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雅儿贝德

19192浏览    312参与
🔸freeze🔹

王的加冕👑。

鸽了很久还是画了🐦
最近在补小说,吸骨吸骨

王的加冕👑。

鸽了很久还是画了🐦
最近在补小说,吸骨吸骨

皦月蛟♈︎

Salvatore(5)

那两个孩子被带入了工厂后,不到半个月就被彻底洗脑,现在已经成为白袍兵器中的一员。


而那个异形种的幼崽,在那之后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使用魔法甚至也不需要咏唱,可惜的是,无论怎样向他说明父神的美好,父神那远大的目标,这个异形种始终不为所动,真是愚蠢啊。


父神已经给他下达了命令,七天之后就能进行净化,他们那些忠诚的小信徒也被允许参战,他们应该感恩戴德,能见证这伟大的一刻。


主教悠闲的坐在藤椅上喝茶,思考着这一切。


——


“安兹大人,根据近日人类的动向,不久战争就会开始,我们要迎战吗,还是和以往一样?”雅儿贝德问。


“迎战,”安兹认真的看了...

那两个孩子被带入了工厂后,不到半个月就被彻底洗脑,现在已经成为白袍兵器中的一员。

而那个异形种的幼崽,在那之后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使用魔法甚至也不需要咏唱,可惜的是,无论怎样向他说明父神的美好,父神那远大的目标,这个异形种始终不为所动,真是愚蠢啊。

父神已经给他下达了命令,七天之后就能进行净化,他们那些忠诚的小信徒也被允许参战,他们应该感恩戴德,能见证这伟大的一刻。

主教悠闲的坐在藤椅上喝茶,思考着这一切。

——

“安兹大人,根据近日人类的动向,不久战争就会开始,我们要迎战吗,还是和以往一样?”雅儿贝德问。

“迎战,”安兹认真的看了看他们的脸,“如果这次不将他们的气焰彻底压下去,我再次陷入沉睡后,醒来就不一定会看见完整的你们了。”

“虽然我是这么说,但下次能不能醒来都还是个问题,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必须先把那些不懂事的人类消灭干净,那样也能少个麻烦,之后专心对付其他阴暗面就好。”

“安兹大人……”

“别露出那种表情啊,雅儿贝德、夏提雅……”安兹缓缓站起身,“我并不会死亡,只是会沉睡很长一段时间,我陷入那种情况后,就为我祈祷,希望我能在那一天醒来吧。”

“呜哇哇,安兹大人!”马雷和亚乌拉扑到他的怀里,强忍着泪水,那两双好看的眼睛带着祈求。

安兹摸了摸他们的头发,“做好战斗准备吧,马雷和亚乌拉,纳萨力克的后方需要你们,科塞特斯、雅儿贝德带领军队赶往前线,两天后出发,迪米乌哥斯和夏提雅留在这里,女仆团除了艾多玛、露普斯蕾琪娜,全员出动,赛巴斯单独与索留香潜入人类的领地,把人类的动向一一汇报给我。”

“明白了。”雅儿贝德擦掉眼泪,安兹大人自从那以后,就变得更让人心疼了。

众人一一离开大厅,唯独迪米乌哥斯留下了。

“安兹大人,我知道您一定对我们隐瞒了某些事,在下不会过问,但能否请您告诉我您这样做的原因。”

“……”安兹的声音有些颤抖,“那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事。”

——

五十个人形兵器,身披白袍,被整整齐齐的摆在大军最后方,他们抬起手,吟唱同一种文字,空中展开了巨大的光圈,笼罩住整个军队,主教也张开手掌,“骑士之心!”一剂兴奋剂扎入他们的心脏,士兵眼中泛着红光,每个人身上的戾气汇集起来,是的,战争让每个人不得已变成这样,除了杀,别无他选。

(从什么时候,为荣誉与家园而战变成了为死亡而战。)

纳萨力克的不死族大军虽然数量没有人类多,但身体的强度和抗性比人类强上几倍,主教的魔法是为了提升士气,让这些士兵在面对从外表上看就很恐怖的异形种前也有勇气举起枪。

按照以往的惯例,由安兹发动第一个魔法。

“阿波罗与黑暗之舞!”安兹抬起一只手,朝向人类的军队,掌心的黑色能量球不断膨胀变大,散射出一束束黑影,黑色的光直接侵蚀掉了所触碰过的所有生物与武器,地方人员一瞬间只剩下小半。

“果然,人类无论把装备改造的多么精良,或者是加上那低等的防御魔法,在绝对的力量前还是那么不堪一击,”雅儿贝德轻蔑的冷哼,继而泛起花痴“不愧是安兹大人,仅仅是使用魔法的姿势都要让我窒息了!”

