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雄思CP

203浏览    4参与
一条狸

【HIStory - My Hero/雄思 】一點點 04

今天上班中偷發文,結果發現這篇錯字超多,事實證明不可以上班的時候亂發文(誤)這幾天都用滿滿的寫真花絮當糧食,雄思花絮真的可以看一千次!(滾啦)
本篇會有些小糾結,但覺得是必經的過程,想來想去還是寫了,雖然情境上和當初草稿的設想差了有些多,不過不影響走向,還是老話幾句,謝謝大家喜歡這篇文,也希望大家能繼續看下去喔!

-------------------------------------------------------------------------
-正文-

04

「啊…亞勤,你也來看電影嗎?」



看著一旁自在的來人,古思任問道。
雖說亞勤是麥英雄的好友兼室友,醒來之後也因為住一起加減聊過幾次,...

今天上班中偷發文,結果發現這篇錯字超多,事實證明不可以上班的時候亂發文(誤)這幾天都用滿滿的寫真花絮當糧食,雄思花絮真的可以看一千次!(滾啦)
本篇會有些小糾結,但覺得是必經的過程,想來想去還是寫了,雖然情境上和當初草稿的設想差了有些多,不過不影響走向,還是老話幾句,謝謝大家喜歡這篇文,也希望大家能繼續看下去喔!

-------------------------------------------------------------------------
-正文-




04

「啊…亞勤,你也來看電影嗎?」



看著一旁自在的來人,古思任問道。
雖說亞勤是麥英雄的好友兼室友,醒來之後也因為住一起加減聊過幾次,但對於現在的古思任而言,亞勤同他並不算熟稔,因此古思任在面對亞勤時,還是會禮貌的應對著,客氣卻總帶著生疏。


「對阿,晚點的場次,你們一起來看電影為什麼沒有邀我!害我要自己一個人看,真是太過份了。」


亞勤嘟起了兩頰,不滿的看著古思任。
古思任被看得一臉尷尬,不知道該回些什麼,一旁的麥英雄見狀,便接過了話回道:

「還不是你自己說要睡到自然醒,我們才沒叫你啊。」
「哼,是說,任任啊,為什麼最近你都叫我亞勤呢?之前不都叫我勤勤嗎?還有啊,你為什麼又戴起這老土眼鏡,這實在很不符合我們姊妹的style,拿掉拿掉啦。」


亞勤覺得這陣子的古思任實在太奇怪了,先是對自己莫名的客氣,然後問了一堆有的沒的問題,現在又戴起了之前的老土眼鏡,身為時尚尖端的他,真的是很不懂這宅宅的腦結構究竟在想什麼,怎的想都覺得,這實在是太 ‧奇 ‧怪 ‧了。

「啊...」

亞勤沒有等到古思任的回應,自顧自的伸出手,摘掉了戴在古思任顏上的眼鏡,面對眼前自然熟的室友,古思任真是一點招架能力也沒,只能愣愣的傻笑著。

「你們再說什麼啊?」


一旁的麥英雄聽見了兩人的對話不禁好奇的問了起來。


「啊,就是思任之前和我說他是姊妹啊...啊糟糕...我忘記任任叫我不能說。」
無意間把朋友的祕密說了出來,亞勤心虛的轉頭看了看身旁的古思任。

「唉呦,反正你們都在一起了,說了也沒關係吧!」

看到古思任一臉茫然,好像也沒有要阻止自己說下去的意思,亞勤拍了一下古思任的肩,所幸開心的轉頭看著麥英雄開口。

「就之前任任剛來的時候,就和我說他和我一樣是姊妹啦!不過這之前是我們之間的祕~密~,任任叫我不要讓你知道,所以我那時候就知道任任是同類啦,只是我沒想到最後會變成你和任任在一起就是了。」

「喔...原來如此。」

沒有多說,麥英雄只是笑了笑的喝著自己的飲料。

「我...。」

聽見亞勤所說,又見著麥英雄的反應,古思任深怕麥英雄誤會自己刻意隱瞞他什麼,想做解釋,卻發現自己根本不記得自己有說過這些話,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明,無頭緒之下,只能默默的看著麥英雄,祈禱麥英雄不會太介意才好。

「不過我也真的很意外你們兩個會在一起倒是,現在想想,任任你那時候的確怪怪的,突然從悶騷宅男變得超自然超好相處的鄰家大男孩,一開始又叫我勤勤,怎麼說呢  ,總覺得有種親切感。是什麼呢?」


