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随笔

83.8万浏览    54.6万参与
katrina

太帅了吧!好爱你!
期待6.21华为nova5新品发布会!

太帅了吧!好爱你!
期待6.21华为nova5新品发布会!

海豹织毛衣

随笔2

学习好好过日子是个漫长且艰难的过程,记录一些随想以供将来回忆和自我审视。

写作随笔2,其实是自省1。可我又不想把它们分开,干脆顺着并在一起啦。


2019/6/16

我对于自己宽容与否的认知和评判,总是随着时间不断在是/否之间反复横跳。但这又与安全感、满足感、喜好和虚荣那些本就不稳定的项目不同。在我看来,它是我人格中极重要且顽固的一个零件,是不可动摇的。

我想我和过去的多少年一样,是个狭隘、严苛的人。我与“宽容”这个词丝毫没有联系,或者说,我与这个词所能引发的那些联想完全不符。

之前的半年,我逐渐认为自己是宽容的。但现在回想起来,这评价仅仅因为我认为自己开始变得宽容了,它不是一个静...

学习好好过日子是个漫长且艰难的过程,记录一些随想以供将来回忆和自我审视。

写作随笔2,其实是自省1。可我又不想把它们分开,干脆顺着并在一起啦。


2019/6/16

我对于自己宽容与否的认知和评判,总是随着时间不断在是/否之间反复横跳。但这又与安全感、满足感、喜好和虚荣那些本就不稳定的项目不同。在我看来,它是我人格中极重要且顽固的一个零件,是不可动摇的。

我想我和过去的多少年一样,是个狭隘、严苛的人。我与“宽容”这个词丝毫没有联系,或者说,我与这个词所能引发的那些联想完全不符。

之前的半年,我逐渐认为自己是宽容的。但现在回想起来,这评价仅仅因为我认为自己开始变得宽容了,它不是一个静态结果,而是一个动态过程。在我身上发生的某些变化,让我看到了自己与“宽容”之间的某些联系和可能性,是不确定、流动性的;硬要比喻的话,就像我脑袋上的一根白发使我联想到衰老,这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我确实浸泡在衰老的这条河里,但我并不是狭义意味上衰老的。

我曾想,我究竟要如何定义宽容。若是指所能接纳之物的多少,那或许我愿意自称宽容。因为这世上的事物是无穷多的。多少算多,多少算少,如何划分,如何衡量?真要深究的话,怕是要进入我面对功利主义时的那套质问出不来,没意义。

我想我可以尝试以数量以外的方式建立标准。我不擅长操作化,对此没有自信,但仍有明显的偏好。我想以“能否理解”为事物分类,以看清我情感的轨迹:这样大可以筛选掉那些不需要宽容也能接纳的样本,看看我究竟如何对待它们。

我向来在“理解”这件事上格外努力。任何事情存在于我眼前,我试图去理解,我是富有热忱的、天真无知的,理所当然。可以说是好奇心、求知欲,可以说是同理心,也可以说是极端冷漠。处理世事是方法论,技术学,千锤百炼之后变得清晰且单一:以属于“未知”的方式解构它,再以属于已知(我)的方式建构它。由于我勉强算是勤奋,大多时候多少有所回报。

越是努力,便越能够去理解,乐于、善于理解。宽容的假象由此而生。说是假象也不准确,可以说是理解与宽容二者有时产生了过于相似的情形,因此难免混淆。

直接说结果吧:我对理解了的事物报以最大限度的善意和包容,是疏离而温和的;可当我无论如何努力也没能理解,我便是恶人,无情无义,尖酸刻薄,恨不得置它于死地。

于是我又想到几年前社心课上那句话:未知生恐惧,恐惧生憎恶。在这件事上,我的情感前所未有的强烈。也可以说,越是尝试理解,便越热爱已知、恐惧未知。谦逊和傲慢是同步发生的。对于未知,我逐渐生出一股偏执和抵触来;我想要化解它,解决它;我把它视作敌人。我追求宽容,因而尝试去理解,可这使我更加偏激了。那恶意甚至不具有针对性,我也就无从判断它因何而产生,是事物还是我;又因它是泛滥而出的,吞噬理智对它来说轻而易举。

