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米娅

32.1万浏览    4751参与
Katsue
脑洞摸鱼发生在博士还沉睡在切尔...

脑洞摸鱼
发生在博士还沉睡在切尔诺伯格的某一天夜晚
*有一点阿米娅×博士要素

脑洞摸鱼
发生在博士还沉睡在切尔诺伯格的某一天夜晚
*有一点阿米娅×博士要素

Rua

个人方舟编队变化~(2019.9.22-10.4-10.20

个人方舟编队变化~(2019.9.22-10.4-10.20

宇宙鸽王洛拾忆
论某初凕的号究竟多欧 麦哲伦两...

论某初凕的号究竟多欧


麦哲伦两发就出


我🍋了

论某初凕的号究竟多欧


麦哲伦两发就出


我🍋了

烨
她为何而哭?

她为何而哭?

她为何而哭?

Katsue

“没关系…你已经很努力了,阿米娅。”

“没关系…你已经很努力了,阿米娅。”

🕸️
想画一本塔露拉x阿米娅的同人本...

想画一本塔露拉x阿米娅的同人本。不知道有没有人有兴趣呀^ ^

想画一本塔露拉x阿米娅的同人本。不知道有没有人有兴趣呀^ ^

龙戟
憨憨又来发表锁屏用图了。

憨憨又来发表锁屏用图了。

憨憨又来发表锁屏用图了。

听海潮

【银博♂】我银灰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下2·落幕进行时)

ooc预警

男博私设

cp银博不逆不拆

警告:此章有基于剧情和光同尘带来的人设丰满而产生的大量可露希尔描写与极大量乱七八糟的世界观私设,内容可能烧脑也可能不,已尽量讲人话但真的好难啊同时有三处参考或致敬将在文末注释中标出

标亮:上章已作出少量修整使开头的小册子里面内容呼应文本

另:小册子封面的梗看不懂可评论提问或直接搜索,本章有注释,前章没有

仍未完结,仍未完结警告,本章字数近8000,注释延伸阅读有传送门

下章完结

前篇走这:    中下  下1·帷幕将落

可以就开始

————————

一...

ooc预警

男博私设

cp银博不逆不拆

警告:此章有基于剧情和光同尘带来的人设丰满而产生的大量可露希尔描写与极大量乱七八糟的世界观私设,内容可能烧脑也可能不,已尽量讲人话但真的好难啊同时有三处参考或致敬将在文末注释中标出

标亮:上章已作出少量修整使开头的小册子里面内容呼应文本

另:小册子封面的梗看不懂可评论提问或直接搜索,本章有注释,前章没有

仍未完结,仍未完结警告,本章字数近8000,注释延伸阅读有传送门

下章完结

前篇走这:    中下  下1·帷幕将落

可以就开始

————————

一本小册子: 封面写着:没有人在这里。里面写着: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


一本小册子: 封面写着:No One Is Here。*里面写着:HELPHELPHELPHELPHELPHELPHELPHELPH——



  银灰验证了指纹与虹膜。

  嘀——权限确认。

  加入高级加固建材强化的研究室大门向两边滑动,发出轻微的机械噪音。

  凯尔希不在。

  博士正在听阿米娅讲述他死亡期间发生的事。

  “你扮成我的模样,操作就可以执行了?”博士皱眉。

  “是的,博士。”阿米娅说。

  “原来如此。”博士点点头。他抬头看了银灰一眼,被他浑身笼罩的低气压吓了一跳。

  “银灰?”

  “银灰先生?”

  阿米娅立刻在大衣口袋里翻找银灰留下的视频录像,银灰制止了她。

  “我没有被抹消记忆。”他对博士说:“盟友,你应该猜到了。”

  “如果你指的是——罗德岛的博士谁当都行。”博士冷静地颔首,“能被轻易糊弄的识别系统,从未过问的可露希尔,我是不是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操作人是不是罗德岛的博士。”

 

 

——————

  “博士只是一个身份,谁来做都一样,什么东西做都一样。”可露希尔说,“认清现实吧,银灰先生,你所处的世界就是这样——”

  “你视若珍宝之物,在真实的世界一文不值。”

  “窥探真实只会让你痛苦。”

  “看看这个世界,这里有什么不好?这里有你的朋友、家人。你的野心、你的事业都在这里。”

  “生活在其中有什么不幸福?”

