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随便写写

4879浏览    3071参与
滑雪bobo小麻薯

【博君一肖】R

文笔渣/ooc/也不算个已经开起来的车/一堆预警/还没写完/略拖沓


emmmm这次尝试一下写这种

可能有点重口(不是

今晚看太多糖了瘟了 写的有些乱(。


随便康康 吃得开心


我的cp怎么可能只在家doi呢??


但还没写到do起来的!淦!


反正可能会被pb,微博长图链接摆这里,挂了再说:

https://m.weibo.cn/5799681179/4419132352822266

文笔渣/ooc/也不算个已经开起来的车/一堆预警/还没写完/略拖沓


emmmm这次尝试一下写这种

可能有点重口(不是

今晚看太多糖了瘟了 写的有些乱(。



随便康康 吃得开心


我的cp怎么可能只在家doi呢??


但还没写到do起来的!淦!


反正可能会被pb,微博长图链接摆这里,挂了再说:

https://m.weibo.cn/5799681179/4419132352822266

大概是瓶酱油

我确定我活着,可我的灵魂却死了,我的心空荡荡的,伴随着风声发出无力的吱呀声。

我确定我活着,可我的灵魂却死了,我的心空荡荡的,伴随着风声发出无力的吱呀声。

苏辞
我又回来了 底图来自美丽的 @...

我又回来了

底图来自美丽的 @江野. 老师

我又回来了

底图来自美丽的 @江野. 老师

吴起·Alter

既然我的sb舍友给我画了太阳花,那我就写个文还给我的舍友

“只要您下命令,我就会照做”


       一个不用去特异点的上午,某咕哒子从梦中醒来,看了看藏好的本子。嗯,没有被发现。走出房间,迎面撞上了迦尔纳。

      “御主,早上好。”

      “嗯……早上好啊。”仍然处于困倦状态的咕哒子回应,“那个……迦尔纳,你能不能帮我从食堂买个面包什么的……拜托了……哈……”

       不等迦尔纳答应,昨晚通宵看本子的咕哒子打了个哈...

“只要您下命令,我就会照做”


       一个不用去特异点的上午,某咕哒子从梦中醒来,看了看藏好的本子。嗯,没有被发现。走出房间,迎面撞上了迦尔纳。

      “御主,早上好。”

      “嗯……早上好啊。”仍然处于困倦状态的咕哒子回应,“那个……迦尔纳,你能不能帮我从食堂买个面包什么的……拜托了……哈……”

       不等迦尔纳答应,昨晚通宵看本子的咕哒子打了个哈欠又缩回了房间。昨天的本子还没有看完呢……

       过了不久,迦尔纳拿着热腾腾地早餐回到了咕哒子的房间门前。

       “叩叩叩……”

       “嗯?是迦尔纳吗?进来吧。”

       咕哒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起了本子,一副无害的样子,坐在床上。

       “御主,您的早餐。”

       “啊,谢谢啦!”向迦尔纳道完谢后,咕哒子似乎有了什么鬼点子,邪恶地笑着,看着迦尔纳,“那个啊,还有件事要你帮忙呢~”

       “御主,懒惰也要有个限度。”迦尔纳无奈地说,并没有发现咕哒子身上散发出的阴谋的味道。

       咕哒子的笑容愈加邪恶,已经有了变成二头身的趋势,她说:“诶呀,我知道的啦,但是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哦~”

       看到眼前的咕哒子画风已经变成了二头身,迦尔纳终于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太对劲,脑海里突然闪过库·丘林曾经参加圣杯战争时发生的事。他问:“什么事?”

       “诶呀~也没什么啦~反正你不会被我命令去自杀的啦~”变成二头身后,咕哒子的笑容看起来更加邪恶。

       正当迦尔纳松了口气的时候,咕哒子又开口了:“也不过是让你和阿周那……”

       “御主……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迦尔纳貌似领悟到了这半句话的意思。

       “嘿嘿嘿……”咕哒子举起有令咒的那只手,下达了一个命令。

       然后,阿周那的房间里……

       “喂!迦尔纳你发什么疯,放开我!”

       “对不起,这是御主下的命令。”

       “啊?!你什么意思?想决斗吗?”

       “你打不过我。”

       “诶!喂!别再……唔……”

       过了一会后,又发出了一声怒吼……

       “御主你能不能不要乱用令咒!!!”

       此时趴在门口的二头身咕哒子正看的津津有味……

       “嘿嘿……令咒嘛……每天回复一划不用担心的啦……”

————————————————————————

@零玖san值掉光 我的傻子舍友


g.host

【一受封疆】无名,脑洞

Ⅰ避雷,本文韩朗对华容有感情,人物略有变化,然后会有些许私设,为了剧情,结局未定。


【第六年】

   初春。

   雪刚刚化开,空气中还残留着些许寒气,红楼阁宇,碧瓦朱甍,殿堂楼阁,全部被白雾包裹着。瓦下的宫人趁着四下无人,暗戳戳的跺脚哈气。   小李子裹紧了衣裳,前方突然传来沉闷的脚步声。只见一传讯宫人踏过霜雪初融的石板路,急急忙忙的向远处宫殿赶去。

   小李子吓了一跳,往墙边靠了靠。侧身时瞅见了一个红铜的四方盒子。

  ‘这红铜的盒子倒是别致’他如此想着。

   传讯宫人揣着沉重的盒...

