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陆吾

748浏览    32参与
百里云霁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p2是今天的运势,而且这局客潮没有财神爷(烤乳猪信物是杨素上爆的)
(我觉得陆吾比龙须酥还不可靠,在大吉并标明宜召唤的日子里我四十连白菜池坠机歪德州,末吉的日子福公的池子连跳了三次猫十连出肘子、叔叔和福公还单抽连出虾饺和叉烧。。。)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p2是今天的运势,而且这局客潮没有财神爷(烤乳猪信物是杨素上爆的)
(我觉得陆吾比龙须酥还不可靠,在大吉并标明宜召唤的日子里我四十连白菜池坠机歪德州,末吉的日子福公的池子连跳了三次猫十连出肘子、叔叔和福公还单抽连出虾饺和叉烧。。。)

百里云霁

陆吾:本座命令你去薅你的封面呐喵。
鱼叔:别动手动脚的。
真的,琮叔(?),请停下你的精分行为。
(刚刚发现给鱼叔送错误的礼物的时候爆出的那句语音的附带动画是脸红诶)

陆吾:本座命令你去薅你的封面呐喵。
鱼叔:别动手动脚的。
真的,琮叔(?),请停下你的精分行为。
(刚刚发现给鱼叔送错误的礼物的时候爆出的那句语音的附带动画是脸红诶)

庭翡
揉搓陆吾的屁股,可测事之吉凶,...

揉搓陆吾的屁股,可测事之吉凶,准确性尚待验证······

“不管,本少主今日就是诸事皆宜!”

揉搓陆吾的屁股,可测事之吉凶,准确性尚待验证······

“不管,本少主今日就是诸事皆宜!”

诗城

【食物语】哇!陆吾啊!妈妈爱你!!
我两个全都是陆吾跳的!!我惊了!!
太白啊!我终于抽到你了啊啊啊

【食物语】哇!陆吾啊!妈妈爱你!!
我两个全都是陆吾跳的!!我惊了!!
太白啊!我终于抽到你了啊啊啊

热腾腾的白糖奶茶🍵
【画渣注意】【私占tag抱歉】...

【画渣注意】
【私占tag抱歉】
【手绘注意】
我来发一下我们学校班上举行演唱会的海报【我们组开演唱会,我画海报兼第一首歌独唱。】我也太丢脸了!唱后面一半就把词给忘了。我……我对不起空桑!脸面都快丢完了!

【画渣注意】
【私占tag抱歉】
【手绘注意】
我来发一下我们学校班上举行演唱会的海报【我们组开演唱会,我画海报兼第一首歌独唱。】我也太丢脸了!唱后面一半就把词给忘了。我……我对不起空桑!脸面都快丢完了!

枫冥离

【冬日宴×空桑美少女】

参加冬日活动❄️感谢活动主办方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修罗场预警,私心预警

少主动手动脚预警(误)

八仙殷勤预警,诗老师吃醋预警

能接受的就下划吧ฅฅ*

我修书一封到孔府告知诗老师我即将前来,顺便撒了个娇想让师兄来接我。回信我很快就收到了,是师兄写的。他说他在为我准备惊喜,不能来接我,只嘱托我在雪天里要注意安全。最后是陆吾送我来孔府的,为此我给他做了n多小鱼干。

我还记得我十岁之前还和小朋友们起早贪黑地学习,自从当了助教以后,诗老师规定我只要在指定日期完成并上交作业即可,其余时间想来便来。

今日休学,孔府里非常安静,只听得到雪落在银杏树上的声音。说来奇怪,孔府里的银杏叶即使是在寒冬金黄的叶片也不会凋零,总...

参加冬日活动❄️感谢活动主办方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修罗场预警,私心预警

少主动手动脚预警(误)

八仙殷勤预警,诗老师吃醋预警

能接受的就下划吧ฅฅ*

我修书一封到孔府告知诗老师我即将前来,顺便撒了个娇想让师兄来接我。回信我很快就收到了,是师兄写的。他说他在为我准备惊喜,不能来接我,只嘱托我在雪天里要注意安全。最后是陆吾送我来孔府的,为此我给他做了n多小鱼干。

我还记得我十岁之前还和小朋友们起早贪黑地学习,自从当了助教以后,诗老师规定我只要在指定日期完成并上交作业即可,其余时间想来便来。

今日休学,孔府里非常安静,只听得到雪落在银杏树上的声音。说来奇怪,孔府里的银杏叶即使是在寒冬金黄的叶片也不会凋零,总给我一种凉秋的错觉。不过若是它们这样的原因是受儒学滋养和诗老师教诲,倒也不足为怪。