  “不。”银灰说。

  “拒绝有什么用?你毫无办法。”可露希尔微笑,那是一种过于复杂的笑容,微妙地噙着悲涩与嘲弄,又似乎是单纯的嘲笑,以至于银灰一时无法解读它,“JC01*,你有什么办法?”

  银灰一时噤声。

  对银灰而言,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的确——毫无办法。

  他从未感到如此无力。

 

 

  银灰垂下眼帘,一言不发地将尾巴塞进博士单薄的怀里。

  博士下意识就把毛绒绒的雪豹尾巴揣进怀里团着,任由雪豹焦躁甩动的尾巴尖磨蹭他的脸颊。

  阿米娅抱着一堆公务回到凯尔希空置的办公桌边继续处理公务了——这一个月,她几乎天天如此,以至于凯尔希的办公桌上已经摆上了她的马克杯、手枕和兔子文具筒。

  银灰坐在病床边,病床上的青年抱着雪豹尾巴顺毛。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啊啊——”红眼睛的血魔老板娘缩在她无数次向凯尔希炫耀的超级——柔软而且方便行动的转椅上,两条长腿都蜷起来,抱着脑袋沮丧。

  “不行!可露希尔!打起精神来!”她对自己说,“你做的是对的。”

  过了好一会儿,她又问:“我做的是对的吗?”

  无人应答。

  “PRTS,”她又问,“我做的没错,是吧?”

  “您履行了您的职责。”

  “我不是在问这个。”可露希尔重复道:“我的问题是,我做的对吗?”

  “PRTS无法回答CLOSURE。”

  “……”

  “好吧,好吧,well,well。”

  “这个博士肯定也是个没收到信的傻瓜。”可露希尔泄气地说,“或者收到信也没理解我到底在说什么。”

  “PRTS无法对CLOSURE的猜想进行确认。”

  “……你真的是从‘深渊’来的吗?”*

  “嘀。检索完毕,确认PRTS于上一次更新所用核心代码来自现实维度。”

  “……”

  “一点意思都没有。”

  “啊啊,如果是以前的凯尔希,肯定亲自把我撵去修船舱了。”

 

  扣门的轻响就像投入水面的石子,在安静得不同寻常的采购中心里荡漾开来。

  “可露希尔姐在吗?”银色短发的菲林少女从门缝里探出头,大腿上的黑色结晶环在灯光下反光。*

  “是崖心啊!”可露希尔长腿一伸立刻把鞋蹬上,一蹬转椅就滑到谢拉格少女攀登者面前,沮丧的神情一扫而空,换上热情的笑容,“崖心要买什么吗?”

  “啊,我上次订购了一双登山靴……”

  可露希尔终于想起了那个被真银斩劈成两半的快递盒。

  “……”

  那个快递盒还在地上安详地躺着。经过那样一次对话,别说银灰,她自己都没想到要收拾残局。

  一边说话一边到处瞧的崖心目光移到被劈开的快递盒上,定住了。

  哦豁完蛋。

  菲林的视力向来优秀,何况是她心心念念一星期的新靴子。哪怕还没有到手,崖心也对它的颜色、质地乃至特殊处理的绒毛装饰了若指掌——千万别小瞧一个精通邮购的女人!

  “抱歉……”可露希尔抓了抓头发,为难地说,“我的失误,我再帮你邮购一双,免费的。”

  今天第二个在采购中心翻船的希瓦艾什,露出一个低气压的笑容。

  “这次的邮购费用全免,我马上再下一个加急单……”可露希尔手忙脚乱地把快递盒子收起来,在货架间穿梭的身影快得几乎看不见。

  “嘛——是老哥干的,对吧?”

  “!!”

  “我就知道!我刚刚看见他满脸不高兴地从采购部走了!”崖心叉起腰,又生气又袒护地抱怨,“真是的,能好好沟通的问题,却偏偏喜欢惹别人生气!难怪姐姐现在还不肯和他说话,啊啊,真是气死人了!”

