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隼黑

44.7万浏览    2000参与
- - ···

【隼黑】彼落星沉

题文关联不大

不是刀,是意难平

———————————————

        天空从血色重新回归寂静幽深的墨蓝,硝烟散尽沙尘卷出枯骨残骸,和平的日子却依旧遥远。

        阴剑擦过小黑的脸颊,径直插在干燥的土地里。隼白微微低头,看着他。时至今日,他已从年少无知、空有一腔热血的孩子出落成一名饱经风霜成熟可靠的青年,唯一未曾改变的,或许也只有那颗如恒星般闪耀灼目的心灵。而那曾充满了单纯仰慕憧憬的瞳孔里,如今复杂到连隼白也读不懂了。

        小黑身上皮开肉...

题文关联不大

不是刀,是意难平

———————————————

        天空从血色重新回归寂静幽深的墨蓝,硝烟散尽沙尘卷出枯骨残骸,和平的日子却依旧遥远。

        阴剑擦过小黑的脸颊,径直插在干燥的土地里。隼白微微低头,看着他。时至今日,他已从年少无知、空有一腔热血的孩子出落成一名饱经风霜成熟可靠的青年,唯一未曾改变的,或许也只有那颗如恒星般闪耀灼目的心灵。而那曾充满了单纯仰慕憧憬的瞳孔里,如今复杂到连隼白也读不懂了。

        小黑身上皮开肉绽的新鲜刀口处渗出细细的血丝,交错地落在暗疮旧伤之上。那些或深或淡的疤痕,大部分都是隼白亲自给予的。他也一直知道,这些伤正消耗着小黑年轻的生命与活力,也让他们背道而驰得越来越远。

        他想扶起小黑,牵他的手或者给他一个拥抱,一如几曾何时他们还是队长和队员的关系那样。可现在都已经太迟,他们已水火不容到连心平气和地谈话都是奢望了。

        躺倒在地上的小黑显露出了隼白从未见过的倦容,琥珀色与蜂蜜金浑浊地纠缠在一起。他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血沫,虚弱且坚定地说道:“隼白……队长,我累了。”白发的男人蹲了下来,好听清楚他接下来的话。小黑停了一下,眼珠缓缓聚焦到他的脸上,“我们放过彼此……不要再、互相折磨了,好吗?”他慢慢地,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完了这句话。宛如胆汁淤积、从胃里反到嘴里似的苦涩,隼白点了点头。


       然后又是冗长的光阴逝去。


       终于某一天,战争停息了。隼白如愿带领着忍者们在和之国取得了一席之地,步入了那蓝图中曾描绘过的、美好又光明的未来。他立于高地,沐浴着同胞们憧憬、感恩等熟悉的目光洗礼。幸福吗?毕生夙愿达成怎么可能不幸福。但他猛然间又不禁回想起了自己曾许诺过,给那带着红围巾的小忍者并肩立足之地;但到头来,他好像只看得到那依稀的红,连对方的脸都记不太清晰了。太久远了,自他们最后一次心与心之间贴紧的时刻已经太久远了。

       从和平条约签订以后,小黑终于不必终日奔波着拯救无辜者。他一直无怨无悔地贯彻着自己的忍道,但他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间或偶尔怀念起在忍村的时光,他心怀的更多是感恩。正因是那些宝贵的回忆——包括年少时对隼白强烈的悸动——才支撑他走到现在,而他对现在的生活无比满足。

        他们两个人都曾是将对待彼此的情感珍藏在心底的人,就像是星沉大地散落的星屑,被贪玩的孩子偷偷放在宝物盒子里一样。然而这份爱被残酷的现实打磨摧残,最终沉淀成了时间洪流里微不足道的一颗小砂砾。

        与挚爱老死不相往来,却又都过得幸福美满;如此矛盾之间,孰好孰坏,谁又说得清呢。

 

End

𓃲N8℃
日常水。 没错这是大纲。 福...