师兄撑着伞和诗老师站在孔府门前一起等着我,诗老师一手还拿着一卷未打开的竹简。见到我来了,二人都非常高兴。

“师妹,你来啦?”八仙过海闹罗汉青玉琉璃般的眼露出欣喜的光芒。他一见到我就将伞微微前倾,又伸手拂去我披风上、脑袋上的雪。我脱下连帽兜,拱手向老师和师兄行礼。

诗礼银杏见到八仙过海闹罗汉此番表现,内心冷哼一声:“平日里为师就没见你这么殷勤。不过,她能来,已实属不易。算了。”他说话的语气稍许带着不悦:“既然已经来了,就进府里再说吧。”

我对对我嘘寒问暖的师兄报以淡淡的一笑,说了句“多谢师兄关心”,就随诗老师进了府中。

“你师兄要在外面给你准备‘惊喜’,你且先随为师进来。”诗老师引我进孔府书阁。

孔府书阁帙卷浩繁,诗老师背对着我在书架间来回翻找,我乖乖地朝他背后坐着等他。

等了好久,他也没理我,我觉得有些无聊了。

“老师~”

不理我。

“诗老师~”

还不理我。

“小~杏~”

“哼,学得谁的?当真放肆得很。”

虽然口气不悦,但好歹终于理我了。

“老师你是不是生气啦~”

“没有,小不忍则乱大谋。”

“忍什么?忍我还是八仙师兄啊?”我明知故问。

“原来诗老师生的是八仙师兄的气呀~”我口无遮拦。

“诗老师想要谋求什么呀?”我言语挑逗。

诗老师强作镇定继续翻找书籍。我则轻轻拉开椅子起身,悄无声息地站在他身后,然后一把搂住他。

“诗老师要是想我了在信里只说就好了,不用那么拐弯抹角的~”我蹭着他的银发,他的脸红了一片,迅速变得滚烫。

就在同时,书架上的书哗啦啦全散了一地。诗老师又气又恼,反过身来挣脱我。

他恼羞成怒:“真是胡闹!”

我委屈:“难得来一次,诗老师就这样凶巴巴地对我。”

他见我真的委屈了,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撑着下巴思考一会儿,道:“这次就罚你把这堆书卷重新摆放整理好。若有下次,把这堆书卷的内容每份各抄三遍。”

“诗老师不生气了?”

“诗老师不生气了吧!”

“诗老师不生气了好不好嘛~”我扑上去摇着他的手臂撒娇。

“哼,知道错哪儿了吗?”他红着脸故意不看我。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一定尊师重道不戏耍老师,我。。。”

“错,”他转过脸来,认真严肃地看着我:

“你要真知道错了,有空多来孔府看看为师。”

“好~听老师的!”

少主内心os:我知道诗老师想我了嘿嘿嘿。


煮雪煎茶,凝冬小记。


枫冥离

【食物语×必胜客】

参加必胜客活动🍕感谢活动主办方 @空桑管理司

正好和冬日宴活动撞在一起了😂我就顺便过来参加一下。许愿鸭鸭~

本篇直播间,是很早以前答应你们说有佛爷的直播间。我来不及开新的合集了,索性当番外。本次还有双管家组合锅包肉和鹄羹,希望你们喜欢。

直播间设定怕你们翻得辛苦就再说一遍,少主的设定是十五岁。阿冥就是我自己~

说到做披萨我真的有经验,因为我做过。

不要脸地求红心蓝手和评论!!!

锅包肉在视察餐馆时,发现餐馆里有些不一样。

餐桌上的碗、筷、勺、碟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杯、刀、叉、盘。

自家少主正在手把手地教佛跳墙叠纸巾,厨房的灶台是冷的,今日的厨师一律去调试几乎不怎么用的烤箱。试温、预热、定时,一个不少。...

参加必胜客活动🍕感谢活动主办方 @空桑管理司

正好和冬日宴活动撞在一起了😂我就顺便过来参加一下。许愿鸭鸭~

本篇直播间,是很早以前答应你们说有佛爷的直播间。我来不及开新的合集了,索性当番外。本次还有双管家组合锅包肉和鹄羹,希望你们喜欢。

直播间设定怕你们翻得辛苦就再说一遍,少主的设定是十五岁。阿冥就是我自己~

说到做披萨我真的有经验,因为我做过。

不要脸地求红心蓝手和评论!!!

