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陪伴

6746浏览    2169参与
老若

26号院的日子,陪在身边的它们



26号院的日子是平静和安宁的,这里的主体就是老人和孩子,当然也少不了陪在身边的它们



小院不大,环境不错,生意盎然,陪在身边的它们,有调皮的汪星,孤傲的喵星



虽然园内的爱心人士定时投喂和建窝,让它们都住、食无忧,但是也只能看到它们高傲离去的背影



还有好几种鸟类常在本院,有野鸽子、布谷鸟、啄木鸟、喜鹊、麻雀等等,让人欢喜,也让人烦恼



布谷鸟、喜鹊的恼人晨叫,啄木鸟的死脑筋啄食儿声,都时不时的闯入你梦乡



自建院起,院中就供养着黄大仙和刺猬,不少人家小院子中的鸡鸭都成为黄大仙的祭品



随着院中的喵星、汪星的增多,二位大仙曾消失过一段时间,但是最近都再次活跃在院中



丛林中,不时闪现黄大仙跳跃...



26号院的日子是平静和安宁的,这里的主体就是老人和孩子,当然也少不了陪在身边的它们



小院不大,环境不错,生意盎然,陪在身边的它们,有调皮的汪星,孤傲的喵星



虽然园内的爱心人士定时投喂和建窝,让它们都住、食无忧,但是也只能看到它们高傲离去的背影



还有好几种鸟类常在本院,有野鸽子、布谷鸟、啄木鸟、喜鹊、麻雀等等,让人欢喜,也让人烦恼



布谷鸟、喜鹊的恼人晨叫,啄木鸟的死脑筋啄食儿声,都时不时的闯入你梦乡



自建院起,院中就供养着黄大仙和刺猬,不少人家小院子中的鸡鸭都成为黄大仙的祭品



随着院中的喵星、汪星的增多,二位大仙曾消失过一段时间,但是最近都再次活跃在院中



丛林中,不时闪现黄大仙跳跃的身影,转瞬即逝;而遛弯的刺猬我都碰到两次了,赶紧将他们送回隐秘之处









蓦锦

《你的手好冰》

冬天到了,有人给你暖手了吗?还是说你只有暖手宝?北方下雪了,晶莹晶莹的!很庆幸我遇见他了。


北京一下雪就变成了北平,北平的故事总是那样的明丽而又美好!我昨晚睡得早,想着是周末睡到下午。但没想到那么早就醒了,在被窝里面暖烘烘的,幸福感爆棚。唯独那手脚冰冷的厉害。我一个打挺 ,转身,脱离被窝,太难了。看了看手机的时间9:30了。窗外时不时传来惊叹声,估计南方的孩子又在开启新世界的大门了。转眼室友还在安详的睡着觉,那我必得趁着这个良机找我们家李先生!没错,套个风衣出门!


北平第一场雪,零零星星的雪飘在空中,又落在地下。让人心情不禁的变好了。李先生在哪?篮球场?我突然有点罪恶感,不过他不会...

冬天到了,有人给你暖手了吗?还是说你只有暖手宝?北方下雪了,晶莹晶莹的!很庆幸我遇见他了。


北京一下雪就变成了北平,北平的故事总是那样的明丽而又美好!我昨晚睡得早,想着是周末睡到下午。但没想到那么早就醒了,在被窝里面暖烘烘的,幸福感爆棚。唯独那手脚冰冷的厉害。我一个打挺 ,转身,脱离被窝,太难了。看了看手机的时间9:30了。窗外时不时传来惊叹声,估计南方的孩子又在开启新世界的大门了。转眼室友还在安详的睡着觉,那我必得趁着这个良机找我们家李先生!没错,套个风衣出门!


北平第一场雪,零零星星的雪飘在空中,又落在地下。让人心情不禁的变好了。李先生在哪?篮球场?我突然有点罪恶感,不过他不会在意的啦!毕竟灵魂情侣哈哈哈哈。一股邪风吹过来,出门的时候只套了一件风衣,冰凉冰凉的!


