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云嘎

43825浏览    1134参与
斯多啤梨詹

阿云嘎*郑云龙 戏子(一~五)

#龙哥伪性转

#戏子设定虽然不知道龙哥会不会唱戏

#龙嘎约等于嘎龙

#半夜激情码字将就看吧

#随缘更新


(一)



那天的风很大,街上的落叶被迅疾的撵着跑,一栋装修的古风古色的木头房子坐落在街道的尽头。阿云嘎迈步走进,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有中原特色的古代风格建筑,去看看吧,他心想。



(二)



那天的风很大,院子里刚扫到一堆的落叶又被吹散了,只能等保洁阿姨再来了,就算是树叶积到半人高我也不会自己扫地的,郑云龙心想。于是他继续心安理得的躺在藤条编的椅子上,一摇一晃间,瞌睡就来了,他也不顾自己刚唱完了上一场戏,妆也不卸,头饰也不去,...

#龙哥伪性转

#戏子设定虽然不知道龙哥会不会唱戏

#龙嘎约等于嘎龙

#半夜激情码字将就看吧

#随缘更新





(一)




那天的风很大,街上的落叶被迅疾的撵着跑,一栋装修的古风古色的木头房子坐落在街道的尽头。阿云嘎迈步走进,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有中原特色的古代风格建筑,去看看吧,他心想。




(二)




那天的风很大,院子里刚扫到一堆的落叶又被吹散了,只能等保洁阿姨再来了,就算是树叶积到半人高我也不会自己扫地的,郑云龙心想。于是他继续心安理得的躺在藤条编的椅子上,一摇一晃间,瞌睡就来了,他也不顾自己刚唱完了上一场戏,妆也不卸,头饰也不去,竟是迷瞪着入了梦了。




(三)




“打扰了”




原本只是礼节性的一声,没想到真把人打扰了,阿云嘎定睛一看,是个女人,还是个极漂亮的女人,裙拖六幅湘江水,鬓怂巫山一段云。别看阿云嘎这样,他在大学期间还学了不少中原文化,他细一辨别,是个旦角。




不是他阿云嘎有什么偏见,他觉得这女子睡相有点太豪放了,长衫直拖到地上,鞋跟一下一下的还敲着藤椅,就差在发出鼾声了。他又看了看,左右觉着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觉得这样一直盯着人家看不太妥帖,就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四)




“今天不唱了。”郑云龙眼睛睁都不睁说。




阿云嘎觉得那旦角语气里有些不耐烦,但那捏着嗓子的声音却生出万分媚态来。郑云龙确实不耐烦,任谁被人扰了清眠都不会笑脸相迎,不过他觉着那没眼力见的人声音有些耳熟,便勉强睁开眼睛看一看。




不看到好,一看这郑云龙小小的眼睛里就充满了大大的疑惑“这人长得怎么那么像阿云嘎?!”一个声音在他脑中炸开,他不由得惊呼出声,“biang的。”




嗯?这句biang怎么骂的这么像他的大学舍友兼暧昧对象郑云龙?这个姐姐还真是不简单啊!阿云嘎小小的眼睛里登时也充满了大大的迷惑。




(五)




“这位小姐,请问这里对外开放参观吗?”




即使是一位长得像他大学暧昧对象的雌性生物的出现也没能抑制住阿云嘎的求知欲,他一向很想了解中原文化。




“嗯?”郑云龙一下子清醒了,这个声音绝对错不了,是阿云嘎没跑了,不过他刚才叫自己什么?小姐?biang的小姐可还行啊?老子一个大男人搁这你看不见?暴躁龙顿时变得很暴躁,看向他的老班长兼前男友的眼神都变得微妙了起来。

子丑

【电影】【华丽上班族】意不平:
非观后感,一点私心而已,对小众类电影的意不平。

最近在追一档节目《声入人心》,很多人喜欢阿云嘎郑云龙,也因为他们而关注了音乐剧这类小众艺术,甚至因为他们而去看,这是好事。市场真的是需要明星效应。
可是节目结束后呢?这场冬日狂欢的余温能吸收多少真正喜欢的人。

我每次在重刷华丽上班族的时候,弹幕一片为什么要唱歌?怎么又唱歌,不唱歌更好,这是什么鬼等等之类。
真的让我倍感无力无语,歌舞音乐类电影真的不讨喜,大量的人力创作,最后票房却没有那些小白言情烂大街爱情片的票房一半好。我不是要说华丽这电影有多好,但是真的不讨喜。

国外作品这类小众都很少,国内更少,而且一出基本都是...