这或许是由我的特质决定的,是我个人的问题。

所以我想,宽容于我来说应当如此:我辨认它,划分它,接纳它。没有其他步骤,不能有。在划分与接纳之间容不下任何善意或恶意的评判意图及行为。


林小磊

always在小哥定的目标前提醒他还有几分钟就到点了 他居然学我说你好烦 哈哈哈哈 还怪我他脸上长痘是因为我总捏他 被我瞪了他一眼 真的不要脸

always在小哥定的目标前提醒他还有几分钟就到点了 他居然学我说你好烦 哈哈哈哈 还怪我他脸上长痘是因为我总捏他 被我瞪了他一眼 真的不要脸

醉步乘欢

       两节自习当中趴在桌上休息的时候脑内稿了一个故事,想证明悲剧性性格导致悲剧的必然性……大纲差不多都在心里过了一遍,落笔的时候还是踌躇:我凭什么断定,这样的性格就是悲剧性——悲剧性就一定导致悲剧呢?

       故而终于没有写。


又:主角还是这位。


       想写一个没有被我强加乱臣贼子金手指的周溶先森的au世界,很多人都因此活了下来……但是,沈晴作为主角,仍然处在痛苦之中,从年轻一直...

       两节自习当中趴在桌上休息的时候脑内稿了一个故事,想证明悲剧性性格导致悲剧的必然性……大纲差不多都在心里过了一遍,落笔的时候还是踌躇:我凭什么断定,这样的性格就是悲剧性——悲剧性就一定导致悲剧呢?

       故而终于没有写。


又:主角还是这位。


       想写一个没有被我强加乱臣贼子金手指的周溶先森的au世界,很多人都因此活了下来……但是,沈晴作为主角,仍然处在痛苦之中,从年轻一直到死。只是痛苦的对象从个人负罪感到了对“意义”的怀疑而已:他怀疑自己长久以来相信的,继而怀疑自己读书、自己入仕——他从前也想过明明德而后治国平天下的——最终怀疑生命的意义。

       他很早就请求外放,最终病逝在任上,没有留下子嗣。也可能是因郁结在胸而早逝的;这就没有人知道了。

       ——只有受过他恩惠的下属,和极少数还记得他的百姓也许会短暂地怀念一下这位父母官。

       他诗文都只平平,应制有余创意不足,对此和很有自知之明,所以没有文集,只在地方志里留了几页。可惜他朝气数有限,后几十年里战火卷到这个县,那几页属了名的文稿自然灰飞烟灭……这位小官员的名姓,便只留在那一年二甲的榜里,排在极不起眼的一个位置,又很果然地被所有人都忘记。

       自然也不再会有人知道他在孤夜里有过的痛苦与挣扎。


北岛

2019年6月17日

他不停地问我是不是同性恋。一遍接一遍。


我说:“我不觉得喜欢女孩子有什么问题。”


他说:“你是不是同性恋。”


我说:“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我想我都会喜欢。”


他说:“你是不是同性恋。”


我说:“这样说不准确……我应该是双性恋。”


他说:“你是不是同性恋。”


我说:“好吧,我觉得我还小……没到考虑恋爱问题的时候。”


于是他满意了。


沟通效率这么低是我的问题吗🙃奇奇怪怪


他不停地问我是不是同性恋。一遍接一遍。


我说:“我不觉得喜欢女孩子有什么问题。”


他说:“你是不是同性恋。”


我说:“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我想我都会喜欢。”


他说:“你是不是同性恋。”


我说:“这样说不准确……我应该是双性恋。”


他说:“你是不是同性恋。”


我说:“好吧,我觉得我还小……没到考虑恋爱问题的时候。”


于是他满意了。





沟通效率这么低是我的问题吗🙃奇奇怪怪


初答

635



这周都不用上班啦,因为下周需要考试,所以这周要开始好好认真的复习了,不过计划学习第一天——以失败而告终,因为我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钟,然后当我慢悠悠打算起床去图书馆学习的时候,发现本来约好的同学一个都没有去......大家都说明天再说明天再说。



然后我就和姐姐去我打工的店里,把我昨天买的那份没有烫的原材料今天麻烦他们帮我煮了,和姐姐一起吃了。啊谢谢我滴同事们,我和姐姐两个人还让我们坐了大桌子。



晚上姐姐又来做了红烧排骨,每次啃姐姐做的这个排骨我都感觉炒鸡幸福,然后姐姐一会要做蛋糕吃,还有烤猪肉,我的天,和姐姐住一块难道有可能让我减肥成功吗:(...








