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伟霆

183.6万浏览    44545参与
遥思霆

【越隐】寂空星云78

最后一丝不安也被这一揉轻柔的揉开了,丁隐突然张开手臂,紧紧抱住了陵越,心安的趴在陵越肩上,只剩了纯粹的欢喜和依恋,软软的道:

“师尊~”

陵越被他这一叫,只觉得满腔柔情怎么也抑制不住了,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将满腔爱意宣之于口,将他留在身边,让他心里眼里都只有自己一人。

无论何时,丁隐唤的都一定是“师尊”,愿意交付生命换自己身畔的一个位置,当日险些殉了自己而去,丁隐对自己绝对有超越师徒的在意。如果对他而言,失去自己便是最可怕之事,那么是否可以给自己一个机会?

几乎是用尽了积累的所有勇气,侧脸在他耳畔低低的唤他:

“丁隐,还有最后一件事。”

“嗯?”

轻轻扶起怀中的人,陵越轻轻的捧起丁隐的脸,细细的看着少...

最后一丝不安也被这一揉轻柔的揉开了,丁隐突然张开手臂,紧紧抱住了陵越,心安的趴在陵越肩上,只剩了纯粹的欢喜和依恋,软软的道:

“师尊~”

陵越被他这一叫,只觉得满腔柔情怎么也抑制不住了,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将满腔爱意宣之于口,将他留在身边,让他心里眼里都只有自己一人。

无论何时,丁隐唤的都一定是“师尊”,愿意交付生命换自己身畔的一个位置,当日险些殉了自己而去,丁隐对自己绝对有超越师徒的在意。如果对他而言,失去自己便是最可怕之事,那么是否可以给自己一个机会?

几乎是用尽了积累的所有勇气,侧脸在他耳畔低低的唤他:

“丁隐,还有最后一件事。”

“嗯?”

轻轻扶起怀中的人,陵越轻轻的捧起丁隐的脸,细细的看着少年的眉眼,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落在那双眼里。

天已然破晓,借着微弱的晨光,陵越能看到这双眼里,满满的,全都是自己。

轻声细语:

“丁隐,把那句话,再说一遍。”

师尊从来没有这样看着自己过,这样近的距离,这样炽热的眼神,心咚咚咚的跳的厉害,喉咙仿佛被堵住了一般,只知道痴迷的望着师尊。

“若是我对你,有所图谋,此时你的答案,可还依旧?”

陵越低低的问着,却是一点点靠近,直到额头相抵,另一手轻轻按在丁隐颈后,不许他有一点闪躲。

靠的这么近,两人的鼻息似乎都萦绕在一起,心几乎要跳出心口,丁隐隐约觉得这次与往日不同,但仍是坚定的回答:

“只要师尊要,只要我有,都给师尊。”

“若是……我要你呢?”

要我……什么?曾经连幻想都不敢幻想的事突然落到自己头上,丁隐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白日做梦,又接着怀疑他是不是会错了意,自己倾慕多年的,仙人一样的师尊,竟然会……怎么可能是那个意思。

心几乎都停跳了几瞬,陵越明明白白的将他刹那间的反应收入眼底,茫然,怀疑,不可置信,倒是一副完全懵了的样子。

双手捧起他的脸,用尽最后一丝克制,才只让这轻飘飘的一个吻落在他的眉心,陵越低低的问:

“讨厌吗?”

温柔的眼眸中似乎藏着一抹脆弱,仿佛自己一句便会碎开一样,丁隐拼命的摇头:

“师尊……”

砰!小院的门被一脚踹开,来人嚣张的在院中找人,还大叫:

“丁隐!丁隐!”

陵越活了这么多年,第一回紧张到心都要不跳了,第一回如此想要知道那个答案,但却被人生生打断……

大脑当中那根叫理智的弦嘎嘣一声断了,一把抱起丁隐塞到床上,整个人以瞬移一般的速度冲了出去。

来找人的诸葛紫英被狠狠一掌从院中拍到了门外,撞到了墙上才停下来吧唧一声滚到地上,接着是一个又一个的蜀山弟子一个一个被扇出去,在门外摔成了一堆,惨叫声此起彼伏。

“有多远,滚多远,再来,我杀了你们。”

陵越轰的一声关了门。

被一把塞床里的丁隐愣了半天,耳畔一直回荡着那句,我要你。再加上那个温柔的吻……丁隐摸了摸自己眉心,突然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嘶……真痛,真的不是做梦吧。

自己暗恋了不知多少年,从知道自己对师尊产生了那样的感情起,便连希望都不敢抱有,只能死死埋于心底,毕竟这样的感情龌龊肮脏不容于世,连说都不可以说,会被天下人耻笑,但是突然有一天,师尊对自己说,我要你。

我要你……

丁隐猛地从床上跳下来,向外跑去。

刚跑到院中便与关了门一脸挫败的陵越对视。如此挫败,如此勃然大怒,是因为自己吗?虽然很心疼但是却怎么也忍不住自己的笑容。

诚然,好事被人打断是让人恼怒,但是以后长长的日子里,这个他朝思暮想的人,是他的了,这么一想,丁隐整个人都幸福的要飞起来一般。

在羞涩和欢喜之间挣扎一秒,丁隐笑吟吟的走进两步,扑进了陵越怀里:

“师尊!!!”