果不其然,篮球场里面只有他和舍友在打全场。只见李先生被围追堵截得厉害,不禁蹙眉,被压在外线压得不行,李先生往后一仰“咻”一声干拔三分,百分百命中率。不知道是不是我站的位置太明显了,他一中篮筐就往我这边跑。


“你怎么穿那么少!”他深皱着眉头,很是严肃的看着我。我也觉得穿的很少,不过那语气好像要跟我打架一样,不知觉的眼睛涌上酸意。我没好气的瞪这他,“你凶我!”他愣了愣,还没搞清楚状况,但是第一时间就耐下性子来哄我了。“那你可不可以把头转过来呀?我哄哄你啊。”李先生眼里满是柔情的样子让人瘆得慌,不过他很完美的诠释了:喜欢这个东西不说出来,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啊。


他一边笑一边伸手帮我扣衣服的袖子,絮絮叨叨的:“苏恬,你明明知道自己体寒,却要好好照顾自己,你知道吗?记得!下雪也不能贪玩,出门的时候记得带个玻璃瓶握在手里,别让我担心好吗?”敢情这是哄?我正想着怎么反驳呢,他突然就把头埋在了我的肩上,喃喃自语道“哎哟,我不该凶你,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甜甜最好了!”他埋在我肩上那种很闷很闷的声音跟我讲,我慈母心爆棚,一个192的大男人怎么那么可爱?


我不禁笑了笑,用手揉了揉他的头,“走吧,我还没吃早饭!”谈恋爱也不能饿肚子!“你的手好冰啊,甜甜。”他牵着我的手,又皱了皱眉头,我震惊的看了看他,原来李先生的头皮也是那样的敏感,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伸手示意让他蹲下来一些。然后一下把我的冰冷的手放在他的脸上。他将他的手覆盖在我的手上,摸了摸,“嗯,暖了走吧,我们去吃早饭。”李甜甜是真的甜!他还是如初对我那般的好。


每次要上课的早上他都会打电话跟我讲,要穿好衣服,要带上热水,要记得吃药。不要冷着了,不要饿着了。夏天不能吃那么多冰的,冬天也不能贪玩。而我记忆中的李楠延,他生性寡淡 ,不愿意多管事情,也不愿意去花很多功夫为别人解释一样的东西。但是你要知道,如果真的是这样一个人在他说他愿意的时候,那一刻有多么的明媚动人。


放心不下就是爱到极致 .

虽然阳光败给了阴霾,但是总有人为你拨开.

李先生就是我的阳光而他从不会败给阴霾.


                                                             蓦锦.

   


川之灵狐隐🍑

【晓薛今生】留住我,守护你 <上>

🍑神秘星辰守护者晓 x 外凶内萌小可爱薛

🍑晓薛前世太虐,今生要满满都是可可爱爱的小糖糖~真的很可爱!

🍑本想短些,一下子就写了,先放出来,不急这个坑不大。

🍑什么脑洞(?)古今未大乱炖,我不迷就万幸了。

🍑(emmmm废话真多)谢您不弃。

01

忆城幼儿园开园第一天。  

三岁零一天的薛洋前脚才踏进幼儿园,就很不情愿的盼着早些回家。

尽管家里也没人,可就是比这个吵得要死的地方惹人喜欢多了。 

薛洋觉得, 一群明明差不多大的小朋友,都多大了还哇哇哇的闹着找妈妈。   

“幼稚死了。” ...

🍑神秘星辰守护者晓 x 外凶内萌小可爱薛

🍑晓薛前世太虐,今生要满满都是可可爱爱的小糖糖~真的很可爱!