战斗进行中,虽然那些白袍的家伙确实消减了不少杂兵,但主力可以说是毫发无伤,唯一让安兹有些在意的,是那个站在角落中,同样身穿白袍的孩子,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孩子让他觉得有些熟悉,更让他惊讶的是,他使用魔法完全不需要吟唱,并且在其他人使用群攻魔法时,他偷偷的在主力的身后设下陷阱,或者是用破防魔法帮助士兵,能伤害到主力的人类可不多,更何况只是个孩子。

“雅儿贝德。”

“什么事,安兹大人?”

“我去带个人回来,你继续关注战场。”

“您一个人去吗?还请带上我吧,这里有科塞特斯和由莉他们,我放心不下您。”

“不必了,很快就好。”安兹发动瞬移的魔法,闪到那个孩子的背后,提起他的袍子就飞回了营地。



——


后面太子(?)就和安兹大人见面了,会发生什么好事呢……


寒蝉
雅儿贝德同人双人合作款 绿石蝇...

雅儿贝德同人
双人合作款 绿石蝇and寒蝉

雅儿贝德同人
双人合作款 绿石蝇and寒蝉

皦月蛟♈︎

【all安兹】几个饼(就是段子)

任务1.攻给受揉腰


太子场合


“啊啊啊父亲大人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为父亲大人真的太可爱了嘛呜呜……”(小心翼翼把父亲大人的骨头掰回来)


安兹看着他边哭边把自己几截错位的脊骨掰回原位,在心里感叹,好吵,好痛,好酸,正个骨戏还这么多的也只有潘多拉了吧。(还有不要说可爱啊!)


小迪场合


“安兹大人,请保持这个样子不要动,很快就可以了,”(揽住安兹的后背)“实在是在下疏忽,下次我会尽量克制的。”


安兹全裸的躺在迪米乌哥斯怀里,如果他还是人类的话已经满脸通红了吧。(实在是狡猾啊迪米,还有下次?还是尽量克制?就算你这么说几乎没有一次我的脊骨还在原位啊。嘶……痛痛痛!...

任务1.攻给受揉腰


太子场合


“啊啊啊父亲大人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为父亲大人真的太可爱了嘛呜呜……”(小心翼翼把父亲大人的骨头掰回来)


安兹看着他边哭边把自己几截错位的脊骨掰回原位,在心里感叹,好吵,好痛,好酸,正个骨戏还这么多的也只有潘多拉了吧。(还有不要说可爱啊!)


小迪场合


“安兹大人,请保持这个样子不要动,很快就可以了,”(揽住安兹的后背)“实在是在下疏忽,下次我会尽量克制的。”


安兹全裸的躺在迪米乌哥斯怀里,如果他还是人类的话已经满脸通红了吧。(实在是狡猾啊迪米,还有下次?还是尽量克制?就算你这么说几乎没有一次我的脊骨还在原位啊。嘶……痛痛痛!)


吉吉国王场合


“还真是抱歉啊魔导王陛下,”(笨拙的在安兹错位的骨头上试探)“不过我毕竟没有学过医术,还是让医生来做这种事比较好吧。”(其实很不情愿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和安兹的关系,正在懊恼自己不知道下手轻重中)


“别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啊吉克尼夫,你是想把我们的关系公布出去吗?!”(鲜血帝这个混蛋,关系传出去丢的可是他和魔导国的面子,下次再发生这种事就直接把他除掉好了!在那之前先去找迪米把骨头掰回来……)


大虫子场合


“请安兹大人暂且忍耐一下,”(咔嚓一下骨头就回来了)“还需要镇痛吗?”


“需要……”(和科塞特斯倒是很顺利,毕竟冰的镇痛效果很好,就是每次体内总会有一股消散不去的寒气一样,宫寒吗?不对我在说什么……简直像女人一样……)


(头痛的捂脸)


“还是很痛吗,安兹大人?”看到安兹蜷缩起来很担心。


“不……已经不痛了,谢谢你。”


性转雅儿贝德场合


(魔法治疗中)


“对不起啊安兹大人,可是妾身只要是看见安兹大人这副身体就没有办法克制住自己,特别是安兹大人(哔——)的时候就更想继续做下去了。”


(魔法治疗要温柔得多呢)


“这种事我就不计较了,但请再不要挑那种不合适的场合对我提出请求了,当着大家的面会让我很困扰的啊。”


【无性转雅儿贝德因为用的是道具对安兹大人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就不写了】


任务2.安兹怀孕后会发生……


太子场合


“怎么了,不开心吗?”安兹躺在二重幻影怀里,抬头问。


“因为这样的话,‘父亲大人’这个称呼就不再是在下的专属了,父亲大人的爱也会从在下这里分走一半,想到这里,我就想把这个小崽子从父亲大人的肚子里拿出来杀掉。”


“……”


小迪场合


“在下会一辈子效忠您与小主人的。”


“等……迪米你可是父亲。”


“作为父亲我会疼爱我的妻子与孩子,但作为下属的我也要对自己的主子有尊敬之心。”


“真是公私分明……”


大虫子场合


科塞特斯当场晕倒现已进入纳萨力克急救室。


鲜血帝场合


“……人类和不死族之间没有生殖隔离吗?”