被陵越抱在怀中,丁隐羞耻的脸上滚烫:

“丁隐整个人都是师尊的,一直都是。”

“丁隐。”

悬着的心骤然落了地,陵越紧紧的抱着怀中的人,紧到几乎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丁隐也不再说话,回应以同样的拥抱,两人默默享受着这曾经梦寐以求但又不敢奢望的相拥。

两个心跳逐渐跳成了一个频率。

两个都曾想把自己的心意藏起来一生一世的人,如今心心相通。

在这份感情里的两个人顾虑重重,宁可不说也不肯伤害对方,但最终,他们的心还是紧紧贴在了一起。

差一点,我们便彼此错过。

但幸好,我们没有彼此错过。

――――――――――――――――――――――

其实我有点想在这里完结的,这里太美好了(其实你们知道吗,互相错过,到死都没有说出口才是我原本的标配结局,所以写到这里真的是被两个的感情打动了),但有后面两个人的变化,丁隐的成长,越越的改变,不舍得放到番外里,长长久久的感情一定是两个人并肩执手。

而且他们还有赤魂石的事没有搞定好哇!!!

我争取一百章完结吧。

ps:我是不太能bb了,宛如bb机。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5856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717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5856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717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遥思霆

【越隐】寂空星云77

多年修行,自然是用打坐代替睡眠,此时陵越想要试试普通的日子,便也睡在了床上,但多年的习惯却是没那么容易改变,只睡了几个时辰,天边还没几丝亮色便醒了过来,再睡不着。

屋里暖和,睡得有些闷闷的,干脆起身推开了窗,窗外的丁隐躲闪不及,师徒两个便隔了一道窗大眼瞪小眼,陵越看了看他身上单薄的亵衣忍不住蹙眉:

“大半夜不睡觉,站在这里干什么?”

语气颇有些严厉,丁隐慌了神语无伦次的道歉:

“师尊我……我……对不起,师尊别生气,我……”

我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一副被逼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眼下还泛着淡淡的青影。

陵越又是恼怒又是心疼,挥挥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下来:

“行了,回屋睡觉。”...

多年修行,自然是用打坐代替睡眠,此时陵越想要试试普通的日子,便也睡在了床上,但多年的习惯却是没那么容易改变,只睡了几个时辰,天边还没几丝亮色便醒了过来,再睡不着。

屋里暖和,睡得有些闷闷的,干脆起身推开了窗,窗外的丁隐躲闪不及,师徒两个便隔了一道窗大眼瞪小眼,陵越看了看他身上单薄的亵衣忍不住蹙眉:

“大半夜不睡觉,站在这里干什么?”

语气颇有些严厉,丁隐慌了神语无伦次的道歉:

“师尊我……我……对不起,师尊别生气,我……”

我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一副被逼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眼下还泛着淡淡的青影。

陵越又是恼怒又是心疼,挥挥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下来:

“行了,回屋睡觉。”

“师尊……”

心里怕的要死,但是却不知该如何补救,更怕再不听话惹得师尊更生气,只得一步三回头的进了屋。

陵越深吸了了一口气,用力按了按额角,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从昨日他便觉得不对,丁隐以前虽然也不是完全不怕自己,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怕着自己。像个小媳妇儿一样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略微变变脸色便吓得脸色苍白,若非一双真挚的眼睛完完全全落在自己身上,时时透着欣喜,他甚至都以为丁隐对他只剩了畏惧。

陵越烦闷的取了剑在院中无声的舞了起来,在他的刻意收敛之下,连破空之声都几不可闻,一套剑法舞下来,心绪却还是不宁。

忍了又忍,陵越还是把剑一扔,一把推开了西厢房的门,床上的丁隐衣衫凌乱,但眸中一片清明,哪里有半分睡意。

“你过来。”

果然没睡,陵越在椅上坐下,气的咬牙:

“你到底是怎么了?”

丁隐低着头,犹豫了半晌,小声道:

“师尊我错了,你别……”

狠狠地一拳砸在桌子上,惊的丁隐一抖,陵越更加恼恨,干脆狠了心问他:

“我不想听这些,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怕我,为什么变成这样,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看到我?你若是不想,我即刻就走。”

丁隐彻底慌了神,噗通跪在了陵越手边,拉着陵越的裙摆哀求:

“不要。”

“我只是怕,怕师尊走。”

陵越按了按额角,像扶他起来哄一哄,却又觉得不这次把话都说开,怕日后还会有问题,只得任他跪着:

“为什么觉得我要走?”

“因为,因为我不配留在师尊身边。”

“师尊这么好,但我却那么差劲,这么多年,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当日在天墉城,便只因只言片语对师尊动手,还叛离师门,后来次次纠缠师尊,求得师尊原谅后,又……”

“又听信绿袍的几句话,怀疑师尊对我有所图谋,被血饮刀迷了心智。”

“还没能守护好赤魂石,为其所困,几乎害死了师尊。”

“就连赤魂石,也被我打碎。”

“甚至……我当日,年仅六岁,便……便杀过人。”

“像我这种人,在师尊身边,只能让师尊蒙羞,但我,但我真的又舍不得。”

“师尊怎么可能一直面对一个差点杀死自己的人,如果师尊要走,我没有任何资格挽留。”

“我真的怕,我想留在师尊身边,哪怕一会儿。”

说到后面已是泣不成声,陵越愕然他为何会这么想,正在想着该如何跟他说,丁隐又低低的道:

“如果,师尊想要走,丁隐没资格挽留,只求师尊,给我一个了结。”

“丁隐,你听我说。”

陵越心疼的摸摸他的头,丁隐捏着自己裙边的指节都用力到泛白,怕贸然动作刺激到他,便只握住那冰冷的指尖,轻轻的在手中揉捏,试图让他放松:

