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尔弗雷德·F·琼斯

69296浏览    7237参与
斜月沉沉_

【米英】一个逆转兄弟梗

Summary:当代欢脱美国青年阿尔弗雷德在线惯坏豆丁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被每天早晨七点半的固定闹钟吵醒的时候还沉浸在昨晚做的梦中。


他梦到亚瑟变成了一个小朋友,自己就带着就比膝盖高一点点的亚瑟四处疯玩,小小的亚瑟又乖又可爱,简直每一处都戳爆了他的萌点。


依依不舍地将自己从梦境中抽离,阿尔弗雷德习惯性地摸了摸床边的位置。


空无一物。


诶?亚瑟居然也会起这么早吗?


揉了揉眼睛,强行把眼皮撑开的阿尔弗雷德接下来看到了令他无比震惊的一幕。


一个很显然是亚瑟的缩小版的孩子穿着奇...

Summary:当代欢脱美国青年阿尔弗雷德在线惯坏豆丁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被每天早晨七点半的固定闹钟吵醒的时候还沉浸在昨晚做的梦中。

 

他梦到亚瑟变成了一个小朋友,自己就带着就比膝盖高一点点的亚瑟四处疯玩,小小的亚瑟又乖又可爱,简直每一处都戳爆了他的萌点。

 

依依不舍地将自己从梦境中抽离,阿尔弗雷德习惯性地摸了摸床边的位置。

 

空无一物。

 

诶?亚瑟居然也会起这么早吗?

 

揉了揉眼睛,强行把眼皮撑开的阿尔弗雷德接下来看到了令他无比震惊的一幕。

 

一个很显然是亚瑟的缩小版的孩子穿着奇怪布料制成的衣服躺在床上睡得香甜,呼吸一起一伏地,显然沉浸在什么美梦之中。

 

阿尔弗雷德使上八成力气拧了大腿一下。

 

“痛——”自作孽的后果是整个人不由得从床上蹦起来,再次落回床上时把弹性极佳的床垫砸了个坑。

 

刚才还睡得死沉的小朋友睁开了眼,一双和亚瑟如出一辙的碧绿色眼眸迷茫地望向阿尔弗雷德:

 

“你是谁?”

……

思维跳脱得不同于常人的阿尔弗雷德花了十秒钟的时间想到时空错乱现在的恋人和他的小时候发生了对调,又花了十秒钟的时间去接受这个事实。

 

“你是谁?”小朋友又硬邦邦地重复了一遍,身上深棕色的披风耷拉下来,被床单压出一道道褶皱。

 

亚瑟说话的语音相当含糊,乍一听上去甚至不像现代的任何一种语言,然而这样的发音还是勾起了阿尔弗雷德的回忆。那是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亚瑟交给他的,类似的发音,而眼前的“亚瑟”所说的话比那时候听上去甚至更加陌生了一些。

 

“我是你的弟弟噢。”阿尔弗雷德起了坏心,放缓语调,一字一句说道。

 

“弟、弟?”亚瑟咀嚼着这两个字眼,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不信任。

 

“这是一千多年后。”阿尔弗雷德再次用特地调整过的缓慢语速说道,以便亚瑟能够更好地听清。

 

阿尔弗雷德想凑过去和亚瑟好好解释,可是刚一靠近,亚瑟就掏出了一把打猎用的小刀,气势汹汹地指向阿尔弗雷德。

 

“哎别!”阿尔弗雷德立马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态,随即又想到在那个时代这个手势中的含义很可能还没有被普及,又只得讪讪地把手臂放下来,下落成一个尴尬的姿势。

 

“我不是要伤害你的。”阿尔弗雷德认真地说道,对付这么一个警戒心极高的小孩他可没有太多的经验,他又不是像眼前这人后来在世界各地所做的那样得心应手地将一个个的小孩子带大——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成为了他现在的固定吃醋对象。而他,阿尔弗雷德对于带小孩的经验总结起来只有两条:1.给他吃的 2.带他去玩

 

这样想着,阿尔弗雷德翻身下床走到客厅。上天保佑,还好还好昨晚亚瑟做的焦糖小蛋糕还剩一些。亚瑟虽然司康饼和主菜都做得相当稀烂,但在甜点方面却仿佛被点亮了什么迷之技能点一样,每每都能做出让阿尔弗雷德深感自己吃了下次就会因为发胖被弗朗西斯嘲笑个三年的甜点。

