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斯洛

14489浏览    208参与
甜食
把游戏背景音关掉后终于能听清角...

把游戏背景音关掉后终于能听清角色说的话了…特别跑去看了一下如果用伊米尔原皮彩蛋的话音效会不会变……

变了啊! ?

声音完全是阿斯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 !

这个彩蛋…

魔鬼

把游戏背景音关掉后终于能听清角色说的话了…特别跑去看了一下如果用伊米尔原皮彩蛋的话音效会不会变……

变了啊! ?

声音完全是阿斯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 !

这个彩蛋…

魔鬼

甜食

这什么魔鬼彩蛋啊啊啊啊啊啊啊! ?

打竞技场时对面变成阿斯洛的样子…

然后去测试了一下…

伊米尔使用混沌就会变成阿斯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魔鬼! ! ! ! ! ! ! !

这什么魔鬼彩蛋啊啊啊啊啊啊啊! ?

打竞技场时对面变成阿斯洛的样子…

然后去测试了一下…

伊米尔使用混沌就会变成阿斯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魔鬼! ! ! ! ! ! ! !

一粒板栗。

致姐姐

王子²同等背景。

七岁伊米尔写给姐姐的信。

别问,问就是凑个七十。


别问,问就是清水且幼儿

王子²同等背景。

七岁伊米尔写给姐姐的信。

别问,问就是凑个七十。



别问,问就是清水且幼儿

渝_带上眼睛做人啊啊啊啊

【洛哈】听说永冬的王子被亚萨的公主强吻了

旅行期间就摸了这个鱼,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说不清楚是现设还是原著向,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女装阿斯洛出没+微量阿斯娜x伊米尔/哈兰

没问题就戳链接↓


【一时爽了可能有点小 c a r 拉灯严重也不好恰】

旅行期间就摸了这个鱼,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说不清楚是现设还是原著向,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女装阿斯洛出没+微量阿斯娜x伊米尔/哈兰

没问题就戳链接↓



【一时爽了可能有点小 c a r 拉灯严重也不好恰】

FASLK

[洛哈]迟来的告白

刀,纯刀…

请您在难过的时候看看吧…

…真的很可惜吧。

瞎写的…祝您愉快。啊。

…希望您不会看的厌烦,我只是个菜鸡。

抱歉了。


阿斯洛和伊米尔,当了一辈子的朋友。

十几年时光,从懵懂初见的少年成长为了成熟稳重的男人,感情在变质,肉体在腐烂。

直到阿斯洛离开,伊米尔也没能说出那句表白。

“…我心悦你。”

——————————————————

伊米尔是被阿斯洛一家人领养的,年幼的他在冰天雪地里失去了一切,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绒床上,旁边金发的男童正惊喜的看着他,温暖的壁炉,柔软的亲切,伊米尔将这视为「救赎」

一道光,透过寒窗蝉帘,化作飞碟,轻轻落到伊米尔的心上。

从那之后许久许久,他一直在不断努力用功,试图守...

刀,纯刀…

请您在难过的时候看看吧…

…真的很可惜吧。

瞎写的…祝您愉快。啊。

…希望您不会看的厌烦,我只是个菜鸡。

抱歉了。


阿斯洛和伊米尔,当了一辈子的朋友。

十几年时光,从懵懂初见的少年成长为了成熟稳重的男人,感情在变质,肉体在腐烂。

直到阿斯洛离开,伊米尔也没能说出那句表白。

“…我心悦你。”

——————————————————

伊米尔是被阿斯洛一家人领养的,年幼的他在冰天雪地里失去了一切,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绒床上,旁边金发的男童正惊喜的看着他,温暖的壁炉,柔软的亲切,伊米尔将这视为「救赎」

一道光,透过寒窗蝉帘,化作飞碟,轻轻落到伊米尔的心上。

从那之后许久许久,他一直在不断努力用功,试图守护住他的光。

在十四岁那一年,一个平淡下学的徬晚,夕阳穿过薄薄的云层晕染到地面上,阿斯洛在前方蹦跳着,面上的表情如出一辙似的欣喜。

可他还是注意到了。

阿斯洛被在身后的手中握着一团纸。

应该是成绩单吧,他又没考好。

伊米尔下定决心要帮他学习,就当是还恩的一部分。

“喂喂哈兰,你在想什么啊?我们去吃那边的金糖吧?可甜啦!我请你!”

