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阴阳师

4亿浏览    19.1万参与
一只Sapphi咕咕咕
我与太太的区别,在于太太们画的...

我与太太的区别,在于太太们画的好看而且肯肝,我是画的丑又他妈懒。这应该就是为什么老天不给我切切的原因……

我与太太的区别,在于太太们画的好看而且肯肝,我是画的丑又他妈懒。这应该就是为什么老天不给我切切的原因……

霜夜

【博狗】1207段子

我餓了(X

說起來從11月底到現在都是所謂的雙12檔期,這也就代表我每天都忙到靠北(艸

今天......不對應該要算昨天特忙,忙到爆炸的那種,好不容易全部做完終於可以坐下來喘口氣喝個水,一看客人訊息耐心值馬上變負的XDD

誰說做客服會變得有耐心,我覺得我現在的耐心比以前更低啊www

碼點東西出來,睏到爆炸的時候寫的可能會有海量OOC跟語句不順......啊就這樣啦,我睏了(O)

背景學院現趴,OOC有,渣文筆有,隨便結尾有

-----------------------------

打從跟博雅交往的第一天開始,大天狗便清楚明白地理解到、源博雅本身的人緣有多好這件事。

仔細想想這...

我餓了(X

說起來從11月底到現在都是所謂的雙12檔期,這也就代表我每天都忙到靠北(艸

今天......不對應該要算昨天特忙,忙到爆炸的那種,好不容易全部做完終於可以坐下來喘口氣喝個水,一看客人訊息耐心值馬上變負的XDD

誰說做客服會變得有耐心,我覺得我現在的耐心比以前更低啊www

碼點東西出來,睏到爆炸的時候寫的可能會有海量OOC跟語句不順......啊就這樣啦,我睏了(O)

背景學院現趴,OOC有,渣文筆有,隨便結尾有

-----------------------------

打從跟博雅交往的第一天開始,大天狗便清楚明白地理解到、源博雅本身的人緣有多好這件事。

仔細想想這其實也不太意外,畢竟博雅是弓道部的社長,要知道那傢伙雖然平常看起來一副少根筋的粗線條樣子,可認真起來的模樣卻能瞬間圈人入粉呢。

正是因為這樣的反差,光是大天狗知道的便有好幾個女學生偷偷暗戀著博雅,而且幾乎都是學妹居多。

瞥著站在一旁耐心講解弓箭的情人,大天狗默默地移開了視線,百般聊賴地開始數起地上的葉子有幾片、樹根下有幾隻螞蟻爬過。

他不是不喜歡博雅認真替人解惑,事實上,以博雅的智商來看,能夠替人解答疑問確實非常了不起,畢竟他可是補考的常客、每次學期結束後的補考都能看見博雅的身影,以及陪著他一起來考試的大天狗。

雖然那些題目對大天狗來說十分簡單,但不管他怎麼講解、博雅就是聽不懂,這讓大天狗忍不住開始質疑起是自己的教學能力不好、還是單純的學生有問題。

站在一邊的源博雅絲毫沒察覺到大天狗已經開始有些恍神了,今年的弓道部意外的收了不少社員,而且是以女性居多。儘管博雅不清楚為什麼突然之間有那麼多人想參加弓道部,但社員多一些總是好事,這樣之後帶隊出去比賽也比較有機會奪冠。

只不過新進社員大多都是沒接觸過弓道的新手,要全部從頭教起還是得花上一點時間,因此每到放學時間、只要有社員跑來詢問弓道的相關事情時,博雅總是會特別有耐心地慢慢解釋,有時候甚至會手把手的實際操作一回。

嘴巴上的講解都還好談,一旦涉及到肢體接觸,大天狗便忍不住皺起了眉。

那傢伙是不是傻?來詢問的社員到底是認真的求解還是別有居心、難道他看不出來嗎?