“什么时候了你还问这种问题啊混蛋!!!”


“婚礼什么时候举行?”


“?”安兹逐渐失去高光,“啥?”


“后位我可是一直给你留着呢。”


性转雅儿贝德场合


“安兹大人怀上了我的孩子!安兹大人怀上了我的孩子!安兹大人怀上了我的孩子!!!”雅儿贝德极度兴奋已进入癫狂状态,安兹不得不使用完全沉静让雅儿贝德安静下来。


(被雅儿贝德抱在怀里摸飞鼠玉)


“呼……呼呼……”你这痴汉脸到底是对谁啊!


【无性转雅儿贝德的话……无稽之谈……】




——


sal没时间码,就先放几个饼。







喪鬼R
角畫錯了非常難過 但沒有時間再...

角畫錯了非常難過 但沒有時間再改了
畫完才後悔為什麼划那兩道白線

過于辛苦

角畫錯了非常難過 但沒有時間再改了
畫完才後悔為什麼划那兩道白線

過于辛苦

猫s

存货④

头像系列

一时懒得放那么多张就整合成一张了

以及草稿

存货④

头像系列

一时懒得放那么多张就整合成一张了

以及草稿

猫s

存货②

无论何时的骨王都是父爱如山的骨王(?)

存货②

无论何时的骨王都是父爱如山的骨王(?)

那蕴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突然想迫害守护者们了!

但是仔细想想会被间接迫害到的其实是安兹大人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突然想迫害守护者们了!

但是仔细想想会被间接迫害到的其实是安兹大人吧.....

北边的北极熊

入坑国服,为了新年抽政哥,没有cba的我还是不会放弃伯爵的!抱着中二王打主线筹石


这么久只摸了两幅图,万分抱歉...

学校的课好可怕,现在只想及格qmq

入坑国服,为了新年抽政哥,没有cba的我还是不会放弃伯爵的!抱着中二王打主线筹石


这么久只摸了两幅图,万分抱歉...

学校的课好可怕,现在只想及格qmq

皦月蛟♈︎

【迪安&雅儿安】与您残缺的舞

跳舞吗……作为一个社畜,铃木悟可没有机会去学怎么和女性一起跳舞,他不参加公司举办的各种party,也对舞蹈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不过,如果只是欣赏大家漂亮的舞姿,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提议很好,迪米乌哥斯,那么发请柬的事就交给女仆们吧,物品的采办交给赛巴斯,你和雅儿贝德将宴会的流程确定好,不允许有差错,场地的布置一定不能太过花哨,以及把平民和我们的场地分开,近距离的接触越少越好,同时也是防止贵族和他们起冲突。”


“明白了,安兹大人。”


啊,笑容,和之前不一样了。


为了稍微拉近人类和魔导国的距离,安兹和迪米乌哥斯商量了两天的时间才最终决定在帝国内举办一场舞会,平民和贵族...

跳舞吗……作为一个社畜,铃木悟可没有机会去学怎么和女性一起跳舞,他不参加公司举办的各种party,也对舞蹈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不过,如果只是欣赏大家漂亮的舞姿,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提议很好,迪米乌哥斯,那么发请柬的事就交给女仆们吧,物品的采办交给赛巴斯,你和雅儿贝德将宴会的流程确定好,不允许有差错,场地的布置一定不能太过花哨,以及把平民和我们的场地分开,近距离的接触越少越好,同时也是防止贵族和他们起冲突。”


“明白了,安兹大人。”


啊,笑容,和之前不一样了。


为了稍微拉近人类和魔导国的距离,安兹和迪米乌哥斯商量了两天的时间才最终决定在帝国内举办一场舞会,平民和贵族都可以参加,两边的待遇平等,并且采取了自助餐的形式,能更好的照顾到老人和孩子。


“举办一个舞会,您觉得怎么样呢?”迪米乌哥斯推了推眼镜,“轻松愉快的舞蹈,没有任何限制,欢快的乐曲能带动气氛的活跃,同时也能放松他们最近太过压抑的内心,因为人类对我们的接受程度还很低,我建议以吉克尼夫的名义举办,地点就选在王城的广场。”他是这么说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个可靠的人呢,迪米。


——


“嗯……就算你这么说,我并不会跳舞啊。”安兹莫名有点心虚,但不会跳舞就是真的不会啊。


“如果安兹大人不参加的话,舞会的气氛是没法活跃起来的。”


我参加了才更不可能活跃起来吧。


“如果你们真的很想让我参加的话,那这几天我就抽出时间练习一下吧。”对跳舞完全是一窍不通怎么练习啦啊啊!