锅包肉在视察餐馆时,发现餐馆里有些不一样。

餐桌上的碗、筷、勺、碟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杯、刀、叉、盘。

自家少主正在手把手地教佛跳墙叠纸巾,厨房的灶台是冷的,今日的厨师一律去调试几乎不怎么用的烤箱。试温、预热、定时,一个不少。

俊美的管家微微蹙眉:“少主,这是?”

少主抬起头来:“啊,锅包肉你来啦。阿冥说要来空桑,顺便来录直播,叫我准备一下。我听她说了大致流程,觉得很有意思。如果试菜成功的话,空桑就可以更新菜单啦!”她拉过锅包肉耳语吩咐道:“她刚考完试心情不是很好,我们来让她散散心,你千万别给她弄什么《步步高》了。”

他笑了:“好。需要安排人去接阿冥小姐吗?”

话音刚落,万象阵便显出光芒来,少主看到来人,兴奋地大喊:“阿冥——”

我也大声回应:“茶茶少主~”

“不许这么叫!”

“我们的少主看起来准备很充分啊。我们的直播开始了,大家可以刷弹幕了哦~”

(一)

“美人,这位是你的朋友吗?”我面前的异瞳公子带着好看的笑容发问道。

“您就是‘佛闻弃禅跳墙来’的福公吗?久仰久仰,幸会幸会。”我上前一步先和他打招呼。

“正是,请问怎么称呼呢?”他轻轻地撩了撩自己的头发。

“叫我阿冥就好。”我一把揽住少主:“我和你家少主是好朋友哦。”

“阿冥,你这次带了什么好东西吗?”她问道。

“我带的是做比萨的材料:面粉、芝士、苏打、培根、火腿还有一些蔬菜。我们要为必胜客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我又拿出一袋奶茶:“顺便请你们喝奶茶~在我们那儿这可是好东西。”

“阿冥你第一次来空桑还带了别的什么吗?”她还不死心。

“有啊,”我拿出一本《步步高》:“作业你要吗?你以为锅包肉给你送东西的想法源于哪儿的?”

“不要了。。。谢谢。”

(二)

“阿冥姑娘在学业繁忙之余还能抽空受邀前往空桑,来这里推动美食比萨的传播,真是太感谢了。”一位身着白衣的翩翩少年郎走进餐馆,原来是鹄羹。

“鹄羹!你来得正好,”少主兴奋起来:“阿冥她第一次来空桑,等会儿结束后你带她去转转。”

鹄羹笑着说了句“好”,又向我道:“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事不宜迟,阿冥姑娘来亲自指点一番吧。”

(三)

阿冥:大家好,必胜客的各位大家好。我是阿冥,现在正处于空桑的厨房中。此次直播我们请到空桑的双管家组合锅包肉和鹄羹。还有空桑首美福公以及少主。让我们欢迎他们!

佛跳墙:空桑子弟佛跳墙同空桑少主很高兴与大家会面~

锅包肉:虽然被冠上“双管家”,但见到诸位非常高兴。

鹄羹:如果有想一起做的朋友,要在直播期间关注我们哦,小心不要受伤。

阿冥:那我们空桑少主&食魂入驻必胜客之空桑场地直播就开始啦!

(四)

阿冥:首先请大家把面粉揉成面团。(赞许)鹄羹做得很好耶~

鹄羹(脸红):多谢阿冥姑娘夸奖。

少主(疑惑):咦?佛跳墙你怎么停下了?

佛跳墙(看向少主笑了,然后伸手擦去她脸上的粉尘):厨房里有一个人脸上沾了粉尘,你猜是谁呢?

阿冥(尖叫):茶茶你脸红了!

少主(脸红):说了不许这么叫!哎呀~多谢福公。

阿冥:茶茶你就偷着乐吧~

(五)

阿冥:比萨的饼边有许多样式,但我们最容易入手的一种(伸出大拇指)就是用大拇指按出一条边来(动手演示)绕~这么一圈就好啦!(转头)可以请郭管家把芝士拿过来吗?

锅包肉(彬彬有礼):随时为您效劳,请稍等片刻。

场外声音:少主不好啦!陆吾把芝士全吃掉啦!

直播间内全员(震惊):啊?!

阿冥(冷静):不要慌!小场面,看我的。(拿出起司和肉酱)虽然起司只有一点了,不过效果应该不差,我们就多倒些肉酱弥补上去。(对重新会直播间的锅包肉道)辛苦郭管家跑一趟了,我们加蔬菜吧。

佛跳墙(赞许):如此状况也能处理得当,展现理性之美。。。美人的朋友也是位美人啊。

少主(尖叫):阿冥为什么你也脸红了?!

阿冥(着急):我那是。。。听到了夸奖,不要意思嘛!