大天狗悄悄地翻了個白眼,他乾脆地別過頭去數枝頭上還掛著多少片葉子,這一根樹枝數完了換下一根,要是目光所及的都算完了那就再算一次,反正博雅的弓箭教學不會那麼快結束。

「喔,大天狗,你們還沒走啊?」

熟悉的嗓音讓大天狗將注意力從葉子上挪開,他轉頭看向抱著籃球的同班同學酒吞,後者明顯是剛結束一場籃球比賽,肩膀上還掛著毛巾。

「……嗯。」大天狗輕輕瞥了仍舊口沫橫飛講解弓道的博雅,接著他看向對方,向來淡漠的面龐浮出少許無奈。

就算不用大天狗開口,酒吞也猜的到兩人又是被什麼給耽擱了,他彎了彎嘴角,面帶戲謔的靠近了大天狗。

「我說期末考似乎快要到了,是不是該找個時間再去你家補習啊?」

「……補習?你不是已經打算直接補考了嗎?」

「什麼補考,多浪費時間,當然是一次就考過啊。」

「以你在課堂上的模樣,我看不出來你有想要一次考過。」

大天狗十足不客氣地回應道,而酒吞笑了起來,十分自然地伸手搭上大天狗的肩膀。

源博雅微微停頓了一下。

「那就老樣子,下周六在你家集合吧。」

「……我能拒絕嗎?」

「當然是不行。」酒吞邊笑邊鬆開了手,他有意無意地瞥向了博雅,而後便笑著朝大天狗擺了擺手,「我走啦。」

「……」

望著酒吞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大天狗挪開了目光,一轉頭便對上了博雅的視線。

而方才巴著博雅講解弓道的女社員已經不見了,校門口僅僅剩下他們兩個還站著,腳下黏著狹長的影子。

「……講完了?」大天狗偏了偏頭,他們什麼時候講完的,速度還真快。

「嗯。」源博雅頷了頷首,他看起來似乎欲言又止,可最後博雅還是搖搖頭,朝大天狗彎起微笑,「回家吧。」

「……走吧。」

大天狗邊說邊邁開腳步,他站的有些久了膝蓋有點痠,只是他才剛往前踏出一步,源博雅便拉住了他的手臂,將大天狗扯往自己的方向。

「博雅──」

沒說出口的困惑被堵了回去,大天狗瞪大了眼睛,目光之內滿滿都是博雅放大的面貌,他的一時呆愣給了情人最好的空檔,於是博雅輕輕摩娑著他的唇,舌尖順著大天狗的唇形緩慢描繪。

交疊的唇間化著灼熱的氣息,尚且稚嫩的愛情青澀而單純,僅僅是貼合的嘴唇在良久之後才分開,含著彼此的呼吸近在咫尺。

大天狗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他不自然地咳了幾聲,眼神閃躲著博雅的眸子。

「……我想親你。」還是源博雅率先開口打破大天狗的侷促,他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這般舉止有多唐突,俊秀的面龐上飛了紅霞。

「……我沒說不行。」大天狗低聲回答道,他別開了臉,從淺金色的髮絲間、博雅能稍微看到大天狗紅透的耳朵,連著對方清秀的面容上都是一片褪不去的紅暈。

「……你、你剛剛跟酒吞說的、那什麼補習,我也要去。」

「……你聽不懂吧,你跟酒吞的程度差很多。」大天狗蹙起了眉,酒吞雖然老愛翹課,但頭腦其實很聰明,一點就通。相較之下博雅不懂的事情不管再怎麼解釋,他還是腦子一直線地轉不過來,跟弓箭一樣只能直線出去、沒法轉彎。

「我聽得懂,總之我也會去的!」

看著博雅明顯有些惱羞的表情,大天狗停頓了好半晌後才輕聲笑了出來,「……你是因為酒吞說要去我家念書而吃醋嗎?」

「什、什麼吃醋,我只是覺得這一次要好好認真念書,所以才說要去的!」

「……是嗎?」大天狗挑了挑眉,夕暮的暖光將笑容刻畫得柔和,群青色的眸子盛著光,眼底映出了博雅的模樣。

而源博雅就這麼站在原地看了片刻,接著才抓了抓臉,牽起大天狗的手,「回家吧。」

交握的掌心一片溫熱,像是要拴住似的緊握,大天狗低頭看了看彼此牽住的手,隨後他抬起了臉,唇角再次彎起了淡淡的笑意。


END

关河
*我寮单纯乡下小伙鱼丸设定✓(...

