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立农

84.9万浏览    12857参与
队长

白夜行(上)+ 杀戮计划(下)

(序)


记者报道二十年前的白骨今日被工队挖掘,嫌犯身份仍然不明


“你是个很有故事的人,KUN”


超出常规的善意,会让人误以为拿住了你的把柄


救救我!


“农农,笑开心点!”


三名随机受害者,死亡时间只差几分钟


不能在我当班时风平浪静吗?


“Adam,这真的很奇妙,人们会做出自己无法想象的事”


一切水到渠成


答案超乎你所看见的,尘封的真相永远比你想象的还残酷


“这可够我说上几辈子了!黄明昊!”


你无法想象人的恶行


当人们不择手段,就会拔刀相向


“Evan,数百万美金,我要全拿”


如果我们拼凑出完整的真相,知道...

(序)


记者报道二十年前的白骨今日被工队挖掘,嫌犯身份仍然不明



“你是个很有故事的人,KUN”



超出常规的善意,会让人误以为拿住了你的把柄


救救我!



“农农,笑开心点!”



三名随机受害者,死亡时间只差几分钟


不能在我当班时风平浪静吗?



“Adam,这真的很奇妙,人们会做出自己无法想象的事”



一切水到渠成


答案超乎你所看见的,尘封的真相永远比你想象的还残酷



“这可够我说上几辈子了!黄明昊!”



你无法想象人的恶行


当人们不择手段,就会拔刀相向



“Evan,数百万美金,我要全拿”



如果我们拼凑出完整的真相,知道后会更勇敢…还是更害怕?


你要不要跟我合作?



“正廷?你有事要告诉我?”



他们全都对我说谎…


你到底想要什么?



“名声只是表象,Boogie”



但背后至少有一个人有罪


想引我入局?



“你知道吗小鬼,这是个谜中谜”



怎么做到的?


夏虫不可语冰,寒虫相斗相杀



“你知道的,说出来吧,Azora…”



只有你能救我们了


我们拭目以待





“时间会失去意义”


“秘密仅存在于你和神鬼亡灵之间”








开始你们的世界


@长着黑头毛的火烈鸟


柠小檬i

谁有这俩个得原图啊!可以发一下吗?超想要的@

   



谁有这俩个得原图啊!可以发一下吗?超想要的@

睡觉Xu命

【陈立农x你】纠缠不清

走链接

🚗

挂了cue我


https://shimo.im/docs/ckx6kTyqJ3WTrH36/ 《陈立农》,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走链接

🚗

挂了cue我



https://shimo.im/docs/ckx6kTyqJ3WTrH36/ 《陈立农》,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1/10 陈立农...

2019/11/10

陈立农 IG更新:

△ 明天MV,專屬於你! #專屬合約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1/10

陈立农 IG更新:

△ 明天MV,專屬於你! #專屬合約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1/09 陈立农...

2019/11/09

陈立农 IG更新:

△ 我來接你了!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1/09

陈立农 IG更新:

△ 我來接你了!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马尔福夫人
11月14号北京elleman...

11月14号北京elleman电影英雄颁奖典礼
出席:UNINE,王晨艺,陈立农,段奕宏,杜江,袁弘,屈楚萧,谷嘉诚...
🈶️名额

11月14号北京elleman电影英雄颁奖典礼
出席:UNINE,王晨艺,陈立农,段奕宏,杜江,袁弘,屈楚萧,谷嘉诚...
🈶️名额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1/07

陈立农 IG更新:

△ 平安喜樂,是心中的期許和願望。謝謝美好的記憶,未來繼續努力綻放。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1/07

陈立农 IG更新:

△ 平安喜樂,是心中的期許和願望。謝謝美好的記憶,未來繼續努力綻放。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小郭同学的莎士比盈

【恩批西的朋友圈】——为什么百分九是幼稚园男团?

之前想的梗  一点点西皮向  💣划走就是啦
最近喜欢上了晚上更(不是懒)  哈完睡觉

❌二转二改

【恩批西的朋友圈】——为什么百分九是幼稚园男团?