亞勤一邊說一邊擺出認真思考的樣子,又像是突然想通什麼的樣子,轉過去看著古思任,手指著古思任方向上下晃動著。

「啊啊!那時候的你不像古思任,倒比較像藍熙啊!對,是藍熙,原來如此,難怪英雄會喜歡上你...那時候英雄來找我討論說喜歡上你的時候,我還覺得奇怪,這樣就說得通原來是因為英雄在你身上想到藍熙了啊。」

「亞勤!」

意識到亞勤說的話越來越超界,麥英雄趕緊打斷對方,卻也來不及阻止,出口的話收不回來,一字不差完完整整的傳入了古思任耳裡,麥英雄趕緊回頭看著古思任,深怕這些話讓古思任介心。

「思任,我...。」


被打斷後的亞勤也發現自己說得太急,沒多加思考下,說出了一些似乎不該說出口的話,同樣急忙轉頭看著古思任。


亞勤承認他和藍熙是好朋友,身為同志的他,藍熙是他少數會喜歡的女性朋友,因為藍熙很真、不做作,大咧咧的個性,讓他感到同藍熙相處是舒服的,加上他一直下意識的認定麥英雄和藍熙很是登對也很恩愛,他一直以為麥英雄之後的另一半也會是像藍熙那樣的女孩類型,因為藍熙太好了,直到麥英雄同他說出自己好像喜歡上古思任時,說實話,他當下真的感到非常訝異。


而這並不代表亞勤不喜歡古思任,一直以來,亞勤不是沒有看到古思任被排擠與霸凌的樣子,亞勤總覺得這傢伙一副畏畏縮縮、總是躲在角落的模樣,就令他想起過去因性向與特質被欺負的過往,但是他走過了,他知道如何反擊,他知道如何用更尖銳的態度去應對這些冷言冷語,所以自從開始善用保護色並活得很自己的那一刻開始,亞勤便很少再遇到這麼多刻意的找茬與麻煩事,那時候的他,打從心裡覺得古思任太弱了,既然自己可以做到變強,找到與這個社會共存之道,那憑什麼古思任做不到,所以一開始他的的確確非常瞧不起古思任這樣的角色存在。


只是一段時間後,亞勤發現,古思任其實真的就是個性格很好的人,他不是不能反抗,而是不想去傷害別人,就算自己已傷痕累累,古思任卻總是笑著,這反而是亞勤自己做不到的。


亞勤不下一次看過古思任獨自在學校廣場一旁的樹叢旁吃著飯,然後拿出準備好的罐頭餵食著一旁的流浪貓,偶爾伸手逗逗那些不愛親人,卻願意施捨一下蹭蹭古思任手背的小貓們,慢慢的,亞勤對於古思任的厭惡,不知不覺間,淡化掉了。

所以當麥英雄提議要古思任同住,好就近照顧時,亞勤竟沒有提出反對,甚至當他真的與古思任相處之後,發現到古思任並沒有向他想像的那樣懦弱,反而覺得這樣的古思任很真,加上得知古思任和自己一樣是同類時,他也是真心想交這個朋友,到最後他還給了建議,讓麥英雄去面對自己對於古思任的感情,而現在自己竟會愚蠢的因口快,未經思考的貿然發言直接傷害了古思任,亞勤自己也傻了,只能看著古思任,面露出滿滿的愧疚。


「任任...對不起我說錯話了,全部都是我亂說的,英雄是真的很喜歡你的,你別想太多。」


古思任看了看麥英雄的表情,知道對方正為自己擔心著,又看了看一旁緊張的亞勤,也清楚對方並不是故意說出這些話,古思任輕輕的,搖了搖頭,淡淡的,笑了笑,示意亞勤別太介意,只是古思任卻始終沒有回過頭對麥英雄多作開口。

「英雄、任任,我電影要開始了,必須先走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亞勤看了看時間,雖然因為自己闖下的禍,擔心著兩個人會不會因此產生誤會,卻也不得不先行離開。


