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sir

15750浏览    574参与
苏浪想变成大触🌊

是情头—————


有爱自取就好啦,但是不能商用嗷嗷


大概设定是两个人的青少年时期,陈sir还在上学,星熊还在是龙门不起眼的小混混这样子~~

(我就是想画短发的星熊姐姐啊啊啊啊啊。我好爱短发啊啊啊啊)

有使用Tako太太的侧颜模版!!

是情头—————


有爱自取就好啦,但是不能商用嗷嗷


大概设定是两个人的青少年时期,陈sir还在上学,星熊还在是龙门不起眼的小混混这样子~~

(我就是想画短发的星熊姐姐啊啊啊啊啊。我好爱短发啊啊啊啊)

有使用Tako太太的侧颜模版!!

三苜也想做太太

【星熊x陈sir】许你万丈星辰好(完结)

  星熊启程一个月后……


“星熊熊怎么一个月不来看我了?”

“陈,你怎么老是惦记着那个街头混混。你和她本来都不该认识。”


“就是你,是不是你把他藏起来了?”陈狠狠地瞪着她的父亲。


“住口!没大没小,我是你父亲!”


“你不配。”

陈说完便夺门而出。


  陈一路跑到了鬼族,找到了一个小弟就抓着问星熊的下落。小弟想了半天说,那天打架之后去了龙门近卫局,他便再也没有见到她了。龙门近卫局?打架了?在陈的世界里面根本就没有这种词语,因为她从小就被保护的特别好。


  他一路问着路到龙门近卫局,对前台姐姐说...

  星熊启程一个月后……


“星熊熊怎么一个月不来看我了?”

 

“陈,你怎么老是惦记着那个街头混混。你和她本来都不该认识。”


“就是你,是不是你把他藏起来了?”陈狠狠地瞪着她的父亲。


“住口!没大没小,我是你父亲!”


“你不配。”

 

  陈说完便夺门而出。


  陈一路跑到了鬼族,找到了一个小弟就抓着问星熊的下落。小弟想了半天说,那天打架之后去了龙门近卫局,他便再也没有见到她了。龙门近卫局?打架了?在陈的世界里面根本就没有这种词语,因为她从小就被保护的特别好。


  他一路问着路到龙门近卫局,对前台姐姐说想要找一个叫星熊的人。站在一旁整理文件的诗怀雅话听到之后看了看她,她就是星熊放心不下的孩子啊。诗怀雅对着陈招了招手说:“我告诉你信用在哪里。”


  诗怀雅把陈带到自己的办公室说:“她打架斗殴,失手打死了一个人,关了三年。”


  “星熊熊被关起来了?”


陈抬眼看了一眼诗怀雅:“所以,我见不到她了?”


诗怀雅沉默了,她实在不想伤害这个孩子。


“早点回家吧。”诗怀雅揉了揉陈的头发想让她走。


“我已经没有家了。”陈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诗怀雅转过头去:“不想回家?那我送你去读警察大学好不好?到时候你就可以在龙门近卫局等你的星熊了。”


三年后……


星熊推开诗怀雅的办公室的门:“喂喂喂,诗怀雅,我可算是回来了。”


门里的人背对着星熊坐着,星熊看到椅背上露出的龙角,愣住了。


坐在椅子上的人转过身来,露出了星熊再熟悉不过的笑容:“欢迎回来,星熊警督。”


“你好啊,陈警督。”


三苜也想做太太

【星熊x陈】许你万丈星辰好(2)

  星熊赶到B区的时候双方其实都停手了。


“哟,大伙挺热闹的哈。”


“熊姐。”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星熊身上。“怎么,我们鬼族惹你们了?”对方知道星熊是个狠角色,态度也软了不少,但语气还是透着不屑:“龙门近卫局快到了,听你的没用。”


  星熊一听,把烟头掐灭“*龙门粗口*你们真是闲得慌,掐架还有叫警察的?来,打架就打架。”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本来和平的场面瞬间又陷入了混乱。


  “喂喂喂,停手!”龙门近卫局的人火速赶到,诗怀雅对空鸣了两枪大家才停手。星熊看到诗怀雅尴尬地笑了笑,诗怀雅叹了口气,气汹汹地说:“都给我带走。”...