 

但亚瑟做出来的每一样甜品他依然会吃。

 

虽然有时候的确太多了吃不完。阿尔弗雷德自言自语。拿出两个小蛋糕放在碟子里,从冰箱里随便拿出一升装的大包装家庭牛奶,趁他还记得被亚瑟唠叨过无数遍的“牛奶要加热”,倒出一部分到小锅里放在电磁炉上煮着。

 

我已经仁至义尽了——阿尔弗雷德在心中哀叹。

 

然后把焦糖小蛋糕和牛奶端到床边给豆丁亚瑟,显然小朋友的眼中还是闪烁着名为警戒的光芒,但在看到阿尔弗雷德自己都拿起一块蛋糕喂到嘴里之后,早已饿得肚子咕咕叫的亚瑟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伸出小短手向蛋糕靠去。

 

或许是被熟悉的气息安慰到了,吃完蛋糕的亚瑟奇迹般地安静下来,默默地吃完了一整块焦糖蛋糕。吃到最后甚至还因为太急了不可避免地被小小地噎了一下,正在小脸憋得通红的时候,一杯热牛奶递了过来。

 

阿尔弗雷德看着被一块小蛋糕噎到的亚瑟,心中升起一股相当奇妙的感觉。其实长久以来他常常有着分不清自己对亚瑟的感情到底是亲情还是爱情,又或者只是他在年轻时犯的一个错误而亚瑟因为太过宠溺他将错就错地将错误延续了下来。以前的他也对隔壁王耀所说的“爱情到最后都会转化为亲情”一类的老年人般的论调颇具微词,可当他今天给缩小版的亚瑟递上那杯牛奶的同时发现心中的热忱丝毫没有消退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有时这些东方色彩的不符合他快速干脆美学的暧昧解读还是有些道理的。

 

小小的亚瑟吃完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第一餐,此时的他自认对现在的环境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而眼前的人虽然看起来很大个但似乎不会威胁到他的生存,他又恢复了怡然自得的样态。

 

亚瑟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同样袖珍的手帕,在脸上细细地把剩下的食物残渣擦拭干净后望向了坐在一旁看着自己发呆的阿尔弗雷德。

 

亚瑟注意到了阿尔弗雷德嘴边的蛋糕渣,自诩绅士的人绝对不能允许身边有着如此不绅士的行为存在,他在口袋中掏啊掏,又翻出了一条小手帕,向阿尔弗雷德嘴边擦去。

 

阿尔弗雷德被迎面扑上来的专属于孩子身上的奶香味吓了一跳,看清亚瑟想要对自己做些什么之后脑中闪过的是作为男朋友的亚瑟每次在自己吃完饭就想离开的时候冷哼一声丢给自己一张手帕:“赶紧擦擦,看看现在这像什么样。”

 

软软的儿童的手的触感似乎和骨节分明的成年男性手指的触感融合了,阿尔弗雷德竟然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我们接下来做什么?”看得出来亚瑟已经在尽最大的努力假装自己是这位大人的“哥哥”,可在真正的大人阿尔弗雷德面前这一切显得有些幼稚的可爱。

 

阿尔弗雷德忍不住伸出手捏上亚瑟的脸颊,言语中满是自己终于当上哥哥的诡异的兴奋:“走,哥哥带你去游乐场!”

 

阿尔弗雷德牵起豆丁亚瑟的手把他带到楼下塞进车里,本来想把他放到副驾驶的座位上却因为没有儿童安全座椅而打消了这个念头——笑话,他可不想因为这个吃一张罚款单。安抚好对陌生环境尚存抗拒的亚瑟之后,阿尔弗雷德使出浑身解数让汽车在川流不息的车海之中尽量行驶得匀速而平和,以免对还没有坐过车的小朋友的心灵形成巨大的打击。

 

还好今天是个工作日,游乐园里的人并不算很多。强行扮演了一早上好哥哥的阿尔弗雷德此刻终于露出了他原本喜好恶作剧的一面。

 

不由分说地把亚瑟带到鬼屋门前,阿尔弗雷德在心中狞笑,甚至把自己刻画成了一个下一秒就要将旁边的小朋友推入火海的邪恶魔鬼。

 

光是站在鬼屋门口就能听到里面传来的阵阵尖叫与充满恐惧的哭喊,不过阿尔弗雷德可没有因此而就放弃这个计划。他蹲下来对着小小的亚瑟说道:“我们要不要玩一点刺激的啊?”

