃散,源赖光没心情去管,反正过会他们就会发现,跳到哪里去都难逃一死。

  源赖光腰间挂着鬼切,源博雅掺着他,一步一步地往祭台上走去。
 
  “那个安倍晴明,来得也真是及时啊。”源赖光突然感叹道,“不然,还真没人能阻止这八岐大蛇了。”

  “走您的吧,管那么多。”源博雅掺着他继续走。

  祭台上黑云弥漫,吞没了源氏的叔侄,八岐大蛇在祭台下方,露出一只瘆人的眼睛。
  最后的仪式,源赖光需要从祭台上跳下去。
  拥抱死亡。
 
  知道自己下一步就要死了,源赖光轻轻地抱了抱源博雅,正欲往下跳,却突然形势巨变――――
 
  源博雅往他心口拍了个什么东西,抱着源赖光的腰,强行转换了两人的位置――――

  腰间挂着的鬼切被抢走了,源博雅纵身跳了下去――――――

  黑红的长发随风乱飞,鬼切惊鸣,惊呆了祭台上的源赖光,也惊呆了闻召赶来的安倍晴明――――

  “源博雅!!!!!!!”




……




  源博雅有个叔叔,叫源赖光,他从小敬仰的人,在源氏摇摇欲坠的时候,以一己之力成为了支起源氏的柱子。
  他延续了源氏的繁荣。
 
  可一个人类的力量是有限的,于是源赖光不得不开始供奉邪神――用自己的生命,再后来,邪神脱离了掌控,欲望更加庞大,若是源氏压制不住它,平安京会毁于一旦。
  于是源赖光开始抓祭品。
  于是……源氏成为了罪恶的贵族。

  其中艰辛与痛苦不提,源博雅满心满眼地看在眼里,他开始帮源赖光,但他本人并不适合干这种事,于是总是别别扭扭干得不好。

真相到底是什么呢,不明真相的人们不会愿意去关注,他们谩骂着,诋毁着,看着盘踞再源氏的庞大邪神,绝望着…………

  安倍晴明眼睛都红了,急急忙忙用咒把想往祭坛里跳的源赖光救了出去,又折身回去――――

  源博雅啊源博雅,你究竟是个怎样有趣的人…………有那么可恨!

  祭坛下早已一片混沌,看不到那个青年了,安倍晴明再没了那份悠闲,他憎恶地看着八岐大蛇…………它以为自己很强大吗?

  安倍晴明开始施咒,霎时间强大的咒术竟波及到了黑夜山。

  自以为是的邪神惊恐地发现,自己刚补满力量的躯体开始消散,它拼命想要杀死安倍晴明,却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强大力量,根本抵抗不了那个小小的阴阳师。

  有些人从不显山漏水,只是他自己不情愿罢了。


  用最快的速度封印了八岐大蛇,安倍晴明亲身上前,从八岐大蛇的混沌躯体里,将源博雅抱了出来…………………………





 
……




  阳光明媚的日子,土御门小路以北。

  一只蝴蝶式神没眼色地停在源博雅安静沉睡的面容上,床上的青年似乎被蝴蝶身上的花粉呛到了,打了个大喷嚏,从床上一撅而起――醒了。

  ……这是哪?叔叔呢?邪神呢?

  破门声炸醒了懵逼状态的源博雅,他看见了那个讨人厌的阴阳师,正用惊喜的眼睛望着自己。
  “……博雅,你醒了?”

  “博雅……博雅……”

  刚醒来的源博雅懵逼地被安倍晴明搂住,半响,他回过神来,炸着毛推开了安倍晴明:“……你有病啊!!!!?”

