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尔弗雷德.f.琼斯

21288浏览    2097参与
haileyovo
渣画!我好喜欢阿尔啊啊啊啊啊!

渣画!我好喜欢阿尔啊啊啊啊啊!

渣画!我好喜欢阿尔啊啊啊啊啊!

--MelinaJIN--

APH深夜六十分🎈 

超级踩点!

这里是「被命运所操控」


p1是丹诺冰大三角

p2是冷战

p3是瑞哥


…过后可能还会修改x

(词穷)

APH深夜六十分🎈 

超级踩点!

这里是「被命运所操控」


p1是丹诺冰大三角

p2是冷战

p3是瑞哥


…过后可能还会修改x

(词穷)

小泠233

突然想画关于“羞耻”的照片的那个梗

突然想画关于“羞耻”的照片的那个梗

李喑喑

女装⚠️年操⚠️



画风差异有点大……



暴言:冷战米是大胸空jie!!!!!!!



墨鱼和一些应该不会再画的草稿(可能哪天没啥画了就会画嘿嘿嘿)

女装⚠️年操⚠️




画风差异有点大……




暴言:冷战米是大胸空jie!!!!!!!




墨鱼和一些应该不会再画的草稿(可能哪天没啥画了就会画嘿嘿嘿)

苹果派芝

我只想好好当个配角(3)

●ooc有,是作者一时爽的产物

●各种无厘头

●all耀文哒~

●本篇中,情窦初开的暴躁老哥伊万,绿茶白莲花阿尔还有熟练饼干渣老王正式登场~

●我太勤奋了,诶嘿~(被拍走XD


是夜。


本应躺在地上熟睡的阿尔忽然睁开眼睛。


只是那眼中的蓝不复之前的浅澈,倒更像是深夜的天空那般静谧,却又潜藏危险。


芝士(因为是系统所以不需要睡觉,但也因此被阿尔吓一哆嗦):那眼中闪着诡异的光……嗯,我错了,我不该吐槽。


阿尔缓慢地走向王耀的床,看到眼前的人没有丝毫要醒的迹象,他才轻悄悄地坐到了他的身边,床陷下去一块,连带着王耀的身体也朝阿尔这边靠近了...

●ooc有,是作者一时爽的产物

●各种无厘头

●all耀文哒~

●本篇中,情窦初开的暴躁老哥伊万,绿茶白莲花阿尔还有熟练饼干渣老王正式登场~

●我太勤奋了,诶嘿~(被拍走XD









是夜。


本应躺在地上熟睡的阿尔忽然睁开眼睛。


只是那眼中的蓝不复之前的浅澈,倒更像是深夜的天空那般静谧,却又潜藏危险。


芝士(因为是系统所以不需要睡觉,但也因此被阿尔吓一哆嗦):那眼中闪着诡异的光……嗯,我错了,我不该吐槽。


阿尔缓慢地走向王耀的床,看到眼前的人没有丝毫要醒的迹象,他才轻悄悄地坐到了他的身边,床陷下去一块,连带着王耀的身体也朝阿尔这边靠近了一点点。


还是睡得很沉。


阿尔的呼吸变得急促,因为在此之前他从未成功接近过王耀,这让他一度认为王耀是个很谨慎的狠角色,可如今……


他甚至能看到王耀转动的眼球和向上翘起的嘴角,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


“嗤。”阿尔轻声乐了一下,其实今天和王耀相处下来,感觉他这个人还挺不错的——


——很好骗的样子。


但是……


杀了他吧,杀了他你就自由了,快……杀了……


阿尔的嘴张了张,双手也好像不受控制般地向王耀的脖子伸去。


那一刻,王耀的体温灼热了阿尔的指尖,他甚至能感受到在王耀浅薄的皮肉之下,青色血管中喷张着的血液。


阿尔蓦地松开手,他有些吃惊地停顿了几秒钟,没想到自己竟如此大意,这样子的手法简直太蠢了。阿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有些不满地“啧”了一声。


“难道说是因为和王耀呆了一段时间,所以我才……变蠢了?”阿尔小声嘀咕着,他回过头看了看王耀,虽然没把他掐醒,但还是在脖子上留下了几道淡淡的红印。


“这样做,或许应该能给在这边平静生活着的人添一记猛料吧?”阿尔的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玩世不恭的笑,他的眼睛死死盯着王耀,“我也不介意多和你玩玩儿。”


阿尔爬到王耀身边,不知名的香气毫无防备的飘进了阿尔的大脑,刺激着他的神经。


芝士的库中传来一个机械的声音,【王耀的存活可能性变为-18%】。


然而这个令人愉悦的消息却在第二天早上,伊万进门之后发现王耀和阿尔睡在同一张床上之后夭折了。


半梦半醒中的老王还有点状况外,他抬头看了看门外黑着一张俊脸的伊万,又低头瞅了瞅缠在他身上,一脸无辜的果着的阿尔,还有同样果着的自己。


瞬间,醒了。


比往自己脑袋上浇一杯子风油精还要清醒。


「芝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阿尔会在我的床上?而且他还没穿衣服?」王耀急了,他觉得自己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现在就会直接去世……嗯,可能解释清楚了也会去世。


