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松

113.6万浏览    25983参与
盛夏花间词

【自设定】mafia松paro

#一部剧场版拉回松沼

#Kala中心,全员关注设定

#今天的我也是空松girl!

【教父】小松

二十二岁,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家庭背景,特别擅长一对多的干架方式。

表面随性洒脱甚至有点玩世不恭,实际深沉难以捉摸,不怀好意接近自己兄弟的人无一例外都会人间蒸发。

对弟组三人更有责任心,并不希望他们也卷入其中。

习惯穿着neet时期的卫衣,头顶挂着空松的旧墨镜。

女伴众多且更新频率极快,却不和任何一个人有多余的肢体接触。

少年时期和轻松、一松在同一所高中就读,因为忙于肃清校内势力而未能及时阻止坂口组对空松的伤害。出于愧疚,继任后格外关注和纵容空松的行为。

“我可是他唯一的哥哥...

#一部剧场版拉回松沼

#Kala中心,全员关注设定

#今天的我也是空松girl!





【教父】小松

二十二岁,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家庭背景,特别擅长一对多的干架方式。

表面随性洒脱甚至有点玩世不恭,实际深沉难以捉摸,不怀好意接近自己兄弟的人无一例外都会人间蒸发。

对弟组三人更有责任心,并不希望他们也卷入其中。

习惯穿着neet时期的卫衣,头顶挂着空松的旧墨镜。

女伴众多且更新频率极快,却不和任何一个人有多余的肢体接触。

少年时期和轻松、一松在同一所高中就读,因为忙于肃清校内势力而未能及时阻止坂口组对空松的伤害。出于愧疚,继任后格外关注和纵容空松的行为。

“我可是他唯一的哥哥,帮他铺平道路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不悯】空松

二十二岁,最后一个知道自己的身份,左手手腕上有割腕的疤痕。

高中时期正义感强比较热血。心思细腻,对待女性尤其温柔。身份被探听到后被对手针对,为了保护椴松和十四松独自承受了长达两年的暴力行为和死亡威胁,导致性格剧变封闭内心。

沉默寡言,几乎没有表情波动。六子中的战斗力天花板,打架习惯一招制命。轻微洁癖,很讨厌血迹留在衣服上。

衣着上抛却了单纯用来搞笑的【痛系】要素,穿深蓝色的风衣外套,内搭黑色衬衫,不系前三颗纽扣但是挂着银白色的领带。

不再在意兄弟们对待自己的方式,依旧视其他五子为最重要的人,但对小松的态度要明显更苛刻一些。

“没什么事的话,不要来打扰我。”


【暴君】轻松

二十二岁,虽然是偶像宅但意外地对自荐枕席的女性态度冷漠,性格在兄组中表现得最为激烈。

高中时期就敏锐地发觉了小松在隐瞒一些事情,二人私下对伤害空松的组织不断进行追查,并在小松继任后直接进行了捣毁。

虽然时常颜艺但是内心十分理智冷静,协助小松维持着地下产业的正常运转。

因为需要处理文件而戴上了有防滑链的金丝眼镜,一般穿黑色西服,偶尔出门还会穿格子衬衫和牛仔裤。

十分在意弟组对自己的嫌弃,尤其是椴松吐槽他审美差劲的时候会立刻触发表情崩坏。

为数不多与【不悯】状态的空松还能进行交流的人,甚至偶尔还能纠正他的一些行为。

具有相当程度的常识,因而也在私下里经营一些正当的产业。

“比起追虚无缥缈的偶像,亲自养成不是更有趣吗?”



【罪业】松野一松

二十二岁,和小松几乎同时期了解身份,但拒绝接受自己是mafia的事实,于是在高中伪装现充试图成为一个正常人,但是依旧被一些毫无同理心的人伤害。

在毕业后就主动跟着小松和轻松四处干架,收到的保护费一般都用来买猫粮。

和十四松关系密切,在负责的区域内遇见不守规矩的人抖S的一面会表现得非常明显,时常会做得有些过火。

在家中喜欢穿紫色的猫咪服,出门会换成不良的装束,还会用发胶刻意把头发竖起来。

知道了空松的经历后无法做到像以前一样无视他的存在,却也找不到和他交流的契机。

“果然还是去死吧,在这里的所有人。”



【原初】松野十四松

二十二岁,怪力少年,唯一一个从neet到mafia实现了无缝转换的人。

战斗力几乎可以和空松持平,喜欢用棒球棒,一般没有大场面的战斗不会被放出去。

对生命的意识淡泊,甚至很难认知到剥夺生命是一件罪恶的事。

仿佛有雷达一般能准确找到躲起来的一松,看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会抢回来送给哥哥们,轻松偶尔会超级无奈地摸摸他的头,小松也会陪着他一起打棒球。

唯一一个一直都好好叫空松“哥哥”的人。

平时会戴白色的棒球帽,穿着黄色的卫衣和运动裤。只有出门去打架的时候才会换上空松的高中校服。

“哥哥,我又赢了喔!”