“我们谈谈。”

思索了片刻:

“你不觉得,整件事,其实究其根本,是我的责任吗。”

丁隐愣了一秒,不假思索的道:

“没有,是我的错。师尊怎么可能。”

陵越轻轻把手指点在他的唇上,制止了他后面的话,叹息了一声:

“我竟没想到,想来是我的“死”吓到你了,让你把问题都归结在自己身上,弄得自己如此自卑。”

“其一,这事发生的根本,是我一直对你有所隐瞒,是我一意孤行,只想把赤魂石取出来,让你拥有一个正常的人生,但是却从来未曾考虑过,在我无力取出赤魂石的情况下,那么你本就是与别人不同的,不同的你,我却仍旧只想让你过一个跟每个孩子都相同的,无忧无虑的一生。赤魂石危险,血影神功更会让人魔化,所以我从未向你提及,只想让你躲在我的庇护之下,这才是后来你误会的根源。

设想若是我一开始便对你告知一切,然后引导你做出你的选择,是否刚开始的误会便不会发生?后面的一切也不会发生?你若不离开天墉城,便不会给上官警我以机会。是我错误的隐瞒导致你离开天墉城,毫无防备的面对一切。”

丁隐完全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问题,一时之间竟有些消化不过来,但本能的还是不想说师尊不好,反驳道:

“可……师尊是为了保护我。”

陵越摇摇头:

“错误的保护也是一种伤害,这不是为我开罪的理由。其二是,我不该把你留在蜀山……我当时……有些不便说的原因,但还是放任心地单纯的你,一个人去做炼化赤魂石那么危险的事,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致你于危险之中,实在愧为人师。”

丁隐猛地抬起头:

“没有,师尊很好,真的很好,那日在蜀山,师尊一直在保护我,师尊是最最好的师尊。”

陵越握着他回暖的指尖,在他面前蹲下,看着他的双眼,温声问:

“你既然知道,我那日是保护你,便不要再把那件事挂在心上可好?”

“那件事,我从未怪过你,你之所以能被绿袍蛊惑从而被赤魂石控制,是我之过,万幸你能找回神智,意念之强甚至打碎了赤魂石,没有一直被赤魂石所控,你做的很好。”

“收你为徒,我从未以你为耻,不能修炼遭同门冷遇能心性不移,遭至亲欺瞒能不生怨恨,困于魔石能不杀无辜,丁隐,我以你为荣。”

丁隐看着陵越温和的目光,认真的面容,怔怔的落下泪来,沉淀了三年对自己的责备,厌弃甚至仇视仿佛枷锁一般桎梏的自己抬不起头的一切,都在这温温的声线中消解破碎。

擦擦他的泪珠陵越心疼的说不出话来,轻轻的拥住了垂泪的丁隐,这个傻孩子。

三年前自己的“死”如同一片阴影一般笼罩在他的心头,整整三年的自我贬低,自我厌恶,他甚至仇恨着他自己,这三年,那颗单纯的心到底承受了多少。

冰凉的身子在自己怀中慢慢回暖,陵越轻轻的说:

“丁隐,你不用再担心我会走,我本就从未怪过你,之前种种,你若是再有任何担心,不如想想,你可会心里责备我?”

丁隐抬起头目光灼灼,毫不犹豫的道:

“当然不会,你是师尊,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这副模样简直是想逼的自己不做个人……解开了丁隐的心结,一放松下来陵越不合时宜的突然有了这样的念头。

赶紧拍死这个诡异的念头,揉了揉丁隐的脸:

“我也是一样。”

――――――――――――――――――――

我真的是,头疼……:》

我算不算是虐受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其实要不是我把越越写死过一次,根本就没这场戏啊……

我不知道我写的怎么样(欢迎挑毛病,我会改的)因为内容太多了!摔!

之前断更一天就是因为我把我写的文重头看了两三遍,盘清楚了每一个逻辑。

真的很秃然,没有然,就挺秃的

累死我了,停更两天我缓一缓

遥思霆

【越隐】寂空星云76

带着丁隐出了门,放出灵识去探查,发现这附近还真是荒山野岭,陵越索性拉着丁隐御剑而行,不消片刻便到了一处小镇上。

先去镇上的酒楼点了一桌美食把丁隐喂的饱饱的。

“你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丁隐被陵越布了一大碗的菜,正在努力吃,不假思索道:

“只想在师尊身边。”

听了这话陵越心里有些复杂,指关节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桌子。

丁隐没听见下文,抬头看着陵越复杂的神情,心里瞬时一紧,声音里带了一丝颤抖:

“师尊……不行吗。”

陵越晃过神,收敛了复杂的情绪:

“没有,当然可以,我在想别的。”

如果有一日,你知道了我那心思,可还愿意留在我身边?思及此处,陵越突然心里一动,状似不经意的问:...

带着丁隐出了门,放出灵识去探查,发现这附近还真是荒山野岭,陵越索性拉着丁隐御剑而行,不消片刻便到了一处小镇上。

先去镇上的酒楼点了一桌美食把丁隐喂的饱饱的。

“你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丁隐被陵越布了一大碗的菜,正在努力吃,不假思索道:

“只想在师尊身边。”

听了这话陵越心里有些复杂,指关节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桌子。

丁隐没听见下文,抬头看着陵越复杂的神情,心里瞬时一紧,声音里带了一丝颤抖:

“师尊……不行吗。”

陵越晃过神,收敛了复杂的情绪:

“没有,当然可以,我在想别的。”

如果有一日,你知道了我那心思,可还愿意留在我身边?思及此处,陵越突然心里一动,状似不经意的问:

“那若是我对你有所图谋,你不怕?”

