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随感

5162浏览    10635参与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

有些事情

有的时候明知道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还是想去做

就像小丑一样

在一个装作看不到你的人前面

努力表演

做自己的事情吧

别再在乎其他了

有些事情

有的时候明知道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还是想去做

就像小丑一样

在一个装作看不到你的人前面

努力表演

做自己的事情吧

别再在乎其他了

回眸,顷刻最唯美的悲の°

蒲公英(小诗)

小时候

我与家人生活在一起

在一片安逸的地

无畏风雨


长大后

我不得不离开去飘荡

想在这大千世界里

找一片属于自己的地方

乘风离开,走走停停

不问归期

小时候

我与家人生活在一起

在一片安逸的地

无畏风雨



长大后

我不得不离开去飘荡

想在这大千世界里

找一片属于自己的地方

乘风离开,走走停停

不问归期

松萩

我看见一朵云

在城市的上方

底下的工厂啊

对她吐出黑烟

弄脏了她

要哭了吧

可她忍住了

飘到了山的上方

我看见一朵云

在城市的上方

底下的工厂啊

对她吐出黑烟

弄脏了她

要哭了吧

可她忍住了

飘到了山的上方

脱节

风筝过去

你的声音不再从指尖酥麻的传过了

正如飞鸟不再掠过灰下的天空

枣红的马在镜面的湖泊上俯首

长睫毛下不再有饮水的欣悦

舔食凝固的天空

云朵有血液的咸涩

水天同是寂静的白

大鹰叼走了断线的风筝

把它当做孩子喂养

死物的心也可以张狂

要搭载天空飞翔

路的足迹布满她的脸庞

躯体提前预知分叉

将灵魂一同涤荡

只有我

依旧为荒谬而悲伤

你的声音不再从指尖酥麻的传过了

正如飞鸟不再掠过灰下的天空

枣红的马在镜面的湖泊上俯首

长睫毛下不再有饮水的欣悦

舔食凝固的天空

云朵有血液的咸涩

水天同是寂静的白

大鹰叼走了断线的风筝

把它当做孩子喂养

死物的心也可以张狂

要搭载天空飞翔

路的足迹布满她的脸庞

躯体提前预知分叉

将灵魂一同涤荡

只有我

依旧为荒谬而悲伤


脱节

山 the mountains

恐龙伺伏着

瘦骨已嶙峋

披上雪色披风

依旧是未被征服的模样

踩着它的毛孔攀登

用绳索拴住它的毛

站在顶端如何

旗帜飘扬又如何

千里外的一朵花眼中

依旧只有雪色游荡

恐龙伺伏着

瘦骨已嶙峋

披上雪色披风

依旧是未被征服的模样

踩着它的毛孔攀登

用绳索拴住它的毛

站在顶端如何

旗帜飘扬又如何

千里外的一朵花眼中

依旧只有雪色游荡


脱节

风筝过去



风筝依旧在天上飘着

在风中游荡

即使很久很久了

久到以为绳索已经枯萎

依旧在扯拽时

感受到脚趾尖细小的疼痛

你听见过吗

山泉叮咚

是我心跳的声音



风筝依旧在天上飘着

在风中游荡

即使很久很久了

久到以为绳索已经枯萎

依旧在扯拽时

感受到脚趾尖细小的疼痛

你听见过吗

山泉叮咚

是我心跳的声音


脱节

风筝过去

她依旧存活在我的心室里

随着呼吸流向五脏四骸

在每一个似曾相识的瞬间

掐拧我的腰际

即使我绝望的知道

那不过是我塑造的错觉

风筝掉落过

但绳索仍拴在脖颈

向谁俯首

献上我的躯体?

她依旧存活在我的心室里

随着呼吸流向五脏四骸

在每一个似曾相识的瞬间

掐拧我的腰际

即使我绝望的知道

那不过是我塑造的错觉

风筝掉落过

但绳索仍拴在脖颈

向谁俯首

献上我的躯体?