【电影】【华丽上班族】意不平:
非观后感,一点私心而已,对小众类电影的意不平。

最近在追一档节目《声入人心》,很多人喜欢阿云嘎郑云龙,也因为他们而关注了音乐剧这类小众艺术,甚至因为他们而去看,这是好事。市场真的是需要明星效应。
可是节目结束后呢?这场冬日狂欢的余温能吸收多少真正喜欢的人。

我每次在重刷华丽上班族的时候,弹幕一片为什么要唱歌?怎么又唱歌,不唱歌更好,这是什么鬼等等之类。
真的让我倍感无力无语,歌舞音乐类电影真的不讨喜,大量的人力创作,最后票房却没有那些小白言情烂大街爱情片的票房一半好。我不是要说华丽这电影有多好,但是真的不讨喜。

国外作品这类小众都很少,国内更少,而且一出基本都是抗拒批评的多。

不管华丽上班族这电影有多少不足,三四十元看一场电影版音乐舞台剧,值了。

如果一个人,他尝试不同形式做一件事,但效果不太好,然后一片打击,那还有谁愿意再去做,吃力不讨好,干脆大家一起赚傻瓜钱就好了。

然后你就会在其他类似《马戏之王》电影弹幕上看到有人刷“中国永远也出不了这类伟大的作品”……好与坏都被说尽了。

华丽上班族,再过几年看,我还是会喜欢,剧情完全OK,歌也好听,很残酷的放大现实写照!

解家堂前雁

p2xjm点梗
明天期末考再摸鱼我是狗👋
我太惨了 快画完了手机没电重启了
从头画过(我恨 ​​​
渴望评论)

p2xjm点梗
明天期末考再摸鱼我是狗👋
我太惨了 快画完了手机没电重启了
从头画过(我恨 ​​​
渴望评论)

Aoki
今天是阿云嘎子的颜粉😭😭?...

今天是阿云嘎子的颜粉😭😭😭

今天是阿云嘎子的颜粉😭😭😭

陳翎

心灵深处渴望沙雕。
湖南台跨年晚会后那个采访,云次方翻白眼,是我心中的名场面TOP1。
对不起我就是想这样搞搞艺术家……我…看那个视频笑到头掉的心情要和小姐妹分享。

心灵深处渴望沙雕。
湖南台跨年晚会后那个采访,云次方翻白眼,是我心中的名场面TOP1。
对不起我就是想这样搞搞艺术家……我…看那个视频笑到头掉的心情要和小姐妹分享。

措手不及-暕尘
想开个文也算是完善一下我看sr...

想开个文
也算是完善一下我看srrx时的脑洞
走温馨日常向
望大家多提建议啦
可能占tag致歉

想开个文
也算是完善一下我看srrx时的脑洞
走温馨日常向
望大家多提建议啦
可能占tag致歉

某惠

【云次方】王子与骑士

www这一对也太甜了吧

看了前几期就立刻忍不住写了文!

所以可能会OOC_(:3」∠)_

但是这就是我理想中他们的样子啊啊啊

王子与骑士!实在是太合适了!


1

骑士一开始不知道自己是骑士。


王子是天生的王子,骑士是因王子而成的骑士。


但骑士心甘情愿。



2


王子一开始不知道骑士是骑士,但骑士知道王子是王子。


骑士是总是内敛深沉的,他也会绽放自己的光芒,在不在王子身边的时候。


王子就是王子,只是王子,没有任何身份可以掩盖住王子的光环。



3


两人站在一起,骑士沉默着示意王子:是否需要我的帮助?


王子无视...

www这一对也太甜了吧

看了前几期就立刻忍不住写了文!

所以可能会OOC_(:3」∠)_

但是这就是我理想中他们的样子啊啊啊

王子与骑士!实在是太合适了!