635




这周都不用上班啦,因为下周需要考试,所以这周要开始好好认真的复习了,不过计划学习第一天——以失败而告终,因为我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钟,然后当我慢悠悠打算起床去图书馆学习的时候,发现本来约好的同学一个都没有去......大家都说明天再说明天再说。




然后我就和姐姐去我打工的店里,把我昨天买的那份没有烫的原材料今天麻烦他们帮我煮了,和姐姐一起吃了。啊谢谢我滴同事们,我和姐姐两个人还让我们坐了大桌子。




晚上姐姐又来做了红烧排骨,每次啃姐姐做的这个排骨我都感觉炒鸡幸福,然后姐姐一会要做蛋糕吃,还有烤猪肉,我的天,和姐姐住一块难道有可能让我减肥成功吗:(




所以说今天又是没有学习的一天,不过明天我一定一定要去图书馆,然后依照计划好好复习,加油。

sako沫凌欢
嘴角扬起的弧度是因为您,眼波荡...

嘴角扬起的弧度是因为您,眼波荡漾的笑意是因为您,心尖盛满的温柔是因为您,呼吸之间的甜蜜是因为您。毕先生,我有十万分爱您。

嘴角扬起的弧度是因为您,眼波荡漾的笑意是因为您,心尖盛满的温柔是因为您,呼吸之间的甜蜜是因为您。毕先生,我有十万分爱您。

姝汵

青春期来的很晚很突然

就好像心脏突然就会跳了一样

和男生靠近时不再是胆怯和紧张

变成了荷尔蒙的碰撞


青春期来的很晚很突然

就好像心脏突然就会跳了一样

和男生靠近时不再是胆怯和紧张

变成了荷尔蒙的碰撞


风海欲皱眉

“我为我所有不合时宜的敞开心扉而道歉。”

“我为我所有不合时宜的敞开心扉而道歉。”


解子稔

“我大部分时候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

但偶尔也会想,如果霍格沃茨真的存在,或许我身边就有收到猫头鹰送来通知书的小巫师。

光是想想就很奇妙,哪怕被录取的并不是我。”

“我大部分时候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

但偶尔也会想,如果霍格沃茨真的存在,或许我身边就有收到猫头鹰送来通知书的小巫师。

光是想想就很奇妙,哪怕被录取的并不是我。”


风海欲皱眉

“有一些生命就是这样,来这个世界看看,不满意,就回去啦”


——城南花已开

“有一些生命就是这样,来这个世界看看,不满意,就回去啦”


——城南花已开


风海欲皱眉

“也没有什么热衷的东西 感觉追不上就悄悄走开了”

“也没有什么热衷的东西 感觉追不上就悄悄走开了”


十七.

日记 003

今天在整理乱七八糟的书时找到了一封很久以前写给未来的信。


说很久,其实也没有那么久。大概就是两、三个月前写下的。


但总感觉好像是很久之前发生的事了,也不知道我的用词是否恰当?


写下这封信应该是因为当时我很难过,很不知所措。


嗯,和喜欢的人搞砸关系,换谁谁都难过。


于是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写下了一封信,等着未来不知什么时候的我可以找到。


当时没有什么人懂我的想法,大家都以为只是普通的同学朋友关系不合,一会就好了之类的...其实不是。


或许她也认为我们只是朋友关系吧?


时间终究会解决一切问题。我一直这么想。


嗯,后来我明白了,


真的有时...

今天在整理乱七八糟的书时找到了一封很久以前写给未来的信。


说很久,其实也没有那么久。大概就是两、三个月前写下的。


但总感觉好像是很久之前发生的事了,也不知道我的用词是否恰当?


写下这封信应该是因为当时我很难过,很不知所措。


嗯,和喜欢的人搞砸关系,换谁谁都难过。


于是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写下了一封信,等着未来不知什么时候的我可以找到。


当时没有什么人懂我的想法,大家都以为只是普通的同学朋友关系不合,一会就好了之类的...其实不是。


或许她也认为我们只是朋友关系吧?


