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歌

31532浏览    785参与
晴天.

【原创/歌All】细雨。

       *极度OOC。

  *大量私设。

  *没有逻辑。

  *不只有原著一个背景。

  *全员单箭头陈歌。全员→陈歌。

  *我是陈歌的厨!不能容忍有人说他不好。

  ————

  

  檐前雨声湍急响,劳者未归心不安,踮脚遥望归家路,风狂雨骤眼迷茫,既盼雨中见身影,又恐风雨侵人寒。

  1.[好结局跟坏结局]。

  “学长,我喜欢你!”许音带着一些紧张说。

  “可是,我不喜欢男人。”陈歌带着一丝懵逼为难地说。

  许音好像不怎么在意:“好的。”

  至于是不是真的不在...

       *极度OOC。

  *大量私设。

  *没有逻辑。

  *不只有原著一个背景。

  *全员单箭头陈歌。全员→陈歌。

  *我是陈歌的厨!不能容忍有人说他不好。

  ————

  

  檐前雨声湍急响,劳者未归心不安,踮脚遥望归家路,风狂雨骤眼迷茫,既盼雨中见身影,又恐风雨侵人寒。

  1.[好结局跟坏结局]。

  “学长,我喜欢你!”许音带着一些紧张说。

  “可是,我不喜欢男人。”陈歌带着一丝懵逼为难地说。

  许音好像不怎么在意:“好的。”

  至于是不是真的不在意,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

  都说了是坏结局啦。

  至于好结局嘛,怎么可能有。

  2.[百年]。

  过了百年,陈歌已经不在了。

  但是喜欢他、不,是爱他的人,从来不曾消失,包括那颗心。

  3.[狡猾]。

  所以说,太狡猾了。影子看着陈歌。仗着自己喜欢他这么肆意妄为,太狡猾了。

  4.[谜语]。

  “嗯?猜谜语?许音的?”陈歌却是看着谜题陷入了沉思。

  谜题是:许音为什么喜欢——(马赛克)?

  这鬼知道啊???

  说对了,鬼真的知道。

  5.[坠落]。

  顾飞宇只能任其坠落,坠入到深不见底的深渊。坠入到一个人的深渊之中,无法自拔。

  6.[拒绝]。

   陈歌面对众鬼的表示(表白)只能拒绝,嗯,张雅除外。

  

  7.[得到]。

   高医生渴望得到陈歌,即使知道不可能。

  

  8.[风筝]。

   罗董差不多是从小看着陈歌长大,他们曾经一起放过风筝。现在嘛,没机会了,各种意义上。

  

  9.[追光者]。

   他们是一群追光者,他们追的光叫陈歌哦,我希望你们知道这件事。

  

  10.[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可能不靠谱,但是还是有的。比如张雅和陈歌。

  

  11.[星星和月亮]。

   硬要比喻的话,陈歌是月亮,而张雅他们是星星,为了陈歌所闪耀。

  

  12.[巧克力]。

   巧克力被随意地放在桌上,最后,一个人叹了口气,还是吃掉了。

  

  13.[糖果]。

   徐婉攥紧了陈歌以前给她的糖果,慢慢剥开吃完并离开了属于陈歌的墓地。

  糖果怎么......这么苦啊?还有,我没有流泪哦。

  

  14.[迷恋]。

   许音无疑是喜欢陈歌这个明星的,只是他的签名便让许音迷恋得不能自已。

  

  15.[照片]。

   这是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少年有些无奈地看着身边笑容灿烂的少女。

  张雅摩挲着照片,嘴角弯了起来。

  

  16.[深夜书店]。

   高医生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书店,他在深夜去书店时遇见了陈歌。

  可惜最后还是陌路人。

  

  17.[瓶子]。

   瓶子里是一个被禁锢的世界,里面的人毫无所察。

  

  18.[知道]。

   全世界都知道张雅最喜欢他的夫君陈歌了。

  

  19.[无感]。

   采访的人问陈歌:“陈先生,请问您对高医生的感觉是?”