  “可露希尔姐,我回去就教训……我回去就告诉博士,让博士帮你教训他!”崖心气鼓鼓地说,“真是太过分了,居然还弄坏了可露希尔姐的货物,如果这个件不是我的,可露希尔姐肯定为难死了!”

  “……”

  “老哥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崖心也抓抓头发,期期艾艾地对可露希尔眨眼发wink,“可露希尔姐别生气了,我先替他说对不起啦……下次可露希尔姐想要整蛊老哥的话,我可以帮忙哦!”

  “……”

  ——看看这个女孩。天真、热情、真挚,而她又一次看着她开朗地笑着对所有人说:“初次见面,我就是将要触摸天际的崖心!请多关照!”*

  ——我做的对吗?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谁能帮我想想我该死的是不是对的凯尔希!!!!!

  ——凯尔希阿米娅华法林不管是谁告诉我——

  ——停下。

  ——清醒点,可露希尔。

  ——别让这个新的银灰影响你。

  ——别老想着凯尔希。凯尔希早就死了。

  ——这儿没有人,这儿没有人,罗德岛上没有真的人。

 

 

  “你知道你可以不用冒这些险的,对吧?”博士把脸埋在温暖柔软的毛绒绒里,露出一只眼睛。

  “我知道。”银灰说。他的尾巴尖难以遏制地僵了一瞬,他开始意识到博士想说什么了——

  “你其实完全没必要管罗德岛这堆烂摊子事,但你还是去做了,尽你所能地处理事务,帮助阿米娅——”

  “我总不能坐视盟友陷入困境——”

  “——而且你还给我抱尾巴。”

  停顿。

  “在你根本不能确定我是个什么东西——虽然我自己也不能确定——的情况下,这样的信任和帮助实在过多了。”

  银灰无声无息地放松下来,在事到临头的时候,他反而不再在意,他伸手把被子往博士身上拉了拉,“的确太多了。”

  他的姿态过于泰然,博士噎了一瞬,“你甚至不能确定我是真的人还是什么人工智能。”

  “如果这一点能构成任何有效的顾虑,现在就不会是这种情况。”

  “……”

  把博士哽得说不出话显然让银灰相当愉悦,毛绒绒的尾巴尖甩动,肆无忌惮地缠紧青年纤瘦的腕骨,为刚刚回暖、尚且冰凉的躯体提供热源。

  “阿米娅!”博士突然大声叫道:“给我拿纸笔来——”

  银灰不明所以地看着博士就着文件夹奋笔疾书,不到十分钟,就把那份文件夹往他手里一塞,“签字吧,盟友。”

  那是一份草拟的合约——不,那简直是单方面的丧权辱国条约。

  “……你在开玩笑。”银灰放下文件,咬着后槽牙说。

  合约的第一条:不允许恩希欧迪斯·希瓦艾什对其指定对接人产生爱情。

  博士认真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好了。”他拍拍手,把那张手写的不平等条约从文件夹上撕下来,揉成团投掷进垃圾桶,“看来你已经开始摆脱‘规则’的束缚了,这是件好事,这意味着你拥有了真正的自由意志。”

  “和我不一样,你的自由意志不是来自赋予或是无意识的预期——你的自我意识和思考能力不像我一样是借来的*——如果我的猜想正确的话。”博士顿了顿,“理解不了也没关系,但是恭喜你,你真正独立自由了。”

  “你的意思是,我之前并不是独立自由的。”

  “拥有思考能力和拥有自我意识和拥有自由意志可是三码事。”博士说,“人工智能也可以拥有思考能力,甚至可以表现得与真人一般无二,但人工智能显然并不具备自我意识——总而言之,你这次没有接过我递的合约就签,这说明你在这些日子里通过反思与洞察的能力摆脱了某种操纵——”

  他的语速很快,眼睛越来越亮,苍白的面容上泛起情绪过激的潮红,“尽管我仍然不太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世界的本质是什么,但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而我很庆幸是你发现并打破了这一切。”博士轻轻地、轻轻地说。

  银灰垂下眼帘,凝视青年兴奋明亮的眼神。

  “我很荣幸。”银灰迟疑着说。他不太确定这是否意味着……

  “你应该发现,罗德岛里的所有干员都对我有很高的好感。”博士话锋一转,“我认为这是规则的设定之一。”