*我寮单纯乡下小伙鱼丸设定✓(虽然没啥关系)

大岳丸真是sp制造机石锤了……
看到微博有人说“大岳丸*莫得感情的sp制造机器”,还有“等我也变成sp把你们都鲨了”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我寮单纯乡下小伙鱼丸设定✓(虽然没啥关系)

大岳丸真是sp制造机石锤了……
看到微博有人说“大岳丸*莫得感情的sp制造机器”,还有“等我也变成sp把你们都鲨了”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由纪-

日常摸鱼,这只狐妖被我画崩了‼(˚ଳ˚ ۶)۶

日常摸鱼,这只狐妖被我画崩了‼(˚ଳ˚ ۶)۶

喵斯斯斯斯斯W

【荒连】采花人

未知妖怪荒×妖怪花店主人一目连。

童话故事向,短篇,纯糖不甜,随手摸鱼,大佬轻喷。


通往森林深处的小路尽头,有一间花店。

店内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货架上看不到一丝灰尘,形态各异的花盆里栽着根本叫不出名字的漂亮花卉。

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这家花店的传说——漂亮的小花店,开着绝世美丽之花,住着绝世美貌之人,却蛊惑人心,踏入花店的人都会被她吃掉。

所以,花店生意惨淡,但它还是开在那儿,一年四季,一直在。

传说总有不准确的成分,花店里或许有绝世美丽之花,但没有绝世美貌的女子。花店的主人是个年轻帅气的男性,眉目中透着柔和,粉色长发飘逸在肩,自称“一目连”。他不会蛊惑人心,也不会吃人,相反,他似乎...

未知妖怪荒×妖怪花店主人一目连。

童话故事向,短篇,纯糖不甜,随手摸鱼,大佬轻喷。


通往森林深处的小路尽头,有一间花店。

店内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货架上看不到一丝灰尘,形态各异的花盆里栽着根本叫不出名字的漂亮花卉。

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这家花店的传说——漂亮的小花店,开着绝世美丽之花,住着绝世美貌之人,却蛊惑人心,踏入花店的人都会被她吃掉。

所以,花店生意惨淡,但它还是开在那儿,一年四季,一直在。

传说总有不准确的成分,花店里或许有绝世美丽之花,但没有绝世美貌的女子。花店的主人是个年轻帅气的男性,眉目中透着柔和,粉色长发飘逸在肩,自称“一目连”。他不会蛊惑人心,也不会吃人,相反,他似乎完全不在意花店的生意,但他似乎热衷于接待每一位进入花店的客人。

森林里的小妖怪们,总是议论纷纷。有人说,他是千年的花妖怪,靠花店的买卖来维持人形;有人说,他是上古的神明,因为庇佑过人类却被遗忘,所以现在对他们恋恋不舍。

说法很多,有时也会被出来散步的一目连听见,他也只是微微一笑,不予追问。


森林深处,小路尽头的花店,再往深一些是禁地。

步入那边的生物,都没有再回来。

尽管禁地是一片远看像星河的美丽世界。妖怪们还是敬而远之,人类更是不敢靠近。因为迷信于花店的传说,禁地的恐怖,没有人敢靠近那儿。

但是一目连敢去那儿,并且每次都安稳地回来了,还都不是空手而归。有时头上是缀了些星星,有时是身边挂着小小的月亮。

和一目连打过交道的小妖怪们,总是悄悄地问他。“一目连大人,那边有什么?”“一目连大人,那儿可怕吗?”

