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毛是真的惨

   1参与
詹妮花

和一对情侣睡在同一节车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CP配对:Steve.Rogers x Bucky.Barnes 【盾冬】

角色设定:学生盾 X 学生冬

关键词:盾冬 校园向 伪知乎体 竹马青梅 今天也要欺负阿毛 一发完

简介:丘比特阿毛在线为您解答您的奇葩问题


*实名感谢 @綦.  提供素材,今天也要一起欺负阿毛呢❤!

*灵感来自几天前我真实的绿皮车旅程体验

*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和一对情侣睡在同一节车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花花想吃糖:如题。...

CP配对:Steve.Rogers x Bucky.Barnes 【盾冬】

角色设定:学生盾 X 学生冬

关键词:盾冬 校园向 伪知乎体 竹马青梅 今天也要欺负阿毛 一发完

简介:丘比特阿毛在线为您解答您的奇葩问题

 


*实名感谢 @綦.  提供素材,今天也要一起欺负阿毛呢❤!

*灵感来自几天前我真实的绿皮车旅程体验

*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和一对情侣睡在同一节车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花花想吃糖:如题。

 

679个回答    (默认排序)

 

有翅膀的人不一定是丘比特(我是一只自由翱翔的鹰  恋爱学家  单身主义者):

(188人赞同了这个答案)

 


很荣幸能回答您这个问题。对于这样光是听听都会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情况,我可以很肯定的向您保证,我对此不能说已经做到百毒不侵,但至少也是处之泰然了——是的,我每天都处于这种极端环境中,而question中提到的情况,我也亲身经历过。



(先让我把手帕拿出来再说,我现在流的泪都是当初投胎时脑子进的水......)



事情是这样的,我原本也是个积极向上的阳光小伙儿,除了女朋友之外应有尽有。当然,作为一名单身人士,在每年节假日我也会收到来自身边情侣的粉色泡泡,但我也只是出自人类本能性的酸一酸,羡慕羡慕,并没有感受到这个世界对单身狗的太大恶意。我有个好哥们儿,是高中的时候认识的,咱就先叫他小罗。小罗是位牛逼闪闪的大好青年,据说打小儿当着班干部长起来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至于相貌么,也就比我帅一点点 我也不懂什么彩虹屁的专业吹法,基本上,要我说,就和那博物馆里的古希腊雕像似的——要多硬朗有多硬朗,要多贵气有多贵气,是个人看了都要窜鼻血。本来吧,这小罗在我心中的形象是那种自带红歌进行曲的根红苗正的五好青年,他为人友善、勇敢沉稳,对谁都是一副“组织需要你,让我们共同实现美国梦”的表情。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有个校花叫小佩。那长腿,那相貌,就像从好莱坞黄金时代的老电影里蹦出来的女主角,喜欢她的男生也不多,差不多十个男生里头有九个吧。偏偏这小佩眼高气傲,谁都看不上,就喜欢小罗,诶,就喜欢他,就喜欢他,别人都劝她雨露均沾,可她偏不听啊偏不听啊。但是再看小罗,面对晚会上小佩的紧身复古二战风套裙制服,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要不是我是他哥们儿我还真以为他性冷淡。那个时候的我以为小罗是专心学习无心恋爱,或者是真就不感冒小佩怕伤了人姑娘的心,再或者就是个单身主义者。但无论从那个角度上说,小罗在我心中依旧是闪闪发亮的楷模形象,舔就完事儿了。



一直到我开开心心地和他一起踏入大学校园前,我心里头都是这样寻思的。但自从三年前那个宁静的夏天之后,我的人生便以丧尸追火车的速度朝着面目全非的方向飞驰而去了。



我在高中时代就听闻一个传说,说这小罗啊,一不是性冷淡,二不是独身主义,之所以对小佩保持着友好的距离,是因为他心里头已经有个人了。那人是他的青梅竹马,打小儿一块儿长起来的,结果差不多一年前他发小因为一些特殊情况移民到俄罗斯了,两个人就隔洋相望,谁也割舍不下谁。我当时死活不信,咱哥们儿咱还不了解?那是会被旧情困扰的人么?人不就应该大步往前进么?这么点儿小情还能有学习重要?更何况我在小罗书包笔盒储物柜床下笔筒里手机相册里都没看见那“竹马青梅”的身影,哪儿瞎扯的罗曼蒂克故事,电影看多了,吃饱了撑的。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那些地方没有那人的身影的,再问就是我会透视。)



