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随手

2397浏览    7955参与
噗扑普

中秋那天的黄昏¹
就这样随便上传吧hhh

All By iPhone6
难怪苹果拍照那么多人推
确实,挺好用的

中秋那天的黄昏¹
就这样随便上传吧hhh

All By iPhone6
难怪苹果拍照那么多人推
确实,挺好用的

噗扑普

#城中村老街碎片
老街走起来可挺有意思hhh

#城中村老街碎片
老街走起来可挺有意思hhh

噗扑普

#倒闭了的火锅店
不知道什么时候倒的反正今天才发现
平时也没生气到跟倒了差不多

#NOMO使人懒惰
#感谢NOMO哈哈哈

#倒闭了的火锅店
不知道什么时候倒的反正今天才发现
平时也没生气到跟倒了差不多

#NOMO使人懒惰
#感谢NOMO哈哈哈

噗扑普
人为撞色胶带补丁 经过路边闻到...

人为撞色
胶带补丁

经过路边闻到了青草香,是香的hhh

人为撞色
胶带补丁

经过路边闻到了青草香,是香的hhh

鲨鱼辣椒斩蛋
实习太无聊了……但是设计绝对不...

实习太无聊了……但是设计绝对不是随心所欲,所以下次一定要认真!这次就先玩玩好了……peep(偷看)

实习太无聊了……但是设计绝对不是随心所欲,所以下次一定要认真!这次就先玩玩好了……peep(偷看)

doyoudo
“但偶尔,也苦中作乐”

“但偶尔,也苦中作乐”

“但偶尔,也苦中作乐”

析渊💫

随笔2️⃣

杨九郎躺在榻上,那丫鬟正拿着毛巾仔仔细细地给杨九郎额头擦汗。

张云雷哪能受得了,火气噌就冲上来“干嘛呢你。”

这时候他也顾不得端庄了,那叫什么来着…女儿家专有小心眼儿在这男儿身上使了出来。


阿顾见这气氛不对“该死的奴才,这是二爷”。

那小丫鬟虽然没见过张云雷,但也绝对有所耳闻啊,

“回主子,奴婢…奴婢是小怜,是伺候九爷入寝的”


张云雷上下扫了她几眼,又转头看到杨九郎躺着“爷怎么了”

“回主儿,九爷这两日着了风寒,今日难受的厉害,便早早睡下了,我见房里有动静,就看见九爷踢乱了被子,想他大概是太热,这才进来伺候着的。”

丫鬟生怕惹了事,便一五一十仔细的交代了个清楚。

“他生病了为何不告诉我。”

“我…...

杨九郎躺在榻上,那丫鬟正拿着毛巾仔仔细细地给杨九郎额头擦汗。

张云雷哪能受得了,火气噌就冲上来“干嘛呢你。”

这时候他也顾不得端庄了,那叫什么来着…女儿家专有小心眼儿在这男儿身上使了出来。


阿顾见这气氛不对“该死的奴才,这是二爷”。

那小丫鬟虽然没见过张云雷,但也绝对有所耳闻啊,

“回主子,奴婢…奴婢是小怜,是伺候九爷入寝的”


张云雷上下扫了她几眼,又转头看到杨九郎躺着“爷怎么了”

“回主儿,九爷这两日着了风寒,今日难受的厉害,便早早睡下了,我见房里有动静,就看见九爷踢乱了被子,想他大概是太热,这才进来伺候着的。”

丫鬟生怕惹了事,便一五一十仔细的交代了个清楚。

“他生病了为何不告诉我。”

“我…”丫鬟支支吾吾的没说出话儿来,“行了你下去吧,我伺候着就行。”转头又吩咐了阿顾“去请郑伯开个治疗风寒的方子给我送来。”“是,奴才这就去”拽着小怜下去了。


张云雷看着眼前这人,睡着觉眉头还紧紧皱着,上手在他眉间轻轻抚着,杨九郎觉本就轻,大概是这动作也或许是刚才的说话声把他吵醒了,

“嗯…”睁眼看到了张云雷“诶,你怎么来了?”