芝士欲言又止,【emmm,这一时半会儿说不清……不过宿主,新任务来了~】


「讲真,我希望你能对我好一点。」王耀有气无力地在脑海里对芝士说。


【放心吧宿主,只要做完这个任务你就能得到一个提示了!】,芝士的声音透着些许激动,【A.直接对伊万说,反正●羊羊与●太狼都是在你身上拍的,你就不要太在意了;B.暧昧地搂住阿尔并朝伊万勾手手,说,那,你也来?老规矩,五,四……】


听着这毫无节操的选项,王耀觉得简直有辱斯文。


这时候要是再选B,他怕不是会被先●后杀?为了自己的晚菊能保住,王耀直接拍板选了A,但是在他说完之后,伊万的脸更黑了,比道明寺求香菜回到他身边的那个夜晚还黑。

而旁边的阿尔则是没忍住直接喷到了床单上。


王耀挑眉,“哼”了一声。


“小耀,”伊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一座马上要喷发的火山,“你是在欺负我没文化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喜●羊与灰●狼是在青青草原上拍的!”


王耀:???原来喜羊●与灰太●这么火的吗?!


【嗯咳,忘了告诉你了宿主,虽然是在异世界,但是这里的孩子基本上童年的回忆也都和你的差不多。】芝士的声音传了过来,还带着一丝丝未憋住的笑意。


王耀在心里默默地朝芝士竖了个国际友好手势。


“不不不,那个我不是唔……”王耀情急之下把自己的舌头咬了,他本能地捂住嘴,但是这下,伊万又看见了他脖子上那天杀的红痕。


注意到这点的阿尔眨了眨眼睛,随后软绵绵地趴到王耀身上,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在他耳边轻轻吹着气,“难道你忘了吗?昨天晚上,我是那么用力……虽然最后还是怕你承受不住所以没做的那么过分……”


这话虽然是对王耀说的,但是阿尔的眼睛一直看着伊万,眼神中尽是挑衅。


然而在王耀的那个角度,他也看不到阿尔的样子,自然也就不知道他的小心思了。王耀只是觉得自己的耳朵又湿又痒的,而且能感受到阿尔贴上来时紧致的肌肉和他躯体的灼热温度。


只怪他现在说不出话!


「芝士!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芝士汗颜,【额……他说的,没什么毛病,意思都对,就是,那个……】


「什么!难道我是下面那个?」


【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吗?你这个憨憨!】


就在王耀和芝士人机交战的时候,伊万的火也消下去不少了,仔细想想刚刚阿尔的神情,还有王耀脖子上红痕的形状,伊万也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他冷笑一声,恨不得朝自己开一枪,怎么一遇到和王耀有关的事情自己就冲动得跟个傻子似的?


伊万皱了皱眉,一只手掐住了阿尔的下半张脸,往他后面的墙上一撞,发出“嘭”的一声。


阿尔疼得闭了闭眼,奈何他的嘴巴现在被伊万捂的严严实实的,所以只能闷哼一声。


“以后少在我面前耍这些小聪明。”


伊万咬着牙说完,发狠似的将自己的手从阿尔脸上拿开,然后“啧”了一声把自己的黑皮手套扔在了地上,离开了。


阿尔的脸上也多了几道红印子,他喘着气,晃了晃脑袋,小声嘀咕着,“艹,憋死我了。”


而刚刚在芝士那里了解到昨天晚上的真实情况的王耀,当然,他也知道了他的存活可能性变多的事情。


但即便是这样,现在的王耀也还是插着腰,抬了抬下巴说,“解释一下咯。”


阿尔转过头,满眼的无辜,“这难道还需要解释吗?咱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王耀现在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人说谎话能说得跟真的似的?


但是他转念一想,我就这样一直陪你往下演好了,看你能编多久。


“原来是这样,”王耀偏着头,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原来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啊……但是……”


“怎么了吗?”阿尔又往王耀那里凑了凑,逆来顺受的表皮之下隐藏着清醒与冷静。


“我希望你能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王耀装出沉痛的样子,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已经忘了昨晚都发生什么了,这只是个意外,我本来没打算碰你们的。”


【哇哦,宿主你好渣啊现在。】


「你懂什么,既然他想玩,那我就陪他玩到底,但前提是,我不能吃亏。」


【妙啊!可是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哼,这事儿,绝大多数男人做起来那都是无师自通。」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你……”阿尔一时语塞,说实话,那是他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害,那都是形势所迫,我本来打算你们各自的风波过去后就和你们挨个离婚的……”王耀摆出一副“你以为我愿意娶你啊”的表情。说完,他就很潇洒地随手抓了一个丝绸睡衣披在身上,丢下一句“要多少钱都可以,希望你能忘了这事。”就离开了。


留下阿尔在床上独自懵逼。


他呆了一会儿,随后整个人扑到床上,把脸埋进被子里。


“真糟糕……”


【宿主,你的存活可能性变成-15%了诶!】


「嗯?这怎么回事儿?」王耀疑惑皱眉,然后又忽然明白了什么,意味深长地笑,「莫不是,阿尔喜欢这个调调的?」


「诶,先不说这个了,我已经完成三个任务了,所以我是不是可以得到一个情报了?」


【当然~宿主你想知道什么?】


王耀想了想,果然他现在还是比较好奇阿尔,因为他看起来好像并不想表面那样……傻。


「我想知道有关阿尔的基本资料。」


【嗯……不愧是宿主呢,】芝士貌似对王耀的提问很满意,她清了清嗓子说道,【根据目前宿主的进度,我还不能把他的全部信息告诉你,即便如此,宿主还是决定要问这个问题吗?】