“既然要练习,安兹大人肯定会需要一个舞伴吧,那舞伴的人选……”不愧是痴女呢雅儿贝德,口水要流出来了哦。


“哼,你个老太婆凑什么热闹,你那差劲的舞技还是别在安兹大人面前丢人了。”夏提雅不屑的讽刺。


“你个矮子,安兹大人要搂住你的腰也得弯下身来吧!”


“够了,”安兹抬手制止两人的争吵,“陪我练舞这件事就让迪米乌哥斯来吧,只是要委屈你跳女步了。”


“不,能帮助到安兹大人是在下最大的荣幸。”


——


安兹私下里查阅了一些关于舞蹈的书籍,要说比较经典的就是华尔兹吧,舞会的开场舞就选这个好了,他也只需要在开场的时候出现一下,之后就可以静静的在位置上发呆。


“有劳了,迪米乌哥斯。”安兹的手有些迟疑的搭在了他的背上(这种程度的触碰应该是可以的吧),同时也感受到自己背部的温暖。


两人的舞步缓慢,为了让安兹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没有放音乐,两人在静默的大厅里就只能听见鞋跟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安兹甚至能感受到恶魔呼气的温度。


啊……好尴尬,还是和他说点什么吧。


“安兹大人,在下的脸是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迪米乌哥斯仰头问。


“诶,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您似乎一直在往旁边看,如果是因为这个,还请告诉在下。”


“是吗,很抱歉,我只是不习惯长时间注视别人的脸。”跳舞时看向别处是对女方的一种不敬,只是第一次和迪米贴得这么近,他难免会紧张啊。


“开场舞您会选择谁做舞伴呢?”


“雅儿贝德吧,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夏提雅的身高和我的差距比较大,跳起来很不方便。”当面说会打击到夏提雅的,到时候要不要让迪米乌哥斯代劳呢?


“我明白了,我会转告她们的,舞伴的人选就按照职位高低来定吧。”


有这么一位省心的下属真好。


“乌尔贝特似乎挺擅长这种舞吧。”


“乌尔贝特大人?”


“当年还邀请我和他一起跳,不过我拒绝了,现在想起来稍微有些后悔。”因为之后再也没有一起跳舞的机会了。


“如果安兹大人想的话,把我当做那位大人的影子也没有关系,也算是一种双向的弥补吧。”


“与你跳舞我并不介意,但我不会把你当做他的影子,大家也一样。”


“是在下失礼了。”看出了安兹的低落,迪米乌哥斯也不再说话。


两人的舞快要接近尾声,女仆却突然来报告,他们只能暂时回到工作岗位上,之后的练习也总是断断续续,是残缺不全的舞。


——


手搭上安兹后背的那一刻,他确实是开心的,能够触碰到大人的身体,丝绸下冰冷的骨架。


他主动挑起话题,是因为看出了安兹的紧张,也是因为那属于恶魔的小心思,他想要得到安兹大人的注视,他甚至希望那两团火焰永远被冻在宝石中,这种……似乎永远都不该出现的占有欲。


对于无上至尊们,甚至是乌尔贝特大人,还有安兹大人的造物,他也是嫉妒的,能够毫无顾忌的与安兹大人接触。他从不满足于只有下属这一个身份。


以及到最后仍旧残缺的舞,让他又多了一个遗憾。


像那颗永远无法展露的心。


——


“啊啊啊!我竟然能与安兹大人,至高无上的大人跳舞,我就知道您一定更爱我!”雅儿贝德在大殿上尖叫起来,“那个碧池果然哪一点都比不上我!”


“你个老妖婆!”


“安兹大人的舞伴人选是根据两位的身份定下的,与安兹大人的个人感情并无关系,还请两位在安兹大人面前注意自己的仪态。”迪米乌哥斯提醒道。


“哼!”似乎这个提醒并没有什么作用。


在安兹与雅儿贝德跳舞期间,迪米乌哥斯伪装成了一位普通贵族,他与女伴跳舞的位置刚好能够近距离欣赏安兹大人的舞姿,他是带着羡慕完成这场舞的。


与您残缺的舞啊,直到死亡也无法填补。





——


在与雅儿贝德跳舞的时候,安兹想起了那天迪米乌哥斯似乎是忘记自己跳的是女步,向他伸出手礼貌的邀请 ,安兹没有拒绝,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就出言提醒了对方,能看到迪米慌张的样子,也很不错啊。




是一只咸鱼教主惹

这个阴影打起来好麻烦QAQ(差点想拔羽毛)

这个阴影打起来好麻烦QAQ(差点想拔羽毛)

Tes the Joker
三贤者! 转自推特:まぐろ (...