阿斯洛转过头看他,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闪闪发亮的微尘,跌宕起伏,化作星星点点的灯火,燃烧了他的面颊。

伊米尔有些窘迫的笑了笑,当作默认,任由阿斯洛拉着他跑。

他们握住了彼此的手,在微风中逆着光奔跑,脸上皆是愉悦的表情。风吹起他们的发梢,伊米尔心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再然后,又是几年,他们已经成为了身材高挑容颜俊俏的成年男子,伊米尔的情感也早已从囊中羞涩变为人尽皆知,但还好的是,阿斯洛似乎不在乎,仍是同他每日玩闹。

在一个清爽无云的早晨,伊米尔敏锐的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了,他鬼使神差的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From:阿斯洛

    伊米尔,我想了想,你拥有大好的前途和天赋,你的未来一片光明,当然了我的也不差!但是你知道的,我们.不合适,所以我要走了啊,在一个你一定知道的地方等你再见!记住了!离开就是为了再次相见!到时候给我更幸福一点儿!不过真有这么一天,一定是在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后了

            yesterday 22:37

伊米尔握着手机,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的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见。

胸口一片空荡,感知麻木冷漠。

疼吗…伊米尔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他好像被世界排挤出去,又好像沉浸在深海中无处可逃。

那个早上,是没有太阳的。

是没有光的。

消失了。

——————————————————

“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

蕾拉瞪大眼睛,跺脚尖叫。

“我再请你杯黑麦酒!说下去大叔!!”

“…你很感兴趣?”

蕾拉摸了摸下巴,诶了一声。

“因为啊,这种故事,才是最真实的吧!只要是事实发生过的,就无法改变啊,那么便不需要代入感情了——除非你是故事中的人。”

蕾拉笑眯眯的盯着兜帽里的黑色轻问。

“你是吗。”

“…后来,伊米尔离开了那个温柔的故乡,因为已经没有留恋的故人了,他一直走一直走,有天他忽然收到了一封信,来自当年初中同学的邀请信,让他回去跟他们一起去看阿斯洛。”

“伊米尔高兴又痛苦,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他太想见阿斯洛了,最后还是战战兢兢的跟着去了。”

“那是一个下雨天,巧也不巧,他看见了阿斯洛,一块黑色的、冰冷的石板。”

“那块石头立在那里,刻上的名字就是那日思夜想的三个字,伊米尔才知道,那个傍晚的纸,根本不是成绩单,是阿斯洛的病危通知,阿斯洛的心脏并不正常,这导致他会在未来十年的某一天突然毙命,或早或晚。”

“那个邀请他来的同学对他说对不起,瞒了他这么多年,都是阿斯洛说,让他知道,也是阿斯洛说的。阿斯洛要伊米尔记住他,然后原谅他。”

“他说他也喜欢伊米尔,他只是不想耽误伊米尔,他只是希望伊米尔的未来,会更加的幸福。他说他会在那个他们都知道的地方等着他——伊米尔知道是什么地方,是那片蓝色的大海,阿斯洛在里面。”

“阿斯洛说,唯一的遗憾,是他从未听过伊米尔一句完整的喜欢。”

蕾拉挑了挑眉有些意外。

“他是去殉情了?”