“哼,你生病了为何不告诉我。”他目前还没功夫理会那小丫鬟是怎么回事儿,一门儿心思担心着他的身体。 “我…”杨九郎没话说。


“整日也不回府,你…你知道…”张云雷害羞了,扭扭捏捏的没把话说完。杨九郎知道他后续要说什么,便逗着他说“我知道什么呀?我什么也不知道哇。”


杨九郎一脸坏笑的看着他,身子也不由自主地让他面前凑。

他想干嘛张云雷也知道,云雷伸出食指抵在他的额头,让他和自己保持着距离。

“哼,坏蛋。”

杨九郎哈哈一笑“快说呀,我知道什么呀?”

张云雷瞪了他一眼 “你知道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呀你知道,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说完把头扭到了一边不再去理他。自己个儿生着闷气。

“我知道,哎呀,我知道错了宝儿,原谅我吧好么”张云雷不理他。杨九郎从后面搂着他玩着他的手指“好了好了,我们不气了。我这两天着实太忙了,有点忽略了你。对不起。”


“杨九郎你还知道你家里有个人呀”杨九郎偷偷的在他脸颊上偷了口香。 但张云雷脸上依旧没有开心模样,生着气。

“哎呀,头好疼”杨九郎见自己道歉没起作用,便装头疼哄他,

“你怎么了,哎呀阿顾腿脚怎么这样慢了,方子还没给我拿来,你等我,我去厨房瞧一眼。”

杨九郎一把拉住了他手腕儿,一用力又把他带进怀里“我让我的宝儿抱一下就不疼了。”张云雷一听,伸手打了下他的背“真是个坏家伙。”






待续…

下回见…

我感觉我就不适合写文

我就憋不住不给你们发🌚

你们喜欢嘛,评论告诉我声嘛🌚


析渊💫

随笔1️⃣

杨九郎这几日特别忙。

张云雷每日便在坐在窗边眼巴巴儿的望着院子,多想看见那一抹高大的身影由远及近走来,每次那双眼睛啊整日快忘穿了,这人也不回来啊。

“主儿,咱这饭都要凉了,九爷今日定是不回府了,您先吃吧。”

“哎呀,饭菜凉了你就去热热,再等等再等等。”他也知道杨九郎不回了,但就是想等着,执拗着就是不死心。

可这五日里啊如果有三日踏进这院子里来便是不错的了。 有时候忙的焦头烂额时候便不回来住了。

这日,张云雷憋不住了,吩咐阿顾带着他去杨九郎的工作的地方,坐着轿子不一会就到了。

“爷…?”他从进门就开始叫他,没人应,又叫了两声,一旁的阿顾张口了“主儿,九爷在这儿屋呢”弓腰伸手冲向他面前...

杨九郎这几日特别忙。

张云雷每日便在坐在窗边眼巴巴儿的望着院子,多想看见那一抹高大的身影由远及近走来,每次那双眼睛啊整日快忘穿了,这人也不回来啊。

“主儿,咱这饭都要凉了,九爷今日定是不回府了,您先吃吧。”

“哎呀,饭菜凉了你就去热热,再等等再等等。”他也知道杨九郎不回了,但就是想等着,执拗着就是不死心。

可这五日里啊如果有三日踏进这院子里来便是不错的了。 有时候忙的焦头烂额时候便不回来住了。

这日,张云雷憋不住了,吩咐阿顾带着他去杨九郎的工作的地方,坐着轿子不一会就到了。

“爷…?”他从进门就开始叫他,没人应,又叫了两声,一旁的阿顾张口了“主儿,九爷在这儿屋呢”弓腰伸手冲向他面前的房门。

“九郎,杨九…”兴致冲冲的喊他,推门便看到这一幕。



待续…

这都是我个人的小脑洞

不喜勿喷  谢谢合作👻

Betsyn.
随便画画惹,上大学啦!想摸板子...