「……是的。」


【哈哈哈,好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琼斯家的小少爷,家世背景我就不必多说了,宿主你这两天也一直在看书,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吧?】


王耀点点头,「是这样没错……不过我还真的没看出来,现在身为书香门第的琼斯家,前身竟然是军火贩子?」


【宿主你查的还是相当仔细的呀,以前的那些钱都洗白了,况且就算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还有宿主你呢不是吗?】


「什么意思?」


【别忘了你们现在是夫妻呢,也就是拴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阿尔家出事,也会牵连到你,所以……】


「所以琼斯家的老头子才把阿尔嫁过来。」王耀这回是弄清楚阿尔为什么会想杀了他了,「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是呀,而且我想,经过今天早上的事,你应该也差不多知道,阿尔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吧?】


王耀扶额,他是真的感受到了。


【那就好啦,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了。】


王耀耸耸肩,「好吧。」


【嗯……宿主,你在干什么啊?】


「当然是准备出去啊。我自打来就没出过门,我觉得我要是在不出去走走就该发霉了。」王耀对着镜子将自己的头发梳起来,最后他打了个响指,转过身,“好了。”


到了外面,一路上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事情,而且这里也像王耀原来的世界一样,只是没有那些智能的电子设备而已。


“唉,我果然是当配角的命,逛了一圈,什么特别的事儿都没发生。”王耀叼着一根糖,有些闷闷不乐。


“啊……我以为出来的话能得到什么意想不到的情报呢。”王耀踢着一颗小石子,进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小巷子里则是两个顶着莫西干头的,一看就是坏人的人拖着一个看起来好像装着人的袋子。


嘿,没事儿的时候盼着有事儿,这事儿来了吧,你又对它避之不及。


王耀悟了。


“……我,我什么都没看见。”王耀转过身拔腿就想跑。


“慢着!”,莫西干一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大刀,然后开始舔刀背,“吸溜,既然来了吸溜,就别急着走啊吸溜。”


王耀:讲真的,你这样真的不怕割到舌头吗?


莫西干二号又掏出一把匕首,“我我我告……诉你,老子子子……这这把刀,刀上,可可可是……涂着剧……剧毒的!”


“噗咳嗯……”王耀差点没憋住,这场景感觉似曾相识,他现在不太想走了,他想继续看这俩莫西干头说话。


然后,王耀就被绑架了。


现在,王耀的双眼被一条黑色的布绑着,他什么也看不到,只是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好像还算不错的地方。


因为他闻到了浓厚茶香和一点点果香,而且脚下很柔软,应该是什么名贵的地毯吧。


【宿主,你怎么一点都不慌啊?】芝士的声音从王耀的大脑处传来,她的声音也配合现在王耀的处境,变得偷偷摸摸的。


「我也不知道,我还觉得挺好玩的,我从来都没被绑架过。」王耀的语气里透着点兴奋。


【……我是真的不懂,简直迷惑大赏。】


王耀刚想说话,莫西干一号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板,他看到了,怎么办?”


周围一片安静,刚刚还挺兴奋的王耀也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过来。”


这是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王耀觉得虽然这只有这两个字,却是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子色//情。他打了个寒颤。


王耀就这样一直被往前推,直到他被一只手蛮横地拉了一下,跌到一个怀抱里。


“呵,让我来猜猜,你是谁?”那个人抱着王耀,一只手不安分地顺着他的后脊骨由上至下,按到了尾椎处。


“你,放手!”王耀咬着牙说,“你个不要脸的登徒子!”


那人轻声笑了笑,“我喜欢你的反应。我看到你的鸡皮疙瘩了。”


“你是变tai……”


【宿主!你的存活可能性变成-115%了!】


“……”王耀选择收声。


“要是我趁现在把这块皮完整地割下来,你说,它还会保留它现在的样子吗?嗯?”那人继续说着,语气依旧温柔,但是王耀已经感觉到抵在他脖子上的冰凉东西了。


“不不不,它不能,你不想!”


那人又将王耀抱的紧了些,刚想说什么,房间的门就被人踹开了。


“亚瑟!放开那个女孩儿!”


王耀:!!!难道说是有英雄要来就我了吗?


“放着让我来!”


王耀:……请您滚好不送。





——————TBC——————





本文要素也不少,大家可以找一找都有哪些www

然后有兴趣的小伙伴儿也可以猜猜,那个要“救”耀耀的人到底是谁?hhh

 

 

 

 

 

 

はきれの硝子ボール

点我看金钱校园纯情恋爱(喂

今天的一小时粮

w学院背景


我这里的亚蒂宝贝总是在吃狗粮(bushi


梗源p2 擅自把台词改成了(你刚刚是不是对我心动了)


夏天还是不要挤在一起容易长痱子(喂

点我看金钱校园纯情恋爱(喂

今天的一小时粮

w学院背景


我这里的亚蒂宝贝总是在吃狗粮(bushi


梗源p2 擅自把台词改成了(你刚刚是不是对我心动了)