“伊米尔第一时间想的确实是这个,他的「救赎」已经陨灭,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意义,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因为那句很久才会见。”

“阿斯洛想让伊米尔活着,背负着名为他的痛苦,活下去。”

兜帽下的人向不远处奔腾的海岸望去,蔚蓝的海面,波涛汹涌,拍打在岩石上,正随风飞翔。


一粒板栗。

【洛哈】全民绯闻(2)

娱乐圈paro.当红流量和年上金主

非常ooc


02.可可怜怜的小阿斯洛

娱乐圈paro.当红流量和年上金主

非常ooc



02.可可怜怜的小阿斯洛

一粒板栗。

【洛哈】剩下的盛夏(上)

校园背景,双向暗恋

和 @泽时 的联文,就是我懒得写她就接下去的那种


伊米尔回到出租屋里的时候,阿斯洛正在洗澡。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显然阿斯洛放学又去打篮球了。他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将分散在玄关两边的运动鞋摆好,又将沙发上被阿斯洛随意丢掉的书包捡起来拿回卧室,才开始煮今天的晚餐。最近事实在有点多,即将来临的月考、运动会和他的绘画比赛,每个都很重要。可他毕竟不是神,无法做到边锻炼边复习还能练习画画,必须有所着重。但他还没想好。


正在走神的伊米尔甚至连浴室门什么时候开了都不知道,直到一阵熟悉的柠檬味儿裹着湿漉漉的水汽钻入了鼻腔他才反应过来回过头去...

校园背景,双向暗恋

和 @泽时 的联文,就是我懒得写她就接下去的那种






伊米尔回到出租屋里的时候,阿斯洛正在洗澡。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显然阿斯洛放学又去打篮球了。他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将分散在玄关两边的运动鞋摆好,又将沙发上被阿斯洛随意丢掉的书包捡起来拿回卧室,才开始煮今天的晚餐。最近事实在有点多,即将来临的月考、运动会和他的绘画比赛,每个都很重要。可他毕竟不是神,无法做到边锻炼边复习还能练习画画,必须有所着重。但他还没想好。


正在走神的伊米尔甚至连浴室门什么时候开了都不知道,直到一阵熟悉的柠檬味儿裹着湿漉漉的水汽钻入了鼻腔他才反应过来回过头去。阿斯洛漫不经心地揩了一下侧颊的水痕,随手拨弄了一下略有散乱的发丝,将下半身短而宽松的裤子提起,露出白花花的一截大腿。伊米尔自觉把视线挪高,只可惜阿斯洛的上半身也就松松垮垮套了件单薄的白色衬衫,甚至连为数不多的扣子都没好好扣紧——连伊米尔也不知道自己那声叹息里所包含的究竟是什么情绪,伸手想帮他扣紧的时候指节不经意间碰到了少年半露在外的胸膛,白皙皮肤下的肌肉极有力量,连带着滑落的水珠略略沾湿了指尖,伊米尔条件反射地僵了僵,眼里转瞬即逝的无措好巧不巧被阿斯洛捉个正着。


“哈兰,”阿斯洛反手握住伊米尔的手腕,伊米尔刹那间感到温热的水汽靠近了不少,“在想什么?进来的时候看你眉头都要皱到一起去了。”


“...就是接下来月考那会儿的事,”伊米尔试图挣开,一秒后就放弃了,“头发太湿了自己吹,今天很忙。”


“好好好知道啦,那我先走了。”阿斯洛挑了挑眉放下手。伊米尔在心底松了口气,却突然觉出下颚被指尖轻飘飘掠过的触感,下意识绷紧呼吸的同时撞见阿斯洛笑眯眯弯起的眼角:“沾到东西了,小心一点哦。”


也许是刚刚水龙头开太大了吧。


伊米尔愣了愣,转身的节奏似乎都慢了半拍。


全身像是触电了...伊米尔拿起勺子的手甚至有些抖。他摇了摇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点。殊不知这一切都被背后的阿斯洛看在眼中,他勾了勾唇,这才慢悠悠地走回卧室。阿斯洛一向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夏天已经不多了,他该让伊米尔好好认识下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因为阿斯洛喜欢伊米尔,可伊米尔却只把他当朋友。


从阿斯洛记事起,伊米尔就一直陪在他身边,所以他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两人会一直在一起。直到上个星期,他知道自己在夏天过后就要出国留学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和伊米尔现在只是发小关系。而发小,又怎能相伴一生呢?


