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布德尔

47244浏览    672参与
大竹子
阿布波cp问卷。 我合志彩图画...

阿布波cp问卷。

我合志彩图画完了。

我合志漫画画完了。

我开始画阿布波漫画了!

冲鸭啊啊啊!

阿布波cp问卷。

我合志彩图画完了。

我合志漫画画完了。

我开始画阿布波漫画了!

冲鸭啊啊啊!

李火锅
搞了阿布嘟嘟的下次放全图

搞了阿布嘟嘟的下次放全图

搞了阿布嘟嘟的下次放全图

nosrm观澜

性转注意避雷
给大家表演一个分不清体面搞不懂冷暖不会画背景推不开空间搞不对比例

但是这个人真的有魔力我画她画的停不下来

性转注意避雷
给大家表演一个分不清体面搞不懂冷暖不会画背景推不开空间搞不对比例

但是这个人真的有魔力我画她画的停不下来

神居谣
不想画稿的自嗨产物:3做了波嘟...

不想画稿的自嗨产物:3做了波嘟的cp相处模式问卷

不想画稿的自嗨产物:3做了波嘟的cp相处模式问卷

九零
(˶˚ ᗨ ˚˶) ​儿童画选...

(˶˚ ᗨ ˚˶) ​儿童画选手来交党费啦
是星尘宝宝军哒【感谢人民英雄阿雷西】

(˶˚ ᗨ ˚˶) ​儿童画选手来交党费啦
是星尘宝宝军哒【感谢人民英雄阿雷西】

废纸篓

【阿布♀波】学姐与我(5)

这段没啥特别想画的内容,最近也没啥时间画画,就这么发了。

不过文字量真是越来越大了……我当初根本没想写这么多,不知道这坑啥时候能填完。

——————


5.

那天从商场回来之后,波鲁那雷夫一晚上都亢奋得不得了。他坐在桌前敲代码,写累了就靠在椅背上伸个懒腰,顺便闭目养神。这种时候回味回味当天的经历再正常不过,于是坐在他背后的承太郎时不时就能听到他傻笑。终于,波鲁那雷夫正沉浸在美好回忆中的时候,他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啥事这么开心啊?听你老是笑。”承太郎凑了过来。

波鲁那雷夫正期待着谁主动问他呢——这么甜蜜的经历当然要好好炫耀一番。他没有说话,就对着手机操作了一番,然后把它举到了...

这段没啥特别想画的内容,最近也没啥时间画画,就这么发了。

不过文字量真是越来越大了……我当初根本没想写这么多,不知道这坑啥时候能填完。

——————


5.

那天从商场回来之后,波鲁那雷夫一晚上都亢奋得不得了。他坐在桌前敲代码,写累了就靠在椅背上伸个懒腰,顺便闭目养神。这种时候回味回味当天的经历再正常不过,于是坐在他背后的承太郎时不时就能听到他傻笑。终于,波鲁那雷夫正沉浸在美好回忆中的时候,他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啥事这么开心啊?听你老是笑。”承太郎凑了过来。

波鲁那雷夫正期待着谁主动问他呢——这么甜蜜的经历当然要好好炫耀一番。他没有说话,就对着手机操作了一番,然后把它举到了承太郎面前。看着承太郎脸上逐渐露出难得的惊讶表情,波鲁那雷夫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高。过了一会儿,承太郎终于开口了:“……这几只鸟,真的不是P上去的吗?”他的眼神中依然流露着一丝惊诧。

波鲁那雷夫对他的反应十分满意,所以他吆喝了一声叫花京院也过来。果不其然,花京院看到照片的那一刻也瞪大了眼睛。波鲁那雷夫凑近另外两人,带着难以掩饰的得意,说:“我学姐养的。”在承太郎和花京院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又划了下屏幕,翻到了阿布德尔的自拍照——就是三只鸟乖巧排在她肩上的那张。这下三个人开始笑作一团。等这阵劲儿缓过去点了,承太郎和花京院一人一边搭上波鲁那雷夫的肩膀,对于他在感情路上取得进展表示祝贺,顺便也对那个可爱的巧合发表了感叹——自此以后,花京院甚至在和波鲁那雷夫聊起阿布德尔的时候,都直接称其为“你的占卜师学姐”。也许波鲁那雷夫自己都没有察觉,但承太郎作为这种对话的旁观者,很快就发现他对这个称呼十分受用。