🍑本想短些,一下子就写了,先放出来,不急这个坑不大。

🍑什么脑洞(?)古今未大乱炖,我不迷就万幸了。

🍑(emmmm废话真多)谢您不弃。

01

忆城幼儿园开园第一天。  

三岁零一天的薛洋前脚才踏进幼儿园,就很不情愿的盼着早些回家。

尽管家里也没人,可就是比这个吵得要死的地方惹人喜欢多了。 

薛洋觉得, 一群明明差不多大的小朋友,都多大了还哇哇哇的闹着找妈妈。   

“幼稚死了。”   薛洋表示不理解,“一个个才没见妈妈多久呀,能有我久嘛。”便一个人晃悠悠的走到了教室角落里,推了一个小板凳,一屁股坐了上去。  

头顶暖暖的,薛洋用力抬起脑袋,看向高高的窗户。

外面的阳光真好,是金色葵花的颜色,就像妈妈种的那一株小小的向日葵的花瓣一样,金灿灿的,特别好看。  

可是,窗户出于保护小朋友安全的目的,设计的实在太高了,薛洋眯着眼估测——足足有两个自己那么高,就算踩着小板凳,还是看不到窗外的世界。  

所以,薛洋也就乖乖的呆着,很无聊,但也没人愿意和自己一起玩,那就继续发呆吧。  

幼儿园的老师们手忙脚乱的对付着一个个哭到断气的小朋友,全然顾不上角落里安安静静的小透明。 

薛洋也并不感觉自己安静的不合群,就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教室角落里,扣着手手,前后晃着身子,巴巴看着窗外发呆。  

抬头久了,脖子就酸了,薛洋摇了摇脑袋,就低着头扣手手。  

薛洋左手虎口处,有一个小小浅浅的胎记,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别的小朋友都笑话薛洋,说他小时候没娘要,被狗咬了留下的疤,但是薛洋并不这么认为——薛洋觉得这个胎记像一朵花,又像一个太阳。

不论如何,这是妈妈留给自己最后的东西了,说自己什么都能忍,唯此不可。

所以,薛洋就把那些骂自己的小朋友都打了一顿。

结局自然是薛洋赢了,可是仗着他们有家长撑腰,薛洋在之后还是吃了不少苦头。

虽然不知道怎的那些人突然不再纠缠自己了,可自那以后,薛洋明白了一个道理——看不惯的处理方法,除了打一架,还有就是无视。

于是,小小的薛洋拥有了不同于真实年龄的沉默。

薛洋有点想妈妈了。  

他便立马乖乖抬起下巴,闭上了眼睛,因为隔壁常叔说过,自己只要昂首闭上眼睛,静心只想着妈妈,妈妈就会悄悄出现,抱住洋洋的。  薛洋记忆里关于妈妈的身影,实在是少得可怜。  

“……妈妈身上……有着只有妈妈才有的浅浅的奶香……还有妈妈的一身白衣,特别漂亮呢,像个仙女一样——还有呢……妈妈的怀抱软软的,暖暖的……”薛洋哼哼地说着。  

薛洋虔诚地紧闭着着眼睛,一栽一栽的前后摇着,闪着就像个钟摆晃呀晃。 

 一个重心不稳,薛洋向前一扑—— 薛洋觉得自己掉进了软软的一团棉花糖里。

绵绵软软的,有些暖暖的,还有一点弱弱的甜甜的奶香——反正就是自己很熟悉又很喜欢的味道。   

“啊!是妈妈!妈妈来了!!!”  

薛洋抑制住心中狂喜,咂咂嘴,小脑袋一蹭一蹭地向棉花糖深处钻,手脚并用地盘紧了棉花糖,嘴里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晓星尘弓步,单膝跪坐在板凳前,任这个小团子抓扯缠抱,只是安安静静地低头看着这个咿咿喃喃的小孩儿,竭力腾出手,轻轻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小脑瓜,怜爱地笑了笑。 

“毕竟,洋洋还是一个孩子啊……”  

那天,是薛洋三岁零一天进幼儿园。 

那天,是晓星尘守护薛洋的三年零一天。 

02

薛洋觉得这个怀抱真的好舒服。 

一切都是熟悉的感觉。无论是温柔还是气息,都是薛洋熟悉的温存与慰藉。 

是她,没错的!  