之前想的梗  一点点西皮向  💣划走就是啦
最近喜欢上了晚上更(不是懒)  哈完睡觉

❌二转二改

冬至立夏

🌸

可以掐出水的
小甜心
这种奶油般的质感也太棒了吧
脖子上的小领巾简直是衬托美貌度的神来之笔
(偶尔露出的病娇表情好欲d(ŐдŐ๑))

🌸

可以掐出水的
小甜心
这种奶油般的质感也太棒了吧
脖子上的小领巾简直是衬托美貌度的神来之笔
(偶尔露出的病娇表情好欲d(ŐдŐ๑))

南陶

《医生向男友》29

傍晚忽然刮起一阵冷风,你跟在陈立农身后走出医院,扑面而来的寒风让你下意识收紧了外套。


走在前面的陈立农慢下脚步欲要脱外套给你,停车场已经很近,几步路就到了,你婉拒地摇摇头,谢绝了他的好意。


况且,一眼看去他未见穿的比你多到哪去。


走到车边,你下意识地打开后座坐了进去,正要绕过车头来给你开门的陈立农脚步一顿,嘴角淡淡一笑,什么都没说转身折了回去。


车子开出医院驶上大道,陈立农抽空透过后视镜看了你好几次,你低着头没发觉,半响过后你听到他忽然开口,“清醒了?”


作为你心理医生,对于你的细小动作他总能分析的特别清楚。


在你打开后座坐进去前,独自跟在他身后和婉




傍晚忽然刮起一阵冷风,你跟在陈立农身后走出医院,扑面而来的寒风让你下意识收紧了外套。


走在前面的陈立农慢下脚步欲要脱外套给你,停车场已经很近,几步路就到了,你婉拒地摇摇头,谢绝了他的好意。


况且,一眼看去他未见穿的比你多到哪去。


走到车边,你下意识地打开后座坐了进去,正要绕过车头来给你开门的陈立农脚步一顿,嘴角淡淡一笑,什么都没说转身折了回去。


车子开出医院驶上大道,陈立农抽空透过后视镜看了你好几次,你低着头没发觉,半响过后你听到他忽然开口,“清醒了?”


作为你心理医生,对于你的细小动作他总能分析的特别清楚。


在你打开后座坐进去前,独自跟在他身后和婉拒他的衣服起陈立农就已经发现了你的转变,只是前者的动作帮他更加确定了心底的答案而已。


你淡淡应了声,认真地把前几天刚完成的画作上传微博,发送成功后你抬头看了他一眼,直直对上后视镜内的目光,视线交错,陈立农为了专注开车先一步移开了视线。


盯着他的背影出神了好一会儿,你才打破了沉默,“对不起……”


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相较来说你俩针对这个问题其实早有了自己的一套应对办法,但是每次发生时总还是觉得对陈立农来说有点不太公平。


“又麻烦你了。”你把视线投向外面的风景,心里情绪纷扰混杂。


你其实特别讨厌自己这样,犯病时间不确定就算了,每次还要麻烦身边的人各种帮助配合你,最麻烦的莫过于陈立农,每次都被你当成对初恋的寄托。


即便作为朋友,他也没有这个必须帮助你的义务。


他对你,真的给予了他对世界最大的善意。


“恩。”他目视着前方,坦然回道:“送你回家吗?”


你刷了半天粉丝评论,大多都是在感叹你终于重新作画了,余光瞄到陈立农投来的目光,礼貌回了句,“好,谢谢。”


陈立农欲言又止,内心争斗了会还是选择开口,“你和他,还好吗?”