麥英雄看在眼裡,猜想思任絕對不會毫不在意,亞勤走後,麥英雄趕緊開口,想解釋自己對思任的心意與藍熙無關,想讓思任放心。


「思任,我對藍熙...。」

「英雄,我好像有點累了,我們可以回家嗎?」


麥英雄的話還未說完,便被古思任的話蓋了過去,小小聲的,語氣聽起來似乎沒有過多的情緒,卻阻止了麥英雄繼續說下去。

麥英雄總感覺古思任這句話的語氣裡,帶著一絲絲的懇求,像是古思任懇求著麥英雄,留給他一點得以呼吸的空間。
最終,麥英雄收回想說的話,半晌,默默的開口。


「......好,我們回家。」
「謝謝你,英雄。」


古思任輕輕的笑了,麥英雄看著卻一點也不覺得開心,他看見了古思任的笑容中,透著一點點的疲態,讓麥英雄很是心疼,卻也不好多說。


回程的路上,古思任沒有說話,麥英雄也沒有開口,兩人就這樣,靜靜的,手就這樣緊緊的牽著,回家。






一条狸

【HIStory - My Hero/雄思 】一點點 03

最近得了重感冒,咳到腦袋像糨糊一樣,有些無法思考,導致這篇文寫得好久(其實草稿很早就寫完了),龜速到每天睡覺都夢到雄思來找我摧文(不~~),本來想在History寫真出版的時候發文慶祝一下,卻還是沒趕上(哭)。


第三話和第四話其實本來是一個章節,但覺得全寫完有些份量太長了,所以分成兩節,後續盡量在明後天補上,還是一樣感謝大家的閱讀!

-------------------------------------------------------------------------

-正文-



 
「思任,有想去哪裡走走嗎?」


古思任搖搖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其實對...

最近得了重感冒,咳到腦袋像糨糊一樣,有些無法思考,導致這篇文寫得好久(其實草稿很早就寫完了),龜速到每天睡覺都夢到雄思來找我摧文(不~~),本來想在History寫真出版的時候發文慶祝一下,卻還是沒趕上(哭)。


第三話和第四話其實本來是一個章節,但覺得全寫完有些份量太長了,所以分成兩節,後續盡量在明後天補上,還是一樣感謝大家的閱讀!

-------------------------------------------------------------------------

-正文-




 
「思任,有想去哪裡走走嗎?」


古思任搖搖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其實對古思任而言,只要能夠和麥英雄在一起,到哪兒,做些什麼,並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 


「那我們去看電影?」
「好啊。」
 


點點頭,看著麥英雄,古思任笑了笑,一樣是那總是帶著靦腆的笑容以及那對總不吝於彎起的雙眼,每每看著古思任的笑容,麥英雄的心裡總是有一絲淺淺的甜意,淡淡的療癒,總是不自覺地想去觸摸對方,而這是過去在面對藍熙時,從未有過的不同感受。
 


對麥英雄而言,兩個人的關係剛從哥們晉升成戀人,雖然之前有和女性交往的經驗,但和男性交往卻還是第一次,麥英雄不希望像對待女生一般的方式對待古思任,卻又有些難以拿捏之間的平衡,深怕在兩個人的關係相處上,讓古司任產生任何不舒服或是委屈的感覺,縱然他知道依照古思任的個性,就算委屈了也不會同自己說出,想想,這似乎是麥英雄第一次如此挂心著對方與人交往。
 


過去和藍熙一起時,許多決定往往都是藍熙說了算,就算麥英雄覺得為難,好個性的他搭上強勢的藍熙,也多忍了下來。他以為兩個人之間的容忍是一種愛的表現,卻不知這樣單方面的忍耐只是讓自己對於藍熙的愛越發冷卻,直到藍熙走了,遇見了古思任,麥英雄才漸漸發現自己的心意,原來早就給了古思任,所以他不希望自己和古思任重蹈他和藍熙的覆轍。
 


兩個人漫步走在前往不遠的電影院,其實這段路程說遠不遠,說近卻也有些小距離,裡當是騎車過去比較省時也比較方便,但麥英雄小小任性的期望能和古思任多些相處,雖說兩人住在一起,相對的時間很多,麥英雄卻總是有種想將古思任的一點一滴都收入眼裡的慾望,就像當初古思任偷偷觀察著自己一般,畢竟過去只有古思任看著自己,自己不多看幾眼,豈不是有點虧,所以麥英雄提議了步行前往,好在古思任倒是很乾脆的答應了。
 


一路上,兩個人話不多,這段時間下來比起一開始的拘束,古思任對於兩個人的獨處習慣不少,儘管麥英雄還是不解為什麼古思任這段期間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卻也對這件事沒想過太追究的意思。