他必须做点什么,才能确保在他出国后,他和伊米尔不会错过。


......


“阿斯洛,醒醒。吃饭了。”阿斯洛迷迷糊糊地听到这句话后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下午的篮球赛实在激烈,温暖的热水澡轻易就勾起他的困意,现在这么一躺,更不想起来了。于是他闭上眼睛,顺便将旁边还在执着于叫他起床的伊米尔一把捞到怀里,调整成舒服的姿势,安稳地睡着了。


阿斯洛刚睡着的时候力气总是莫名的大,这可就苦了还在他怀里的伊米尔。因为手被紧紧束缚着,根本无法推开阿斯洛,想挣脱出来又没有办法,伊米尔不忍心叫醒阿斯洛,只好乖乖被阿斯洛抱着,近距离观察他的睡颜。温热的吐息洒在脸上时,伊米尔的呆毛忍不住颤了颤,一下红了脸。他很少和人有这样亲密的接触,何况如今他俩的距离只有三厘米。伊米尔想要稍稍地后退,结果身后环住的双手限制了他。伊米尔不好意思再盯着阿斯洛看,便闭上了眼睛,他这几天也很累,结果慢慢地竟也跟着睡着了。


在完全睡死之前,他想的是:还好饭已经熟了。


等到伊米尔醒来时,闹钟的指针已经指向“8”,他立马坐了起来,却发现腰上缠着一只手,他转头看过去,阿斯洛仍然沉浸在梦乡,露出甜蜜的微笑。有这么累吗,伊米尔想。他又开始犹豫要不要叫醒阿斯洛了。但因为时间太晚,伊米尔最终还是决定轻轻地叫阿斯洛起来,只是在他低头快要碰到阿斯洛耳朵的那一瞬间,他听到一声呢喃。


“伊米尔。”


一粒板栗。

【洛哈】全民绯闻(1)

娱乐圈paro.当红流量和年上金主

考试期间产物,非常ooc


01.伊米尔说他没有吃醋

娱乐圈paro.当红流量和年上金主

考试期间产物,非常ooc




01.伊米尔说他没有吃醋

一两二肆
阿斯洛生日快乐!!!! 想洛洛...

阿斯洛生日快乐!!!!

想洛洛的第N天,他生日到了……

阿斯洛生日快乐!!!!



想洛洛的第N天,他生日到了……

一粒板栗。

@永冬王妃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4
才发现有几张图忘了发出来……我有罪,我的错。

@永冬王妃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4
才发现有几张图忘了发出来……我有罪,我的错。

一粒板栗。

@流光若火。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3
还有很多……开始沉思我看的是不是假的斩兽之刃了……

@流光若火。 泽时王妃谈洛哈之微表情3
还有很多……开始沉思我看的是不是假的斩兽之刃了……

盛夏樱兰

终于产出来了!
出境阿斯洛:我
哈兰/伊米尔:小猪
摄影:毕罗
后期:Aran

冬天拍的终于产出来了,大家都辛苦了,很多不足请大家谅解啊!希望斩兽越来越好! @斩兽之刃  @七创社

终于产出来了!
出境阿斯洛:我
哈兰/伊米尔:小猪
摄影:毕罗
后期:Aran

冬天拍的终于产出来了,大家都辛苦了,很多不足请大家谅解啊!希望斩兽越来越好! @斩兽之刃  @七创社

一粒板栗。

[洛哈]替身(0.5)

★娱乐圈pa.看标题就知道的狗血虐恋


虽然相熟的演员和自家妹妹早早地就给他透露过,但在见到本人的那一刻,阿斯洛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直到哈兰——现在应该叫伊米尔了——远远地看过来,才后知后觉地捂住自己作孽的嘴。


说什么和他原来的武替有几分相像,这明明是同一个人啊!


