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尔忒弥斯

9035浏览    196参与
希腊神话与传说

三大处女神

但有三位女神的心灵她无法劝服与欺骗,持帝盾的宙斯的女儿,明眸的雅典娜便是其一。因为她不以黄金的阿佛洛狄忒的事业为乐,
使她心满意足的是战争和战神的事业,冲突与战斗,
她还忙于那些华丽的手艺——她第一个教会地上的工匠如何制作货车和青铜闪耀的战车,
她还把华丽的手艺授予厅堂里柔嫩的少女,
启迪每个人的心灵。

爱笑的阿佛洛狄忒也永远无法用爱情征服阿耳忒弥斯,呼喊声回荡的金箭的女神:
因为她喜爱的是箭术与猎杀山间的野兽,七弦琴与舞蹈,尖厉的呐喊,
成荫的丛林,还有正义者统治的城市。

阿佛洛狄忒的事业也无法取悦可畏的处女赫斯提亚。


见官方微博@希腊神话吧_官微

但有三位女神的心灵她无法劝服与欺骗,持帝盾的宙斯的女儿,明眸的雅典娜便是其一。因为她不以黄金的阿佛洛狄忒的事业为乐,
使她心满意足的是战争和战神的事业,冲突与战斗,
她还忙于那些华丽的手艺——她第一个教会地上的工匠如何制作货车和青铜闪耀的战车,
她还把华丽的手艺授予厅堂里柔嫩的少女,
启迪每个人的心灵。

爱笑的阿佛洛狄忒也永远无法用爱情征服阿耳忒弥斯,呼喊声回荡的金箭的女神:
因为她喜爱的是箭术与猎杀山间的野兽,七弦琴与舞蹈,尖厉的呐喊,
成荫的丛林,还有正义者统治的城市。

阿佛洛狄忒的事业也无法取悦可畏的处女赫斯提亚。




见官方微博@希腊神话吧_官微

临时约法

在那北风之北的神秘部落,族人一生没有悲痛和病苦,他们享受了世间最多的欢乐和最少的忧伤,而当他们到了该当死去的时候啊,迅捷的远射手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就会前来向他们放射温柔的羽箭,他们将用轻暖的怀抱带他们走向另一个世界——圣洁的亲爱死神,人类温柔的安乐者,你们带来的不是终结的痛苦,而是凡人一生最后能享受到的最美的温柔。

在那北风之北的神秘部落,族人一生没有悲痛和病苦,他们享受了世间最多的欢乐和最少的忧伤,而当他们到了该当死去的时候啊,迅捷的远射手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就会前来向他们放射温柔的羽箭,他们将用轻暖的怀抱带他们走向另一个世界——圣洁的亲爱死神,人类温柔的安乐者,你们带来的不是终结的痛苦,而是凡人一生最后能享受到的最美的温柔。


空桑寂
奥林匹斯三女神,按年龄排列,为...

奥林匹斯三女神,按年龄排列,为阿佛洛狄忒、阿尔忒弥斯、雅典娜 

点开看大图


原图见官方微博@希腊神话吧_官微

奥林匹斯三女神,按年龄排列,为阿佛洛狄忒、阿尔忒弥斯、雅典娜 

点开看大图


原图见官方微博@希腊神话吧_官微

不抽烟

【波塞冬x阿波罗】异邦人(上)

不知道什么au


异邦人波塞冬x巫神阿波罗


1.

波塞冬的船毁在傍晚,而海浪把他推到岸上时正是午夜,这座孤岛在沉睡时所保持的寂静被波塞冬误认为温和。他在道上行走,找到了树林,又在林中找到了野兽的行踪,意识到自己并不会被饿死在这里后,饥饿反而算不上一件要紧事了。顺着鹿的足迹找到水源后,波塞冬把脸埋在潭里,泥中的水草上歇着虾。在确认他无害后,鹿群轮流前来饮水。波塞冬搓掉肩膊上的盐巴,决定不在流落到陌生之处的第一天杀生。有小鹿发现他是咸的,用软绵绵的舌头舔他的手。


鸟开始叫,是波塞冬没听过的声音。太阳从海面上升起,粼粼的光从还蔓延到潭,覆盖一切水。一只箭射穿雄鹿的脖...


