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漫啊阿漫

3029浏览    29参与
妮妮
守护全世界最好的沙雕哥哥x

守护全世界最好的沙雕哥哥x

守护全世界最好的沙雕哥哥x

三十
重新把以前的那个沙雕和鬼谷拉稀...

重新把以前的那个沙雕和鬼谷拉稀的画画了一遍,真的不会上色就酱吧!希望他们俩在我心里好好在一起吧!

重新把以前的那个沙雕和鬼谷拉稀的画画了一遍,真的不会上色就酱吧!希望他们俩在我心里好好在一起吧!

夜雨千灯
给阿漫画的头像,不知道他会不会...

给阿漫画的头像,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他真的是个宝藏up主啊!

给阿漫画的头像,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他真的是个宝藏up主啊!

迟念

【欧阳沙雕同人】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好……

  看到评论区里都是鬼谷拉稀给欧阳沙雕扫墓,那我就写个不一样的吧。【嘻嘻】

  时间线是很久以后,那时欧阳沙雕已经死了挺久的了所以性格会波澜不惊一点。【绝对不是为我的ooc找借口(* ̄3 ̄)╭♡】

  激情产物,求不喷。(ㅅ´ 3`)♡


——————————


“好久不见了”

  「……谁」


  欧阳沙雕的墓前站着一个邪魅嗜血的男人——司马东西。经过岁月的打磨他已经变得圆润了(bushi,变得温和了不少。

  「司马……东西?」


“那件事之后,冰雪管家因蓄意杀人被判了无期徒刑。威廉姆斯家族也因为雇佣杀手刺杀尼...

  看到评论区里都是鬼谷拉稀给欧阳沙雕扫墓,那我就写个不一样的吧。【嘻嘻】

  时间线是很久以后,那时欧阳沙雕已经死了挺久的了所以性格会波澜不惊一点。【绝对不是为我的ooc找借口(* ̄3 ̄)╭♡】

  激情产物,求不喷。(ㅅ´ 3`)♡


——————————


“好久不见了”

  「……谁」


  欧阳沙雕的墓前站着一个邪魅嗜血的男人——司马东西。经过岁月的打磨他已经变得圆润了(bushi,变得温和了不少。

  「司马……东西?」


“那件事之后,冰雪管家因蓄意杀人被判了无期徒刑。威廉姆斯家族也因为雇佣杀手刺杀尼古拉斯家的继承人这件事被曝光而一蹶不振。”

   「……这样啊。」


“尼古拉斯也和鹿小漫离了婚。这你应该知道吧,毕竟是你的手笔。”

   「……」


“和鹿小漫离婚之后,尼古拉斯就恢复了女儿身。以她的雷霆手段,她在尼古拉斯家的地位没因为这个身份受到任何影响。”

   「……」


“一切都跟你所希望的一样。”

   「那就好」


“现在鹿小漫和我在一起,她今天也来了,她怀孕了,我没让她上来。”

   「……恭喜啊。」


“我还欠你一句对不起,因为我的年少轻狂深深的伤害了你,那时的我一边享受着你的付出,另一边却……我……对不起你。”

   「你……你别哭啊,都过去了。」


  司马东西抹了把脸,转移了话题。

“还有鬼谷拉稀,虽然我还是很讨厌他,但他是个挺好的人。”

   「的确。」


“冰雪管家是他抓住的,你的葬礼是他出钱办的,你的墓也是他出钱修的,你应该都知道吧。”

   「嗯。」


“他还在我和鹿小漫的婚礼上撒酒疯……骂我渣,说我对不起你。”

   「诶?!」


“……那时我才知道你在背后做了那么多”

   「……」


“我想……鬼谷拉稀应该是喜欢你的吧。”

   「Σ(°Д°;」


“但是我跟你说,他超怂的,你看他为你做了这么多都还没敢来看一下你。……所以啊,如果你听得到的话就给他托个梦吧。”

   「……」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再见。”

司马东西急急转身离去,他怕再待多一秒他就要哭出来。他没看到他身后欧阳沙雕的墓碑上隐隐约约地飘出一个影来……

   「我会的。」


——————————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欢迎指出鸭。


  大家应该看得出最后欧阳沙雕会什么叭。如果有人看的话就详细写一下鬼谷拉稀大闹婚礼或者欧阳沙雕托梦成功。你们想看哪个鸭~


呱
加油,鹿小漫,你是最棒的!

加油,鹿小漫,你是最棒的!