【背德】松野椴松

二十二岁,倒数第二个明白自己身世的人。看到小松消息时正在联谊会上,险些就失手捏碎了手里的智能机。

比起打架更擅长用心理战术和情报战术瓦解对手的防线,最终让对手处于崩坏状态。

审美超级优秀,在轻松控股的娱乐公司中有着平面设计师的身份,因而能够借由娱乐圈的路径探听重要人物的丑闻和把柄。

很会和哥哥们撒娇,最后几乎都能达成自己的目的。

几乎没有重样的服饰,但一直都随身携带着空松高中时期送给他的粉色手机链。

“谈谈条件吧,是交出你的全部家产,还是……这只左手呢?”

zhi

突然想试着写文,于是出现了这种东西

突然想试着写文,于是出现了这种东西

zhi


太喜欢椴松了…mono大大的电子真是看哭我…一直都好想成为末子被爱着啊…感谢totti…我最喜欢你了…!


太喜欢椴松了…mono大大的电子真是看哭我…一直都好想成为末子被爱着啊…感谢totti…我最喜欢你了…!

いろいろ松

【松犬日记】12月1日~12月12日搬运翻译。

12月1日之前的部分可点击合集查看。


lofter只负责搬运和翻译,非官方账号。禁止转载到其他公开平台!

松犬官方网站:https://matsuinu.com/

我死了就是被18岁小狗可爱死的!


12月1日


12月2日


12月3日


12月4日


12月5日


12月6日


12月7日


12月8日


12月9日


12月10日


12月11日


12月12日


12月1日之前的部分可点击合集查看。


lofter只负责搬运和翻译,非官方账号。禁止转载到其他公开平台!

松犬官方网站:https://matsuinu.com/

我死了就是被18岁小狗可爱死的!


12月1日





12月2日






12月3日






12月4日





12月5日




12月6日




12月7日




12月8日




12月9日




12月10日




12月11日




12月12日





-松鼠-

快考试了偷偷画偷偷拍x小动物越画越喜欢结果停不下来了👏椴为主没啥cp向
就p1微兄トド(咱不知道是谁咱也不敢问)
p2好说话的次男
p3食肉目
p4都有小铃铛
p5食草目的小尾巴
p6弟组的拍头
后面摸鱼 和我(不是)

(最后私心球球有没有美丽同担扩列我想扩扩椴妈一起聊椴椴😭) ​​​

快考试了偷偷画偷偷拍x小动物越画越喜欢结果停不下来了👏椴为主没啥cp向
就p1微兄トド(咱不知道是谁咱也不敢问)
p2好说话的次男
p3食肉目
p4都有小铃铛
p5食草目的小尾巴
p6弟组的拍头
后面摸鱼 和我(不是)

(最后私心球球有没有美丽同担扩列我想扩扩椴妈一起聊椴椴😭) ​​​

七海叶望

[阿松][长兄松] 上帝的赠礼《上》(OSOヒラ)

※おそカラ,OSOxヒラ(乐团主唱x上班族)衍生,中篇未完待续

「カラ松さん丶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

一脸憔悴看似疲惫不堪的消瘦男人抱着工事包有点无奈地看着挡在自家门前打扮时髦的青年,对方手上拿着热腾腾的便当在唇边绽放出一抹能让现今成千上万的少女尖叫的灿烂笑容并朝他告白,他不加思索地下意识直接回道:「……不要。」

「嗯,没关系。明天晚上我们有LIVE,後天我会再来的。」青年微垂下眼,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麽回答,「啊,至少收下这个便当吧?就算再怎麽想睡也还是要好好吃饭,カラ松さん这麽瘦实在让我很担心,如果カラ松さん不好好吃饭的话搞不好我会担心到明天的LIVE都唱不下去…」

「…我知道了,我会吃的。」听到...