时间终究会解决一切问题。我一直这么想。


嗯,后来我明白了,


真的有时间无法解决的问题。


那就是人最变幻莫测的情感啊。








6.17


羽春 yu spring
我不記得我5歲時是什麼樣了,但...

我不記得我5歲時是什麼樣了,但一定比現在愛笑吧

我不記得我5歲時是什麼樣了,但一定比現在愛笑吧

ねこ

改寫紅樓夢【霧裡朦朧花一朵】

【主寶黛,兩千五字下收。考完再更(๑•̀ㅁ•́ฅ)】

【序】

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是的。」

我今生今世只愛林黛玉一人。

既然,黛玉已離開人世。

那我也沒理由待在這凡塵俗事中,我甘願剃髮為僧,為我這一生所造的情孽償還。

【正文】

     我愧對於她,這一切會發生,都是因為我不願面對,我太
懦弱、太害怕會失去她,直到我真正意識到自己失去了她,感覺自己的心像被掏空般,就好比是把世界上我曾最愛的東西,全擺在我面前,而我依舊不為所動,彷彿失去的不只是她,而是我的靈魂,我的所知、所感、所想、我的一切。

  我可以想像到林妹妹在斷氣...

【主寶黛,兩千五字下收。考完再更(๑•̀ㅁ•́ฅ)】

【序】

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是的。」

我今生今世只愛林黛玉一人。

既然,黛玉已離開人世。

那我也沒理由待在這凡塵俗事中,我甘願剃髮為僧,為我這一生所造的情孽償還。

【正文】

     我愧對於她,這一切會發生,都是因為我不願面對,我太
懦弱、太害怕會失去她,直到我真正意識到自己失去了她,感覺自己的心像被掏空般,就好比是把世界上我曾最愛的東西,全擺在我面前,而我依舊不為所動,彷彿失去的不只是她,而是我的靈魂,我的所知、所感、所想、我的一切。

  我可以想像到林妹妹在斷氣前,喚我最後一聲有多絕望,有多悲痛。而彼時,我卻不在她床沿前,拉著她纖細的手腕,哭喊著不要離開我,也不知道黛玉臨終前的面容,是否安詳,即使我並不這麼覺得。

    語畢,我沉入夢鄉,稍回想下睡前究竟喝了幾甕酒,一開始只是想消消愁,把這些不愉快暫時忘卻,直到後面卻越喝越猛,到現在不省人事……。

等等,不省人事?

那我現在人是在哪裡?為何感覺如此清醒。

    寶玉睜開雙眼,發覺自己尚在床上,但感覺有點奇妙,他坐起身環顧四周,發現房裡擺設一往如昔,並未太大變化,暗想該不會是自己多疑罷了,他扯著乾澀的喉嚨,只想開口要杯水喝,卻一句話也擠不出來,好險來人彷彿感應到房裡動靜,便率先推門而入,打破這微妙的氣氛,來人開口道:「寶玉你終於醒了啊!我這就去通知賈母和夫人。」

  定睛一看,才認出來人正是晴雯,趕緊在她衝出門前,示意要口水喝,否則喉頭塞住的感覺,真令人不舒服,「抱歉,這就先幫你盛杯茶。再說了,你都不知道昏睡幾天了,賈府上上下下都被鬧得不安寧,更不用說幾位姑娘特別擔心,整天食不下嚥的,你可得保重身子啊。」,晴雯一邊倒茶一邊碎念著,可不知寶玉的心思早已飄向遠方,他仔細理清思緒,細想這到底,是夢境還是上一個才是夢境,他究竟是醒著還是依舊昏睡呢?