波鲁那雷夫在学校没有其他走得近的女性朋友;同时,据他所知,阿布德尔的交际圈里也没有什么关系特别好的男生。再加上两人平时接触比较多,有什么事也容易想到对方。甚至周末去周边景点转转这种事,波鲁那雷夫第一想到的也是阿布德尔,而不是和他同寝室的两位好兄弟。不过也不能说他重色轻友,毕竟另外两人都不热衷于这类活动。有一天不知从什么聊起来的,花京院突然带着一种浮夸的语调对波鲁那雷夫假意抱怨道:“哎——想当初是谁周末老缠着我打游戏的?有了学姐就不要兄弟了?”波鲁那雷夫随着情感方面进展顺利,面对花京院的“攻击”也慢慢变得老练从容起来。他操着同样夸张的语气反击道:“哼哼,嫉妒了吧?看你孤家寡人这么可怜,要不要哥哥我给你分享点经验心得?”花京院被逗得直乐,边煞有介事地说着“你膨胀了”,边掏出手机问波鲁那雷夫晚饭想吃什么外卖,他请客。

在这之后一周的周五,篮球队教练给波鲁那雷夫发了条消息,说自己临时有事,叫他下午帮忙带一下新生训练。于是他和阿布德尔一起去图书馆学习的计划只能延后了。波鲁那雷夫换了运动服赶到球场,又清点了一下器材。检查完毕后,来训练的新生也差不多来齐了。他让每个人拿球试了试手感,并以此分出两拨水平不同的人:稍微好点的那组就让他们自己先投投篮,过后检查;差点的就由他自己亲自指导。

波鲁那雷夫平时主要是和水平相当的队友打比赛,所以这次带新生对他而言是格外的慢节奏——尤其是还要时不时纠正他们最基本的动作。时间也不知道被这样磨过去了多久。波鲁那雷夫没带手表,手摸球摸脏了也没法拿手机,所以他只能从小学弟们逐渐升高的进球率来判断时间的流逝。

过了一阵,正当他准备拿起球做演示时,球场的另一端突然传来了一阵吵嚷声。波鲁那雷夫觉得不对劲,仔细听听居然隐约分辨出“砸到人了”。他连忙扔下球跑过去,途中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一个女生坐在跑道上,估计是被球砸了摔的。但当他拨开人群走到女生面前时,他整个人都要傻掉了:眼前这位不是别人,正是阿布德尔。摔倒在地的人抬起头,用因疼痛而已经有些湿润的眼睛看向波鲁那雷夫——两人四目相对时,波鲁那雷夫甚至从对方惊讶的眼神中读出了几分安心感。“是你!”两人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波鲁那雷夫蹲下身,边从兜里拿湿巾擦手,边问:“扭到脚了吗?来让我看看伤得重不重。”

阿布德尔点头默许,“好像是……左脚扭着了。”她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波鲁那雷夫从未见过对方露出如此脆弱的模样,越听越觉得心疼。

于是,波鲁那雷夫把手擦干净后,轻轻地挽起对方左边的裤脚:原本纤细的脚踝已经有点肿了。他又小心地检查了一下周围,确认没有更严重的问题后,才松了一口气。他先转头冲围观的队员们喊道:“这边的情况我去处理一下,得去趟校医院。无关的人继续回原位练习。”然后他对着那几个玩球砸到人的冒失鬼训斥道:“你们打球稍微注意点啊!人家离这么老远还能给碰倒了。这次幸亏没出大事,也就不追究你们什么了。”他顿了顿,又补充道:“要是我不在的时候再整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看教练怎么罚你们,一个都跑不了——行了,你们也继续训练去吧,我半个小时左右回来。”几个小队员们也觉得不好意思,连连道歉之后就回去安安分分练习了。