和哈兰相处的几年,阿斯洛把他的爱好习惯摸得七七八八。

像是别人紧张时可能会咬下唇,但哈兰却是会轻轻咬着上唇的一点点肉,把自己高颜值的脸弄得莫名搞笑。


而现在,凭借自己极佳的视力,他注意到那个在背台词的影帝也在做着这样的动作。而且,耳尖也稍稍发红。


那肯定是哈兰!


阿斯洛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看向阿斯娜...

★娱乐圈pa.看标题就知道的狗血虐恋







虽然相熟的演员和自家妹妹早早地就给他透露过,但在见到本人的那一刻,阿斯洛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直到哈兰——现在应该叫伊米尔了——远远地看过来,才后知后觉地捂住自己作孽的嘴。


说什么和他原来的武替有几分相像,这明明是同一个人啊!


和哈兰相处的几年,阿斯洛把他的爱好习惯摸得七七八八。

像是别人紧张时可能会咬下唇,但哈兰却是会轻轻咬着上唇的一点点肉,把自己高颜值的脸弄得莫名搞笑。


而现在,凭借自己极佳的视力,他注意到那个在背台词的影帝也在做着这样的动作。而且,耳尖也稍稍发红。


那肯定是哈兰!


阿斯洛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看向阿斯娜的眼睛里也盛满了谴责。当初哈兰消失后他找了好几年,现在却突然得知在娱乐圈里掀起腥风血雨的伊米尔就是哈兰,要说这当中没有阿斯娜的刻意隐瞒和屏蔽阿斯洛才不信。


早知道哥哥会是这个反应的阿斯娜轻咳一声,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


毕竟当初伊米尔还是替身哈兰,阿斯洛和他关系多好都能解释为“培养默契、增进了解”;现在……呵呵,只会被diss为卖腐,何况伊米尔这几年一直活跃在荧屏前,咖位也早比阿斯洛高出一截了。


唉,真麻烦。


早知道就不该给阿斯洛接这部戏了。现在居然还要为除阿斯洛演技外的问题担心。


可当阿斯娜看见哪怕她拼命牵制住阿斯洛他还是不断往伊米尔那投去带着五分爱意三分难过一分愤怒一分惊喜的眼神时,就知道:这次公关,逃不了了。


TBC.






ANPEA_
审议会上的设…(之前发现有处没...

审议会上的设…(之前发现有处没上色就又重发了一下(。

审议会上的设…(之前发现有处没上色就又重发了一下(。

一朵小番茄

【哈洛】三年(4)



  时间像是过去了很久,阿斯洛坐在靠近窗边的藤椅上,眼底有一小片迷茫和思索。


  距自己被哈兰带回来已经约半月了,除了那天的一吻即离,这两天哈兰他便一直再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两人的话很少,几乎没什么交流的机会。


  不过自己还是一如当年地被精心对待着,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床边被整理齐全的衣物,餐桌上仍旧精美的珍馐,每晚睡前的一杯热牛奶也从未断过。


  阿斯洛记得他是喜欢牛奶味道的,但是入口后却没有什么喜欢的感觉,甚至有点反感……


  相比牛奶,波波树汁应该会更好喝些吧。


  歪头思考的少年眼底像是迷雾笼罩,静静地望着窗外,落在他人眼中便成了一种...