三贤者!

转自推特:まぐろ (@yamakibi)
https://twitter.com/yamakibi?s=09

三贤者!

转自推特:まぐろ (@yamakibi)
https://twitter.com/yamakibi?s=09

棱镜

【纳萨力克日常】马雷啊马雷,谁是纳萨力克最美丽的女人?

*金苹果的梗

*第一次写overlord相关如有OOC欢迎告知我会进行反思和修改,也欢迎给我提供各种建议~

纳萨力克的一天是十分漫长的。

纵使伟大的四十一位至尊创造出了这个宛若神域一样的存在,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空旷’。

这并非是指因为拥有多层领域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空间的狭小,而是因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工作,除了一部分本身设定就是居住在某一领域的领域守护者和一些充当观众比如第六层竞技场的哥雷姆外其他人大多都有着自己的工作,每一位纳萨力克的仆从都如同侍奉神明的侍从一样侍奉着至今还留在纳萨力克的最后一位至尊。

那位统合了所有至尊的大人不但没有抛弃他们这些无用之人选择离去,反而选择和他...

*金苹果的梗

*第一次写overlord相关如有OOC欢迎告知我会进行反思和修改,也欢迎给我提供各种建议~

纳萨力克的一天是十分漫长的。

纵使伟大的四十一位至尊创造出了这个宛若神域一样的存在,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空旷’。

这并非是指因为拥有多层领域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空间的狭小,而是因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工作,除了一部分本身设定就是居住在某一领域的领域守护者和一些充当观众比如第六层竞技场的哥雷姆外其他人大多都有着自己的工作,每一位纳萨力克的仆从都如同侍奉神明的侍从一样侍奉着至今还留在纳萨力克的最后一位至尊。

那位统合了所有至尊的大人不但没有抛弃他们这些无用之人选择离去,反而选择和他们一起留在这里,甚至还无微不至的对他们这些被至尊们创造出来的奴仆们设身处地的着想,这一切都忍不住使人泪目。

所有人都愿意为了那位大人献上所有的赞美和所有的一切。

但是最近那位大人却下达了一项让所有人都感到气愤的命令。

那位大人居然命令他们休息!!!

装备无需睡眠无需饮食道具的奴仆们就算是连续工作七天七夜也不会感到疲累,可现在那位大人居然要他们放下手中的工作进入休息的状态。

虽然对这项命令感到不满,可人家阶层守护者们都已经开始行动起来遵守安兹大人的命令,他们这些奴仆又能怎么样呢?

可是……不工作的话,又能干些什么呢?

每个奴仆都在思考的问题也是困扰着作为守护者总管的雅儿贝德的问题。

那位命令自己献上爱情的男人总是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头痛的小麻烦。

如果能凭借着这个借口要求飞鼠大人命令自己侍寝的话那该会有多么美妙呢?

雅儿贝德不自觉的挑起了嘴角,但很快意识到自己还有急需解决的事情,所以那样美妙的幻想还是留到晚上再想好了。

“不如我们聚一次会怎么样?上次一起去了浴场,上上次在亚乌拉那里喝了下午茶,这次的话搞一个单独的,女性守护者们的聚会怎么样?”

雅儿贝德的话让一旁无精打采修着指甲的夏提雅叹了口气。

“说起来……安兹大人给我们的假期未免有些太多了,居然要我们工作六天必须休息一天,真是难以接受”

“怎么?难道夏提雅你打算违反安兹大人的命令吗?”

一旁的亚乌拉带着轻松的语气询问道。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怎么可能违背安兹大人的命令!可就算是休息我能想到的也只有聚会喝下午茶不是吗?”

“说的也是哦”

面对有些慌乱的夏提雅,亚乌拉眨了眨眼睛认真的想了想。

似乎她们用来打发时间的事情也仅有这一种方式。

“没问题的话明天就在老地方碰头好了”

见到没有人提出有趣的提议,就连雅儿贝德的语气都带了几分沉重。

“收到”

“没问题”

大概又会是漫长而无聊的一天吧……

这样思索着的雅儿贝德很快就被第二天的情形给震得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雅儿贝德有些理解不能的单手捂住额头。

“矮冬瓜!你难道忘了我们聚会的先决条件了吗?女性守护者!女性哦!”