(六)

锅包肉:我们做的比萨已经放入烤箱,在烘烤阶段了。

阿冥:谢谢。我们在等待出炉期间,三位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吗?

鹄羹(微笑):大家在做的时候要小心,用烤箱谨防烫伤。

佛跳墙(看我):阿冥姑娘一来便给福某和空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可见您也是位有趣之人。

阿冥(摆手):没什么,经验之谈罢了。我第一次来空桑,过会儿想仔细转转再回去。

少主(点头):阿冥我知道你不想走的~(搂住)留下来陪我。

阿冥(无奈):我倒是想。。。

锅包肉(严肃):少主,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责任,请您不要这样。

(七)

直播间外声音响起:“啊!比萨出炉了!好香啊!”

“我们的比萨已经顺利出炉了。大家做得怎么样呢?学会了吗?我们本次的必胜客入驻直播就到此结束啦!感谢各位观看,也谢谢几位到来,我们下次再见,拜拜!”

我关掉直播,少主跑过来抱住我:“阿冥,你今年什么时候过成年礼呀?”

“12月28日,我的同学也给我准备了很多礼物哦!”

“下次有机会再来空桑嘛~”

“好~”



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枫冥离

【冬日宴×空桑美少女】

参加冬日活动❄️感谢活动主办方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我感觉今天稍微好一点了~起码今天没有前几天状态那么不好了

虽然预料到未来几个星期会很艰难,但是能挺过去就好了

我斗胆放学步车🙈第一次写,对于喜欢残暴管家的小可爱们算糖吧(弱)

“喵?小少主工作辛苦了,本座给你送信来你正好休息一下吧呐喵。”

我放下手中的文件,伸了个懒腰,顺手撸了撸陆吾的脑袋。我从他嘴上取下信件,仔细一看,是冰糖葫芦写的。

“啊,真好啊。他们可以无忧无虑地在雪地里玩耍,而我此刻要在这里工作。”我不着急拆开,听到外面雪中的欢声笑语,不由得对陆吾感慨道。

陆吾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可是他们要是不把课业完成也会被小诗罚的呐喵。”

“诗老师还让我给...

参加冬日活动❄️感谢活动主办方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我感觉今天稍微好一点了~起码今天没有前几天状态那么不好了

虽然预料到未来几个星期会很艰难,但是能挺过去就好了

我斗胆放学步车🙈第一次写,对于喜欢残暴管家的小可爱们算糖吧(弱)

“喵?小少主工作辛苦了,本座给你送信来你正好休息一下吧呐喵。”

我放下手中的文件,伸了个懒腰,顺手撸了撸陆吾的脑袋。我从他嘴上取下信件,仔细一看,是冰糖葫芦写的。

“啊,真好啊。他们可以无忧无虑地在雪地里玩耍,而我此刻要在这里工作。”我不着急拆开,听到外面雪中的欢声笑语,不由得对陆吾感慨道。

陆吾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可是他们要是不把课业完成也会被小诗罚的呐喵。”

“诗老师还让我给他当助教。他们听我的话,不会胡闹的。”

“那最好不过了。哦,本座想起来了,”陆吾摇头晃脑:“小诗希望你有空到他那里去一下。雪这么大,你总不能让你的老师从孔府过来吧喵?”

“好的,我知道了。”

陆吾一步跃上我的窗台:“让本座来看看谁的雪人堆得最好呐喵~”

“陆吾大人刚刚不是说青团堆得雪猫是最好的吗?”青团疑惑的声音响起。

“喵?这个这个。。。”陆吾一下慌了:“咳,你们诗老师难道没教过你‘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吗?为了让本座满意,你难道不再堆个更完美的来体现本座的英姿吗?”

“可是,”青团开口道:“陆吾大人真身的样子青团没有见过呢。”

陆吾得意地扑着翅膀跳了下去:“那让本座来亲自指点你一番吧喵!”

我看着陆吾“理不直气也壮”的样子实在好笑,然后拆开冰糖葫芦写的信:

“明明我堆的少主才是最好的,陆吾偏说青团堆的雪猫最好。”

“我已经把堆好的少主搬到你的窗台下了,趁它还没融化你赶紧去看嘛。”

(不想看学步车的可以走了,谨慎下划)

看到这里我赶紧放下信件,探头通过窗台去看。

外面风雪很大,白茫茫的一片。我根本看不到在哪里,索性探出半个身子,想看得更仔细一点。

在我背后不知是谁伸出一只手,搂住我的腰,慢慢地把我拥入自己的怀中。我感觉我的脸蹭到了他的脸,立刻变得滚烫。我忍不住大叫:“锅包肉!!!你你你干什么——??”