一目连会像变人类戏法一样从宽大的外套内拿出漂亮的鲜花,然后回答他们:“那边什么怪物也没有,只有一个浑身缀满星月,温柔却孤独的人。”


禁地是一片湖,上面浮空点缀着绚丽的夜空,旁边凸起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湖面静的像镜子。

荒喜欢坐在石头上看着这一大片湖。百年前,或是千年前,他记不清了,总之他被人类驱逐,关进了这里。很黑,很暗,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摸不到。荒抬头也只能看到永恒的黑夜,和无尽的星空。

时间过去很久很久,荒或许早已不是人类了,他偶尔会从夜空中偷下星星来装饰自己的湖——这可能是唯一的乐趣了。

一目连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

荒喜欢那个花店的主人,他闯入被人称为禁地的地方,毫无顾忌,肆无忌惮。

他送了一束花,普通的玫瑰,打着漂亮的蝴蝶结。

“刚刚开的,你喜欢吗?”他樱花粉的长发飘散着,他把花放在石头上。

“我深夜感觉到你在难过。”

荒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人关心过了,他甚至忘记了怎样用面部表情去表达感情。他躲在暗处,含糊不清地道谢,等一目连走了之后他才从暗处急急忙忙地跑出来,把石头上的花捡起来。

被裁下来的花不可能活很久,在荒待的禁地里,没有土壤,没有阳光,花很快就枯萎腐烂了。

荒不懂花,他也不喜欢花,那些早晨开放,傍晚枯萎,随时可能被人碾死的小生命体,他只觉得这是个无用的过程。

但是一目连喜欢花,他是开妖怪花店的,他卖花,卖各种漂亮的花,那些他见都没有见过的花。

他喜欢一目连,喜欢一目连带来的花,喜欢一目连带来的生机。

而他能给他的,只有冷冰冰的星星,闪着苍白的光芒。他总是很抱歉,他不如一目连能带来那么多灿烂的东西。一目连一遍遍地说,我很喜欢。

他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荒第一次认真地去考虑过一个人。考虑他的感受,他的想法,他的喜欢他的讨厌,他的任何一切。

一目连是开花店的。他想。那有人送他花吗?

一目连是开花店的,他触手可及的就是花呀!内心有个细小的声音叫着。

可是。荒和它辩解。开花店的人往往是最收不到花的那些人。

那你去哪里给他找花呢?声音尖声地提出疑问。开妖怪花店的人,早就见过所有的花了吧!而且,你也没有钱给他买花!

荒愣了愣,望着满湖面的星星,他伸手捞了一把,满手的亮光。

他捧着满怀的星星,独占夜空的光辉,却享不到白昼的温暖。

他早就可以走出禁地了,可他不知道该去哪儿,所以他一直待在这儿,待了很久很久。

荒站在那儿,身边满满的都是星星。他抱着那些星星,无意识地转圈,转着转着,就到了禁地入口。

-

去吧,拿你的星星换一束花,然后直接跑掉,躲在这里,最后忘了他吧。

-

不,不行。

-

荒害怕自己被内心细小的声音压垮,他真的捧着满怀星光来到了花店门口。

一目连像是有预谋一样,仿佛知道他会到来。他红了脸,把怀中的星星塞到一目连怀里,对他说:

“我想买一束花,送给花店的主人。”


一目连笑了,他张开双臂,踮起脚,环着荒的脖颈,轻轻地,给了他一个独属于一目连的吻。

星星掉在他们身边,散落一地,他们在星和花的拥抱中接吻。


-END-


来拍照看镜头

白童子的天空旅行3

正常版:

暴风雨要来了哦,乘坐着招魂幡的勇士,准备好迎接来自天空的挑战了吗?

不能留在这里哦,小屋里还有人在等我回去。

不正常版:

喂?白白外卖吗?我的外卖怎么还没      到?

哎呀对不起,骑手现在遇到了暴风雨,配送到达可能要稍微晚一些咯

那,那我的外卖……

(插话)嗯,请放心,我无论如何都会准时送到的!

好叭,那你快一咳咳咳,咳咳咳!!?!你是?!——(嘟一一)

(死于连斩)

白童子的天空旅行3

正常版:

暴风雨要来了哦,乘坐着招魂幡的勇士,准备好迎接来自天空的挑战了吗?

不能留在这里哦,小屋里还有人在等我回去。

不正常版:

喂?白白外卖吗?我的外卖怎么还没      到?