  “鉴于斯卡蒂小姐和幽灵鲨小姐对你的态度,我毫不怀疑。”银灰回答。

  “因此,作为一个拥有了自由意志的生命。”博士快速地接着说:“首先,你需要确定你的感情完全出自你自己的想法。就像我也需要确定,将你设为助理和副手、信任和依赖你不是出于其他意志的作用。”

  银灰难得怔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博士在说什么。

  他没有回答。默不作声地,雪豹的尾巴将青年的腕骨缠得更紧了一点。

 

 

  接到通讯的凯尔希回到研究室。她取下银灰衣扣上的摄像头,熟练地进行文件提取。

  博士被银灰扶着走到了屏幕前。

  凯尔希抬头看了他一眼,把办公椅往青年的方向踢了踢。

  银灰毫不见外地把办公椅扯过来,将虚弱的博士放了上去——他刚给自己来了一针葡萄糖保证身体供能,但现在还有点头晕目眩。

  视频开始放映。

  【……

  ……

  ……

  “……你不消除我的记忆?”

  “啊哈,凯尔希果然和你是一伙的!”可露希尔几乎跳了起来,“我就说嘛,凯尔希……”

  她顿了顿,肉眼可见地低落下来。她看起来有人情味多了。视频中不再有噪点和杂音——她变回来了,看起来仍然是可露希尔。

  “……”

  “太多了,懒得删。”可露希尔尽量轻快地说,“而且删不完,你察觉端倪的时间太早了,重启时间线又太麻烦,浪费赔偿金。”】

 

  这次的视频和凯尔希那次的不一样,一切都很清晰,至少在提到Dr.LAN以前,摄像头的画面都很正常,直到——

  “直到可露希尔以另一个身份与银灰对话。”博士说,“当她作为某个意志的代言人的时候,她是不可被记录的。但除此之外,她只是罗德岛的总工程师和采购部负责人,兼职贩卖龙门币和源石。”

  “所有博士认识的都是同一个可露希尔。”银灰说,“她同时存在于多个世界。”

  “很有可能。”博士说,“但Dr. LAN认为,采购中心并不是真正的‘礁石’,会客室也不是,这两者也许与其他平行世界无限接近、重合,以致于我们可以隔着世界壁垒进行交流,但仍然不是真正的交接点。同样,可露希尔也不是。”

  银灰:“礁石?”

  “如果平行宇宙就像大海里的水,那么海面上会有一块露出水面的礁石,它应当同时是链接‘现实’的接口——人为制造的世界与真正的平行宇宙不一样,这并不是无数可能性的一种或时间线的分岔与收束,不会有那些可怕的悖论,因为这些世界不是那些我们的科学家假设与探求的东西,你要记住,银灰,这些都是人为制造的。我们,一切,都是人为制造的,承认这一点并不会撕裂我们的灵魂,也不意味着我们自身就不存在了。”

  “……”

  “准确地说,使各个泰拉世界联系在一起的,并不是会客室或采购中心,或是可露希尔本人。”博士严肃地说,“是PRTS,仔细想想你就能发现,我的日常工作究竟有多么依赖PRTS。而如果你们看过我电脑里的加密文件,那你们会发现些决定性的证据——有时候,失智状态的我会打开一个列表——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名字,其中的Dr. LAN可以说是最正常的了。那都是其它博士的名字。”

  “……Dr. LAN是谁?”阿米娅忍不住问,“罗德岛只有一个博士,那就是您。”

  “我的朋友。”博士忍不住微笑,“另一个泰拉世界的罗德岛的博士。别这么看着我,银灰,我总不是每次都是完全失了智才去的会客室——我已经见过隔壁的博士了。尽管你能看得见他,但那边的你似乎看不见我,看来看穿世界壁垒和你的鹰眼视觉天赋没有任何关系,而应该仅仅和你是否产生了自我意识、挣脱出规则有关。”

  “那么。”凯尔希说,“我和阿米娅现在应该也可以看到会客室的异状——我们等会儿去会客室。”

  “当然,我毫不怀疑。LAN大概十一点左右在会客室,如果这一个月他的主体的作息没有改变的话。”