    日常水。


    没错这是大纲。


    福利的。


    能猜出来算你赢。


     @诺洋 

    

    日常水。


    没错这是大纲。


    福利的。


    能猜出来算你赢。


     @诺洋 

Sweethess

隼黑 设定昂昂~

隼黑 abo 只是一个设定~

※隼黑

※abo

※影苍

※ao

※可能发后续

忍者学院里,有着ABO三种人。

A是领导者,B是普通人,O是负责生育养育孩子的人。

小黑和苍牙就是其中两个厉害的O,他们会火系和风系法术,十分厉害。

A中最为凸显的就是隼白和血影。他们刀法精湛法术强大。

“苍,苍牙,那个我发情期,嗯……来了,有,有抑制剂吗……”小黑喘着粗气,难受至极。

“我我我,我也没带啊……”

可能是声音太大,可能是小黑的信息素太浓。隼白走了进来,苍牙想挡着小黑。只见隼白的同伴血影拉着苍牙到了宿舍猛亲了一通,唇齿相依,舌尖交缠,扫荡了苍牙满口,苍牙露出了一丝疑似呻吟的声音,差点引着血影擦枪走火。

隼白那里也不怎么好,小黑难...

隼黑 abo 只是一个设定~

※隼黑

※abo

※影苍

※ao

※可能发后续

忍者学院里,有着ABO三种人。

A是领导者,B是普通人,O是负责生育养育孩子的人。

小黑和苍牙就是其中两个厉害的O,他们会火系和风系法术,十分厉害。

A中最为凸显的就是隼白和血影。他们刀法精湛法术强大。

“苍,苍牙,那个我发情期,嗯……来了,有,有抑制剂吗……”小黑喘着粗气,难受至极。

“我我我,我也没带啊……”

可能是声音太大,可能是小黑的信息素太浓。隼白走了进来,苍牙想挡着小黑。只见隼白的同伴血影拉着苍牙到了宿舍猛亲了一通,唇齿相依,舌尖交缠,扫荡了苍牙满口,苍牙露出了一丝疑似呻吟的声音,差点引着血影擦枪走火。

隼白那里也不怎么好,小黑难受的乱蹭乱动,毛茸茸的头发蹭的隼白的易感期忽然来临,隼白压制住小黑,摁着他做了一通,连着发情期三天都在床上度过的。最后标记成结。

苍牙发情期也来了,被血影直接摁着上了,同样也是标记成结。事后苍牙因为太累晕了过去,却又被血影摁着做,苍牙第二天走不了路。腰疼腿软。

小黑最近吃不下饭,想睡觉,看见油腻的东西反胃,医院检查了,怀孕了。好巧不巧,虽然血影易感期没来,但是因为omega发情期的日子,苍牙也怀孕了。

听见自己怀孕,苍牙和小黑逃走了,血影隼白二人踏上了寻妻之路,最后因为标记,寻着气味找到了小黑和苍牙二人。


.

琳的腐女之路(三)

  .好像拖了蛮久的第三章来了,这章应该有影苍。(大概吧)

  .可能有点水吧……希望别介意。【鞠躬】

  .私设如山……

  .行吧!短小渣注意!人物可能会崩!

﹌﹌﹌﹌﹌﹌﹌﹌﹌﹌﹌﹌﹌﹌﹌﹌﹌﹌

  .各位好,我是那个自从助攻了隼队和小黑后就再也没有出现的琳。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久没有出现,问就是作者懒【划掉】我们故意撞到小黑让他倒在队长怀里因而腰疼了三天多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传到了小黑的耳里。本来他应该感谢我们的,可偏偏因为他的腰,硬是拉着隼白追着我们打了好几天,队长那幻雷手里剑的伤害不是吹的,虽然他故意放水了,可还是好疼哦。这可不,我们仨现在刚从医...