哎呀对不起,骑手现在遇到了暴风雨,配送到达可能要稍微晚一些咯

那,那我的外卖……

(插话)嗯,请放心,我无论如何都会准时送到的!

好叭,那你快一咳咳咳,咳咳咳!!?!你是?!——(嘟一一)

(死于连斩)

-醨觯-

[酒茨]直播事故(上)

画风突变预警,前期略沙雕[正直脸]


  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惊!某知名主播当众激情拥吻同性友人,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茨木: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酒吞[冷漠.jpg]:不,你有。

——————————————

1

  “哈啊......”茨木在电脑前打了个哈欠,一个闪现推出去愉快的......送了人头。

  弹幕顿时听取骂声一片。

  “主播怎么回事?!今晚第几次了?”...

画风突变预警,前期略沙雕[正直脸]


  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惊!某知名主播当众激情拥吻同性友人,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茨木: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酒吞[冷漠.jpg]:不,你有。

——————————————

1

  “哈啊......”茨木在电脑前打了个哈欠,一个闪现推出去愉快的......送了人头。

  弹幕顿时听取骂声一片。

  “主播怎么回事?!今晚第几次了?”

  “罗生门之鬼——人猛枪刚快递小伙”

  ......

  茨木一脸冷漠,甚至又打了个哈欠。

  反正摄像头没开。

  ......而且挚友又不在。



2

  复活cd有些长,茨木做了视野便无聊地拨弄着鼠标,于是又愉快的发起呆来——酒吞童子还没回来,说好今天晚上带他双排的,不是说就和红叶吃个饭嘛,现在宿舍都快熄灯了......

  茨木越想越委屈,甚至想嘤嘤嘤。

  “茨木?”

  咦?他还真嘤嘤嘤出来了......嗯?等会儿?酒......酒吞回来了?!

  “挚......挚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茨木瞬间遗忘了屏幕正中孤独无助的英雄小人,急急忙忙退了直播转过身,“听......听我解释......

  甚至遗忘了脚边纠缠的电源线。

  “砰!”

  脸着地。

  十分。



3

  “茨木!”

  “唔......”

  酒吞急忙奔过去,想把茨木拉起来......

  显然也遗忘了脚边抵死缠绵的电源线。

  (电源线:呵,男人。)

  “嘶......”

  “挚友!你没......”茨木听见他受伤,莽莽撞撞猛一抬脸,就这么不偏不倚的——撞上了一瓣薄唇。

  据说场面十分狗血。



4

  茨木如同一只受惊的茨球(?)一般弹开,再次成功地被绊倒在酒(lao)吞(gong)身(huai)上(li)。

  “对......对不起!”

  酒吞看着这人微红的眼尾,衬着那金色的眸子分外勾人,于是脑子一抽,鬼使神差回了一句:

  “啧,这么主动?”



5

  大型双人面壁现场。

  茨木一脸惊恐,双颊蒸成了一对熟虾。

  酒吞面色平静,内心千骑奔......驶过一万匹草泥马。

  (我吞:老子霸总人设还要不要了摔?!!)

 


6

  酒吞出去吹风了,据说是需要冷静冷静。

  茨木疯狂自我洗脑,妄图打两局排位抚慰一下躁动不安的心跳——话说刚刚突然下播肯定要被骂了吧算了就说宿舍停电了......???!!!

  茨木与满屏弹幕面面相觑。



7

  茨木第一次如此憎恶“退出直播”与“开启摄像头”在同一工具栏。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挚友他他他他...... 他不会知道吧?!!

  某知名主播一脸绝望的看着满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毅然决然的点击鼠标右键,是否卸载“xx 直播助手”,是。

  捂脸。

  某知名主播大脑一片空白。



8  

  话说茨木正挺尸宿舍45°角仰望天空自暴自弃,酒吞自认为回归冰山霸总形象打算回去向茨木解释一下自己绝对没有非分之想心怀叵测欲行不轨浑水摸鱼......摸出手机打算瞅一眼时间,结果一窝蜂消息撞入眼底。

  “哈哈哈哈哈......酒吞你也有今天!!!”