  “无感。”

  

  20.[不存在]。

   陈歌死了以后那些鬼其实有些有恃无恐,但是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陈歌。

  好吧,你们还没明白吗?“陈歌”已经“不存在”了哦~

  

  21.[妄想症]。

   影子其实有妄想症,他觉得陈歌喜欢他。

  ……

  都说了是妄想症了!

  

  22.[演戏]。

   抱歉,这只是在演戏而已。

  

  23.[凡心]

   神明对一个凡人动了凡心。

  

  24.[字迹]。

   陈歌的字是非常好看的,即使其他人现在已经没有机会看了。

  

  25.[无爱]。

   还是一句抱歉,我对你们没有爱。

  

  26.[不是哦]。

   不是哦,你不配让我喜欢。我只喜欢陈歌。

  

  27.[伞]。

   这是陈歌送给他邻居许音的伞。当然,他不知道许音还有很多关于他的东西。

  

  28.[我讨厌我自己]。

   我讨厌我自己。门楠有时候会这么想。在第三病栋好像是有很多人讨厌他。

  但至少陈歌不讨厌我。

  

  29.[不配]。

   张雅一直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密码:她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陈歌。

  是了,那个人站在那里,就是一个太阳,但果然,非常憧憬。

  

  30.[细雨]。

  这绵绵细雨正像正如徐婉的心,缠绵如 丝。她其实是很细心的。

  [怎么、怎么、怎么才能让陈歌更加喜欢我呢?]

  她在心里问自己。

  她留意着所以一切跟陈歌相关的事。

  虽然,她在陈歌的人生中,出场不少,但是,也不算多,而且重要的事她从来没有参与过。

  [想要离他更近些......]

  
           end

没有人看我也没动力写啊

晴天.

【原创/歌All】非你不爱(上)

        大量私设。

  逻辑死。

  其实并不清楚校园设定但还是作死写了呢x

  脑壳痛,后面的想不出来了,先发写了的。

        ————

  抱歉,非你不爱。

  

  

  要说在这所大学里谁最受欢迎的人,那只能说陈歌了。

  

  大学里的人给他的标签就是:撩人精、怪人、锤子。(好像混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x)


  

  他的长相呢,也是,怎么说呢,好看?帅?但最有魅力的就是那双纯黑色的眼睛...

        大量私设。

  逻辑死。

  其实并不清楚校园设定但还是作死写了呢x

  脑壳痛,后面的想不出来了,先发写了的。

        ————

  抱歉,非你不爱。

  

  

  要说在这所大学里谁最受欢迎的人,那只能说陈歌了。

  

  大学里的人给他的标签就是:撩人精、怪人、锤子。(好像混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x)


  

  他的长相呢,也是,怎么说呢,好看?帅?但最有魅力的就是那双纯黑色的眼睛,像一个漩涡把你吸进去,然后再也出不来了。


  

  陈歌这个人之所以有“怪人”这个标签,也是因为他就是,让人有一种很奇怪,说不上来的感觉。并且总是有人看见他带一个锤子。

  

  学校里医务室的高医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其实“疯”了,哦对了,你知道,但这不重要。

  

  高医生为什么疯了?大家心里都有数,只是他最近对陈歌比较关注。

  

  貌似还收藏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不过我觉得你们不想知道有什么东西。


  后来高医生不知道为什么失踪了,没有人见到他过。

  

  只是他有时好像会在某个漆黑的阴影下看着一个熟悉的少年。这份关注令人汗颜,恐怕难以让人接受,可惜当事人并不知道这件事。

  

  他有一个弟弟,“影子”。说来奇怪,陈歌自开始到现在一直不知道他有一个弟弟,父母好像也遗忘了他。

  

  他就像陈歌的影子一样,但他们两个却毫不相似,真是奇怪。

  

  影子非常非常喜欢陈歌,他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喜欢陈歌,第一次看到陈歌他就想:我喜欢他……

  

  他的脑子已经被“我喜欢他”这四个字占据了。

  

  某种程度来说他和高医生至少有一点是相似的。

  

  但又不一样,因为高医生后来又出现在了陈歌的面前,只是他的状态很不对罢了。

嘛,或许影子以后也会出现。

  

  接下来我们说一下另一个人。

  

  张雅一开始是学舞蹈的,虽然现在也是,但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从前她是很温柔的,现在却不知为何变的傲慢了。但唯有那优雅气质是不曾改变过的。

  

  张雅爱陈歌,全校都知道,除了陈歌。

  

  张雅对陈歌有过各种各样的示好:情人节送巧克力(义理巧克力)、偷偷牵手(自认为)、写了三个月的情书(虽然没送出去)等等。

  

  但唯独没有对陈歌说过。

  

  我喜欢你。

  

  一说到张雅就不得不引出另一个人了——许音。


  学校目前的人是这样的:我喜欢学长/学弟/会长和我磕歌雅音修罗场有什么关系?