1

骑士一开始不知道自己是骑士。


王子是天生的王子,骑士是因王子而成的骑士。


但骑士心甘情愿。




2


王子一开始不知道骑士是骑士,但骑士知道王子是王子。


骑士是总是内敛深沉的,他也会绽放自己的光芒,在不在王子身边的时候。


王子就是王子,只是王子,没有任何身份可以掩盖住王子的光环。




3


两人站在一起,骑士沉默着示意王子:是否需要我的帮助?


王子无视了。


王子有王子的傲气。




4


王子和骑士其实很少站在一起。


也是因为不站在一起,人们没有发现骑士是王子的骑士。


但是当他们站在一起的时候,人们明白了。


傲慢的王子不需要向世界宣告,骑士和他站在一起的时候,眼神已经宣誓了忠诚。


傲慢的王子不愿承认的是,他不想向世界宣告。


王子有王子的傲娇之处。




5


骑士有骑士自身的光芒,无数女郎为之倾倒。


骄傲的王子总对此不屑一顾,他以他的忠诚为傲。




6


王子与骑士有同台竞技的一天。


骑士大展风采。


但王子永远是王子,即使输了,也丝毫无损他的骄傲。


王子真诚的为骑士开心。


王子心想:我已经唱了我想唱的,反正赢的也是我的骑士。


骑士是王子的骑士。




7


王子和骑士是一起长大的。


骑士是草原上肆意生长的内蒙汉子。


却因为遇到了王子收住了心。


王子仍然是王子的样子。


是优雅,开心,没什么偶像包袱的王子。


但是王子身边,从此多了一个人的位置。


他的骑士的位置。

居三金

请你们原地结婚吧!配一脸!

请你们原地结婚吧!配一脸!

青允

【云次方】我有点慌(可能短篇可能有后续的小脑洞)

 

  大家好我是黄了弓几……


  不对重来,


  大家好我是老云家老幺黄子弘凡,我现在有点慌。


  谁能告诉我,当你脑子难受不清醒,不小心轻轻推开休息室的大门时,眼前是两个坐在沙发上接吻的男人要怎么办?


  这两个男人还不是普通的男人,


  是老云家的爸妈,阿云嘎跟郑云龙。


  这是真爸妈。


  不行脑壳疼。


  黄子弘凡慌得一批,动都不敢乱动,只能低着头,忍着难受还用余光瞟着这一劲爆的画面。


  我数三二一,他们要是还没有结束我...

 

  大家好我是黄了弓几……


  不对重来,


  大家好我是老云家老幺黄子弘凡,我现在有点慌。


  谁能告诉我,当你脑子难受不清醒,不小心轻轻推开休息室的大门时,眼前是两个坐在沙发上接吻的男人要怎么办?


  这两个男人还不是普通的男人,


  是老云家的爸妈,阿云嘎跟郑云龙。


  这是真爸妈。


  不行脑壳疼。


  黄子弘凡慌得一批,动都不敢乱动,只能低着头,忍着难受还用余光瞟着这一劲爆的画面。


  我数三二一,他们要是还没有结束我就跑。


  站了快一分钟的黄子弘凡如此想到。


  三


  二


  一


  跑!!!


  大家好我是老云家老幺黄子弘凡,我逃跑成功了!


  沉浸在喜悦中的黄子弘凡没看到,本来用手扶着郑云龙的后脑勺闭眼吻得沉醉的阿云嘎突然睁开眼睛,向着门口看了一下,微微眯眼,而后又回神,伸舌再次撬开这位暴躁大佬的牙关,温柔地扫荡每一处,无声地安抚着他。


  又过了许久这个吻才终于停止,郑云龙退开点距离,唇齿间不可避免地被牵出一条淫靡的银丝,本就红润的唇色更加鲜艳湿润,他习惯性地咬了咬唇,看向面前这个嘴唇同样水润的男人,


  “你干嘛,肺活量是给你这么用的?”郑云龙缓了下气,吐槽他,有些暴躁,带了青岛口音。


  阿云嘎一舔嘴唇,笑了,“那可不。”无所畏惧地回答,手从他的后脑勺移到脖颈,轻轻揉捏。


  郑云龙甩甩脖子,倒也没把他的手拍下去,另一只手伸向他的腰,也轻轻揉着。


  阿云嘎扭着身子跟他闹这么久,腰估计会有点酸。


  腰烂成这个逼样还想做攻。郑云龙在心里翻个白眼。


  这要是被阿云嘎听见了,估计得回他一句:你这么缺心眼不做受做啥?