 

“刺激?”亚瑟重复了一遍这个单词,显然这个词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有些难以理解。

 

但看着给了自己蛋糕和牛奶的人这么开心,那就随着他好了。于是亚瑟做出一副“我不怕”的表情,壮士断腕般地点点头。

 

阿尔弗雷德拍了拍亚瑟的脸,满意于专属于儿童的柔嫩弹性触感。而后买好了票,大摇大摆地拉着亚瑟走进了鬼屋。

 

进去的一瞬间,阿尔弗雷德就立马怂了。

 

他怎么忘记了自己也是个怕鬼的主呢?耳边回想着的诡异音乐,头顶上时不时掉落的红色粘稠液体抑或人体器官,以及由于生理反应顺着脊椎骨向上发生的毛刺般的触感都在提醒着他这里的恐怖,都在请求着他快点离开。

 

亚瑟显然也被这里的氛围感染了,这么小的小孩说是对这里没有一点恐惧恐怕谁都不会相信。然而即使是这样,生性倔强的他仍是不肯发出半点的尖叫,不肯让任何人注意到他不对劲的反应。

 

然而小小的手却在暗中捏紧了阿尔弗雷德的衣角。

 

阿尔弗雷德感到衣服被扯,习惯性向下看去,落入眼帘的就是小亚瑟鼓着腮帮子嘴唇紧抿着的隐忍模样。

 

或许是由他现在的样子联想到了什么,阿尔弗雷德的萌点一下子就被戳爆了,方才还占据大半心头的恐惧霎时间烟消云散。

 

他抱起亚瑟,大步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从鬼屋出来之后阿尔弗雷德到旁边的甜品站给亚瑟买了个冰淇淋。

 

不是他故意要让小孩子得上虫牙,而是亚瑟看着甜品店外面大大的冰激凌模型目不转睛又不发一言的行为总让他不由得联想到长大以后的亚瑟。说来好笑,每次去逛商店时看着橱柜里各式各样的泰迪熊不肯走的明明就是他,而当阿尔弗雷德把泰迪熊买下带回家后埋怨浪费钱的还是他。

 

阿尔弗雷德给亚瑟买了个蓝莓味的冰激凌,反正什么东西越甜就越符合亚瑟的口味,这是他在长期和亚瑟的相处之中得出的结论,然后又给自己买了个巧克力味的。

 

一大一小每人拿着一个冰淇淋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

 

“你还想去玩什么?”阿尔弗雷德闲闲地问道。

 

“那个!”亚瑟的眼睛突然变得更加明亮,他指了指游乐园中的最高地标建筑——一个摩天轮。

 

“走!”阿尔弗雷德拉起亚瑟的手,完了还不忘叮嘱一句,“快点吃,不然冰淇淋要化了。”

 

两人从摩天轮最高点向下俯瞰整个城市,对于城市道路记忆颇有心得的阿尔弗雷德还顺带给亚瑟科普了一大堆知识,平日里被长大后的亚瑟吐槽“每天就知道开着车在城里乱窜”的经历此刻都变成了无比有趣的谈资,一个个新奇的故事从阿尔弗雷德嘴里蹦出来都像是一段传奇,让小小的亚瑟听得意犹未尽。

 

“你给我讲了这么多……谢谢。”亚瑟说道,完了又挂上一副迷茫的眼神,“可是我却没有什么好告诉你的。”

 

“你不用付出什么故事与我进行交换,反正应该不会比我的有趣。”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哈哈,然后在亚瑟瞬间要黑化的眼神中赶紧补上了一句。

 

“如果真的要做些什么的话……回去以后照顾好自己的胃。”

 

每个因事务加班到很晚的夜晚,阿尔弗雷德都在担心亚瑟的胃。

 

……

 

话虽这么说,下一秒亚瑟就被阿尔弗雷德带到了快餐店。

 

“很好吃的!”阿尔弗雷德轻车熟路地点上了一大堆汉堡、炸鸡与可乐一类的食物,满溢的卡路里和糖分摆在亚瑟面前。

 

亚瑟小心翼翼地捡起一块炸鸡喂到嘴里,发现味道比想象中的好很多后忍不住多吃了一些,然后又小声地问道:“吃这个不会对身体不好吗?……”

 