不知道什么au



异邦人波塞冬x巫神阿波罗



1.

波塞冬的船毁在傍晚,而海浪把他推到岸上时正是午夜,这座孤岛在沉睡时所保持的寂静被波塞冬误认为温和。他在道上行走,找到了树林,又在林中找到了野兽的行踪,意识到自己并不会被饿死在这里后,饥饿反而算不上一件要紧事了。顺着鹿的足迹找到水源后,波塞冬把脸埋在潭里,泥中的水草上歇着虾。在确认他无害后,鹿群轮流前来饮水。波塞冬搓掉肩膊上的盐巴,决定不在流落到陌生之处的第一天杀生。有小鹿发现他是咸的,用软绵绵的舌头舔他的手。


鸟开始叫,是波塞冬没听过的声音。太阳从海面上升起,粼粼的光从还蔓延到潭,覆盖一切水。一只箭射穿雄鹿的脖子,那鹿就立在波塞冬身侧喝水。鹿群四散,于是愣住的波塞冬成了第二个猎物。


岛民们开始追杀深色头发的外乡人。


2.

波塞冬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与人作战在海上,带着脊盔而非王冠。最终赢得一切的不是对方也不是他,浪头打来,粉碎了人类的胜与败。毁了他的船的海也是把他送上岸的海。他踏上一座闻所未闻的孤岛,被一群蛮人追杀,刚挂了盐的头发又被血浸透。他在逃亡中回头三次,第三次终于看清了领头的是个盘发的漂亮女孩。她面带彩绘,光洁的额头上从左到右排列着月相。她本人像月光一样美,穿白衣服,但她快得像那些长嗥的狼。一连三次,她在波塞冬回头时发箭,弓圆如镜。一箭卡在波塞冬的头盔上,一箭射落了那件闪闪发光的铜制品。第三箭亡于未出时——蛮人头子用力过猛,那把弓在她纤白的指间崩断了。尽管她立即从身后的女伴手里夺过弓箭,但在她指尖搭上弓弦时,波塞冬已经从她的射程内逃走了。


他再一次的跳进了大海。


直到落水,他才意识到自己并非在做梦。


3.

阿尔忒弥斯狠狠把断弓砸像海面。数米之下,金色的弓激起浪花,白浪像手一样合上,拽着金弓一同消失在水下。阿尔忒弥斯的弓是木头做的,但那木头比花岗岩还要沉。岛上的男人用它做矛尖,夸赞它的坚硬。但阿尔忒弥斯从不这样说它,她——她的夸赞很难被伙伴们理解。毕竟只有能拉弯石头的人才会意识到石头富有韧性。


阿尔忒弥斯低头看向滚滚的浪。她讨厌海,投降海面的月影总不完整,海上总来遮天蔽日的雨云。“向东走,”她说,“暗流会把他带到东边去。”


她没意识到波塞冬正攀在崖壁上。


她所意识到的是包裹着那把弓的浪花有些不寻常。它们看上去像某种预示,但上天并未把巫卜的命运分给她。要是阿波罗在这里就好了,阿尔忒弥斯想,虽然他只有一次认真为她做出预言。


那天她十五岁。满月正中,人们剪掉自己左侧的一缕头发堆上祭台献给她,发丝泛着浅色的光。神庙的地上铺着薄如蝉翼的银叶子和肥厚如鱼尾的白花瓣。阿波罗从海上收割泡沫和月光,做了一顶冠,庆祝她的生日。那冠冕就像露珠一样,太阳出来后就迅速融化,回到天上,流进土里。阿尔忒弥斯看向自己的兄弟,阿波罗低着头,为她弹奏七弦琴。他极温顺,这不是他的日子,虽然他们是孪生姐弟。阿尔出生在满月下,而阿波罗生在九日后的清晨。