  会长?也许有人发现了这个称谓,是的,陈歌是学生会会长。是吧是吧,很令人惊讶却有些意料之中。

 

  算——了,先说说所谓的“歌雅音修罗场”是什么吧。顾名思义,陈歌、张雅、许音之间的修罗场,两个人都单箭头对陈歌的那种。

  

  对此陈歌的态度是:张雅是个好姑娘/许音是我的好兄弟啊!

寒川上

【音歌】万物生⑤

音歌|主角音x写手歌  

*迟来许久的更新,写本章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回去看原文看着看着就忘记自己要写文了然后重复n遍(揍)
*在?您的许音小可爱请签收一下。

       

  我们谁都不可能预知命运会以什么模样降临,而唯一确定的是——我心甘情愿。

  

***

  那一天,读者终于回想起曾被九江锤王的恐怖支配的日子。

  

  粉丝榜排行第一的读者大佬点了根烟,摇摇头,沧桑地吐出一个白花花的烟圈,说:“我真傻,真的。我单单知道大锤早就不做人了,但没想到他真的连鬼都不放过。”

  

  

***

  说要带许音去玩去看除门之外的世界,信誓旦旦...

音歌|主角音x写手歌  

*迟来许久的更新,写本章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回去看原文看着看着就忘记自己要写文了然后重复n遍(揍)
*在?您的许音小可爱请签收一下。

       

  我们谁都不可能预知命运会以什么模样降临,而唯一确定的是——我心甘情愿。

  

***

  那一天,读者终于回想起曾被九江锤王的恐怖支配的日子。

  

  粉丝榜排行第一的读者大佬点了根烟,摇摇头,沧桑地吐出一个白花花的烟圈,说:“我真傻,真的。我单单知道大锤早就不做人了,但没想到他真的连鬼都不放过。”

  

  

***

  说要带许音去玩去看除门之外的世界,信誓旦旦下了保证的陈歌说走就走。陈歌向来是个行动派,风风火火,吓得许音连忙拽住这位莽得不行的灵异写手比划着不能这样出去。

  

  大晚上的,一只实打实的恶鬼在街上游荡,这把人吓疯都算是轻的。

  

  面对他的小天使许音,陈歌只能妥协,说那我们就在附近转转?我记得有家好吃的冰淇淋,你想试试吗?

  

  许音抬起头,一双赤色的眼眸亮晶晶地看着他。

  

  陈歌弯了唇角,知道许音这是心动了。

  

  他翻出自己的骆色夹克外套,把只有一件红衬衫的单薄少年裹住,手顿了顿,拉上拉链,将许音脖颈处的狰狞伤口遮得严严实实。许音拉了拉袖口,挽上露出手掌,陈歌的衣服对他来说偏大,暖色衬得红衣恶鬼更加苍白消瘦,赤眸阴郁,发色浅淡,一道细细的红痕从额头向下延至眉心,不由生出几分冰冷诡异的美感。

  

  陈歌思考了一下,抬手弄乱许音的额发遮住这道红痕。许音不明所以,只眯起眼凭着本能蹭了蹭陈歌的掌心,温顺得如同某种家养小动物。

  

  “你先坐着,我给你化个妆,然后咱们就出门。”陈歌咳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收回手,转身从书房提出来一套化妆工具,许音乖巧地把手放好搭在双膝上,安安静静地任陈歌在他脸上折腾。

  

  红衣暗色的睫毛微微颤动,翘起的弧度像是即将振翅而去的蝴蝶,陈歌空出手去抓许音散落在脸颊两侧的头发,垂到脖颈的柔软栗发在指尖缠了好几圈,才慢悠悠地别在他耳后。

  