  .好像拖了蛮久的第三章来了,这章应该有影苍。(大概吧)

  .可能有点水吧……希望别介意。【鞠躬】

  .私设如山……

  .行吧!短小渣注意!人物可能会崩!

﹌﹌﹌﹌﹌﹌﹌﹌﹌﹌﹌﹌﹌﹌﹌﹌﹌﹌

  .各位好,我是那个自从助攻了隼队和小黑后就再也没有出现的琳。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久没有出现,问就是作者懒【划掉】我们故意撞到小黑让他倒在队长怀里因而腰疼了三天多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传到了小黑的耳里。本来他应该感谢我们的,可偏偏因为他的腰,硬是拉着隼白追着我们打了好几天,队长那幻雷手里剑的伤害不是吹的,虽然他故意放水了,可还是好疼哦。这可不,我们仨现在刚从医馆里出来。

正文:

  .“琳姐,力哥,你们还好吗。”刚喝完再生激素的小椒默默地出声。

  “很好啊,不过小黑也打得太狠了一些,真的疼。”助攻有风险,一定要谨慎。这是我们三经过血的教训获得的道理。(╥ω╥`) 

  “苍牙,我要吃糯米团,你给我买几个。”

  “要吃自己买去,我没空。”

  哦?是那个拐走了忍村村草之一苍牙的御庭三剑客之一的血影和他男朋友被御庭三剑客之一的血影拐走的忍村村草之一苍牙?(话说读着好绕口哦)

  “啧,鼠辈。看什么看?没见过秀恩爱啊?”那边的血影似乎感觉到了我们“灼热”的目光,转过来说道。

  没见过没见过,我们已经有心理阴影了,溜了溜了。

﹌﹌﹌﹌﹌﹌﹌﹌﹌﹌﹌﹌﹌﹌﹌﹌﹌﹌

【碎碎念】影哥,答应你的出场。


苏打味
现代pa 同居的俩人 论小黑困...

现代pa  同居的俩人

论小黑困了之后如何进房睡觉

私设小黑,我的隼黑必须甜!!(破音

现代pa  同居的俩人

论小黑困了之后如何进房睡觉

私设小黑,我的隼黑必须甜!!(破音

Sweethess

隼黑 影苍 琳椒 谁是卧底

隼黑 谁是卧底

又是一个美好的周天~

隼黑影苍琳椒在某白家玩起了谁是卧底。

规则很简单:一个卧底,所有人描述抽到的词汇。

小黑小心翼翼的拿了张——立式空调。

sweet:“好了都拿到了吧?emmm小黑先描述。”

小黑“夏天必备”

隼白“冬天必备”

血影“我没有它我可能会死”

苍牙“会吹风”

琳“有了会舒服到失去梦想”

小椒“没了会难受到失去梦想”

小黑歪头,都不是和我的差不多嘛?

sweet“开始投票环节,弃票0,小黑1,隼白2,血影3,苍牙4,琳5,小椒6。”

小黑“0”

隼白“0”

血影“0”

苍牙“3”

琳“0”

小椒“0”

血影不服道“苍牙牙你投我做什么诶?”

某牙冰冷道“你怕不是忘记了昨天晚上,你他妈拉着我做了几次?”

众人无...

隼黑 谁是卧底

又是一个美好的周天~

隼黑影苍琳椒在某白家玩起了谁是卧底。

规则很简单:一个卧底,所有人描述抽到的词汇。

小黑小心翼翼的拿了张——立式空调。

sweet:“好了都拿到了吧?emmm小黑先描述。”

小黑“夏天必备”

隼白“冬天必备”

血影“我没有它我可能会死”

苍牙“会吹风”

琳“有了会舒服到失去梦想”

小椒“没了会难受到失去梦想”

小黑歪头,都不是和我的差不多嘛?

sweet“开始投票环节,弃票0,小黑1,隼白2,血影3,苍牙4,琳5,小椒6。”

小黑“0”

隼白“0”

血影“0”

苍牙“3”

琳“0”

小椒“0”

血影不服道“苍牙牙你投我做什么诶?”