  “继续。”凯尔希冷静地说。

  “好的。我第一次见PRTS的时候它装模作样地验证了‘我’的指纹——尽管我的确触碰了屏幕。但LAN告诉我,阿米娅让他通过PRTS链接罗德岛后勤系统时,他的的确确开口了,他没有触碰任何屏幕。那个时候,PRTS真的有验证指纹吗?如果有,验证的是谁的指纹?答案显而易见:我的主体的指纹。而我只是他,或她——我的主体意识作用的产物而已。”

  谁都不知道博士是什么时候完成从观察到推导到猜想的这一切的,他知道的比银灰想象得要多得多,并且对“自己十有八九是某个现实维度生物的臆想产物”这一可能适应良好。

  “看来你已经非常笃定,我的盟友。”银灰平静地说。

  “当然,这一切的人工痕迹都太重了。”博士看起来有点得意,“我可能是第一个意识到我是怎么被赋予自我意识的博士——感谢我的主体——感谢他,或者她,但总之,他具有足够缜密的思维给我做一些细节上的设定,以致于让我察觉自己处境的难度降低了不止一个数量级——LAN比我早来一个月,他发觉问题的时间却和我差不多*。”

  “我不太明白,博士。”阿米娅皱眉,她很聪明,但她太年幼了。

  “在我的主体看来,我只是他或她操纵的一个角色。”博士耐心地解释,“我的设定很神秘,对吗?我常年戴着兜帽和面罩,从外表甚至看不出性别,这就给了现实维度的我的主体想象的空间,如果他或她认为我是女性,那么我就会是女性。而幸运的是,我的主体大概曾经思考过,我是否拥有自我意识——”

  “原来如此!您是说您是——”阿米娅一如既往地聪明,一点就透,她恍然大悟,但脸色很快变成了完全的苍白:“——您是某个意志想象的产物。”

  “差不多是这样,但不完全是。”博士好脾气地微笑,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也许你对我的憧憬和尊敬也是因为规则的设定,但是没有关系,阿米娅,没有关系的……别哭,不要哭。”

  他手忙脚乱地想找手帕去擦卡特斯女孩儿的眼泪,但是他装备齐全的防护服不在身上,于是只好拉起衣袖小心地给她擦一擦脸,“别哭,别哭啊……”


  从来没有人怀疑罗德岛的看起来娇小年幼的领导人的能力与信念,她一直很坚强——她要改变的是一种永无止境的状况,她想拯救的是所有可以拯救的人,她要阻止的是反复重演的悲剧,她不是学者,无法为消灭矿石病做出实质性的贡献,但她想要熄灭那根荆棘锁链上的仇恨,让感染者重拾希望——

  她用尽全部力量,去支付她能负担得起的一切仁慈的代价。*

  但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她的信念,她咬着牙才能负重前行的那些东西、那些在她触手可及的眼前一个个消逝的生命、这一切都是虚假的设定,是被写好的东西——

  她不接受……她绝不接受!

 

  “博士!”罗德岛小小的领导人猛地抬头,她咬着牙,压抑地抽噎,艰难而坚定地说:“请允许我帮助你。”

  凯尔希静默片刻,安静地走过来,从手忙脚乱的博士手里接过阿米娅,像个可靠的年长者一样拥抱她,轻拍她瘦弱的脊背。

  ——安慰阿米娅,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博士仿佛从凯尔希的眼神里读到了这句话。

  他心虚地摸摸鼻子,下意识抱着银灰塞过来的尾巴往办公椅里缩了缩。

  情绪的闸门一旦开启,就很难关闭。

  从舷窗照进来的霞光已被夜色吞没。

 

 

  [我们应许你一位‘机械降神’*。]那个声音说,[怎么样?一切重头开始,不会有什么结局比现在更糟了。]

  “……”

  [我们只需要从你的世界进行衍生。]那个声音说,[那些多余的世界对你不会有任何影响,你可以自由选取其中一个作为你的世界,我们应许你,‘机械降神’绝不会失败,然后那条时间线会覆盖你的世界……]

  “可是他们死了。”罗德岛幸存的总工程师说,“他们全都死了。”

  [你尽可放心。]那个声音说,[我们保存了他们的人格数据,虽然不是真的人,但交流起来与真人无异。]

  “……”

  [你没有更好的选择。]

  7:24 p.m,入睡26分钟。

  可露希尔从梦中惊醒。

  红眼睛的血魔工程师下意识就摸起通讯器,按开只有一个名字的紧急联系人列表——

  “不。”

  她对自己说:“凯尔希已经死了。”

  “……可露希尔,你应该坚强一点。”她对自己说,又自言自语地嘀咕,“但我真的不擅长做这种事,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凯尔希,你一定会做得比我好得多……”

  该死该死该死,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明明大家是一起出发的,可为什么……为什么走到最后只剩下我了?