现在跑道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波鲁那雷夫关切地看着阿布德尔的眼睛,说:“你这个情况还是得尽快去校医院处理一下,不然再伤着就不好办了。我背你过去吧。”对方愣了一下,有些紧张地回应道:“啊,不用这么麻烦你的!我另一只脚还好,你稍微扶我一下就——”当她对上波鲁那雷夫认真、恳切的目光时,到嘴边的话硬是咽了回去,“……好吧,我现在这样确实不该自己走了。那就辛苦你了。”波鲁那雷夫拉着他的手把她扶起来,然后微微俯身,叫对方趴到自己背上。阿布德尔的把胳膊环上他宽阔的肩时,还不放心地提醒他:“校医院离这边隔着两栋楼呢,你要是累了一定跟我说啊。”波鲁那雷夫能感觉到背上的人还紧绷着身子。

“不用担心,这点小事还是累不倒我的——我这一身肌肉可不是白练的。”说着,他转头冲对方露出了一个阳光自信的笑容。他似乎听到对方也被逗笑了。把人背稳了走出去几步,他就感觉阿布德尔放松了许多。路还很长,他们边走边聊起了天:

“你今儿下午咋就来操场了?感觉你平时也不常到这边。”

前面是红灯。波鲁那雷夫停在了路口。

 “你不是说下午要带训练吗,我也没别的什么事要忙,出来散散步。”几辆车先后从他们面前驶过,“刷刷”声好像盖住了什么。

绿灯亮了,波鲁那雷夫又把对方托结实了一些,走过了马路。他们从草坪上的石板路穿过去,面前就是校医院的小楼。到了门口,波鲁那雷夫慢慢屈身让对方下来。阿布德尔再次表达了感谢,并补充道:“刚刚真是小瞧你了。”她的眉眼中都是笑意。波鲁那雷夫没有说话,他尽力抿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但是,他们眼神相遇的时候,目光可以传达出一切。

之后就是阿布德尔被波鲁那雷夫架着到自主预约系统前挂号,到了排队的地方,前面还有一个人。阿布德尔在等候区的小沙发上坐了下来,看对方也没有走的意思,便问:“你是不是还要去球场带训练?如果你着急的话先去吧,我自己在这里等就好了。”波鲁那雷夫在她身边坐下,答道:“过来一趟也耽误不了多久,我之前跟他们说半个小时回去呢——况且马上就轮到你了。不把你安顿好,我不放心。”他顿了顿,又继续说:“毕竟是我手下的队员犯的事,我当然要负起责任啦。”说这话的时候,他微微有些脸红。

于是阿布德尔没有再就这个话题说什么。但她朝波鲁那雷夫看了看,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刚刚就想跟你说——之前被你背着的时候,我好像把你后面头发压乱了些。”她似乎倾身凑近了一些,“过来让我帮你顺顺?”波鲁那雷夫于是乖顺地转过身,方便对方够到他垂在后颈的散发。他感受到阿布德尔的手指轻轻插进发间,温柔地把一缕缕头发理顺。有那么一小会儿,他甚至都忘记自己屏住了呼吸。

“好了。”阿布德尔收回手,他闻言也转回来。还没等他们说话,广播就叫到阿布德尔的号了。波鲁那雷夫先起身,再把她扶起来搀到就诊室门口,走之前还特意叮嘱了一句“需要帮忙的话一定要叫我哦”。离说好的半小时还有五分多钟,于是他一路小跑赶回了操场,总算是按时回去了。


寒声碎
阿布波同人(不定时更新)《替身...

阿布波同人(不定时更新)
《替身使兔的早晨》(替身使兔的迷惑番外)
第三页(共五页)

昨晚发的没遮住重点,就被封了。对不起,只能用花草马一下了。(´இ皿இ`)明明看了会血脉贲张的,花草遮完后就只剩下平淡了。。。。。
阿布德尔是我按五部画风重绘的,而波鲁那雷夫也是按五部画风来的,因为画的太紧急,也就没太认真。
话说散发的波波是什么神仙~果然很美。
阿布德尔第五部如果出现的话,会雄性激素爆表吧!

阿布波同人(不定时更新)
《替身使兔的早晨》(替身使兔的迷惑番外)
第三页(共五页)

昨晚发的没遮住重点,就被封了。对不起,只能用花草马一下了。(´இ皿இ`)明明看了会血脉贲张的,花草遮完后就只剩下平淡了。。。。。
阿布德尔是我按五部画风重绘的,而波鲁那雷夫也是按五部画风来的,因为画的太紧急,也就没太认真。
话说散发的波波是什么神仙~果然很美。
阿布德尔第五部如果出现的话,会雄性激素爆表吧!