某牙冰冷道“你怕不是忘记了昨天晚上,你他妈拉着我做了几次?”

众人无语。

sweet“3号血影玩家被投出局,卧底没死,继续。”

小黑“家用电器”

隼白“现在我们在用”

苍牙“我晚上天天开着”

琳“热风冷风随你选”

小椒“在琳姐旁边我不用开了”

sweet“开始投票环节。”

小黑“0”

隼白“3”

苍牙“0”

琳“3”

小椒“3”

苍牙“?”

隼白和琳椒三人说出了三个字“看着的不能是zdb吗?”

血影“当然是啊。”

苍牙“我****”

sweet“3号苍牙被公投出局。游戏继续。”

小黑“用多了会流水”

隼白“很大比小黑高”

琳“有遥控器”

小椒“可以调温度”

sweet“开始投票环节。”

小黑“0”

隼白“0”

琳“1”

小椒“2”

隼黑“?”

琳“我觉得小黑在开车1551”

椒“很大,比小黑高?隼白你他妈是人吗……”

sweet:“再次描述。”

小黑“我喜欢盖着被子吹”

隼白“蛮好用的”

sweet:“再次投票。”

琳椒“2,隼白,你是个狼灭。”

sweet“2隼白被公投出局。继续投票。”

小黑“6”

琳“0”

小椒“0”

sweet“卧底被找出,游戏结束,名词:挂式空调。”


七欲.空雨

第一发,近期点图

盛桂小椒师徒向

第一发,近期点图

盛桂小椒师徒向

画个撒子画不如描字帖

既然你不能为我所用,必须为我所拥有

……只能看见你的颜色,
让我着迷,
让我上瘾
我贪恋于你,是病态的

这是我个人的自私,我并不在以会损伤谁,以及付出什么代价…………

既然你不能为我所用,必须为我所拥有

……只能看见你的颜色,
让我着迷,
让我上瘾
我贪恋于你,是病态的

这是我个人的自私,我并不在以会损伤谁,以及付出什么代价…………

Hurdle

什么,万圣节已经过了?!(憨批挠头)   

什么,万圣节已经过了?!(憨批挠头)   

.

琳的腐女之路(二)

  .第二章来了!短小渣注意!

  .好好的主角就这么被我活生生的写成了助攻。【扶额】

   .本章有阿力、小椒、隼黑出没请注意。(影苍有一、、)

  .文风沙雕,文笔特渣,请做好心理准备。

  .没有问题就开始吧。

﹌﹌﹌﹌﹌﹌﹌﹌﹌﹌﹌﹌﹌﹌﹌﹌﹌﹌

  .你们好,我是琳。相信你们也知道了昨天的事,我敢断定,隼队一定对小黑有意思!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问就是你看看他对小黑那天(媳)真(妇)灿(一)烂(般)的笑容,再看看训练时那个冷的一批、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面瘫呢,所以,隼队不对小黑有意思才有鬼...

  .第二章来了!短小渣注意!

  .好好的主角就这么被我活生生的写成了助攻。【扶额】

   .本章有阿力、小椒、隼黑出没请注意。(影苍有一、、)

  .文风沙雕,文笔特渣,请做好心理准备。

  .没有问题就开始吧。

﹌﹌﹌﹌﹌﹌﹌﹌﹌﹌﹌﹌﹌﹌﹌﹌﹌﹌

  .你们好,我是琳。相信你们也知道了昨天的事,我敢断定,隼队一定对小黑有意思!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问就是你看看他对小黑那天(媳)真(妇)灿(一)烂(般)的笑容,再看看训练时那个冷的一批、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面瘫呢,所以,隼队不对小黑有意思才有鬼!
  .正文:
  .放我把这件事说给阿力这个资深腐男(?)听的时候,我似乎看见了他的眼里有一道光闪过。当他知道队长连小黑的手都没碰到时候,就一个劲地拉着我出去找他们,说是要助攻,服了,墙都不服就服你。你也不怕一个不小心被队长的千夜尸魂和幻雷手里剑打死。