薛洋便安心地沉沉睡去了。 

眼看着这个男人明明身形如同纤薄一苇,却并不显得羸弱,周身都散发出与世无争的清秀,举手投足还那么温柔,对他怀里的孩子的宠溺之意,实在是直白。 

晓星尘看胸前的小团子终于安静下来,这才轻轻抬身站起,抱着薛洋,不顾周围人的诧异目光,径直走进了里间卧室。  

晓星尘准确的走到薛洋床前,褪去薛洋的鞋袜,齐齐整整地放在床前,脱去薛洋外面的小袄,俯身轻轻把他放在床上,揭起被子盖在薛洋身上,还仔仔细细地把各个被角掖实,这才恋恋不舍的起身。  

正准备离开,晓星尘的心头突然绞痛,同时身后传来一阵踢床板和孩子的弱弱的啜泣,晓星尘这才一拍脑袋想起来,还有最后一件事还没有做。  

他转身,再次俯身,在薛洋微微浸出汗的额上点下一个浅浅的吻。  

薛洋仿佛放下了什么顾虑一般,慢慢的又一次平静下来,乖乖收回了踢出被子的脚丫,眉心舒展开来。  

晓星尘用指尖拭去薛洋眼角仍在下滚的泪珠,又用大拇指轻轻刮了一下他红彤彤的小鼻尖,怜爱地笑了。  

“洋洋,不怕,我会一直守护你的。”  

03

一个明媚的午后。  

向日葵环绕着一只小木屋。 

女人温柔地摸着怀里睡得正酣的宝宝,眼中不止是深情,更有几分留恋。小宝宝香香地吮着自己的手指头,浓密的睫毛在阳光下投下一簇阴影。 

“该走了。”身后人声音嘶哑,与满地阳光格格不入,渗出些许无情,冷漠。  

女人心头绞痛异常,可是她还是放下了怀中的孩子,轻轻放进竹摇篮里,宝宝仿佛听到了什么一样,“哇”的哭出声,扭动胖胖的身体,小脚丫不停的踢着摇篮,踢的“砰砰”响。  

女人深深叹了一口气,俯身在宝宝的额头上深深的吻下。她颤抖的眼睫深处,涿出几滴泪珠痛心。  

吻罢,女人撑着摇篮直起身子,后退一步,最后用手轻轻推了几下摇篮。摇篮晃呀晃,晃着晃着,宝宝的哭声这才渐渐弱了下去,又甜甜地睡去了。  

“洋洋,妈妈对不起你……” 女人不忍移步,奈何脚踝的咒枷一再收紧,墨黑的尖刺不断撕咬着女人似雪的脚踝,像一只疯狗向后拖着她。 

“已经给你破例了,不要得寸进尺。” 身后人叹了一口气,但还是转身径直走,不顾身后女人哀恸欲绝,绝情冷酷。 

“洋洋……不怕。”女人的喉咙嘶哑已无法出声,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结局,竟突然平静下来了。 

女人心中默念:“我走了,星尘兄——我的洋洋,拜托你了。” 

04

薛洋是被小朋友们哭闹声吵醒的。他一睁眼,发现天已经黑了。

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薛洋拍了拍脑袋,除了好像又见到了妈妈之外,什么也记不起来。 

薛洋迷迷糊糊地爬起床,悄悄穿戴整齐,溜出了里间,飞快地穿过教室,窜到小操场上。 

这天晚上的操场很黑很暗,有些吓人,但是也很安静,没有吵闹。薛洋就一个人呆着,很舒服。正值春夜,风竟然有些暖,又轻轻的吹着,温柔中竟丝丝缕缕地携带着清香——是向日葵啊!是向日葵的弱香! 