Ⅰ避雷,本文韩朗对华容有感情,人物略有变化,然后会有些许私设,为了剧情,结局未定。



【第六年】

   初春。

   雪刚刚化开,空气中还残留着些许寒气,红楼阁宇,碧瓦朱甍,殿堂楼阁,全部被白雾包裹着。瓦下的宫人趁着四下无人,暗戳戳的跺脚哈气。   小李子裹紧了衣裳,前方突然传来沉闷的脚步声。只见一传讯宫人踏过霜雪初融的石板路,急急忙忙的向远处宫殿赶去。

   小李子吓了一跳,往墙边靠了靠。侧身时瞅见了一个红铜的四方盒子。

  ‘这红铜的盒子倒是别致’他如此想着。

   传讯宫人揣着沉重的盒子,入了宫殿。

   韩朗正批着奏折。

   宫人跪地,韩朗旁边的总管上前接了盒子,禀退了众人,把盒子放下后也退下了。

   韩朗静静的把奏折批完。他站起身,把奏折摞了起来,复而又坐下,搁好了笔墨,才缓缓前倾身子,把那铜盒拿起。

   男人打开盒子,没有什么珠光璀璨,也没有什么五毒密器,更没有什么加急书信,也没用什么绝世神丹。

   只有一个小纸包。

   韩朗怔怔的望了半响。

   这东西他求了六年,下属东奔西跑,他夜夜研究。本不信神佛鬼怪的韩太傅,却日日扑在了民间的神鬼传说。

   到底求到了。

   死而复生。

   他清楚的知道里面装了什么,粉末。

   药粉末。

   这是给华容的。

   死去多时的华容的。

   早已了无声息的华总攻的。

   其实他也算走了大运。那高人不求什么,也就求天下安稳,求个深山之静。

   轻易又不轻易的得到手了。

   华容可以醒过来了。

   韩朗闭了闭眸,按着眉心不发一语。

   没事,就算他醒来也不会有半分记忆。

   韩朗抓起了纸包。

   他回了寝宫,打开暗道走到底,寒气扑面,冰里放着华容的尸体。

   男人没有任何表情,粉碎冰棺,乘着尸体还冰冷直接把药末渡进了华容口中。

   这是最后一次了。

   韩朗心想。

   最后一次触碰,最后一次凝视,最后一次的描摹。

   深深的刻入心里。

   他当了一个背信者。

   他最终没有按照华容的遗言走。

   那又如何。

   反正地狱是早晚的,那还不如放肆。

   这才是他韩太傅,这才是他韩朗。

   这才是在烛火剪影下曾经那个意气风发令人生畏的他。

   只是终究回不去了。

   天真,乖张。纯洁,怪化。

   都是腐朽的无法再放映的倒带了。

   华容啊。

   韩朗呢喃着。

   这回真的是再也不见了呢。


  韩朗轻轻的把华容放躺在地上。

   他静静的看着华容,把他的每一寸容颜的刻入心间,牢牢的攥着,放入灵魂深处,直至融入骨髓,随着每一寸肌肤,血液游走,来回翻腾。

   直到一体的习惯。

“皇上,”韩朗听见外面传来的沙哑声音,“林将军到了。”

   韩朗伫立着窒息了半响。

“让他进来。”

   脚步声渐近,从迈步的缓速可以瞧见岁月的冲蚀。

   韩朗以不是那个韩朗,林落音亦是。

   韩朗知道他在警惕自己,“林将军放心进来吧,”男人声音里带了些许嘲讽,“你过来的路上不少人都瞧见了,怕什么,难不成在这宰了你?”

“.....”林落音没有发话,加快脚步。然而在整个密室呈现在他眼前的那一随间,声音静止。

   林落音怔愣了半响回不过神来。

   烛火,石墙。

   粉碎的冰渣,当今的圣上。

   还有一个华容。

   林落音不知应该做何反应了。

“你怕是疯了。”林落音冷冷到,“你就为了让我看华容的尸身?”男人语气中渐染愠怒。

   韩朗抱着华容,背着林落音缓道:“不是尸身。”

   林落音眼角抽搐:“我看你是疯的不知今夕何夕了。”

   放下手中逐渐回温的身体,韩朗转身回头:“我没疯。”

“我看你...”