  .好的,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目的地,准备开始实施计划,就等两位主人公了。“琳姐,阿力哥,你们在树后面干什么?”突然,一只野生小椒(???)从我们背后冒出来,问道。“嘘,憋说话咱俩要等隼白和小黑这两个瓜娃子哦,顺便助攻一下隼白,让他和小黑走上正道。”阿力如实回答。“哦,我知道了。”说完,小椒丢了一颗石子,正好滚到小黑jio前。还好还好,队长没发现,应该是和小黑聊的太开心了吧。

  .后来,我们仨假装路过,碰到了小黑,而小黑也如我们所愿,向前摔去,被石子绊了一跤,倒在队长怀里。我看到队长给了我们和石子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然后为了不让小黑发现是我们做的,咱三迅速逃离了作案现场,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小黑请了三天假,三天后他出来时还扶着腰,嗯,计划顺利完成。【滑稽】

﹌﹌﹌﹌﹌﹌﹌﹌﹌﹌﹌﹌﹌﹌﹌﹌﹌﹌

【碎碎念】我尽力了!不过还是写得好渣哦,都没脸发出来了。

小剧场:

血影:“喂!都第二章了。我和苍牙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七九:“矮油,急什么嘛,反正你都把苍牙拐回去了,晚点出现又没什么(=_=)。”

血影:“呵,信不信我让你第六章永远过不去!”

七九:“别别别,大哥,我错了。你和苍大概下一章出现。”

●姚耀●

【忍3】【苍血&隼黑】祭典与幼化咒㉕番外

第二十五集番外是隼黑车噢(ಡωಡ)

姚耀车技很差(ノ ○ Д ○)ノ

然后由于之前的翻车经历我决定放在QQ群里(●—●)

要看的各位加群自取或者戳我私聊噢(づ ●─● )づ

(顺便宣一波群?)

QQ群号:690042257

群链接我会放在评论区的哦(づ ●─● )づ

如果有什么不妥的话请告诉姚耀噢(づ ●─● )づ

第二十五集番外是隼黑车噢(ಡωಡ)

姚耀车技很差(ノ ○ Д ○)ノ

然后由于之前的翻车经历我决定放在QQ群里(●—●)

要看的各位加群自取或者戳我私聊噢(づ ●─● )づ

(顺便宣一波群?)

QQ群号:690042257

群链接我会放在评论区的哦(づ ●─● )づ

如果有什么不妥的话请告诉姚耀噢(づ ●─● )づ


.

琳的腐女之路(一)

  .我来开新坑了!因为是手机所以没办法创建合集,所以只能散发了。

  .文章以琳的视角来叙述忍村内的恩(死)爱(基)情(佬)侣(们)。

  .cp目前有隼黑、影苍,其他待定。

  .私设如山

  .于是乎,琳就这么开始了她的腐女(听墙角)之路。

﹌﹌﹌﹌﹌﹌﹌﹌﹌﹌﹌﹌﹌﹌﹌﹌﹌﹌﹌﹌

  .各位好,我叫琳,因为某种神秘的目的来到了忍村,可是最近我后悔了……表面看上去祥和平静的忍村,实际上是一(基)片(佬)地(之)狱(地)!!!不行我不能慌,我可是高冷的玉狐一族,gay什么的怕你啊,有本事来啊!【事后琳对她说的这番话后悔...