察觉到你疑惑的目光,陈立农目光不自然地撇开,“刚在门口,听到了……”他不是故意偷听,只是离门口太近,你们也没刻意放轻音量,这才让他全数听了进去。


心里正纠结是否要说句抱歉,就听到你丝毫不带隐瞒的回了句,“不好。”


想起这件事你就一阵心烦,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红灯闪起,陈立农把车稳稳停下,他抽空侧头看了你一眼,没想到你能那么坦诚,忍不住笑笑,“他知道你忘记他了。”


他不知为何用了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开始和你谈论起这个问题。


“大家都怕特意提起刺激到你,都在尽力配合,他也是……”


你收了手机,清冷的目光投向红绿灯,“陈立农……我的潜意识根本没忘掉他,我陷入回忆的时候想在他那里征求答案,可他却一直不愿回答我,我宁愿他承认的……”


“他太过淡然的反应让我变得有点茫然……”心里突然有了些不确定。


“你刚恢复,别想太多。”陈立农踩下油门,转了个弯朝你家驶去。


酒吧。


“强行唤醒她的记忆话,她会怪我吗?”林彦俊靠着沙发独自喃喃自语,整个人看去醉醺醺的。


朱正廷一脸无奈地扶额坐在一旁,放在卡座上手机的显示的未接来电数量已经跳转到了第六个。


林彦俊自从喝高以后,看似一直在胡言乱语,但其实话题从没在你身上移开过。


朱正廷已经放弃阻止林彦俊喝的想法,自行拿过一杯抿了口,用手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敲了敲,“同志,可以回家了不?”


林彦俊没回应。


同桌的几个朋友在晦暗的灯光笼罩下打趣笑笑。


“没想到林主任喝醉是这样的。”


“和女朋友吵架了?”


林彦俊手肘支在腿间,半躬着身子伸手打算再度拿过酒杯,原本一旁一直安静坐着的叶菀先一步将它夺了去,拿在手里不肯再给。


“够多了。”在噪杂的环境里她不得不提高音量喊道。


在你和林彦俊故事发生前,医院很大一部分人调侃林彦俊时对象都是说叶菀,大概是之前的事情影响太深,这才让两人才争执没多久周围一帮没有眼力见的人自以为很有眼力见的纷纷找理由接连离去。


十分钟没到,卡座只剩下林彦俊朱正廷叶菀三人。


朱正廷将手机塞入口袋,起身活动了两下,拍了拍林彦俊问道:“可以自己走吗?”


“当然!”林彦俊回答的毫不思索。


朱正廷识相闭嘴,觉得自己就是在浪费口舌。


最终他还是在叶菀共同的帮助下才把林彦俊带回了公寓。


两人拖着林彦俊刚到他家楼下,朱正廷的手机第N次响起,又是一阵磨人的铃声飘荡在空中。


叶菀让林彦俊整个人大半的力借在自己身上,扶着他好心和朱正廷说,“你接下吧还是。”


如果真的没事,没人会打一路的电话。


这样的夺命连环call,朱正廷的手机居然还能有电也是个奇迹。


你从窗边收回神,转身走回客厅时陈立农已经洗好并换上了你给他的衣服。


大半个小时前陈立农帮你去对面超市买东西时半路忽然赶上一场阵雨,由于躲闪不及直接淋成了落汤鸡。


现在天气太冷,你怕他着凉让他去洗了个热水澡,换穿的衣服自然是林彦俊的。


他俩身形差不多,宽松的休闲服陈立农穿着正好。


陈立农接过你给他新找的毛巾边擦着头看着你客厅角落放着的画作边转向你,“你最近经常去二院吗?”


你嗯了声,瞧见他欲言又止的眼神,心里特别清楚他在想什么,故意假装开玩笑道:“我去考察。”说着不忘笑笑,“说不定我以后也要进去?那的环境不错。”


“你说什么胡话?”陈立农拉下毛巾,脸色跟着沉了下来。


你笑而不语,陈立农最了解你的精神状况,是否是玩笑他自然分辨得出。


“你的状态没你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何况你有……”陈立农没再多说,仅是朝隔壁阳台看了眼,余话算数吞入肚子。


彼此心照不宣。


时间不早,你帮忙把陈立农湿透的衣服装进袋子里,开门正准备送他出去,谁知就这么撞上了被叶菀独自搀着回来的林彦俊。


一股酒味,喝的烂醉。


你瞬间收回目光,心里不由腹诽,伪君子……


每次你让他喝时他总端着架子不喝,结果这会倒是和别的女人喝到如此尽兴?