  星熊赶到B区的时候双方其实都停手了。


“哟,大伙挺热闹的哈。”


“熊姐。”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星熊身上。“怎么,我们鬼族惹你们了?”对方知道星熊是个狠角色,态度也软了不少,但语气还是透着不屑:“龙门近卫局快到了,听你的没用。”


  星熊一听,把烟头掐灭“*龙门粗口*你们真是闲得慌,掐架还有叫警察的?来,打架就打架。”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本来和平的场面瞬间又陷入了混乱。


  “喂喂喂,停手!”龙门近卫局的人火速赶到,诗怀雅对空鸣了两枪大家才停手。星熊看到诗怀雅尴尬地笑了笑,诗怀雅叹了口气,气汹汹地说:“都给我带走。”诗怀雅安排星熊做上了自己的车,一路向近卫局开去。“喂,星熊,涂点药吧。”说着扔了一瓶红药水给她。“不用,小伤。”明明嘴角还泛着血,但依然满不在乎。


  “星熊,考虑好加入龙门没?”星熊这时想起来陈的父亲说,你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你家大业大,我只不过是一个街头混混吗?


  “好。”


  诗怀雅办公室内


  “星熊,交给一个任务。”说着从抽屉里摸出一张纸。


  星熊迷惑地看着诗怀雅:“什么事不能直接说,这么神神秘秘地。”


  我们需要派你去游走泰拉世界,你需要查明以下事件:1.整合运动的聚集地。2.源石病高发地及原因。3.查明龙门每一条可能的转移路线。为时:三年。


  “这次任务秘密,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星熊,你是鬼族的大姐,身份和性格都适合。等你回来再驻守龙门如何?”


  星熊把纸放下:“三年不能暴露身份?不能和家人通信?”其他人都无所谓,只是陈怎么办?她又该哭了。


  “要是有疑惑的话,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不用了,我接。”陈,等我回来成为龙门警督再去接你,到时候我们就能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了。还有,我一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


苏浪想变成大触🌊
是捆绑play——— 害,我就...

是捆绑play———

害,我就喜欢画点奇奇怪怪的东西。

是捆绑play———

害,我就喜欢画点奇奇怪怪的东西。

三苜也想做太太

【星熊x陈sir】许你万丈星辰好(1)

私设    星熊比陈sir大

        陈sir还没有离开家

        陈有先天性心脏病

        可能ooc

        私设颇多

        不是很刀也不是很甜

    ...

私设    星熊比陈sir大

        陈sir还没有离开家

        陈有先天性心脏病

        可能ooc

        私设颇多

        不是很刀也不是很甜

        无肉


———————正文——————


  “陈,我来找你玩了。”星熊敲了敲陈的门,“今天身体怎么样了?”“好多了星熊熊,今天我们玩什么?飞行棋吗?”“好啊,都听你的。”


  棋局刚刚布下,陈就率先出了两个棋子,星熊笑了笑,温柔的陪着她玩,只要她开心就好了,不是吗?陈的笑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棋局刚刚下到一半,星熊的电话就响了。“喂?熊姐,你快来一趟B区,鬼族的兄弟和别人打起来了!”电话里急急忙忙地,星熊立马站起来,打算赶过去。


  陈愣愣地看着她:“要走了?”声音软软切切的,着实让星熊心疼了一把。“小陈陈,乖乖的,我下次再来看你啊。”说着走到门边拿起自己的盾。

 

  “喂,星熊熊,你带我走呗。”


  星熊开门的手停了一下,深呼了一口气说:“下次吧。”转身将门关上。


  楼下的客厅里坐着陈的父亲,他看了一眼星熊,放下报纸说:“以后,少来找陈玩。你和她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星熊挑了挑眉:“她想见到我,就够了。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由她决定的。我还有事,这件事下次再说。”


  门外响起星熊摩托车马达轰鸣的声音,陈在房间的窗里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星熊,我一定可以站到你的身边的。


  你,等等我。


loki'sdxz

陈Sir杀我!!!    