  许音眼里倒映着陈歌的身影,只他一人,眼底烈焰浮起波澜,海潮涌动,散落点点破碎的星光。陈歌以往化妆都是力争还原小说保证绝对看不出来是人,鬼气森森得可怕,但这会儿陈歌想让他的少年看起来能多些人气,小心翼翼,指尖轻轻抚过少年的眉,沿着眼角一路游走,在下颌虚虚收拢,如同捧着珍贵易碎的玫瑰宝石,银河倾泻。

  

  陈歌说:“笑一个吧,许音。”

  

  

***  

  “暂时停更是为了更好地写出下一章,”陈歌语重心长,言之凿凿,“这怎么能敷衍呢是吧?绝对不是因为我不想更,而是我不能让他们失望,保证质量才对得起辛辛苦苦等更新的读者。”

  

  “但你就不能提前说一声吗?”编辑唉声叹气,总觉得陈歌的话很有道理但就是有哪不对,“不说别的,你看看读者区都炸成什么样了?”

  

  陈歌偏头看了一眼安静坐在长椅上的许音,他轻轻一笑,往后靠在老旧的路灯上,悠悠然回道:“我们谁都不可能预知命运会以什么模样降临,而唯一确定的是——我心甘情愿。”

  

  编辑大概震惊到了,隔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谈恋爱了?”

  

  陈歌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径直跳到下一个话题,“我有点新想法,现在去新世纪乐园一趟找找灵感。”

  

  “行吧只要你写你就是大爷,”编辑一秒切回工作状态,爽快拍板,“费用报销,你看什么时候恢复更新?”

  

  “快了,不急,”陈歌真挚道,“其他人不清楚,你还不信我吗?放心,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读者的事情。”

  

  陈歌挂断电话,几步走回许音身边,昏黄的灯光一下把唯一的影子拉得极长,许音抬头,陈歌左手一个双层巧克力冰淇淋,右手一个草莓奶油冰淇淋递在他眼前,许音眼神困惑,不知该接过哪一个,陈歌只笑:“两个都是你的,我们走吧。”

  

  陈歌家离新世纪乐园不远,走过去也就十几分钟,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还可以望见乐园里缓缓转动的摩天轮,作为有名的情侣约会打卡圣地可以说是含江夜色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深秋时节路上行人少,冷风吹过长夜,枯黄的落叶在街道上打着转飞旋,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很快消散,一人一鬼慢悠悠走着,被寂静安谧的气氛包围却不会觉得尴尬。陈歌一向不怕冷,体质出色,许音更不用说,手中的草莓冰淇淋很快吃完,又咬了一口巧克力球,餍足地眯了眼。

  

  许音看起来更喜欢巧克力,而且感到安心的时候会无意识地眯眼……陈歌在心里暗暗记下一笔,被蹭过的掌心有些发烫,五指无意识蜷了握紧,明明没有吃甜食,却像是被喂了自己最喜欢的糖果一样高兴。

  

  等走到新世纪乐园入口,陈歌和检票员熟稔地打过招呼,检票员看了一眼跟在陈歌身后的许音,有些意外,“嘿,陈老板带朋友来看鬼屋啊?”

  

  “是啊,好不容易来一趟,想玩尽兴点。”陈歌笑着回答。

  

  检票员和许音目光对上,不由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许音的眼神冰冷,不像个活人。该不会是陈歌从哪拐来的新员工吧?检票员心里嘀咕了一下,没多放在心上,挥挥手让陈歌带着许音入园。

  

  走远后许音主动拉过陈歌的手,在陈歌摊开的掌心一笔一划写着:“鬼屋?”

  

  恶鬼的手指冰冷,没有温度,悬空在陈歌手掌上,没有立刻抽离开。

  

  见许音好奇,陈歌也高兴解释:“乐园和网站合作在这边按照书中的‘门后世界’建了线下鬼屋,现在是乐园的对外招牌,在本地和外地的人气都很高,经常有读者专程来恐怖屋打卡。”

  

  许音思考了一下,在陈歌掌心继续写:“我们可以去看看吗?”