回到三年前,我挺开心我能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在八月底学校组织了个游学旅行,把所有新生打乱分组,每组都会被派到一处公益点做社会实践。本来是个挺好的事,我也满怀期待地和本届校花小娜分到一组。想想看,绿皮长途车,卧铺,我和她对面而眠,我用含情脉脉的目光注视她,长夜寂静,我们四目相视,她被我的魅力所吸引,坠入爱河。我会在大学毕业后娶她,在夏威夷岛上举办婚礼,她穿着婚纱,我们要有三个宝宝,第一个孩子就叫纳特(娜特)威尔逊......咳,扯远了,我本来以为故事会像这样无比正常地发展下去,结果万万没想到,一位神秘人物出现在了我的生命中,如山崩地裂,如宇宙泵生,他本无意穿堂风,偏偏在我心里就像泥石流加上十级山洪。



难以忘记初次见他,一双风情熊猫眼。那天阳光明媚,小罗被学生会通知去面试,我被拜托帮他去学校一号大堂抽个号。在前去抽号的路上,我哼着小曲儿唱着歌,走着走着,迎面撞来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子。只见他两手提着行李箱,背上背着一个大包裹,阴郁地走在我前头。我作为一名道德感十足的好青年,主动走过去亲切地搭住他的肩膀询问他需不需要帮忙。只见他回眸一望,两只眼睛下头厚厚的黑眼圈,胡茬已经冒了一圈儿,棕色卷发随风飘扬。他朱唇轻启,缓缓吐出一个字:


“滚。”


(气哭,哽咽地擦眼泪)



您听听这说的可还是人话么?我好心去帮他,他让我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死磕到底!士可杀不可辱!我当时就很有男银气概地一挥手拦在了他面前,正气凌然地大喝一句:“你这人素质怎么这么差呢!”



他冷笑一声,回道:“关你屁事。”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我从未见过这样没有素质的人!我是号也不抽了,面子也不要了,拽着他就往政教处奔。结果万万没想到啊,这人居然还会点儿功夫,直接把我手腕朝里一拧,我都能听见我骨头脆弱的咔吧声。(当然最后他还是没把我怎样哈哈哈)



“莫挨我!”他把我的手一甩,这时已经有一批过来抽号的吃瓜群众围观看戏了。我尴尬地抹了把脸,行么,我好心帮他,现在我倒像个耍流氓的了。



“让一让!让一让!”我突然在人群外听到了一个我熟悉的声音,哈,是小罗!我想到了他那双正气凌然的钢蓝色眼睛,想到他和我头一样大的肱二头肌,呵,我忍不住朝着神色阴沉的熊猫先生冷笑一声,正义可能会迟到,但它永远不会缺席!接受光明的审判吧,你这——



“Bucky?”



小罗拨开人群冲到了我们面前,结果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他严词厉声地指责我们两个的不当行为。相反,这位一向以莫得感情出名的模范领袖,整个人都傻掉了,像只呆头鹅一样愣在原地,喃喃的只唤了一个诡异的姓名(好像还是昵称,我至今不知拼法,差不多是如此吧)。而那位好似面瘫的熊猫先生也一下子像被按了开机键一样,眼睛登登登的亮了起来,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居然还荡漾起了莫名的笑意。人群开始骚动,发出低低的呼声——这明显就是一对久别重逢后的恋人才会露出的狂喜与诧异啊,那一抹转瞬即逝的对往昔离别记忆的惆怅,不正是在反复证明他们的深爱吗?他们遥遥相望着,小罗先迈开了步子,接着是熊猫先生,两个人眼睛像磁铁一样紧紧吸引在一起,一秒都舍不得分开,踉跄地走完两米多的距离后,两人跌入了彼此的拥抱中,熊猫先生手上拎着的行李箱哗啦一下落到地上,衣服散了一地,随风卷起。周围沉寂了半秒后,涌起一阵欢腾,一个个兴奋的好像看到自己喜欢了十年的CP终于官宣结婚了一样,甜美的就像婚礼现场。



我:Hello?Hello?在吗?我是死人吗?我可还在这儿呢你们回头看我一眼啊!你们这样我很尴尬的晓得不啦?!



