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尔冯斯·艾尔利克

328浏览    15参与
咕之炼金术师

【尔豆】禁忌(上)

◎严重ooc【手动加粗】
◎我流设定,慎点

爱德华一生中触犯过两个禁忌。

第一个是他妄图炼成母亲,使她复活,却使他的弟弟只有灵魂徒留于世。

第二个——

爱德华从梦中醒来,他迷茫地看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外面的天色还未亮,他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才四点吗……”

他衣服被汗浸透,头发一缕一缕地黏在他的脸上,他烦躁地将头发撸到脑后,自暴自弃般掀开了被子,盯着明显晕染出一片深色的裤子,沉默了半晌。

他咒骂了一声,捂住脸想要逃避自己的回忆,但记忆的碎片却如同潮水一般涌来,顷刻间将他淹没。

他又一次地做了那个梦,梦中阿尔冯斯搂着他,脸上泛着比天边晚霞还要迷人的绯红。额角处细密的汗...

◎严重ooc【手动加粗】
◎我流设定,慎点



爱德华一生中触犯过两个禁忌。

第一个是他妄图炼成母亲,使她复活,却使他的弟弟只有灵魂徒留于世。

第二个——

爱德华从梦中醒来,他迷茫地看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外面的天色还未亮,他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才四点吗……”

他衣服被汗浸透,头发一缕一缕地黏在他的脸上,他烦躁地将头发撸到脑后,自暴自弃般掀开了被子,盯着明显晕染出一片深色的裤子,沉默了半晌。

他咒骂了一声,捂住脸想要逃避自己的回忆,但记忆的碎片却如同潮水一般涌来,顷刻间将他淹没。

他又一次地做了那个梦,梦中阿尔冯斯搂着他,脸上泛着比天边晚霞还要迷人的绯红。额角处细密的汗珠汇成一滴,从眼角滑过,竟是像在哭泣一般。而那双眼睛似盛满了粘稠的甜腻的蜂蜜,缠绵而又深情地看着他。

阿尔冯斯低低地喘着气,在他身上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他随着阿尔冯斯的动作而起伏,像是随着海浪翻涌而上下颠簸的小船,快感也如浪潮一般不断地冲刷他的理智。

阿尔冯斯的动作温柔,他的手穿插在他的发丝中,不轻不重地按压着他的头皮,细碎的吻落在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伴随着快感一起侵袭他大脑的,是让人几欲沉沦的温情。

“哥哥……”

爱德华几乎要再度沉溺在那个梦中,来自梦境的一声呼唤将他猛地惊醒。

那个梦过于美好,但对他来说却是至为丑陋——他不知何时起,竟对自己的血亲,起了不能告人的龌龊心思。

在最初的最初,对他来说,阿尔冯斯就不仅仅只是一个弟弟这么简单了。

自他们犯下禁忌之后,在不知不觉中,阿尔冯斯已经成为了唯一与他相依为命的血亲。

共同的血液,共同的目标,共同的敌人将他们系牢。每一次的并肩作战,都只会使他更加重视阿尔冯斯,更加……离不开阿尔冯斯。

或许就是这些羁绊,让他生出了荒谬的情感。他自嘲地笑笑,突然想起了他们年少时的漫长的旅程。

在旅途中,每一个无法入眠的深夜里,他蜷缩着躺在旅馆逼仄的小床上,背对着还是盔甲的阿尔冯斯,听着阿尔冯斯极力压抑,但仍旧无法避免的钢铁摩擦的铿锵声。

而每一次铿锵声响起,他的心就会猛烈地收紧,让他难以呼吸。

他已经熟悉了耳畔没有阿尔冯斯轻缓的呼吸声萦绕的夜晚,熟悉了身旁空无一人的夜晚,但他却没有习惯。

于是当又一个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的黑夜降临,自责与愧疚便一点一点地从心底漫起,如同藤蔓一般细细密密地缠绕住他的心脏,勒紧,使他心脏绞痛,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痛苦。