他倒是没什么:“如果我不伸手,您恐怕要掉下去了。”他带着微笑瞥了一眼在他怀中拼命挣扎的我:“当然,如果您一直这样,也有可能会掉下去。”

我才不管他说的。一不留神,竟扯下他的领子。

蓝色的领饰被扯下,白色衬衫领口敞开,一股甜甜的酒香从中散发出来。

我只觉得我脸更红了,而且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俊美的管家金色的眼眸露出惊诧的神色,光芒流转,他开口轻笑了一下,手里的动作却没有改变。

“少主,我劝您还是不要这样戏耍您的管家。”

我不(wu)知(qiu)死(sheng)活(yu):“好甜~锅包肉你是不是喝甜酒了?”

“少主,冬天冷,烤火可以,但请您不要‘玩火’,小心玩火自焚。”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我从窗台边转移到我的床上,他双臂慢慢地撑着俯视着我:“您扯下了我的衣领,您要做些什么来补偿我呢?”

我听了他的话只更觉惊慌失措,回想起刚才的一切所作所为撞豆腐的心都有了!

“你。。。你想要什么?”

他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简单。”

于是他就迅速出手,猛地扯住了我的衣领,拨撩似地解下我领口的三颗纽扣!

管家面前的女孩脸已经红到飞起,一双茶色的眸子除了惊慌再无其他,她茫然地看着自己解开的领口,完全乱了。

他笑了,自己整理好领子,将领饰戴了回去,一瞬间又恢复了仪容整洁的样子。他对床上的我行了个礼:“并没有做得太过火,希望少主引以为鉴。另外,”他看向我的书桌:“工作也要及时做完。”然后就打开我的房门出去了。

他走了以后我才稍微冷静一点,仔细思考了一下事情的始末。

先动手搂住我的不是他吗?!

锅包肉你这个魔鬼——!!!


煮雪煎茶,凝冬小记。


闪光老毛裤
就是想要个俞生怎么这么难呢 唉...

就是想要个俞生怎么这么难呢


唉……

就是想要个俞生怎么这么难呢


唉……

瑕

走吧我们去洗大(一)墨(品)池(锅)

啊打完第五章消沉了好久没更任何东西,一品锅你咋走得这么莫名而突然呢您??所以在没有一品锅的情况下ooc的爽一把。段子体。


陆吾:(指着四幅画像)这是这次宴会上的主要食魂和人物关系图。这是海族——这是天族——

少主:(认真记笔记)

陆吾:少主你这么认真我好受宠若惊啊——喵,喵?

少主:(念念有词)我知道了,这四位直接带回来就行了是吧是吧,捶晕还是拐骗比较好呢,这个红的看起来要捶晕,这个白的也是捶晕还要洗脑——

陆吾:(一爪子拍上少主后背)???少主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很了不得的话语??!!

少主:陆吾,我就一句话,什么时候实装

陆吾:停停停串戏了

陆吾:你不要老想着实装,很丢...

啊打完第五章消沉了好久没更任何东西,一品锅你咋走得这么莫名而突然呢您??所以在没有一品锅的情况下ooc的爽一把。段子体。


陆吾:(指着四幅画像)这是这次宴会上的主要食魂和人物关系图。这是海族——这是天族——

少主:(认真记笔记)

陆吾:少主你这么认真我好受宠若惊啊——喵,喵?

少主:(念念有词)我知道了,这四位直接带回来就行了是吧是吧,捶晕还是拐骗比较好呢,这个红的看起来要捶晕,这个白的也是捶晕还要洗脑——

陆吾:(一爪子拍上少主后背)???少主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很了不得的话语??!!

少主:陆吾,我就一句话,什么时候实装

陆吾:停停停串戏了

陆吾:你不要老想着实装,很丢脸的好不好

少主:放心只要你面板好,我不介意立绘的

陆吾:听人讲话啦你

少主:(托腮认真思考了一会儿)

少主:呜哇——陆吾——(大哭)

少主:一、一品锅他,我没能带回来呜哇——陆吾,我、我我

陆吾:(化出原型用一侧翅膀轻轻拍打少主)小少主啊,甭需自责,每个食魂都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和志向,虽然你们前进的道路,所站的立场可能会不相同,也有错有对。但是吾相信,终有一日该相逢的依旧会相逢。你所有的记忆也不是虚假的存在。

少主:但是光有记忆又有什么用!!回忆这东西最没用了!要是、要是哪一天我也不记得一品锅了,那以前的一品锅该多伤心啊

陆吾:吾觉得他不会伤心。(被少主含泪瞪了)嗯,老儿伤心了——

少主:不要学小鸡炖蘑菇的口气给我捧哏!!!!