  

  陈歌本还有些苦恼要怎么说服许音一起去看看,现在被“我们”这个词直接暴击了心脏,偏偏罪魁祸首毫无自觉,只歪头看着他,乖巧地等着答复。陈歌握住许音的指尖,顺势向上牵住手,从善如流道:“当然,我还希望你能提提意见,看看有什么不足呢。”

  

  许音了然点点头,说到对门后世界的熟悉,这里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

  

  带许音来恐怖屋真是个天才主意,一方面可以让恐怖屋员工感受一下红衣该有的真正样子,另一方面就有了正当理由拉许音来游乐园,等一下去玩别的游乐项目更加顺理成章。

  

  新世纪乐园的恐怖屋是陈歌除了写书之外的心血凝聚所在,场景和道具机关都由陈歌着手设计把关,也不外乎乐园的工作人员都叫他一声“陈老板”。陈歌进恐怖屋和回自己家一样亲切,拉着许音连缓冲都不带就直接拉开通往地下场景的铁门,扑面而来的阴冷气息让许音炸了一下,反手就把陈歌拉到身后,自己率先跳了下去。

  

  “许音!”陈歌连忙跟着下去,好在许音没走远,只是戒备着打量四周,陈歌松了口气,抓住许音的手进行安抚,“听我说,第一,这只是个鬼屋,员工都是普通人,第二,我们是来参观游玩,不要太紧张……”陈歌说着说着放轻了声音,“第三,不要松开我的手,可以吗?”

  

  许音点点头,没有犹豫,他从不反驳陈歌的决定。

  

  左边的路通向暮阳中学,右边的铁门后则是第三病栋,陈歌指了指正前方一条闪烁着惨淡白光的小路,“我们去这个场景怎么样?”

  

  那是活棺村,古旧的宅院交错坐落,木门前白纸灯笼飘荡,抬棺的小鬼们在错综复杂的街巷中横冲直撞,有人在哭,有人在笑,隐隐约约还能听见一阵哀乐从远处飘来。

  

  “通关条件是找到一件嫁衣,再拿着它出来就行,”陈歌对恐怖屋的各个场景了如指掌,不需要员工指引,自己和许音解释通关条件,“就是那个先被你锤了新郎然后变成庄雪吓你的鬼新娘。”

  

  许音眼神仍旧是一片懵懂,陈歌知道他没有听懂,温柔笑着握紧许音的手,“没关系,这个不重要。”

  

  书中许音经历这一段的时候步步都是踩在刀锋上,独自面对一位推开门许多年的顶级红衣和一村子暴动的魑魅魍魉,檐鬼,布鬼,人头灯……各种各样的鬼怪满怀恶意,阴差阳错吞噬的过强力量差点把他拖入永不醒来的沉睡,如果不是十号和其他推门人也随后加入这场混战,还只染红半身外衣的许音根本不可能从活棺村杀出一条血路。

  

  其中许音在村长老宅遭遇了一个能够蛊惑人心的嫁衣女鬼,女鬼拥有的奇特能力可以让她轻易控制住对手,继而悄无声息地吞噬对方。这种能力看起来不强,却非常可怕,防不胜防,小时候陈歌曾听家里老人说过,世上有一种鬼怪,会在深夜的街道上呼喊行人的名字,然后变成他记忆中最深刻的那个人,接近他,谋害他。*

  

  只可惜当嫁衣女鬼轻声笑着抬起头,露出一张楚楚动人的脸时,没能看见自己预料中被蛊惑之人痴迷的神情,站在她身前的少年脸上只有痛苦,无尽的痛苦。

  

  两行血泪从他的眼睛里流下。

  

  当时更新到嫁衣女鬼这章的时候整个读者区又在哀嚎打滚,嘤嘤嘤哭着嗑刀子。拿着显微镜的列文胡克痛心疾首地和大家分析:一般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那个人不是爱人就是亲人对不对,至少也该是占据着极重要位置的人,才容易令人放弃反抗,但许音刚好相反,一上来就下杀手,说明是仇人。流泪是为什么,说明这个人至少曾经是许音非常重要的人,也侧面证明了她对许音造成了巨大伤害,甚至刻进灵魂,无法磨灭。