还一起回家来了?看来是你打扰了他们。


叶菀比林彦俊先一步注意到你,脚步一顿,站在那一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才僵了几秒,就瞧见你淡淡地睨了林彦俊一眼,像是不认识一样径直绕过他们,拉着一旁本同样停下来的陈立农朝电梯走去。


电梯合上,顺利直达负一层,一路下来一直都没吭声的陈立农在踏出电梯间前忽然道:“回去吧。”


你摇摇头,勾了勾手示意他跟上,“蹭个车,出去买个东西。”


知道你从不会听劝,他只好开车把你带了出去。


你去的地方不远,就在公寓区门口的一个商店,陈立农的车子在你指的地方稳稳停下,你道了声谢便自顾自下了车朝里面走去。


这家店你来的次数不少,刚进去就熟练地找到了你要的那个东西,付完账出来没想到陈立农竟还没走。


夜晚的冷风拂过脸颊,你置若罔闻地拆开包装,拿出一根熟稔地点燃烟头,之前下过阵雨,地上太湿,你只能依着店门口的玻璃窗蹲了下来。


深吸一口,在嘴里过渡了会才缓缓吐了出来。


刚刚临时起意下来,你只单穿了件薄款长袖,陈立农把车里的毯子拿了出来给你细心披上,见你抽烟,他总是忍不住说几句,“不是说戒了?”


你顾着抽烟,天又确实冷也就没拒绝。


听到他的话,抿着嘴不由一笑,“骗你的也信?”说着用指尖弹了下烟灰,“戒这东西哪有那么容易。”


“他喝醉了。”陈立农在你一旁蹲下,偏头看你,“你确定不回去看看。”


你摇头,不是很想提这事,“爱咋咋地,随他吧。”


“哪怕他俩现在躺在一张床上……”目光沉了沉,心里特不是滋味,嘴上却依旧嘴硬,“也是他的选择。”


明知林彦俊不是那样的人,也不会做那种的事情,可你只要想到他此刻单独和叶菀在一起,心里就特不舒服。


说着你指了指陈立农,强行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故意调侃道:“就像哪怕我俩……他也管不着。”


中间的停顿,不言而喻,陈立农猛然错开你的眼神。


你把烟换了只手拿着,空着的手扬手抬起陈立农的下巴,笑着打趣,“闹你呢。”说完又觉得无趣收手,“你们男人现在都那么容易害羞吗?”


陈立农不太自在,站起身抬头看向已经泛黑的天空,喃喃道:“那是因为你受西方影响太深。”


“瞎说。”你灭掉仅剩的烟头后才把它丢入了一旁的垃圾桶里,余下的那包东西顺手塞入口袋。天气太冷,冻得你起身时不由地跺了几下脚,“我很专一的好不好。”


“‘发病’时把你当成阿晓,大概是自己心里还是不太肯接受他已经离开的事实吧。”你拉拢毯子,吸了吸鼻子,低头凝神,自行揭开自己的伤疤,“可是那又怎样呢?他不在就是不在了,我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可是……”


撇头看向陈立农目光一顿,他还没干透的发丝在转头过来那刻于空中略过,一眼看去让你有种恍惚的错觉,仿佛又看到了曾经也为你冒雨过的少年。


初见陈立农那次,你低头坐在候诊室里,陈立农开口问你病情那刻和他几近相同的音色传入你的耳里,你差点就真的以为他回来了。


但更让你吃惊的还是那副抬头后看到的极为相似的眉眼。


陈立农低头审视着你的样子,和他第一次遇到你时好奇地打量着一身狼狈的你是一样的眉眼和神情,一样的目光,一样的柔和中带着股深不可测的探究。


太像了,像到你那会一时都忘了拒绝接受他的治疗。


就那样,陈立农成了八年里你唯一接受的心理医生,可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你对他的认知也便越来越清楚。