 

……


   从安倍晴明口中知道了自己跳祭坛后的一切经过,也知道了除了一些人受伤,其他人都没事后,源博雅戒备的状态总算是消失了。

  “博雅。”
 
  源博雅身体一抖:“你能不能别这么肉麻地喊我。”

  “呵……”安倍晴明笑着看着眼前昏睡了三月有余的青年,浑身都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在自己亲眼目睹这个脆弱但倔强的人调下祭坛后,这个老狐狸的心,便被源博雅锁住了。
 
  ……多么强大而又温柔的源博雅啊。

  老狐狸蓦地变得像个少年般,对着面前的青年,吐露了心悦。



……



  又一年。

  源博雅扶着被安倍晴明翻来覆去折腾的身子,暗暗咒骂老狐狸不要脸,今天怕是又不能回去看叔叔了。

  想着,安倍晴明就又贴了上来,搂着自家博雅睡觉觉。

 

  在源氏等了一下午的源赖光知道,今天博雅怕是又不能回来了。

  无奈一笑过后,他只能拉着粘在自己身边的鬼切喝酒去了。









  END
 

 


 

 
 

狂乱de鬼公子
给百绘罗衣打酱油的小天狗。。。...

给百绘罗衣打酱油的小天狗。。。免费勾玉是没得梦的了。。

给百绘罗衣打酱油的小天狗。。。免费勾玉是没得梦的了。。

狂乱de鬼公子

一堆前几年画的老图。。。这边主要就堆阴阳师的图好了= =

一堆前几年画的老图。。。这边主要就堆阴阳师的图好了= =

凤雏君
我们是一群不务正业的阴阳师/式...

我们是一群不务正业的阴阳师/式神(12)


链接见评论


链接是全文

我们是一群不务正业的阴阳师/式神(12)


链接见评论


链接是全文

品如

梦魇纤楼【首卷】



#现代灵异pa,痒痒鼠部分设定仍在#


#重度玛丽苏#


#主cp蛇荒,副cp很多很多不列举,见tag#


#作者想继续bb#


#私设很多很多#


#幼儿园文笔,注意避雷#


#不喜勿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作者最后再bb一句#


#盗文火葬场给你打电话问你妈要几分熟ok么#


『神之绘卷所传』


『古时,平安京有位阴阳师』


『其年幼丧父,自小与其母学纺织作线』


『一夜,一只妖怪闯入其门』


『阴阳师身边并无符咒,只得以针为攻,以线作缚』


『针刺破了妖的眼睛,妖怒号着扑向他,针线相织,不久便将毫无视力的妖怪织进了线制牢笼中』...



#现代灵异pa,痒痒鼠部分设定仍在#


#重度玛丽苏#


#主cp蛇荒,副cp很多很多不列举,见tag#


#作者想继续bb#


#私设很多很多#


#幼儿园文笔,注意避雷#


#不喜勿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作者最后再bb一句#


#盗文火葬场给你打电话问你妈要几分熟ok么#


『神之绘卷所传』


『古时,平安京有位阴阳师』


『其年幼丧父,自小与其母学纺织作线』


『一夜,一只妖怪闯入其门』


『阴阳师身边并无符咒,只得以针为攻,以线作缚』


『针刺破了妖的眼睛,妖怒号着扑向他,针线相织,不久便将毫无视力的妖怪织进了线制牢笼中』


『阴阳师大名远扬,有妻有子,生活美满』


『其妻貌美,一日被村中恶霸看中,待阴阳师归家后,妻子已被侮辱杀害』


『偌大村镇一夜消失,留下的,只有一座以线为枪,以针为梁的巨大楼房』


『村中别乡亲人恐惧至极,认为一定是阴阳师将村中人全部封进了纤线之楼』


『也曾有人想将其烧毁,但那线竟无法烧毁,扑灭火焰后,几天内那楼却又增大了几圈』


『至此,此楼无人文津,10里之内寸草不生』


『相传至今,名曰,梦魇纤楼』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很晚了,是时候该睡觉了。”白发的女妖侧躺在了一盏飘在空中的灯上,围着她一圈的小妖有些兴奋的很,有些昏昏欲睡。

夏日的夜晚温暖的很,草坪柔软得可以直接躺下。伴着萤火虫的灯光,小妖们一个接一个进入了梦乡。


“呐荒酱,明天陪我去商业街逛逛吧,八百比丘尼她家又出新口红了,我想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八岐?怎么了?”


“。。。。。。”


“喂?怎么了?说句话!”


问八岐去哪了作者可不知道

这里是《梦魇纤楼》新系列

虽然和旧系列同名但并不是同一个东西

请在阅读其他章节时务必先确认仔细阅读过本章

好的就这样

明天发第一章和大致设定

喜欢的话点个关注点个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