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狸

21647浏览    1812参与
CharmHolic

灵狐轶事 接触(上)

这是阿狸第一次潜入侵略者营地大后方—艾欧尼亚西南海岸线上诺克萨斯军队的货运码头,此时的她正安静地藏身在盛满一箱箱物资的货船储物舱。月亮隐去了身形,照进船舱的幽暗光线刚好为她提供活动的视野而又能不被那些异乡人察觉。周围的魔力让她心神宁静,尽管她对这次即将开始远行并没有多大的把握,但索拉卡提到的那片沙漠,自己一定要亲自去查探一番。


阿狸在前一天深夜鬼魅般的引诱了一名诺克萨斯高等军官,这是她在两天的探寻中锁定的目标,而后发挥她的拿手好戏,顺利套出了驶往恕瑞玛的船队信息,而那位军官只会以为是做了一场奇幻的梦。海面悄然掠过一阵微风,她轻轻攥紧手中的信物,只要等到清晨,船队平安出发,那么一切就将正式...

这是阿狸第一次潜入侵略者营地大后方—艾欧尼亚西南海岸线上诺克萨斯军队的货运码头,此时的她正安静地藏身在盛满一箱箱物资的货船储物舱。月亮隐去了身形,照进船舱的幽暗光线刚好为她提供活动的视野而又能不被那些异乡人察觉。周围的魔力让她心神宁静,尽管她对这次即将开始远行并没有多大的把握,但索拉卡提到的那片沙漠,自己一定要亲自去查探一番。


阿狸在前一天深夜鬼魅般的引诱了一名诺克萨斯高等军官,这是她在两天的探寻中锁定的目标,而后发挥她的拿手好戏,顺利套出了驶往恕瑞玛的船队信息,而那位军官只会以为是做了一场奇幻的梦。海面悄然掠过一阵微风,她轻轻攥紧手中的信物,只要等到清晨,船队平安出发,那么一切就将正式的开始,所以再——


“噌—”


金属利器亮出一道极快的晦暗银光,通过侧舷的窗口直直刺进了储物舱,这道难以觉察的微光被阿狸准确捕捉到,她闪身让那枚飞镖落在了自己刚才在的位置上——那个绝佳的隐匿点。


她躲进另一边比较狭窄的空隙,虽然十分安全,但几乎没有退路,且视野也比较狭窄。至少,她在内心安慰道,可以瞧瞧是何等暴力直接的人,有这个胆量和自信深入敌阵。


阿狸冷静地在原地等待,因为知道这一镖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所以她打定主意不和来人起任何争执。她感受到海面上飘起了不寻常的烟雾,而这与海雾又是不同,艾欧尼亚的海雾清冽而缥缈,且通常不会带有如此明显的目的性,对于阿狸这般敏锐的生灵来说,此中隐藏的杀意甚是露骨,然而那群蠢笨迟钝的野蛮战士,不说杀意,就连这雾的异常也未察觉。


来了,阿狸眼眸一沉,那枚飞镖眨眼间便化成了人型,隐在烟雾中的,是一名看起来二十有余的人类女性。


“啧,被人捷足先登了啊。”


声音沉稳又未褪去青涩,等烟雾稍微散去,天生极好的夜间视力让阿狸看清了眼前小姑娘的模样。


忍者,这是在她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这人用口罩遮住了原本就小巧的半张脸,身形娇小但却有韧性,因为裸露在视野中背部和上肢的肌肉线条十分紧实流畅,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形似手中武器的模样,结实紧致的腰间挂了个大布袋,似乎装着许多忍者必备的小玩意儿。


“看够了没有,狐狸。”


训练有素的忍者立刻捕捉到了阿狸的位置,她眯起眼睛,尽管视力不如阿狸优秀,但也远超常人,迅速适应光线的她将阿狸描了个大概。


“呃,晚...晚上好,我叫阿狸。”稍微不自然地打着招呼,这位姑娘似乎并不容易相处。


“哼,你最好别动,”忍者小声的念叨着,“阿卡丽。”