    另一邊,賈母收到通報,得知寶玉醒了,高興得都快暈了過去,在旁吃點的寶黛兩人,心中各有所思,寶釵按耐著氣,不疾不徐的說:「林妹妹心裡肯定著急死了,趕緊跟著老夫人一起去探望寶兄弟吧」,她明白黛玉的生性彆扭,但畢竟臉上的表情已出賣了她,假也假不了,果然是對寶玉懷有情意呢……,雖然寶釵也不是滿腹壞水,只是她並不想那麼快讓兩人相見,所以才故意這麼說。

  而黛玉死撐著面子,即便內心焦急如焚,卻又不想暴露,她硬擺出自認泰然的笑容,佯裝毫不在意,悠悠道:「我還忙著回去看書呢,何況已經收到他沒事的消息,那也沒必要再多跑一趟了吧,寶姐姐我先走一步了啊。」回到瀟湘館後,黛玉一看就是心神不寧,她食不下嚥只好來回踱步,黛玉的貼身侍女紫娟擔心主子身子本就不好,這下可能會太操勞,累得落下病根,便不通報就偷跑去怡紅院照看一下情況,「剛剛看到寶二爺吃飯時有說有笑,看來身體康復得挺好的,姑娘,不必憂慮掛心。」

    寶玉用完膳,恨不得立刻趕到瀟湘館去,一路上既期待又憂愁,他害怕黛玉已死的事實不是作夢,是無法挽回的現實。雖然,寶玉喘得氣都快接不上來,卻還是急匆匆地敲了好幾聲門,他想趕緊看到熟悉的臉龐,確保她沒事。而前來應門的侍女紫娟看到寶玉,又驚又喜,卻也不意外他第一個是來找咱家主子,便興奮地通報黛玉,也不忘了嘲笑她,姑娘整日朝朝暮暮的人來找上門了。黛玉雖然個性固執,但聽到寶玉立馬趕來看她,就感覺心裡暖洋洋又暈呼呼的,平時病懨懨地,現在精神都來了。

   但她想也沒想到寶玉一見到她,就是又哭又抱的,好似一個孩子拾回了遺失的寶物,那般珍貴,那般小心翼翼,便一下子就愣住了,便道:「你怎麼了,睡昏頭還是傻了?」,縱使不發一語,唯四目相交,卻彷彿對話了千言萬語,不知怎地,寶玉只覺喉嚨乾澀,眼眶濕潤,哽咽地擠出一句「我好想妳……。」

    說巧不巧,寶釵竟默默待在窗邊,死死地盯著兩人交錯的影子,喃喃道:「明明差點就要成功了……,卻還是阻擋不了嗎。」,自從寶玉知道黛玉還活著,就整天像隻果蠅似地圍繞著她,著實讓黛玉有些不習慣,自從寶玉清醒過後這幾天,就成天聽到各位姊妹笑話著,「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看來賈府最近是喜事近了呀!」,明眼人都知道是在指我們倆兒,難道他不覺得害臊嗎?成天只知道傻笑。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寶玉越來越不吝嗇表現他對黛玉的愛慕之情,直勾勾盯著黛玉的眼神柔情似水,寶玉心想:「不論這是夢還是現實,我都甘願耽溺於此,如此美好時光,我甚麼也不想多想了。」他喚道:「我的好妹妹,最近城裡要舉辦煙花大會,明日帶妳去看如何?」,黛玉回:「你身體不要緊嗎?我怕你才剛康復,城裡夜黑風高容易染風寒,還是改日吧。」,他笑道:「真的?林妹妹可不能反悔,又鬧脾氣剪壞我的香囊啊!」,寶玉內心甜滋滋的,只是兩人日常對話,卻幸福得如此不真實。

是吧。

只要和黛玉一起,即使是幹農事雜活也覺得甘之如飴。

    鑒於上次,黛玉駁回出城的想法,所以寶玉決定在賈府裡,親自打理要給黛玉的驚喜,而且這次他想主動出擊,向老太太提出想迎娶黛玉的要求,他也希望能從寶釵那邊,得到一些建議,像是女孩子都喜歡甚麼,何種舉動會讓她感動不已等等。總之,他只希望一切順利。