“让我说完,”韩朗打断林落音,“我当年没有把华容下葬,保存在冰棺里。”

   林落音望了眼地上的冰渣。

   韩朗瞟了眼林落音继续道:“这几年我一直在求寻重生的药方,”林落音张了张嘴,复又闭上,这回韩朗没有管,半分停息没有,“我在西北的一座山寻到了高人,求了一副药...末,”林落音刚想问是否可靠,就被韩朗一口打断,“你也不用问什么可不可靠,有没有用,反正华容会醒来,也不会有记忆。”

“我把他交给你了。”

“!”林落音不可置信的望了眼韩朗,随后又冷静下来,低头思考半响。

“好。”

   男人的声音在这件小小的密室响起,仿佛在瞬间割断了什么与什么的联系,却又搭建起了另一份郑重的承诺。

   韩朗转头又凝视了华容许久,不发一言。

“别让他知道。”

“嗯。”

“林将军,”韩朗陡然换了称呼,林落音抬头,却忽然发觉面前的男人仿佛缺失了什么,“照顾好他。”

   林落音点头。

   尽管还是不可置信,不论是华容复活还是韩朗的放手和托付,都令林落音是如此的猝不及防。

“他永远都不可能记起来的。”

   林落音听见男人的话语。

“那人说了的,绝对不可能。”

   林落音看着他的背影,华服上的金线璀璨,却沉闷。

   他好像突然知道韩朗缺失什么了。

   他此生,

  唯一的‘命’。


Jim Mckenzie

小小情感美句

1.人之所以感到痛苦,是因为追求错误的东西。

2.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3.自由比权利更重要,知识比金钱更永恒,执着比聪明更难得。

4.当看不到生活中的希望时,请别灰心丧气,坚持心中的信仰,相信黑夜过后必有光芒。

5.人生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我跟随着我的步伐,向更美好的明天出发。

1.人之所以感到痛苦,是因为追求错误的东西。

2.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3.自由比权利更重要,知识比金钱更永恒,执着比聪明更难得。

4.当看不到生活中的希望时,请别灰心丧气,坚持心中的信仰,相信黑夜过后必有光芒。

5.人生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我跟随着我的步伐,向更美好的明天出发。


吴起·Alter

梦·香


       有这么一家店,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究竟是什么时候存在的?大概店主也不记得了,它随着朝代的更替时代的变革出现和消失。但,从来不会有人发现店主从来没有换过人,也不会有人发现它竟然从古代一直开到了现代。


      这店卖的是香,古代的有钱人家常常买这些香来安神、提神……只不过令这家店与众不同的还是卖“梦”。梦中可以满足任何人的任何愿望,按照梦的性质收的费用也不一样。自从黄粱一梦的故事很多人都听过,这店的店名就出自这里——“黄粱”。


  ...


       有这么一家店,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究竟是什么时候存在的?大概店主也不记得了,它随着朝代的更替时代的变革出现和消失。但,从来不会有人发现店主从来没有换过人,也不会有人发现它竟然从古代一直开到了现代。


      这店卖的是香,古代的有钱人家常常买这些香来安神、提神……只不过令这家店与众不同的还是卖“梦”。梦中可以满足任何人的任何愿望,按照梦的性质收的费用也不一样。自从黄粱一梦的故事很多人都听过,这店的店名就出自这里——“黄粱”。


       店主是个妖精。如果知道了这家店的玄机,很多人会这么想,店主也确实是个妖精。一只白狐,修炼成人后偶然间,习得幻术,不知何故,在人间做起了生意。店铺的后院种着一颗白梅,花朵和店主原身上的皮毛一样白,没事的时候,店主就一个人坐在后院呆呆地望着白梅。不论是花季还是花朵凋零留下枯枝,亦或是仅有绿叶点缀,他就这么看着。似乎是在思念故人,抑或是在思索今日的琐事……


       店里只有店主一人,然而平日里清闲得很,毕竟香料也不是那种天天都要买的,所以店主在后院的时间多些。为了不错过生意,他在门上系了一个铃铛,没当铃铛想起,他就回过神来,起身走到店内。


       “叮当叮当……”


       铃铛响了,店主来到店内,今天又会听到怎样的故事?


吴起·Alter

梦·香

二、近代

       这件事就记得比较清楚了,大约是在民国那几年,那个时候时候我的人形是短发,比满清那个时候好多了,虽然那时候我并没有开店。

       那个时候我是真的只能叹息,明明是听了这么多遗憾的故事,但我还是忘不了那个人。人类啊,总是为情所困,不是爱情就是友情,还有亲情。

       那一天,一个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身着新制中山装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买了一盒香,犹豫地看了我几眼,然后就离开了。我很好...

二、近代

       这件事就记得比较清楚了,大约是在民国那几年,那个时候时候我的人形是短发,比满清那个时候好多了,虽然那时候我并没有开店。

       那个时候我是真的只能叹息,明明是听了这么多遗憾的故事,但我还是忘不了那个人。人类啊,总是为情所困,不是爱情就是友情,还有亲情。

       那一天,一个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身着新制中山装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买了一盒香,犹豫地看了我几眼,然后就离开了。我很好奇,他是不是有事找我,但我也没有追上去问,有故事的人不讲,那就不去问。

       那个时候城里有个戏班子很出名,具体名字我倒是忘了,只记得有一个戏子挺出名的,叫凤翎。这个戏子是个男儿身却唱的是旦角,扮起女人来比女人还妩媚。每次有他的演出,戏院里总是能坐的满满当当,想要买票还得预定,那些军官也尝尝去看他的戏。凤翎很喜欢我店里的香,每次有他演出,我这里都会有很多人来买香拿去送给他,偶尔他也会来我店里看看。

       也许戏子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个贬义词,但是用在他身上就不一样了。戏子戏子,戏的孩子,天生就是为了戏而生的人。

       不久前,报纸上刊登了他的消息,说他自杀了。少了这么个老客户,我的店里冷清了不少,我也挺替他感到惋惜的。

       过了几天,那个来买香的人又来了。

       “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我问。

       “老板,我听说你这里除了卖香,还……”他突然停下来,支支吾吾半天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笑着问:“还干什么?这不就是个卖香的店吗?”