加油,鹿小漫,你是最棒的!

odie

第一张池小漫变身前(bush)第二张变身后,可参考哔哩哔哩up主阿漫阿漫2018年11月24日的视频 :另人笑死抠脚的倔强小莲花玛丽苏套路小说。3图是该up主在另人笑到抠脚的小白莲玛丽苏小说套路中所亲笔绘画的池小漫未曾化妆的样子,4图乃是该up主阿漫啊阿漫在视频另人笑到抠脚的小白莲玛丽苏小说,所画的池小漫化妆后的样子。 

犹豫我思考了2秒得出结论:学生在学校不应该穿私服(那坨黄色物体),更何况是该视频中的苏玛丽学院,所以就把衣服改掉了

第一张池小漫变身前(bush)第二张变身后,可参考哔哩哔哩up主阿漫阿漫2018年11月24日的视频 :另人笑死抠脚的倔强小莲花玛丽苏套路小说。3图是该up主在另人笑到抠脚的小白莲玛丽苏小说套路中所亲笔绘画的池小漫未曾化妆的样子,4图乃是该up主阿漫啊阿漫在视频另人笑到抠脚的小白莲玛丽苏小说,所画的池小漫化妆后的样子。 

犹豫我思考了2秒得出结论:学生在学校不应该穿私服(那坨黄色物体),更何况是该视频中的苏玛丽学院,所以就把衣服改掉了

呱

是最好的沙雕哥哥

p1“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p2“你放鹿小漫走,我和她交换”

p3“我最后的一个要求……请你与陆小漫离婚”

是最好的沙雕哥哥

p1“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p2“你放鹿小漫走,我和她交换”

p3“我最后的一个要求……请你与陆小漫离婚”

odie

(阿漫耽美)花也不及你半分温柔(一)

     阿漫也到了创业的年纪,不过他没什么大志向,他从小就喜欢花草,自己打工攒了点,问父母要了些,在南方的一个小城市,租了一门面,开了不起眼的花店。

     阿漫最喜欢的是夕阳下,他依着躺椅,在店门口,眯着眼睛,看着骑着三轮车的老伯,来来往往的年轻人,修修花草,以及,等那个男人。

     说实话,阿漫也觉得他交的这个朋友有些稀里糊涂的。那并不是一个阿漫喜欢的天气,阴天。他同往常一样,抱着花草在大门口,不过那次他太贪睡了,就睡着了。他醒过来完全是因为感觉到有东西在擦拭他的嘴角,他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

     阿漫也到了创业的年纪,不过他没什么大志向,他从小就喜欢花草,自己打工攒了点,问父母要了些,在南方的一个小城市,租了一门面,开了不起眼的花店。

     阿漫最喜欢的是夕阳下,他依着躺椅,在店门口,眯着眼睛,看着骑着三轮车的老伯,来来往往的年轻人,修修花草,以及,等那个男人。

     说实话,阿漫也觉得他交的这个朋友有些稀里糊涂的。那并不是一个阿漫喜欢的天气,阴天。他同往常一样,抱着花草在大门口,不过那次他太贪睡了,就睡着了。他醒过来完全是因为感觉到有东西在擦拭他的嘴角,他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看见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站在他面前,半蹲着,拿着部分沾满口水的餐巾纸。“你干嘛!”阿漫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家猫,“光天化日之下,你,你”眼前的男人眯起眼睛,像只玉面狐狸“我是看见一个男孩子,光天化日下,长着嘴流口水,有损市容面貌”“你!”阿漫决定不理这个男人了“你这么躺着睡了一下午,不怕老板扣你工钱?”“我就是老板”阿漫至今还觉得自己当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特别的牛气。男人倒也不恼,打量了下阿漫,“噗呲,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老板”男人不气,阿漫却火了“你是神经吗?脑子阿是瓦特了?你没事站我店门口,干嘛”男人还是那副玉面狐狸的样子“我喜欢结交有意思的人”“哦,关我屁事,滚”“我叫齐风,交个朋友?”“谁要跟你交朋友,滚滚滚”可是,接下来几天,那个男人却每次都在那个点,像舔狗一样过来。阿漫也不想把打电话给警察,把事情搞那么大“我叫张漫,可以了吧”说完抱着一盆盆栽躲回了花店里。齐风也不恼,喃到“你以为我是神经,其实这是策谋已久,噗呲”……他们就这样认识了。

     “他今天怎么还没来”阿漫想,莫不是家里有急事,算了再等等吧。这一等,已经到了小半晚。在秋天,夜晚来的格外的早,更何况,对于阿漫这种怕黑人士。“cao,不来拉倒”阿漫一边跑回花店楼上的小房间一边想“我以后'再也不等这个人了”毕竟是刚刚入社会,难免有些稚气。