好的,现在故事就可以进入正轨了。这位熊猫先生就是那个曾经把我头都打通我也不会相信的,全宇宙最理想男友小罗的青梅竹马,不高兴 小巴。



小巴在中学三年级的时候,因为父母的婚姻问题跟随母亲移民到了俄罗斯,在那里读完了高中,最近母亲改嫁才得以重回美国读大学。在这几年里,他得了轻度的抑郁症,所以不怎么爱搭理人,也非常抵触和陌生人接触。这些都是模范男友小罗告诉我的,我原本还挺理解,毕竟经历这么多事情,还有点儿小小的心理疾病,性格敏感也是在情理之中。我向小罗发了誓,我绝对会尽全力帮助小巴,不惹他生气。可我在这么多年和他的相处下来,我觉得毛子医生的判断可能不太准确,他可能不是抑郁,他是精神分裂。他一开始是只对小罗春风满面,对其他人都板着个脸。后来直到现在,在小罗的悉心陪伴下,小巴改变了很多——他对所有人都能温和相待(当然了,他对小罗永远是笑得连阳光都要融化了的表情),只对我一副我欠了他两个亿的表情。



(气哭x2,老子这么帅气这么有魅力的人居然落得如此地步)

 


前头扯了这么多都没说到正题。在那次爱在大堂前之后,小罗和小巴成了校园第一CP。在全体师生的齐心协力下,他俩“凑巧”地被分到了一个组,还“凑巧”地分到了一个车厢,而我是真的凑巧地和他们撞一块儿了。我们坐的车一个车厢四个床铺,让我失声痛哭的是,老子和小娜真的就给分到一个组了!床铺的安排是:我和小巴上下铺,小罗和小娜上下铺,小巴在上铺,小罗在隔壁下铺。我对这个安排还算挺满意,虽然没办法和我女神相对而眠,但四舍五入也算了,而且下铺这么舒服。我高兴地打开手机打游戏,准备磨到熄灯睡觉,结果那对模范夫夫对这床铺安排不满意了,毕竟这间隔了整整两米的距离对他们含情脉脉的对视会造成很大麻烦。在四个人都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三分钟后,小罗非常有礼貌地起身站在小娜床铺前,用他那只要一望就永不会忘的温柔笑容询问道:“您好,小姐。请问您方便和我换一个位置吗?”



我听着那低沉的柔和语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家伙和哪个女生用过这种口气说过话?为了和青梅竹马平行而眠真是豁出去了,我啧啧叹奇。可惜对面的小娜也是个看过大场面的女人,她看了眼小罗诚恳的目光,再看了眼对面小巴故意翻过去的背影,会意一笑。为了保证自己的睡眠不会被彻夜的肉麻情话打扰,她挑起嘴角摇摇头:“对不起,我还是觉得女孩子睡在上铺更安全。”



我在那一刻仿佛看见了小罗头上夸嚓打下的闪电和暴雨倾盆,他略显失望地说了句打扰了,悻悻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我很不道义地笑出了声,继续翻着商城看看给我的二次元老婆买件什么皮肤,小情侣就是麻烦啊,我用余光看着委屈的像个淋了雨的仙人掌的小罗,抖起了我的腿。



沉默半晌,小罗不甘心地将目光投向了笑容未收的我身上。我感受到了那一束若有所思的目光,毛骨悚然地回过头:“干什么。”



“你方便和我调一个位置吗?”小罗又露出了那让人难以拒绝的笑容。



和你调位置?那你和你对象不得表演猿猴攀岩一晚上?我刚想婉拒,就看见小娜好奇地把头探了出来,那一双动人的碧绿色眼睛正望着我,红发聘聘婷婷地垂下,在朦胧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妩媚。



换!换!现在就换!



我不玩游戏了,改盯床板了。啊,我的缪斯就在我的头顶上方,啊,我的爱,连翻个身的压床声都那么动听。就这样傻傻地看了一个多小时,我眼前一黑。正在怀疑我是不是用眼过度突然失明时,只听外头乘务员吼了一句:“熄灯了啊!”



周围漆黑一片,只有火车奔驰在轨道上的轮轨声和逆向呼啸的风声,夜才开始,门口传来隔壁窸窸窣窣的嬉笑声,谁也没有打算先入睡。



各位,感受一下。夜晚,情侣,密闭的空间,久别重逢,情深意浓,这几个词连在一起你们想到了什么?



是不是需要用消音系统来帮帮忙?