夏天还是不要挤在一起容易长痱子(喂

吟游云水S.c.L

【三思·2闻声】(非国设金钱组)

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个成功的社畜。

有颜有钱有精力,不如在家玩游戏。

……一个曾经的成功社畜。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沉稳深沉帅气开朗的阿尔弗雷德变得有些古怪——至少他的同事们都发现了。

把草莓酱当成乳液涂了满脸,被旁边人指出来以后幽魂一样拿出手机订了烤鸭外卖,蘸着脸上的草莓酱吃烤鸭,然后把鸭腿骨头当做筷子夹大葱吃……所有人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他也不自知。只是和他的呆毛一起发呆,时不时长吁短叹;还喜欢蘸水把自己的金发揉成各种杀马特造型,照完镜子后开始消沉;买了小绿瓶放在桌边,听说里面的香水二百美元一盎司;继续无滋无味地咀嚼三百一只的烤鸭,还吃完了所有鸭肠。...

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个成功的社畜。

有颜有钱有精力,不如在家玩游戏。

……一个曾经的成功社畜。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沉稳深沉帅气开朗的阿尔弗雷德变得有些古怪——至少他的同事们都发现了。

把草莓酱当成乳液涂了满脸,被旁边人指出来以后幽魂一样拿出手机订了烤鸭外卖,蘸着脸上的草莓酱吃烤鸭,然后把鸭腿骨头当做筷子夹大葱吃……所有人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他也不自知。只是和他的呆毛一起发呆,时不时长吁短叹;还喜欢蘸水把自己的金发揉成各种杀马特造型,照完镜子后开始消沉;买了小绿瓶放在桌边,听说里面的香水二百美元一盎司;继续无滋无味地咀嚼三百一只的烤鸭,还吃完了所有鸭肠。

……

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公司骨干阿尔弗雷德这种不在状态神游天外的情况成为了办公室的未解之谜之一。大流猜测是压力太大,人傻了,于是老板打算给他另一个任务换换环境。

于是社会精英阿尔弗就到大学里面去介绍人生经验了。

作为受邀成功人士,阿尔弗雷德变成了琼斯先生。西装笔挺,金丝眼镜,还是深红色领带,缺个领带夹。他上台向充满梦想和渴望的大学生们介绍社会毒打和打回去的方法。

无他,唯手熟尔。

成功人士眨了眨他湛蓝的眼睛,带着深海的吸引力,在一片倒抽气和尖叫中开始了他的心灵鸡汤。他的声音仍然带着年轻的朝气,又因为成熟圆滑而低沉,酒一样越老越香。阳光从会堂侧面的窗子射进来,照在他的头发上,像秋天麦穗一样闪闪发光。

“如果是我的话,”长发的东方人坐在控制室里,无聊地翘着二郎腿,“并不会把这种颜色比作麦穗。”

“那你说?”

“这他妈明明是24K纯金的颜色啊!”

……

“老王,你有这么缺钱吗……”

“咋滴,你还嫌钱多啊。”

王耀坐在上方的控制室,透过落地玻璃很清晰就能看到下方乌压压的人群,还有站在人群前红毯上人模狗样的社会精英。空中画大饼谁不会?问题是这人口才感染力好到哪怕他给人说的不是画大饼,是社会的毒打,那些小孩子们还是会把自己乖乖奉上任打。东方人撑着下巴,一手玩着自己的头发,很礼貌地觉得琼斯先生那种高高在上习以为常发号施令的态度很不讨人喜欢。

左不过敬而远之罢了。王耀伸出手,修长的指间比划着阿尔弗雷德头的大小,然后慢慢握紧。反正今天第一面以后就不会再见面了。

不过,说实在的。王耀换了个姿势翘二郎腿,无意识地摸着下唇。他挺好看的,一看就知道浑身都是力量,那腰那屁股,啧。王耀吹了个口哨,觉得自己纯欣赏的眼光真的好高尚,一点都不颜色。

王耀脑中突然崩出一句话,不由地“噗嗤”一声笑出来。

可爱的美/利/坚小豹子。

呜呜呜呜地叫。

……

阿尔弗雷德莫名觉得血液有些沸腾,而且尾椎骨有点酥麻,就像被人用湿润的目光注视,或者用小手指捻磨着某个点。

莫名其妙。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招牌笑脸慢慢收起来了,面无表情地说着下面的内容,没意识到他的表情已经向冷酷靠拢了,高不可攀的气息散开来。

高岭之花。

个屁。

阿尔弗雷德想起自己在那天之后已经在脑内规划了几十遍的恋爱结婚生子养老全过程,不由又觉得委屈和悲伤。

渺茫啊。

世界之大,我该去哪里找你呢。

我们可以不顾一切来一场轰轰烈烈的……?

……?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阿尔弗雷德的面色突然不自然起来,耳朵有些红。

在众目睽睽之下,阿尔弗雷德脑子里是各种各样而又相似的画面——雪白色的腰肢被按在墨色的床单上,细细的脖颈惊心的脆弱,一拗就断。那些圆润的,白得近乎透明的关节,将会染上胭脂般的红色,伴着细细的呻吟……

对不起,不能想了!一千多个人在听hero演讲呢!太丢人了!