于是愧疚压迫着他的胸膛,压迫着他的内脏,压迫着他的神经。他只能狼狈地揪住自己,像只丧家犬一样大喘着气。

但他更想要呐喊,想要嘶吼,他却被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他不想看到阿尔冯斯任何一个失落的瞬间。

是的,不管是作为兄长,还是作为爱慕者,他都不想看到阿尔冯斯不开心的样子。

可讽刺的是,若阿尔冯斯知道了他的心思,那张对他永远带着温和笑意的脸上,恐怕会立刻布满恐惧与失望。

那个能让阿尔冯斯不高兴的人,只有他。

这样一想,似乎还有一点高兴?这至少说明了他在阿尔冯斯心中的地位并不是最低的。最起码要比猫高吧,他这样想着,竟有点想笑。

爱德华叹了口气,将脑中纷杂的思绪甩去,简单地清洗了一番后,看着杂乱的房间又有点恍惚。

距离他上次和阿尔冯斯见面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

阿尔冯斯身体完全恢复后,简直一刻也闲不住,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以肉身感受他曾经未能好好感受的世界。

“就算是这样你也用不着搬出去住吧?”爱德华勉强地笑着,他无助地伸了伸手,想要抓住阿尔冯斯的背影。

阿尔冯斯转过身,衣袂翻飞,从爱德华的指间滑过。爱德华抓不住阿尔冯斯的衣服,就像他不可能改变阿尔冯斯的决定。

阿尔冯斯笑着看着他,眼里怀着对未来生活的期待,“一直以来已经给哥哥添了太多麻烦了,”

不……并没有,你不是麻烦。爱德华愣愣地,下意识地在心里反驳。

“因为我,哥哥也一直没能为自己的下半辈子做打算。”

“我也要学着独立了,不能总依赖哥哥,”阿尔冯斯有点腼腆地摸了摸鼻子,接着道,“哥哥也应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

阿尔冯斯逆着光,笑容被模糊,周身都镀了一层洁白的光晕,宛若神明。

在爱德华的视野中,这个神明,正在宣判他的罪行。

神明带着居高临下的笑容,怜悯地看着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爱德华心底潜藏的不可告人的黑暗肮脏的欲望。

你想囚禁阿尔冯斯。

你想折断阿尔冯斯的翅膀。

你想让阿尔冯斯和你一起堕下深渊。

你想让阿尔冯斯的生活中只有你一个人。

你想让阿尔冯斯永远不离开你。

“哥哥?”见爱德华半天没有作声,只是盯着他发愣,阿尔冯斯不得不出声提醒他,“我要走了?”

爱德华猛地回过神,意识到刚刚不过是自己的幻觉。听到阿尔冯斯的话后他脸色一白,勉强提起一个笑,上前抱住了阿尔冯斯,这才惊觉两人身高已经相差无几。

阿尔冯斯,已经是一个健全的成年男子了。爱德华这时候才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阿尔冯斯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也有了能力,不再需要依靠自己,自己也不是必需的。

想到这,一股无名火叫嚣着几乎要吞噬他的理智。他强行按捺住,就着抱着阿尔冯斯的姿势摸了摸他的后脑勺,笑道“记得常回来这里看看。”

阿尔冯斯笑着答应,再次向爱德华道别,然后离去。

爱德华微笑着看着阿尔冯斯出门,对他笑了笑,轻轻关上门。门被关上后,爱德华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淡,最后眼神复杂地看着禁闭的大门。

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他额角青筋暴起,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头疼欲裂。

爱德华狠狠地翘着自己的头,电光火石之间,他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恼怒——因为无力。

爱德华靠着墙,眯着眼睛,突然特别想抽根烟。他还记得当时那种怒火燎身的感觉,现在燥热时不时的还会侵蚀他的理智,尤其是在一觉醒来时不得不面对阿尔冯斯不在这一事实的时候。

——TBC




























咕之炼金术师

【尔豆】喜欢

​·无脑爽文

·可能会有后续

·香巴拉背景(严重ooc预警)

爱德华正在研究资料,昏黄的灯光柔和了他的线条,使他看起来远没有白天那般张扬,咄咄逼人。他神情专注,嘴唇不自觉的抿起,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阿尔冯斯痴痴地看着爱德华,过于静谧的气氛让他的内心隐隐有些搔动。他按捺不住,情不自禁地碰了一下爱德华的手臂,叫了他一声。

爱德华抬起头,摘下眼镜,不适应地眯了眯眼,为了看清阿尔冯斯的脸,他拉近了和阿尔冯斯的距离。“怎么了,阿尔?”