寒声碎
阿布波同人(不定时更新)《替身...

阿布波同人(不定时更新)
《替身使兔的早晨》(替身使兔的迷惑番外)
第二页(共五页)

我爸刚进重症监护室了,我要赶紧回家。只有这个阿布波的粮是我手边上的存货,大家对不起!

已经脱离危险,勿担心,谢谢各位读者!

阿布波同人(不定时更新)
《替身使兔的早晨》(替身使兔的迷惑番外)
第二页(共五页)

我爸刚进重症监护室了,我要赶紧回家。只有这个阿布波的粮是我手边上的存货,大家对不起!

已经脱离危险,勿担心,谢谢各位读者!

蓮果RENKA
是阿雷西化的阿布德尔!未来遗产...

是阿雷西化的阿布德尔!未来遗产里面人民英雄赛特神竟然真的为我圆梦,小小嘟一定是有着鼓鼓脸蛋和浓密卷翘睫毛的肉桂巧克力小女孩(性别男)!异国的月光透过花窗投下极彩的分形图案,摸一下这个阿拉伯世界最柔软的小脸蛋,所有苍凉的历史和痛苦在你眼里都会化成温柔的晚风吹向沙漠

(旁边是刚刚破壳的小小卖鸡小子!

是阿雷西化的阿布德尔!未来遗产里面人民英雄赛特神竟然真的为我圆梦,小小嘟一定是有着鼓鼓脸蛋和浓密卷翘睫毛的肉桂巧克力小女孩(性别男)!异国的月光透过花窗投下极彩的分形图案,摸一下这个阿拉伯世界最柔软的小脸蛋,所有苍凉的历史和痛苦在你眼里都会化成温柔的晚风吹向沙漠

(旁边是刚刚破壳的小小卖鸡小子!

日常爆炸的阿辰
分开发,是性转阿布 . 我要去...

分开发,是性转阿布

.

我要去把群主鲨了。

找我约了个阿布性转的头,忙到哭,挤出时间要死要活地画完了,然后说是给我的

草啊我要鲨了他

分开发,是性转阿布

.

我要去把群主鲨了。

找我约了个阿布性转的头,忙到哭,挤出时间要死要活地画完了,然后说是给我的

草啊我要鲨了他

深雪

[夢向/喬雪]  雄雄烈火


穆罕默德·阿布德爾的指尖燃起一道烈焰。

「火焰可以說是所有文明的起源。」

聲音低沉而平穩地,富有磁性仿佛能以言語便將人束縛住,或許是占卜師的職業性格使然,又或者單單只是因為他所具有的強烈領袖魅力所致。

小小的火焰以違反所有科學定理的狀態漂浮於空中,與一開始轟然而至的印象大不相同,靜靜地在這個夜晚低調地燃燒,一旁的篝火仍舊燒得霹靂啪啦響,與其相較起來這撮小火顯得細小地微不足道。

「有了火焰才有了溫度,有了溫度才能孕育出生命。」

夜幕低垂的時分,阿布德爾臉上的淺紋刺青得以更清晰地辨別出來,姬城深雪望了一眼不遠處正熟睡的睡袋群集,試圖去辨認這陣打呼聲是從誰而來,毫無目的的...


穆罕默德·阿布德爾的指尖燃起一道烈焰。

「火焰可以說是所有文明的起源。」

聲音低沉而平穩地,富有磁性仿佛能以言語便將人束縛住,或許是占卜師的職業性格使然,又或者單單只是因為他所具有的強烈領袖魅力所致。

小小的火焰以違反所有科學定理的狀態漂浮於空中,與一開始轟然而至的印象大不相同,靜靜地在這個夜晚低調地燃燒,一旁的篝火仍舊燒得霹靂啪啦響,與其相較起來這撮小火顯得細小地微不足道。

「有了火焰才有了溫度,有了溫度才能孕育出生命。」

夜幕低垂的時分,阿布德爾臉上的淺紋刺青得以更清晰地辨別出來,姬城深雪望了一眼不遠處正熟睡的睡袋群集,試圖去辨認這陣打呼聲是從誰而來,毫無目的的胡思亂想卻再度被阿布德爾所掌握的火光給吸引回來。