       “卖……‘梦’……”他似乎有些不确定地说。

       “哦?”我顿了顿,继续说,“先生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消息,卖‘梦’这种事情如此荒唐,我这小店怎么可能会卖呢?”

       来人有些窘迫,但仍然没有放弃,说:“我听别的车夫说的。我的好友前段时间离世了……”

      “很抱歉听到了这么悲伤的消息,所以……是由于朋友离世才想来买一场梦再与老友叙旧?”我问。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我说了一遍。

       听完这件事,我才明白,眼前的人是凤翎的发小。

      “毕竟这凤翎也是我的一个老顾客,既然你是他从年幼时就结交的好友,那我就帮你吧。到楼上去随便找个房间休息一下,我调完香就上去。进房间后把房间的门牌翻一翻。这场梦的价格你自己定就好了。”

      如果我一早就知道事情的前因,也许事情就不会这么糟了。不过我知道了也不能做什么,毕竟妖族还是不要太过插手人间的事比较好,我在人间卖“梦”已经是属于快要越界的范畴了。

       我上楼的时候,他已经在房里睡着了。我先前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睛下面有一片阴暗,想必他因为这件事已经很久没有能好好休息了。我尽量不发出声音,打开香炉,点燃这一场有关友谊的梦。

       希望他能够从中得到一些慰藉吧。

       此时正值梅花花季,院里的白梅开的正灿烂。清冷的梅香充斥着整个院子,连同店铺里面都被这香气浸泡了。我折下一枝,修剪好后放进一个白瓷瓶里。折下的花开不了多久,但我仍是喜欢折一枝留在店里。

       香大概快要燃尽了吧,该上楼去收拾收拾了。

       打开窗户,散去房内梦的残余,让梅香洗净里面的遗憾。

黎越

顿悟

天色渐渐暗了

流下愈深的不清楚

我仍然怀揣着犹疑的孤独

寻找黄昏究竟是日和夜

谁的错误


似乎心上坠了一只鹿

和它来来回回的脚步

原来恐惧漫过在乎

会让人

太早期待结束


不过初秋

叶还没有凉下来

蝉声没有如期而至的消无

依然闹着心门脆处

我又怎能哭


天色渐渐暗了

流下愈深的不清楚

我仍然怀揣着犹疑的孤独

寻找黄昏究竟是日和夜

谁的错误


似乎心上坠了一只鹿

和它来来回回的脚步

原来恐惧漫过在乎

会让人

太早期待结束


不过初秋

叶还没有凉下来

蝉声没有如期而至的消无

依然闹着心门脆处

我又怎能哭


冰激凌寿司

婚礼的祝福

乱写的,什么都不上升。


“我的请帖是你的喜帖”


“来...来参加我的婚礼吗?请帖我已经寄出去了。”

“当然了,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傻小子到底祸害了谁?”

气氛忽然就缓和了许多。

“哥...你说什么呢!”故作娇嗔的语气已经好久没用过了,只有对着这个人的时候是这样的吧。

“几年不见龙哥变得这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开玩笑了。”

“嗯...几年不见了。”想去看看他。

 

 

 

婚礼宴会美好而盛大。

一个人的人生中总要有这么一次吧,无论是跟谁。

作为男方的朋友,著名演员朱一龙坐在舞台下的中央位置,显得隆重而特殊。...



乱写的,什么都不上升。






“我的请帖是你的喜帖”





“来...来参加我的婚礼吗?请帖我已经寄出去了。”

“当然了,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傻小子到底祸害了谁?”

气氛忽然就缓和了许多。

“哥...你说什么呢!”故作娇嗔的语气已经好久没用过了,只有对着这个人的时候是这样的吧。

“几年不见龙哥变得这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开玩笑了。”

“嗯...几年不见了。”想去看看他。

 

 

 

婚礼宴会美好而盛大。

一个人的人生中总要有这么一次吧,无论是跟谁。

作为男方的朋友,著名演员朱一龙坐在舞台下的中央位置,显得隆重而特殊。

然而主桌气氛却有点压抑:所有人都知道他俩的关系,不过只是曾经沧海。

说好来看他的眼神却躲躲闪闪,因为避不开另一个不能忽略的身影,在旁人的眼光中是有点难堪了。

可是他要我来。

 

 

 

 

敬酒环节是必不可少的婚礼流程之一,躲不过也要扛住,至少为了那个已为人夫的“男孩”。

西装革履的朱一龙依旧好看到耀眼。

“哥...龙哥...谢谢你来。”亲密的语气和称呼已经不可以再用了,白宇收敛起来,举起酒杯。

朱一龙却半晌没有动静,静静地站起身来漂亮的眼睛不知看向何处。

当尴尬的氛围再次蔓延上来的时候,他换上了一副笑脸举起手中的酒杯,没有人知道那几分钟他在想什么。

“希望你幸福,老...小...老...”话还没说完朱一龙就被自己逗的笑了起来,前仰后合。

“哈哈哈哈,龙哥你怎么还这样啊,你这得改改了啊。”