  这条路太过艰辛,太过漫长,并肩而行的人一个个倒下……

  从来没有什么光明和黑暗的抗争,那只是一种过于真实的幻觉。可露希尔深切地意识到——当她站在空旷的战场上、报废的舰船边,她面对的是铺天盖地的仇恨与怨怼、愤怒与死亡;她身边堆积的是殉道者的累累骸骨。

  那些、那些熟悉的血液气味混杂在一起,大地是泥泞的赤红色……

 

  从来没有什么光明和黑暗的抗争。

  在残酷的真实里,有的只是被无际黑夜包覆着的群星,用它们微弱的光芒拼命挣扎着闪烁而已。*

 

  如果当时活下来的是凯尔希……可露希尔捂着眼睛,忍不住想,如果是凯尔希……

  如果凯尔希没有让最后一只Mon3tr保护她,而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炮口下……

  凯尔希肯定比我做得好。可露希尔用力眨了眨眼,抬起袖子用力一抹,然后就从办公桌上爬起来,顶着两个深重的、白天在采购中心上班时被妆容遮掩得很好的黑眼圈,对着屏幕上的罗德岛舰船结构图开始检修全舰——不能再胡思乱想下去了!她必须给自己找点事情干!直到——

  直到亲眼见证未来的到来。

  ……他们向往的那个未来。*

 

 

  阿米娅去洗了脸,回来的时候,除了通红的眼圈,已经看不出哭过的痕迹了。

  “会议继续。”凯尔希说,她又检修了一边会议录像,这会儿将它再次开启——她这次设置了五个实时备份。

  博士清了清嗓子。

  “你们知道可露希尔给我写过信吗?尽管我怀疑那是一种隐蔽的精神暗示——”

  “可露希尔和我提过。”凯尔希说,“我们都知道。”

  “好的,我终于知道了那封信的内容——我怀疑那是因为我的主体最近才发现有这回事。那是一封由异或密码加密的信,其中的信息零散地散落在各处。”博士说,“信是这样的:

  博士,

  数个星期后你将会消失,但当“你”重新回到深层时,你也许能记得你都做过什么。

  另外,你没见到我的原因是我正试图从深渊中获取一些对PRTS有用的信息。

  很快就会再见的。 

  Closure”*

  “如果深层是指这些平行的泰拉世界。”博士说,“我将会消失……这或许意味着我此前存在过。但我不记得了,所以我是‘失忆’的。可是‘深渊’是什么?什么是对PRTS有用的信息?是不是说,那个时候她在试图完善PRTS或是对其作出什么改动,使它能够同时链接多个泰拉世界和博士?”

  “如果是这样。”凯尔希说,“我应该再去找可露希尔谈谈。”

  “可是凯尔希已经去过两次了。”阿米娅担忧地说,“我们完全不确定多次消除记忆是否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说起来,银灰。”博士若有所思,“为什么你没有被消除记忆?”

  所有人都看向了银灰。

  银灰:“可露希尔的说法是,由于得不偿失。”

  银灰:“……你们不是都看完视频了?”