 

  第一期钢琴不行都要他来帮忙喊马克老师。


  “我想抽烟。”郑云龙直起身,伸手准备摸上衣口袋,


  “别抽了。”阿云嘎拉住他的手,劝着,“烟瘾那么大,收着点,嫌活得太长了是吧。”


  手被攥得紧紧的,郑云龙只能作罢,乖乖摊回沙发,不动了。


  眼睛开始慢慢迷离,竟是准备要睡了。


  阿云嘎:……


  习惯就好。


  “睡一会吧,一会还得练一下。”阿云嘎埋头在他嘴上轻吻,柔声道,站起身准备坐到旁边单人小沙发,让出这个长沙发给他睡觉。


  郑云龙一拽他拉着自己的手,把他刚直起的身子又拉回去,“没事,就这样。”声音低低的,已经快要睡着没什么力气了。


  即使习惯了,但每次看到他秒睡还是忍不住佩服。


  阿云嘎嘴角微微上扬,往上坐了点让他能更舒服地靠着自己的肩膀。


  大家好,我是暂时自立门户的嫡长子蔡程昱,我现在有点慌。


  谁能告诉我,路过开着门的休息室,好奇看了一眼,看到两个男人牵手并且一个靠着另一个肩膀睡觉怎么办?


  这两个男人,还是老云家爸妈,阿云嘎和郑云龙。


  嘎子哥跟大龙哥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对吧?握个手靠个肩没什么吧。


  对吧嘎子哥。


  欸等等我怎么跟嘎子哥视线对上了?


  !!!!!!!!!!!

 


易安应笑我

声入人心 男神x你 追光的你

当我看到声入人心乙女向的tag之后,我立马知道完了,又被拉下一个坑了,躲过了刀剑、躲过了阴阳师、躲过了凹凸、躲过了恋与,结果就被梅溪湖36人男团的爱神之剑给射中了。


PS我写完之后感觉这篇彩虹屁成分有点高XDDDD


「你在追着光,而我在追着你」


阿云嘎


剑眉星目,凋刻般的轮廓在舞台的光影裡被衬托的十足英朗,宛如古希腊神祇再世。他的嵴樑挺的笔直,眼神深邃,连高歌到最悲伤处,他都是刚强而坚毅的。他往舞台上站定,举起手的一刹那,让人心动的想扑进他宽阔的胸怀。

你从没见过草原,但在阿云嘎的眼睛裡,你可以看见比天苍苍野茫茫更辽阔的世界。粉丝们笑说他从草原小甜心变成了老父亲,可你觉得他生...

当我看到声入人心乙女向的tag之后,我立马知道完了,又被拉下一个坑了,躲过了刀剑、躲过了阴阳师、躲过了凹凸、躲过了恋与,结果就被梅溪湖36人男团的爱神之剑给射中了。


PS我写完之后感觉这篇彩虹屁成分有点高XDDDD


「你在追着光,而我在追着你」


阿云嘎


剑眉星目,凋刻般的轮廓在舞台的光影裡被衬托的十足英朗,宛如古希腊神祇再世。他的嵴樑挺的笔直,眼神深邃,连高歌到最悲伤处,他都是刚强而坚毅的。他往舞台上站定,举起手的一刹那,让人心动的想扑进他宽阔的胸怀。

你从没见过草原,但在阿云嘎的眼睛裡,你可以看见比天苍苍野茫茫更辽阔的世界。粉丝们笑说他从草原小甜心变成了老父亲,可你觉得他生来就是草原上的雄鹰,乘风振翅高飞,无庸置疑。

这麽好的他……这麽好的他,终究只能存在在你的幻想裡吧?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幸运的女孩,牵住他的手,他会向世界宣布她就是他的阿玛日嘎。


「嗯?想甚麽呢?」阿云嘎好笑的轻轻揉了你的髮旋,伸出手把你拉近了些,他的手很温暖,温柔却不失强势的揽住你的肩头。他低斜着头,给了你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在你额头上偷了个香「难不成,在等我先开口吗?」
他握住你的肩膀,将你转向自己,认真的看着你。