此后好一阵二人都没再说话,阿卡丽看阿狸老实地坐在角落,也没有敌意,便当她不存在一样,集中精力无声地游走在舱内清点着物资。而阿狸这边却觉察到了不妙——如果眼前的忍者在这里闹出大动静,那这艘船必定不会按计划起航。眼下虽然及时撤出另待时机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但也意味着自己将会错失这极好的机会,阿狸默默攥紧了拳头,她想要把它抓在手里。


“你打算怎么做?”她将阿卡丽的动作尽收眼底,猜测了她的意图——安静顺走这里的东西,于是决定帮这位不速之客完成使命,让她能快些离去。


忍者停下活计,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打劫。”


艾欧尼亚的近海全域飘起了海雾,阿狸了然,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行动,似乎就连初生之土也在帮助着眼前的她。绳梯从窗口处被扔了进来,看上去是有同伴来了。


船舱内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人类孱弱的听力欺瞒了他们的大脑,以为做得悄无声息,实则是掩耳盗铃。阿狸笑着摇摇头,若诺克萨斯军队在船上安排有瓦斯塔亚斥侯留守的话,行动一定会失败吧,顺水人情,不知能不能在忍者这里讨到呢?她悄悄摸到舱门处,正准备感知上方甲板情况,却突然惊觉有什么东西正向着船舱极速袭来。


“阿卡丽,窗...”


是黑影。视线捕捉到了那抹身影,但下一秒便被防御不及而撞向自己的阿卡丽挡住了。


“碍事...”的家伙们又来了,对手寂静又迅猛的攻势让阿卡丽没有功夫把话说完。货物才搬运了不到一半,影流的鼠辈就来搅局。他们的首领原本与她同为师门,但中途叛逃又习去了那些黑暗的魔法伎俩,影子不停地在她面前游离,糟蹋了她的好心情。被击退的阿卡丽一把推远了身后的狐狸,在躲避攻击的同时给同伴们吹了个口哨,示意他们立刻放下东西撤离。虽然打起来她有把握从敌人的包围里溜走,但那些物资和已经挂彩功夫欠佳的门外汉们可就难说了。


影流的弟子也没闲着,趁着四五位高阶门徒与阿卡丽缠斗的间隙,他们拿着罗盘一样的玩意在货物中极速地寻找着什么。


是想要那个?阿狸冷眼瞄了瞄被放在角落里的一个木箱,确实,以人类的角度来说,是个很诱人的东西。她在一旁默默观赏着忍者大战,期望这起骚动不要误了正事。


影子忍者们毫无顾忌的四处翻找终于惊动了甲板上的士兵,他们“第一时间”拉响了警报。常驻的守卫向着舱内涌来,躲在门侧的阿狸大概确认了一下受伤武士的撤离状况,微微吸了一口气,将周围沉睡的魔力唤醒,汇成宝珠凝聚在手心,虽然无心主动帮助人类,但她更不喜欢看到有人被这些异乡人夺去性命。


“呲———”一颗烟雾弹在自己脚下炸开,她离开前听到身后忍者闷闷的声音:“三分钟,算我欠你的。”


狐狸听罢,难得的露出了娇俏的笑容,可惜的是谁都没有发现。


守卫一开门便被烟雾夺去了视线,再加上原本就狭窄的通道和昏暗的灯光,七八个人挤作一团根本难以前进。而这时,阿狸自他们脚边幻身穿过,手中的宝珠划出一道柔和的粉色光路,夹带着一串娇滴滴的笑声。守卫们还未来得及看清她的身影,就被这声音酥了身子,渐渐又发觉使不上力,意识模糊。


等待烟雾散去后,解决完高阶门徒的阿卡丽才看到这些守卫软绵绵地瘫倒了一地。


“这不是半分钟都不到嘛...”她拍拍手,一边活动着筋骨准备收拾影流余党,一边小声叹气,“可别骗了我啊,狐狸。”


这边阿狸冲出了甲板,眼角瞄到远处正在向此集结的士兵,下一刻又迅速蹿上桅杆,以确认那些受伤的武士们安全离去。


“可惜只有等改天了。”