同桌的人不知为什么,都像是松了口气。

“白宇,希望你快乐。”说完之后一杯白酒一饮而尽,白宇甚至还没来得及让他以茶代酒。

 

 

 

 

悄悄红起来的脸和脖子掩盖了同样红了的眼。

 

 

 

 

如此残忍的游戏我单方面宣布你赢了。


End. 



bgm如题。

g.host

【一受封疆】无名,脑洞

Ⅰ避雷,本文韩朗对华容有感情,华容复活失忆,林落音略有改变,结局未定。


【第三年】

  世人皆知当今天子有一残疾--他一只手没了小指。

  众说纷纭。

  有说皇上小时遇刺断了的。

  有说是天生便没长齐的。

  有说是小指受伤被迫截肢的。

  更有甚者说是发疯砍掉的。

  当然还有一种更不靠谱的--为了祭奠一人的。

  到底真相如何,没人知道。

  但在某日晚,韩朗的寝宫迎来了一位特殊人--林落音。

  在华容死后,韩朗便将林落音派去边疆驻守。可林落音万万没想到韩朗如今已成这副模样--脸色苍白,双郏微凹,削...

Ⅰ避雷,本文韩朗对华容有感情,华容复活失忆,林落音略有改变,结局未定。




【第三年】

  世人皆知当今天子有一残疾--他一只手没了小指。

  众说纷纭。

  有说皇上小时遇刺断了的。

  有说是天生便没长齐的。

  有说是小指受伤被迫截肢的。

  更有甚者说是发疯砍掉的。

  当然还有一种更不靠谱的--为了祭奠一人的。

  到底真相如何,没人知道。

  但在某日晚,韩朗的寝宫迎来了一位特殊人--林落音。

  在华容死后,韩朗便将林落音派去边疆驻守。可林落音万万没想到韩朗如今已成这副模样--脸色苍白,双郏微凹,削翘的下巴紧绷着,唇上还有几道裂口,也不知是不是干出来的。

  韩太傅可不是这么狠心自己的人。

  林落音心里一阵翻江倒海,本是质问的语气半响也吐不出来,最终只憋出一句“韩朗,你这样还有什么意义。”

  没人回话,林落音也没有指望他会有什么回答,两个男人在大厅里互相注视着,默然着,一个高高在上,一个昂首仰望。

  可殊不知,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已弯了腰,可那个抬头的人已经走了出来,开始了新的生活。

林落音走了,禀告完公事便也没有了理由留下去,跟何况他也不想在看见韩朗丝毫。

  韩朗就这样想着,注视着,端坐着,思恋着,痛苦着。

  --孤独着。

  第三年了,韩朗喃喃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去寻你。


【第四年】

  华容的墓前来了位熟人.

  韩朗提着酒,坐下,整个人晃晃悠悠的,一见便是喝了酒的样子.

  “华容,”男人眼睛微湿,也不知是酒的缘故还是人,“当年,我们也是在秋天遇见的.”

韩朗举起酒坛,猛地就是一口.“那年也是秋天,”男人又重复了一遍,手指敷上坛口,“就在望江楼,我们还对了对联.”

男人不知想到了什么,痴痴的笑了起来,又灌一口.

  “不过那酒没你酿的好喝,”男人眉目低顺,“无可言,好名字。”

  韩朗敲了敲手中的酒坛,“不过我酿不出来你的味道,同样是烈酒青梅加干兰花,味道就是不对.”

  韩朗说着说着,没忍住,又笑了.“不愧是华总受,不仅要一受封疆,酒也要独酿.”

  “华容,你是故意的,”男人仰头望天,“我记得,当年是康佑五年。现在都第几年了,怎么....”

男人默了声,喝完酒便起身离去.

没人回答,没人说话,墓前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只有风的叹息

  “怎么还未忘记你.”


【第五年】

  又是深秋,又是一人漫步街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已然迷上了这种感觉--虚无,缥缈,没有目的,满满无期。

  其实之前的毒多少对他的身体有所影响--尽管解了--但毕竟深埋在身体里多年,早就快掏空了他所剩无几的精力,再加上之后的种种和朝堂的莫测,韩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几年活头了。

  反正他自己也从没珍惜过。

  男人静静的走着--其实是件好事不是?可以,去见华容了。

  不,不好。

  男人踌躇着,如果自己早早的去找了他,他怕是不会开心,不是决定了吗,要顺着他的,不然...就没人了。


  回了宫,韩朗直接去了议殿【瞎扯名字】,望着桌上成山的奏折,韩朗不禁揉了揉眉心,头一次,韩朗看也没看一眼,就胡乱的批了,也不管第二天会带来什么反响--那群老狐狸天天窥着这位上头的人,风吹草动都不放过,只怕今天不好好批奏折,明天就开始胡乱猜测。但韩朗也不想管了,也是偶尔的一次放肆。