阿尔冯斯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讷讷无语,惊慌失措地躲避着爱德华的视线。

爱德华看着阿尔冯斯通红的脸,皱着眉,...

​·无脑爽文

·可能会有后续

·香巴拉背景(严重ooc预警)

爱德华正在研究资料,昏黄的灯光柔和了他的线条,使他看起来远没有白天那般张扬,咄咄逼人。他神情专注,嘴唇不自觉的抿起,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阿尔冯斯痴痴地看着爱德华,过于静谧的气氛让他的内心隐隐有些搔动。他按捺不住,情不自禁地碰了一下爱德华的手臂,叫了他一声。

爱德华抬起头,摘下眼镜,不适应地眯了眯眼,为了看清阿尔冯斯的脸,他拉近了和阿尔冯斯的距离。“怎么了,阿尔?”

阿尔冯斯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讷讷无语,惊慌失措地躲避着爱德华的视线。

爱德华看着阿尔冯斯通红的脸,皱着眉,手贴上了阿尔冯斯的额头,“这么烫?是发烧了吗?”这么说着,他起身就要去拿药。

阿尔冯斯一惊,连忙抓住了爱德华的手臂,“不是的,哥哥!”爱德华狐疑地看着阿尔冯斯,又坐了回去,“那你怎么了?”

被爱德华一瞬不瞬地盯着,阿尔冯斯的心怦怦直跳,他怀疑爱德华已经听到了他的心跳声。

他深吸了一口气,似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紧张地搅动着手指,脸上的红晕清晰可见,“哥哥……我可以亲你一下吗?”他的脸涨得通红,声音比蚊子还小地嗫喏着。

爱德华没听清,“什么,阿尔你在说一遍?”他下意识地前倾了身体,想让自己能够听清楚阿尔冯斯说的话。

阿尔冯斯见爱德华凑近,默默地在心底给自己打气,然后捧住了爱德华的脸,闭着眼睛撞了过去。

“疼!”爱德华被撞的往后一倒,首先感觉到了自己额头的疼痛,随后才察觉到自己嘴唇上温暖柔软的触感。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阿尔冯斯的脸近在咫尺,他紧闭着眼,眼睫似鸦羽,不安地颤动着。

爱德华反应过来后手忙脚乱地推开了阿尔冯斯,却不小心自己摔在了地上。

“阿尔!你干什么!”爱德华捂住自己的嘴,血色自脖颈处蔓延到脸上,连耳根也红得发烫。他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全是浆糊,不停地回放着阿尔冯斯刚刚的举动。他几乎快要冒热气了。

阿尔冯斯看着爱德华意料之中地反应,想着「比我想像中的反应要小呢,我还以为会得到一个拳头。」

做完自己想做的事后,阿尔冯斯松了一口气。他抿起嘴,害羞地笑了一笑,“我想要亲亲哥哥。”他从椅子上下来,半跪在爱德华的面前,认真地注视着爱德华的眼睛。

爱德华的视线无处安放,看天看地就是不看阿尔冯斯。他往后挪了两下,撞到了身后的椅子。无处可逃了……他这么想着。

对面的阿尔冯斯眼里似乎装满了粘稠的蜂蜜,甜腻地几乎要让爱德华溺毙其中。阿尔冯斯跟着往前蹭了两步,卡进了爱德华的腿间,手撑在爱德华的身侧。

爱德华被迫看着那与自己如出一辙的金眸,里面只有他的影子,干净得让爱德华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的窘样。

“阿尔……你别再往前了。”爱德华的声音发抖,他直觉阿尔冯斯接下来可能又要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