……

经久不息的掌声掩盖了所有异样。琼斯先生鞠了一个躬,此刻的他连呆毛都在发着耀眼的光。自信和鲜活的二十七岁大男孩闪亮得就像原野新星,将以之代日。

控制室里的王耀撵了撵手指,好像掐断了什么细线。唉,老了啊……他不禁谈一口气,怅然若失。“看着这个年轻小伙子,我不禁……”

“不你不想。小王子你别装老了你才十七。”

“瞎说什么呢小金子,敢这样叫你爸爸。”

“去你的老子不叫小金子。”

“哦,那小狐狸。”

“我擦鸡皮疙瘩都要下来了。”

“叫爸爸。”

“好好好,王大爷。”

……

掌声平息后就到了自由提问环节。第一个举手的是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的学生,是一个发际线有点后移的女孩子,“琼斯先生之前说自己在大学里也是工科生……啊还有,您的中文真好。”

“I love CHINA.”大男孩很郑重地吐出这句话,就像一本正经说着什么情话,“谢谢夸奖。”

“我想提问的是,”女孩子有些不安地握紧了手,“如何学好工程制图?”

……

“我想提问的是……”

“Shut up, boy.”王耀毫不犹豫打断了舍友娘唧唧的模仿,“你只要多掉点头发就可以学好了。”

……

“你只要尽你最大的努力就可以了。”金发的男人微笑,“能考到这个大学里说明你的学习水平一定是合格的,不要有太大压力,询问一下其他人的方法,按照规则或者脑内想象或者根据积聚性等等方法,总有一款适合你的。”男人顿了顿,补充道“即使没有适合你的,你可以独创一种啊。毕竟,最了解你的是你自己。”

哦看呐,他的深蓝色眼睛里简直有着漩涡,搅得整个太平洋的水都动荡不安。吻一吻那双眼睛应该是一件很令人高兴的事情。王耀这样想着,伸手想要微微调高话筒音量。

纤细修长的手指抵着推子,琉璃金的眸子一直跟着那双蓝眼睛。王耀知道自己的想法时常异于常人,但真的……这无关风月,只是对美表达自己的赞叹而已。

用吻。

“比如,我就经常在脑内建模,想想我未来的爱人是怎么样的。”阿尔弗雷德光风霁月地笑了笑,爽朗得像个没心没肺的哈士奇,“正面,侧面,俯视,仰视。再想着他会对我说什么,会以什么拥抱来迎接我回家。”阿尔弗雷德又笑了一下,“很傻,是不是。”

“但这会是一种很棒的锻炼建模的方法。”

“只要你足够爱他。”

哪怕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惊鸿一面。

会场里响起起哄的“噢——”的声音。那个女孩子也涨红了脸。她低着头好像在挣扎什么,最后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只剩下了决心,“我的第二个问题——如果爱上不该爱的人该怎么办。”

会场安静一瞬,然后沸腾。

琼斯先生有些懵,而会场里的谈论声愈演愈烈几乎要把站立着的两人淹没。

“请各位安静。”广播里传来清越的男声,压下了喧嚣议论,“注意会场纪律。”

阿尔弗雷德下意识转头找声源,仰头才看到了透明的控制室,只是控制室里桌子遮挡着,什么也看不清。

王耀看到那海一般温柔的视线,心跳了一下,继而平静。“请各位遵守集会规定,尊重发言人,保持会场安静。”

“Mr. Jones, please go on.”

说完,扬声器关闭。

后记:还有其实但是我没空写了……比如回答问题和这个问题到底意味着什么……

因为我要做高数。

金钱is real!!!【破音】

备注:叫小王子(轻声)是一种比较调侃的叫法(“小李子!”“喳!”)
而老王叫对方小狐狸是因为小王子(三声)小王子有只小狐狸。所以其实老王和这位关系很好。这位是谁,无奖竞猜。

使用愉快~

暗夜_晨曦

今天六十分的东西
歌词是幽灵法则里面的,感觉很合适就放上去了呜呜呜
偏题选手再一次上线
借物表见p2

今天六十分的东西
歌词是幽灵法则里面的,感觉很合适就放上去了呜呜呜
偏题选手再一次上线
借物表见p2

nya

味音痴的万圣节

来自推特关注的coser更新


剧情还原黑塔利亚,有些搞笑。不过cos真的很还原了!


大家快去看呀!

味音痴的万圣节

来自推特关注的coser更新


剧情还原黑塔利亚,有些搞笑。不过cos真的很还原了!


大家快去看呀!

臨
本来想画涩图,没手感 问题一堆...

本来想画涩图,没手感

问题一堆一堆的

怎么最近好像一张比一张丑orz

一事无成的晚上,作业一堆都没动

我还是别碰电脑一段时间了吧

本来想画涩图,没手感

问题一堆一堆的

怎么最近好像一张比一张丑orz

一事无成的晚上,作业一堆都没动

我还是别碰电脑一段时间了吧

一杯橘子冰

*百年老梗。

*现pa


-.



伊利亚敲响了阿尔弗雷德的家门。在一个雪夜。



一丝不苟的法绒芯呢子大衣、围巾,甚至长靴尖上的雪也被小心地掸去;他难得无多客套地径直走入,长腿一条挂在沙发扶手,另一条半悬着几近地面。



似乎是理所当然,丝毫没有给对方拒绝的机会。——是那如同融入他血液中的东西在作祟?答案不得而知。



琼斯本该在今夜忙活,他在等人;现在人来了,他却羞于开口。敏锐的第六感在他脑海中翻腾着叫嚣:伊利亚生病了!但他无从判断是什么病?有多严重?会持续多久?他抬头望了眼天花板,仿佛命运女神会好心在上边公布答案。没有。他像一个伫...