  韩朗轻吐一口气,直接回寝宫宽衣睡觉去了。


  但韩朗死都没想到,只是小小的放松会演变成现在的局面--他被揍了。

  他们亲爱的林落音林将军二话不说的就把他给揍了。

  还揍的异常潇洒。

  那身姿,那劲道。

  如果不是揍的自己韩朗都想为他鼓掌。

  最可耻的是,

  这位帅气潇洒的林将军还是在大堂是揍的。

  就算是退了朝,也有不少人看见了。

  韩朗觉得自己的脸都被林落音摔在地上踩。

  最主要的是,

  他还不能反驳分毫。

  这位英猛的林将军讲的有理有据。

  不过说起来,这倒是韩朗头一次瞧见这呆子这么能说会道。

  看来为了打自己一拳还真是拼了,韩朗心想着, 说辞不知是写好多久了,敬称一个没那。                  

  ‘我们的林将军可真是勇猛’大臣们都这么说。


g.host

【一受封疆】无名,脑洞

(纯粹因为结局太难受了弄的续写,作者杂食)

结局还未想好。
Ⅰ避雷,本文韩朗对华容有感情,华容复活失忆,林落音有改变,结局未定。

【第一年】

  一年了,

  韩朗从来没有如此具体的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他一个人便装漫步在街头,没有带那些烦人的宫人,独自欢愉。

  男人眯了眯眼,抬头望向阳光,‘真刺眼啊’韩朗如是的想着。微微颔首,轻合双眼,准备继续迈步向前,脑海里却突然荡出了一个翠绿的身影,“韩太傅真是好兴致啊。”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韩朗的心蓦然一疼,一阵撕拉般的绞痛。

  别想了,韩朗对自己说,好歹如今也是一国之君了,还沉溺在这里,太不像...

(纯粹因为结局太难受了弄的续写,作者杂食)

结局还未想好。
Ⅰ避雷,本文韩朗对华容有感情,华容复活失忆,林落音有改变,结局未定。

【第一年】

  一年了,

  韩朗从来没有如此具体的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他一个人便装漫步在街头,没有带那些烦人的宫人,独自欢愉。

  男人眯了眯眼,抬头望向阳光,‘真刺眼啊’韩朗如是的想着。微微颔首,轻合双眼,准备继续迈步向前,脑海里却突然荡出了一个翠绿的身影,“韩太傅真是好兴致啊。”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韩朗的心蓦然一疼,一阵撕拉般的绞痛。

  别想了,韩朗对自己说,好歹如今也是一国之君了,还沉溺在这里,太不像话了。

  真是太不像话了。

  一国之君,呵!一国之君。

  男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心上的疼痛又加了剧。如果...

韩朗低眉想到,

  如果...如果当年他没有成为一国之君,如果当年还有其他的英雄豪杰,如果当年还有其他人能担起这一个天下!会不会!会不会!

  会不会华容他就不会...!

  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韩朗大口的吸了几口气。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韩朗第一次才发现华容对他那巨大的影响力,才只一年啊,就成了这副样子,太狼狈了,韩鄢知道恐怖会笑死自己吧。

  男人难受的弯了腰,完全忽略了路人的询问。

  华容...韩朗在心中喃喃到,万寿无疆,无边孤独,华容,你当真好狠啊,才单单一年,就把我变成这副模样了吗?!

  男人眼眶湿润,整个人都疼得颤抖。

  --华容!华容!!

  缓了一会,男人才支起身来。正了正衣领,迈步向前,余光却睹见一副熟悉的牌匾--“望江楼”

  那是,

  韩朗和华容初次相见的地方。

一朵翻不了身的花

班级日常甜甜小短篇

★班上的两个同学,觉得一点点配,就写写,不是真的。应该有人也认识他们两个,比如柊童鞋,我的十年老友。他俩也是认识,挺熟的,大概认识了四年,好基友,皮卡皮卡的✨。

花花班上有两个男生,暂且用小X和小Z代替名字吧。他俩原来是两个班的,一个1班,一个2班,然后被分到了一个班。
      小X是超爱哭,一动不动就生气,像个小公主一样;小Z虽然体育挺好,但是只要是和小X一起跑800,就总要歇一歇,装着非常累的样子,然后等小X,最后一起跑。花花其实体育也不错,也有的时候会跑慢一点,等一下朋友,很理解小Z,但是看多了,就可以发现他俩周围飘着一层粉红气泡。...

★班上的两个同学,觉得一点点配,就写写,不是真的。应该有人也认识他们两个,比如柊童鞋,我的十年老友。他俩也是认识,挺熟的,大概认识了四年,好基友,皮卡皮卡的✨。

花花班上有两个男生,暂且用小X和小Z代替名字吧。他俩原来是两个班的,一个1班,一个2班,然后被分到了一个班。
      小X是超爱哭,一动不动就生气,像个小公主一样;小Z虽然体育挺好,但是只要是和小X一起跑800,就总要歇一歇,装着非常累的样子,然后等小X,最后一起跑。花花其实体育也不错,也有的时候会跑慢一点,等一下朋友,很理解小Z,但是看多了,就可以发现他俩周围飘着一层粉红气泡。