再像他,终究不是他。


“我一直很矛盾,你知道的。”


你试图想强行拜托过去的枷锁。


陈立农抬眼牵起嘴角,笑容并不好看,怕自己会心软侧过头故意没有看你,“我有时候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难过。”他摇了摇头又低下,“你要知道,没有任何人希望自己做别人的替代品。心里其实是抵触这个事情的……可真遇到了,却还是忍不住配合你,说不上愿不愿意,但总觉得:至少在那时候,我对你来说是特殊的。”


话落抬头看向你的那刻,双目相对,看过去的眼神都在探究。


“我知道。”你低下眼眸,“所以我清醒的时候从没把你当做是他,就算有再像的人,都不会是他。”你刻意没去回答他的后半句话,怕把话题变得太过沉重。


“更何况,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手从口袋里伸了出来,烟盒拿在手里纠结几秒,抽出一根,没抽,只是拿在手里不停把玩,偶尔放在鼻尖闻下烟草的香味静静心对于你来说也是好的。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你结束道:“更何况我有林医生了。”烟还是被你点燃。


烟瘾也是习惯的一种,一旦染上戒掉就很难了。


陈立农聊的有些心烦意燥,索性不再继续话题,绕过车头,指着副驾驶道:“太晚了,送你回去吧。”


“两步路的事情,我散步回去。”你夹着烟的手抬了抬,示意让他先走就好。


见他不肯,你索性直接摆了摆手,转身朝公寓大门走去。


散步回去静心是一回事,去烟味就是另一回事了。


即便不太确定会不会再遇到林彦俊,但别被他发现偷偷抽烟了总归是好的。




【林医生笔记】


——满身的烟味,当我嗅觉失灵吗?

大厂奶泡

【当上帝在创造百分九的时候】

——想不到吧!我竟然连更了!(不是)
——双十一带崽子们玩一下这个,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做过,不妥删。
——看到最后一张有惊喜。
——我怎么舞的好像咱们团根本没解散一样(划掉)

【当上帝在创造百分九的时候】

——想不到吧!我竟然连更了!(不是)
——双十一带崽子们玩一下这个,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做过,不妥删。
——看到最后一张有惊喜。
——我怎么舞的好像咱们团根本没解散一样(划掉)

叮当

陈立农 专属合约mv 截修6p

陈立农 专属合约mv 截修6p

懒
排排坐👀來!左邊跟我一起向左...

排排坐👀來!左邊跟我一起向左——看!

旁邊的女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

(做人呢,就要魔鬼一點哈哈哈

排排坐👀來!左邊跟我一起向左——看!

旁邊的女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

(做人呢,就要魔鬼一點哈哈哈

小郭同学的莎士比盈

【恩批西日常】——“化妆包”再现

之前的梗就凑合着看看  可能不好笑呢
(dbq来晚了昨天太累睡着了)

❌二改二转

【恩批西日常】——“化妆包”再现

之前的梗就凑合着看看  可能不好笑呢
(dbq来晚了昨天太累睡着了)

❌二改二转

正版翎羽昕兮

《百分九小宿舍》系列图之自然光下会发光的九
正文明日十点以后更新

《百分九小宿舍》系列图之自然光下会发光的九
正文明日十点以后更新

林肆酒Vaden

朱正廷✘三里清风②

 


OOC别上升真人


作者很懒不定时更新(学生党一枚哈哈哈)


感谢喜欢


爱你萌


悄咪咪问一句:有文社收吗?正好借更文治一下我的拖延症


嘻嘻


————————分割线————————


“获得最佳男团的是”

“让我们恭喜”

“ninepercent”

现场掌声此起彼伏,粉丝的尖叫声回荡在整个会场,也让在场的艺人们看到了新生代男团的人气与实力

作为第八名的小鬼站在队伍最前面,随后紧跟着的就是朱正廷

蔡徐坤作为队长,对着颁奖嘉宾鞠了一躬后领过嘉宾手中的奖...