但阿尔忒弥斯不满足于易逝的银冠。她歪头看着自己的弟弟,漫不经心地拨拉弓弦似的拨弄他的琴。阿波罗抬头看她。这感觉真奇妙,阿尔忒弥斯想。她已经十五岁了,而阿波罗仍是十四岁,她是他的姐姐,他是她的弟弟。月光下,阿尔忒弥斯第一次开口向阿波罗讨要预言, 因为她知道有关她的一切都将与他有关。


阿波罗想要拒绝她(“这不是应当发生的事,姐姐。”),但他想起这是她的生日。于是他开口问到:“那么,你想要知道什么呢?”


“告诉我,阿波罗。”阿尔忒弥斯说,“在我的余生中,我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我最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阿波罗闭上眼睛又睁开。他脸上没有表情,但阿尔忒弥斯依然从他身上嗅到了困惑。阿波罗看上去就像是第一次得知其实她比他要年长一样。“凭什么呀?”他质问跪在他们面前的人们,“难道太阳不比月亮要年长吗?”


于是哄堂大笑。


多年后,十四岁的阿波罗困惑地读出了自己的预言。


“你……”他说,“你想要杀死一个外乡人。”


阿尔忒弥斯好奇极了。


“为什么呀?”她探身问到,歪着头看她兄弟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他是谁呀?”


而阿波罗只回答了一个问题。


“他,”阿波罗垂着头,声音很低。他看着那顶被他编织出雏形的冠,仿佛未来写在海面上。


“他有着你从未见过的头发与眼睛。”


4.

阿波罗坐在神庙里,装饰他姐姐为他带来的礼物。


那是一只硕大的山羊头骨,猎自峡谷深处吃泉水的怪物。阿尔忒弥斯杀死它后,唤来鹰隼啄去了不净的皮肉,把遗下的洁白的部分赠给她的兄弟。当时阿波罗才七岁,还以为这近于他齐高的头骨是位新朋友。


阿波罗像喜爱羊毛一样喜爱这峥嵘的骨,他在每一个没有婚庆、葬礼、问卜、祭仪的空闲下午用油涂它,手指抚过大如野苹果的臼齿。他用鲜花与红果装扮它,用它的角支起它的装饰。那些花与果常枯败,为此,阿波罗更喜欢这死而不腐的东西了——它就像他头上戴的月桂冠冕一样长青。他闻到了血的味道,开始,他以为这是一种预示,关于他正抚摸着野兽牙尖的手指。随后,他抬起头,发现面前站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坐下。”阿波罗说。他起身去拿鹿油与草药,又为来人打水,水装在锡盆里,盛水的是只骨与木制成的长柄勺。端着水盆走来时,他看见那个头发因血打缕的人正低头看被水仙与三月菊簇拥的羊头骨。


“漂亮吗?”阿波罗问。


闯入者不说话。后来他告诉阿波罗,他只是从没见过那么大的羊。


阿波罗一勺一勺把水浇在来人的头上,血污溶在水里,又淌在地上。阿波罗满意了。接着,他又用白色布巾去擦那张有血干在上面的脸。他与他贴得很近,眼睛眨也不眨,试图辨别出最细小的伤口并绕开它。在锡盆中拧过两次布巾后,阿波罗第一次见到了灰蓝色的眸子与睫毛。





roa2112

统考考完了!!!!!
发一下之前涂的主神们的纸片人庆祝一下!

统考考完了!!!!!
发一下之前涂的主神们的纸片人庆祝一下!

滨上和米奥
一个值得纪念的梗:我妹真没眼光...