        花花班上人数也不多,总共20多个人,于是每个人都没有同桌,自己一个人一张桌子,和旁边的人离着半米。两个男生中间有一个女生。于是小X和小Z中间隔了一个小S(女)。小S她是我十年同学兼好友,她也被我感化了,时不时助攻一下。于是小Z就天天撩拨小X,小X其实也不咋想理小Z,于是两个人几乎天天吵架。男生的友谊也是很奇妙,吵完过一节课就和好了,然后小X就主动找上小Z,摸摸头,安慰一下。

        我们上有些课是没有凳子,席地而坐。小Z和小X由于身高,并肩坐(说起来小X比小Z高一丢丢,我比小Z还矮一丢丢)。小Z就把头靠在小X身上,一开始小X不同意,但是老师很凶,所以小X又不敢提出异议,直到下课出了门才敢骂小Z,但是小Z从不反抗,然后第二次又靠上了。久而久之,小Z每一次都靠小X,小X也习惯了。

        我们学习急救,小Z突发兴起,来人工呼吸,然后就看到小X那眼神,虽然不在一个组,但是眼睛一直往小Z那边瞟,看到小Z去人工呼吸了,那眼神好像要杀了道具。(道具:喵喵喵?)

        小Z非常话痨,再加上八婆,和女生混的不错。小X每一次都是阴森森的把小Z拖过来,然后吵架。

       小X爱哭,平时我们叫他X妹妹,但是小X从来没有在小Z面前哭过,还曾经公主抱过小Z。小Z比花花摔的次数还要多,小X就骂骂咧咧的骂小Z不爱惜自己之类的,反正十分老妈子。

        花花以前和小X一个班,和小Z一个课外班,现在也是和他俩同班很久以前其实就觉得他俩配了,现在也是一脸姨母笑,花式摸小X的头(别的不多说,小X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摸头不跳的男生),教导一下小X,十分和谐啊。

        哦,对了,他们两个呢,虽然感觉X某很受。但是呢~~真正认识的他们俩的,都知道,小Z有可能才是受哦~~

无名小船
在纸上画一个圆形,这就是整个...

在纸上画一个圆形,这就是整个世界的各种知识领域。在圆上找一个点,这就是你所涉猎的领域。你再如何努力研究,也只能取得一个小小的尖。

一点都没错。这现实是如此残酷,但这正激励我们努力去不断探索,无论是知识的广度还是深度。

在纸上画一个圆形,这就是整个世界的各种知识领域。在圆上找一个点,这就是你所涉猎的领域。你再如何努力研究,也只能取得一个小小的尖。

一点都没错。这现实是如此残酷,但这正激励我们努力去不断探索,无论是知识的广度还是深度。

滑雪bobo小麻薯

【博君一肖】R

文笔渣/ooc/一发完


补档重发


浴室 嗯 轻度那啥


ggdd怎么可能只在🛏️上doi呢?


话不多说 do起来 补了个微博长图 国际版发的图有小伙伴说看不到

https://m.weibo.cn/5799681179/4418527727451604

文笔渣/ooc/一发完


补档重发


浴室 嗯 轻度那啥


ggdd怎么可能只在🛏️上doi呢?


话不多说 do起来 补了个微博长图 国际版发的图有小伙伴说看不到

https://m.weibo.cn/5799681179/4418527727451604

某非洲锋男

中秋节过了不到一周。


这几天的月亮特别亮。


站在月球上的时候,它是一片暗沉的大地,遍地是细细的泥灰。而站在那么远又那么近的地球上,它没有一个指甲盖大,但夜空都因它明朗。



这几天星星也特别多。想想,这么小的一个光点,可能涵盖了一整个星系。


从地平线到头顶的天色是越来越暗的。城市里的灯光太亮了,照得靠近地平线的天空都是暗红色的,一整夜都像黎明。



这几天晚上的云松松散散的。


天上有两种云,一种是棉花一般厚重的,另一种像丝绸一般,浅浅一片搭在天边。夜空中现在飘着很多大大小小的丝绸,都给月亮让了位置。



这几天的夜风凉丝丝的,似乎什么都...








中秋节过了不到一周。


这几天的月亮特别亮。


站在月球上的时候,它是一片暗沉的大地,遍地是细细的泥灰。而站在那么远又那么近的地球上,它没有一个指甲盖大,但夜空都因它明朗。




这几天星星也特别多。想想,这么小的一个光点,可能涵盖了一整个星系。


从地平线到头顶的天色是越来越暗的。城市里的灯光太亮了,照得靠近地平线的天空都是暗红色的,一整夜都像黎明。




这几天晚上的云松松散散的。


天上有两种云,一种是棉花一般厚重的,另一种像丝绸一般,浅浅一片搭在天边。夜空中现在飘着很多大大小小的丝绸,都给月亮让了位置。




这几天的夜风凉丝丝的,似乎什么都能吹走。




高楼筑起的森林里,放眼望去都是一格格整齐的小方块,零零散散地亮了几个,暖黄色,白色,黯淡的,晃眼的。它们不止照亮了一间屋子。




对面楼的一扇窗反射着路上的车灯,一整条街的亮光都浓缩在那一小块玻璃上,乍看去,以为屋里一棵圣诞树亮着彩灯,时常变个花样。




稍偏僻的地方的路灯是雪白的,从这里望去一小颗一小颗的排过去,它们是挂在树林铺开的夜空中的星。大马路上昏黄的路灯照亮地上的箭头,而这羊肠小道间,指路的星就悬在头顶。