 


OOC别上升真人


作者很懒不定时更新(学生党一枚哈哈哈)


感谢喜欢


爱你萌


悄咪咪问一句:有文社收吗?正好借更文治一下我的拖延症


嘻嘻


————————分割线————————


“获得最佳男团的是”



  “让我们恭喜”



  “ninepercent”



  现场掌声此起彼伏,粉丝的尖叫声回荡在整个会场,也让在场的艺人们看到了新生代男团的人气与实力

 

  作为第八名的小鬼站在队伍最前面,随后紧跟着的就是朱正廷



  蔡徐坤作为队长,对着颁奖嘉宾鞠了一躬后领过嘉宾手中的奖杯



  “很开心我们ninepercent能够获得这个奖项,很感谢老师对我们的教导,也很开心粉丝们一路以来对我们的陪伴……”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爱一个人,总能在一群人当中第一眼发现他的踪迹



  林七柒第一眼就看到了身着西服,面荣干净的一丝不苟的朱正廷,三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么引人注目



  “下面颁布下一个奖项”



  “获得新生代最佳演员的是”



  “让我们恭喜朱正廷”

 

  他带着笑,沉稳的接过了嘉宾手上的奖杯,鞠了一躬然后发表感言



  “拿到这个奖项其实是我意想不到的惊喜,我的演技并没有那么好,但我也在一点一点往这个圈子里探索,很感谢老师和教导和粉丝们的陪伴,我爱你们!”



  他还是那么耀眼,还是那么有担当有责任心



  但……自己也是错过了



  “接下来呢,我们要颁发的是”



  “最佳solo女艺人”



  “她在这个圈子里全面发展,姣好的面容与强硬的实力收获了一大波粉丝的支持,每一次的出现都如同仙女下凡一般美丽,0黑料0绯闻的她在这个圈子里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让我们恭喜获得最佳solo女艺人的”



  “林七柒”



  林七柒提起裙子走上舞台,一步步尽显优雅与气质



  台下的朱正廷听见她的名字,不禁一愣



“她……回来了”



朱正廷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林七柒



眼里全是那个美得动人心弦的女生



“她……成熟了”



林七柒接过奖杯



站在话筒前面带笑容发言



“很激动能够得到这个奖项。能得到这个奖项离不开老师们的辛勤付出,离不开前辈们的谆谆教导,离不开朋友们的一直陪伴,离不开家人的支持,很感谢大家,以后的林七柒一定会越来越好”



林七柒在台上感受到了一股炽热的目光盯着她



目光下移,看到了坐在台下的朱正廷



心底一愣



他还是那么引人注目



那么吸引眼球



只是…


自己好像错过了


 


“那小七有没有心底一直想着的人呢?”


 


主持人的声音把林七柒的思绪拉了回来


 


“有”


 


林七柒承认


 


三年了


 


那个男生一直在她心底埋藏


 


一直是她心底的秘密


 


没人知道,她在练习时坚持不下去时在心底默念他的名字


 


她想要配得上他


 


于是她废寝忘食,拼命地练,只为出道


 


只为能够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


 


“那小七能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吗?”


 


主持人带有着八卦的语气


 


好似抱着“快说快说 说了就有热搜了”的心态(有点猥琐嘿嘿嘿)


 


问林七柒


 


“嗯……他是我心中的一颗星星”


 


“他是我的信念”


 


“我一直在努力”


 


“只为站在他身边”


 


林七柒说着这段话的时候


 


目光一直锁定在朱正廷身上


 


她仿佛看到了朱正廷身上散发出来的光


 


是希望的光


 


“哦……那谢谢小七,希望小七可以越来越好”


 


“好的,谢谢”


 


林七柒提着裙摆走下舞台,回到了座位上


 


朱正廷此刻正在发呆,眼睛里,心里满满的都是那个女孩


 


大脑里回放着刚刚林七柒在台上说的话


 


信念


 


星星


 


他以为林七柒不再喜欢他


 


但他看到了发言时那一束炯炯目光


 


是林七柒的


 


她还爱他


 


他也爱她


 


“正廷”


 


一旁的王子异看到朱正廷眼神空洞一言不发地坐在一边


 


感到奇怪


 


朱正廷不是一个容易走神的人


 


“嗯?”