 
古思任變的不再那麼直率,古思任對於兩個人之間的相處一直小心翼翼,他都看在眼裡,但同時他更清楚,從日記中,古思任對自己的愛,有多久有多濃,而這樣就夠了,麥英雄覺得,有些習慣是可以再培養和磨合的。


 
伸出手,麥英雄沒有猶豫的牽起身旁人的手。
另一旁的古思任,感受到手掌的溫度,有些詫異的低了頭看了看,又抬起頭望著沒有回過頭的那人,看見了對方臉上揚起淺淺上揚弧線的嘴角。


「⋯⋯。」


沒有說話,沒有掙開麥英雄的手,古思任將兩人的手握的更緊,雖然從小到大經歷了太多事,讓古思任總是怯怯的,不敢去爭取什麼,只是如果可以,至少在他擁有的這段期間他想好好握緊對方的手,這樣小小自私的想享受這段難得的感情,應該可以的吧。
 


這一刻,古思任偷偷的在心裡祈求著,希望這樣的幸福可以維持長久一些。


 
兩人進了影城,麥英雄讓古思任決定要看什麼片子,出乎意料的,原以為古思任會選帶些藝文氣質的電影,畢竟在麥英雄的印象中,古思任總是看著各種哲學探討的書籍或文藝小說,卻沒想到古思任選了個非常主流的美式英雄片,這倒是讓麥英雄感到小小的驚奇。
-
 


「沒想到你會這麼喜歡英雄片。」


 
電影結束後,麥英雄與古思任坐在影城樓下的速食店裡,想起方才古思任看電影時,那對藏在眼鏡之後,仍發著亮的眼神,加上兩人自看完電影後,古思任像開了某個開關一般,不停興奮的說著電影裡精彩的片段,讓麥英雄回想起,好像自從認識古思任開始,從來沒聽過對方一天之內說過這麼多話,看起來古思任似乎是真的很喜歡這一類的電影,便不禁失笑。


 
看見麥英雄笑著自己,古思任頓了一下,尷尬的低下頭,隨手拿起前頭的薯條,沾著一旁的番茄醬,默默吃著,試圖掩飾自己過頭的興奮,良久,才喏喏的開口。
 


「不好意思,英雄,讓你一直聽我說話。我從來沒和人看過電影,好像太興奮了,吵到你了?」
「不會啊,我覺得很有趣,好像看到不同一面的你,讓我很開心。」
 


拖著一邊的臉,麥英雄笑著回道,對於古思任能夠在自己面前展現不同以往的表情,麥英雄是真心覺得高興,這也讓他想挖掘更多他所不知道的古思任。


 
伸手,古思任以為麥英雄習慣性的要摸上自己的髮,沒想到麥英雄卻往下的輕撫了自己的顏,然後順手抹去古思任嘴角沾上的番茄醬,又下意識的放進自己嘴裡舔掉,這一連串的舉動讓古思任著實愣了幾秒鐘,不自覺微紅了兩頰。


 
看見自己的每一個小動作,都能牽動古思任的每一個表情,麥英雄不禁覺得有趣,起了玩心。
 


「思任,我也想吃薯條。」


口裡咬著方放進嘴裡的薯條,耳裡聽見麥英雄的要求,古思任點點頭,拿起自己手中的薯條遞給麥英雄,卻見對方突然起身,倏然的掩近古思任,在兩人僅有的幾公分距離中,麥英雄咬下了古思任口裡涎著的食物,沒有意外的,古思任瞬間刷紅了臉。
 


像是惡作劇得逞一般,麥英雄坐回自己的位子,笑著看著古思任。
 


「哈哈哈,思任,你的反應真有趣。」
「我⋯,誰叫你突然靠這麼近⋯⋯。」


 
古思任小聲抗議著,縱然發現自己被戲弄了,也只能無奈的看著對自己笑得燦爛的麥英雄,心裡不禁犯起滴沽。


“被這種高顏質突然靠近,又在公共場合,想沒反應也很難吧⋯⋯。”
 
「這讓我想到之前在家的時候你也是這樣的反應,那時候我只覺得你好可愛啊。你還記得嗎,那天睡覺的時候,你背對著我,我看著你,那時候我才發現,我竟然有想抱緊你的念頭。」
麥英雄想起當時的畫面,不自覺地微笑著。