※おそカラ,OSOxヒラ(乐团主唱x上班族)衍生,中篇未完待续


「カラ松さん丶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

一脸憔悴看似疲惫不堪的消瘦男人抱着工事包有点无奈地看着挡在自家门前打扮时髦的青年,对方手上拿着热腾腾的便当在唇边绽放出一抹能让现今成千上万的少女尖叫的灿烂笑容并朝他告白,他不加思索地下意识直接回道:「……不要。」

「嗯,没关系。明天晚上我们有LIVE,後天我会再来的。」青年微垂下眼,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麽回答,「啊,至少收下这个便当吧?就算再怎麽想睡也还是要好好吃饭,カラ松さん这麽瘦实在让我很担心,如果カラ松さん不好好吃饭的话搞不好我会担心到明天的LIVE都唱不下去…」

「…我知道了,我会吃的。」听到青年这麽说他只得乖乖收下对方递到眼前的便当。

「啊,那太好了。那麽我就不打扰カラ松さん休息了,後天见!」

他望着那个年轻人双手插在口袋里边哼着歌边慢步离开的样子,在要转身走下楼之前年轻人朝他的方向瞥了一眼,看到他仍然留在原地注视着他离去的模样那个年轻人似乎相当开心,他回过头朝自己用力挥了挥手还附加了一个跟刚才一模一样充满朝气的笑容给他,カラ松只好也举起手朝他挥手道别,青年嘿嘿笑着用手指揉了揉被低温给冻到有点发红的鼻子心满意足地走下楼消失在他的眼前。

カラ松叹了口气,提起装着便当的袋子看了看,唇边划起一抹微笑。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大门踩着有些不稳的步伐走了进去,将便当和公事包随手放在桌上後他疲倦的拉下领带再脱下外套挂在椅子上,接着在餐桌旁坐了下来拿过一旁的便当和筷子开始享用起离正常用餐时间已经过了很久的晚餐。
他夹起一块温热的炸鸡块放进嘴里,边在口中慢慢咀嚼品尝它的美妙滋味边想着他是在什麽时候告诉那个红发青年他喜欢吃炸鸡块这件事的?



「对你来说音乐是什麽呢?」

「是我一辈子的夥伴。我从小时候开始就很喜欢唱歌,常常跟着电视上的歌手和乐团们一起唱那些当下流行的曲子。有时候还因为晚上唱得太大声被我的爸妈骂呢。」

他回过神来抬起眼睛,看着电视上那个目前最受欢迎的乐团主唱与主持人侃侃而谈着。一时间他竟然想不起来他怎麽会在凌晨这个时间点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且平时他几乎不怎麽看电视的。当他回到家的时候通常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简单吃个晚餐再梳洗一下就会迅速钻入棉被之中了。像他这种每天工作忙碌到接近午夜时分才会回家的上班族,电视与其说是电视不如说更像是个大型摆饰品。

他定睛瞧着电视机里的那位年轻人,对方穿着有点夸张的服装,他的目光轻而易举地就被那些镶在衣服上与裤子上闪闪发光的配饰给吸住了好一会儿,除此之外那个男人还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上头当然也有一些浮夸的装饰替那顶帽子增添色彩。
然而真正夺人目光的部分,既不是华丽的服装也不是那顶帽子,而是那个年轻人端正的五官与那抹能让女孩们瞬间倾心的帅气笑容。

……难以相信眼前这位出现在电视萤幕上闪烁着光芒的年轻人直到几个小时前还跑到他家门口前拿着炸鸡便当向他告白。

「一开始只是因为我喜欢唱歌这回事,上了中学以後我开始认真看待它,我想要唱一辈子,我不想将时间花在我根本不喜欢的事上,例如读书或是像同年龄的人那样随便找份你并不那麽喜欢但是为了有零用钱去买最新的游戏而不得不去找份打工。」OSO率直地说,「於是我加入了社团,开始将大把的时间花在唱歌以及跟别人的合作练习上,那个时候的我满脑子只想着要怎麽把它唱的更好,除此之外没别的了。中学毕业之後我如愿以偿地组建了一支我理想中的乐团——就是现在我所待的乐团,再後来的事我想你们都知道了。」

「虽然我热爱音乐,但我还是得说音乐不是我的全部。音乐是我生活的重心,但它不是我的唯一。我仍旧需要有家人朋友支持着我,没有他们的话我是没办法继续走下去的。我也会希望能跟我喜欢的人一起谈一段很棒的恋爱,我们能够陪伴彼此渡过所有的重要节日。如果没有这些支撑着音乐这个重心的话,总有一天这个重心也会崩溃的——这件事我也是直到最近才明白。」当电视中的那个年轻人突然停顿下来并垂下眼微微勾起一抹带有复杂情绪的淡笑时,与此同时坐在电视机前面的他就像被什麽电流给触到了一般抖了一下。

「过去我在追求我心里对音乐的要求的过程中漠视了很多东西,以为自己足够坚强独立,即使一个人也无所谓。但最近我发现到过去那样是不够的。就像一个诗人如果读的书不够多就没办法写出一首好诗一样,如果一个歌手看得不够多丶体会到的感情不够深,是没办法唱出一首能打动人心的好曲子的。但是这并不是说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成就我的音乐,他们的存在支撑着我,也为我的音乐带来了更多更丰富的色彩。」