  “不不不,让我们想想……”博士揉着太阳穴,“她称你为‘一个真正的、清醒的灵魂’。”

  “也许她认为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灵魂。”凯尔希平静颔首,“我明白了。也许我们应该试着向她证明这一点。”

  “真正具有自我意识的人不会受到规则的蒙蔽,可以看到真实的、实际上存在和发生的事物,可以察觉到其中的不同寻常。”博士说,“但是我认为,自我意识是可以通过交流产生的。比如你们。我想,对凯尔希和阿米娅而言,‘找到我能够消化源石的原因’是一个突破点。是银灰将这一信息传递给了你们。”

  “所以,我们也可以通过交谈,让其他人都产生自我意识。”阿米娅说,“我明白了。”

  “但我不确定已经拥有自我意识的干员有多少。”博士揉揉脑袋,“毕竟我们开过一个会议讨论这件事,而可露希尔可能没意识到,她自己也是有自我意识的,也就是说,和她交谈过的人同样可能拥有自我意识,也可能仅仅是有这个倾向——”

  “那就都约谈一遍!”阿米娅立刻说,“博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睡过去,我们要抓紧时间。”



————————

*1 小册子里面是可露希尔潜意识的求救,不知道她的性格转变我体现好了没有大家将就看看(挠头);小册子封面是英文梗,所以这次中英都放上来了,No One Is Here致敬《No One Is There》——来自乐队Sopor Æternus & the Ensemble of Shadows(永恒沉睡)的曲子,收录于专辑Dead Lovers' Sarabande (Face Two)……不太建议未成年听,毕竟我怀疑我的高中有百分之五十是因为疯狂热爱永恒沉睡而被我爱的Anna搞抑郁了……没有把自己真的搞死的原因是刚好又跳了古典乐的坑(入坑曲肖斯塔科维奇第七,列宁格勒交响曲,呃同样不安利,欣赏它对历史背景了解、感受力感受链联想链水平要求都有点高)还爱上了帕瓦罗蒂和他的太阳('O Sole Mio,译名我的太阳,和现在流行的风格截然不同,但我还是要吹老帕真不愧是‘黄金年华的歌者’,今夜无人入眠真的太棒了嘤嘤嘤没有人!没有人可以像他一样拥有那种浑厚的、令人灵魂战栗的张力!!!经验教训是绝对不可以在做物理、化学或数学的时候听!不然半个晚自修你都不会动一下笔的!(也可能只有我和青娘)

2 JC01,银老板在情报页面的编号,顺带一提博士是B101,凯尔希B003,阿米娅R001,具体含义可百度

3 ‘深渊’一词出自可露希尔的秘密信件内容,这封信深刻展现了YJ的NB之处,指路——传送门

4 崖心大腿上的那圈结晶环是用来掩盖体表源石的装饰,来自崖心交谈3:“腿上的环?啊,你是问这个环是怎么回事吗?这只是个装饰品啦~因为这里有块结晶嘛。想摸摸看吗~?”

5 崖心干员报到:“我就是将要触摸天际的崖心,请多关照!”


6 博士说自己的自我意识和智力是“借来的”,是因为这个有点难以解释的设定——博士的智力不会高于他的主体(就是我)能够认识到的智力,而且他的智力来源是他的主体“认为他有这么聪明”,而他拥有自我意识是因为他的主体曾经思考过“诶如果游戏人物拥有自我意识会怎么样”,然后这一思考在潜意识层面对博士人格发生了投射……(由于是非专业人士,有逻辑或学术性错误请尽情指出!!!)

  另,这一设定彻头彻尾来源于著名的HP同人《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第十章 自我意识,第二部分(是传送门!其中对自我意识的探讨真的太——————棒了!!!!!但没有接触过相关内容的话可能会理解困难,但看得懂的话只想尖叫,相比之下我表述的东西完全是努力幼化后的低配版可能低配版也够不上,但是这不妨碍我吹它真的太————棒了!!!),以及后面涉及相关内容的 第四十八章:功利主义优先级,和第五十七章:斯坦福监狱实验,第七部分(都是传送门!)

由于虽然是设定和逻辑的参考来源,但和其文本内容没有关系,不确定要不要放这个但还是放一下比较好,授权&转载(传送门!),里面有英文原作地址和全本下载之类的!