突然,小巴的床铺亮起了一点光,那是他手机屏幕的光,接着就是小罗的,光照亮了他的脸庞。小娜在我头顶轻轻笑了一下,翻身无言,不一会儿就传来了轻轻的呼吸声,她睡着了。我虚着眼睛撇着我身边的那对儿国民CP。两个人的手指都在屏幕上以神速跳跃,多亏两个人的键盘没有设置成有声,否则这不间断的噼啪声还要让人以为外头下雨了呢。两分钟之后,小巴的床铺上传来了一阵短促的闷笑,像是他早有所防备而把脸埋进被单里发出的克制的笑声。



我心头警铃大作,坏了,要开始了。



一阵被子的窸窣声,我感觉小罗似乎把头伸了出去,又是一阵摩擦声,小巴似乎把头探了下来。



“你在开玩笑?”小罗刻意压低了他的声音,他的声音属于音调沉稳的少年音,此时有些低哑的嗓音听上去格外性感,“你真想看我穿着迷你裙去街头卖曲奇饼?”



我赶紧用手使劲捂住了嘴,才不至于一下子喷笑出来。



“是啊。”小巴的声音很轻,他自身就音质柔和,加上有些撩拨的语调,听起来就像一只轻佻的小野猫,“你输给我的。”



Fuck......我哆嗦了一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声音配上他垂落下的长发、眼尾纤长的墨绿眼眸、嘴角微扬的柔软嘴唇,呃啊!我像抽筋一样猛地拽起被子盖住了我的头,上帝啊,我的大脑开始不受控地播放起了各种少儿不宜的画面,别说了,我有画面了啊呜呜呜!



“好吧。”小罗的声音带上了我极度陌生的笑意,“你想看我穿什么款式的超短裙呢?印着美国国旗的?要不要再带个假发?金色卷发?”



我觉得我要精神分裂了,我在被子里又笑又抖,差点一口气憋不上来闷死。小罗那大胸塞进深V连衣裙里,卷起的小裙角只能勉强盖住他的臀部,两条长腿有些羞涩地并拢在一起,金色的卷发散在肩头,他眨着粘了假睫毛的碧蓝双眸举起篮子:“先生,需要曲奇饼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整个人都抽搐了起来。我要看!我要看!金发大胸美人,我觉得没问题!



“要带蕾丝边的小短裙,还要穿高跟鞋,至少七公分。深V领,还得穿紧身胸衣,让你D罩杯的美胸凸显无疑。嗯,我想高帮袜还是白丝更符合你的气质。”小巴憋笑的声音在不住的颤抖,“我会亲手给你带好假发和假睫毛,你绝对是全街最靓的女郎。”他低声吹了声口哨:“darling,这些曲奇饼我花三倍的价钱买下来。今夜可有意向和我约会呢?”



小罗终于笑出了声,接着就是爬栏杆的吱嘎声,他攀上了小巴的床铺,两个成年男人压在一张狭窄的单人床上显然有些吃力,床架痛苦的发出了一声呻吟,与此同时,小巴也从嗓子深处发出了相同的低吟。



这他妈是吻出来的呻吟!我摸了摸我身上,没有带刀。这把凉了。



“这位先生打算用什么来付三倍的曲奇饼钱呢?”小罗的声音性感的让人浑身发酥,他似乎正把头抵在对方额前,嘴唇虚虚的贴在对方耳边,“您现在身上可有现金?”



“我没有。”小巴的声音闷闷地传来,带着一丝倦意和诱惑,无比的甜美,“我除了我自己什么都没有。”



......



此处省略一万字。我不想被封号。



一夜无眠。我一夜无眠,他们也一夜无眠。第二天清晨,我的缪斯有些颤悠悠地拿着手机、耳机和充电宝从上铺走了下来,脸上带着难以掩盖的疲惫,她神情复杂,我不知怎么看出了一种挖到宝的表情。那一夜,女神转到了隔壁车厢,这个车厢只剩下了我、小罗和小巴。绿皮车开得极慢,我们要在上头待满三天三夜才能到站,我也曾试过去调位置,可惜所有座位都满了,我只能卑微地在上下铺来回横跳,主要取决于我的另外两位同房客今晚打算睡哪张床。连续三个晚上睡不着觉,还能听立体声全环绕式情话直播,我真的好极了,真的。



下面就是博主的问题,和一对情侣睡同一车厢是种什么感受。



一句话: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你们懂我是什么意思的。



什么?有人提出了想亲自体验一下但是没这机会的声音?



加我微信,我给你发高清实录视频,让你亲自体验一下这美妙的感觉......


(编辑于 2019-8-2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