——————————————————————

齐风:这叫欲情故纵~

如果可以小心心或者小蓝手最好不过了

odie

(耽美)遇见你,真好(一)

沙雕乱写系列昂!阿漫是受


小学文笔,第一次写阿漫的长篇


———————————————————— 


     阿漫是个网瘾少年,唔,也不能这么说。这都要从6年前说起了。6年前,阿漫才13岁,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阿漫跟着在外打工的父母,来到了一个大城市。父母花了不少钱,让阿漫进了一个三流小学。不知是怎么的,好像全班人都商量好了要针对这个与他们格格不入的乡下人似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草稿纸放在阿漫课桌上,故意把阿漫作业撕坏啦…终于有天,阿漫在一声带着谩骂味道的“杂种”中爆发了。阿漫的眼睛红了,泪水在眼里打转,想上去就给那人一个过...










沙雕乱写系列昂!阿漫是受


小学文笔,第一次写阿漫的长篇


———————————————————— 


     阿漫是个网瘾少年,唔,也不能这么说。这都要从6年前说起了。6年前,阿漫才13岁,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阿漫跟着在外打工的父母,来到了一个大城市。父母花了不少钱,让阿漫进了一个三流小学。不知是怎么的,好像全班人都商量好了要针对这个与他们格格不入的乡下人似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草稿纸放在阿漫课桌上,故意把阿漫作业撕坏啦…终于有天,阿漫在一声带着谩骂味道的“杂种”中爆发了。阿漫的眼睛红了,泪水在眼里打转,想上去就给那人一个过肩摔,却不想被别人两个耳光打到在地上。“走吧走吧,打这种垃圾,让爷的手都不干净”阿漫把头埋在膝盖上,抱住脑袋,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旁边不认识的校友的,班级同学的嘲笑,让阿漫抬不起头。


    下午四点,阿漫走在回小居民楼的,想着要不要像校园广播里说的那样“遇到校园欺凌不要怕,告诉家长和老师”老师他是不指望了,毕竟那所学校的老师,10个里有6个收过家长礼,2个是靠关系进来的。更何况,阿漫所在的班级。阿漫想着想着走到了老居名楼,想着10点父亲下班是时候,跟父亲诉说委屈。北京时间10.00,阿漫看着房主留下来的老闹钟,想着“他今天又加班了”阿漫想“这件事情不能拖了,今天我就不睡了,跟爸说” 


    “咔咔咔”“爸!”李健国诧异的看了儿子一眼,“学校又发了啥告家长书吗?这种你以后就别给我看了,我大字不认一个”阿漫满脸通红,支支吾吾的说“不…不是”“是学习文具不够吗?我房间床下面有20块钱,你看够不够”“爸!我有话跟你讲”“讲呗,一大小伙在这别别扭扭的”“我,我被学校的人欺负了”李健国眼里的欺负和阿漫眼里的欺负好像不太一样,李建国觉得就是几个小男孩在班里面跟同学打打闹闹。“多大点事,矫情巴拉的”“我被人校园欺凌了!”“啥叫校园霸凌啊”“别人骂人打我,说我是杂种”这下是李建国红着脸说不话了“爸,我该怎么办啊,我不能——”“你坐椅子上,我跟你讲讲”“嗯”


      “咱是一个小村子出来的”“可这不是他们欺负我的理由呀”“你年纪还小,长大就明白了”“哦”“咱也做不了什么”阿漫瞪大了眼睛“凭什么!”“不凭什么,就凭咱没钱,咱他娘就得被人欺负,咱他娘必须在别人面前当乌龟”阿漫呆住了,李建国揉揉眼睛,留下一句“走点睡吧”


———————————————————————


攻差不多下一章出来吧, 吧(求小心心和小蓝手),这章有点短,抱歉了啊


纸片啊纸片

又是我,这次是梦月漫。
衣服来自奇迹暖暖:麦穗·华丽+家教+小围裙+(小盘子+雪白小皮鞋)
墨蝶蝶准备画,但是不知道选什么发型和衣服。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建议?
ps:发型和衣服尽量不要选难画的,我比较辣鸡可能会画不出来。(:з」∠)_

又是我,这次是梦月漫。
衣服来自奇迹暖暖:麦穗·华丽+家教+小围裙+(小盘子+雪白小皮鞋)
墨蝶蝶准备画,但是不知道选什么发型和衣服。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建议?
ps:发型和衣服尽量不要选难画的,我比较辣鸡可能会画不出来。(:з」∠)_