阿尔冯斯并没有听从爱德华的话语,反而又凑近了一点。他的额头抵住爱德华的额头,两人的呼吸暧昧地交缠在一起,阿尔冯斯闻到了一点咖啡的苦涩的气息。

“哥哥,”阿尔冯斯轻轻地开口,仿佛怕惊动了谁。他的手摸到了爱德华的手,覆盖在上面,轻轻地摩挲着。

“我啊,很喜欢哥哥哦。”阿尔冯斯在爱德华的嘴角轻啄了一下。“不仅仅是家人之间的喜欢。”他蹭着爱德华的脸,在他耳根处呢喃。

爱德华在阿尔冯斯说完之后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的弟弟……亲弟弟,说喜欢我?他咽了口唾沫,艰难地开口,“阿尔,你只是错把对我的依赖当成了恋爱而已。”

阿尔冯斯摇了摇头,“不是的,哥哥。”他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下,“也可能是的,但是我并不想把这两种感情分得太清。”

阿尔冯斯抱住了爱德华,再度开口,“在门的那边,失去了关于你的记忆的时候,我很疑惑,为什么我会有如此强烈的,想要找到你的欲望。”

尽管失去了记忆,但阿尔冯斯被内心强烈的欲望驱使着,踏上了寻找哥哥的路程。

“我从别人嘴里听到了你的事迹,我本应该也参与在其中,但我没有一点印象。”

于是阿尔冯斯照着别人的描述,扎起了长发,穿起了红披风,带上有炼成阵的手套,模仿着自己的哥哥。

“只有这样子,我才感觉会离你近一些。”

阿尔冯斯的手中有一张从温莉那得来的照片,照片里的他还是盔甲模样,爱德华一脸不耐,但还是乖乖地站在阿尔冯斯身边,拍下了这一张照片。

“在漫长的日子里,那张照片是我唯一能够看见你的途径。”

阿尔冯斯通过这张照片缓解自己的思念,在看到这张照片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为什么他想要和哥哥重逢。

“因为你是如此的耀眼,让人挪不开眼睛。”阿尔冯斯闭着眼睛喃喃,“在那个时候,我就明白了,不管我是否失去了记忆,我绝对都是喜欢着哥哥你的。我对哥哥的感情,不可能只是家人那么简单。”

在真正见到爱德华的一瞬间,阿尔冯斯激动得几乎要落下泪来,他才发现,他比想象中的更加喜欢爱德华。

“随便那是亲情还是爱情。”

“我只知道我离不开你,哪怕是一分一秒,可怕的思念都会蚕食我的躯体。”

“不是你不行。”

爱德华几乎找不回自己的声音,他呆愣地听着阿尔冯斯的表白,几乎不敢相信——他的内心有一点窃喜。

阿尔冯斯的吻似一片柳絮般印在了爱德华的额头,他的神情虔诚地仿佛是在对待自己的神明。

——TBC

咕之炼金术师
虽然我画的渣,但我还是要大声喊...

虽然我画的渣,但我还是要大声喊,兄弟超棒!!
姿势有参考

虽然我画的渣,但我还是要大声喊,兄弟超棒!!
姿势有参考

逗逗逗叮很菜
趁假期回看了一下钢炼FA,忍不...

趁假期回看了一下钢炼FA,忍不住摸了一张!!
好好看啊这番,强推!

趁假期回看了一下钢炼FA,忍不住摸了一张!!
好好看啊这番,强推!

维尔

尝试画了图1的银河,顺便加了后面两个【

原图文出自@doodleta 的 tumblr

尝试画了图1的银河,顺便加了后面两个【

原图文出自@doodleta 的 tumblr

青旗沽酒

星星和蒲公英

当爱德知道阿尔在真理之门前第一次回到身体后所关注的居然是自己没穿衣服之后,他对阿尔表示了鄙夷与同情。

“那第二个想法呢?”

“我居然还是比哥哥高!”