抬头看看吧。让月光坠入你的眼眸。




                                                         2019.9.19

滑雪bobo小麻薯

【战山为王】Venus 5

文笔渣/ooc/这篇可能跑题/新手练车


肖总x洛阳白牡丹啵


可能这篇是结尾了(虽然有点水orz


前文在合集 补了微博长图链接(虽然可能挂了)

我太难了 欢迎大家私聊找我补链接如果又挂的话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可能都会被pb 链接放这里了 随便康康 吃的开心x 被pb我再补档呀


https://m.weibo.cn/5799681179/4418270247479262

文笔渣/ooc/这篇可能跑题/新手练车








肖总x洛阳白牡丹啵





可能这篇是结尾了(虽然有点水orz





前文在合集 补了微博长图链接(虽然可能挂了)

我太难了 欢迎大家私聊找我补链接如果又挂的话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可能都会被pb 链接放这里了 随便康康 吃的开心x 被pb我再补档呀



https://m.weibo.cn/5799681179/4418270247479262

Miss.酸梅汁
唐舞清

随便说说(论我这高二文科生不产粮时在干啥)

  说来惭愧,为了应付学校的作业才翻阅了这本几个月前就买下的《文化苦旅》,苏轼与杭州市我的挚爱,自然是优先阅读的对象,翻阅间便又会想起当时买书是的心境,胸中有意难平,抒于笔端,简述一二。                   ——题记

    杭州我去过两次,一次是在初二升初三的暑假,一次是在初升高的暑假,不过一次是陪家人去的,一次是在杭州参加书迷活动,都未...

  说来惭愧,为了应付学校的作业才翻阅了这本几个月前就买下的《文化苦旅》,苏轼与杭州市我的挚爱,自然是优先阅读的对象,翻阅间便又会想起当时买书是的心境,胸中有意难平,抒于笔端,简述一二。                   ——题记

    杭州我去过两次,一次是在初二升初三的暑假,一次是在初升高的暑假,不过一次是陪家人去的,一次是在杭州参加书迷活动,都未曾静下心来好啊后感受那做城市,倒也惭愧。

    可不得不说,杭州的确有能让人一见钟情的能力。当你立于西湖畔,或是登临孤山,亦是荡漾在西湖醉人的碧波中,出来发出“啊”的惊呼,似乎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并不是脑海中没有什么诗词歌赋能够用来赞美眼前的美景,恰恰是因为太多了,千百年来,无数的文人骚客在此处留下无数精美的诗句供后人吟咏,可正因如此,无数诗词裹挟着惊、喜在脑海中翻滚融合,和成一团,最后什么也倒不出来,结果倒是激动到语无伦次,直至有温热在眼眶中漫延。

    这是杭州,这是临安,是人间天堂,是乾隆七次追寻的那股文人气息,是白娘娘的爱情,是岳飞的精忠报国,是苏轼和白居易所勾勒的水光山色,是中国人的情怀与共鸣,是人与自然最和谐的融合。不言其他,作为一名“汉服娘”,感觉如果无法在西子湖畔留下一次汉服体验,仿佛就人生就缺少了什么。

    随着近几年“国风回潮”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城市和地区意识到人文景观发展对经济的推动作用,但不得不说,有个别地方却弄巧成拙。

    在第二次去杭州之前,我经过了苏州,怀着“朝圣”的心情拜访了寒山寺。“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句诗词从小学开始就在嘴边徘徊。这应该是怎样一副情形?江南水乡,山中小寺,寺园很小,没有什么香客,可能寺门前还有一棵梧桐,秋日落叶,还有沙沙的响,可能还有小沙弥不情愿的拿着比自己还高的大扫帚,在参差斑驳的朱墙前扫着这些金色的蝴蝶······

    可真当我到达的那一刻,那个在我脑海中静静描画了几年的画卷瞬间破灭了。各种打着姑苏、寒山寺旗号的小餐馆吆喝着拉客,拿着喇叭叫唤着十块钱三瓶的哪都一样的“姑苏老酸奶”,售票大厅中的服务员不耐烦的指着支X宝、X信的扫码牌,游客扎堆记载纪念品店里挑着统一从义乌进购的“特产”,导游乐此不疲地介绍着金顶上的金的纯度却把殿顶的制式都介绍错了也浑然不知······“广告”与实物严重不符,硬要我说点好听的话,那就是多了许多“人情味”。

    当然,这样的人情味适不适合出现在这里,我再次就不多做评价了。

    的确,随着国风回潮的浪花一浪高过一浪,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去重拾、回味传统,这是件好事,可无数这样的铜臭味的附庸风雅堆砌下,却使我们所追寻诗与远方离我们越来越远。

    国风回潮,不仅仅只是流于形式,要过心

    国风文化,不是经济的基础,更不是象征金钱的符号,它藏在雨打芭蕉里,藏在东篱奇茸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