カラ松抿紧着嘴唇,电视机里的年轻人仍然继续用好听的嗓音和节目主持人一来一往地谈话着,两个男人的声音交替着从电视里流泄而出,但他已经没有心情再去理解他们到底说了什麽。

如果说给别人听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话吧。时下知名度最高丶最具人气和话题性的帅气乐团主唱居然会对像他这种外表并不特别出众丶也没有什麽好向人炫耀的特点的社畜上班族感兴趣——不要说其他人了,这件事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敢相信。

那个年轻人是怎麽认识他的?为什麽一直口口声声地说喜欢他?还是他对那个人做了什麽事只是他不记得罢了?
他想不清楚也搞不明白,关於他们是如何认识的,那个年轻人又是在什麽时候喜欢上他的,他完全摸不着头绪。

大概在两个月前,当他像往常一样搭着最後一班电车身体疲惫地回到他所住的屋龄老旧的公寓後,他走上二楼往他的租屋房间迈着步伐时,他注意到在他的房间门口前有一抹身影在黑暗中载浮载沉,他不解地停下脚步想看清楚是谁会在大半夜里等着他,随着时间缓慢的流逝微弱的月光渐渐变得越加明亮,那张年轻帅气的侧脸与无法遮掩的气势与光芒让他大吃了一惊。

眼前这位背後倚靠着栏杆丶双手交叉着以随兴的站姿等待他的年轻人他曾经在各大媒体上看过他——报章杂志丶广告看板丶电视节目丶广播节目丶还有周围人们的话题中心,就连像他这种平时根本没空关心娱乐圈和歌手团体的一般上班族都知道那个在这两三年内迅速窜起的超人气乐团,六位团员都有相当高的知名度与人气,其中又以乐团主唱OSO的名声最为响亮。

为什麽像OSO君那样有名的人会跑来这种完全与他不相衬的破旧公寓?而且看起来好像是来找他的?他可不记得自己是在什麽时候什麽地方什麽情况下认识到像他那种大名人。

他站着原地僵硬了好一会儿後又继续踏着不急不徐地步伐往前走,他想自己一定是太累了才会看到幻觉,一个全国上下都知名的乐团主唱没事怎麽可能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呢。没想到他终於疲累到连幻觉还是现实都分不清楚了啊——……

但几秒後那个幻觉动了起来并走到他前面拿出一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玫瑰花对他告白,面对那抹无懈可击的完美微笑,他只是有点疲惫地看着那个幻觉几秒後就不发一语地转身打开房门走进去。

直到转天晚上,当他又在家门口前发现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後他才知道那不是幻觉。
然後过了一个月後他才相信那个年轻人的告白是认真的,既不是在玩什麽整人节目也不是在捉弄他,而是真的想跟他交往。

但是纵然OSO君的心意是真的,他也想不到什麽理由要接受那个年轻人的告白。
他对OSO君……算得上是喜欢吗?虽然他对那个年轻人没有什麽讨厌或抵触的情绪,但要说是喜欢好像也有哪里不太对劲。
他对OSO君根本不了解,那个人对他来说就只是一个很受大众欢迎的歌手罢了,对於一个陌生人又要从何谈起什麽喜欢还是讨厌呢?

何况对方还是个男人,就算他是个有着好看的外貌且家喻户晓的乐团主唱,他也无法就因为这样轻易接受一个男人的告白。至於跟对方交往什麽的那更是天方夜谭。
像OSO君那样年轻又英俊丶才华洋溢的男人应该要跟一个与他匹配的女孩子交往,而不是像他这种平凡人。此外他也没兴趣成为大家茶馀饭後的话题中心之一。

カラ松伸手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站起身准备去梳洗一下然後就寝。
刚刚OSO君在电视节目上所说的他想跟喜欢的人一起谈一段很棒的恋爱这段话不知道为什麽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响着,那个年轻人在说那段话时的表情丶一举一动丶隐藏在那双生动眼睛里的每一个细微变化他都记得非常清楚。
即使他对OSO君的了解并不深,根据这些日子他所接触到的OSO君来说他也知道那个人绝对是个好男人兼好情人。

能够跟那样的人交往的话一定会非常非常幸福吧——……

他的脸上不自觉地浮起一抹带着些许寂寞的微笑,踏入浴厕之中准备迎接他平凡无奇的一天的结束。




To Be Continued……

-----╳-----

後记:
这篇其实沉睡在我的草稿箱里大概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了(殴
前两天突然翻到这篇写到一半的文章,想到1212日又快要到了就想说把这篇继续写完当作1212长兄之日的庆贺文(虽然还是没写完
另外其实我已经好几个月以上都没写文了,差点都忘了要怎麽写文XDDD
久违的长兄文希望大家都能看的开心!ヾ(*´∀ ˋ*)ノ
 

人口亦
我。肝完了。()

我。肝完了。()

我。肝完了。()

EchoFlower Productions
I don't need to...