  时间像是过去了很久,阿斯洛坐在靠近窗边的藤椅上,眼底有一小片迷茫和思索。



  距自己被哈兰带回来已经约半月了,除了那天的一吻即离,这两天哈兰他便一直再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两人的话很少,几乎没什么交流的机会。



  不过自己还是一如当年地被精心对待着,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床边被整理齐全的衣物,餐桌上仍旧精美的珍馐,每晚睡前的一杯热牛奶也从未断过。




  阿斯洛记得他是喜欢牛奶味道的,但是入口后却没有什么喜欢的感觉,甚至有点反感……




  相比牛奶,波波树汁应该会更好喝些吧。




  歪头思考的少年眼底像是迷雾笼罩,静静地望着窗外,落在他人眼中便成了一种缭绕不去的悲伤落寞。



  伊米尔从微敞的门隙中定定地看着,忽而伸手推门而入,快步上前,将少年轻拥入怀,阴影笼罩,少年像是被突然惊到般抬头,眼中惶惶不安。




  “哈兰……你…你来了……”



  “…想出去么?我带你出去。”



  果然啊,自己还是不舍,不舍让本该自由遨游天际的幼鹰像金丝雀般囚于一隅。




  听到可以出去的阿斯洛眼里升起惊喜,眉眼微扬,“真的可以吗?”



  听到可以和哈兰一起出去,阿斯洛有些期待,又伴着些许紧张,一想到这位陪着他长大之人曾对他表现出的情感,这是自己之前从未想过的,亦是不知如何回应的。




  伊米尔点头,怀抱少年的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气,似是永不解开的执念。




  窗外费力伸来的阳光透过阿斯洛的发梢,是几近透明的颜色。

  


  

  —————————————


  

  

  漫漫黄沙,亚萨永冬交界。




  “西兰花,你之前是不是在永冬捡了个宝贝,给我看看呗。”




  身形样貌都被隐在黑色衣袍中的人对身边人开口,青年的音色,稍显别扭的永冬语。




  “啊,被我送去亚萨了,大概现在……你见不到了。”




  旁边那被称作西兰花的白发人停住脚步,狭长眼眸瞧了他一眼,拢拢自己被风吹皱的衣襟。




  “怎么这样啊,听说那是个珍宝呐,西兰花你没有兴趣吗?”




  “送出去才更有意思。”




  “……西兰花你又变态了。”





  “还有,再喊我西兰花,以后牛奶就没有了。”



  “牛奶不可以没有!!!”



  那人被触到底线似的,像只炸毛的猫,金色发丝从黑色兜帽中漏出一丝。

  



长夜无光:预备补夏目
阿斯洛: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好朋...

阿斯洛: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好朋友啦!
伊米尔:诶,嗯……?
阿斯娜:(笑眯眯不语)
伊娅:哥哥!

平行世界的伊利亚斯幼儿园
放心这是刀子的前奏

阿斯洛: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好朋友啦!
伊米尔:诶,嗯……?
阿斯娜:(笑眯眯不语)
伊娅:哥哥!

平行世界的伊利亚斯幼儿园
放心这是刀子的前奏

一粒板栗。

[洛哈]给予我亲吻

@剑饮山河。 同居三十题2的后续……首先非常感谢夸赞!但毕竟是子博客那就只能这么回复了……把原先甜甜的气氛写得这么烂很抱歉……!


回家的路上哈兰仍然没能从刚才甜蜜的吻反应过来,本就少话的他变得愈加沉默,阿斯洛不知为何也板着脸,如果忽视哈兰通红的脸,俩人看起来就像刚吵完架的……情侣。


集市仍然人山人海,因此也就没人注意他们。若放在平时,兴许还要指指点点几句。阿斯洛和哈兰乐得清净,所以也就有意往人多的地方挤挤,可等到无论如何都走不动时,他们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到人群中心了。


“这里怎么了?”哈兰终于开口说话。


阿斯洛突然就梗住了,一句话卡在喉咙里就是发不出声,让他显得更...

@剑饮山河。 同居三十题2的后续……首先非常感谢夸赞!但毕竟是子博客那就只能这么回复了……把原先甜甜的气氛写得这么烂很抱歉……!