随便画画惹,上大学啦!想摸板子!

随便画画惹,上大学啦!想摸板子!

星临
大学开始的.下午第一节课,听老...

大学开始的.下午第一节课,听老师炫富
老师!请你教我赚钱!!

大学开始的.下午第一节课,听老师炫富
老师!请你教我赚钱!!

噗扑普

#小弟学校参观碎片

操场真好,读书真好

#小弟学校参观碎片

操场真好,读书真好

析渊💫

午后随笔<下>完结篇好像超长哦👀

给您们更完吧,我好像比您们还着急哈哈哈哈哈。


接(中)…


“胡说什么,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爷 您不用唬我  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 ”

大概是张云雷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活不了多久了吧。脑子里浮现出很多很多以前的画面。


他好想回到那个时候,自己可以不顾一切和他喜欢的人,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那都是过去呀…回不去了。


“爷…好想和你一起再去吃城东的桃花酥啊”

他爱吃甜点。反正只要是甜的他都不会腻

为什么独独喜欢桃花酥?大概是因为他俩第一次见面,杨九郎给了他一小份儿桃花酥吧。那是他吃过最好吃的桃花酥了


“还有东街那老瘸腿儿家的炸糕。

他家炸糕特甜,我知道肯定是...

给您们更完吧,我好像比您们还着急哈哈哈哈哈。


接(中)…


“胡说什么,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爷 您不用唬我  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 ”

大概是张云雷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活不了多久了吧。脑子里浮现出很多很多以前的画面。


他好想回到那个时候,自己可以不顾一切和他喜欢的人,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那都是过去呀…回不去了。


“爷…好想和你一起再去吃城东的桃花酥啊”

他爱吃甜点。反正只要是甜的他都不会腻

为什么独独喜欢桃花酥?大概是因为他俩第一次见面,杨九郎给了他一小份儿桃花酥吧。那是他吃过最好吃的桃花酥了


“还有东街那老瘸腿儿家的炸糕。

他家炸糕特甜,我知道肯定是爷吩咐了他。知道我爱吃甜的,就给我多放些糖。 每次那炸糕上面裹了足足的白糖。”

他轻轻的说着,杨九郎就这样耐心的听着。


两人一起经历的美好回忆,就仿佛就在昨天。



“我记得那是你第一次带我去吃好吃的。”

张云雷扭头看着杨九郎。 眼里充满着爱意

杨九郎只是嘿嘿地一笑“我答应你以后经常带你逛集市 看庙会好嘛”

他回着他的话,转移着他的注意力。

“好,嘶—”大概扯到伤口了,痛的张云雷低呼一声,均匀着调整这呼吸。


“躺下吧,还是躺下吧。 ”

“不要,我想躺在你的怀里 ”他往杨九郎的颈窝处钻了钻。好似撒娇

“爷。我很高兴这辈子能遇见你。”

杨九郎没有理会他。生怕他多说话伤到身子休息不好,“咱躺会儿好么,你睡一会儿 ”

“爷,我真的不想睡。我怕一闭眼就再也睁不开了。”

杨九郎紧了紧怀里的人儿。

“会好的,我会想法子医好你 ”

张云雷爱热闹,但杨九郎喜静,张云雷可以为了自己可以一个月不出去逛集市,就待在家里陪他,早起给他做早膳,他书写时给他磨墨。 他可以伺候着自己一整天的起居。


张云雷静静地想着自己与那心爱之人过往的点点滴滴。

“我还记得那一年生辰。您带我去放风筝,咱俩把风筝放的高高的。您搂着我。我扽着风筝线,你说以后每年的生日你都陪我过,你还说你以后会每年都给我糊一盏,每盏都不重样儿 。”

张云雷笑了,他的笑从来都很好看,病了也是病恹恹的美。


他又轻轻张开口“好想再和你放一次风筝。放你那年生辰给我糊的那盏”