“图谋?”

丁隐略一思索便想到了那个与自己灵魂缠绕的赤魂石元神,如果师尊想要的是赤魂石的话……

心里突然一片轻松,轻轻搁下筷子,掏出了六十六个穿在一起的小竹筒:

“只要师尊想,只要我有,都给师尊。”

曾经以为,被利用,被欺骗,就是最痛苦的事了,但其实,比起失去师尊,这些痛苦都不算痛苦。

曾经以为上穷碧落下黄泉都再也找不到这个人,再也看不到这个人的音容笑貌,如今能多看师尊一眼都是偷来的幸福,比起终日不安,用赤魂石和自己的性命换来死前能留在师尊身边,自然是极好。

捧着六十六枚赤魂石元神献宝一样看着陵越:

“赤魂石八十一枚元神,这是六十六枚,我体内还有一枚,若是师尊想要,只要找齐剩下的十四枚元神,我将他们吸入体内,再自尽,便可得到完整的赤魂石。”

听到自尽二字,心里一跳,一股怒意刚涌上来便被丁隐亮晶晶的眼睛搅的一干二净,一双眼里尽是纯粹的真诚,几乎恨不得把一颗真心捧在自己面前。

如此真挚的感情,他怎么忍心辜负,心里突然沉甸甸的。

“你收起来吧,我不要赤魂石,适才只是与你说笑。”

顿了一下陵越又道:

“以后不许再想着把赤魂石收入体内。”

“是……”

丁隐把赤魂石收起来,手指却是紧紧捏在一起,连赤魂石都不要,那……他该怎么办才能留在师尊身边?

“那我们暂时在镇上住一段时日吧。”

“听师尊的。”

下午又去带着丁隐看房子,兜兜转转了半日才看下一个一进的小院,家具一应俱全,院中有一棵芙蓉树,还有一口井。

看着蛮温馨的,陵越索性付了三个月的租金,带着丁隐住了进去。

晚间两人去夜市采买了不少东西,随便吃了点东西回来也是半夜了。

奔波了一日,回到小院突然便产生了一丝家的感觉,丁隐归置着东西,唇角泛着淡淡的笑意。

陵越烧了些热水唤了丁隐过去,给他重新上了药便打发他梳洗一番回屋休息了。

丁隐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声音,直到一切归于平静,丁隐才蹑手蹑脚的起来。

夜色已深,小院里一片寂静,靠近东厢房的窗下,便能听见师尊轻浅的呼吸声,听着这呼吸声,丁隐才稍稍心安。

这一日幸福的甚至有些不可思议,欢喜的同时却又是满心的不安,师尊为何还肯待自己如此之好?好的如同是一个梦,好的他怕极了一眨眼人便会消失不见。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5855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716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5855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716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遥思霆

【越隐】寂空星云75

陵越一进来便看到已经凑上来围着自己打转的丁隐,突然有种微妙的感觉,就跟……记得以前一个故友家里养了一只小狗,每回一进门就会颠颠凑上来,在那位故友身上蹭来蹭去,恨不得长在主人身上……

看看恨不得长在自己身上的丁隐,赶紧把这个诡异的想法从脑海里赶出去,给丁隐擦干净背后的血迹再包扎起来,梳通了一头乱糟糟的毛又换了新衣,收拾的漂漂亮亮的才心满意足,丁隐全程乖巧的任着他摆弄,眼里的幸福几乎要溢出来。

全都收拾好了,日头也移到了正中间。

青云敲门端了几个菜并三份饭过来放在桌上,挨着丁隐坐下:

“前辈,丁大哥,先吃点东西吧。”

“等下。”

陵越端起饭碗却被丁隐一把按住了碗,偏头看一眼丁隐,默默松开了手,小徒弟不想碰这里...

陵越一进来便看到已经凑上来围着自己打转的丁隐,突然有种微妙的感觉,就跟……记得以前一个故友家里养了一只小狗,每回一进门就会颠颠凑上来,在那位故友身上蹭来蹭去,恨不得长在主人身上……

看看恨不得长在自己身上的丁隐,赶紧把这个诡异的想法从脑海里赶出去,给丁隐擦干净背后的血迹再包扎起来,梳通了一头乱糟糟的毛又换了新衣,收拾的漂漂亮亮的才心满意足,丁隐全程乖巧的任着他摆弄,眼里的幸福几乎要溢出来。

全都收拾好了,日头也移到了正中间。

青云敲门端了几个菜并三份饭过来放在桌上,挨着丁隐坐下:

“前辈,丁大哥,先吃点东西吧。”

“等下。”

陵越端起饭碗却被丁隐一把按住了碗,偏头看一眼丁隐,默默松开了手,小徒弟不想碰这里的饭菜,那就出去吃,刚起身衣袖却被拉住了。

“师尊,上回他们就是在入口的东西里做了手脚,我怕……我就是想先尝一下,师尊别生气。”

低头看丁隐,又是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惶恐不安的看着自己。隐约觉得丁隐状态有些不对,但却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只得安慰的摸摸他的头:

“这有什么好气的?我带你去外面的酒楼,走吧。”

青云见师徒两个都起身预走浑然没把自己当回事,气的眼眶都红了,来之前的什么打算都抛到脑后,把筷子一拍:

“丁大哥,你怎么能这么想,你已是我的夫君,我还能害你和师尊不成。”