回家的路上哈兰仍然没能从刚才甜蜜的吻反应过来,本就少话的他变得愈加沉默,阿斯洛不知为何也板着脸,如果忽视哈兰通红的脸,俩人看起来就像刚吵完架的……情侣。


集市仍然人山人海,因此也就没人注意他们。若放在平时,兴许还要指指点点几句。阿斯洛和哈兰乐得清净,所以也就有意往人多的地方挤挤,可等到无论如何都走不动时,他们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到人群中心了。


“这里怎么了?”哈兰终于开口说话。


阿斯洛突然就梗住了,一句话卡在喉咙里就是发不出声,让他显得更加怪异。最终在犹豫说和不说之间,他还是选择了后者。


“今天是我们亚萨的情人节。”


哈兰轻轻点头。


“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许多商人和店铺进行促销活动,因此购物的人非常多。”


哈兰依旧点头。


“但是吧,”阿斯洛的目光变得闪烁起来,“无论商品有多实惠,歌舞有多热闹,今天最主要的活动还是那个……接吻。”


哈兰本来还想点头,可在头低下去的那一瞬间他反应过来,于是迅速露出疑惑的表情看向阿斯洛。主要活动是接吻……什么意思?


阿斯洛显然预料到哈兰的的不解。毕竟永冬不像亚萨那样多情,他们的子民自然没有那么浪漫……或者说是……夸张。


“无论是哪对情侣,只要他们在今天当着众人接吻,就会收到满满的祝福和礼物。”阿斯洛指着人群,对哈兰解释道:“所以大家都围在这里……嗯……”阿斯洛不知如何形容,只好轻轻点了点他自己的唇。


哈兰被这充满暗示意外的动作逗得想起刚才的吻,脸一红,只好转过头去看阿斯洛手指着的方向。恰巧一对同性情侣正在深情地拥吻,气氛旖旎暧昧到隔着这么多人哈兰都能有所感觉。


“走。”哈兰正看着,突然被阿斯洛扯着手挤进人群,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好任由他去。虽然还没能理解现在的情况,但哈兰仍能感觉到他们站在人群中心时,喧闹声有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热闹。欢呼声、拍手声不断。


哈兰并不习惯被这么多人近距离围着看,便悄悄拉动阿斯洛的衣角,也不管平时的尊卑礼仪,俯在他耳边小声问:“王子,您想做什么?”


阿斯洛却答非所问:“紧张吗?”说完也不给哈兰反应的时间,捧着哈兰的脸就直接吻下去。


周围的声音顿时升到最大分贝。


但哈兰早已经顾不上旁人了。他只看到阿斯洛的脸俯下,后颈被穿过发丝的手按住,然后唇便碰上某个柔软的物体。哈兰立即呆住,不知所措地望着阿斯洛的眼眸,里面盛满的柔情让他有些害羞,只好选择阖上。唇瓣被人轻轻含住、舔舐。随着吻的深入,心跳也慢慢加快,哈兰不自觉双手搭上阿斯洛的腰,主动迎合他的吻,麻麻的触电感便从唇瓣传了过来。


我希望我们的爱情能得到祝福。亲得迷迷糊糊中,哈兰似乎听到阿斯洛的声音响起。


于是他满意地笑了,像只偷腥的猫,在心里默默说:


我也是。


桐木萧萧
我就……悄悄地打ed的tag,...

我就……悄悄地打ed的tag,你们什么都没看见(当然,不可能被选上的)

我就……悄悄地打ed的tag,你们什么都没看见(当然,不可能被选上的)

一只呱呱呱太

离开后发现越来越像你
简直看成哭包

离开后发现越来越像你
简直看成哭包

好想约稿啊
是之前的图0V0 是用手机画的...

是之前的图0V0

是用手机画的啊(因为没有电脑

希望官爸可以看到


(画的这么丑真的可以吗


是之前的图0V0

是用手机画的啊(因为没有电脑

希望官爸可以看到




(画的这么丑真的可以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