看多了陈受

这个陈陈她A起来不香吗~


P2“Dr,我又怎么舍得杀你呢”

是梦中情陈没错了


陈Sir杀我!!!    


看多了陈受

这个陈陈她A起来不香吗~


P2“Dr,我又怎么舍得杀你呢”

是梦中情陈没错了



三苜也想做太太

【星熊x陈】许你万丈星辰好

有没有人看,大概讲两个人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的故事,结局应该会HE,可能有一点点🔪,无车。想看的评论区里吱一声,人多的话就发。文笔一般般,不喜勿喷。

有没有人看,大概讲两个人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的故事,结局应该会HE,可能有一点点🔪,无车。想看的评论区里吱一声,人多的话就发。文笔一般般,不喜勿喷。


海胆胆胆
我抽到陈了我好快乐

我抽到陈了我好快乐

我抽到陈了我好快乐

今天咔酱好好穿裤子了吗

《暗鬼》16

(ง •̀v•́)ง我带着欧欧西更新走来了

——————————————————

附近有个小广场,中央是个环形下陷的台阶式坐台。这里应该是附近居民的文化广场,晚上来往的人不多,只有靠里面的台上坐了一个年轻男人。星熊带着陈走到广场角落的贩卖机,问她喝什么啤酒。

 

三分钟后陈捧着热可可在倒数第二层台阶上落座。

星熊挨着人坐下来,拉开啤酒罐的易拉环收在兜里,顺便伸手把陈刚刚放下的那只也收好。“收这个干什么?”陈有些好奇地探头去看星熊的口袋。星熊配合着撑开袋口:“给何婆带的,她会用这些零碎的小东西做手工,手链啊项链胸针什么的……花样蛮多的。”

口袋里只躺了刚刚她们俩拿下来的易拉...

(ง •̀v•́)ง我带着欧欧西更新走来了

——————————————————

附近有个小广场,中央是个环形下陷的台阶式坐台。这里应该是附近居民的文化广场,晚上来往的人不多,只有靠里面的台上坐了一个年轻男人。星熊带着陈走到广场角落的贩卖机,问她喝什么啤酒。

 

三分钟后陈捧着热可可在倒数第二层台阶上落座。

星熊挨着人坐下来,拉开啤酒罐的易拉环收在兜里,顺便伸手把陈刚刚放下的那只也收好。“收这个干什么?”陈有些好奇地探头去看星熊的口袋。星熊配合着撑开袋口:“给何婆带的,她会用这些零碎的小东西做手工,手链啊项链胸针什么的……花样蛮多的。”

口袋里只躺了刚刚她们俩拿下来的易拉环,没有什么别的内容。陈倒也没失望,身子坐回去自然地接过话题:“这么厉害,想不到这些垃圾还能做这么多东西。”

“下次带几个给你玩玩,你应该会喜欢的。何婆手很巧的,一个环也能做出各种各样的花样来。她有时候会把做好的东西拿出去摆摊卖,大把像你这样的小姑娘喜欢买呢。”星熊用手比划了两下,又说:“我也试过做来着,但是太难了,大概是我手笨。”

陈想象了一下这个大个埋头用易拉环做小饰品的样子,脑内画面实在有点滑稽,她没忍住笑出声来。被取笑的人倒也不难为情,靠在高一层的台阶上嘬了几口酒。

今晚没什么月色可看,星星倒是挺亮。星熊不说话的时候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让人看不全她的表情,也猜不透她的心思。几句闲聊罢了,两人又开始安静下来。坐在远处的年轻男人动弹了几下,碰倒了他身边的几个易拉罐,铝皮碰撞跌落的声音清脆杂乱,撞破了宁静的夜色。