听到夫君二字,丁隐又想起那晚的屈辱,神志模糊,拼命的逃到门边,却怎么也逃不出去,第二天醒来还是……瞬间对周青云,对自己充满了厌恶。就算对师尊还有一丝奢想,也在那一晚尽数断绝了,已经跟别人有过肌肤之亲的自己,怎么都脏的不配跟师尊这样的仙人放到一起。

“我不是你夫君。”

“怎么不是,我们拜过堂成了亲,还有了夫妻之实……我到底哪里配不上你你竟如此对我,我知道师尊回来你暂时没心思惦记我,但……”

看丁隐苍白着一张脸无措的站在自己身边,从几个时辰前便开始积蓄的怒火却是再也按耐不住,这几个小辈一个比一个无耻:

“你说够了吗?师尊也是你配叫的?若是我知道的不错,你所谓的拜堂成亲,夫妻之实可是给丁隐下了药得来的,如此下作手段,如此不要脸的贴上来,你哪里配的上丁隐?”

青云被这一通直白的话说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你……前辈竟管到弟子的房中事,也是,也是为师不尊。”

“房中事?又没将你收房何来的房中?我若是不管,纵容你欺辱我涉世未深的弟子便是为师之道了么?退一万步讲,丁隐那日算是救了你的命,你却非要救命恩人娶一个不喜之人,如此恩将仇报可配为人?”

青云深知说不过陵越,只得软软的望向丁隐,盼着丁隐能对她有一分情义:

“丁大哥,前辈不喜欢我,但是我不怕,只要丁大哥对我好就行了,我对丁大哥一直心生爱慕,而且青云已经是丁大哥的人。”

这话说的,一阵怒火和厌恶在心头翻滚,只觉得恶心的厉害,用自己活了几十年的克制才没一把掀了桌子,不等丁隐开口便怼了上去:

“爱慕?那日在蜀山,若不是我护住了丁隐,你那一剑便是冲着心脏去的,爱一个人便是要下死手杀了他吗?你的爱,真是让我恶心。我便告诉你,不是我管的宽,是你不配!怎么,你觉得你们的事我说了不算么?好,那我现在就要带丁隐走,你看他跟不跟上来。”

仙人骂人都这么好看,丁隐满脑子都是师尊护着自己的样子,看陵越拂袖而去,被一句“带丁隐走”说的心花怒放,哪里还顾得上青云,急忙跟了上去,留下一句:

“师尊说的便是我想说的。”

留下青云一个人脸色可怖,忍了半天还是哭着跑了出去。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5854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715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5854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715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遥思霆

【越隐】寂空星云74

不知道哭了多久,把泪都流干了,却还是红着眼在陵越怀里抽噎,陵越也一直极有耐心的给他顺着气,像是在哄孩子。

哭了一通,抱着自己的人还是没有消失,也没有离开,丁隐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陵越:

“真的是师尊吗,师尊没有……。”

怀里的人一双眼亮晶晶的盯着自己,眼底还闪着点点泪光……唔……好想亲一口……

“傻子……”

宠溺的揉揉丁隐的乱毛:

“那日在蜀山,我也以为我必死无疑,幸得师尊提前留了一道符给我,那道符留住了我最后一口气,我被运回天墉城后被师尊接走,疗养三载重塑经脉,只是折损了半数功力。”

“真的?”

眼里溢满了欣喜,丁隐埋头在陵越怀里,激动的又是哭又是笑,嘴里反反复复的念叨着师尊师尊,突然伸了手要掀开陵越的衣服,...

不知道哭了多久,把泪都流干了,却还是红着眼在陵越怀里抽噎,陵越也一直极有耐心的给他顺着气,像是在哄孩子。

哭了一通,抱着自己的人还是没有消失,也没有离开,丁隐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陵越:

“真的是师尊吗,师尊没有……。”

怀里的人一双眼亮晶晶的盯着自己,眼底还闪着点点泪光……唔……好想亲一口……

“傻子……”

宠溺的揉揉丁隐的乱毛:

“那日在蜀山,我也以为我必死无疑,幸得师尊提前留了一道符给我,那道符留住了我最后一口气,我被运回天墉城后被师尊接走,疗养三载重塑经脉,只是折损了半数功力。”

“真的?”

眼里溢满了欣喜,丁隐埋头在陵越怀里,激动的又是哭又是笑,嘴里反反复复的念叨着师尊师尊,突然伸了手要掀开陵越的衣服,惊的陵越一把按住:

“干什么?”

“看看师尊的……伤。”

声音竟又带了哽咽。陵越无奈的握住他不安分的手从胸前拿开,凑在他耳畔低声道:

“这里……还有许多人呢,你没发现他们在看你吗。”

说完看着那白嫩嫩的耳垂,心念一动,竟往那耳廓里轻轻吹了口气,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丁隐却是感觉那温热的气吹过耳廓,痒的心都在咚咚咚的跳,耳垂瞬间变得滚烫,老半天才反应过来师尊跟自己说了什么,眼睛扫了一圈,好几个蜀山弟子,小张青云紫英都在看着自己。

自己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扑进师尊怀里嚎啕大哭,还要扒师尊的衣服……好羞耻……虽然羞得脸都红了,但还是舍不得离了师尊的怀抱,干脆认命的埋头在师尊肩上装死。

陵越低低的笑了起来,整个胸膛都在震动:

“乖,我们先找个没人的地方慢慢给你抱可好?”