阿尔弗雷德当下就是一哽,这个人一千多年前和一千多年后说的话怎么半分都不带改变的。不过小小的亚瑟说出这种正经的话时有种诡异的萌感,要不是手上还带着油乎乎的手套,阿尔弗雷德就想伸出手狠狠揉一把眼前人软软的金发。

 

回到家后的阿尔弗雷德依然尽职尽责地充当一个短暂的好哥哥,平时必定熬夜打掉的游戏也在今天破了个例变成了睡前的讲故事活动,当阿尔弗雷德发挥自己可以去当电影编剧般的想象力把第三个故事编完后,亚瑟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阿尔弗雷德身边睡熟了。

 

阿尔弗雷德钻进了被窝,决定明早起来要是还是这样就向科学研究所的那些老头子们求助,怎么把他的亚瑟还回来。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违背科学的吧?

 

阿尔弗雷德笑笑,模模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的阿尔弗雷德是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吵醒的。

 

“你怎么还不起来?都快十一点半了!”

 

阿尔弗雷德睁开眼,原来的亚瑟完好无损地出现在眼前,就连衣服都还是同一套。

 

不顾眼前人的埋怨,阿尔弗雷德一把扯过亚瑟,在他脸上迅速落下一吻。

 

“搞什么啊?”亚瑟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一大早的……”

 

“没什么,”阿尔弗雷德回答道,“只是忽然觉得现在的你比小时候的更可爱。”

 

“喂,”亚瑟好像反应过来了一个事实,“你昨天有没有对小时候的我做什么?”

 

“绝对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

 




是 @a1716039093 妹子点的逆转兄弟梗!这么久才写真的抱歉qwq

我从期中季活过来啦!!现在的愿望就是在期末季以前多写点诶嘿嘿

最后照例感谢每位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噢

百里锦笙
第一次画的板绘 轻喷轻喷(۶ꈨ...

第一次画的板绘 轻喷轻喷(۶ꈨຶꎁꈨຶ )۶

第一次画的板绘 轻喷轻喷(۶ꈨຶꎁꈨຶ )۶

秋风流云扇

我真的无法控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无法控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社恐今天好了吗

【人生赢家组/金钱+美食】Day and Moon(一发完)

周一更新 ✔然后又被罗夫特上校搞了,草
人生赢家组,仏耀+米耀,微量联耀及法贞
国象设定,私设一堆,OOC属于我
背景参考法国大革m,但结合剧情做了非常大的修改,不代表我对法国大革m的任何观点
剧情关联:王尔德《快乐王子》←由于文章内容是呼应快乐王子,为了最好的观看体验,建议先了解一下快乐王子的剧情
看到背景参考你们就应该猜到了

是刀,是大刀,真的是刀

BE预警,甜党请务必!务必!谨慎阅读,不要作死
BGM&哥哥唱的歌&灵感来源:Days and Moons
请配合BGM食用

总之,祝大家光棍节快乐^L^

以及,先给大家道歉,因为本篇内容实在太多,涉及几方的博...

周一更新 ✔然后又被罗夫特上校搞了,草
人生赢家组,仏耀+米耀,微量联耀及法贞
国象设定,私设一堆,OOC属于我
背景参考法国大革m,但结合剧情做了非常大的修改,不代表我对法国大革m的任何观点
剧情关联:王尔德《快乐王子》←由于文章内容是呼应快乐王子,为了最好的观看体验,建议先了解一下快乐王子的剧情
看到背景参考你们就应该猜到了

是刀,是大刀,真的是刀

BE预警,甜党请务必!务必!谨慎阅读,不要作死
BGM&哥哥唱的歌&灵感来源:Days and Moons
请配合BGM食用

总之,祝大家光棍节快乐^L^

以及,先给大家道歉,因为本篇内容实在太多,涉及几方的博弈,要完全交代好大概要2w5起步。但我一天爆1w5已经是极限了,为了赶上周一+光棍节【对,我超努力的】,所以本篇较多剧情都做了留白处理。以后可能会大修吧……【大概

沈长安

补档【金钱组】背叛者(h)

注意:是补档,艾伦,阿尔,耀耀!艾伦,阿尔,耀耀!三人行!

         求三连求关注,热度高的话续很快就可以和大家见面!

        评论区见!

        来个群宣?948607507,里面有专门放车的合集,就在群相册。

注意:是补档,艾伦,阿尔,耀耀!艾伦,阿尔,耀耀!三人行!