年轻男人低声咒骂了些什么,踢开脚边的罐子想要站起来。大概是喝得太多,他挣扎了几下没能爬起来,居然又自暴自弃似的躺回去了。陈因为这番动静多看了那处几眼,喝着温度下降的可可没作声。也许那人是为情所困,也许是工作压力太大,也可能是家里遭了变故,但陈对这些并不在乎,她现在还在发愁怎么和鬼姐处理关系。

 

好在鬼姐没让她难挨很久。

 

“阿尘,今天晚上的事是我做的不对,对不起。”

算上酒吧里那次,这是今晚她第二次被鬼姐道歉了。但是陈并没有觉得有被冒犯到,相反她应该多谢鬼姐才对。陈这样想了,也这样说了。

星熊放下喝空的罐子,坐起身来:“虽然是帮你解围,但是绑上我的名头对你来说可不是件好事,尤其是在梁弘面前。”

陈眨了眨眼睛,装作不懂地套话:“怎么会?难道还有人敢冒犯你鬼姐吗?”

“少在这给我戴高帽子。”星熊动手揉了一下陈的头发,在她捉自己的手之前收回来,继续说道:“梁弘是条癞皮狗,但架不住他是梁先生唯一的宝贝儿子。他跟我有过节。” 

“什么过节?你抢过他的妞?”

“没有啊,这种缺德事只有梁弘才会干。”

陈还想再问问详情,不过鬼姐嘴把得严,愣是不肯说。她想了想,决定换了条策略。

“照你这么说,梁弘要是真记着我了,你今天说我是你的女朋友,以后那太子爷因为你俩的过节找我麻烦怎么办?”

这也就是星熊心虚的点了。她今天直接上去抢人实在是冲动了点,梁弘本来对陈可能只是感兴趣,现在因为她可能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毕竟梁弘这个狗玩意之前盯着她的东西咬,早就抢上瘾了。

 

“这个,阿尘啊,你看,我就是明天全龙门通告澄清你不是我女朋友,梁弘也不会放过你的。不如就将错就错,我还能罩着你。”

“哦——”陈眯起眼睛后仰着头拉长音调,作出一副发现什么似的表情:“就是说要我继续假装你的‘亲爱的’咯?”

星熊被那声长长的哦声叫得有点尴尬,她摸了摸鼻子继续说道:“这样一来梁弘想找你麻烦不会那么容易。再说,你也不吃亏嘛……”

“我哪里不吃亏?你倒是说来给我听听。”陈侧过身来上下来回打量星熊,颇为好奇地等待着回答。能混在鬼姐身边,就是真的要自荐枕席陈也不会含糊的。更何况鬼姐长得俊,脾气又好,除了飙车太快目前还没发现什么缺点,就是真作女朋友来交往也是很……打住打住,陈快速眨眼把这通奇奇怪怪的念头打散,虽然对她来说确实是不吃亏,但她要听听鬼姐会怎么说。

“我好赖也是阎罗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不用这么嫌弃我吧?”星熊也转过头来看陈,笑着自我推荐起来:“你放心啊,只要在人前装点样子出来就行。我保证不随便碰你,就当我们是玩的好的朋友相处就行。跟着姐一起混,吃香的喝辣的,有钱花,有地玩,不是很好吗?”

陈装作思考一番的样子摩挲着下巴,故作考量地说:“我这么一个黄花闺女突然就被强行拱了,总觉得我还是很吃亏啊……不过看在鬼姐你说的这么好听,我就勉勉强强答应了吧。”她站起来伸出右手:“那就我们就先这样说好了,我现在就是鬼姐你的女朋友了——假扮的。”

 

广场边的白色灯光不算明亮,但在星熊眼里,那层光附在陈的笑脸上有些明亮得晃眼了。她也站起来握住那只手,煞有其事地上下摇晃了几下,带着笑意地念出心里的话:“你好啊,女朋友。”