「思任 ⋯你知道嗎,其實我⋯。」

「呦喔!這不是英雄和思任嗎?這麼巧你們也在這啊?」 


麥英雄的話還未說完,硬生生的被一旁傳來的聲音打斷,不用回頭,兩人便能猜到會這樣往往人未到聲先到的傢伙,也只有麥英雄的損友亞勤一個人了。 


亞勤發現兩人之後,自然而然的在古思任身旁坐了下來,隨手拿起古思任拎在手中的薯條,自顧自地吃了起來,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方才打斷了兩個人的談話。






一条狸

【HIStory - My Hero/雄思 】一點點 02

三次元太虐,終於抽出時間零零碎碎的打完第二篇,之前覺得正劇裡古思任明知道英雄和藍熙是一對的,但日記裡卻說覺得麥英雄是知道他的心意的這裡有些糾結,所以在文裡稍微揣摩了一下古思任的心情,做了調整。

另外之前和損友討論過,覺得古思任一回魂就被自己暗戀很久的大大親了,感覺很驚恐啊(誒),雖然我看得很開心XDD

所以這裡設定了古思任很開心能和麥英雄在一起,卻又因為不清楚前因後果而糾結,有些不敢承受這份愛的感覺,雖然現在古思任有些彷徨,但之後我想會慢慢變得欣然的。

總之,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囉!

----------------------------------------------------...

三次元太虐,終於抽出時間零零碎碎的打完第二篇,之前覺得正劇裡古思任明知道英雄和藍熙是一對的,但日記裡卻說覺得麥英雄是知道他的心意的這裡有些糾結,所以在文裡稍微揣摩了一下古思任的心情,做了調整。

另外之前和損友討論過,覺得古思任一回魂就被自己暗戀很久的大大親了,感覺很驚恐啊(誒),雖然我看得很開心XDD

所以這裡設定了古思任很開心能和麥英雄在一起,卻又因為不清楚前因後果而糾結,有些不敢承受這份愛的感覺,雖然現在古思任有些彷徨,但之後我想會慢慢變得欣然的。

總之,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囉!

-------------------------------------------------------------------------

-正文-



古思任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前一陣子似乎多擾,先是在原本預定要告白的那天,被惡霸們圍打,更害的麥英雄沒有見著女友藍熙的最後一面,他始終為了這件事情耿耿於懷。
 
過去,古思任都是一直偷偷的喜歡著麥英雄,不是因為麥英雄的外表,更不是因為麥英雄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而單純只是麥英雄是古思任獨自行走的人生道路上,唯一一個注意到他、會關心他的人,就算知道那只是麥英雄路見不平的俠義行為,並不包含其他感情因子,古思任卻還是覺得麥英雄的出現,是在他對世界絕望後的一種救贖。
 
漸漸的,古思任從天台的偶遇,開始期待在校園裡的每一個不期而遇,剛開始,麥英雄只是看不過去古思任老是被欺負,好心的給對方建議,而古思任總是聽了聽,然後淡淡的笑了笑,想著那些不愉快,只要能每天見到麥英雄,都會煙消雲散不算什麼。
 
漸漸的,每一次的偶遇,麥英雄同他說的話越來越多,興許是說說自己最近看了些什麼好書,他知道古思任喜歡看書,或是說說最近網路上有哪些趣事,而古思任總是靜靜的,微微笑著聆聽,偶爾搭上幾句話,古思任小小貪心的認為,也許麥英雄有把自己當成朋友在關心。他很開心,但他無法確定,因為他從沒交過朋友,所以不知道什麼是朋友間的相處。
 
漸漸的,古思任發現自己無時無刻的想著麥英雄,發現自己心裡滿滿都是麥英雄,他喜歡上麥英雄了。
 
可是他也知道,麥英雄早就有了美麗聰明的女友藍熙,每每看著麥英雄和藍熙相處的情景,雖然心裡痛痛的,但古思任是真心覺得他們很好、很登對,藍熙的確是最適合麥英雄的人,所以古思任原本沒有打算將自己內心不能說的情感表示出來。
 
但感情這種事,在古思任對麥英雄之間只增不減。
古思任想了很久,他知道麥英雄有女朋友,他也知道自己和麥英雄都是男的,怎樣也不可能在一起,但那份情感濃烈的,讓他好想好想對麥英雄說出自己滿滿的感謝與心意,他覺得麥英雄應該也有察覺自己對他的好感,就算麥英雄無法和自己在一起,他也想告訴對方他很喜歡他,也很感謝他,是他讓自己的生命變得開始不一樣了。
 