一个值得纪念的梗:我妹真没眼光,选星矢;阿姐我选卡西欧士。

一个值得纪念的梗:我妹真没眼光,选星矢;阿姐我选卡西欧士。

百鳥神思者

新的表情包,要的自取。其实是喜欢的几位女神的婊情包😂
大家都婊里婊气的可爱死了。
(博主是博爱党,请勿就剧情和人设问题引战哦。)

新的表情包,要的自取。其实是喜欢的几位女神的婊情包😂
大家都婊里婊气的可爱死了。
(博主是博爱党,请勿就剧情和人设问题引战哦。)

知慕少艾

打🐴测试
1阿芙洛狄忒
2阿尔忒弥斯
都没太搞完,等完事儿发个合集

打🐴测试
1阿芙洛狄忒
2阿尔忒弥斯
都没太搞完,等完事儿发个合集

不过托福不改名——我认真的
我居然没发过这张阿尔忒?!我超...

我居然没发过这张阿尔忒?!
我超喜欢这张阿尔忒,所以我现在就要发,就算她是我暑假的画(这都快寒假了(没办法我以为我发过)

我居然没发过这张阿尔忒?!
我超喜欢这张阿尔忒,所以我现在就要发,就算她是我暑假的画(这都快寒假了(没办法我以为我发过)

隔山鬼.

大高加索山融入谁的眼脉。

只有飞鸟泛过

沉默,沉默。

追随太阳船残骸的

旅客,旅客。

世人称他阿波罗。

阿尔忒弥斯踩着伊卡洛斯的遗骸

他长眠不醒

唯有心脏长流,长流。

奔腾如液阳。

她站在冰雪的极夜点

如同天罚在此。

她问。

“你也要做我可爱的叛月者吗?”

“我亲爱的哥哥?”

“不,只你一个。”

他驳道。

风雪叫嚣。

“我只背叛你,我亲爱的月亮。”

他的心脏下着雪。

“雨季就快来。”


意识流短篇x

大高加索山融入谁的眼脉。

只有飞鸟泛过

沉默,沉默。

追随太阳船残骸的

旅客,旅客。

世人称他阿波罗。

阿尔忒弥斯踩着伊卡洛斯的遗骸

他长眠不醒

唯有心脏长流,长流。

奔腾如液阳。

她站在冰雪的极夜点

如同天罚在此。

她问。

“你也要做我可爱的叛月者吗?”

“我亲爱的哥哥?”

“不,只你一个。”

他驳道。

风雪叫嚣。

“我只背叛你,我亲爱的月亮。”

他的心脏下着雪。

“雨季就快来。”


意识流短篇x


扶摇息

日辉月皎

 是亲情向还是CP向自由心证(无力),反正都很好吃。

有私设哟


新月高悬,山林的女神坐在自己的宫殿之中,擦拭自己的长弓。


许久,她才看着殿外,清冷如皎月的面容上浮现笑意,柔和了那分不可接近的高傲冷漠。


女神的声音带着温柔,音色极佳。


她问:“阿波罗,还不进来?”


阿尔忒弥斯总是对自己的弟弟无可奈何。


殿门推开,仿佛殿外站着的神就在等候这一句话,听到了就迫不及待地推开,进来。


此刻无明日高挂,可进来的神祗就如骄阳。


他的面容俊美,举止优雅,眼眸如爱琴海般美丽,吸引着一切目光。


“阿尔。”


阿波罗唤道,看着他的姐姐。


阿尔忒...

 是亲情向还是CP向自由心证(无力),反正都很好吃。

有私设哟


新月高悬,山林的女神坐在自己的宫殿之中,擦拭自己的长弓。


许久,她才看着殿外,清冷如皎月的面容上浮现笑意,柔和了那分不可接近的高傲冷漠。


女神的声音带着温柔,音色极佳。


她问:“阿波罗,还不进来?”