「亲爱的姑娘,你可愿意做我唯一的弘格尔?」


郑云龙


郑云龙应当是许多少女怀春年纪裡,最美好的幻想:宽肩、细腰、长腿,浓眉大眼,面容斯文俊美,笑起来如君子翩翩。偏长的双目内恍若流星划过,又像一叶扁舟,当他开口歌唱,裡头的神采彷彿有一场流星雨那麽璀璨。

他的粉丝喜欢亲暱的叫他光头强、三星堆,喜欢截图他在台上的奇怪表情,但是你只喜欢看着他,听他在歌声裡流洩出来的、浓厚到无可稀释的感情,比玫瑰芬芳,比星辰灿烂,沉醉而无法自拔。


他或许便是你的瘾吧?戒不掉,捨不下。可是啊,千千万万的女孩也同你一样,你只不过是喜欢他的人中,那麽淼小的一个。


睁开假寐的双目,郑云龙将手机递给你,你疑惑的接过「看看备注」。你滑动手指上下查找,看到你那一栏时脸颊不禁窜上两团红霞,赶忙把手机扔回给他。郑云龙又闭上了双眼,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郑云龙的手机裡,你的备注是「我的小丫头」。


「别胡思乱想,我在这儿呢」


贾凡


你常常想不通,明明就是个高过一米九的人,怎麽能这麽可爱呢?他的样貌不是让人一见惊豔的类型,可是他的面容出乎意料的耐看,不管是那双明亮的眼睛,还是抿起的嘴唇。

节目粉丝都说他简直是声入人心的活雷锋,你同意:帮助人的贾凡特别好看,特别是他的笑,嘴角弯起来的时候甜甜的,像是用蜂蜜把人包裹起来,心头都是暖的,不自觉就会跟着他笑起来。


你情不自禁地想,你们或许就止步于此吧?他唱着,你看着,等到节目结束,连这层关係,都会失去了。


贾凡伸出手,将手裡的东西递给你「送给你的,希望你喜欢」你双手轻颤地拆开包装纸,发现盒子裡躺着一条手鍊。你的目光不自觉的移向他的手腕上,一条相似却不同色的手环缠绕在那裡。
他腼腆的笑了,小心翼翼的捧起你的手,替你戴上。


「只要我在你心裡是首席,就够了」


蔡程昱


他是那样朝气蓬勃,像云海散去后初昇的朝阳,花园裡第一朵盛放的鲜花。清秀却没有丝毫脂粉味的五官总让你想起武侠小说裡「风神隽朗」这个词,身姿挺拔,形神仪态都那样神气。

你看那些网友说,蔡程昱连唱温柔的情歌都能唱出炸碉堡的气魄,你觉得那样反倒是他的特色了:他就是该那样的,像是出征的将士,勇往直前而义无反顾,英气勃发,睥睨四方。


这样耀眼的他啊,是你能触及的吗?你们本就身处在不同轨迹,就像那平行线,不相交,只是擦肩而过。


「那个!能…能打扰你一下吗」一脸紧张的蔡程昱看着你,那双眼睛不断眨呀眨。你看着他,低下头,故作镇定,牙齿却死死咬住嘴唇。「我、我想请你去吃小龙虾!!」他一脸英勇救义的表情,但脸上的潮红却掩不住。
你离开后,他看着你的微信头像,不禁傻笑起来。


「我们的故事,我想做先开头的那个人」


发财橙

《持续为你代言》

张超非常尊敬非常敬佩非常爱郑云龙,但他仍然不得不承认他大龙哥是个非常懒散的,舒适圈很小的人,用猫来形容他真是再恰如其分不不过了。他也是私下里被大家公认的最难采访的人,被采访时他要么是困的睁不开眼神游太虚的状态,要么就是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姿态。所以每当听说郑云龙又要接受单独采访时,大家都会为那个倒霉的主持掬一把辛酸泪。


也不是没有例外,对于郑龙猫来说,音乐剧和阿云嘎就是他的猫薄荷。当运气好的主持人提到这两点时,他多半已经成功跨过了自己主持生涯的巨大鸿沟。


而另一些运气更好的主持人,赶上了阿云嘎和郑云龙的双人采访,就更不必担心冷场和尴尬了。中文不好的阿云嘎总是充当毫无逻辑却一直滔滔...