I don't need to blame anything about the reality...

I don't need to blame anything about the reality...

年年彩彩

きょんおそつめ (完)

作者:寝ろ@低低速中  

p站主页: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880943

⚠️授权漢化,一切無端轉載禁止🚫,商用禁止🈲️,請尊重原作者的權利🙏


說起來 大家沒有注意到送箱子過來的「叔叔」嘛

きょんおそつめ (完)

作者:寝ろ@低低速中  

p站主页: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880943

⚠️授权漢化,一切無端轉載禁止🚫,商用禁止🈲️,請尊重原作者的權利🙏


說起來 大家沒有注意到送箱子過來的「叔叔」嘛

七味
想起之前画的沙雕图

想起之前画的沙雕图

想起之前画的沙雕图

萧林
#阿松##一松#新的手绘板到了...

#阿松##一松#
新的手绘板到了,临摹的一松/
我果然还是喜欢ichi/

#阿松##一松#
新的手绘板到了,临摹的一松/
我果然还是喜欢ichi/

🌚今天吃柠檬了吗?🌝

【色松/124修罗场】第二人生(五)

    主要以一松的视角,讲述六子和动漫里不一样的第二种人生,会参考原著设定和剧场版设定,可能会有ooc请谅解(⑉°з°)-♡

                   05

         自从小松出事过后,几乎整整一个暑假我们全家每天都会去派出所打听情况,我们五兄弟更是每天都在街头巷角发

    主要以一松的视角,讲述六子和动漫里不一样的第二种人生,会参考原著设定和剧场版设定,可能会有ooc请谅解(⑉°з°)-♡

                   05

         自从小松出事过后,几乎整整一个暑假我们全家每天都会去派出所打听情况,我们五兄弟更是每天都在街头巷角发着寻人启事,或者四处打听有没有松野小松的消息。但是,忙了整整一个暑假,都没有任何进展。暑假很快就要过去了,记得暑假最后一天,妈妈抱着我们五兄弟大哭了起来,这是从小松失踪过后,妈妈第一次哭了出来。从那以后,松野小松,这个人,彻底的从我们的生命里消失了,他就像一个伤疤,谁也不愿意去揭开,从那以后这个名字就一直没有被任何兄弟提起过。

          我们如愿上了初中,这一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五兄弟选择了不同的初中,锻松和十四松选择了离家比较近的三中,轻松则是选择了教学资源最丰富的一中,一松选择了唯一一个学校后面有后山的十三中,空松则也是选择了十三中,就这样我们五兄弟第一次离开了彼此,开始了一种互不干扰的生活。或许就是这样,没有了大哥的我们,确实像一盘散沙,从前的我们都太依赖小松了,这一次或许也是一个机会吧。话说那个臭松为什么要跟我选同一所学校啊……一松这样想着,但是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虽然学校分开了,班级也都不一样,但是其实每一所之间的距离也都不远,几乎是步行二十分钟左右的距离。就这样,九月一号如期而至,而我们也各自踏上了征程。

          由于十三中离家相对是最远的,步行大概要40多分钟,为了防止迟到,家里给一松和空松买了一辆自行车以方便回家。开学第一天轻松拖着大包小包的资料独自前往了一中,十四松和totti则一起去三中。自从小松那件事情之后,轻松明显和家里兄弟沟通变少,尤其是空松。轻松仿佛在赌气一样报了一个尖子生云集的学校,但是其实自己并不是很优秀,也不是很喜欢那种拼命上劲的生活方式。并且轻松是兄弟里面唯一一个选择了住校生活的,明明离家也不远,却偏偏选择了远离父母,远离兄弟。

            轻松离开家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只有早起上厕所的一松来送了轻松出门,〔你,真的不回来吗?〕站在门口一松问到,轻松沉默了一会,他手摸着门框,“因为……我不想在家里待下去了……从那个事情发生以后几乎明天晚上都在做噩梦,呆在这个家里,我仿佛还能看见那天残留在这个家里的血迹,从我们睡觉的被子下面渗透出来,将我吞噬”。轻松慢慢的回头看向一松,“呐,一松,你们为什么能那样平静的接受这个现实?还是说你们根本就遗忘了……”

           〔轻松……不要〕,一松试图打断轻松的话,“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能够轻易忘记松野小松这个人的存在!为什么你们能这么坦然的接受这个事实!”