女朋友这个称呼从鬼姐嘴里说出来的杀伤力让陈有点招架不住。那股奇怪的感觉这次像是被在心里撞开,比在酒吧里的被搂住的时候还要强烈,几乎要从心脏里冲出来攀上大脑。陈捏着手里比自己粗大不少的手指,试图控制大脑运作,让自己脸红得不要太明显。

星熊见到陈的头不自觉地低下去,凑过去想要看看她又在干什么。离得稍近一些的时候正看到一只染红的耳朵,星熊突然有种自己在调戏良家少女的错觉。

 

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身后突然传来虚浮的脚步声。星熊回头一看,却是之前躺着的那个年轻男人。男人被酒气熏红的脸上带着涕泪的痕迹,路过她们的时候稍稍停了脚步,歪歪扭扭地看向两手交握的两人。

陈看到一个酒气满身的男人突然接近,身体立即拉响警报。她今晚到底是被加了什么buff,怎么喝醉酒的男人都爱往她身上凑?这人别又是来骚扰她的吧?星熊发觉了陈那点心思,好心地捏了捏她的手,然后动作自然地错步移到陈身前,把人挡在身后。

年轻男人倒是没有像陈想的那样纠缠上来,只是喃喃自语了两句。

“好……好嘛……抓住了,就别放开……我为什么要放开呢……一松手……就没了呀”

男人说着又摇了摇脑袋,两眼无神地继续往出口走,好像刚刚没见着人似的。星熊和陈对视了一眼,都没再管那人。

 

“那我们也回去吧,顺便公布一下‘喜讯’。”星熊一边下台阶一边扭头看陈说道。

 

———————————————————

回头一看这章也没这啥,居然也拖了好几天

对不起,俺太弱了

阿花的阿银

很水,很糊,很丑

但是毛意外很顺的陈试妆

很水,很糊,很丑

但是毛意外很顺的陈试妆

鲶尾丫
翻车。。。陈sir对不起

翻车。。。陈sir对不起

翻车。。。陈sir对不起

是圈圈

呃呃呃呃呃还有几张人体练习老是挂不放了【好惨……总之天冷了阿Sir和阿星也要穿暖和些

呃呃呃呃呃还有几张人体练习老是挂不放了【好惨……总之天冷了阿Sir和阿星也要穿暖和些

Freesia

【陈博】老实点,每次扫黄都有你!

*混进扫黄大队追查矿石病源头的陈警官x混进酒吧驻唱追查泄露出去的源石下落的博士

*不知道沙不沙雕的现代pa,无种族设定,矿石病改为一种类似上瘾的症状,源石改为一种特殊材料;混杂着一点没有打码的龙门粗口,本垃圾广东人只会口头上说粤语不会打,所以各种奇怪请见谅

*我不打算写正剧,所以你们会发现搜地一下几个月就过去了事情就尘埃落地了

*博士开场唱的那首歌是《Havana》,我最近循环的歌,我,没去过酒吧,不知道这首歌合不合适我只是想用而已,另外也不要跟垃圾作者纠结这篇文任何不符合医药常识的地方,我只是个沙雕网络写手,还是文科生,生物从高中以后就没及格过。

*极度OOC

*辣鸡开封菜交出我的...

*混进扫黄大队追查矿石病源头的陈警官x混进酒吧驻唱追查泄露出去的源石下落的博士

*不知道沙不沙雕的现代pa,无种族设定,矿石病改为一种类似上瘾的症状,源石改为一种特殊材料;混杂着一点没有打码的龙门粗口,本垃圾广东人只会口头上说粤语不会打,所以各种奇怪请见谅

*我不打算写正剧,所以你们会发现搜地一下几个月就过去了事情就尘埃落地了

*博士开场唱的那首歌是《Havana》,我最近循环的歌,我,没去过酒吧,不知道这首歌合不合适我只是想用而已,另外也不要跟垃圾作者纠结这篇文任何不符合医药常识的地方,我只是个沙雕网络写手,还是文科生,生物从高中以后就没及格过。

*极度OOC

*辣鸡开封菜交出我的阿能衣服!