薛洋鼻头一酸,赶紧把头深深地埋进怀里,抱紧了自己。 

不远处的彩色滑梯后,一角衣带清白,轻轻地在风中摇曳。 

05

一阵窸窣的足音,极轻又极稳,由远及近,径直停在了薛洋面前。 

薛洋有些害怕,头埋得更深,瘦弱的肩膀瑟缩着抖得更加厉害了。

 突然,薛洋觉得有一只手,轻轻拂在自己头顶,动作温柔异常。这只手掌底下竟有缓缓流动的暖流,汩汩地静静的在手下流淌,如同一种慰藉,让薛洋感到一种似曾相识的心安。 

薛洋慢慢抬起头,在缝隙中怯生生上移视线。 

轻扬的白袍衣摆上,有着浅浅地极好看的翻卷的流水纹;腰身纤细,挂着一枚小巧的水滴形坠子;左手恭恭敬敬地背后,右手正搭在自己头上;上身微倾,弯成了与自己同高的高度;清晰的下颌线,勾画出绝美的轮廓;五官清雅,冰清玉洁之中,又隐隐的深藏些许温存——尤其是这一双明眸,朗朗清风,皎皎明月,不过如此。

 一眼间,薛洋觉得自己见到神仙了。 

觉察到掌下的人抬起头来,晓星尘抬手,缓缓站直,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这个已经看着自己似乎入了迷的小孩子。 

“你是……神仙哥哥吗?”薛洋圆睁着眼睛,嘴都合不住地有些痴痴的依喃道。 

晓星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依旧笑靥。 

薛洋懵了,有些不太能理解面前这个“神仙哥哥”的举止,可一时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眨巴着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晓星尘。 

晓星尘抖了抖衣襟,蹲下来,学着薛洋的的姿势,乖乖地托着腮,目不斜视地看着薛洋地眼睛,柔声说道。 “洋洋,我不是凡人,但也不算神仙;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你。” 

说罢,晓星尘还刮了薛洋的红红的鼻尖。动作轻悄,莞尔如一。

06

“真的!?”薛洋一把紧紧抱住晓星尘的腿,像个真人挂件一样,双眼闪着惊喜的光芒,“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是守护我的神仙哥哥吗?” 

“当然啦,我一直都在洋洋身边的呀,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谁知薛洋突然松手,一把推开晓星尘,一骨碌站直,一脸狐疑地打量着平静照旧的晓星尘。 

“不不不不对。”薛洋疯狂摇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的,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薛洋眼底一狠,半人高的小孩子的眼里竟然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凶狠和冷静。“莫非,你和他们一样——都想要我的命么?!” 

听到薛洋这一句质疑,晓星尘的心突然被人狠狠揪住,用力撕扯,仿佛要分解了一般,疼痛异常。晓星尘的眉心一颤,牙床紧紧咬合住,有些迟钝地摇了摇头,努力掩饰住自己的痛苦。

 薛洋敏锐地觉察到了晓星尘的异常,经过快速的分析情况,恢复了平静,机警地问道:“你说你是守护我的人?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感到疼痛略有减弱,晓星尘深呼吸一口气。 

“我叫晓星尘。破晓的晓,繁星的星,尘埃的尘。” 

“哦。名字还蛮好听的。” 

“我不是凡人,也不是神仙,但是洋洋可以叫我晓哥哥。” 

“……那你,是个啥?”

“我本体是就是一颗宇宙之中的星,一颗微不足道的星罢了。”晓星尘又一次蹲下,和薛洋同高,语气温和,娓娓道来。 

“很久之前的一次宇宙爆炸,我本体毁灭了,裂成无数尘埃,炸向整个宇宙,几乎都散逝不见了。”晓星尘面色有些凝重。 

薛洋看着面前一直平静的男人突然有些沉重,不知怎得内心竟然生出了几分愧意和心酸。薛洋很奇怪自己为何会与这个虽然面善却素昧平生的男人有如此的同心感应。 

“星星破碎后,如果没有神灵收留本体,将永世不复生,魂魄俱散,终世不得还魂。”晓星尘声线并没有因为低沉而嘶哑,反倒平添了几分磁性,入耳十分舒服。薛洋静静的听着。 

“在我以为我真正要万劫不复时,是你——”晓星尘目光潋滟的看着薛洋,柔情如水,目不移视。

“是洋洋你,留住了我。” 