阿尔忒弥斯总是对自己的弟弟无可奈何。


殿门推开,仿佛殿外站着的神就在等候这一句话,听到了就迫不及待地推开,进来。


此刻无明日高挂,可进来的神祗就如骄阳。


他的面容俊美,举止优雅,眼眸如爱琴海般美丽,吸引着一切目光。


“阿尔。”


阿波罗唤道,看着他的姐姐。


阿尔忒弥斯放下了弓箭,向他张开了手。


“阿波罗,过来。”


阿波罗几步跨过来,拥住了他的姐姐,他的半身。


阿尔忒弥斯拍了拍弟弟的后背,将下颔搭在阿波罗的左肩上,“怎么了,阿波罗?”


她早在阿波罗站在她的神殿之前许久却不进来就意识到了,她的弟弟,有心事呢。


阿波罗蹭了蹭阿尔忒弥斯的脸颊,极其亲昵的动作暴露了他些许不安。


“我听说……阿尔你喜欢上了一个半神?”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啊。


阿尔忒弥斯轻笑一声,推开了阿波罗,自己站了起来。


身为女神的缘故,即使阿尔忒弥斯比许多女性都还要高,但她依然比自己的孪生弟弟矮了一截。


阿波罗不明白她为什么有这种举动,但还是后退几步,退下台阶,让自己双眸刚好能与自己的姐姐平视。


“我说……阿波罗,你究竟在担心些什么呢?”阿尔忒弥斯口气有点无奈,“要是我喜欢上了谁,我怎么可能不先和你说明情况,让你从不相干的神口中听说这事后才急匆匆来见我?”


阿波罗松了一口气。


“正如你对我,我也对你同样信任。”阿尔忒弥斯笑着道。


就算是久居冥界远离八卦韵事的冥神也知道,双子神中的姐姐——阿尔忒弥斯,是奥林匹斯最不可接近的高岭之花,清冷得一如她神职之一的月亮。


可高冷如阿尔忒弥斯,在自己的母神勒托,以及自己的弟弟阿波罗面前,显然是另一种态度。


估计全世界也就只有太阳神阿波罗拥有来自清冷的月神最多的纯粹笑容了。


不是阿尔忒弥斯不亲近她与阿波罗的母神,而是双子神之间的羁绊深得难以想象。


阿波罗松了一口气,再次拥住了他的姐姐。


“是的,阿尔。”


月神眉眼一挑,举手敲了一下弟弟光洁的额头,“叫姐姐!”


太阳神:“……”


他委屈开口:“好的。我的……姐姐。”


阿尔忒弥斯满意地听到了自己想要听的称呼,再看看乖巧的弟弟,坐回了座上,右腿搭在左腿上,单手托腮。


“至于你说的那个啊……俄里翁的箭术还算不错。你也知道那些天神什么性子,夸大其词罢了,无需在意。”


阿波罗感觉自己的神经被撩动了,他眯起眼,神情变得有些危险:“箭术不错啊……”


当机立断,阿波罗向着自己的孪生姐姐发出了邀请:“那么,阿尔,你要不要和我来比试一场?”


阿尔忒弥斯拿着弓箭,问:“哦?约战吗?”


阿波罗笑:“阿尔,我的姐姐,这世间,只有你我才能在箭术上一较高下,不是吗?”


他们共享远射神的称号,他们在弓箭上的造诣无谁可质疑。


定定看着阿波罗一会,阿尔忒弥斯轻笑,应下了邀约:“好啊。”


“我的弟弟。”


……


猎物堆积,被神侍收拾整理。


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结束沐浴,并肩站着,都取着白巾拭去手上的水迹。


他们的长发披在身后,尾端有水珠缀着,滴滴落在衣上。


阿波罗率先有了动作。


他站到阿尔忒弥斯身后,细细为她理干发中的水。


哪怕实力足以在一息内烘干水分,但姐弟俩还是会享受一下互相帮忙擦头发的亲密举动。


感受半身对自己的那一份珍之重之,会让他们心情愉悦很久。


阿尔忒弥斯在阿波罗的服务下慢慢有了几分睡意。她打了个哈欠,眯眼,眼角有生理性的泪光一闪而过。


睡觉,也是一种享受。特别是在她此生最为亲近的神祗身边。


阿波罗放柔了声音,温和道:“阿尔,睡吧。”