“好,等你身体好一些了。我就带你去放风筝”杨九郎的下巴抵着他的额头,低头轻轻吻了一下他,眼泪便随着眼角鼻梁滴落在张云雷脸颊处。


张云雷感觉到一丝凉意“爷,不许哭,您不能哭,我最见不得爷掉眼泪了”

他抬手想给杨九郎擦眼泪,便被他一手抓住握在手心里,“好,我不哭…不哭。”


“我知道爷为了我这病殃殃的身子,花了不少钱,受的苦也不比我少。您心疼我整日被病痛缠绕,我也好心疼爷每天这么难受的看着我…”

说到这儿张云雷的泪也扑拉扑拉的掉了下来,委屈的呜咽着。


杨九郎抬手擦了他的泪,又从眼睛里掉了下来,擦了掉,掉了还擦,这眼泪好像擦不完

“辫儿,你别说傻话了,我会永远陪着你,郑伯,郑伯的医术那么好,一定有办法医好你的。”


“爷,我真的撑不下去了,真的…我好想一直陪着你走下去,真的好想啊…可我这身子,真的由不得我了… ”边说边吸溜着鼻子,哭的太久,声音都变得颤了。

“嘶—”

他又扯到伤口了,鲜红的血渗透了白色纱布“爷,我好疼啊”

这是他这几个月生病以来第一次喊疼

杨九郎覆上他的伤口,“辫儿,辫儿你别吓我边啊辫儿,你知道的,我最禁不住你吓唬我了。”


他扭头又向门外喊去“阿顾,阿顾”

“爷,您吩咐”“郑伯呢!”他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慌张还是害怕,格外大。“郑伯吩咐下人去抓药了。害怕他们抓不对就亲自跟着去了。”

“去找,让郑伯快些回来”

郑伯好像变成了他唯一能拯救张云雷的稻草。


郑伯之前也跟他讲过,他就执拗地不愿去认命,可他再拗也就不会这命啊。

他害怕意料之中的事情会发生。

“诶好,这就去”阿顾欲往外走,便听得那榻上传来虚弱的嗓音“不用了。”


杨九郎诧异的看着他“什么不用了,我看你真的是病糊涂了啊”

张云雷太抬手抚上他的脸“爷,辫儿这辈子值了,从您把我买回来那一日,我就认定了,我这条命是杨九郎的,我很开心和你度过的这段时光。患病的日子里你总是悉心地照顾着我。 我没可以回报给您的。”


他的伤口很疼。疼得他这段话好像说了好久才说完。


杨九郎的泪终也是收不住了。

他的脸贴着张云雷的脸,“不可以你不可以丢下我,不……不行啊…”最后杨九郎都说不出话了。


“我真的撑不住啦,我走后,你…你娶一个贤惠的姑娘,再生个大胖小子,你的人生才算圆满,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帮你实现这些,这也是我一直觉得亏欠你的 ”


“我不娶,与我共度余生的不是你我为何要娶? 你我两情相悦,何来亏欠一说呢。我不娶的,”

张云雷说,杨九郎就这样轻轻的附和着。

“傻子,到底是个傻子啊你”


张云雷笑了,那笑容跟他俩初次见面儿是一模一样,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弯弯着,红红的嘴巴向上弯起。“爷…您看…今晚月亮好…好圆啊…”

是啊 ,今晚的月亮真的很圆

又亮,但好刺眼啊…

他撑不住了…

那手便缓缓的垂了下去,落在了床沿…


“辫儿…”他轻唤着那人

终究还是走了,他抽泣着,可怀里的人,永远不会答应了…


他抱着张云雷的身体直到天亮,他感受着怀里那人的温度一点一点消失,他知道,他真的走了…


“你走了,你…你要我怎么活啊…”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

那天远处传来的犬吠

身边溪水流动的声音

以及桃花飘来的阵阵香味。

见证了他俩初次的遇见…





完结啦完结啦我也算交代了一篇文章

我感觉这篇文章还是不错的

反正我喜欢不管不管/略略

感谢点进来的各位能看下去,谢谢/心心

拜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