*百年老梗。

*现pa


-.






伊利亚敲响了阿尔弗雷德的家门。在一个雪夜。




一丝不苟的法绒芯呢子大衣、围巾,甚至长靴尖上的雪也被小心地掸去;他难得无多客套地径直走入,长腿一条挂在沙发扶手,另一条半悬着几近地面。




似乎是理所当然,丝毫没有给对方拒绝的机会。——是那如同融入他血液中的东西在作祟?答案不得而知。




琼斯本该在今夜忙活,他在等人;现在人来了,他却羞于开口。敏锐的第六感在他脑海中翻腾着叫嚣:伊利亚生病了!但他无从判断是什么病?有多严重?会持续多久?他抬头望了眼天花板,仿佛命运女神会好心在上边公布答案。没有。他像一个伫立在滂沱大雨中的盲人一样无助。




此时,喜悦与失落两条狗在他心中赛跑。毫无疑问,喜悦该占着上风,可失落却频繁地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驱动向前,它们的名次持续交替。这让阿尔弗雷德有些郁闷。




“水。”




几乎是同时,阿尔弗雷德的眼神定位在了眼前这位“病人”的嘴唇上。




颇有皲裂。




“水。”




“病人”看起来惜字如金。




阿尔弗雷德没好气地撇撇嘴,与伊利亚似乎掺杂着恳求的红眸交汇一秒,随即转身有气无力地走向冰箱。




“下回可别把执照落在家里!”




他没头没脑地呛了一句。




没有回应。




阿尔弗雷德拿了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出来;瓶盖意外地有点儿紧。




当水注入玻璃杯将近一半时,阿尔弗雷德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总之,令人不适。




他快步返回,将水递至人手边。




没有回应。




阿尔弗雷德突然想到了使用手机时常见的“系统无响应”,以及他每每地气急败坏,甚至于将手机一甩了事——他是那样可笑荒诞而不合时宜。




他笑够了。他看到伊利亚阖着双眸,那婴儿般纤长的眼睫毛随着玻璃杯中的水上下浮动,渐渐地似乎有了韵律。阿尔弗雷德的太阳穴突突作响。或许他有些不忍心打搅这一幕,但他非做不可。




他放下水杯。一股腐烂味蓦然袭来。




他怔地转回身。气味弥散不殆。




阿尔弗雷德起了去洗手间呕吐的冲动,但他的双脚却不听使唤地僵在沙发一边。




那是一股远超生理预期的腐烂味,阿尔弗雷德开始拼命地想。




他想象在伊利亚整洁的衣冠下,一具千疮百孔的肉体。淤青、痂块、灼伤、弹孔,人尽皆知的触目惊心的刀伤,糜烂的肌理与黑如漆的骨髓;他想象入体内絮毁,支离破碎的内脏,溃败残缺的肠壁,无数堆积的、丝麻般密布的蛆虫蠕虫。它们扭作一团,无数口钩凝为血盆大口,贪婪地不放过最后一丝养分,汁液四溅。




不,不是,都不是。那分明是源自灵魂深处的腐烂。




阿尔弗雷德将冰水一饮而尽。他体内焦躁的灼热霎时被席卷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来自西伯利亚桦树林间的冷峻。




他的脑袋有些沉可能也有些晕;他看到了天花板上命运女神的涂鸦:嘿,三盏重叠的精致吊灯!它们重复在他眼前晃悠,黄色,蓝色,红色,朦胧的水气被光圈边缘的上的火星点燃,熊熊烈火在他眼前无限放大,无限逼近,最终随着法厄同驾驶的日车一并消逝。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是清醒的。他猛地掷落玻璃杯于地,望着满目渣滓大笑。




高兴点儿,节日快乐。














fin.





小小的茶杯猫

【米英】美人鱼名场面

论沙雕,我可是认真的


玩梗注意,私设极东恋人身份


接受不了请左上角


(某天,阿尔气喘吁吁地来到警察局)


(阿尔推开门,坐到本田菊对面。后面的王耀见了,走过来和阿尔握手)


王耀:哟,阿尔弗,有什么我们能帮到你的。


阿尔: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王耀:我们是极东,我们不会怕,您请说。


阿尔:就在刚刚,我哥进厨房了。


(王耀战术后仰,表情逐渐严肃)


王耀:你哥是哪一位?


阿尔:不是哪一位,就是我哥啊!


(本田菊画出马修)


阿尔:不是这个哥哥,他是以前的海上霸主的。


(本田菊画出亲分)


阿尔:不是这个,我哥...

论沙雕,我可是认真的


玩梗注意,私设极东恋人身份


接受不了请左上角




(某天,阿尔气喘吁吁地来到警察局)


(阿尔推开门,坐到本田菊对面。后面的王耀见了,走过来和阿尔握手)


王耀:哟,阿尔弗,有什么我们能帮到你的。


阿尔: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王耀:我们是极东,我们不会怕,您请说。


阿尔:就在刚刚,我哥进厨房了。


(王耀战术后仰,表情逐渐严肃)


王耀:你哥是哪一位?