  

  综上所述,她百分之九十九是许音喜欢的人,百分之百是杀害许音的凶手。

  

  和其他推门人不一样,许音是没有‘门’的,他被迫来到门后世界,在血色城市中穿行,和无数疯狂的怪物战斗,杀死或者被杀,他没有庇护,因此走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许音没能推开‘门’,但他的绝望并不比哪位推门人少。或者说,连无法推开‘门’这件事的存在都成为了他的力量来源之一。

  

  他就那样疯狂又野蛮地生长起来,蚕食绝望与恶意,吞噬怨念与仇恨,最终造就了血色世界中最可怕的怪物,唯一的深渊。

  

  陈歌原本想借此旁敲侧击出来许音在门后到底走到了哪里,但许音显然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被遮掩的伤口又再度裂开,他眼里该有怨恨的,但许音只是小心握住了陈歌的手,十指相扣,仿佛就有了足够支撑下去的力量。陈歌可以清晰地察觉到无数血丝在许音身上翻滚咆哮,但许音一言不发,血肉愈合,流动的血丝缓慢却坚定地平息下来,消融在一片黑暗之中。

  

  隔了好一会儿,陈歌沉默地抬起手掌放在许音肩上,重归平静的许音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赤色的眼眸中藏着困惑。

  

  直到这一刻,陈歌才真真切切意识到:许音从他笔下走出来了。

  

  他不再跃然纸上,不是苍白的影子,他有血有肉,会哭会笑,许音活生生地站在陈歌面前。

  

  如果他没有站在自己眼前。

  

  陈歌别开目光,他不敢去想自己写下的每一个字对许音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那短短几行轻描淡写的语句。

  

  却是许音的整整一生。

  

  

  

***

  陈歌走出恐怖屋的步伐平稳,没有落荒而逃。虽然他参观场景时显得非常漫不经心,连自家员工的幽怨目光都一概屏蔽掉,严重打击了他们作为鬼屋员工的自尊心。真正的红衣恶鬼许音尽职尽责把陈歌护得严严实实,回过头还反客为主去吓员工,如果陈歌没有及时制止,许音可能会追着他们从活棺村跑到荔湾镇再顺便把第三病栋和暮阳中学也安排得明明白白。

  

  员工:老板……老板你快救救我们你对象好可怕啊啊啊啊QAQ!

  

  但那也没什么不好,陈歌心情稍微愉快起来,他的许音就应当是意气风发,被所有人爱着的少年,他的手不该沾满血腥,他的身边不该是不散的怨恨与罪孽,他要有光明而坦荡的未来……他就是太阳。

  

  谁都别想毁了他的许音,庄雪不行,门不行,陈歌眼神幽深,指尖无意识地摩挲着手心,似乎上面还有残留的温度,他不允许,谁都不行,就连他这个作者也不行。

  

  他希望许音今后能好好的,但那不是什么愧疚。

  

  而是爱。

  

  陈歌想自己爱许音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无从而知是什么时候开始心动,但他一旦爱上他,就再也不能不爱他。陈歌坦然又欢愉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仿佛它理所当然,天生如此,只不过是迟到了片刻,而这无足轻重。

  

  许音本就是他灵魂的一部分,是陈歌心头簇生的烈火。天光自雨水湿润的梦境照亮现实,他全部的灼灼渴望终于实现,他们隔着一整个白日相望,于黄昏赴约,在最初的黑夜里许音将手掌贴上玻璃,与陈歌无声对视,那并不是相遇,而是重逢。

  

  陈歌想要亲吻许音,这个念头早已萌发。银河倾泻,如同捧着珍贵易碎的玫瑰宝石,在下颌虚虚收拢,沿着眼角一路游走,指尖轻轻抚过少年的眉。他的伤痛,他的懵懂,他的温柔,他的笑容,蠢蠢欲动的思慕自胸膛破开,想要将他的心上人的所有一切都拉入自己的怀抱。

  

  那是个很普通的寒秋夜晚,陈歌站在恐怖屋门前,许音慢了几步出来,陈歌笑着说阿音你过来点,随着呼啸的风声,满空繁星注视,前路混沌,许音一步一步走向陈歌。

  