阿狸隔着衣袖摸了摸收好的双生石,只要人类还活动在这片土地上,自己就有机会去往遥远的沙漠,她抬头,看见明月探出了云朵。


艾欧尼亚夜晚凛冽的空气让阿狸倍感舒适,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笑着摆手把周围的魔力擦出纯净的蓝色火花,九条尾巴懒散又妖异地扭动着,明晃晃的狐火和湛蓝的光球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人情,也改天再讨吧。”还有两分钟,成为受人瞩目的焦点让她有些飘飘然,虽然她不大与人接触,但是眼下的光景自己却是非常的喜欢。她能感知到船舱内的忍者还在收拾残局,有一些未受伤的武士在尽量多的搬运着物资,那个姑娘的身手十分不错,自己也是非常喜欢。想罢又点着一团狐火,而这一举动让人们又紧张了一分。


想要跟我玩就得防着我一不小心点了货船,但他们又没这个权力,而握着决定权的那个男人...阿狸嫣然一笑,希望他在梦里不要太放纵就好。


差不多就溜了去罢。她换了个可爱一点的姿势坐在横杆上,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淡淡地看着地上严正以待的人类,瞳孔因为使用魔力变为了金色,而这反又为她添了一分妖气。


乖乖的等到三分钟结束,见一道银光闪出船舱,阿狸笑着颔首,准备起身离去。然而,意外总是会接踵而至。


下方的人们和准备撤离的阿卡丽也注意到了那道光,柔软的金色光华轻飘飘落在阿狸身边,与此同时响起了一个极其聒噪的男人声音。


“派对的开始是——盛大登场!!”

CharmHolic

拳头新出的英雄联盟卡牌游戏的原画集,看了艾欧尼亚相关原画之后,发现这次更新在一定程度上让我的脑洞又多了几分合理性。


果然短篇的话会自由些,官方背景故事的添加和修改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索性就全部拆成短篇吧,想到哪里也可以写到哪里。


最初的那版二设...可以不改耶(开心

拳头新出的英雄联盟卡牌游戏的原画集,看了艾欧尼亚相关原画之后,发现这次更新在一定程度上让我的脑洞又多了几分合理性。


果然短篇的话会自由些,官方背景故事的添加和修改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索性就全部拆成短篇吧,想到哪里也可以写到哪里。


最初的那版二设...可以不改耶(开心

狼堡

好了 塞满 封坑 再也不买阿狸了

好了 塞满 封坑 再也不买阿狸了

月落无尘\
摸了一张闺女!!阿狸可以说是我...

摸了一张闺女!!
阿狸可以说是我入坑LOL以来亘古不变的信仰!
www等阿妈有钱了一定要给你衣柜塞满
唔,吐槽可以口下留情!!!
希望太太们给些意见ovo
我并不是很擅长板子作画,所以这张作品我个人也不满意orz

(我闺女是真的好看QAQ)

摸了一张闺女!!
阿狸可以说是我入坑LOL以来亘古不变的信仰!
www等阿妈有钱了一定要给你衣柜塞满
唔,吐槽可以口下留情!!!
希望太太们给些意见ovo
我并不是很擅长板子作画,所以这张作品我个人也不满意orz

(我闺女是真的好看QAQ)

你的寒王

依旧指绘阿狸和奥莉安娜

依旧指绘阿狸和奥莉安娜

壞孩子
# 企鹅狸 黑豹狸 泪目!可爱...

#

企鹅狸

黑豹狸

泪目!可爱!

#

企鹅狸

黑豹狸

泪目!可爱!

壞孩子
#兔子狸 香蕉狸 嘻嘻~可爱

#

兔子狸

香蕉狸

嘻嘻~可爱

#

兔子狸

香蕉狸

嘻嘻~可爱

托儿索我抱走啦.

拳头公司大大不出电影可惜了

星守赛高——

拳头公司大大不出电影可惜了

星守赛高——

WinkR

今日排位实况。

“别再送了。”

姿势有参考。

今日排位实况。

“别再送了。”

姿势有参考。

CharmHolic

灵狐轶事-重逢

       艾欧尼亚北部密林,阳光透过交错的树叶洒下斑驳的光影,索拉卡用指尖轻抚过每一棵参天巨木,在这诺大的林中悠然踱步。因为这里承载着太多美好的回忆,所以她会偶尔起兴远行来到初生之土,重游故地。

       偏远而神秘的北部密林避免了战乱带来的纷扰和纳沃利兄弟会的暴力入侵,对森林和魔法没有歹意的人能自由出入,传闻中凶险的密林反而成为了人类和瓦斯塔亚能够和平共存的地方。感受到前方变得浓烈的生灵气息,想必是有类似市场的存在,索拉卡决定调转方向并避开会有商人通行的主道,但不时还是能感觉到有瓦斯塔亚人在高高的树...