夏提雅的声音提高了一个档次。

“你这个食物展览柜不但胸部是假的现在连眼睛都是假的了吗?难道他看上去不像女性吗?”

面对亚乌拉的质问就连夏提雅也哑口无言。

原因就出在亚乌拉身边的马雷身上。

按理说马雷身为男性守护者是没有参加这次聚会资格的,但不知道亚乌拉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给马雷换上了一套更加华丽的女装。

白色的礼服被黑色缠满宝石的腰带束缚着,裙摆开的很大却是像夏提雅那样蓬起来的样式,里面似乎还有一层用珍贵的丝线编织成的短裙的样子。

再搭配上马雷那羞涩和怯懦的模样,怎么看都是一位还情窦未开的少女。

那样的美丽估计以后会有不少男人为了获取她的爱而成为扑向火焰的飞蛾。

但很可惜,即便如此马雷也是个男孩子。

“呜哇,是……是姐姐啦,姐姐非要拉我来这里,还,还给我换上了‘联谊晚会最终决战兵器’什么的……”

马雷有些畏惧的看向雅儿贝德。

深怕雅儿贝德这个守护者总管对其训斥。

平时姐姐就已经够凶了,这次绝对会挨骂的了!

一想到可能会接受训斥马雷就有些沮丧,这是不是意味着安兹大人对他的评价也会下降呢?

都怪姐姐了!

但我可不敢跟姐姐抱怨,会被她凶的啊。

“这样啊……”

雅儿贝德在思索着什么,嘴里还小声的念着什么。

一旁的夏提雅则是摆出挑衅的模样,摆了摆手似乎要驱赶什么的样子。

“矮冬瓜,你的眼光可真是越来越差劲了”

“是吗?”

亚乌拉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夏提雅挑衅的样子,暗地里却给马雷打了个只有他们才能懂的手势。

马雷看到姐姐发信号,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按照之前的剧本念了出来。

“夏……夏提雅大人”

“没关系的,叫我夏提雅就可以,马雷”

“这,这样啊,我这件衣服是佩罗罗奇诺大人送给泡泡茶壶大人的礼物,据说是一种叫做脱壳日的节日……也是泡泡茶壶大人唯一没有把佩罗罗奇诺大人送的衣服丢掉的一件哦,就连安兹大人也称赞过它很好看”

马雷的话让夏提雅赤红色的眼睛睁大了不少,目光中流露出的是难以相信和肉眼可见的嫉妒。

“就是说呐,所以应该是夏提雅你的眼睛不好使了才对”

亚乌拉落井下石般的话语引来夏提雅不快的一声轻哼。

反倒是雅儿贝德拿着本子一言不发的在快速画着什么。

“雅儿贝德,你这是在干嘛?”

亚乌拉踮起脚尖凑过去一看,两只耳朵立马翘得更高。

雅儿贝德正在以高速绘图的方式将马雷衣服的样式记录了下来。

“我只是想要把最完美的一面展现给安兹大人而已”

雅儿贝德的话顿时引来了两人的不满。

“只有在工作时才能靠近安兹大人的总管阁下可真是会开玩笑,安兹大人至今为止正眼看过你几眼呢?”

夏提雅的话就如同点燃了火药桶一样,马雷为了避免被波及连忙躲到了不起眼的角落里,打算坐山观虎斗。

嗯,听安兹大人说这个世界上也有母老虎一类的女性存在。

明明是那么柔软的女孩子为什么会被称作母老虎呢?

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马雷很久,直到有一次看到自家的姐姐用鞭子把恐怖公的眷属抽成灰烬之后才有所明悟。

“哼哼哼,夏提雅,就算你这么说但实际上你却离安兹大人更加的遥远,你多久没见过安兹大人了呢?只能当做疯狗一样扔进敌人军队中的你,一开始就没有被期待过的吧?”

“你说什么?”

“而我——可是被安兹大人命令献上爱情的女人啊,夏提雅,你从一开始就应该认清现实才对”

“是吗?守护者总管大人,安兹大人可是抱过我的哦~”

“七鳃鳗!哼,安兹大人给我擦过泪水的呢”

“大嘴猩猩!!!说的跟我没有一样,安兹大人可是很温柔的哦~”

“你这个贱人,哦呵呵呵,我明白了,你大概也只有这点小伎俩了吧?安兹大人亲吻过我哦!怎么样?夏提雅啊,你这下总该认清现实,谁才是正妃了吧?”