    寶玉來到蘅芜苑,並將自己所計劃的來龍去脈都告訴寶釵,「寶姐姐,妳就幫幫我這回吧,雖然我成天與姊妹廝混,玩得一身胭脂水粉,但我畢竟還是個男人啊,真想不到林妹妹會對甚麼感到興趣的,我這次打算和老太太表明,我已心有所屬想迎黛玉為妻,要她別再為我做主了。」,寶釵只是笑了笑,揮一揮手示意侍女離開房間,緩緩開口道:「寶兄弟,所以你希望我怎麼幫呢?說不准,老太太已經幫你相中了合適的人選,此舉豈不會讓她老人家感到難堪嗎。」,提到這個點上,寶玉就想起自己在昏睡中,黛玉過世時,自己卻沒能去見她最後一面,不僅如此還被陷害與寶釵結為連理,被譽為『金玉良緣』,天生的一對兒。

  雖不知是何人所為,但他始終無法諒解那一切,所以有些惱火便撒到寶釵身上,冷冷地說:「既然如此,難不成寶姐姐覺得,妳才是和我最相配的人選?我愛她,無庸置疑,我這一生只會娶她一個。」說完便轉身離開,寶釵暗想道:

「你愛她又如何?」

「如今幸福的時光就像泡沫般易逝,而現實殘酷又骨感,不會凡事都稱心如意的。」

风海欲皱眉

水眸轻笑花无语

江山风雨银幕起

平波蓝海桃花色

波涛秋叶黄昏船

蝉鸣呱噪春色去

桃红落叶秋声近

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嗯嗯嗯嗯嗯嗯

算了算了算了额

惊起浮生一尘土

啊啊啊还是想你想到爆炸啊

我不气你会走

但我好悔我留不住

水眸轻笑花无语

江山风雨银幕起

平波蓝海桃花色

波涛秋叶黄昏船

蝉鸣呱噪春色去

桃红落叶秋声近

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嗯嗯嗯嗯嗯嗯

算了算了算了额

惊起浮生一尘土

啊啊啊还是想你想到爆炸啊

我不气你会走

但我好悔我留不住

温水情书

693.

很多人的无边黑暗里其实没有光。

瞎子般跌跌撞撞地走,怕打扰了别人,也怕摔碎了自己。


693.

很多人的无边黑暗里其实没有光。

瞎子般跌跌撞撞地走,怕打扰了别人,也怕摔碎了自己。


雨声墨色

【坠落的云】



  记得学生时期,我曾与一名女生做过一段时间的同桌。或许相处时间太久,印象却尤为深刻。我至今还记得她曾说过:

  ——云从高空坠落下来了。

  说那句话的时候正是晴天。她只是小声嘀咕了这么一句,我却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云并不多,也不密,薄薄的,还透着天空的蓝,轻飘飘的,缓缓移动着。

  我看着云发了呆,那时的我想不通她为何这么说,就像是我不懂那些作家在文章中运用的感官比喻,总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最后我还是回过神,低头思索面前的书本上文字的含义,直到下课铃想起,我揉了揉眼睛,趴在桌上,歪头看着同桌。

  她的眼睛被头发遮住,我只能透过发丝间...



  记得学生时期,我曾与一名女生做过一段时间的同桌。或许相处时间太久,印象却尤为深刻。我至今还记得她曾说过:

  ——云从高空坠落下来了。

  说那句话的时候正是晴天。她只是小声嘀咕了这么一句,我却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云并不多,也不密,薄薄的,还透着天空的蓝,轻飘飘的,缓缓移动着。

  我看着云发了呆,那时的我想不通她为何这么说,就像是我不懂那些作家在文章中运用的感官比喻,总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最后我还是回过神,低头思索面前的书本上文字的含义,直到下课铃想起,我揉了揉眼睛,趴在桌上,歪头看着同桌。

  她的眼睛被头发遮住,我只能透过发丝间的微小又密集的缝隙去看她的脸,以前觉得没什么,可现在想起来,原来她的眼神一直无光。我还记得从她正面看到的,布满血丝的眼球和浓重的黑眼圈。她的脸色多有些苍白,大概是未睡好吧,就像是长期失眠的人。