白色系

从开始到结束,真正喜欢他的居然只有曾妄图强迫他的鬼谷一人

从开始到结束,真正喜欢他的居然只有曾妄图强迫他的鬼谷一人

藍色懷錶

画了鹿小漫(*^ω^*)
P1冰雪琉璃‧蝶梦‧翠花‧冰炫‧淑芬‧鹿小漫
P2“第一,我不叫喂,我叫鹿小漫!”
P3合影

画了鹿小漫(*^ω^*)
P1冰雪琉璃‧蝶梦‧翠花‧冰炫‧淑芬‧鹿小漫
P2“第一,我不叫喂,我叫鹿小漫!”
P3合影

纸片啊纸片

*垃圾画注意,求轻喷(:3_ヽ)_
拓跋抠菊抱的那个是绣花球,因为是第一次画绣花球所以特别吃藕(ノД`)
以后会画其他人物的,不过是临摹奇迹暖暖里的衣服(不会设计衣服)嗯,求轻喷(;д;)

*垃圾画注意,求轻喷(:3_ヽ)_
拓跋抠菊抱的那个是绣花球,因为是第一次画绣花球所以特别吃藕(ノД`)
以后会画其他人物的,不过是临摹奇迹暖暖里的衣服(不会设计衣服)嗯,求轻喷(;д;)

夏星沐
两个都留着吧…我也不知道哪个好...

两个都留着吧…我也不知道哪个好看一些[我觉得都不好看]
画世界可以找到完整过程。

两个都留着吧…我也不知道哪个好看一些[我觉得都不好看]
画世界可以找到完整过程。

夏星沐
啊…回头有时间再改吧

啊…回头有时间再改吧

啊…回头有时间再改吧

梦蝶渐黑糊你眼

冲着沙雕哥哥去的然后被尼古拉斯圈粉乐
这两对有、好吃(小声)百合明明是官推我却想不出来组合名

冲着沙雕哥哥去的然后被尼古拉斯圈粉乐
这两对有、好吃(小声)百合明明是官推我却想不出来组合名

半碗热干面

【沙拉】倾城之雨

写在前面:

※鬼谷拉稀×欧阳沙雕

※本文背景在大结局之后

※原视频人名与文中人名对应如下:

  欧阳沙雕——欧阳翾(xuān)

  鬼谷拉稀——鬼谷雒(luò)

  上官阉人——上官笭(líng)

  南宫锤子——南宫瑱(tiàn)

  司马东西——司马锴(kǎi)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雨霖铃』

  
       
        「因为有些时候,爱情这件事...

写在前面:

※鬼谷拉稀×欧阳沙雕

※本文背景在大结局之后

※原视频人名与文中人名对应如下:

  欧阳沙雕——欧阳翾(xuān)

  鬼谷拉稀——鬼谷雒(luò)

  上官阉人——上官笭(líng)

  南宫锤子——南宫瑱(tiàn)

  司马东西——司马锴(kǎi)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雨霖铃』

  
       
        「因为有些时候,爱情这件事是要看天赋和运气的。而我恰好,天资愚钝,运气不佳。」

  

        乌云翻滚,雷鸣从远方的天边传来,像是沉闷的鼓声,一声声拍打在心上,让人透不过气来。整个墓园笼罩在一片烟雨之中,一个男人撑着一把黑伞,踏雨而来。如果光看他身上矜贵的西装和手中的鲜花,几乎要让人以为他是来赴情人的约。他表情凝重,脚步却极轻,像是怕踏碎了谁的美梦。

  男人来到一座墓碑前,把伞轻轻地架在了墓碑上。雨滴渐渐沾湿他的头发,流经额头,侧脸,下颌,最后没入衣领消失不见。他却浑然未觉般,只蹲下身来,从胸前西装口袋里取出一方丝巾,轻轻擦拭着墓碑照片上的雨渍,一下一下,耐心而温柔,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般。