       艾欧尼亚北部密林,阳光透过交错的树叶洒下斑驳的光影,索拉卡用指尖轻抚过每一棵参天巨木,在这诺大的林中悠然踱步。因为这里承载着太多美好的回忆,所以她会偶尔起兴远行来到初生之土,重游故地。

       偏远而神秘的北部密林避免了战乱带来的纷扰和纳沃利兄弟会的暴力入侵,对森林和魔法没有歹意的人能自由出入,传闻中凶险的密林反而成为了人类和瓦斯塔亚能够和平共存的地方。感受到前方变得浓烈的生灵气息,想必是有类似市场的存在,索拉卡决定调转方向并避开会有商人通行的主道,但不时还是能感觉到有瓦斯塔亚人在高高的树枝间穿行而过。

       忽地,一阵好听的铜铃声传进脑海,一抹身影从索拉卡身边急急掠过。那是位罩着深棕色斗篷的人,兜帽罩住了他的容貌,宽大的斗篷也掩盖住了其身形,但是那股气息让索拉卡不得不出声,那是令她怀念的气息。

      “那个,请等一下!阿…”她开口,生怕这人跑太快从视野中溜走,而对方闻声也立刻停了下来,转身,似乎是在确认被叫到的人是不是自己。

      不,不是她。索拉卡吞下了呼之欲出的“狸”,金色的眼眸中泛着温柔的光华。似乎,不是她。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细腻又带一丝磨砂质感的女声从兜帽内传出,这人缓步朝着索拉卡走来,稀稀疏疏的光点在棕色布匹上流转,映着她忽明忽暗的脸庞,含露一般的湛蓝眼神十分地摄人心魄。

       “看来是我弄错了,很抱歉…”索拉卡轻轻摇头,回给这人温柔的微笑。她右手抚着胸前,稍微行了低头礼,柔声说:“我叫索拉卡,很高兴认识你。”

       “阿狸。”女人摘下兜帽,稍微折下的狐耳柔软地恢复了耸立的模样,并悄无声息地抖动了一下,似乎表达着主人的一丝疑惑,因为阿狸自己也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但是这个人的容貌——蓝紫色肌肤,独角羊蹄的金眸白发女性,在阿狸的记忆中,甚至是吸取来的记忆里也是不曾见过的。

       而这边索拉卡也在端详着眼前的阿狸,仔细看来,唇红齿白,脸如鹅蛋。虽然眉头微微皱起,但仍能描出那一弯清秀的柳叶模样,鼻梁在隐约的阳光下显得精致而挺立,湛蓝瞳孔的双眼一看秀丽且俊俏,再看却羞怯又妖娆,眼尾似挑非挑,清冷随意却又顾盼生姿。索拉卡略微呆住了,好似将眼前的生灵看作了这片土地给予世间的馈赠。

       “那个…”头一次,有人能如此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并且丝毫不受影响,阿狸反而被盯得有点儿不自在,她拢了拢斗篷,一边在脑海里寻找着这熟悉气息的源头,一边抛出确认的话语,“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说不定,是有见过的。”索拉卡不紧不慢地回答到。

       然而这种抓不住的感觉却在阿狸心底挠起了痒,她耷拉着耳朵,选择不再看向索拉卡,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找寻这股气息的源头,然后回到了自己手中。

       是双生石!

       阿狸惊讶,她隐隐觉察到了,眼前的女人散发着和这对双生石相近的热度与光芒,尽管她并不清楚这道光的本源来自何方。

       “索拉卡,你…”阿狸极力压抑着内心的兴奋,小心翼翼伸出握成拳的手,“或许你见过这个东西吗?”