张超非常尊敬非常敬佩非常爱郑云龙,但他仍然不得不承认他大龙哥是个非常懒散的,舒适圈很小的人,用猫来形容他真是再恰如其分不不过了。他也是私下里被大家公认的最难采访的人,被采访时他要么是困的睁不开眼神游太虚的状态,要么就是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姿态。所以每当听说郑云龙又要接受单独采访时,大家都会为那个倒霉的主持掬一把辛酸泪。


也不是没有例外,对于郑龙猫来说,音乐剧和阿云嘎就是他的猫薄荷。当运气好的主持人提到这两点时,他多半已经成功跨过了自己主持生涯的巨大鸿沟。


而另一些运气更好的主持人,赶上了阿云嘎和郑云龙的双人采访,就更不必担心冷场和尴尬了。中文不好的阿云嘎总是充当毫无逻辑却一直滔滔不绝的角色,郑云龙始终是眯眼微笑着盯着阿云嘎不住点头附议的人,当阿云嘎组织不好语言词汇匮乏投来求助目光时,郑云龙总能接着他的胡言乱语一本正经地继续胡说八道下去。



而此刻坐在飘窗上的高天鹤,就在皱着眉头认真看之前某次郑云龙和阿云嘎的采访视频,还时不时撇撇嘴跟旁边沙发上玩手机的张超在线点评,

“这俩人为什么一句话非得分两个人说??”

“行行行就大龙哥知道你最近忙没时间看电影你最棒”

“人家是是快问快答又不是异口同声”

“平凡,我觉得真的平凡”


张超憋不住了问了一句“鹤哥啊,你为啥突然看起了这个?你不是不太爱看他俩在一块儿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鹤鹤握拳。


张超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诶你知道为啥他俩的采访总是嘎子哥一直在说么?就像龙哥代言人一样。”


高天鹤暂停了视频,眼神示意张超继续说下去。


「大一的某天阿云嘎去超市,打电话去给郑云龙问他想吃什么,郑云龙皱着眉头不耐烦的说随便,咸的就行,后来阿云嘎给他买了一包盐。

之后的大学四年,每次郑云龙再让阿云嘎带吃的回来,都会吐槽一句别买盐。

毕业以后,郑云龙从青岛给阿云嘎带妈妈做的小鱼干时,还是时不时地提起“我可给你带的不是盐”

直到现在,郑云龙都揪着一直这事儿不放,并突然想到“以前你都给我带盐了那现在你还得给我代言”」


“龙哥很满意这种‘我不想说的你说,我想说的咱俩一起说’的状态,所以就总是嘎子哥在说,大龙哥在看咯”张超讲完了故事,端起了旁边的杯子抿了口茶。



高杨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看见他洗澡前还好好的高天鹤,现在落寞的抱着膝盖,双眼无神的盯着窗外略显寂寥的背影,挑起眉毛用口型问张超他怎么了,


张超摆摆手,“没事儿,他刚刚听了一曲lemon tree,现在日常自闭。”




鼓点

【云次方】十年不久,十年不迟。(一发完)

#ooc都是我的,爱是他们的。


阿云嘎回看见面会视频的时候问郑云龙:“你当时是想说什么?”郑云龙想了想说,“我也忘了。”

他确实是忘了,不过他在晚上的饭局借着酒兴扣住阿云嘎的脖子凑近,眼神迷离,带着嬉笑问他:“你想听什么?”阿云嘎只当他是喝多了,笑着给他顺着背,随口应着:“我想听你说以后不抽烟,少喝酒。”


节目结束郑云龙的行程依旧是满满当当,先是回上海演了《谋杀歌谣》,接着是《信》、《漫长的告白》,公演中间的空档几乎被排练、活动、通告和演出完全铺满。《声入人心》的成员屡次出现在剧场,从头到尾缺席的人,是阿云嘎。

虹桥艺术中心的舞台出故障早就不是新闻了,郑云龙因为舞台故障受伤也...