  照片中人的面孔渐渐清晰,那人笑容明亮,带着成年人少有的天真赤诚,容貌极美,雌雄莫辨,就是这黑白照片也难掩其风华。

  碑前的​黄花早就谢了,零落的花瓣被风雨吹了一地,男人将它们一一捡拾起来,和这束花一起放置到一旁,动作虔诚,手指被污水沾湿了也毫不在意。

  男人将带来的花放在碑下——那花不是扫墓之人常用的黄菊,却是一大捧粉色玫瑰。雨滴衬得鲜花越发娇嫩欲滴,照片中人的笑靥在这花中也毫不逊色,一时间叫人分不清人比花娇还是花比人羞。男人恍了神,仿佛又看见了那人对自己笑着,鲜活明艳的样子宛如昨日。他伸出手,指尖却只触到冰冷的玻璃相框,一瞬间,整个世界色彩褪去,只留黑白,原来那迷人眼的只是眼前的花,却再无可能是那人的发。

  雨势不知何时已经小了许多,男人低下头,沉默良久,被雨打湿的头发掩盖着眸子,看不清神情。

  他想笑,扯了扯嘴角,却发现那笑只在胸腔里回荡了几圈,发不出声,终于放弃。他不顾那一地潮湿,顺势坐在了碑前的石阶上。

  “欧阳翾,”他念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字一顿,像是嘴里含着一颗榛子,有点不顺畅,“你这个地方倒是清净。”

  “我也好久没来了。

  “我最近在忙一个项目,招标成功了——我打算和欧阳家族一起合作,虽然他们在这个领域没什么经验,但有我在,你大可放心。

  “威廉姆斯因为指使杀手被判处无期徒刑后,威廉家族一蹶不振,现在竟然沦落到要依靠上官家族的地步了,呵,不用我亲自动手了,也算报应。上官笭他倒是比我想象的要更有手段。”

  突然想起当初对欧阳翾说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他反驳说“可是上次上官上课睡觉我一巴掌就打醒了他”时天真又困惑地望着自己的小眼神,鬼谷雒不禁笑了笑。

  “我还以为他只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而已。

  “南宫家族和欧阳家族仍然保持着合作,南宫瑱他虽然没什么特别的手段,但也算得上无功无过了。

  “如果……如果你在的话,肯定会比他们做得更好吧。毕竟你比较聪明。

  “尼古拉斯兑现了承诺,和冰雪琉璃家族解除了婚约,恢复了女儿身,竟然也把她家族董事会的那群老古董压制得服服帖帖,现在尼古拉斯家族可是风头无两了。

  “鹿小漫终于不用再被婚约所束缚了,她自由了,如你所愿。”

  可是你却永远被困在这方狭小的天地之中了。想到这一点,鬼谷雒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发现自己说不动了——已经轮到一个无法绕过去的名字上了。

  要怎么形容这一刻的感受,他觉得,就像是明面上的浮冰都已经被捞干净。

  他不断地在向欧阳翾汇报着其他人的生活境况,语速却不急不缓。他心里很明白——自己是在拖时间。

  这些对自己来说无关痛痒的人和事,这些如果不是因为欧阳翾自己根本就不会感兴趣,也不在乎的闲杂人等,被自己用来做挡箭牌的谈资和话题,终于耗光了。

  而那个无法回避的名字,那个欧阳翾最在乎的人的名字,终于到了自己的唇齿之间。

  “司马锴……”他顿了顿,好不容易才说下去,“他和鹿小漫结婚了,他们很幸福,也如你所愿。”

  说完这一句,鬼谷雒仿佛失去了力气,是啊,一切都如你所愿,如果你知道这一切,也会为他们高兴,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么痛?鬼谷雒想起那一日,欧阳翾浑身是血地躺在自己怀里,眼神涣散,他的贝齿已经染上鲜血,却还是笑着说:“那就好……这样……他就开心了……”往日鬼谷雒最爱他的笑,如今他却恨极了这样的笑,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在自己眼前熄灭……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也许是他用天真的表情地怼了自己一句又一句的时候;也许是他在鹿小漫被抓时不慌不乱地提出解决办法的时候;也许是他在自己身下明明满脸泪水浑身颤抖却还是故作坚强的时候;又或许更早,是他提出用自己来跟鹿小漫交换的时候……

  最开始的时候,鬼谷雒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一个人,竟然为了自己爱的人爱的那个人而甘愿委身于他人身下?这个人竟然还是欧阳家的小少爷?他原本只是想逗逗他,却发现他被自己吓得满脸泪水,他放过了他,却在不知不觉中让这个小东西跑进了自己心里。

  他趁着鹿小漫失踪的契机,打入了他们的圈子,用着关心鹿小漫的借口,却无时无刻不在留意着他。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把欧阳翾放在了心上,当他听到司马锴用近乎炫耀的语气对自己说“我有欧阳翾给我找药,你有什么”的时候,他几乎要克制不住往他那肿得青紫的脸上再添几笔的冲动。他不明白这个司马锴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他如此细心地照顾他,值得他豁出一切对他好,值得他三番五次地为了他求自己,甚至他最后一次求自己,也是为了能让鹿小漫解除婚约,好和他的锴哥哥在一起……