重光

原版银英阅读笔记06d——第一卷第四章之四

原版:德间书店文库版;

新版:简体中文,南海出版社。


        这段是杨和统合作战本部部长席特列元帅的对手戏,杨被告知要担任十三舰队司令,并被要求进攻伊谢尔伦要塞。

       杨面对席特列元帅,和面对卡介伦、尤里安有很大不同,态度不卑不亢,同时又很谨慎,在听到那个堪称“匪夷所思”的任务时,杨的第一反应就是没有反应,一番思虑后才开口询问。

        这一段最惊喜的是找到了杨提到的古代兵书对应文字,本来还担心万一不是《孙子兵法》里的,这备选文献可太多了...

原版:德间书店文库版;

新版:简体中文,南海出版社。


        这段是杨和统合作战本部部长席特列元帅的对手戏,杨被告知要担任十三舰队司令,并被要求进攻伊谢尔伦要塞。

       杨面对席特列元帅,和面对卡介伦、尤里安有很大不同,态度不卑不亢,同时又很谨慎,在听到那个堪称“匪夷所思”的任务时,杨的第一反应就是没有反应,一番思虑后才开口询问。

        这一段最惊喜的是找到了杨提到的古代兵书对应文字,本来还担心万一不是《孙子兵法》里的,这备选文献可太多了......没想到用关键词嗖地就出来了~


######


(正式な辞令交付は明日のことになるが、君は今度、少将に昇進することになった。)内定ではなく決定だ。

…………

ところでもうひとつ、これは決定ではなく内定だが、軍の編成に一部変更が加えられる。


新版:……上面已经决定升你为少将,明天就正式下达任职令。

……我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此事还未公布。我要变更军队组织……


注:前后文两句话有呼应。


试译:(正式的任职令明天下达,这次你升为少将了。)这不是内定,是决定。

……还有一件事,这还不是决定是内定,有一部分军队要改编。


######


やたらと恩賞を与えるのは窮迫している証拠だと古代の兵書にあります。敗北から目をそらせる必要があるからだそうです


新版:古代兵书有云,“败战之军,应予嘉勉”。我们这次败得这么惨,不安抚一下民心和士气怎么行?


注:“やたらと恩賞を与えるのは窮迫している証拠だ”这句的字面意思是“胡乱赏赐是窘迫的证明。”说到古代兵书,自然首先是《孙子兵法》了,不过并没有“败战之军,应予嘉勉”这句(这个翻译和原文也不同),而是“数赏者,窘也;数罚者,困也”(大意:一再犒赏,是没有其他办法;一再处罚,是十分窘迫。)“敗北から”这句意译了,原文的语气更加辛辣。


试译:古代兵书有云,“数赏者,窘也”。吃了败仗,就有转移视线的必要了。


######


ヤンは微笑したが、愉快そうには見えなかった。


新版:杨微笑着,心里却不怎么高兴。


注:杨不只是心里不高兴,而是摆出微笑的模样但面上就很冷…


试译:杨虽然微笑着,却看不出高兴的样子。


######


たてまえとしてはそうだろう。しかしトリューニヒトの私人としての側面が憂国騎士団の出動をうながしたものと見える。


新版:这就是所谓的原则吧。但特留尼西特不也曾私下唆使忧国骑士团来骚扰他吗?


注:这是说特表面一套背后一套。“たてまえ”,原则、大道理,和“私人”相对。


试译:原则上是这样。不过特留尼西特作为私人的一面,则表现为唆使忧国骑士团出动。


######


間をおいて、ヤンは確認するようにゆっくりと口を開いた。


新版:过了一会儿,杨似乎才回过神来,他慢吞吞地开口问


注:并没有和“似乎才回过神”对应的内容。杨应该是在评估整个局势,所以后文连最晚什么时候出征都算到了。


试译:过了一会儿,杨用确认的口吻慢慢地说


######


「可能だとお考えですか?」

「君にできなければ、他の誰にも不可能だろうと考えておるよ」 


新版:“您觉得这可能吗?”

“如果是别人,我不敢抱有希望,但换作是你,我绝对有信心!”


注:按字面意思再翻译一下。


试译:“您觉得这可能吗?”