“阿尔!!!”面对哥哥的手刀阿尔笑着躲开了,他没撒谎。

终于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虽然对他来说只是真理给自己最后的施舍,如果没有哥哥的付出,他现在也没有站在这里和哥哥嬉笑打闹的机会了。但是,他不想带着一脸的苦痛与遗憾,至少用笑容,也可以让那真理不好受一点,他从来没有后悔用灵魂换来哥哥的手,“毕竟那个时候只有我能够帮助哥哥嘛。”

阿尔回来后,爱德有时夜里还是会做噩梦。在梦里,他坐在山坡上,山坡下是篝火,他看见了爸爸,看见了妈妈,还看见了阿尔

当爱德知道阿尔在真理之门前第一次回到身体后所关注的居然是自己没穿衣服之后,他对阿尔表示了鄙夷与同情。

“那第二个想法呢?”

“我居然还是比哥哥高!”

“阿尔!!!”面对哥哥的手刀阿尔笑着躲开了,他没撒谎。

终于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虽然对他来说只是真理给自己最后的施舍,如果没有哥哥的付出,他现在也没有站在这里和哥哥嬉笑打闹的机会了。但是,他不想带着一脸的苦痛与遗憾,至少用笑容,也可以让那真理不好受一点,他从来没有后悔用灵魂换来哥哥的手,“毕竟那个时候只有我能够帮助哥哥嘛。”

阿尔回来后,爱德有时夜里还是会做噩梦。在梦里,他坐在山坡上,山坡下是篝火,他看见了爸爸,看见了妈妈,还看见了阿尔。夜风轻轻吹过,带起四周蒲公英飞散,天上的星星眨着眼,只是忽然之间,他的眼前出现了花纹复杂的门。美好的一切被关在了门的那一头,他却站不起来,挪动一步也做不到,只是静静地坐着,坐在纯白的世界里。

每次被惊醒后,爱德总是会半夜悄悄挪到阿尔的房间,替阿尔盖好被子,静静看着他,再回到自己的房间,辗转反侧。

阿尔也睡不着,他习惯了4年活在盔甲里的生活,身体和灵魂正在契合,一点点小的动静他都会被吵醒。看着哥哥的表情,十几年的羁绊他一下子就能明白哥哥在害怕。哥哥在害怕什么呢?阿尔知道,所以在哥哥辗转反侧的第三个夜晚,阿尔抱着枕头敲响了哥哥房间的门。

“哥哥,一起睡吧。”

“……来吧。”爱德做出了你果然还是小孩子的得意表情,把枕头往旁边挪了一大步,把床的一大半留给了阿尔,阿尔只是害羞的挠挠头,把哥哥的枕头往中间拨了拨,“哥哥你晚上睡相不好,别掉下去。”

“哈??我才不会呢!!”

半夜,阿尔被身旁轻微的抖动喊醒,他看着哥哥颤抖的手指,轻轻握了上去,爱德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突然阿尔的心像是被挠了一下,他看见哥哥回握住了自己的手。是热的,阿尔安心地闭了眼睛,脸颊接触着柔软的枕头,阿尔听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声。4年的寒冷,身体与灵魂的最后一点隔阂,在哥哥的回握中,咻的一下,就消失了。

这一晚,阿尔第一次一觉睡到了天亮,中途没有醒来。


————————

爱德依旧坐在纯白的世界里,浑身冰凉,盯着眼前的真理之门。他不能动,也能用眼睛表达内心的愤怒。

他使出全身的劲想要挣脱无形的束缚,只要再往前,他就能碰到,能碰到,就能打开,就算用头砸,也要砸开这破门。

只是突然一阵清风,一顶小小的蒲公英飘了过来,落在了他的脚边。爱德愣住了:从哪儿吹来的风?

蒲公英落入白色的地面,消失不见,不一会儿,一株嫩绿的小芽竟钻了出来,阿尔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去触碰这脆弱的生命。

从指尖,热度开始蔓延,顺着手臂,直到心脏。颜色开始从这一株小小的蒲公英渲染,橙黄开在翠绿上,转而花落,灰茸茸的小球再又一阵风的吹拂下炸裂,四散,遍野的绿,摇曳的黄,爱德抬头,不知什么时候,深蓝的天空上缀满了繁星!