阿波罗本来外在表现就是奥林匹斯上最无可挑剔的,当他愿意温柔哄着情人时,能让那情人感到一切的美好都在对她释放善意。


在阿波罗眼里,情人又怎么能比得上自己的姐姐。


于是,阿尔忒弥斯更加昏昏欲睡了。


但她还在坚持着,呢喃:“头发。”


阿波罗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没事的阿尔,还有下一次呢。你先睡吧。”


睡醒之后,有我的竖琴为你奏响。


那是世间最美的音乐。


阿尔忒弥斯最后一丝坚持断了,在熟悉的气息笼罩之中,安恬地沉入睡眠。


阿波罗抱起阿尔忒弥斯,往她的寝殿走去。


路上他看到一抹身影闪过,忍不住再把阿尔忒弥斯放下时,露出笑容。


上钩了呢。


翌日,阿波罗在弹竖琴给阿尔忒弥斯听后,心情愉悦地回到自己的神殿里。


而阿尔忒弥斯在他走后,展现了无奈而纵容的笑容。


“怎么还是没长大的性子啊……”这么粘着我。


但很显然,阿尔忒弥斯也很享受阿波罗对她的在意。


阿尔忒弥斯恢复了冷淡,沉思。


不过,竟然阿波罗并不喜欢俄里翁,那就远离俄里翁吧。


自己的弟弟,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宠着的。


想想,阿尔忒弥斯忽然就有点泄气。


不可爱了!都不怎么喊“姐姐”了!


阿尔忒弥斯愤愤起身,去找她的金角鹿,蹭蹭揉揉,抚慰自己受伤的心情。


埋首于萌物之间,阿尔忒弥斯回想了一下以前。


明明小时候的阿波罗,会乖巧嘴甜地喊自己“姐姐”的!


另一边,阿波罗骤然打了几个喷嚏,然后接着兴致勃勃地编写曲目,并且准备礼物。


这可是,他送给阿尔的礼物,当然要十分用心才行!


豆_白夜千灯

关于相处模式的猜想54

(啊这几天还真是灵感爆发……I am on fire!)


厄勒提亚:我很好奇,阿尔忒弥斯,你生命中有一次感觉到失望是什么时候呢?

阿尔忒弥斯:(思考)大概是出生后第九天吧……

厄勒提亚:哎呀,那么早!那是为什么?

阿尔忒弥斯:当时你也在场,你应该懂的——我不再是母亲勒托唯一的小宝贝了!

(啊这几天还真是灵感爆发……I am on fire!)


厄勒提亚:我很好奇,阿尔忒弥斯,你生命中有一次感觉到失望是什么时候呢?

阿尔忒弥斯:(思考)大概是出生后第九天吧……

厄勒提亚:哎呀,那么早!那是为什么?

阿尔忒弥斯:当时你也在场,你应该懂的——我不再是母亲勒托唯一的小宝贝了!

豆_白夜千灯

关于相处模式的猜想53

(惊觉这个子博的置顶是letoides塑料亲情主推……可恶,段子更了这么久是该回归一下初心(?)了,三个包袱一次甩出(?)


阿波罗:你说说,斐斯福罗斯,你怎么就不是个男孩呢?

阿尔忒弥斯:银弓之神啊,你希望我变成男性?那样我岂不就无法同猎手姑娘们一起洗澡了!

阿波罗:……毕竟我一直想体验有个哥哥是什么感觉。而且那样的话想必我们能有更多的共同话题。

阿尔忒弥斯:怎么,难道现在这些“共享的”称号和神职还不够?说到神职——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我们性别相同,这些神职该如何分配呢?