“如果连你也做不到的话,别的什么人就都不可能做到了吧。”



君にならできる......古い伝統を持つ殺し文句だな、とヤンは考えた。この甘いささやきにプライドをくすぐられて不可能事に挑み、身を誤った人々の何と多いことか。そして甘言を弄した側が責任をとることは決してないのだ。 


新版:“换作是你,我绝对有信心”,杨认为部长根本是在拿话激他。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人为了这诱人的名誉舍身去做不可能之事,在一旁吹捧怂恿的人却完全不用负责任。


注:“くすぐられる” 是くすぐる的变型,本意是胳肢(在别人身上抓挠,使发痒),引申为挑逗、逗弄。


试译:是你的话就能做到……杨觉得这真是传承悠久的迷魂汤。被这句甜蜜的细语逗弄自尊心、去挑战不可能之事,不知有多少人因此自误。而一旁玩弄花言巧语的人绝对不会承担责任。





P.S.有个别日文汉字字形有少许出入,比如:将(右上不是“夕”是“爪”、誤(左边是“吳”)。

韩恋晨

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

眼看,看不饱。

耳听,听不足。

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

眼看,看不饱。

耳听,听不足。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

今天说

“等我长大了,我要养这个”

的时候

突然就有点伤感

我是不是

已经长大了

今天说

“等我长大了,我要养这个”

的时候

突然就有点伤感

我是不是

已经长大了

脱节

风筝过去

你知道

风筝

也会东张西望吗


它看见了一只鸟

一只飞着的鸟


风亲吻他白色的黑色的蓝色的羽毛

云朵托住他一摇不摇

它看见他玻璃珠般的眼球

看见他漆黑的喙


疑惑让它越飞越高

伴随

久违的心跳


开始了

你知道

风筝

也会东张西望吗


它看见了一只鸟

一只飞着的鸟


风亲吻他白色的黑色的蓝色的羽毛

云朵托住他一摇不摇

它看见他玻璃珠般的眼球

看见他漆黑的喙


疑惑让它越飞越高

伴随

久违的心跳


开始了


薄荷糖
哈哈,我爱Sony,今天真开心...

哈哈,我爱Sony,今天真开心😊o(≧v≦)o

哈哈,我爱Sony,今天真开心😊o(≧v≦)o

骕缘

名曰,卿

文-骕缘

从无止尽的幻梦之中抽离,

拥着绚丽的云野逐渐老去,

在昏沉中死去,没有声音,

存一笔留恋于天际的言语,

待来世走过漫漫长夜回首,

在那曾经水天相接的地方,

还纠结着一抹前世的身影。

文-骕缘

从无止尽的幻梦之中抽离,

拥着绚丽的云野逐渐老去,

在昏沉中死去,没有声音,

存一笔留恋于天际的言语,

待来世走过漫漫长夜回首,

在那曾经水天相接的地方,

还纠结着一抹前世的身影。

迹

会厌倦熟悉的东西。

会厌倦熟悉的东西。

NyxLector

你是否能看到思想的背面?

很多时候我们看书(我指的是真正的书)更新的不是我们的思想,而仅仅是表达;拓展的不是思维的疆界,而仅仅是拓充了语汇。

轻而又轻的是书本表面的文字,深刻而难以参透、为大部分阅读者所忽视的恰恰是作者真正要表达的氤氲在文字之中只可意会的思想。 ​​​

很多时候我们看书(我指的是真正的书)更新的不是我们的思想,而仅仅是表达;拓展的不是思维的疆界,而仅仅是拓充了语汇。

轻而又轻的是书本表面的文字,深刻而难以参透、为大部分阅读者所忽视的恰恰是作者真正要表达的氤氲在文字之中只可意会的思想。 ​​​


NyxLector

无题

其实拿“你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去开导一个人,倒不如直接告诉TA“相信我,没有人的眼光会停留在你身上”。一个需要战战兢兢考虑他人对自己的看法而不敢果断为自己做出决定的人,又有什么值得别人目光追随的资本呢?要知道,大部分时候你所以为的“他人看法”根本就是自己想象出来笼罩在头上的巨大阴影。这种压力源于你的主观想象,它其实并不存在。世界这么大,地球上人这么多,每个人破事一堆,谁会关注你这个角落做出的决定呢。