對上了姬城深雪仍在發怔的視線,阿布德爾笑了笑,一個彈指便將火苗彈至篝火之中,被同化後無法再分辨出任何一絲方才的蹤跡。

「累了的話守夜的工作就交給我吧,明天還要上路,早點休息也是好事。」

少女靜靜地搖了搖頭,雖然一邊用手遮住哈欠的姿勢不大具有說服力,但姬城深雪說話的語調仍然同以往一般平穩得令人安心。「不……阿布德爾先生說的故事,我全都很喜歡。」

「而且這也是我份內的工作,不能偷懶的。」

澄黃的雙眼在闇夜裡如同貓一般睜地渾圓,極其無辜的眉眼探測不出太大的感情波動,姬城深雪又將身上的毯子拉緊了些,沙漠中刮起的夜風遠比想像中還要寒冷許多,瘦弱的少女微顫。

雞皮疙瘩一下子爬滿了整隻手臂,對於沙漠裡的日夜溫差無論如何都無法習慣,太陽一旦沒入山的另一頭,便能以肌膚確實地體驗到溫度下降的速度之快,直到阿布德爾的一個響指仿佛瞬間又將空氣裡的所有溫度給靜止下來,不再躁動的空氣靜悄悄地,僅餘下柴火燃燒得越發壯大的破碎聲響,木頭燃燒過後的氣息塞滿鼻腔,直至少女回想起呼吸這件事。

阿布德爾望著少女後方飄揚起的淡色的金髮,金黃色像是稻穗成熟時的飽滿香氣,又淡薄地像是清晨的第一道曙光那般神秘,阿布德爾望著那嬌小的身軀閉緊雙眼也不願轉開視線,奮力再將視線投向自己的那個人,嘴角上是欣慰的45°。

「快睡吧……火焰會守護你的。」

姬城深雪同樣對上了阿布德爾的視線,一瞬間將那人的表情和喬瑟夫時常露出的面容給重疊上了,深棕色的瞳孔是基底的舒服色調,相較於年少時期的輕狂燥熱,阿布德爾的替身與靈魂雖然都極其火熱,但也深諳收斂之道,曉得該怎麼去隱藏自己的鋒芒,直到關鍵時刻才會將利刃出鞘。

不自覺又盯得出神,微微意識到自己或許真的有些疲憊卻還不想臣服於睡意之下,再度搖頭表示婉拒,得到的回應只是阿布德爾臉上理解的苦笑。

姬城深雪認為自己此刻的心情是崇拜,也帶著羨慕,不論何時她都無比希望不夠成熟的稚童,能夠成長到足夠直面世間一切的程度,可喬瑟夫卻只是揉了一把她的頭頂,用稀鬆平常的口氣說她這樣就好。

她不甘心。

當然會不甘心,在人生的道路上狂奔的時候,遠遠領先在前頭的人卻說著慢慢來比較好,不管如何思考姬城深雪都無法打從心底接受。

明明真正的願望只是想追上對方,陪伴在那個人身旁罷了。

阿布德爾一屁股坐到了姬城深雪面前,將少女強制性地自沈思中拖回來。

「……阿布德爾先生?」

「眉頭。」阿布德爾指了指自己的眉間,之前留下的槍傷還停在怵目驚心的時間點,在沒有了頭巾遮掩的夜晚,那些他所經歷過的種種危急時刻立即具體化了起來。

「眉毛都要皺在一起了。」淺淺一笑,阿布德爾的語氣很輕鬆,是適合閒話家常的長輩口氣。「有什麼煩惱的話不如跟我說說吧,想要塔羅牌占卜也可以。」

「免費的哦。」

姬城深雪微微偏頭,思索著最後那一句有什麼特殊的含義,不解的情緒一下子又鮮明地展露在小小的臉蛋上,阿布德爾略帶心虛將視線撇開,心想這孩子實在很不擅長隱藏心事,卻仍認為這也是專屬的優點。