  嗯,带有强烈感情色彩。

  “酒吞童子,你和茨木童子没事吧?”

  嗯,语言中正平和。

  “酒吞你个禽兽你对茨木做什么了?!!!”

  嗯,中心明确具体,表达生动形象。

  “呜呜呜......酒吞你要好好对我们家茨木......阿妈终于可以瞑目了!”

  嗯,......这tm又是谁?!!!

  ......

  酒吞大脑一片混乱,昏昏噩噩打开某“好心人”发来的链接......

  沉默。

  让时间抹平所有的伤痛。



9

  这厢酒吞终于顶着一脸黑线回到宿舍,抬眼看见依然挺尸双目呆滞的茨木,踌躇了半天说了一句:“你......当时开直播了?”

  茨木瞬间弹起回光返照:“挚友你听我解释我对你绝对没有非分之想心怀叵测欲行不轨混水摸鱼放心吧我会给他们解释绝对不会损害你的名誉啊年您今天依旧如此强大高大威猛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酒吞:???



10

  酒吞忽然感觉有些不爽。

  就好像一簇火苗在心窝里钻腾——炙灼而酸涩,直教人口干舌燥般肆意蹂/躏着胸膛。

  莫名的嫉愤如同无法制裁的蛇蝎,一点点噬咬着心脏。

  酒吞盯着那人开开合合的唇瓣,舔了舔薄唇,漫不经心的想:

  ——去他/妈的挚友。

  忽地咧唇一笑。

  “但我有啊。”

  ——我有非分之想心怀叵测欲行不轨浑水摸鱼但有且仅有惟你一人。

  “茨木啊。”

  倚在门边的红发男人慵懒而张扬般勾起唇角。

  “你怕了吗?”


——————————————

  初衷是想写个双向暗恋梗。。。₍ᐢ •⌄• ᐢ₎

  *开虐预警

  *画风突变预警

  嘻嘻~˭̡̞(◞⁎˃ᆺ˂)◞₎₎=͟͟͞͞˳



久久久感冒灵

夫妻档~~~.啊~~~搞完辣~~~~~晚安

夫妻档~~~.啊~~~搞完辣~~~~~晚安

⚜️

源氏的那个小孩怎么有点精神分裂??



时间线 重铸鬼切之后 有私设


1.


源赖光有些头疼

他不知道在锻刀的过程中

哪里出现了错误

锻造出来的鬼切

可可爱爱白白嫩嫩的

是他的鬼切没错


2.

?!可可爱爱

?!白白嫩嫩



3.


源赖光沉默了许久

在鬼切要开口询问时

源赖光仰头大笑

胡言乱语的给刀架上的小孩保证


4.

鬼切你就是力量没恢复而已

真不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是我最宝贝的刀了鬼切



5.

鬼切刚被重铸

身心俱疲

更让他头疼的是

这个撸着袖子满手绷带的源赖光

嘴里一直在絮絮叨叨

他的显眼呆毛一直在鬼切面前晃动

像一根狗尾巴草

鬼切忍受不了了...





时间线 重铸鬼切之后 有私设


1.


源赖光有些头疼

他不知道在锻刀的过程中

哪里出现了错误

锻造出来的鬼切

可可爱爱白白嫩嫩的

是他的鬼切没错


2.

?!可可爱爱

?!白白嫩嫩



3.


源赖光沉默了许久

在鬼切要开口询问时

源赖光仰头大笑

胡言乱语的给刀架上的小孩保证


4.

鬼切你就是力量没恢复而已

真不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是我最宝贝的刀了鬼切



5.

鬼切刚被重铸

身心俱疲

更让他头疼的是

这个撸着袖子满手绷带的源赖光

嘴里一直在絮絮叨叨

他的显眼呆毛一直在鬼切面前晃动

像一根狗尾巴草

鬼切忍受不了了

他拍桌而起

指着源赖光大骂


6.

闭嘴你这个呆毛怪物


7.