阿尔:不是哪一位,就是我哥啊!


(本田菊画出马修)


阿尔:不是这个哥哥,他是以前的海上霸主的。


(本田菊画出亲分)


阿尔:不是这个,我哥是金色头发的。


(本田菊画出法叔)


阿尔:没有小胡子,他家很冷知道吗?


(本田菊画出少女一样的法叔)


阿尔:这……


(王耀夺过本田菊手中的纸和笔,画出露西亚)


(阿尔怒,拍开王耀手中的纸)


阿尔:我哥啊!英吉利知不知道?就是那个整天“baka”眉毛很多的英吉利啊!


王耀:知道了,你继续说。


阿尔:刚刚我在看电视,我哥突然走过来,告诉我说他要给我做饭,然后就走进厨房。我吓得头都没回就跑出来了,我就像个智……


(本田菊没忍住,笑出来了)


阿尔:你在笑什么?


本田菊: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阿尔:什么高兴的事情?


本田菊:我哥会做饭。


(王耀也没忍住笑出声了)


阿尔:你又笑什么?


王耀:额,我会做饭。


阿尔:你们两个,是兄弟?


本田菊&王耀:对对对……


王耀:额,不是,现在是恋人。


阿尔: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本田菊&王耀:是是……


(两人又没忍住笑出声了,阿尔愤怒敲桌子x3)


阿尔:喂!!!


王耀:额,我们言归正传啊。你说的这个你哥,他会做饭吗?


阿尔:他不是会不会做饭的问题。他真的是那种,那种很特别的那种,他做饭的时候很好看,做出来的菜也都还可以,遗憾的他的司康饼做得不太好。


(本田菊捂嘴笑出声)


阿尔: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本田菊:我把我哥上了。


(王耀老脸一红)


阿尔:你明明就是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本田菊:阿尔弗,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不论多好笑呢,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王耀:不如这样阿尔弗,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马上派人去看看你家厨房还在不在。等一有了消息就立刻通知你。


阿尔:行你们赶紧去,记得带防毒面罩啊很危险的。


(阿尔走出警察局,里面传来了雷鸣般的笑声)


(阿尔推开门)


王耀:阿尔弗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阿尔关上门,又听见了笑声)


(阿尔又推开门)


本田菊:你家厨房已经被炸了?


(阿尔关上门,离开)


洛邪

黑到什么都看不到的冷战组……
其实是上色后就没那么黑了,但上色不好看(我太废我的锅)所以上色版在p2

想搞搞一方昏迷一方惊慌的场面,冷战角色互换一下也很OK,不过我私心画了惊慌的是露_(:з」∠)_

努力尝试学习ipad上色,想脱离一下长期手绘orz

黑到什么都看不到的冷战组……
其实是上色后就没那么黑了,但上色不好看(我太废我的锅)所以上色版在p2

想搞搞一方昏迷一方惊慌的场面,冷战角色互换一下也很OK,不过我私心画了惊慌的是露_(:з」∠)_

努力尝试学习ipad上色,想脱离一下长期手绘orz

此地无银三百两

【冷战本《无限》长评】很有意思的作品,给我很多思考

首先先说明一下,这个是没有草稿的,而且可能会剧透,所以最好先看过再看我的胡言乱语。

首先先吹一下画手,很好看!我没学过画画,所以不知道怎么吹,但就是很好看,细节什么的最好了!(胡言乱语中)

再吹一下文手,真的好文笔,有一种美式佳作的感觉,还有一种《红字》和《美丽新世界》的感觉!!!就是好!可以感染一个人,对于角色的理解也很到位,看完之后我良久无法平息激动的心情。这不就是我想象中的作品吗?

吹完作者们的技术,再谈谈世界观。首先世界观很有意思,每个世界都有不同的“道”,不同的法则,但却是归一的,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世界观,作者阐述的故事和人物对于世界的思考,都很奇特,与众不同。

再说下角...

首先先说明一下,这个是没有草稿的,而且可能会剧透,所以最好先看过再看我的胡言乱语。

首先先吹一下画手,很好看!我没学过画画,所以不知道怎么吹,但就是很好看,细节什么的最好了!(胡言乱语中)

再吹一下文手,真的好文笔,有一种美式佳作的感觉,还有一种《红字》和《美丽新世界》的感觉!!!就是好!可以感染一个人,对于角色的理解也很到位,看完之后我良久无法平息激动的心情。这不就是我想象中的作品吗?

吹完作者们的技术,再谈谈世界观。首先世界观很有意思,每个世界都有不同的“道”,不同的法则,但却是归一的,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世界观,作者阐述的故事和人物对于世界的思考,都很奇特,与众不同。

再说下角色吧,我觉得科学家露的那个世界中的亚瑟是我比较喜欢的,什么默默的守护世界呀,蛊惑露这些行为都很亚瑟。(胡言乱语中)

感觉这个故事中的米是个有理想的实业派,而露就有点像《绿蓝》中的灰羽,说白了就是没事找事。还有没有眼睛缩在床上的魔法师露什么的太真实了吧!(来自近视的同病相怜)还有文中苏哥提到亚瑟像个老母鸡一样真的太可爱了!(原作中的亚瑟我感觉有时候真的和我妈挺像的,指面对子米的时候)

还有其实我很心疼自己一个人住的威哥,还有估计一百年不会出场的北爱。

最后的最后,我想再BB一句,讨论设定的大大们真的好可爱(万物皆可可爱),为什么大大们这么会!!!