雅儿贝德得意的抖动着翅膀。

而夏提雅则是咬牙切齿流露出一副不甘的模样。

一旁的亚乌拉叹了口气。

为什么每次聚会都会发展成这样呢。

“我说——安兹大人特的让我们休息可不是让我们讨论这种事情的吧?再说了,我有问过安兹大人他最喜欢谁,安兹大人可是说了‘我最喜欢亚乌拉呢’所以说你们争论的事情毫无意义……”

亚乌拉的声音越来越小。

因为她发现两双带着怒火目光同时把目标变成了自己。

“没想到你还这么小就学会偷男人了呢,真是不可思议”

雅儿贝德嘲讽的话语让亚乌拉一阵恼怒。

“没想到矮冬瓜居然也会偷吃,哼哼,是怕以后嫁不出去了吗?”

夏提雅掩着嘴阴阳怪气的笑着。

这样统一阵线的样子在平时十分的罕见,但这次两人却不约而同的联起手来试图打压另一个或许会抬起头的危机。

“你们两个,嘿嘿……原来是得不到宠爱的老女人们在争风吃醋啊,我也是能够理解的,怪不得安兹大人还和我讨论未来的事情……”

亚乌拉特意在未来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话说……姐姐说的好像是安兹大人要送我和姐姐去精灵们的学校读书来着……

那天的事情马雷也从姐姐那里了解了一些,不过看到此时亚乌拉意气风发一对二还稳占上风的模样,马雷还是决定不去打扰姐姐会比较好。

“未来?……亚乌拉,你做的很好呀”

“不敢当,正妃大人”

“可惜,安兹大人还是会选择最美丽的人才对,就算你有未来,但那会是几百年呢?哦嚯嚯嚯,在几百年内我一定会受到安兹大人的宠爱然后为安兹大人诞下子嗣,最后成功的让亚乌拉你好好羡慕羡慕的”

夏提雅说着猩红的目光中带了几分异样的神情。

身为驯兽师的亚乌拉很清楚,那是捕猎者才会拥有的眼神。

可惜。

自己也是捕猎者啊。

“说到美丽你们不觉得就算夸自己是最美丽的也无济于事吗?”

雅儿贝德的话如同给夏提雅浇了一盆冷水,就在夏提雅暗中恼怒雅儿贝德拉偏架的时候又听到雅儿贝德轻声说出的话语。

“不如我们让安兹大人评价一下怎么样?谁是最美丽的女人”

“我没有异议”

身为女性的直觉一瞬间理解雅儿贝德用意的夏提雅连忙附和。

亚乌拉则是脸色难看起来。

有她们两个在安兹大人根本不可能会称赞她的美丽。

哪怕安兹大人是真心喜欢她也没用。

因为这次比拼的是美丽。

没有雅儿贝德那样丰满的身材也没有像是夏提雅那个妖女一样的迷惑他人的精致容颜,自己毫无疑问一定会败下阵来。

到时候要被嘲笑多久呢?

时间大概会长到亚乌拉连想都不敢去想的地步。

就在亚乌拉准备认输的时候,拯救她的是马雷的声音。

“可……可是,为了这种事情而去打扰安兹大人,如果被安兹大人认为守护者们私底下只有这种程度的话,一定,一定会被训斥的吧,也有可能会比较失望就是了”

马雷畏首畏尾的话语却如同雷电一样击中了雅儿贝德。

马雷说的没错,万一安兹大人说‘那不过是和小孩子开的玩笑’或是‘你们每天都在为这种事情而争吵吗?’无论是哪一个都会显得她这个守护者总管气量狭小和不称职。

可是……

不让安兹大人评价的话又如何能分出胜负呢?

“说的也是,不如让马雷评价一下好了,反正他应该也算是男性……大概”

夏提雅怀疑的目光移向了马雷的腹部。

“男孩子!我是男孩子的了!”

马雷一只手压着裙摆一边面红耳赤的辩驳着。

最后只引来了夏提雅一声叹息。

“那也只好这样了,不过亚乌拉可是马雷的姐姐……”

雅儿贝德显得有些犹豫,如果美丽输给夏提雅……不,怎么可能会输给那个七鳃鳗!