  .我来开新坑了!因为是手机所以没办法创建合集,所以只能散发了。

  .文章以琳的视角来叙述忍村内的恩(死)爱(基)情(佬)侣(们)。

  .cp目前有隼黑、影苍,其他待定。

  .私设如山

  .于是乎,琳就这么开始了她的腐女(听墙角)之路。

﹌﹌﹌﹌﹌﹌﹌﹌﹌﹌﹌﹌﹌﹌﹌﹌﹌﹌﹌﹌

  .各位好,我叫琳,因为某种神秘的目的来到了忍村,可是最近我后悔了……表面看上去祥和平静的忍村,实际上是一(基)片(佬)地(之)狱(地)!!!不行我不能慌,我可是高冷的玉狐一族,gay什么的怕你啊,有本事来啊!【事后琳对她说的这番话后悔了】

以下才是正文:

  .“琳啊,你是玉狐一族下一代的巫女。经过我们的讨论,已经决定让你去忍村深造,成为一名合格的巫女(忍者)。你可否愿意?”房中,一位老者的声音缓缓传来。“为了玉狐一族,哪怕是刀山火海,琳都愿意。”另一位少女清脆的声音回答道。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可怕的地方的原因。”我现在只觉得后悔,特别后悔。对面的小椒回答:“琳姐你和我的经历好像哦,只不过我是被力哥拉着来的,说是可以听墙角。话说墙角是什么?”

  .阿力那个混蛋,又教坏小椒。不过好像这里的情(基)侣(佬)还蛮多的,墙角应该也蛮多的。【叮,您的好友腐女琳已上线】

  .“哎呀,队长你就别笑我了。”嗯?小黑的声音。队长?难道,是那个被称为白夜叉的蓝银!等等,隼队怎么会和我们可爱的小黑在一起,这一切绝对有猫腻!【我的腐女之魂在燃烧!】“好好好,不笑了,但是你刚刚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噗。”“你都说了不笑了,为什么还笑!【凶巴巴】”啧啧啧,这还是我认识的隼白吗,平时冷得跟一个冰块一样,怎么一遇上了小黑就笑得这么热(宠)情(妻)了呢?

  .“琳姐,你再不喝茶都要凉了。”“哦哦,抱歉,刚刚走神了。”算了算了,这两位的事之后再慢慢探究吧,眼下和小椒喝茶赏花才是最重要的。

﹌﹌﹌﹌﹌﹌﹌﹌﹌﹌﹌﹌﹌﹌﹌﹌﹌﹌﹌﹌

  .血影和苍牙过几章才会出现,但是我觉得剧情怎么被琳带向了椒琳呢?【错觉,一定是错觉。】

  .【碎碎念】今天的我还是依旧的渣,又渣又短,可以的话请轻点喷。【鞠躬】

焚心以火

是太太那抱来的问卷
请二位男嘉宾速速结婚
我是民政局,结婚证我已经远程给二位办好了

哎呀大家怎么都没看到我特意cue到的吉祥物黑风呢!!
当初出茅庐的小年轻遇到霸道总裁,隼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以后我的黑风只给你骑!(然后我来骑♂你)

是太太那抱来的问卷
请二位男嘉宾速速结婚
我是民政局,结婚证我已经远程给二位办好了

哎呀大家怎么都没看到我特意cue到的吉祥物黑风呢!!
当初出茅庐的小年轻遇到霸道总裁,隼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以后我的黑风只给你骑!(然后我来骑♂你)

●姚耀●

【忍3】【苍血&隼黑】祭典与幼化咒㉕

“噗通!”

“嘶……”

刺骨的寒冷迫使阿力跌倒在地,小椒和琳也从阿力的肩背上滑落至地。

琳到现在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的意思,小椒也因受伤而昏迷,而气温也因琳变得冰冷……

即使是再能坚持的躯体,也无法坚持下去了吧……

阿力感觉到一种绝望,一种无力的绝望。一瞬间,阿力有了一种想放弃的感觉。

想举起酒壶饮一口烈酒以取暖,但是手已经动弹不得了……阿力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如果在四肢完全失去气力的时候会怎样,从来没有。头昏昏沉沉的,四肢已经冷到麻木了,只剩下脑与心还在坚持运作——不过应该也坚持不久了吧……

你们两个……求求你们……醒过来好吗……

“狂前辈!修前辈!各位!他们醒了!”