#ooc都是我的,爱是他们的。


阿云嘎回看见面会视频的时候问郑云龙:“你当时是想说什么?”郑云龙想了想说,“我也忘了。”



他确实是忘了,不过他在晚上的饭局借着酒兴扣住阿云嘎的脖子凑近,眼神迷离,带着嬉笑问他:“你想听什么?”阿云嘎只当他是喝多了,笑着给他顺着背,随口应着:“我想听你说以后不抽烟,少喝酒。”


节目结束郑云龙的行程依旧是满满当当,先是回上海演了《谋杀歌谣》,接着是《信》、《漫长的告白》,公演中间的空档几乎被排练、活动、通告和演出完全铺满。《声入人心》的成员屡次出现在剧场,从头到尾缺席的人,是阿云嘎。



虹桥艺术中心的舞台出故障早就不是新闻了,郑云龙因为舞台故障受伤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一次,是后脑着地,演出紧急停止,网上的新闻铺天盖地,微博上郑云龙的超话也炸开了锅。



阿云嘎在医院见到郑云龙的时候,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三个月,郑云龙看起来除了瘦点,和三个月前也没什么区别。两个人目光对上的时候,空气凝固了一瞬间。



还是郑云龙先笑了起来:“老班长好。”

“老同学…唉,好不容易做节目给你养胖了点,怎么又瘦成这样了。”



在阿云嘎看不见的另一侧,郑云龙的手紧紧攥住被子边缘,音乐剧演员的专业素养让他维持着最后的镇定,“我忙得连抽烟喝酒都没时间了,吃饭也就应付了点。”

“你就敷衍我吧。”


四个月前,郑云龙和阿云嘎、龚子琪三个人一起出席CBA开幕式,晚饭是在郑云龙家吃的,龚子琪一面埋头吃饭,一面狠劲儿夸伯母做饭真好吃。阿云嘎一脸得意:“大龙的手艺是得到阿姨真传了。”



老太太被他们说得眉开眼笑,顺口接话:“你们喜欢就好。嘎子,今年过年还来家啊,阿姨准备好拿手菜等你来吃年夜饭。”阿云嘎一边吃一边笑着点头说“诶,谢谢伯母”,龚子琪刚想问什么就被郑云龙拉住使了个眼色。然后这事儿好像就这么定下来了。


除夕前两天,郑云龙给阿云嘎发了微信:“你什么时候到啊?航班号发我,我去机场接你。”郑云龙知道,这不是排练时间,也不是演出时间,但是很不寻常的,等了将近四十分钟。更不寻常的是,郑云龙没敢打电话过去。他说不出来,但青岛一别之后,他知道,有什么东西变了,或者说,在这之前,在那三个月里,有什么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四十分钟,郑云龙就那么握着手机坐着,一动不动地等着,像是在等待审判,他甚至把手机调成静音,然后就那么盯着屏幕。



屏幕亮了,划开界面的时候,郑云龙的指尖都带上了汗意,然后,那行字就那么刺进心里。



“大龙,我今年陪女朋友吃年夜饭,就不去青岛了,帮我跟阿姨说声抱歉啊”



郑云龙说不出自己到底什么感觉,像是被钝物在心上砸了一下,又像是什么东西被堵在了心口。


在那之后,日子一天天过,除了和阿云嘎联系少了,再没什么别的变化。他把自己埋进音乐里,藏在表演里,淹没在无休止的演出和活动里。直到在医院再次见到阿云嘎,那句“老班长好”像是自己从他喉咙里跑出来的,然后有什么被尘封了的东西就在那一瞬间被打开了。



阿云嘎没有在医院呆很久,叮嘱了很多,像一个老朋友。郑云龙一一听着,时不时应和一两句,几乎和阿云嘎异口同声。


出院之后的郑云龙开启了家和剧场两点一线的生活,有时候他会坐地铁,上海地铁的玻璃总是擦得很干净,他站在站台上等车,阿云嘎的脸就出现在那反光玻璃上,是他歪着脑袋唱世界之王的那个叛逆样子,只是郑云龙找不回自己那个笑了。



后来郑云龙一直在想,到底是为什么,这么些年相安无事的走过来,一个节目而已,三个月的朝夕相处,为什么有些东西就变了,或者更准确地说,就...爆发了。《Rent》时期萌发的情愫,被埋藏在放荡不羁的青春年华里,谁也没去试探和触碰。他们认识和相处的时间足够长,长到已经把对方变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变成自己的习惯。


那些放在生活里永远不会说出口的话,他们站在舞台上,站在对方的视线里,就那么一字一句,毫无保留地倾诉。一共也没有几首歌,但却好像在舞台上过完了与对方携手相伴的一生。自以为只是入戏,却没意识到坐在反应镜头里的人是真的,舞台是真的,感情也是真的。他们是最亮的星,在舞台上闪耀,也在彼此心里扎根。