但是,如果!如果马雷只喜欢夏提雅这种类型的而判自己输得话虽然不能接受但起码还说得过去。

可要是……

输给亚乌拉的话。

堂堂守护者总管居然比不上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这一定会让安兹大人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要怎么办好呢。

“放心,马雷才不会说谎呢”

“是,是的”

亚乌拉底气十足的说着。

另外两人虽然有些疑虑,但怀疑同伴这种事情两人还是做不出来所以一致同意了亚乌拉的建议。

于是局面就变成……

坐在椅子上抱着法杖瑟瑟发抖的马雷,而三个打扮的完美无缺的美丽女性之间的局面。

白色的礼服,金色的蛛网装饰那高耸的两只像是要撑破衣服一样。

姐姐就很平呢……

马雷一边想着一边看向和平常打扮没什么不一样的姐姐。

总感觉姐姐一定有藏着什么。

好闻的香水味无疑是加分项,马雷点了点头,正准备说雅儿贝德最漂亮的时候,夏提雅轻咳了一声。

暗紫色和黑色混搭的礼服,束腰死死的缠在腰部,给人一种随时可能会勒断少女的腰肢一样的错觉。

隆起的奇怪的地方让马雷有些好奇里面塞了些什么。

和雅儿贝德比起来仿佛十五六岁少女一样的夏提雅本身就不占优势,但夏提雅那精致的容颜和白蜡一样的皮肤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就在马雷要开口说夏提雅最美丽的时候,脑袋里收到了一条「讯息」。

“该怎么说,你知道的吧马雷”

果然……

姐姐要我拉偏架啊。

马雷苦着张脸。

不过还是打算按照姐姐的吩咐。

不然的话回去一定会挨揍的。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条讯息传了过来。

“马雷呦,如果你称赞我美丽的话我就将你要求的植物系魔物赏赐给你另外还可以让司书长拿出那些放在最深处的书给你看”

雅儿贝德的话就像是利箭一样刺穿了马雷的心脏。

一直负责处理纳萨力克事物的雅儿贝德自然是知道上次马雷向安兹大人要求了什么。

“那……那样的话……”

就在马雷准备违心称赞雅儿贝德的时候,又一条讯息传了过来。

“马雷你如果称赞我的美丽,我就把佩罗罗奇诺大人的百科全书借给你看”

是夏提雅的讯息。

却包含了不得了的内容。

那本百科全书就连马雷也略有听闻。

据说是无上至尊们攻略一切的至宝,上面还曾经记载了至尊们冒险时遇到的各种事情和魔物,一定会相当精彩的吧?

“那个……”

“马雷!好吧,如果你说我最美丽的话,我就让你连续睡一个月的觉!执勤全都由我来负责”

是姐姐亚乌拉的讯息。

三个人都开出了不错的条件呢。

那到底要怎么说呢?

答案当然只有一个了。

亚乌拉哼着调子在无上至尊们所处的第九层大步的行走着。

这次据说是安兹大人点名亲自召见。

真希望……

安兹大人能和自己讨论一些关于未来……

的事情。

不过大概轮不到自己的才对。

轻轻的敲了敲门,大门被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小心的探出头来。

似乎是普通女仆呢。

“安兹大人召唤我来,麻烦通报一声”

见到是亚乌拉,那名女仆笑的非常开心。

“安兹大人说了,如果是亚乌拉大人的话可以直接进来”

“是吗!那有劳了”

亚乌拉怀揣着更加喜悦的心情走进了房间。

见到了王座后那名高深莫测的至尊。

安兹·乌尔·恭。

“安兹大人我来了哦”

“亚乌拉啊,都说了不用那些虚礼也没有关系的哦”

安兹大人是多么的温柔啊。

但自己却不能这样理所当然的接受。

“不行的呢,不按照礼仪的话可是会被说教的呢”

亚乌拉双手放在脑后枕着头笑嘻嘻的看着一旁面无表情的雅儿贝德。

“这样啊……对了这次叫你来是想问一下关于马雷的事情,我似乎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只是有些累了而已,请不要放在心上”

“这样啊,亚乌拉你还真是贴心呢,听说第六层放手的重任都压在了你的身上你不会感到累吗?”

似乎是好奇般的询问。

不过亚乌拉还是认为是雅儿贝德不甘心的泄露了那次的结果。

一想到马雷现在应该在特意弄得冰爽的房间里裹着羽绒被睡大觉的样子,亚乌拉的嘴角忍不住挑起一丝恶作剧般的笑容。

“我佩戴有相关的道具所以没关系的哦,不过还是希望安兹大人能够去看望一下马雷,那样的话他的病会好的更快才是”

亚乌拉的话让安兹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那我现在就动身好了”

“嗯嗯,马雷一定会开心的不得了呢”

……

时间回到聚会。

马雷想了想最后还是说出了自以为最好的答案。

“我,我觉得,还是亚乌拉,最美丽了,不,不过嘛,没,没有安兹大人的话,姐姐一定会嫁不出去的了”

憨憨鱼

为何不赐予我您的爱与热情

为何不赐予我您的爱与热情

姐
出售手办不死者之王 雅儿贝德7...

出售手办
不死者之王 雅儿贝德
75RMB包邮
95新

出售手办
不死者之王 雅儿贝德
75RMB包邮
95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