單純得像一張白布,或許是與她那頭秀髮無比相似的金色絲綢,細嫩但堅韌的美麗事物。

少女們都是如此的。

「這是托特塔羅牌,也有一種說法叫做直覺塔羅牌。顧名思義就是請妳在這些塔羅牌裡面,依照直覺選擇其中一張的意思。」

在紅布上排成環狀展示開來,一系列的華麗圖案在火光照耀下一覽無遺,每一張塔羅牌上的畫面在姬城深雪看來都帶著強烈的故事性,仿佛一伸手觸碰就會被吸引至另一個世界。

阿布德爾沒有再開口,自解說完過後一直保持著盤腿的姿勢,自然地將身體重心向前傾,以溫和且有力的眼神對少女不斷猶疑的手直盯著瞧。

雖然柔軟但具有堅強的本性,可惜缺乏了足以成為推力的那份自信。

這是阿布德爾對於姬城深雪在第一眼下的評斷,他無法確定喬瑟夫·喬斯達在一開始是怎麼想的,但至少在最初與這個孩子相遇的時候,阿布德爾一點也不認為小小的少女有能力跟著他們一行人橫越這片沙漠戰場。

他甚至訝異於姬城深雪具有搭上那隻手的勇氣,畏畏縮縮地,擠出全身的力氣去抓緊希望的表情,阿布德爾有一瞬以為自己在少女的雙瞳裡瞥見了雄雄燃燒的烈焰。

而喬瑟夫·喬斯達的眼力也確實在每一次的判斷裡都挑不出毛病,姬城深雪願意站在前線阻擋自暗處出現的埋伏這點,對哪方來說都是意料之外的戰力,一下子在戰略性的地位上成為了無法預料的秘密武器,在這之後甚至主動提出了修煉的請求。

短短的十天裡,阿布德爾看見的是逐漸突破繭的束縛,緩緩張開雙翅的成長過程。然後從總是固定方向的視線裡,阿布德爾發現的是少女的那份細膩心思。

太甜了,太天真了。

可連自己也不敢置信的是,他想去守護這份悄悄燃起的幼小火苗。

「選了『Art』是因為喜歡畫畫嗎?」

接下姬城深雪遞過來的卡片,腦中一時閃過無數的想法,阿布德爾壓下想開口說話的衝動,保持著職業素養先行探尋了少女的意思。

「嗯……這是一點,另外一方面是,這張卡片上面的女孩子,表情看起來很平靜的樣子。」

「好像知道了許多,能對所有事情都慢慢看開的……很厲害的模樣。」

眼神低低地望著阿布德爾手上的卡面,纖長的睫翹起的弧度非常漂亮,姬城深雪整個人所帶出的印象有點像幽靈,那般安靜又不多話,好似懷抱著許多不能說出口的秘密。

待在她的身邊仿佛就能聞到森林的味道,阿布德爾勾勒起一片深幽的景象,畫面裡獨自一人的少女無止境地散發著孤寂感,再定睛一看眼前的那人,一模一樣的面容此刻倒多了幾分生氣。

更容易親近也更能與其交流,不再是那一天封閉一切、拒絕所有的樣貌。

「這張牌顯示的是你正處於混亂過後的平靜,或者是平靜前的一段時間,你已經具有足夠的細膩心思去洞悉他人行為背後的心理層面和受創的感受,因為本身就是能夠感同身受的人。」