郑云龙的脑子很乱,想了很多,最后他跟自己说:再给他些时间。



2019年,上海文广接连引进原版的《摇滚学校》、《歌剧魅影》,音乐剧越来越多地被人熟知、接受、甚至喜爱。《歌剧魅影》巡演结束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郑云龙接到一个剧组的邀请,是百老汇的原创剧,按照百老汇的惯例,十年的制作周期。郑云龙挂掉电话,再一次条件反射一样地拨通了阿云嘎的号码。



“喂,大龙。”

“我…我接到一个百老汇的戏。”

“好事啊,什么题材?”

“不是,是百老汇,要去纽约。”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郑云龙听到他问:“什么时候走?”

“签证走快速通道,下个月就走。”


阿云嘎去机场送机的时候,给郑云龙带了一个箱子。

“给,你的衣柜,时间有限,就给你准备了这些。”

郑云龙笑嘻嘻地接过去,“老班长就是周到。”



郑云龙站在机舱门口,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通道,这个机场,这座城市,然后转身上了飞机。十几个小时,他睡得很沉。


十二三个小时的时差,近乎身处地球的两端,或许是地球上最远的距离。



白天和黑夜保持着微信的联系,用这种方式参与对方的生活。或许是距离太远,或许是时间太少,又或许是对话框太小,只能容纳两个人的声音,于是这个小小对话框和现实的生活彻底分隔开。



阿云嘎开始思考,他到底在逃避什么,他到底在害怕什么。不过,生活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



那天他结束了下午的排练,赶到餐厅,等他的姑娘正带着耳机端着平板电脑看2014年的《中国正在听》,他走到旁边坐下,取下围巾放在一边。笑了起来:“这都什么年代的老节目了,也被你翻出来看。”



姑娘摘下耳机,“你的好兄弟三星堆王子去美国之前特意拜托我,你的所有节目都一定要看。我都答应……”


后面的话阿云嘎再也没听清楚,脑海里的画面不断地闪回。脑子里突然跳出来一句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过的话:“喜欢上一个人的第一反应是自卑。”



其实,郑云龙早就不是大学时候那个浮躁又迷茫的小伙子了。

其实,他不在身边的时候,郑云龙不会赖床。

其实,他对生活细节不上心,但也可以把自己的生活搭理得有条不紊。

其实,郑云龙是个很独立的人,从生活到精神。

但他喜欢粘着他,说不清楚是因为阿云嘎需要,还是郑云龙需要。



阿云嘎好像突然明白了郑云龙说那句“是百老汇,要去纽约”的时候的心情。


郑云龙去美国以后,发微博更少了,市场永远有新的热点,“云次方”这个超话也渐渐沉降。只不过,有种东西叫情怀,这个话题再一次爆炸,只因为阿云嘎一次采访中的一句话。



那时候阿云嘎刚刚演完《音乐之声》,场场爆满,热度居高不下,媒体采访蜂拥而至,当主持人问到“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的时候,阿云嘎说:



“你们知道郑云龙吗?”


溏心egg
画了一只嘎子,试问谁不为他的希...

画了一只嘎子,试问谁不为他的希拉草原心动呢 


画了一只嘎子,试问谁不为他的希拉草原心动呢 

 


今天吃咸蛋酥了吗
重大发现姐妹们!!!!!! 事...

重大发现姐妹们!!!!!!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刚刚吃完晚饭过后我陪我妈看电视,然后,我就发现了

《那年花开月正圆》里的歌曲里的编曲有哥哥啊啊啊!!!

重大发现姐妹们!!!!!!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刚刚吃完晚饭过后我陪我妈看电视,然后,我就发现了

《那年花开月正圆》里的歌曲里的编曲有哥哥啊啊啊!!!

王开富

自调几张,太爱他俩了呜呜呜

自调几张,太爱他俩了呜呜呜

福禄寿喜吉祥茶
拼了,太喜欢这场了,身残志坚,...

拼了,太喜欢这场了,身残志坚,激情画图。
神仙们唱什么歌都好听 

拼了,太喜欢这场了,身残志坚,激情画图。
神仙们唱什么歌都好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