       索拉卡垂眸,看着阿狸纤细的手指逐渐展开,她手掌中静静地躺着那对双生石。金眸深处,泛起了不易察觉的涟漪,索拉卡闭上眼,摇了摇头,道,

       “很抱歉,并不是我见过的物什,”她顿了顿,又接着补充到,“但是,感觉来自一个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原本应该是,双生的蜥蜴蛋化石。”索拉卡带着怀念的口吻,一字一句的说到。

       她在隐瞒什么?

       敏锐的狐妖心中升起了疑惑。虽然没有获得更多的情报,但至少证实了希闰的这部分说辞。“索拉卡,”阿狸眼里闪着感激的微光,“谢谢你选择告诉我这些。”

       “!”听罢,索拉卡似乎呆住,一时间有太多情绪涌上心头,又卡在了喉咙口,她向着阿狸迈出两步,自然地伸出双臂抱住了这只狐妖,轻声念叨着她的名字。

       “!?索拉卡?”阿狸显然被这个拥抱吓到,她原本打算故技重施,对着眼前的女人施展魅惑之术以套取情报,却不料被她满满地拥住。许久未曾感受到的触碰让她乱了阵脚,呆了好一会儿之后,被那温暖的气息感染的阿狸乖乖的回抱了索拉卡,并忍不住将头埋进了她的肩窝。

       原来,原来是这样,星辰啊。

       索拉卡感受着狐妖的一切,在心底落下深深的叹息。过往的回忆止不住在脑中闪过,最后化为温热的泪水,淌下索拉卡的面庞,也淌过了阿狸的肌肤。

       阿狸安静闭上眼,品味着对方的情绪波动,感受着来自索拉卡身上的遥远而飘渺的魔力。尽管不能知晓索拉卡的内心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此刻的相拥让阿狸感到十分的安心,她轻轻地拥住娇小的白发女子,靠着树根缓缓地坐了下去。

       “抱歉,吓到你了吧,阿狸。”半晌,索拉卡坐正,向这位刚认识的瓦斯塔亚人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转而才发现自己刚才是被阿狸圈在了怀里,柔软的大尾巴轻轻揽住了她的后背,彼时那些亲密的记忆再次涌来,索拉卡抿了抿嘴唇,道:“你很像…我过去的一个朋友…”抬起手,来回抚摸着狐妖脸上胡须一样的浅色面纹,“一个,很喜欢撒娇和亲昵的朋友。”

       阿狸失语,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心在跃动,又很平静,有点轻飘飘的,却又很踏实,好似空虚被填满,又像冬雪化为了春水。她不自觉抖了抖耳朵,随即好奇地看着眼前的女子,问:“索拉卡,你是什么人?”

       “只是故地重游的旅者,”索拉卡微笑,“我来自巨神峰。”

       阿狸眯着眼想了想,在她吞噬过的记忆里,那似乎是个很险峻但是又宏伟壮丽的地方。

       “这个,”索拉卡一边说着一边用拇指来回在阿狸手心抚摸着双生石,弄得阿狸有些痒痒,“这是来自遥远沙漠的蜥蜴蛋化石,在此之中若有幸发现了双生的巨型卵化石,再去寻找符文之地上最好的工匠,取其内核,以自然之力,辅以人力,便可得此双生石。因在沙漠中吸取漫长而久远的太阳之力,又被人唤为太阳石。”

       “我…在寻找我的族人,”阿狸听完,略显怅然地垂着头,“这双生石很可能是他们留给我的唯一信物。”毫无缘由的,她感觉内心的一切烦恼都能诉说给眼前这位刚刚相识的女子。

       “族人…”眼波流转,索拉卡缓缓开口,“阿狸,不要心急,去慢慢感受身边的一切吧。”

       女子周身隐约散发着魔力屏障,阿狸看得呆了。

       她难道是…

       “他们,从未离开过你的身边,”索拉卡抬头望向高高的树顶,又似乎是在看这之外的天空,而她瞳孔中闪烁着的光芒又好像来自更遥远的地方,“静下心来,去感知身边的一切,一切,只用等到时机成熟…”

       “索拉卡…你难道是…”阿狸犹豫该不该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个会让人莫名产生敬畏的答案。

       传说中的先知,来自天上的巨神。

       索拉卡欲言又止,转而轻轻捧起了阿狸的脸,迎着对方惊讶的面容,温柔地亲吻了她。

       我也会等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