(气完了接着抱着翅膀哭)少主:一品锅——

(空桑的)一品锅:(闻讯赶来站在门边上)

陆吾:一品锅,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这家伙哭个没完没了的许是又想到了之前的经历吧(没好气的抖了抖沾湿的翅膀)

一品锅:(及时用衣袖护住了少主避免她被淋到)哭的脏死了……

少主:……(哭得更凶)

一品锅:(踌躇之下捧起少主的脸)我就在这里,徽州和你,都是我的归处。

 


ps.

感谢认真看的大家!如果各位有看到介绍空桑大背景的文章的话希望能推给我一下……嗯带孩子卡壳了


夏露

陆吾真的好帅啊!!!
可惜,就是不常见。不愧是守护昆仑山的神兽,就是霸气!
少主的娘亲好温柔啊,果然少主是随母亲的性格,也很温柔。

陆吾真的好帅啊!!!
可惜,就是不常见。不愧是守护昆仑山的神兽,就是霸气!
少主的娘亲好温柔啊,果然少主是随母亲的性格,也很温柔。

爱上火的米粥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抽卡时陆吾会跳出来了。


群里同胞告诉我,这意味着食魂品质提升一级。


例如尚变珍,珍变御。


我总共就看见陆吾跳两回,一回得到龙须酥,一回又是腊味(二十连第一个就是他)


所以陆吾……


你给爷跳!!!!


跳一下又不会死!!!!


不跳我搓你屁屁信不信啊?!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抽卡时陆吾会跳出来了。


群里同胞告诉我,这意味着食魂品质提升一级。


例如尚变珍,珍变御。


我总共就看见陆吾跳两回,一回得到龙须酥,一回又是腊味(二十连第一个就是他)


所以陆吾……


你给爷跳!!!!


跳一下又不会死!!!!


不跳我搓你屁屁信不信啊?!


这个螃蟹大又圆

黑鬼少主的自我安慰,老福特再来一遍√
主演:锅包肉陆吾龙井冰糖
特邀嘉宾:小鳜鱼春卷调教冰糖葫芦
劝君惜取眼前人呀√

黑鬼少主的自我安慰,老福特再来一遍√
主演:锅包肉陆吾龙井冰糖
特邀嘉宾:小鳜鱼春卷调教冰糖葫芦
劝君惜取眼前人呀√

朽少Less

陆吾又来了——
直播产物

P2是昨天答应群里某个小朋友的酸味使!

我试图画个易牙洗澡,但是我失败了QAQ,没有板子好痛苦【不对你明明码字的为什么开始画画了?】

继续征集五味使和其他npc的召唤台词!你看看酸味使就是小朋友提供的!

陆吾又来了——
直播产物

P2是昨天答应群里某个小朋友的酸味使!

我试图画个易牙洗澡,但是我失败了QAQ,没有板子好痛苦【不对你明明码字的为什么开始画画了?】

继续征集五味使和其他npc的召唤台词!你看看酸味使就是小朋友提供的!

北冥
开会太无聊了就开始胡思乱想……...

开会太无聊了就开始胡思乱想……突然想到这对也可以……
金玉满堂:“会说话的猫猫!我要!”
陆吾:“莫挨老子!”

【手边没板子,先留着,开完会回去就画粮(正直的微笑)】

开会太无聊了就开始胡思乱想……突然想到这对也可以……
金玉满堂:“会说话的猫猫!我要!”
陆吾:“莫挨老子!”

【手边没板子,先留着,开完会回去就画粮(正直的微笑)】

下落不明

BGM:欧皇。
素材自己的~,我是真的0氪党啊。。

BGM:欧皇。
素材自己的~,我是真的0氪党啊。。

墙头们的主页
搞沙雕一时爽,一直搞一直爽。...

搞沙雕一时爽,一直搞一直爽。


p1是沙雕起源,原本只是想摸摸鱼的。

p2然后开始搞起来了。越画越顺手。(在?为什么要迫害辛劳少主?)。那句喊少主的是胡羹

p3是少主喊的(靠)。喜出道啊胡羹妈妈(?)

p4是饺子爷爷。画他的睫毛我想笑(差点没拿住笔)

p5是改了的陆吾。(眉头一皱发觉并不沙雕)


本来想画个佛爷的改成画陆吾了。(可惜)

下次再迫害佛佛

表情包随意

搞沙雕一时爽,一直搞一直爽。


p1是沙雕起源,原本只是想摸摸鱼的。

p2然后开始搞起来了。越画越顺手。(在?为什么要迫害辛劳少主?)。那句喊少主的是胡羹

p3是少主喊的(靠)。喜出道啊胡羹妈妈(?)

p4是饺子爷爷。画他的睫毛我想笑(差点没拿住笔)

p5是改了的陆吾。(眉头一皱发觉并不沙雕)


本来想画个佛爷的改成画陆吾了。(可惜)

下次再迫害佛佛

表情包随意

九卷

夭寿啦!空桑少主失踪啦!