小张赶眼色的道:

“前辈,这附近都是荒山,不如先在这里住下,也方便你们叙旧。”

“劳烦了,顺便打点水,拿点药给我。”

勉勉强强离了师尊的怀里,一双眼却是一瞬都不舍得离了师尊,生怕一眼看不见师尊便会消失一般,手小心的拉在师尊衣袖上舍不得丢开。

陵越被他盯得心里软软的又泛着心疼,拉着他进屋,小心的拎过丁隐血迹斑斑的左手,把衣袖卷上去,手臂上的纱纱布上透着点点的血迹,还有些流下来流到了手掌上,此时血迹干涸,却是把纱布沾在了伤口上。

小心翼翼的把纱布解开:

“怎么弄的。”

“没事……”

见他浑不在意,手臂还在乱动,陵越皱眉,一眼瞪过去:

“你便这般不爱惜自己?”

一眼瞪的丁隐噤了声,也不敢再动了,乖乖的任着陵越给他把血迹都擦干净,上了药又包的严严实实的,忐忑的看着陵越含着点怒气的脸,用右手小心的拉了拉陵越的衣袖:

“我知错了,师尊别气。”

给他放下袖口示意他脱了上衣趴在软塌上,后背的剑伤不深,已经开始收口了,倒了一点药粉上去,陵越嫌弃的看着一盆血水要去换盆水,刚走出两步却被扑上来的丁隐一把抱住了腰,盆里的水差点泼自己一身:

“你干什么?”

“师尊,求你别,别走。我再不这样了,师尊别生气,别走。”

勉强转过身,丁隐一脸慌乱,一双眼里满是祈求急得像是快要掉下泪来,手紧紧的抱着陵越的腰不松。

“我不走,我只是换盆水,乖乖在屋里等我回来。”

丁隐收回手,唇瓣动了动,想说跟师尊一起去,却又怕太粘人招了师尊厌烦,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门合上。

丁隐坐立难安,在屋子里来回转悠,转了几圈还不见陵越回来,心里便忍不住想是不是又丢下自己走了,甚至想着是不是刚才看到的师尊只是自己想的太厉害,白日做梦。

心里急得厉害想要出门寻找,走到门边却又想着师尊说“在屋里等”,怕出去了又惹师尊生气,怂兮兮的把手收回来继续在屋里打转。

其实师尊不回来……也是很正常,自己还有什么值得师尊留恋的呢?这么一想,心里突然难过的厉害,自己这样子,凭什么让师尊留在自己身边呢,差点害死师尊,还丢了赤魂石……被厌恶才是正常的吧。

越想越灰心绝望,这时门却开了,一个箭步冲到门边:

“师尊!”


MedicatedLiquor

陈伟霆 190614 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看毕加索大展

陈伟霆 190614 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看毕加索大展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5853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714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5853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714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遥思霆

【越隐】寂空星云73

突然一道带着威压的怒喝如同滚雷一般砸在众人心头。

“谁敢!”

听到这声音,丁隐整个人都僵住了,这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几乎是屏着呼息抬起头,那个自己日夜思念的人浮空而立,像记忆中一样的,眉眼如画,神色温和,着一袭蓝衣,一头青丝用玉冠束起,散落的发丝随风飘动,衣袂飘飘,手握霄河剑,如同高贵的仙子一般,点亮了他的整个世界。

他的神仙缓缓落在地上,对他露出一个浅笑:

“我回来了。”

天地之间,仿佛便只剩了他和他的神仙,丁隐整个人都在发颤,小心翼翼的张开手,却不敢靠近一步,生怕这是个幻影,被自己碰一下便会消失不见:

“师……”

声音沙哑难听,丁隐闭了口,怕污了神仙的耳朵,也怕自己一出声,惊...

突然一道带着威压的怒喝如同滚雷一般砸在众人心头。

“谁敢!”

听到这声音,丁隐整个人都僵住了,这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几乎是屏着呼息抬起头,那个自己日夜思念的人浮空而立,像记忆中一样的,眉眼如画,神色温和,着一袭蓝衣,一头青丝用玉冠束起,散落的发丝随风飘动,衣袂飘飘,手握霄河剑,如同高贵的仙子一般,点亮了他的整个世界。

他的神仙缓缓落在地上,对他露出一个浅笑:

“我回来了。”

天地之间,仿佛便只剩了他和他的神仙,丁隐整个人都在发颤,小心翼翼的张开手,却不敢靠近一步,生怕这是个幻影,被自己碰一下便会消失不见:

“师……”

声音沙哑难听,丁隐闭了口,怕污了神仙的耳朵,也怕自己一出声,惊走了这道幻影。

陵越心疼的看着他,伸手握住那只血迹斑斑的手,上前走了一步,轻轻的把丁隐拉入怀中。

那温热的触感让他的泪水瞬间决堤,是暖的,是真实的,没有消失不见,他的师尊,这个温暖的怀抱,竟然如此真实。

这三年里,一重重的自责灰心绝望死死的压着自己,这样的人这样的怀抱甚至从来不曾入过自己的梦,在梦里,层层叠叠的是不管自己怎么挣扎嘶吼,都无能为力,自己还是拿着那把刀插进师尊的胸口,全都是无尽的血,师尊最后捂上自己的眼让自己不去看那血淋淋的场景,但那些从师尊身上流出来的血,夜以继日的烧灼着自己的内心。

是他亲手杀死了师尊。

就算是到了黄泉路上,他也没有资格再见到师尊,更不配再被师尊温柔的拥抱。

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想师尊为何会站在自己面前,究竟是否只是一道幻觉,丁隐只是紧紧的抱着这个人,近乎贪婪的感受着久违的气息和温暖,如果是幻觉,也太像了,连气息都是一模一样,就算是幻觉,他也愿意就这样死在这个幻觉里,再也不醒来。