动脉血管
我更新了我更新了 蹭个tag...

我更新了我更新了 蹭个tag

文真的太长了写不完了 等异色米英那篇jailbird出来可能要明年 我尽力搞快点

我更新了我更新了 蹭个tag

文真的太长了写不完了 等异色米英那篇jailbird出来可能要明年 我尽力搞快点

自閉茶

最近在摸色塊風!
所以就摸了冷戰情頭!

最近在摸色塊風!
所以就摸了冷戰情頭!

姓南、名巷字酒深

【联五】教你如何应对持刀歹徒

这其实就是一个让大家猜谁是持刀歹徒的故事


以下内容均为脑抽产物,ooc什么的已经尽量避免了,乐呵乐呵就好不要当真。


【正片开始】


〔阿尔弗雷德.F.琼斯〕


“嗯?是你?”


“交出钱和命来!!”歹徒无视了前面那句话,用刀尖直直的对着阿尔弗雷德。


“???啊……遇到这种情况,只要………哈!”阿尔弗雷德举起那个还没啃完的巨无霸憨八嘎对着面前的持刀歹徒扔了过去。


面前的歹徒侧身躲过,阿尔弗雷德已经跑没影了,而空气中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


“HAHAHAHAGAHAHA我是hero!!”


〔亚瑟.柯克兰〕


“嗯?这个看起来很好打劫的样子”歹徒被前...

这其实就是一个让大家猜谁是持刀歹徒的故事


以下内容均为脑抽产物,ooc什么的已经尽量避免了,乐呵乐呵就好不要当真。


【正片开始】


〔阿尔弗雷德.F.琼斯〕


“嗯?是你?”


“交出钱和命来!!”歹徒无视了前面那句话,用刀尖直直的对着阿尔弗雷德。


“???啊……遇到这种情况,只要………哈!”阿尔弗雷德举起那个还没啃完的巨无霸憨八嘎对着面前的持刀歹徒扔了过去。


面前的歹徒侧身躲过,阿尔弗雷德已经跑没影了,而空气中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


“HAHAHAHAGAHAHA我是hero!!”


〔亚瑟.柯克兰〕


“嗯?这个看起来很好打劫的样子”歹徒被前面的骚操作秀了一脸,决定挑个西装革履的软柿子来发泄一下郁闷的心情。


“交出钱来!不然的话……”


歹徒的话还没有说完。


一阵可怕的气场从这位穿着西服的优雅的绅士身上爆发出来,浓眉微微向上一抬,夺过了歹徒手上的刀子,并把这把刀子架在了歹徒脖子上。


“这位女士你说什么?”


“………我是问有吃的吗…”歹徒秒怂。


“啊!这个当然有。”亚瑟收敛回了气场,笑眯眯的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来给你,吃吧!”


“………”歹徒欲哭无泪。


〔弗朗西斯〕


“打劫!交出钱来!”


“啊~原来是个可爱的小妹妹~”弗朗西斯把他手中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玫瑰花插到了歹徒银白色的头发上。


“你想要钱对吗~”弗朗西斯尾音上挑,露出邪魅的笑容,不停的向面前的持刀歹徒抛着媚眼。


“对!交出钱来!”歹徒用刀子挑掉与银白色的头发相交映辉的红玫瑰,把刀子指向弗朗西斯。


“好啊~”弗朗西斯微微一笑。“陪哥哥一晚就给你,记得不要让亚瑟那小子知道。


然后弗朗西斯就被持刀歹徒追了整整四条街。


“哥哥只是跟她开个玩笑……谁会想到她那么较真,还说她快要结婚了,说我调戏有夫之妇…QAQ………”


〔王耀〕


“交出ge……不是…是交出钱来!!”


“嗯?”王耀乖巧的一歪头,像是没有看见歹徒手上的刀子一样


“年轻学什么不好非要学抢劫,你看着生命无限好,可以学那么多东西认识那么多人,人生在世八十年,应该要努力为建设祖国而服务,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为什么要出来抢劫呢blablabla………”


“哪来那么多废话!交出钱来!!”


“???你要钱的话跟我去传/销啊。”王耀愣了愣,露出一个奸商的笑容,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


“消费返利、连锁销售、特许经营、点击广告获利、爱心互助、消费养老、境外基金、原始股投资、电子币买卖,我这都有哦阿鲁!”


“嗯?…………”歹徒想了想。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阿鲁?”


从此歹徒走上了无法回头的路。(bushi



〔伊万.布拉金斯基〕


“交出钱………结婚!结婚!结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别过来!”


“那个该死的隔壁的男人有什么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回家吧QLQ!!”


【现在大家应该知道持刀歹徒是谁了。】


极夜汉化组

阿尔弗你一脸恶人役的样子哎bu

syouson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6141528
syouson (@monomono33ki): https://twitter.com/monomono33ki?s=09

阿尔弗你一脸恶人役的样子哎bu

syouson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6141528
syouson (@monomono33ki): https://twitter.com/monomono33ki?s=0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