         求三连求关注,热度高的话续很快就可以和大家见面!

        评论区见!

        来个群宣?948607507,里面有专门放车的合集,就在群相册。

布结婚等着干嘛

【本家搬运】万圣节 米团

*2018-12-05 新竹林更新

*因为这一则没有特别需要翻译的地方,所以不在图上做汉化

*漫画源地址


#俄语粗口#

go to hell!Fuck off bitch slut!


喜欢请在多个渠道购买官方漫画和周边支持本家!

本家新竹林链接

animatebookstore电子版单行本购买

  

*2018-12-05 新竹林更新

*因为这一则没有特别需要翻译的地方,所以不在图上做汉化

*漫画源地址































#俄语粗口#

go to hell!Fuck off bitch slut!











喜欢请在多个渠道购买官方漫画和周边支持本家!

本家新竹林链接

animatebookstore电子版单行本购买

  
Alva

记梗(乙女)

好想看Alf和女孩子谈恋爱的文学啊

(小声说)有没有太太愿意写啊

老王是班主任什么的 亚瑟是英语老师什么的

伊万是政教处老师什么的

专门抓Alf

Alf是颗光满四射的星星

高中生女主和他的高中生男友

也可以写成友情向

也可以是一场长长的慢慢的恋爱

Alf真的巨适合当男友

不过能不能吸引到他全靠本领了

“不存在亲情的爱情

爱你如同爱生命”

这么可爱的大金毛男友真的不要吗


好想看Alf和女孩子谈恋爱的文学啊

(小声说)有没有太太愿意写啊

老王是班主任什么的 亚瑟是英语老师什么的

伊万是政教处老师什么的

专门抓Alf

Alf是颗光满四射的星星

高中生女主和他的高中生男友

也可以写成友情向

也可以是一场长长的慢慢的恋爱

Alf真的巨适合当男友

不过能不能吸引到他全靠本领了

“不存在亲情的爱情

爱你如同爱生命”

这么可爱的大金毛男友真的不要吗



江风

R!!!!!
我不是,我没有!
!!!!!!!!!!!!!!
草图注意!
米苏!
🥩!
(我这个画渣的画应该不会屏蔽吧)

R!!!!!
我不是,我没有!
!!!!!!!!!!!!!!
草图注意!
米苏!
🥩!
(我这个画渣的画应该不会屏蔽吧)

Amishit Eddy Sile 🇫🇷

「米英♀」迟到,小孩子可千万不要学习

依旧是米×英娘

分为三篇

阿尔约会迟到

阿尔因为赖床上学迟到

阿尔因为加班混到凌晨才到家第二天早上起不来迟到


1.

现在是上午九点半,罗莎在咖啡厅里做了半个小时了,阿尔弗雷德,还没有来,约定的时间是九点。罗莎打过电话给阿尔,但说是在路上,感觉就像才出门,亏得自己起那么早花了几个小时选衣服化妆。

罗莎抱怨着美利坚的男人怎么都那么拖拉。

时钟上的分针过来四十,阿尔还是没有出现在罗莎面前,她打算收拾一下就离开,但是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阿尔抱着一打团的玫瑰出现在罗莎的面前,花上还有露珠,散发着香气。

「为什么这么晚才来」罗莎使劲揉着阿尔的脸「约定的时间是九点...

依旧是米×英娘

分为三篇

阿尔约会迟到

阿尔因为赖床上学迟到

阿尔因为加班混到凌晨才到家第二天早上起不来迟到




1.

现在是上午九点半,罗莎在咖啡厅里做了半个小时了,阿尔弗雷德,还没有来,约定的时间是九点。罗莎打过电话给阿尔,但说是在路上,感觉就像才出门,亏得自己起那么早花了几个小时选衣服化妆。

罗莎抱怨着美利坚的男人怎么都那么拖拉。

时钟上的分针过来四十,阿尔还是没有出现在罗莎面前,她打算收拾一下就离开,但是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阿尔抱着一打团的玫瑰出现在罗莎的面前,花上还有露珠,散发着香气。

「为什么这么晚才来」罗莎使劲揉着阿尔的脸「约定的时间是九点,现在快十点了」

「因为啊,这个东西我挑了好久」阿尔拿出藏在花里的首饰盒,可惜里面并不是戒指,这么大的首饰盒装的当然是手镯「我想罗莎一定很适合」

果然是手镯,罗莎戴上,还挺合适的。阿尔倒是在憋笑,一路上都在憋笑,罗莎一直很不解,阿尔为什么要笑。

「还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吗?」阿尔指着手镯,示意罗莎摘下,他接过来,罗莎看着阿尔将手镯缩小「可以伸缩哦,四舍五入就是一枚戒指」

罗莎现在很想打阿尔,但是为了淑女忍住了,只好笑笑,就说为设么这手镯这么丑还只有一个钻。

2.