7 Dr. LAN和博士差不多发觉问题的原因是那时博士的主体思考完了跟LAN的主体随口说了一下,毕竟是现实中的朋友(虽然我从没和XXX说过这回事)

8 改写自游戏剧情第三章:二次呼吸,3-8行动后剧情中阿米娅与陈的对话

9 来自游戏剧情第四章:急性衰竭,4-1行动前剧情里凯尔希的对话:你。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算了,我已经料到会是这种结果。阿米娅是一个很坚强的孩子。但是,过于坚强的外壳,总有一天会被过大的压力碾成粉尘。不要让这种事情发生。(捂上耳朵阿米娅也太可爱了吧)

10 “机械降神”这一说法来自希腊古典戏剧,指意料外的、突然的、牵强的解围角色、手段或事件,在虚构作品内,突然引入来为紧张情节或场面解围。方舟里的二星12F暗喻机械降神,具体可去B站看解析。

11 黑夜与群星的比喻致敬著名HP同人《和玛丽苏开玩笑》(未完结),坐标晋江,翻了大半本实在找不到是在哪个章节酱油太太用过类似的比喻,但是看笔记肯定是开玩笑里的!反正——看到金妮拿着洋葱和画着微笑的白纸给自己找回哭和笑的时候我哭得稀里哗啦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

12 可露希尔向往的未来指路上一章后半部分的新修内容……【心虚.jpg】,就是加粗了的那部分

13 可露希尔的那封信的内容,原文是英文,传送门指路注释3



私设如山的一天

……

感情线终于有进展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开始怀疑我写的是假的银博or2

老样子过段时间会精修一遍……但发出来之前已经修过了可能也不修……

虽然致敬了两篇HP同人但是正文涉及内容几乎没有就没必要打tag了……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手动搜索看看呀!

开头的小册子一般是封面玩梗加呼应,里面直接呼应本章内容

上一章的信仰未来因为后面发觉呼应不明显,所以新增了不少煽情描写顺便加粗字体……本章也是很多煽情描写的一章呢哈哈哈哈哈哈(挠头干笑)

这一章的NO ONE IS HERE因为太小众了就单独开了个注释……这次的小册子全是可露希尔咳(里面内容大概是可露希尔觉得罗德岛上的都是假人都是AI,她每天面对和好友一般无二的AI们甚至为了确保世界线稳定还不得不手动抹去他们记忆她快被这种孤独和恐怖感逼疯压垮了潜意识里发出的求救)

上一章的苏菲的世界是一本书的名字,内容大概是哲学启蒙与科普,女主角苏菲与男主角艾伯特发现自己生活在一本上校写给女儿学习哲学的小说里,最后逃离了书的世界

上上章存在先于本质来自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内容可能有点晦涩难懂(本文开始是想跟着写存在主义危机的结果后来不了了之,真正试图解释起来才发现它真的比自我意识难写多了)

上上上章的道义论,记得“人人平等”就行了咳

上上上上章(就是第一章)的刀客塔自我修养,化用《演员的自我修养》

可露希尔让我看到了收尾的曙光!

下章完结但大概有尾声……?


血与泪的教训:千万不能激情开坑!!!!!

————

砸下长评可掉落番外!

永远的彩虹佬
是博娅。之前见到一位太太写的:...

是博娅。之前见到一位太太写的:“博士,您还不能休息,但我会陪您熬夜的”
  觉得写得超级好,忍不住就画了,十分抱歉!一直想认识一下这位太太就发出来了。
  侵删致歉。
  

是博娅。之前见到一位太太写的:“博士,您还不能休息,但我会陪您熬夜的”
  觉得写得超级好,忍不住就画了,十分抱歉!一直想认识一下这位太太就发出来了。
  侵删致歉。
  

⚡山岚远阔

今天往下推图的时候看到这句笑死………但是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总之感觉很特别………

(我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我给这张图的命名是什么………………[博士,起床干活了.jpg]

今天往下推图的时候看到这句笑死………但是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总之感觉很特别………

(我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我给这张图的命名是什么………………[博士,起床干活了.jpg]

Rin
这次不是手绘,我本来想板绘的,...

这次不是手绘,我本来想板绘的,可是笔没电了,这次就用了鼠标,第一次鼠绘,画的烂真的很对不起各位了!┭┮﹏┭┮(隐藏凯娅)

这次不是手绘,我本来想板绘的,可是笔没电了,这次就用了鼠标,第一次鼠绘,画的烂真的很对不起各位了!┭┮﹏┭┮(隐藏凯娅)

ayame
守护博士休息的送葬人是鉴xxx

守护博士休息的送葬人是鉴xxx

守护博士休息的送葬人是鉴xx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