07

薛洋又迷了,信息量太大,自己的小脑瓜一时间无法很好的消化,目瞪口呆地诧异地看着和自己同高的神仙哥哥。 

一想起薛洋毕竟还是一个才上幼儿园的小朋友,晓星尘就简单通俗的和薛洋解释了自己这句让他呆滞在原地的话的意思。 

“简单点说呀,就是洋洋你的诞生,留存住了我的本体。是你救了我。”晓星尘耐心的概括,看着薛洋依然呆住的脸,晓星尘苦笑了一声,“带孩子果然不是一件易事哎……”晓星尘暗自嘀咕。 

“真的,晓哥哥没有骗洋洋哦,晓哥哥这条命,都是洋洋给的呢。” 

薛洋又愣着放空了好久,这才慢慢明白——只不过是终于挤出来一句:“那……我怎么就救了你呢?”

晓星尘目光一滞,霎那又恢复稳重,“因为洋洋不是普通的孩子呀,洋洋可是小神灵呢。你诞生那日,天地为之撼动,你的母亲酉葵仙子便用你出生之灵力,留住了我的本体。” 

“啊——哦!我终于明白了!”薛洋终于迟迟顿顿看似明白了晓星尘所说的话,后知后觉着给了些反应,便又一次一把紧紧“盘”住了晓星尘的裤腿,一蹭一蹭着越咬越紧。 

“那那那……晓哥哥带洋洋走吧!洋洋不想呆在这个又吵又无聊的地方嘛……”薛洋语气有些娇气,撒着娇鼓着嘴,圆鼓鼓的腮帮子让晓星尘差点没被可爱的晕过去。 

晓星尘笑着一顿,弯腰撑着几乎要坐在自己脚上的薛洋的腋下,轻轻松松托起来,放在自己肩头,让薛洋骑在自己肩膀上。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好的呀,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呢……这次晓哥哥可以带你出去转转,但是可不能胡闹哦。”晓星尘耐不住这个小可爱,只好认栽。 

薛洋一听到“好”心早就飘高了,哪里听得到晓星尘的后半句话。 薛洋兴奋的右手高指,指向前方——“晓哥哥我们走!” 

———————————未完正在努力待续ing——————————

汪叽💚

冬天是不适合丧气的。

应该挑一个没什么事情的下午把暖气开到最大,窝在沙发里,盖上软软的毯子,然后打开自己喜欢的电视剧,很大方地浪费掉好多集的时间。

反正是冬天了嘛,不努力也没什么的。

冬天还应该把喜欢的人约出来玩,很多个借口啦,比如要不要一起吃个火锅,或者去看一场重新上映的《海上钢琴师》,在冷得不行的时候,把手插进对方的口袋里,故作镇定地问他,要不要去街角买点烤栗子。

甚至哪怕不真的那么做,想想也是好的。

想象也是甜丝丝的。

我很喜欢冬天的雪,每次看到窗外大雪纷纷扬扬地飘,就会心里一软,像是活在一场铺天盖地的浪漫里。

冬天是格外适合蹉跎格外适合虚度格外适合彼此陪伴的日子,所以我们...

冬天是不适合丧气的。

应该挑一个没什么事情的下午把暖气开到最大,窝在沙发里,盖上软软的毯子,然后打开自己喜欢的电视剧,很大方地浪费掉好多集的时间。

反正是冬天了嘛,不努力也没什么的。

冬天还应该把喜欢的人约出来玩,很多个借口啦,比如要不要一起吃个火锅,或者去看一场重新上映的《海上钢琴师》,在冷得不行的时候,把手插进对方的口袋里,故作镇定地问他,要不要去街角买点烤栗子。

甚至哪怕不真的那么做,想想也是好的。

想象也是甜丝丝的。

我很喜欢冬天的雪,每次看到窗外大雪纷纷扬扬地飘,就会心里一软,像是活在一场铺天盖地的浪漫里。

冬天是格外适合蹉跎格外适合虚度格外适合彼此陪伴的日子,所以我们要在彼此身边才好。

Zenith Ling
听说北京下雪了 注意保暖哈

听说北京下雪了

注意保暖哈

听说北京下雪了

注意保暖哈

雨天
Zenith Ling
今天看到的一幕: 可爱的小家伙...