手臂收紧,紧紧的抱住怀里日思夜想的人,他的小徒弟这三年过的一点也不好,此时像一个受了伤的小兽一般委屈的在自己怀里抽泣,泪水浸透了肩上的布料也浸透了他的心。

心里软的一塌糊涂,轻轻揉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让你受苦了,以后再不会了。”

瞬间抽泣的更大声。自从那日,他便再也没哭过,无论是那日日夜夜的思念,还是这三年经历任何艰难险阻,晕厥失声,重伤垂危,被兄弟背叛下药,受辱失身他都没有一滴眼泪,但偏偏只是看到这个人,被这样轻轻抱住,眼泪却是刹也刹不住。

他压抑太久了,陵越不再劝他,只是抱着,轻拍他的背,仿佛是给小动物顺毛一样。

手下的脊背瘦了好多,他都能清晰的摸到骨头。心里忍不住回忆起星城里遇到追命,追命跟他说,丁隐过的一点也不好,而且他对你……若只是师徒之情,绝不至于如此。

已经死过一回,有些事他想一试。

万幸,他还能回来,回来抱住他的小徒弟,让他的小徒弟不至于痛无可泣,伤无可医,无家可归。

――――――――――――――――――――

被前两章气的喵喵叫的小宝贝儿们,相信我,我真的是亲妈,不会让隐隐一直被欺负的,要欺负也只能是我越越一个人欺♂负,越越会给他找场子的。

另外:我r!!!73章了!!!我越儿终于出息了,想攻略隐隐了,一口血喷出五丈高真的,真的哭出来了∏_∏嚎啕大哭

折耳
这个相册智能分类真是深得我心,...

这个相册智能分类真是深得我心,我们家伟霆果然是个饱饱。哈哈哈哈。

这个相册智能分类真是深得我心,我们家伟霆果然是个饱饱。哈哈哈哈。

遥思霆

【越隐】寂空星云72

“丁大哥。你醒了。”

丁隐睁开眼,望着红色的床顶,眼神过了很久才落在一旁含羞带怯的周青云身上。

昨晚……

“我帮你包扎一下手臂的伤吧……”

周青云看他脸色不好,大概也能猜出自己师姐做了什么,半是歉疚半是欣喜,小心翼翼的去卷丁隐的袖口。

“滚。”

三年不开口,声音嘶哑难听,仿佛是铁皮摩擦的尖锐声音,令人牙酸。

“丁大哥……”

丁隐猛地坐起身,一把震开周青云往外走去,门上了锁便索性把门板一掌劈开,碎末横飞下,丁隐也看到了院子里等候的两个人,诸葛紫英和小张。

“青云她怎么样了?”

不想理会,便抽身要走,紫英却是勃然大怒,一把抽出剑指着丁隐:

“你给我站住!少摆出这副死样子!昨晚...

“丁大哥。你醒了。”

丁隐睁开眼,望着红色的床顶,眼神过了很久才落在一旁含羞带怯的周青云身上。

昨晚……

“我帮你包扎一下手臂的伤吧……”

周青云看他脸色不好,大概也能猜出自己师姐做了什么,半是歉疚半是欣喜,小心翼翼的去卷丁隐的袖口。

“滚。”

三年不开口,声音嘶哑难听,仿佛是铁皮摩擦的尖锐声音,令人牙酸。

“丁大哥……”

丁隐猛地坐起身,一把震开周青云往外走去,门上了锁便索性把门板一掌劈开,碎末横飞下,丁隐也看到了院子里等候的两个人,诸葛紫英和小张。

“青云她怎么样了?”

不想理会,便抽身要走,紫英却是勃然大怒,一把抽出剑指着丁隐:

“你给我站住!少摆出这副死样子!昨晚你和青云已经拜堂成亲,你要敢不负责任,我便一剑杀了你!”

双拳狠狠的在身边捏紧,真是笑话,如此侮辱自己竟然还要让自己负责?!自己的这副身子,只有师尊才能碰,哪怕师尊并不稀罕,但他也要一直为师尊守身,这些人,便要把自己珍惜的,在意的东西全部毁掉才甘心吗?

丁隐身边魔气翻滚,正是暴怒之兆,紫英却是露出蔑视的神情:

“怎么?你又要入魔?哈哈哈,那你便入啊,像当年杀你师尊一样杀……”

杀了我。后半段被卡在了喉咙里,丁隐死死捏住她的咽喉,眼中血色翻涌。

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

“住手!”

“住手!”

小张和青云同时大喝一声,青云抽出剑便向丁隐逼去,想要救下紫英,丁隐飞身后退,把紫英挡在自己身前,成功化解青云的攻势,一甩手把紫英扔在了院中,力道只大撞翻了园中的桌椅,直到撞到墙壁上才停下,紫英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冷嘲热讽:

“怎么?被我说了一句便如此恼羞成怒?装出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你就是个孽种,真不知陵越真人在天有灵会不会后悔养了你这么条喂不熟的白眼狼,最后咬死了自己。”

“师姐……你别说了。”

丁隐死死的攥着拳,指甲都抠进了肉里,自虐一般的听着这些话。

“为什么别说,你一心向着这个妖孽,人家可不这么想,看看他一个大男人一副被人玷污了清白的样子,真是让人可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在为了哪个小情人儿守身如玉呢。”

这话一说便注意到丁隐气息不稳了一瞬,仿佛被自己戳中了心事一般……更加放肆的大笑:

“难不成我还真说对了?让我猜猜那人是谁,不是青云,你重伤了绿袍,想来也不是玉无心。”

丁隐一掌挥过去,丁隐无意杀她,毕竟是自己害她失去了父亲和爱人,他也是有所歉疚,他只想让她闭嘴。

青云扶起紫英,横剑挡在身前,心里也有些委屈,勉强挡下这一掌便低头不语。

“你这三年看上去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唔?”