姬城深雪的大眼睛眨呀眨地,專心致志地聆聽自阿布德爾口中說出的每一個字,表情有些不置可否,但仍是那副充滿希望的樣子,自與喬瑟夫一行人相處以來越發鮮明的那份色彩。

想要去相信,自身真的能成為那麼好的人。

阿布德爾的淺笑掛在臉上又變得更加溫和,篝火將此時此地的小小世界整個染紅,熱情的溫暖不會螫傷人心。

「藝術牌代表的是你具有足夠的實力,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也有這樣的意思。」

「雖然姬城妳大概不這麼認為,事實上過往累積的經驗,早就足以使你在人群之中脫穎而出了。」

大手一揮,所有的塔羅牌在眨眼之間便被收回內袋中,唯一留下來的藝術牌又再次被交還到姬城深雪的手中。

阿布德爾的手和姬城深雪一比較起來有著非常明顯的差距,他們兩人在各個地方都不是擁有相似經驗的人,尋思著是否也因如此他才難以完全看透,面前單單一個涉世未深的女孩。

看不清少女的表情,但細小的啜泣聲終究還是露了餡。

「謝謝……阿布德爾先生……謝謝你。」

止不住的顫抖,總有一天會停下來的吧,阿布德爾如此想道,想著會在少女能如向日葵那般綻開笑容的時候,由自己為對方獻上祝福。

姬城深雪眼角帶著眼淚,眼眶微紅的模樣實在無辜地惹人憐愛,手握自占卜師的溫暖大手那兒收下的塔羅牌,少女笑了起來。

星星之火將由守護和自身的努力逐漸茁壯,穆罕默德·阿布德爾打從心底相信著。

他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早就佔據了想成為她的夥伴的那個位置,而更早發覺這件事的,又或許該說永遠是最早察覺的那群人,往往是喬斯達家。

篝火穩定地在沙漠的夜裡燃燒著,帶來屬於文明的溫暖,人類的希望似乎全都源自與於那些不可思議的能量。

姬城深雪站在喬瑟夫·喬斯達的左側,波魯那雷夫的淚水糊滿了整張好看的臉,連同空條承太郎一起,他們站在稍遠的位置望著已經點燃起的雄雄烈火。

灰煙直直地竄入天際,轟然而至的是根本來不及去接受的失去,姬城深雪隱忍著想哭的衝動,小心翼翼地握緊深藏在外套口袋裡的那張藝術牌。

她最後還是忍不住也停不下來,不顧其他三人詫異的眼神和遠遠來不及的阻止,在阿布德爾最後的願望之中,她還是想去留下什麼自己做得到的微薄之事,將藝術牌丟進了最後的一點火焰中,紙做的卡牌一下子便化作灰黑的物體融入灰燼的背景效果。

「我想還是得還給您的,阿布德爾先生,希望這張牌能伴隨著您到雲霄之上。」

火焰一直燃燒著,姬城深雪抹去了眼角的唯一一滴淚,再次回首諸多珍貴回憶的同時,她知道自己將永遠不會忘記火焰的氣息。



寧茶
写了半小时umm虽然花了很长时...

写了半小时umm
虽然花了很长时间,还是写的很辣鸡…
埃及打dio团太美好了
如果大家可以一起看到朝阳该有多幸福…

伊奇简单粗暴的“dog”🌚🌚,后来我把wild删掉了,我对不起伊奇小可爱。

写了半小时umm
虽然花了很长时间,还是写的很辣鸡…
埃及打dio团太美好了
如果大家可以一起看到朝阳该有多幸福…

伊奇简单粗暴的“dog”🌚🌚,后来我把wild删掉了,我对不起伊奇小可爱。

透纳_

在火中,阿布发现波波其实为人正直,确认是被肉芽操控,使波波免于一死
后来他为他牺牲两次
他即使被“他”吃掉,也觉得能再见他一面 足够了
我永远喜欢他们

是老图重画
p2是集训的时候用马克笔画的,
阿布波赛高

在火中,阿布发现波波其实为人正直,确认是被肉芽操控,使波波免于一死
后来他为他牺牲两次
他即使被“他”吃掉,也觉得能再见他一面 足够了
我永远喜欢他们

是老图重画
p2是集训的时候用马克笔画的,
阿布波赛高

林芷軒601

承太郎玩火沙雕漫
ooc 阿布德爾的替身被奪走後的故事

承太郎玩火沙雕漫
ooc 阿布德爾的替身被奪走後的故事

碳酸芬达

男子汉大丈夫哪有以一打二的道理

男子汉大丈夫哪有以一打二的道理

神居谣
弗兰肯斯坦的恶魔(参考了芦谷耕...

弗兰肯斯坦的恶魔(参考了芦谷耕平先生的万圣paro涂鸦)
大家🎃节快乐!

弗兰肯斯坦的恶魔(参考了芦谷耕平先生的万圣paro涂鸦)
大家🎃节快乐!

南天早日归家

是一个寂寞波通过各种奇怪的配方合成一只牛角火魔嘟~于是两人快乐生活在一起的故事。

是一个寂寞波通过各种奇怪的配方合成一只牛角火魔嘟~于是两人快乐生活在一起的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