今天看到的一幕:

可爱的小家伙温柔的跟随着走的很慢的老奶奶


晚安


陪伴是互相的

今天看到的一幕:

可爱的小家伙温柔的跟随着走的很慢的老奶奶


晚安


陪伴是互相的

临沂健康风尚
瑜弋

陪伴

ɢᵒᵒᵈ ɴⁱᵍʰᵗ ✩⡱10.22      2019年已经过去83.698% ​​​

山海相隔 我也会为你心动

窗外这棵老树应是陪了这所学校几十年了   年年如此  与季节一同更衣  人们总说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又讲“我爱你”比不上一句“有我在”  正如沈从文笔下的《边城》一书中爷爷提出需唱三年零六个月的歌才能娶翠翠

陪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你用我天天赖在一块  这算陪伴  你与我相隔山河  但我们之间有所联系 ...

ɢᵒᵒᵈ ɴⁱᵍʰᵗ ✩⡱10.22      2019年已经过去83.698% ​​​

山海相隔 我也会为你心动

窗外这棵老树应是陪了这所学校几十年了   年年如此  与季节一同更衣  人们总说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又讲“我爱你”比不上一句“有我在”  正如沈从文笔下的《边城》一书中爷爷提出需唱三年零六个月的歌才能娶翠翠

陪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你用我天天赖在一块  这算陪伴  你与我相隔山河  但我们之间有所联系  这也能称为陪伴  陪伴的程度往往取决于关系的深浅  若有人年年如一日的同你道晚安  那他一定很在乎你  但最能打动人的  莫过于雪中送炭的陪伴了  前提是你的意识也想依赖他  否则陪伴也会变成多此一举

我坐了一夜也不见你回我消息 我想是我不够爱你还是夜不够长  所以说  陪伴也需要主观意愿与客观意愿的一致

晚安  愿星星能替我织一个香甜的梦给你


凹秃秃
他不需要那些有的没的,他也足够...

他不需要那些有的没的,他也足够闪光,该在的人都在,我会一直在 🌻

他不需要那些有的没的,他也足够闪光,该在的人都在,我会一直在 🌻

隐形动物
猫伴|你在想什么? 2019-...

猫伴|你在想什么?

2019-10-19

猫伴|你在想什么?

2019-10-19

爱看啥看啥

#陪你走过70年#????从50后到00后,每个年代都对#爱#有着独特的时代印记->50后的“我答应你”->60后的“我对你负责”->70后的“我们恋爱吧”->80后的“舍不得分开”->90后的“最合适的那个人”->00后的“温暖的抱抱”。每个时代的“爱”都是独特的,大声的对你爱的TA,说出心中的“爱”吧!

#陪你走过70年#????从50后到00后,每个年代都对#爱#有着独特的时代印记->50后的“我答应你”->60后的“我对你负责”->70后的“我们恋爱吧”->80后的“舍不得分开”->90后的“最合适的那个人”->00后的“温暖的抱抱”。每个时代的“爱”都是独特的,大声的对你爱的TA,说出心中的“爱”吧!

全球寄快递小程序18081179125
-那人

说好不哭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哭了

明明知道自己一哭就停不下来

大概控制不住的难过才是真的难过吧


有人在意 才会肆无忌惮地说出难过

陪伴着 即使一言不发

也能抵消一些难过


虽然只道了一句谢谢

但是你知道的吧 我超爱你的

也很庆幸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哭了

明明知道自己一哭就停不下来

大概控制不住的难过才是真的难过吧


有人在意 才会肆无忌惮地说出难过

陪伴着 即使一言不发

也能抵消一些难过


虽然只道了一句谢谢

但是你知道的吧 我超爱你的

也很庆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