学校大门快关上了,阿尔奋力奔向那里,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了。

可惜,还是没有赶上。

罗莎打开小门,站在那里看着手表「阿尔弗雷德,你迟到了一分钟,扣你们班级一分」在记账本上记下这一分「快点进去」

罗莎和阿尔其实在一个班,本身也很不甘心,一定又会被隔壁班的弗朗索瓦丝笑话,想到这个就来气,罗莎又把阿尔骂了一顿。

「你这个家伙为什么有迟到,这个月扣了五分了,就因为你」

「我知道了,但是我真的起不来」

起不来很正常,但是学校关门时间是八点,晚上九点睡也能起来吧。罗莎敲了一下阿尔的脑袋,说他是笨蛋,一个只会吃憨八嘎的笨蛋,一身肌肉也不知道怎么长的。

「难道不能不赖床吗?」

「这个啊」阿尔看着罗莎「我一共定了六个闹钟,从七点开始,十分钟响一次」

「那你为什么还迟到」

「当第一声想起是,我看到是七点,心想着还早,从家到学校不到五分钟的路程就再睡会,第二个闹钟也是,到了第五个闹钟我意识到不行了,然后匆匆忙忙的」这个语气听起来带着骄傲,听内容可不是值得骄傲的事情,罗莎这回狠狠敲了阿尔的脑袋

「果然是个笨蛋」校级委员的事情很多,每天都忙的要死,阿尔倒是给罗莎填了不少麻烦,还死活不承认。每当罗莎有麻烦的时候,阿尔的出现会让麻烦变大,帮忙变成帮倒忙,那还不如不帮。

罗莎想尽一切办法治理阿尔,绞尽脑汁了已经,不管用,尽管是这样。

加快速度进了教室,阿尔尴尬的对着班主任笑着,坐回到自己的座位,翻出课本,是不是还偷瞄几眼罗莎,想到她早上生气的样子就忍不住笑。

「看什么啊,看书给我」

3.

对着门前的指纹打卡机报出来的迟到,阿尔有气无力的走进办公室,作为高级干部的他居然迟到了。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阿尔弗雷德·f·琼斯」罗莎坐在他腿上,手里拿着一块司康饼,往阿尔嘴里塞,阿尔用手抓住了她。

「坚决不吃你做的的东西」

罗莎和阿尔曾经约定过,如果阿尔迟到,就要把罗莎做的东西吃干净

「可不许反悔啊,我亲爱的,上司」罗莎明显不爽

「不行,我怕断子绝孙」

「这种事情是由我来决定的吧,倒是你给我吃下去啊」

阿尔还在和罗莎杠,死活不肯吃下着看似完美的司康饼

「你做的东西有毒啊」

「放心吧顶多拉肚子,吃不死人的」

王耀已经在外面看了很久了

「我说,你们两个,还要杠多久」他打断了罗莎和阿尔的杠局「半个小时过去了耶」

「老王你记着,这回帮我你欠下的债可以不还」

「不行啊,罗莎会砍了我的」王耀走出阿尔的办公室

罗莎真的来劲了,用力反抗阿尔「你食言了,我打算真的让你断子绝孙」

「真的会死」

「死不了的」

王耀真的看不下去了「可以了吧」说着拿起一块司康饼往嘴里塞「你看吧死不了」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出去。

「你看吧王耀都没事」

门外的王耀在关上门的一瞬间,倒下了「救命……」

喜欢向日葵!也最喜欢你
本家的兔女郎! 这个羞涩的样子...

本家的兔女郎!

这个羞涩的样子,露真是纯情BOY的设定啊2333


本家的兔女郎!

这个羞涩的样子,露真是纯情BOY的设定啊2333


逸灵
“想从本hero手里抢到好处,...