其实拿“你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去开导一个人,倒不如直接告诉TA“相信我,没有人的眼光会停留在你身上”。一个需要战战兢兢考虑他人对自己的看法而不敢果断为自己做出决定的人,又有什么值得别人目光追随的资本呢?要知道,大部分时候你所以为的“他人看法”根本就是自己想象出来笼罩在头上的巨大阴影。这种压力源于你的主观想象,它其实并不存在。世界这么大,地球上人这么多,每个人破事一堆,谁会关注你这个角落做出的决定呢。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

真相

只有生病的时候

才觉得自己是个凡人

也会病倒

也会眼前发黑

也会没有力气

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健康

也只有生病的时候

才能感受到

妈妈也没有那么的坚强


只有生病的时候

才觉得自己是个凡人

也会病倒

也会眼前发黑

也会没有力气

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健康

也只有生病的时候

才能感受到

妈妈也没有那么的坚强


NyxLector

“若你喜欢怪物,其实我很美。”

个人觉得到最后女主应该是对傅慎行产生了感情的,同时她也深深爱着梁远泽。对前者,是纠结的、矛盾的、爱恨交杂的,爱上他就等于否定自己一直以来的反抗与挣扎,如同亲手将自己的尊严踏碎在脚下碾压。这种近乎病态的感情让女主发自内心地抗拒,她是骄傲的、坚强的、倔强的,所以她潜意识里无法容忍自己爱上一个欺侮她、虐待她,将她拖入万劫不复罪恶深渊的“渣滓”。人总是极度复杂的,这种不是斯德哥尔摩却令她感到耻辱的感情成为了又一个给她带来痛苦的源头。

而她对丈夫梁远泽的爱,是温煦的、柔软的、忠诚的、不可动摇而圣洁无尘的。

那是黑暗里的唯一希望,是深渊里的一点微光。

“情人如若很好奇

要有被我吓怕的...

“若你喜欢怪物,其实我很美。”

个人觉得到最后女主应该是对傅慎行产生了感情的,同时她也深深爱着梁远泽。对前者,是纠结的、矛盾的、爱恨交杂的,爱上他就等于否定自己一直以来的反抗与挣扎,如同亲手将自己的尊严踏碎在脚下碾压。这种近乎病态的感情让女主发自内心地抗拒,她是骄傲的、坚强的、倔强的,所以她潜意识里无法容忍自己爱上一个欺侮她、虐待她,将她拖入万劫不复罪恶深渊的“渣滓”。人总是极度复杂的,这种不是斯德哥尔摩却令她感到耻辱的感情成为了又一个给她带来痛苦的源头。

而她对丈夫梁远泽的爱,是温煦的、柔软的、忠诚的、不可动摇而圣洁无尘的。

那是黑暗里的唯一希望,是深渊里的一点微光。

“情人如若很好奇

要有被我吓怕的准备

试问谁可 洁白无比”

是她纯粹而无邪的自我,是身心俱疲饱受凌辱而保存的洁净灵魂最后的归宿。

读了傅慎行和阿妍,我才明白,原来有一种爱,叫做彼此折磨生生世世永不放手永不原谅。


骕缘

拯救,承担,前行,平淡,绚烂。

拯救,承担,前行,平淡,绚烂。


何至西洲

我又双假装这是一篇德能

占tag致歉

甚至不用严格来说,这根本不是cp文

但是带点德能元素吧(迫真

我不管了反正就是那么个东西对吧

大家也不会正儿八经跟我计较对吧

反正只要自己开心对吧

私设,十有八九ooc

勤勤恳恳摸鱼,快快乐乐写文

——————————————————————————

太阳还没来得及落下,厚重的云层便披上的绚丽的色彩,那昭告世人的绚烂映照在那人的脸上,却很难说带来了任何美感。

一只蝴蝶,兴许是久未寻到歇息的角落,顾不上临近的蜘蛛网,直直地落在了这块石头上。这石头不似别的那般粗糙,甚至算得上非常光滑。蝴蝶废了些功夫才在棱角上停住,它的影子被落日拉得很长,隐隐盖住了石头上的凹槽。若...