這樣的念頭輾轉幾夜,古思任終於鐵了心,將自己存了很久的打工錢,拿去買了一對手環,他約了麥英雄,想著就算不告白,朋友之間表達感謝送送禮物應該也無不可吧。
 
可是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個邀約,卻害得麥英雄與藍熙天人永隔,連最後一面也沒見著。
 
也許是愧疚,古思任上回在教室竟以為自己看見了藍熙的靈魂,慌亂之下撞到了桌角,之後便失去了意識。
等到一回神,卻發現自己不知道何時站在球場的中央,一聲「古思任,我喜歡你。」便這樣突然的闖入了耳中,正當古思任還沒釐清狀況,倏然發現,這一句話竟是來自他暗戀許久的麥英雄同他的告白。
 
「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疑問,沒有準備的,一個吻襲上了唇,口裡填滿的是麥英雄的氣息,古思任不自覺的沈浸在這樣的氛圍裡,覺得這一切都太超乎腦袋可理解的範圍,也許他可能還在夢中,夢見英雄對自己告白,夢見自己在和英雄接吻,夢見英雄戴上了自己送給他的手環牽起了自己的手。
 
而這一切都不是夢,他和麥英雄是真的在一起了。
 
只是古思任記不起他和英雄是怎麼走到這層關係,他睡著的這段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古思任後來才知道,他以為自己睡了七天,可實際上是,他這七天正常的在活動,正常的上學、正常的生活、甚至正常的和麥英雄住在一起,但說正常其實也不太正常,這七天古思任沒有留存任何記憶,從同學亞勤的口中,古思任聽見了另一個別於往常的古思任,樣貌、個性、給人的感覺都和原本的自己很不同,但,那不是他,那個古思任是誰?
 
「思任,你最近怎麼又戴起眼鏡了?」
在確立關係之後的幾天,麥英雄發現古思任有些不同,不知何時開始,古思任戴起過去那副厚厚的黑框眼鏡,讓麥英雄有些不解,不禁隨口一提。
 
另一邊,坐在餐桌前,古思任看著麥英雄幫自己準備的早餐,心裡是滿滿的暖意,過去偷偷喜歡麥英雄時都是自己幫對方準備早餐,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夠有和對方迎接早晨共享早餐的一天,心中不禁漾起一絲喜悅,卻很怕這樣的小確幸倏忽即逝。
 
但對於麥英雄對自己的提問,古思任無法回答。

古思任感到有些尷尬,他的記憶還停留在一個多禮拜前,他不清楚這段失去記憶的期間裡,那個不同的自己改變了什麼,心裡總是感到彷徨不安,下意識的戴起了眼鏡,想和那個不認識的自己做個區隔,想用這樣的舉動填補心裡的不安全感,可這些話,古思任卻不知該如何同麥英雄解釋,無法說出口。
 
「嗯…覺得還是這樣比較習慣吧…。」
「是喔。」
沒有多說什麼,麥英雄低下頭吃起自己的早餐,看見對方沒有多做反應,古思任有些怯怯的開口。
「你不喜歡嗎?不喜歡的話,我…」
看著因為自己而小慌張的古思任,麥英雄輕笑了一下,伸出手拍了拍古思任的頭,微笑的回應。
「不會啊,我都喜歡,不管怎樣你覺得開心就好。」
聽見麥英雄的回覆,那一句你覺得開心的話語傳進了古思任的心底,從小到大沒有人會在乎古思任在想什麼、喜歡什麼,他像是個可有可無的影子,隱沒在人群之中,直到他的英雄在黑暗中找到他。
 
「思任,你等下有事嗎?」
古思任想了想,今天因打工的同事和他換了班,得到了一天假,便搖搖頭。
「沒有⋯。」
「那難得天氣這麼好,等等要不要出去走走?」
手裡拿著喝濃湯的勺子,麥英雄微笑的詢問古思任。
「好,好啊!」
古思任驚喜於麥英雄的邀約,雖然聽聞另一個他也同英雄出去過幾次,但現在的他,卻是第一次接收到麥英雄的邀約,古思任心中雖然有著許多想不透的煩惱事,但此刻的期待心情大大掩過內心中的慌恐不安,一想到可以和麥英雄肩並肩的走在一塊,古思任想事情時不自覺咬著湯匙的嘴角,不由地揚起,開心溢於言表。
 