            〔轻松!〕一松冲着轻松吼道,但随后意识到其他人还在睡觉随即降低了声音,〔因为我们相信,松野小松还活着,我,十四松,totti,空松都是这么相信着……〕

             “相信?那你们为什么才找了两个月就放弃找了?安然自得的去上学,假装没有松野小松这个人,小松哥哥在你们心中就这么廉价吗?”轻松苦笑着看着一松,“哼,空松,要不是空松当时没有保护好小松,现在小松哥哥还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现在他却像大哥一样,哼,恐怕在空松心里早就期待着这么一天他自己取代……”

             还没等话说完,一松的拳头就挥在了轻松的脸上,轻松被打的坐在了地上,一松轻轻的关上家里的门,蹲在轻松面前〔你要表达你怎样思念小松那随便你,但是如果你再这样想当然的污蔑臭松的话,我一定会揍你……〕坐在地上的轻松捂着刚刚被揍的脸,视线渐渐被水汽模糊,他生气的用头撞了一松,一松也坐在了地上。轻松抓着一松的衣领冲着一松吼着,带着微微的哭腔,

          “我知道啊!我知道的!我不管空松哥哥的错……但是,但是如果不这么想的话……我,我就会更加自责……为什么,为什么那天我没有在家,可能要是那天我没有去上课,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小松哥哥他……”轻松抓着一松领口的手微微颤抖 ,一松轻轻的拍着轻松的头。曙光慢慢出现在地平线上,轻松擦了擦鼻涕,轻轻的说一声我要走了,然后从地上起来,拎起自己的行李,消失在马路的转角。

           一松就这样看着轻松越走越远,他渐渐明白了轻松要报一中的理由了,刚刚放暑假的时候,小松哥哥曾经问过轻松的初中志愿,轻松当时说的就是一中,那时候我们都在吐槽轻松的自我意识过高,只有小松哥哥说了一句:

           认真是好事啊,像这样一直以来都认真努力的轻松,哥哥我还蛮喜欢的。

          可能就是冲着大哥的这句话,轻松才下定决心报名一中的,而且,虽然他们两个在平时总是拌嘴,但是他们两个无疑是家里关系最好的。没有小松哥哥的家……对你来说就没有什么留恋了吗?轻松哥哥……

          回去之后,没有过多久,家里的闹钟就响了,兄弟们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温暖的被窝。一松将自己所在被子里,搞什么啊,我才刚刚回被窝没多久啊……一松在被子里吐槽,旁边的空松轻轻的晃了晃一松,“一松,一松,该起来了,不然上学要迟到了”,〔知道了,吵死了臭松!〕被子里的一松白了一眼空松,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最终无奈的坐了起来,啊……好想变成一只猫啊。每次起床的那一瞬间,一松无数次幻想自己变成了一只猫,并且无数次思考自己为什么要醒来。

          穿好衣服,嘴里叼着面包,穿好鞋子走到门口,看见空松正在给自行车打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松问道〔我们俩以后要一起骑这一辆自行车去上学吗?〕空松停下来手里的活,微笑的看着一松“因为家里暂且没发买第二辆车啊,一松就将就一下吧,我来蹬车就好,一松坐在我后面”。

           不不不是这个问题吧!我要和空松一起坐在一辆自行车上上下学?不要开玩笑了,去死吧,死也不要,倒不如去死吧,牙白啊……“一松,走吧”,空松的叫喊打断了一松的碎碎念。抬起头看见空松正骑在车上,后座的位置已经给自己空了出来。

          没办法了吗……一松很不情愿的坐了上去,空松轻轻一蹬,自行车便飞快的向前驶去。一松因为惯性掉下去,下意识的一松抓紧了空松腰,但是因为有点尴尬就只抓紧了腰上的衣服。“一松,抓紧我,下面的路可要转弯了”空松提醒着后面的一松,〔嘁,知道了,啰嗦死了臭松!〕一松双手环抱着空松的腰,不得不惊叹,空松这家伙的腰真的很细。虽然有同样的脸但是空松这家伙的身材是真的好。一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一松的脸突然红了起来,随后又被自己这一龌龊的思想气到,忍不住狠狠的拧了一下空松。

           在前面骑车的空松被一松这一拧吓得差点撞到路边的柱子上,“诶诶!一松怎么了?好危险啊,不要突然这样啦……”

          〔闭嘴臭松!看你不爽……〕“诶?态度还这么强硬?”两滴委屈的眼泪挂在空松的眼角,一松坐在后面偷偷的笑,果然最喜欢欺负臭松了。很快,他们两到学校了。

             空松被分配到了2班,而一松则是15班,两个人之间搁着三楼,但是每次一松在上课上厕所的时候总是会偷偷跑到2班窗口去偷看一眼空松。有时候上课在打瞌睡,有时候则是盯着窗外发呆,有时候在认真记笔记,有时候则是在课本上乱涂乱画。那个笨蛋……每一次一松总是会轻轻的扬起嘴角感叹一句,然后心满意足的去上厕所。