占tag致歉

甚至不用严格来说,这根本不是cp文

但是带点德能元素吧(迫真

我不管了反正就是那么个东西对吧

大家也不会正儿八经跟我计较对吧

反正只要自己开心对吧

私设,十有八九ooc

勤勤恳恳摸鱼,快快乐乐写文

——————————————————————————

太阳还没来得及落下,厚重的云层便披上的绚丽的色彩,那昭告世人的绚烂映照在那人的脸上,却很难说带来了任何美感。

一只蝴蝶,兴许是久未寻到歇息的角落,顾不上临近的蜘蛛网,直直地落在了这块石头上。这石头不似别的那般粗糙,甚至算得上非常光滑。蝴蝶废了些功夫才在棱角上停住,它的影子被落日拉得很长,隐隐盖住了石头上的凹槽。若是有人来看,自然能辨认出这石头上的凹槽是剑痕,而且来自一把很快的剑。当然,蝴蝶是不知道的,它只为了休息一会,好让它继续它不知终点的旅程。

大家都在为不知终点的终点奔波着,蝴蝶休息一会便要继续飘飞,可是有些人歇下了却再也没有站起来。

他们静默地躺在那里,躺在层层泥土覆盖之下,躺在这块石头之下,躺在这不见边际的蓝天之下。他们是不再被人传唱的战士,是终于闭上双眼的父母,是仍存在于世间的一握净土。他们的生前无非便是孩子、丈夫、妻子,他们相同的身份和迥异的背景都无法改变他们长眠于此的命运。历史残酷地将这一切泯灭于尘埃里,直到所有人都把他们忘记。

可是她怎么才能忘记他们?

家族、血脉、本能,所有与之相关的事物都在提醒她这惨烈的事实。覆灭、坍塌、归于尘土,终于,根深于记忆里的庞然大物被连根拔起。于拼杀中滴落的血液倘若也带着生者的意志,于对峙时揭开的伤疤倘若也明白生命的可贵,她便无需站立在这里,站立在这孤零零的石头前。

石头是普通的石头,只是被刻意切割成长方体的形状,如果说那平整的切口不是出自机器的加工,所知甚少的学徒可能会大声叫嚷着不可能吧。石头的正面潦草刻着些什么,但是又被蝴蝶的影子盖住,难以辨认,石头旁粘着一些蜘蛛网,肉眼可见的灰尘正被晚风从石头上吹走,又一点一点被别处的灰尘落满。蝴蝶紧紧抓住石头,才免于被吹落到蛛网之上。它或许带着庆幸,又或许觉得无关紧要,那残破的蛛网显然已没有停留着等待猎物上门的猎手。

她轻轻走上前,伸出手摸了摸石头上的凹痕。她太清楚了,这些凹痕便是她刻上去的,那是一个曾经给她无限荣耀的名字,是她所有过去的总和和所有未来的终点,是她记忆里不断出现的碎片。

她坦然地把这个名字又写了一遍,他们是永远值得尊敬的人,因为他们从未畏惧长眠,从未畏惧无望的未来。这样的死亡是他们身上永不被磨灭的勋章,又有谁有这个资格去为他们缅怀,为他们落泪呢?

只有她,这最后的遗族,散落的最后血脉。

“活下去……”“跑!一直跑!……”“不要相信任何人……”各种各样的声音,熟悉的或是陌生的,在这一刻充斥了她的大脑,那血与泪的灿烂光芒,火与尘的庞大旋涡,从未如此逼近她,却永远无法真正捕获她。

她把眼睛睁开了。

眼前是熟悉的窗台和月色,回过头,也是意料之中的熟睡脸庞。她没有打扰别人的安眠,只是自己默默坐起了身,桌上是吃完了却尚未清洗的碗碟,床的一旁两把归鞘的利剑和几支令人望而生畏的枪械。安静却不会带来压抑感,冷清却有她们彼此无需言谈的温馨。

这便是她现在的生活,是她会努力维持的未来。

想到这里,她微微笑了,躺下身去,轻轻吻了身边人的脸颊。没人看见,月亮也羞涩地躲进了云朵。

太阳彻底下山, 石头上的痕迹从蝴蝶的影子跳到了世界的影子里。

天黑了。

另外一边,是慢慢升起的月色。蝴蝶似乎决定了要继续为未来拼搏,挥舞着翅膀慢慢飞走了。

借着皎洁的月色,那潦草的痕迹终于可以看清了。

“德克萨斯。”

“没落于繁华,崛起于泯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