而另一邊一直觀察著古思任的麥英雄,看著古思任一下子沈思,一下子開心,將心情全寫在臉上便覺得可愛,抬頭,對上了麥英雄的眼,發現對方不知何時一直盯著自己,想到方才未控管的傻笑不知道有沒有被英雄看見,古思任趕緊收起表情,低頭掩飾喝著自己面前的濃湯。
「那,快吃吧。」
「恩。」
沒有忽略掉古思任紅透雙耳的細節,不戳破古思任的害羞,麥英雄笑了笑低頭吃著自己的早餐,窗邊灑進的陽光,在經過白色百葉窗後,柔化了本該刺眼的光茫,也柔化了兩個人的關係,更暖了桌前的人,從古思任和麥英雄相遇之後的每一日,兩個人的關係都正一點點、一點點的在改變。

一条狸

【HIStory - My Hero/雄思 】一點點 01

被損友空哥推入坑,看完了三部曲之後,秒速開了大文坑,其實三部的設定我都滿喜歡,只是第一部因為是女穿男,似乎對於古思任有太多的不了解,所以一個很想補足對於劇中的過去和未來怨念的開了文,雖然一開始沒有什麼甜蜜蜜的互動,比較著重在補足背景,但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

-------------------------------------------------------------------------

-正文-


“ 原以為,我們的存在如同處在兩個平行宇宙一般,從沒想過命運會將你一點點、一點點的拉進了我的生命之中,又一點一點的將我們拉近,如果這是一場夢,那我期望這場夢可以...

被損友空哥推入坑,看完了三部曲之後,秒速開了大文坑,其實三部的設定我都滿喜歡,只是第一部因為是女穿男,似乎對於古思任有太多的不了解,所以一個很想補足對於劇中的過去和未來怨念的開了文,雖然一開始沒有什麼甜蜜蜜的互動,比較著重在補足背景,但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

-------------------------------------------------------------------------

-正文-



“ 原以為,我們的存在如同處在兩個平行宇宙一般,從沒想過命運會將你一點點、一點點的拉進了我的生命之中,又一點一點的將我們拉近,如果這是一場夢,那我期望這場夢可以永遠別醒。-古思任“


嗶嗶、嗶嗶、嗶嗶,規律的電子音響起,試圖敲醒仍在熟睡的人們,仿佛想竭力將人從夢境拉回現實之中。


「古思任,古思任,該起床了。」溫柔的嗓音自耳畔邊傳來,蜷曲在被窩中,只露出一點點髮梢的古思任翻過身,揉了揉尚未清醒的雙眼,迷濛之間,他看見一張曾經覺得遙遠,卻又溫暖的面容出現在眼前,傾刻,古思任以為自己還在做夢,不自覺的愣了一下。
「怎麼?還沒睡醒嗎?」麥英雄看著一臉迷迷糊糊的古思任,傻愣的看著自己呆坐在床上,便覺得有趣,語氣中滿是笑意。
聽見對方的詢問,古思任這才回過神,慌忙的搖搖頭。
「不,我⋯我醒了。」
「醒了就好,早餐我準備好了,快來吃吧!」
笑了笑,麥英雄習慣性的伸手,揉揉古思任的腦袋,將那頭本就睡亂的髮弄的更亂。


回給對方一個靦腆的微笑,古思任起身,簡單的梳洗,換上淡藍色長版上衣,那是前陣子和麥英雄出門時,對方替他挑選的。

順了順被弄亂的頭髮,他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過去那總是未加梳理的亂髮,如今靜靜柔順的貼著,明明沒有近視,卻總搭上粗框的圓眼鏡,就像是古思任為了隔離掉那 些外在所給的一切不友善,為了讓自己能夠越加不顯眼的偽裝,只是,在遇見麥英雄之後,古思任開始有種感覺,或許自己可以慢慢有勇氣將這些武裝一點點的卸除 下來,做一個嶄新的、不同過去的自己,總有一天。
伸手,拿起鏡台上的眼鏡,戴上,古思任默默在心中給自己的期許。
 
一場意外,帶走了古思任的雙親,讓年紀尚不能自立的古思任失去了應該守護他成長的庇護,直到成年之前,古思任不停輾轉在不熟稔的親戚之間,沒有根的他,無論身在何處,都只能坐在外人的位置上,無法落根,無法融入,無法獲得真正的愛。
而失去了家的他,迎接他的那些外來不友善,更未曾少過。
或許大多數人初見古思任的第一印象,是那頭蓬亂的髮,是那拘謹不苟、非潮流的老土穿著,是那總是傻笑看似好欺負不懂反抗的個性與表情。