#ooc警告!#

#少主男女皆可#

#沙雕小脑洞#

#含佛跳墙/太极芋泥/松鼠鳜鱼/青团/锅包肉/陆吾/以及众多不配拥有姓名的(bushi)食魂#


佛跳墙最近有点方张,因为他的“日常清晨问安”扑空了。一次两次的倒还好,可次次面对他的都是或冰凉或留有余温的空被窝——有次他甚至还特意提前了一个时辰——佛跳墙陷入了深思。

少主是不是……不喜欢他了?Σ(゚д゚lll)

“少主这是失踪了呢。”太极芋泥摇着手中扇子走进门来。

“美人可有危险?”佛跳墙皱眉。

太极芋泥淡定地拂开佛跳墙抓着他的手,“既然少主每日依旧现身空桑,且未曾向我们提及此事,想来少主很安全。”

丫的,这人...

#ooc警告!#

#少主男女皆可#

#沙雕小脑洞#

#含佛跳墙/太极芋泥/松鼠鳜鱼/青团/锅包肉/陆吾/以及众多不配拥有姓名的(bushi)食魂#

 

佛跳墙最近有点方张,因为他的“日常清晨问安”扑空了。一次两次的倒还好,可次次面对他的都是或冰凉或留有余温的空被窝——有次他甚至还特意提前了一个时辰——佛跳墙陷入了深思。

少主是不是……不喜欢他了?Σ(゚д゚lll)

“少主这是失踪了呢。”太极芋泥摇着手中扇子走进门来。

“美人可有危险?”佛跳墙皱眉。

太极芋泥淡定地拂开佛跳墙抓着他的手,“既然少主每日依旧现身空桑,且未曾向我们提及此事,想来少主很安全。”

丫的,这人怎么那么大手劲,捏的我手都红了。

“松鼠鳜鱼,可有何发现?”太极继续一脸淡定地看向某处。

原先空无一人的地方松鼠鳜鱼突然出现,面具掩盖了他的表情:“少主是在寅时将近之时突然消失,在下检查了房间,并未发现异样,是在下失职。”

太极摇着扇子,笑道:“唔,这可就有点难办了。”

佛跳墙面色严肃:“务必要找到美人。”

这时,青团正巧路过少主房间,听见了里边的对话,便探进一颗小脑袋:“我说,你们不如直接问问少主呀?青团刚刚在厨房看见少主了哦。”

佛跳墙:“……”

太极芋泥:“……”

松鼠鳜鱼:“……”

 

空桑少主摸了摸后脑勺被砸出的一个小包,一脸淡定地环顾四周。

事实上,这半个月来他每到寅时就会从被窝突然出现在另一个地方,然后“咚”的一声被摔醒,少主表示他已经习惯了呢。

唯一不爽的就是他的睡眠时间大大缩水有没有啊!要是被他发现是谁捣的鬼,他一定要把那人打的屁股开花啊!真的,不揍一顿简直对不起他的黑眼圈!(╯‵□′)╯︵┴─┴

揉揉自己堪比花椒八角的眼睛,天色还未亮,只能朦朦胧胧地看到自己所处之地有许多书架,应该是个书房吧,不远处的书桌上还传来淡淡的梅香,想来此地是扬州的居所。

想着扬州此时还在歇息,为免扰人清梦,纵然书房与寝室还有着一段距离,少主依旧轻手轻脚地打开门,悄无声息地离去了。

临出门时,少主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

不对啊,扬州近日通过万象阵去了凡间,压根不在空桑,我就算跑扬州屋里放个炮仗也没关系,所以我刚刚偷偷摸摸像个贼一样的是为什么!!

果然睡眠不足会导致记忆力下降,不知道会不会顺带着秃头,决定了,找到始作俑者后要把他吊在瀑布边上狠狠打一顿!