  鬼谷雒转过头来,看着照片里欧阳翾的笑容,仍然是一派天真,仿佛什么都不介意的样子。他突然就明白了,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或者说,这个问题只有一个答案,无非是一个字——“爱”。

  他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为什么一直以来自己会留意与欧阳翾有关的人的近况却逃避般地这么久不来他的墓前,为什么刚刚唠叨了这么久却只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这个答案,也是那个字。

  鬼谷雒自嘲般地笑了笑,却终究没有将这个字说出口。

  算了吧,他想,有些事当时你不知道,如今我也不必说出口。不然,你这个一心为别人着想的老好人知道了,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内疚呢。

  雨已经停了,阳光从厚厚的云彩后面丝丝缕缕地透出来,鬼谷雒站起身。

  “雨停了,我也该走了。下次再来看你吧。”

  鬼谷雒收了伞,从一旁拿起那束凋谢的黄花往外走,他一步也不回头,越走越快,似乎要把什么甩在身后。

  快些吧,再快些吧,他在心里默念,大门就在前面了。

  终于,大门到了,助理小王走上前来:“少爷。”

  “今天晚上还有什么安排吗?”

  小王怔了怔,他知道少爷来看这位故人肯定要多花些时间,还以为今晚的行程会一并取消,不过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并没有将自己的疑问说出口,只恭敬地回答道:“今晚和安小姐还有个饭局。”

  鬼谷雒看出了他的疑问,却并没有回答,只轻轻“嗯”了一声。是了,他不是那为了红颜倾覆天下的昏君,还有很多个决策等着他去做,还有很多个合同等着他签订,他背负着振兴家族的责任,他很忙,甚至连今晚都还有个饭局——他为自己刚才过快而有些慌乱的脚步找了个完美的借口。

  “少爷,你的衣服已经湿了,要不要先回别墅换一身?”

  “那就先回别墅一趟吧。”

  “少爷……”

  “还有什么事?”

  “少爷,斯人已逝,还请节哀顺变,时光总会向前走的。”

  小王发现自己说出这句话后,少爷却没有再说话了,就当他怀疑少爷是不是没听清楚的时候,鬼谷雒突然开口了:“小王,你说,爱情这种事情有时候是不是也得看天赋和运气?”

  小王愣了愣,惊讶于少爷会这样问自己——在他来看,少爷和那欧阳少爷的错过,不是什么天赋和运气的锅,只能说是造化弄人。

  看着小助理脸上迷惑的表情,鬼谷雒便知道他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诚然,从小便被称为天才少年,学业结束后继承家产更是带领家族企业走上一个又一个巅峰,每次投资都投中了那些刚起步却潜力无穷的企业,在外人看来俨然是商场上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鬼谷雒少爷,的确称得上天赋异禀,顺风顺水。可是,只在这件事上,他懵懵懂懂,如同蹒跚学步的孩童,等他终于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了。

  你还小啊,尚不明白命运的残酷之处。鬼谷雒在心里默默地说。

  “回去吧。”

  “是,少爷。”

  汽车慢慢行驶,鬼谷雒坐在后座上,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墓园慢慢向后退去,终于消失在了视野里。

  汽车在向前走,时光也在向前走,只有自己被留在了原地。

  鬼谷雒闭上了眼睛,他想自己大概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

三十
旧图用手绘板画了一遍,微调,还...

旧图用手绘板画了一遍,微调,还是觉得沙雕哥哥死的不值啊!!!!

旧图用手绘板画了一遍,微调,还是觉得沙雕哥哥死的不值啊!!!!

别看了,没名字

突然画了阿漫~
是近日的快乐源泉w
p1是阿漫自己的原设截图
p2是自己随便画的印象人设图(或者是拟人?哎呀随便啦,反正啥都行~)

突然画了阿漫~
是近日的快乐源泉w
p1是阿漫自己的原设截图
p2是自己随便画的印象人设图(或者是拟人?哎呀随便啦,反正啥都行~)

泡芙沉迷使人操心
雕雕他怎么那么可爱(&acut...

雕雕他怎么那么可爱(´+ω+`)阿漫的灵魂画技,我是真的学不来。

雕雕他怎么那么可爱(´+ω+`)阿漫的灵魂画技,我是真的学不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