但他不是真的懦弱,不是未曾反抗過,曾經,在年少血氣正盛的年代,古思任的父母剛離世,換了一個新的環境,人生地不熟加上喪親之痛,古思任將自己未成熟的心 封閉起來,與世界隔離,無法融入群體的他漸漸的被邊緣化,而那些正值叛逆的少年之間每日閒得無聊,便對這樣的異己,衍生出不少碎言碎語,總之就是大家都對 這樣的傢伙百看不順眼。
那時班上一名因家世良好,成績也不錯且倍受父母寵愛,又是班長的同學,對於古思任的遭遇非但沒有同理、沒有理解,更將古思任當成是放大自己優越感的道具,聯合其他同學不斷的對古思任進行無聊的惡作劇。


剛開始,古思任並不想理會這些沒有意義的訕笑,直到對方不知第幾次的辱罵古思任,說他是沒爸媽養的孤兒,只配坐在垃圾堆裡,甚至將他一直收在身邊,父母留給 他的護身符連同書包一同丟進垃圾桶中的一刻,古思任再也忍無可忍的動手揮了對方一拳,用力的推倒了對方,這一刻,古思任覺得自己就像是小時候他最喜愛的超級英雄一般,替自己出了一口惡氣,雖然最後換來的是其他同學們的一陣拳腳,他也甘之如飴。


只是事件並未如此就結束,古思任替自己掙了一口氣的下場,換來的是對方父母怒氣沖沖的帶著各方民意代表與媒體,衝進校長室中,要求校方懲治傷害自己寶貝兒子的暴徒,要求老師對於未能盡到督促之責給個交代,而當校方聯絡當時照顧古思任的親戚時,親戚卻表示古思任不是他們的小孩,他們只負責提供古思任的生活所需,其他一律不負責也不過問,因此,被落下的古思任只能任由老師壓著頭,強迫的向對方鞠躬道歉,耳邊傳入耳中的,是對方父母口出一句句沒家教的野小孩。 


那天,親戚家的長輩對古思任說,收留你我們已經仁至義盡,請不要再造成我們的困擾,而後的話古思任一點也聽不進去,只覺得眼前模糊一片,可他卻不想在這時刻對任何人掉下任何一滴眼淚,因為這是他對自己最後的驕傲。

古思任有好多的不明白,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失去父母,不是他願意的,更不是他能掌控的,他何嘗不希望能夠像父母還在的時候,那時小小年紀的他,穿著超級英雄的衣服,打倒父親裝扮的壞人,說著長大之後要變成英雄保護父母著樣天真單純的話,可是他做不到,更沒機會了。


他不明白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讓明明該是被同情的他,變成他人口中嘲笑戲弄的對象,他不明白他反擊有什麼不對,為什麼不能反擊,為什麼明明受到傷害的是自己,可他卻必須要對加害他的人道歉,他無能為力,他莫可奈何,他年紀太小了,小到沒有辦法成為自己的英雄,小到沒有力量可以改變這荒唐的社會。

那一天起,古思任認知到,他,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是一個人的,是孤獨的。那一天起,古思任開始寫起日記,在日記中,古思任將那些無人可訴的事情一點一點的寫進筆記中,他想記錄自己活下來的證據,卻又對於活著抱持著疑問。

在日記中,他與自己對話,因為沒有人會聽他說話。
在日記中,他與老天爺對話,一次又一次的詢問著作為古思任存在的意義,卻永遠也得不到答案。

漸漸的,古思任學會不去奢求那些不該屬於他的事物,學會將那些不平等的對待硬生生忍下、吞下,他不想引起紛爭,他不想造成別人的困擾,所以古思任總是笑笑 著,獨自面對所有的不友善,雖然世界很醜陋,但在古思任的心裡,依舊小小期盼著,有一天人們會發現他的好,近而親近他、了解他,縱然孤獨,卻還是渴望著能夠得到人的溫暖。
 
麥英雄,人如其名,不僅有著一張高顏質的外表,運動和念書同樣難不倒他,在團隊之中很是耀眼,麥英雄就像是陽光一般的存在,與不起眼的古思任,如同站在兩條平行線上的人,沒有交集,只是恰恰好擺在同一個班級之中,僅僅如此。
 
而原本對世界的絕望,直到遇見了麥英雄,古思任這才覺得生活好像有了轉機,麥英雄的一點一滴,成了古思任活下去的養分,只是他卻不敢再奢望的更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