  她在班里算不上出众,倒不如说少有人注意到她,就像是透明的幽灵一般,也的确如幽灵一般,总是传出许多奇怪的传闻。

  我不爱打听这些,也不相信没有证据的事情。

  我依旧趴在桌上,视线从她的脸转移到她面前的绘本。

  说来她似乎很喜欢画画,成绩也挺好。

  我悄悄移动着,尝试靠近她,但还是惊扰了她,她转过头,一脸惊恐,将绘本拥在怀中,但很快意识到自己也吓到了我,便开始连忙道歉,声音越来越小,倒像是在喃喃自语。

  现在看来,她的道歉,或许不只是对我而已,她或许,是在给所有人道歉吧。

  那个时候,我听见最多的传言,便是有人说她总和空气说话,是个神经病。

  可我没见过她和空气说话,在学校里没有,在回家的路上也没有。她只是尝尝一个人低头自言自语,或是对着镜子自问自答。她的抽屉里放着一对纸杯,用细线连接着底部。我曾问过她纸杯的用处,她说她在等一个可以和她交谈的人。

  于是我得到了纸杯的一半。

  她总在是雨天的时候拿着纸杯,却什么也不说。下雨天里的她,就像是溺水的人,总是喘不过气。她总是嘀咕着,云要落下来了,云要落下来了。我也常常去看云,看见云依旧在空中。

  我告诉她云不会落下来,告诉她落下来的,只有密集的雨。

  但她似乎并没有听我说话,只是依旧用铅笔在绘本上画着,用线条绘出一番画面,只可惜那时的我看不见。

  我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看见。

  第一次看见那些画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从高空坠落的云。

  她的绘本里,从一开始的,是还算轻的云,还有颜色的天空,那是她绘本的第一幅,画法多有些稚嫩,云的中间还有睡着的长着翅膀的小孩子。

  渐渐地,云被加上了阴影,孩子被惊醒。我看见了微微小雨,随后是狂风暴雨,带着闪电。后来的画渐渐没了颜色,只剩铅笔凌乱线条的灰白,随后是破裂的天空,被撕开的云,让她从高空坠落,被下一幅画中的剪刀剪去了她的翅膀,在阴暗的色彩中,鲜血的颜色多有些刺眼。她在不断下坠,下坠,坠落至深渊,却还在假装笑着,想象自己仍还有翅膀,想要去挣脱,去求一个重返天空的机会,她对天空的上色多么拙劣,蓝色的天有泪痕,蓝色的眼料里混入了黑色。

  她仍在挣扎,画的视角从上帝变成了她本身,我也终于见到了,井底之蛙所看见的世界,那么小,那么压抑,还有向她坠落而来的云。

  云从高空坠落下来了,试图将她压在黑暗之中。

  她所描绘的密密麻麻的雨,是让人溺死在城市中的原因。她的画里出现了白色的影子,与她相似,又不同,模模糊糊,不真切,与画格格不入。那影子拥抱着她,用不存在的翅膀,使劲扑朔着,想要带她离开,可她却是惊恐,却是在挣扎。

  我继续翻动着画本,看见了,在她画里被一开始注定好的的,悲惨的结局。我知道影子对她的救赎终将会失败,因为影子渐渐变成了黑色,在落泪之后无声地拥抱着她,与她融为一体,同她一起坠落。

  我看见她在绘本最后一页上写的信。

  我知道我终究无法阻止她想做的一切。

  她在信中写到她的父母,她写到了父母的离异,写到了自己的压力,写到了自己不被理解的心,写到了偷偷隐瞒的所有事情。

  她明白,自己是个累赘,是绊脚石,是不该存在的世界的漏洞。

  但她也在信中一遍又一遍地写着对不起,就像现在在桌前带着哭腔的道歉。

  她坠落了太久太久了,并非深渊无底,只是有什么让她触碰不见底部。

  但深渊终还是有底部。我知道,她也知道。所以她放下笔,犹豫着,最后还是打开门离开,一步,一步,在楼梯上无力地前行,不妄想前方会有人劝她离开,不妄想身后会有人劝她留下。

  我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离开,看着她无助,看着她终还是到了深渊的底部。

  我又看她的信,她在信的最后仍然提到了从高空坠落的云。

  我再一次抬头仰望天空,也是最后一次看向天空。那一刻,我真的看见了,沉重的,从高空坠落的云,差点让我窒息在原地。

  你知道她最后怎样了吗?

  她正在坠落,等待地面开一朵血色的花,再被雨水冲散。

  我在往着地面,平息自己急促的呼吸,背对着死亡,纵身一跃。

  其实她从未有过同桌。

  其实我就是那个女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