突然,爱德听见了木头烧裂的“噼啪”声,橙红色的火星在他眼瞳深处划过。他坐在木头上,看见了爸爸,看见了妈妈。他们站在一起,妈妈笑的依旧温柔。但爸爸不一样,他笑的眼角起了褶子,却没有像那张合照一样流着泪。他们的手十字相握,走进了篝火里。

“哥哥,”

金发少年站在他的面前,弯着腰,笑着伸出手,拉住了爱德。

“我们走吧。”

爱德醒来时,发现自己的手被阿尔握住了,“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啊。”爱德轻轻摸了摸阿尔的头,阿尔嘟囔了一下,没有醒。

窗外,旭日东升。

————附上这篇文的灵感

星星和蒲公英     金子美玲

蓝蓝的天空深不见底,

就像小石头沉在海里,

一直等到夜幕降临,

白天的星星 眼睛看不见,

看不见它却在那里,

有些东西我们看不见。

干枯散落的蒲公英,

默默落在瓦逢里,

一直等到春天来临,

它强健的根 眼睛看不见,

看不见它却在那里,

有些东西我们看不见。

谢谢看到这里,是不是爱情大家自由心证吧w


瑞瑞

努力学习的两个天使⁽⁽ଘ( ˊᵕˋ )ଓ⁾⁾*


画画好难啊……

努力学习的两个天使⁽⁽ଘ( ˊᵕˋ )ଓ⁾⁾*


画画好难啊……

瑞瑞

这几天有点无聊于是把钢炼翻出来看,真喜欢这对兄弟啊,他们太棒了(词穷),随便画了两张混个更

下周课就开始变多了,大概摸鱼时间会变少(桑心)

这几天有点无聊于是把钢炼翻出来看,真喜欢这对兄弟啊,他们太棒了(词穷),随便画了两张混个更

下周课就开始变多了,大概摸鱼时间会变少(桑心)

蟲 鳥 書🌻
大阿尔x小爱德 如果兄弟俩身份...

大阿尔x小爱德

如果兄弟俩身份互换的话(想想就特别带感

迟一天的521贺图

大阿尔x小爱德

如果兄弟俩身份互换的话(想想就特别带感

迟一天的521贺图

蟲 鳥 書🌻
可爱的阿尔冯斯, 可爱的天使❤

可爱的阿尔冯斯,

可爱的天使❤

可爱的阿尔冯斯,

可爱的天使❤

杏眼收集列车
Elric兄弟~ 总算把这张磨...

Elric兄弟~


总算把这张磨完了细化苦手orz


怀表里刻上Don't forget 3.oct.11这个点太棒了,牛姨万岁啊啊啊!

Elric兄弟~


总算把这张磨完了细化苦手orz


怀表里刻上Don't forget 3.oct.11这个点太棒了,牛姨万岁啊啊啊!

捧胸的少女

眼睛都要瞎了 待会就要睡觉了啊

明天星期五但还是高兴不起来

明天第一节德语课应该是没有的吧...不确定

心累 

眼睛都要瞎了 待会就要睡觉了啊

明天星期五但还是高兴不起来

明天第一节德语课应该是没有的吧...不确定

心累 

TORITA❀
放在水里简直意义不明 本来的想...

放在水里简直意义不明

本来的想法是瓶中的王子

王子一脸[快放我出来]的样子被扔到瓶子里什么的

可惜王子头太大塞不进去……

这套……算是黑历史一样的存在啊……

因为过年耍脾气499给买了下来

算是交学费了……

现在觉得以前的自己太糟糕了真是會好好反省的((跪下

放在水里简直意义不明

本来的想法是瓶中的王子

王子一脸[快放我出来]的样子被扔到瓶子里什么的

可惜王子头太大塞不进去……

这套……算是黑历史一样的存在啊……

因为过年耍脾气499给买了下来

算是交学费了……

现在觉得以前的自己太糟糕了真是會好好反省的((跪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