 

 

“Half of my heart is in Havana oh na na……”

暧昧的灯光下,一位长卷发的美人半倚在酒吧凳上,慵懒地,自顾自地唱着。她雪白的肌肤在昏黄的灯光下反射着莹润的光芒,让许多自我感觉良好的登徒子蠢蠢欲动,妄想在美人下场后得到一亲芳泽的机会。

“砰!”

酒吧木质的大门被突然撞破,在女人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男人们的咒骂声中,这个酒吧被迅速控制了起来。

“顶你嗰肺!”陈飞快扫视了一眼室内后,忍不住压低声音爆了个粗口。

“怎么了?老陈?”星熊手法熟练地把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铐上后疑惑地询问自己的搭档。

说来也是心酸,往日在各种危险的地方枪林弹雨中飞扑上去拧上犯罪者的手,现在沦落到踹这种地下酒吧的门对付这些衣着暴露的柔弱女人。

“没。”陈默默地磨着后槽牙,稍微观察了下全局后示意星熊继续她的“本职”工作。“我去后面看看。”

博士无奈地坐在舞台边缘,抬抬眼皮看着已经站定在自己面前的警官小姐觉得自己今年大概流年不利。

“晚上好啊,阿sir。”

“第六次了,‘博士’小姐。”陈默默地运气,力求让自己稍微冷静温和一点。

“只是喜欢在酒吧唱唱歌而已,这可算不上什么非法活动吧。”看着已经掏出手铐的陈,博士熟门熟路地伸出手。

“是的,喜欢在扫黄大队的目标里,穿着暴露的唱歌。你的爱好可真是,太.特.别.了!”陈愤愤地脱下制服外套,出于各种她都不想深究的情绪把衣服摔到博士头上。

“今晚局里有夜宵吗?”博士倒是不介意稍微调戏调戏这位帅气漂亮的警官,调查实在没什么进展,为了不暴露她又不能联系罗德岛,总得让她找点乐子。

陈的制服还带着她的体温,博士左晃晃右晃晃,试图把头上的衣服晃下来披到肩上,老实说,门被踹开后这种低胸露背还吊带的衣服可真是太冷了。

然后制服就被她甩到了地上。

“不,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用被拷在一起的手把制服拿下来这个动作实在是太蠢了。”迎着陈“你他妈又有什么事”的眼神,毫无自己待会也得进局子的自觉的博士理直气壮地过去骚扰警官办案。

拉倒吧,她用她所有的学历和成就发誓,这人要是真的是扫黄大队的人,要么就是龙门警局的掌权人疯了,要么就是她瞎了。

最后陈还是把自己的外套捡起来好好地披在了博士身上,总不能真让这个人冻着,毕竟她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不是真的来卖的。

“给我老老实实呆着!”瞪了一眼还想到处晃悠的博士,陈开始自己真正的任务。

大概半年前,一种名为“源石”的药剂从地下酒吧流入市场,这种药剂会导致成瘾性依赖,甚至还有一定的毒性,龙门特别督察组内部暂定名为矿石病。为了不打草惊蛇地追查这种药剂,特别督察组组长陈和扫黄组进行了协商,把特别督察组的成员全部打散混进扫黄组里进行暗地里的调查。

今天大概是没有收获了,陈有些失望地打算通知扫黄组自己这边随时可以撤,一阵香风却突然袭来。

“虽然我不知道阿sir你是不是在找这个,”博士用拷在一起的手扯下陈的领带,以一个在外人看来彻彻底底的调情姿势说着差点让陈心跳骤停的情报,“吧台后面,从上往下,从左往右数,第三个柜子,第五排第九瓶金酒。”