紫英本来想说不能再认识旁的女人,却猛地意识到,若只是失了师父,何至于此?那日还险些殉葬而去……而且似乎,也再没有别的人选了……

“你怕不是在为你师父守着吧,哈哈哈哈哈,恶心,龌龊,简直令人作呕哈哈哈哈哈。”

昨晚的梦里……他梦见……师尊他,把自己……这样意  yin  师尊的确是恶心,龌龊。

“养了十几年,如此龌龊还害死了自己,我要是陵越真人,我便想在你小的时候怎么不直接掐死你!”

丁隐一直在沉默着,周身魔气翻滚,再听下去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会把这些人都杀了,于是转身想走。

“杀了他!

外间冲过来十余个蜀山弟子将站在院子正中央的丁隐团团围住,竟要群起而攻。

MedicatedLiquor

陈伟霆 190613 威廉主义合作毕加索大展

陈伟霆 190613 威廉主义合作毕加索大展

遥思霆

【越隐】寂空星云71

丁隐离了那寨子便放开了追命的手臂,随便寻了个方向就走,追命跟着他走,半天嘟囔了一句:

“她怎么回事?你不处理下伤口吗?”

丁隐摇摇头,寻了处溪流把身上的血都洗干净便跟追命再次上路,追命叹了口气。

这个人……身上仿佛存在着两种极端,既厌世般的冷漠,但却又能诡异的保持着一种修养和行事原则。

就好比对自己,他完全不关心自己在做什么,甚至自己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完全不想遇见自己,但自己发出求助的时候却能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哪怕会惹麻烦。他完全不想理会自己和那个女人,但却每次都会回应自己的问题,也耐心的听完了那个女人的话。

当然他同时很明白,丁隐现在听他说话乖的一批,有问必答,但是自己半点入不了他...

丁隐离了那寨子便放开了追命的手臂,随便寻了个方向就走,追命跟着他走,半天嘟囔了一句:

“她怎么回事?你不处理下伤口吗?”

丁隐摇摇头,寻了处溪流把身上的血都洗干净便跟追命再次上路,追命叹了口气。

这个人……身上仿佛存在着两种极端,既厌世般的冷漠,但却又能诡异的保持着一种修养和行事原则。

就好比对自己,他完全不关心自己在做什么,甚至自己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完全不想遇见自己,但自己发出求助的时候却能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哪怕会惹麻烦。他完全不想理会自己和那个女人,但却每次都会回应自己的问题,也耐心的听完了那个女人的话。

当然他同时很明白,丁隐现在听他说话乖的一批,有问必答,但是自己半点入不了他的心,这一点感觉非常之明显。

心中向陵越前辈道了个歉,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帮这个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的人啊。

两人找了两日才找到了百草神医所在的村子,但见到了百草神医以后才发现是熟人,居然是张馅饼。

张馅饼心情也有些复杂,却是勉强按下去,乐呵呵的招待了两人。

追命的毒解得很快,不过一日便好了大半,心里惦记案子还是要返回星城,临行前追命还是忍不住多了一句嘴:

“丁隐,人要向前看……你总要开心点……前辈如果在的话,也不想你这样的。”

看丁隐低着头一声不吭,追命也不知他有没有听进去,叹了口气便无奈的离开了。

如果在的话……总要开心……他也不想如此,只是自从那天起,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在他眼中都没有了光彩,而他的世界早已崩塌。

他的世界,名为师尊。

丁隐在村里又住了一日,他本来想走,但张馅饼非说舍不得他,要他留下来玩个几日,话是这么说却一整日不见人影,到了傍晚时分才叫了丁隐去饮茶。

“不好意思啊丁大哥,今天人多,我太忙了。”

丁隐摇了摇头。

“丁大哥,我给你看看嗓子如何?总不能一直失声把。”

丁隐将茶水一饮而尽,用手指沾了杯中残留的茶水,在桌上写了两个字:

无碍

抬头看见小张一脸挣扎之色,拿着杯子的手都在发抖,顿时觉得不对,站起身却一阵头晕,勉强用功力去压却也没有多少效果。

“丁大哥……你……你不会怪我吧,我……我也是……没办法。”

丁隐踉跄了一下连忙向外逃去,这几年的历练他从不乱入口任何吃喝,却没对自己曾经的朋友设防。

门口果然被人层层把住,勉强抽出刀来,却浑身发软,咬牙一刀割在自己臂上,鲜血直冒,神志却是清醒了不少,一刀震开两个把门的便要逃。

小张大惊喝令几个手下一拥而上制服丁隐,被丁隐打伤了几人逃了出去,但村外却是蜀山弟子把守,轻而易举的把被迷晕的丁隐带了回来。

小张背着丁隐,紫英背着青云,勉强拜了堂,把两人送进婚房后,小张给丁隐把外衣脱掉,口中喂了一颗药便默默退了出去,从外面锁上了门。

――――――――――――――――――――――――――

惹……感觉剧情在往奇怪的地方发展。
如果我让他们三年抱俩,会不会被活活打死?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5852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713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5852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713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