“前辈!!!...

“噗通!”

“嘶……”

刺骨的寒冷迫使阿力跌倒在地,小椒和琳也从阿力的肩背上滑落至地。

琳到现在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的意思,小椒也因受伤而昏迷,而气温也因琳变得冰冷……

即使是再能坚持的躯体,也无法坚持下去了吧……

阿力感觉到一种绝望,一种无力的绝望。一瞬间,阿力有了一种想放弃的感觉。

想举起酒壶饮一口烈酒以取暖,但是手已经动弹不得了……阿力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如果在四肢完全失去气力的时候会怎样,从来没有。头昏昏沉沉的,四肢已经冷到麻木了,只剩下脑与心还在坚持运作——不过应该也坚持不久了吧……

你们两个……求求你们……醒过来好吗……

“狂前辈!修前辈!各位!他们醒了!”

“前辈!!!”

年轻的武士与忍者们激动地喊着,将刚刚苏醒的狂和修围的严严实实。

“不要叫我前辈了……我担不起这个敬称……”狂躲闪着人们的视线,“我太弱了……我谁也没有帮到……”

修侧过头去看着那个躺在自己身边的高大壮实的男子,一瞬间感觉自己似乎不认识那个家伙了。

“明明跟修说好了,要照顾好血影那小子啊……最后还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到,还连累中咒的修一起受了伤……我这个大哥是怎么当的?!我不配啊!!!”

这是修第一次看到狂咆哮着哭泣的样子。修一瞬间感到心很痛,真的很痛。

“狂,这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了。”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千言万语堵在喉咙,勉强挤出的却只是那种再没用不过的劝慰话——修深知狂的性格,这种劝慰是完全没有用的,因为狂只要认定了一样事就很难改变了。

“……龙刃怎么样了?”修沉默了一会儿,决定转移话题——虽然这似乎不太有用。

“……”那些人沉默着,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修能猜到他们想表达什么,但是他更希望听到他们的直接回答:“说话,他怎么样了?”

“龙刃大人他……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成了……碎块……眼睛一直瞪着……我们怎么也没办法……给他合上……”

“至少在最后,他还是像一个真正的武士一样战斗了……”修看着天花板,“没有任何诡计阴招……而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武士的战斗方式……”

“唔……”

狂不再咆哮了,但是明显没有振作起来的意思。

这不是修认识的狂。修认识的狂,是一个豪爽坚强,平时嘻嘻哈哈,战斗认真不服输的剑客,而不是这个躺在这里精神颓丧的大块头。

“狂,别郁闷了,一切还没有结束呢。”修试着学狂平时的说话语气来鼓励狂,但是自己学得并不像。

“哈哈哈哈……我想学着你平时的语气说话,结果一点也不像……”修硬是打了一个哈哈,“果然是狂啊……”

“修……”

御庭三剑客对彼此太过熟悉了,熟悉到对方一开口就知道对方要说的话该是怎样的。所以在狂听到修的那些话的时候,他就反应过来修想要做什么——修是在试着鼓励自己吧……

是这样吧,你这家伙……

“阿力哥哥!醒一醒啊!阿力哥哥!!!”