  人间滚烫。

  

  他们在白银的月光下接吻。

钟杨

852章观后感:


再看,我就叫许音把你们都吃了


我来了,校长在哪







852章观后感:


再看,我就叫许音把你们都吃了


我来了,校长在哪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三段、真香!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三段、真香!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二段、许音的本质是复读机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二段、许音的本质是复读机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一段、欧皇陈歌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一段、欧皇陈歌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段、冒险屋年度最佳员工评选


前两天笔记本电源线坏了,没法做长图打水印,今天开始恢复搬运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段、冒险屋年度最佳员工评选


前两天笔记本电源线坏了,没法做长图打水印,今天开始恢复搬运

天欲雪
第十四副画他心中的太阳

第十四副画
他心中的太阳

第十四副画
他心中的太阳

骑着鲨鱼的猫
陈歌被迫穿上女式忄青//走取内...

陈歌被迫穿上女式忄青//走取内衣,黑色的绑绳在他的后背交织,与光//衤果着后背没什么区别,黑色丝绸质地的薄纱轻飘飘的盖在陈歌的身前。平日里挥舞着狰狞锤子的双手被绑住,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点我看去🌸陈老板

👌我的好同志阿遥为了我下海了,从此茫茫人海之中又多了一位快乐而勇猛的壮士!!!!!  @熊猫交响乐 


陈歌被迫穿上女式忄青//走取内衣,黑色的绑绳在他的后背交织,与光//衤果着后背没什么区别,黑色丝绸质地的薄纱轻飘飘的盖在陈歌的身前。平日里挥舞着狰狞锤子的双手被绑住,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点我看去🌸陈老板

👌我的好同志阿遥为了我下海了,从此茫茫人海之中又多了一位快乐而勇猛的壮士!!!!!  @熊猫交响乐 

 

骑着鲨鱼的猫

【郁歌】池中之物(开心点梗福利)

非人类坏小孩范郁x警察叔叔陈歌(年下差极大 三!!观不正)

  制!!服play+道!!具play +触!!!手play

  来康坏👦搞👮叔叔


“范、范郁,放开我,这样不对……”

非人类坏小孩范郁x警察叔叔陈歌(年下差极大 三!!观不正)

  制!!服play+道!!具play +触!!!手play

  来康坏👦搞👮叔叔


“范、范郁,放开我,这样不对……”

骑着鲨鱼的猫

【雅音歌】ABO修罗场(开心点梗福利)

张雅A  许音A 陈歌O

信息素互斗 强制发!! qing 3P慎入!!!!


“大家都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张雅A  许音A 陈歌O

信息素互斗 强制发!! qing 3P慎入!!!!


“大家都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骑着鲨鱼的猫

【音歌】暗道(开心点梗福利)

暗道play 内切黑音 


“在这里不太好吧……?多影响顾客体验…”


来还债了……? @珠箔飘灯携带栗栗子跑路了 可能写的和点的有点偏差?QAQ别嫌弃就好

暗道play 内切黑音 


“在这里不太好吧……?多影响顾客体验…”


来还债了……? @珠箔飘灯携带栗栗子跑路了 可能写的和点的有点偏差?QAQ别嫌弃就好

徐行之
哈哈哈哈哈我居然感觉她还有点委...

哈哈哈哈哈
我居然感觉她还有点委屈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撞墙一边背员工守则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我居然感觉她还有点委屈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撞墙一边背员工守则哈哈哈哈哈哈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九段、原作张雅番外续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九段、原作张雅番外续

毛毛羽

果然陈大锤陈老板就是要肛到最后,不过把沾血的手糊到自己心口这个操作,你是想模仿老白吗?陈老板你醒醒你还不是鬼啊,糊颜料也是变不成红衣的哈哈哈

果然陈大锤陈老板就是要肛到最后,不过把沾血的手糊到自己心口这个操作,你是想模仿老白吗?陈老板你醒醒你还不是鬼啊,糊颜料也是变不成红衣的哈哈哈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七段、大锤的求生欲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七段、大锤的求生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