(惊觉这个子博的置顶是letoides塑料亲情主推……可恶,段子更了这么久是该回归一下初心(?)了,三个包袱一次甩出(?)


阿波罗:你说说,斐斯福罗斯,你怎么就不是个男孩呢?

阿尔忒弥斯:银弓之神啊,你希望我变成男性?那样我岂不就无法同猎手姑娘们一起洗澡了!

阿波罗:……毕竟我一直想体验有个哥哥是什么感觉。而且那样的话想必我们能有更多的共同话题。

阿尔忒弥斯:怎么,难道现在这些“共享的”称号和神职还不够?说到神职——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我们性别相同,这些神职该如何分配呢?

一方怪物
☺️摸鱼。图文设定:生下日月双...

☺️摸鱼。图文设定:生下日月双子的女神,平静的背后有一颗复杂的心。

☺️摸鱼。图文设定:生下日月双子的女神,平静的背后有一颗复杂的心。

豆_白夜千灯

关于相处模式的猜想51

(竟然过半百了!可喜可贺)


阿尔忒弥斯:大胆的小子!竟敢偷看你姑奶奶我洗澡?

阿克泰翁:……金座的女神啊,是我不对,可你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

阿尔忒弥斯:哈,我还真是你姑奶奶!

阿克泰翁:(只能发出鹿的叫声)

(竟然过半百了!可喜可贺)


阿尔忒弥斯:大胆的小子!竟敢偷看你姑奶奶我洗澡?

阿克泰翁:……金座的女神啊,是我不对,可你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

阿尔忒弥斯:哈,我还真是你姑奶奶!

阿克泰翁:(只能发出鹿的叫声)

Tizia★

你好 菠萝哥哥的希腊鼻真的完美

你好 菠萝哥哥的希腊鼻真的完美

豆_白夜千灯

关于相处模式的猜想50

哈迪斯:指引亡灵的赫耳墨斯啊,为何同你的兄弟们比起来,你的风流韵事和子嗣都那样少呢?难道是因为你太快了吗?——别误会,是指你跑得太快总是奔波忙碌。


赫耳墨斯:(小声)……地下宝藏的拥有者普路同啊,为何同你的兄弟们比起来,你竟然根本没有子嗣呢?难道是因为你太短了吗?——别误会,是指你和珀耳塞福涅相聚的时间太短。


……


珀耳塞福涅本尊当时恰巧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感觉很有趣,于是默默记在心里。

来年开春时她回到地上,遇见了正在打猎的阿尔忒弥斯,于是问道:荒野的女主人啊,为何同你的……唔,兄弟姐妹们比起来,你的子嗣——


阿尔忒弥斯:(打断)别以为你是我喜爱的姐姐,戈莱,我就...


哈迪斯:指引亡灵的赫耳墨斯啊,为何同你的兄弟们比起来,你的风流韵事和子嗣都那样少呢?难道是因为你太快了吗?——别误会,是指你跑得太快总是奔波忙碌。


赫耳墨斯:(小声)……地下宝藏的拥有者普路同啊,为何同你的兄弟们比起来,你竟然根本没有子嗣呢?难道是因为你太短了吗?——别误会,是指你和珀耳塞福涅相聚的时间太短。


……


珀耳塞福涅本尊当时恰巧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感觉很有趣,于是默默记在心里。

来年开春时她回到地上,遇见了正在打猎的阿尔忒弥斯,于是问道:荒野的女主人啊,为何同你的……唔,兄弟姐妹们比起来,你的子嗣——


阿尔忒弥斯:(打断)别以为你是我喜爱的姐姐,戈莱,我就不会对你生气啊!

roa2112

【-三女神-系列】

顺序是年龄顺序♡画了三位处女神(套图狂魔来了)

【-三女神-系列】

顺序是年龄顺序♡画了三位处女神(套图狂魔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