 


朱正廷回神,转头看向王子异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王子异关切地问


(我觉得你可能想要推销你的药)


 


“没事,在想事情而已”


 


朱正廷笑笑


 


“哦……好吧bro,不舒服要说哦”


 


王子异看朱正廷不想多说,便也没再问


 


“嗯呢”


 


回答完子异朱正廷便恢复到正常状态去和别的队友聊天了


 


一旁的子异默默回想


 


刚刚在台上的是林七柒前辈


 


而林七柒发言时的目光一直在正廷身上


 


而正廷又一直发呆,也一直盯着林七柒前辈


 


难不成……


 


有奸情???


 


想到这里,王子异不由得惊了一下


 


想找时间去找朱正廷问明白


 


不过现在的任务,是看颁奖典礼


想完,王子异又把思绪放在了颁奖典礼上


未完待续……


杏子yaaaa

【陈立农】当你来大姨妈时调戏他

      晚上在你洗澡的时候很不凑巧的来了大姨妈了。

      你洗完澡穿着睡衣来到陈立农身边说到

      “农农我困了”

      “那就去睡吧,我还有点事情一会再睡”

      “唔,可是我想和你一起睡嘛”

      陈立农第一次看你这样撒娇,有点招架不住了便同你一起去卧室躺下了。

 ...

      晚上在你洗澡的时候很不凑巧的来了大姨妈了。

      你洗完澡穿着睡衣来到陈立农身边说到

      “农农我困了”

      “那就去睡吧,我还有点事情一会再睡”

      “唔,可是我想和你一起睡嘛”

      陈立农第一次看你这样撒娇,有点招架不住了便同你一起去卧室躺下了。

      关灯,卧室里一片漆黑,闹钟的声音被无限放大。

      你被这‘滴答’声吵的睡不着,再加上痛经你越发难受。

     “啊啊啊,好烦”

      你心里莫名升起了一团火,气,不知道为什么好气。

      看着旁边睡得香甜的陈立农,你突然玩性大发。

       你轻轻搂住了陈立农脖子,腿架在他的身上。

        你看陈立农快醒了便赶快闭上了眼睛。

        “嗯…陈…唔…立农”你故意发出呜咽声,让陈立农注意你。

        “宝贝,怎么了?”可能是因为刚睡醒的陈立农的声音很有磁性。

       你不语,闭着眼睛,假装还在睡觉。

       手从脖子上慢慢伸到了下面。

       忽然之间一个大手抓住了你的手。

        “你在干嘛”

        “嗯…农农…我好难受…”

       说完你又抱住了陈立农,陈立农也抱着你。

       你又慢慢把腿伸向了陈立农,你蹭了蹭他的腿,再往上…你碰到了个硬硬的东西。

       计划得逞了。

       你在心里暗喜着。

        “你还醒着吧”

       陈立农突然的一句话,惊到了你。

       不好…被发现了…

        “嗯…”

       陈立农突然把你压在身下,让你慌了手脚。

        你刚要开口跟他说些什么,就被一个炽热的吻堵住了。

        “唔…唔陈立农…我…嗯…我来大姨妈了…”

       陈立农恋恋不舍的放开了你的唇。

       再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下你的唇,进了浴室。

       你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望着浴室的门。

      过了会,你鼓起勇气打开了门。

        “农农…很难受吧…对不起”

        “没事的啦,你睡吧”

      你没有出去,径直走向了陈立农,握住了他的粗大。

        “我来帮你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