            像这样平静的上课时光总是过的很快,转眼间就要到初二了,空松也在班上结交了很多朋友,一松倒是没有多少。可能因为交到了朋友,空松变得比以前外向了,有的时候甚至会有一些中二满满的发言,可能是奇怪的杂志看多了吧……

          这一天回去的很晚,天都快要黑了,因为一松考试没有及格所以被留下来补习到很晚。结果一松出来看见门口只有一辆自行车,和靠在车旁边的空松。“哟,一松,在这里。”空松冲着一松挥手,本来周围就只剩你一个了,怎么可能看不见吗……一松嘟囔着加快了脚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秋天的夜晚温度下降了很多,空松空松将自己的外套递给了坐在后面的一松,〔你不冷吗?〕一松看了看面前的外套,“啊,我都骑出一身汗了,一点也不冷,你穿上吧,要是我可爱的弟弟感冒了,我可是会伤心的~و✧”说完空松回头做了一个闪亮的wink~✧

         〔噫,快住手,好好看前面你这个笨蛋,恶心死了,也不知道又是跟哪个杂志上学的……〕一松吐槽到,随即披上了空松的外套,有股淡淡的香气,是空松的味道,一松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松这个家伙从小到大都是那么的温柔,总是为兄弟着想,就像那时候一样。想到这里,一松轻轻的掀起空松的裤脚,他想起来自己害空松掉到水沟里,害的空松缝了好多针。掀开裤脚,发现空松腿上仍然有一道浅浅的伤痕。一松抚摸着那道疤痕,空松察觉到了异常,“怎么了吗?一松?”

              一松并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他问到〔疼吗?〕空松愣了一下“你说这道疤啊?早就不疼了,多早之前的事情了”,一松沉默了一会,〔你那时候为什么没有说是我推的……〕

             “哈?一松你在说什么?这明明是我自己掉下去的你忘了吗?而且你可是我可爱的弟弟啊,再怎么样我也不会怪你的一松”。〔所以说……你这么谦让我,就只是因为我是你弟弟?〕一松追问到,空松放慢了速度“不只是这样啊,因为一松对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所以即使不是兄弟,是朋友,我也会一样对你好啊,倒是一松你今天好奇怪啊…”

             我奇怪?是啊,今天的我是很奇怪,一松紧紧的抓着空松的衣服,〔那……你对小松哥哥又是怎样的感情呢?〕嗞……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呲呲的声音,空松慢慢停了下来,秋风呼啸而过,带走了地上的几片叶子。

           “为什么……为什么要提起那个名字?”空松背对着一松,一松坐在后座上低着头,〔如果你对于我是你的弟弟,你才对我这么温柔,那小松哥哥呢?〕牙白,为什么还要提起这个名字,明明知道这是空松的伤疤为什么还非要揭开,一松的大脑一片空白,现在他真想就当自己没有说过,但是这种强烈的感情让他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一松一直以来都很羡慕空松对于小松的那种无条件的信任和依赖,他知道自从小松消失空松这个家伙都在默默忍耐,他多想空松能像信任小松一样信任自己。

          一年里面无数个晚上独处的上下学,空松这个家伙都在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逗自己开心,平时的烦恼什么的几乎是闭口不谈,为什么,我也能像小松一样为你分担痛苦啊,为什么……

          坐在后座的一松突然起身,将空松拽到旁边的墙上,自行车因为失去支撑而倒在了地上,轮子还在缓慢的转动,发出吱吱的声音。一松将头抵在空松的胸前,双手将空松抵在墙上,空松被一松这一举动吓着了,过了好半天才疑惑的叫了一声一松的名字。

         〔回答我……〕一松略带哭腔的对空松诉说着,“一松……”空松突然抱住了怀里的人,一松突然炸毛,〔你你你干什么!〕“因为,一松你在哭啊……”空松心疼的抹去一松眼角的眼泪,“我说过吧,一松对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是任何人都不能代替的,所以,不要在闹别扭了好吗?”空松轻轻的抚摸着一松的头,“大哥的突然离去确实会让我很伤心,但是我自己还能扛得住,不用担心,谢谢你一松。果然,一松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嘁……骗子〕一松背过脸去,不想让空松看见自己脸红的表情。空松伸手去扶车,刚准备骑上去,一松就抢先夺过车把,〔这次让我骑试试,一直都想试一次来着〕。“诶?真的没关系吗一松……”〔少废话快点坐到后面去。〕

             一松发誓,这是他一生中最失败的尝试之一,才骑过一条街一松就已经气喘吁吁,空松无数次提醒他要不要换自己来,但是都被一松吼了,无奈之下空松只能一脸担心的看着一松哼哧哼哧的骑着。最终在到达第二条街的一半路程的时候换成了空松。理由是,可能照着一松这速度到家可能要明天早上了。然而一松却认为是空松太重了所以都是空松的错,没错,都是臭松的错!