博士夸张暧昧地眨眨眼,靠着身体挡住所有人的视线后,嘴唇无声地拼出让陈脸色大变的名词。

“表情正常点,您这看起来可不像是被调戏了而是撞鬼了。”博士觉得这位警官可能真的没见过这种阵仗,只能哀叹下自己的牺牲后,在陈的脸上留下一个唇印,成功让单身至今的陈警官红了耳朵。

“老陈,那啥,现在是工作时间……?”星熊勉强把自己从各种乱七八糟的糟糕幻想里拔出来,小心翼翼地提醒下自己的直属上司。

“顶!你个扑该!今年的奖金没了!”陈恼羞成怒,一连串混杂着方言的话直接敲定了星熊的年终奖去向。

“别啊老陈!”刚刚把上月工资全花在电动车上这个月勉强靠着某呗过活的星熊当即表示自己刚刚什么都没看到。“不过老陈,这不像你啊?”

陈咬牙切齿地抽纸巾擦掉脸上的口红印。“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把那瓶金酒弄出来。”

“我们这次可能中了。”

等到星熊挖空心思费力演了一个手脚不是那么干净但有点背景的嗜酒警察后,那瓶带了料的酒出现在了龙门警局的小单间里。

“说说吧。”陈眯着眼,对面是刚刚放下鸡骨头的博士。

“唔,总之,我是你在查的那玩意的原……制造者?”看着瞬间摸上枪警惕起来的陈,博士翻了个白眼,“别紧张,我要是真打算让这种玩意流入市场我就不会亲自下场来追查了……顺带一提,那个泡菜肥牛堡套餐现在能点吗,老实说你们的警员形容的那么恐怖搞得我有点兴趣了。”

“……星熊,给她点!”陈咬牙切齿地让站在外面的星熊帮这个难缠的博士点夜宵,“所以,源石到底是什么?”

“一种由矿石里提取出来的物质,可以大量增加细胞活性,在稀释后加入其它的药剂里是很好的中和剂,能降低许多成分活性难伺候的药物的制造成本。”博士垂下眼帘,大略用陈这种医药学外行人能听懂的话解释了下,“但如果直接使用……”

“这就是矿石病的成因……”陈皱起眉,没想到她追查的东西居然是救命用的,“听你的语气这玩意应该还没有进入临床?所以源石的流出原因是什么?”

“这种事情你见得多了吧,被利益蒙蔽双眼的人。”博士摇摇头,这一刻她仿佛坐在实验室里,漠然地看着显示屏对实验结果下判决书。

“我有怀疑的对象,不过他已经投靠了对家吧。怎么样,合作吗?”

“最后一个问题,你是这个东西的发现者,是它的实验主导者,你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出来追查?”

“除了两个和我一起创立实验室的元老,没人知道我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当然,现在多了个你。”博士勾勾嘴角,“毕竟我这张脸和这个脑袋都容易惹麻烦,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合作愉快。”陈解开手铐,伸出右手和博士微凉的手握了下。

“合作愉快呀~哦对了,我的夜宵到了吗?”

“丢!你满脑子只有吃吗!”

 

事情尘埃落定已经是五个月后,博士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陈也回到了特别督察组组长的身份上。

“根据线人的情报,今晚那个帮派的头目会在这个酒吧会小情人,我们攻其不备。”陈点着酒吧的平面图,飞快布置下防线和进攻路线,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股很奇怪的预感。

这股预感在制服目标后成了真。

“我……”博士站在舞台上,张张嘴,“我说这真的是意外你信吗?”

“……”陈努力咽下所有到嘴边的粗口,“第七次了,这位小姐,劳驾你跟我走一趟。”

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的博士欲哭无泪,熟练无比地伸出手。

至于那根本没锁上的手铐和掩盖在拷手铐动作下的牵手和调情,就不必放到明面上来说了吧?

 

 

反正我爽了,顺带一提写完这篇文的辣鸡我,依旧没有收到阿能的新衣服,呀屎啦开封菜

一瓶花树

论改编名言

拿破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星破仑:不想行凶陈的星熊不是好星熊

拿破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星破仑:不想行凶陈的星熊不是好星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