小椒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伏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阿力和没有恢复意识的琳。周围很冷,刺骨的寒风将小椒全身的温度一点点夺去。

小椒颤抖着在手里召唤了一小团火焰。这团火焰跟周围的寒冷相比似乎不堪一击,但它确实给小椒带来了温暖。

就像,婴儿时自己得到的拯救一样……小椒想着。以前盛桂告诉过自己,血影曾经通过隐瞒实情来帮助盛桂救了自己……也不知那是一时兴起,还是怜悯之心……总而言之,这对那时父母双亡的小椒是一种寒冬中的温暖,就像这团小小的火焰一样……

真是的,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些来了呢?小椒摇摇头,将思绪拉回当下。她现在需要做的是生起火来,试着让阿力和琳醒过来,而不是胡思乱想。

但是在想起刚刚看到的苍牙前辈和血影对战的场景,小椒不由得鼻子一酸。怎么会这样呢……大家都不是坏人……原本关系那么好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小椒一边为苍牙血影他们难过,一边在心里骂着那个幕后黑手——哼,迟早有一天,你这家伙会被本小姐的火焰烧成灰的!到时候,看你还怎么祸害人!!

但小椒现在只能一边骂着一边生起火。

好冷……

“唔……”

隼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被铐住了手脚、关在了一只小小的房间里并倚在了冰冷的墙上。而面前这个面露疯狂笑容、背上生出利刃的黑衣孩童,除了小黑还能是谁呢?

“还记得我吗?小黑,我是隼……”

“再见。”

“……白啊……”

隼白感觉到心脏一阵绞痛。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世界要夺走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最重要的部分——那道点亮灰暗生命的阳光啊……

为什么……隼白想不通。自己的生命已经失去很多了……他不想再失去什么了,真的不想再失去什么了……

“小黑,我是隼白啊……你还记得吗……”

“你当时把背叛的我带回了忍村,却没有为我判刑……你原谅了我……你还呼吁大家来原谅我……”

“还记得吗……在我刚刚回到忍村的时候……你为了我能好好养伤休息,半夜守在我旁边……”

“后来啊……你经常申请跟我一起出任务……你喜欢多带几个饭团……当时你说……因为怕我忘记带干粮……”

“你一直喜欢叫我隼白队长……无论我还是不是你的队长了……”

“还记得吗……小黑……”

还记得吗……小黑……我是隼白啊……白发啊……我是……你的隼白队长啊……

“永别了……”

小黑的声音缓缓飘进了隼白的耳朵。

告别,还是告别。

小黑的告别隼白已经听够了——这根本不是小黑真正要说的话,对吧?隼白想听小黑自己想说的话,而不是机械式的重复告别。

“小黑,说点别的吧……我知道这不是你想说的……”隼白露出一个微笑,“我了解你……”

“再见了……”

“小黑……呵……说不定以后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吧……毕竟你的操纵者早晚都会让你解决了我的……那我还不如现在就把这些说出口……无论你能不能听见……”隼白的微笑里有了些解脱的意味。

“小黑,或许是从你带我回到忍村的那一刻,也或许是从将你从阴阳师手下救下的那一刻,也或许是从更早的时候……从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就像阳光一样,将我原本已经变得灰暗的生命点亮……你成为了我的阳光啊,小黑……”

“……”

“小黑……其实……我喜欢你啊……”

“……隼白……队长……我……也是……” 







—————————————————————————
@毕塔茵

鸽子精姚耀终于更文啦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查无此字》更文就是想稍微甜一下结果奔着刀子就去的操作……(但是这首歌真的好听我吹爆)

对了,有人吃狂X修的CP吗?(狂修和修狂我都可)我不知为何觉得这俩真的好嗑(✪▽✪)

如果有什么不妥的请告诉姚耀噢(ಡωಡ)

苏打味

我回来了!!隼黑粮最近好少啊……

我的隼黑一定要甜!

p2原梗

我回来了!!隼黑粮最近好少啊……

我的隼黑一定要甜!

p2原梗

银
改图,原图忘了在哪里抱的(抱图...

改图,原图忘了在哪里抱的(抱图不留名啊兄弟)

不知道有没有人改过

反正圈内现在的局势就这样

(反正我也是懒得产粮了,88)

改图,原图忘了在哪里抱的(抱图不留名啊兄弟)

不知道有没有人改过

反正圈内现在的局势就这样

(反正我也是懒得产粮了,8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