            就这样平静的时光延续到了初三,学校里也渐渐有了快要中考的气氛,但是这也仅限于比较好的学校,五兄弟中可能只有轻松有这种感觉。自从上了一中之后,轻松基本上很少回家,刚开始一星期回家一次,到后来一个月一次,现在更是以中考为由,决定这初三一年都不回家。为此轻松和兄弟们大吵了一架,其中吵的最狠的当然是和空松。

            准备走这一天,轻松在二楼收拾行李,毕竟这次要一年,要多准备一些日用品。“一定要一年才回来吗?”空松站在门口看着轻松,[嗯,因为每一次回来都很浪费时间]。“你觉得和我们待在一起是浪费时间?”空松反问到,轻松停下手里的活,[难道不是吗?我和你们可不一样,我有远大的目标,和你们这些混日子的是不一样的]。“那你为什么每次回来都会带一身伤?”空松盯着被轻松藏在袖子低下的伤痕。

           被发现了?轻松心里想着,条件反射的拽了拽自己的袖子,[这和你没关系!]轻松用力的盖上行李箱,拉上拉链,走到空松靠的门槛边缘,[让开]

空松看着他没有说话,[如果是小松哥哥,他会支持我的…]

            “如果是小松哥哥他更不可能让你走!”空松瞪着眼前的轻松,[哈?你说什么?你以为这个家里谁最了解小松哥哥?你以为他现在不在了你就可以以长男的身份命令我了?不要开玩笑了!]说完轻松狠狠的用手里的书扇了空松,空松的脸上瞬间有了一片红印,轻松看也不看空松,直直的拖着行李箱走了。走到门口,十四松和锻松拦住了他。

         “轻松哥哥真的以后都不回来了吗?”十四松抱着轻松问到,[至少这一年是这样的],轻松摸着十四松的头说到。“不要啊,每星期都回来嘛尼桑!实在不行一个月也行啊尼桑!”十四松流着泪紧紧的抱着轻松,[抱歉啊,十四松,我要努力,实现我的目标,这样,这样……]在天上的小松哥哥也能为我感到高兴吧……

       即使不能传达到,至少等到我死后,在天上遇见小松哥哥,也能骄傲的跟他好好炫耀一番吧

        

            

Maple

今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是双倍长兄日呢…!( ̀⌄ ́)

大电影长兄元素超多 截了一对儿炸毛www

学习超~级~忙~到近期才有时间画完

大哥二哥实在是太美好了 ˘̩̩̩ε˘̩ƪ

今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是双倍长兄日呢…!( ̀⌄ ́)

大电影长兄元素超多 截了一对儿炸毛www

学习超~级~忙~到近期才有时间画完

大哥二哥实在是太美好了 ˘̩̩̩ε˘̩ƪ  
年年彩彩

きょんおそつめ (3)

作者:寝ろ@低低速中  

p站主页: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880943

⚠️授权漢化,一切無端轉載禁止🚫,商用禁止🈲️,請尊重原作者的權利🙏


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热情已经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了…咳咳,还有一点儿第一章就结束了

きょんおそつめ (3)

作者:寝ろ@低低速中  

p站主页: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880943

⚠️授权漢化,一切無端轉載禁止🚫,商用禁止🈲️,請尊重原作者的權利🙏


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热情已经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了…咳咳,还有一点儿第一章就结束了

不吃黄瓜

哥哥不要哇,这个发言太牙掰了

哥哥不要哇,这个发言太牙掰了

方某quq

评论点梗(´..)

下方留言点梗

其实有超多梗想写但是总会鸽15551

所以希望你们点梗我可以激励自己赶紧写完

tag里面的cp可以随意点ww

可能是画也可能是文

请多关照!•͈ᴗ•͈

下方留言点梗

其实有超多梗想写但是总会鸽15551

所以希望你们点梗我可以激励自己赶紧写完

tag里面的cp可以随意点ww

可能是画也可能是文

请多关照!•͈ᴗ•͈


莫阿然

【推】消灭现充的rpg大作战!胜利方究竟是那一组呢?红松恶魔,年中暴君,筋肉天使。可以当游戏,手书,动画去看!
只能说快笑死我了!心疼kara,,,还有年中真的太……不剧透,自己去看吧
av3560084
https://b23.tv/av3560084/p3

【推】消灭现充的rpg大作战!胜利方究竟是那一组呢?红松恶魔,年中暴君,筋肉天使。可以当游戏,手书,动画去看!
只能说快笑死我了!心疼kara,,,还有年中真的太……不剧透,自己去看吧
av3560084
https://b23.tv/av3560084/p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