“想从本hero手里抢到好处,可真是大胆的想法啊。”
“绝对不会让你如愿的”

第一次出cos献给全世界的hero!
因为化完妆之后才想起来忘记拿眼镜于是就戴了老王皮下的眼镜orz
我下次再也不这么粗心了_(:τ」∠)_
摄影后期以及老王都是她,我爱她(疯狂示爱) @栎子川

“想从本hero手里抢到好处,可真是大胆的想法啊。”
“绝对不会让你如愿的”

第一次出cos献给全世界的hero!
因为化完妆之后才想起来忘记拿眼镜于是就戴了老王皮下的眼镜orz
我下次再也不这么粗心了_(:τ」∠)_
摄影后期以及老王都是她,我爱她(疯狂示爱) @栎子川

藍莓ZhangBlue

亲情向!!!!!

就喜欢味音痴这种相处方式ˊ///ˋ

亲情向!!!!!

就喜欢味音痴这种相处方式ˊ///ˋ

抹茶巧克力

失忆+感情渐淡梗【金钱组】

这个是和七响大佬的联梗,七响大佬的是抱熊组。

七响响,我更出来了,你的呢 @七响  (发出催更的怨念)


————————————

我醒来的时候,床边趴着一个金发的男孩

当然,在我的脑海中没有任何关于他的印象

看见我醒来他的情绪有点激动

嗯,怎么说呢?就是一瞬间眼睛就有了光,但是我好像不认识他,或者说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先生,你还好吗?”我伸出手试图安慰他,感觉不妥,又把手收了回来

他对我的行为似乎有点不解,他好像认识我

“耀?你怎么了?”他的眼睛还是湿漉漉的,却反过来关心我,他喊我“耀”,这是我的名字吗?

因为我没有说话,他显然有些着急了

“耀,我错了,你别吓我呀”感觉他快急哭了,为什么我也会...

这个是和七响大佬的联梗,七响大佬的是抱熊组。

七响响,我更出来了,你的呢 @七响  (发出催更的怨念)


————————————

我醒来的时候,床边趴着一个金发的男孩

当然,在我的脑海中没有任何关于他的印象

看见我醒来他的情绪有点激动

嗯,怎么说呢?就是一瞬间眼睛就有了光,但是我好像不认识他,或者说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先生,你还好吗?”我伸出手试图安慰他,感觉不妥,又把手收了回来

他对我的行为似乎有点不解,他好像认识我

“耀?你怎么了?”他的眼睛还是湿漉漉的,却反过来关心我,他喊我“耀”,这是我的名字吗?

因为我没有说话,他显然有些着急了

“耀,我错了,你别吓我呀”感觉他快急哭了,为什么我也会有点难受呢?我不认识他。。。吧

护士说他是我的恋人,可是我们好像都是男生,我是弯的?

后来我出院了,和他回到我们的家,虽然我对他仍然一点印象都没有,对这间房子的一切也都很陌生,就好像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一样

他对我有点过度的热情了,经常会扑过来抱我,这大概是以前我们比较亲密的动作吧

这段时间有很多人来探望我,我对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一点印象,只是唯独他,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人

对于他的一切我的认知都是空白的,就好像是我的人生中从未出现过这个人,空白到我都怀疑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他每天都在和我说我们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渐渐的我知道了很多事,我知道了我们是在高中认识的,我是大他一届的学长,我知道了我们第一次约会是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我知道了我们第一次出去旅行是去的纽约,我知道了我们已经在一起五年了

但是听他说这些的时候,我仿佛在听另一个人的故事

好像我从来没经历过一样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就这样过了两年

但是我仍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他也渐渐失去了开始的热情,不再会像开始那样,每天都问我“耀耀今天想起hero是谁了吗?”虽然每天的回答都是“不,我不记得”

老实说我现在真的不想想起曾经的事了,我感觉那不是我的故事了

今天我和他说:“阿尔,分手吧,你现在不爱我”

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好

这样也好,不知什么时候我们都开始厌倦彼此了

我厌倦了日复一日被灌输另一个人的回忆,他也厌倦了不断想把我变成他的愿望

再见,或者再也不见

——————————————————

我终于写完了,七响大佬更新更新


薔薇狂熱
變個畫風本質還是沒變。

變個畫風本質還是沒變。

變個畫風本質還是沒變。

花菜
父女(误) 私心加了AB标签_...

父女(误)


私心加了AB标签_(:з)∠)_

父女(误)




私心加了AB标签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