 

既然已经被摔醒了,那就去厨房查看一下食材吧。

自从每日必被传送之后,少主睡觉连睡衣都不换了呢,直接就将第二天的全套装备整整齐齐地套在身上,现在他醒来后连回房换衣的步骤都省了,他甚至还在空桑各个地方备了洗漱用品,醒来后就近找个地方梳洗梳洗就OK了。

唉……

少主45°忧伤望天,都是被逼出来的啊。

 

空桑众食魂对于自家少主最近的勤奋早起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食魂们在一大早看见窝在厨房忙碌的少主,一边打招呼一边感慨,今天的少主依旧致力于发展社会……啊呸,发展空桑呢!

直到某几个食魂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又风风火火地把少主喊出去。

小鸡炖蘑菇:“咋回事啊这是?”

冰糖葫芦圆溜溜的眼一转:“看起来有秘密呢!”

众食魂对视一眼,不如我们……嘿嘿嘿……

 

空桑少主歪头看了看眼前的几位食魂。佛跳墙一脸忧色,太极芋泥不停地摇着手中太极扇,松鼠鳜鱼纵使戴着面具也能感到他周身弥漫的自责与愧疚。

少主幽幽叹了口气。

自家这群崽崽终于发现了啊,他都替他们粗大的神经着急。ORZ

松鼠也就算了,毕竟每天夜里都勤勤恳恳地在外执行着他的夜巡任务,可佛跳墙这个每天清晨来床咚的家伙竟然现在才发现!少主怀疑他家崽子们的神经可以跑马。

“少主,可以告知我们在您身上发生了什么吗?”最终还是太极先开口道。

“如你们所见,每日将近寅时我便会突然出现在空桑的不同地点。让我算算啊,这些日子……”少主掰着手指数了起来,“嗯,我去过龙井的茶室,诗老师、八仙师兄、扬州的书房各逛了一遍,空桑的地窖酒窖厨房餐厅什么的是常客了,还呆过鸡舍鱼塘什么的,emmmmm,其他的记不清了。”

空桑众食魂听着为自家少主感到好心酸。

“哦,对了,有一次还传送到了佛跳墙你的床上。”

太极芋泥:“!!!”

松鼠鳜鱼:“!!!”

青团:“!!!”

众围观食魂:“!!!”

佛跳墙:“!!!”

太/松/青:佛跳墙你跟着惊讶个什么劲啊喂!

佛跳墙:不是,难道我睡这么死的吗?

“嗯,还好你不在。”

嗯?难道是我早起蹲美人的那次?QAQ佛跳墙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美人、美人你怎么都不与我们说呢?”佛跳墙似乎想上前,可踌躇几下还是站在了原地,一双异色的瞳带着心疼担忧与几分委屈地看着少主。

因为怕你们这群傻孩子瞎想担心啊!

“咳,我想,这次的事件该是人为。”少主僵硬地转移话题,“自从发现每日寅时会被转移后我留了个神,后来几日的转移中,我感到了空间的波动,与万象阵传送很像。”

“自然是人为。”话音刚落,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接上,锅包肉现身在少主身后,手中还提着什么东西,“且我已经找到了罪魁祸首。”

啊!原来空桑还是有机智的崽子的!比如某魔鬼管家!

锅包肉手中的一团橙色在挣扎:“喵!锅包肉快放本座下来!本座、本座要生气了呐喵!”

“陆吾尊座,还烦请您配合一下。”锅管家的脸上露出标准的笑容。

“陆、吾。”橘猫耳畔传来一个怒气满值的声音,“这事是你干的?”

陆吾感觉这是一个送命题,他能拒绝回答吗?

“咳咳,本座、本座近日研究出了个有意思的小阵法,所、所以……”

“所以你就把我当成了小白鼠?”满怒气值的声音接过了他的话头。

“这个、这个……”

陆吾突然看见他家小少主对着他粲然一笑,他感觉他浑身毛都炸开了。

少主甜甜道:“陆吾,今天中午我们吃猫肉火锅。”

陆吾使出吃奶的劲从锅包肉手中挣开:“喵!救命啊!杀猫了!动物保护协会在哪里,有人虐猫啊啊啊啊!!”

“陆!吾!别跑!我要恁死你啊!”

 

嗯,今天的空桑依旧是核平的一天呢!

 

姊妹篇——《少主秃头》

也许还会有一篇少主扑街(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患不知人
我寻思着还有人比鸭血还危险吗还...

我寻思着还有人比鸭血还危险吗
还是俩
投稿的人我觉得你现在比较危险
陆吾你好像也比较危险

我寻思着还有人比鸭血还危险吗
还是俩
投稿的人我觉得你现在比较危险
陆吾你好像也比较危险

亦鸽鸽鸽鸽鸽鸽

儿童画(√)
陆吾和随手一摸的兔兔

儿童画(√)
陆吾和随手一摸的兔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