源赖光傻了

鹰派代表甚至觉得有点委屈

源赖光确信

面前这个小孩是理智清醒的

不是之前口吐芬芳的暴躁白团子


8.

鬼切也傻了

毕竟人源赖光满手是伤的把自个复活了

自己再恨他

吼他也是不应该的

特别是给他取外号这个事

鬼切觉得自己得道歉


9.

鬼切

一只手拿着比他自己还高的刀

一只手抓着可怜巴巴的源赖光

可怜巴巴的手


10.

鬼切觉得自己有点矮了

就告诉源赖光

你蹲点下来,我够不着你的手


11.

源赖光觉得好笑

就当真蹲了下来

鬼切嘟起脸给源赖光的手吹气


12.

源姓选手离坐牢只差一步之遥


13.

源赖光把脸埋在了

正在专心吹气的鬼切肩上

鹰派代表人物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14.

鬼切甚至心情好的拍了拍源赖光的头

他突然看着快乐的爱情骗子

心有不满


15.

鬼切给了源赖光呆毛一拳

还破口大骂

你这个骗子,你还有7个我是不是


16.

源赖光愣住了

这又是哪一出

刚刚不还伉俪情深

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17.

鬼切开始懊悔

吼源赖光干什么

瞧瞧他手上的伤

脸上的胡渣

拉耸的呆毛

他想道歉


18.

鬼切很认真的将源赖光的手放下

后退了几步

给源大家主鞠躬道歉


19.

源大家主气笑了

他说

小傻瓜别成天做那些客套的


20.

鬼切觉得这厮在嘲讽自己

怒火攻心

跳起来踩源赖光的脚


21.

鹰派代表人物 停止了思考

大夭儿
萤草的这款皮肤真的是太可爱啦,...

萤草的这款皮肤真的是太可爱啦,想要……但是现在还买不起,只有摸个鱼来安慰安慰自己::>_<::

萤草的这款皮肤真的是太可爱啦,想要……但是现在还买不起,只有摸个鱼来安慰安慰自己::>_<::

祀以

啊啊啊啊啊啊我好了是奶切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我好了是奶切啊啊啊啊啊啊

老忘带钥匙HSH
最近好忙啊,只能瞎涂了,幸好不...

最近好忙啊,只能瞎涂了,幸好不知火的小姐姐颜太能打。

最近好忙啊,只能瞎涂了,幸好不知火的小姐姐颜太能打。

养生钙铁锌
是黑崽幼儿园设定!私心黑白童子...

是黑崽幼儿园设定!
私心黑白童子tag
有时间就会画白崽的
(不咕咕/?)

是黑崽幼儿园设定!
私心黑白童子tag
有时间就会画白崽的
(不咕咕/?)

狐小麦
猫掌柜x追月神,原图已发p站和...

猫掌柜x追月神,原图已发p站和推特

猫掌柜x追月神,原图已发p站和推特

〰黑の零星〰
啊啊啊啊啊啊!!!我第一次这么...

啊啊啊啊啊啊!!!我第一次这么欧啊!
好开森!(≧▽≦)

啊啊啊啊啊啊!!!我第一次这么欧啊!
好开森!(≧▽≦)

Yinshihi

皮肤是没赶上,从垃圾箱里翻出一张4个月前的图改了一改。所以....这四个月我唯一的进步是会画花里胡哨的绿色和紫色了?但我依旧还是不会画光影。

统一回复下,我的图没有特殊说明就是可以自己保存或用作头像,谢谢一直私信问我的小可爱们。谢谢大家喜欢~

皮肤是没赶上,从垃圾箱里翻出一张4个月前的图改了一改。所以....这四个月我唯一的进步是会画花里胡哨的绿色和紫色了?但我依旧还是不会画光影。

统一回复下,我的图没有特殊说明就是可以自己保存或用作头像,谢谢一直私信问我的小可爱们。谢谢大家喜欢~

许愿灯草

女装切。黄桃皮

女装可以变强(?)

源赖光这糟老头子果然还是坏的很

女装切。黄桃皮

女装可以变强(?)

源赖光这糟老头子果然还是坏的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