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集句

464浏览    37参与
鸿影

【集杜诗】天宝十四年

* 刷《杜诗镜铨》过程中首次集句诗尝试,标题说明一切

血战乾坤赤,楼兰要斩时。
潼关初溃散,愁痛正为兹。
北阙妖氛满,山河战角悲。
数州消息断,虽在命如丝。

1. 杜甫《送灵州李判官》:“犬戎腥四海,回首一茫茫。血战乾坤赤,氛迷日月黄。”

2. 杜甫《暮冬送苏四郎徯兵曹适桂州》:“尔贤埋照久,余病长年悲。卢绾须征日,楼兰要斩时。”

3. 杜甫 《八哀诗 · 赠司空王公思礼》:“潼关初溃散,万乘犹辟易。偏裨无所施,元帅见手格。”

4. 杜甫《咏怀二首其一》:“先王实罪己,愁痛正为兹。岁月不我与,蹉跎病于斯。”

5. 杜甫《得家书》:“二毛趋帐殿,一命侍鸾舆。北阙妖氛满,...

* 刷《杜诗镜铨》过程中首次集句诗尝试,标题说明一切

血战乾坤赤,楼兰要斩时。
潼关初溃散,愁痛正为兹。
北阙妖氛满,山河战角悲。
数州消息断,虽在命如丝。

1. 杜甫《送灵州李判官》:“犬戎腥四海,回首一茫茫。血战乾坤赤,氛迷日月黄。”

2. 杜甫《暮冬送苏四郎徯兵曹适桂州》:“尔贤埋照久,余病长年悲。卢绾须征日,楼兰要斩时。”

3. 杜甫 《八哀诗 · 赠司空王公思礼》:“潼关初溃散,万乘犹辟易。偏裨无所施,元帅见手格。”

4. 杜甫《咏怀二首其一》:“先王实罪己,愁痛正为兹。岁月不我与,蹉跎病于斯。”

5. 杜甫《得家书》:“二毛趋帐殿,一命侍鸾舆。北阙妖氛满,西郊白露初。”

6. 杜甫《遣兴》:“天地军麾满,山河战角悲。傥归免相失,见日敢辞迟。”

7. 杜甫《对雪》:“瓢弃樽无绿,炉存火似红。数州消息断,愁坐正书空。”

8. 杜甫《得弟消息二首》:“生理何颜面,忧端且岁时。两京三十口,虽在命如丝。”

水风泠兰

集句四首

集句四首


其一


别来沧海事,浮生一病身。

世路风波恶,久作广陵尘。


作者依次:李益,杜甫,辛弃疾,临淄县主


其二


昨夜风兼雨,南冠客思深。

绿蚁新醅酒,灯下白头人。


作者依次:李煜,骆宾王,白居易,司空曙


其三


风枝惊暗鹊,芳树引流莺。

桃花浅深处,动息如有情。


作者依次:戴叔伦,惟审,元稹,王勃


集句其四


江汉思归客,羁泊欲穷年。

凉风吹夜雨,远烧入秋山。

寥落悲前事,萧疏鬓已斑。

思君若汶水,江山非故园。


作者依次:杜甫,李商隐,张说,马戴,戴叔伦,韦应物,李白,杜甫


集句四首


其一


别来沧海事,浮生一病身。

世路风波恶,久作广陵尘。


作者依次:李益,杜甫,辛弃疾,临淄县主


其二


昨夜风兼雨,南冠客思深。

绿蚁新醅酒,灯下白头人。


作者依次:李煜,骆宾王,白居易,司空曙


其三


风枝惊暗鹊,芳树引流莺。

桃花浅深处,动息如有情。


作者依次:戴叔伦,惟审,元稹,王勃


集句其四


江汉思归客,羁泊欲穷年。

凉风吹夜雨,远烧入秋山。

寥落悲前事,萧疏鬓已斑。

思君若汶水,江山非故园。


作者依次:杜甫,李商隐,张说,马戴,戴叔伦,韦应物,李白,杜甫


李定谔(˙ー˙

考前勿入系列:课本诗句打乱瞎凑如何串成故事

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原来在京城弹锦瑟的女子如何成为阵前令敌人闻琴丧胆的琴魔,然后过上隐居生活,接济天下寒士。

脑洞有点大……

【友情提示:如果正在背语文,请谨慎考虑是否阅读。考试真的串了概不负责!】

八月秋高风怒号,狐裘不暖锦衾薄。

单于猎火照狼山,风掣红旗冻不翻。

胡天八月即飞雪,布衾多年冷似铁。

瀚海栏杆百丈冰,铁骑突出刀枪鸣。

一骑红尘妃子笑,昆山玉碎凤凰叫。

中军置酒饮归客,血色罗裙翻酒污。

自言本是京城女,名属教坊第一部。

妆成每被秋娘妒,老大嫁作商人妇。

晓镜但愁云鬓改,千呼万唤始出来。

弟走从军阿姨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垂死病中惊坐起,随风直到夜郎西...

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原来在京城弹锦瑟的女子如何成为阵前令敌人闻琴丧胆的琴魔,然后过上隐居生活,接济天下寒士。

脑洞有点大……

【友情提示:如果正在背语文,请谨慎考虑是否阅读。考试真的串了概不负责!】

八月秋高风怒号,狐裘不暖锦衾薄。

单于猎火照狼山,风掣红旗冻不翻。

胡天八月即飞雪,布衾多年冷似铁。

瀚海栏杆百丈冰,铁骑突出刀枪鸣。

一骑红尘妃子笑,昆山玉碎凤凰叫。

中军置酒饮归客,血色罗裙翻酒污。

自言本是京城女,名属教坊第一部。

妆成每被秋娘妒,老大嫁作商人妇。

晓镜但愁云鬓改,千呼万唤始出来。

弟走从军阿姨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垂死病中惊坐起,随风直到夜郎西。

边庭飘飖那可度,去时雪满关山路。

一去紫台连朔漠,终岁不闻丝竹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低眉信手续续弹,不教胡马度阴山。【PS:这个琴魔功力太高深】

万里长征人未还,青鸟殷勤为探看。

沧海月明珠有泪,蜡炬成灰泪始干。

王师北定中原日,巴山夜雨涨秋池。

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

了却君王天下事,从此君王不早朝。

怨灵修之浩荡兮,余不为五斗米折腰。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少无适俗韵,不用尚书郎;

愿驰千里足,送儿返自然。

问征夫以前路,乃瞻衡宇,悠然见南山。

方宅十余亩,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End】

紫藤坞主人
薤露北辰2.0秽土版

集句——七绝(两首)

旧的集句,一先韵。

集绝句比较快,律诗比较爽——然而也不是最近集的。

恶意深沉。

日色欲尽花含烟,人在鸾歌凤舞前。

不待长亭倾别酒,试写离声入旧弦。

玉炉沈水袅残烟,疏梅清唱替哀弦。

明月楼台箫鼓夜,绣被焚香独自眠。

旧的集句,一先韵。

集绝句比较快,律诗比较爽——然而也不是最近集的。

恶意深沉。

日色欲尽花含烟,人在鸾歌凤舞前。

不待长亭倾别酒,试写离声入旧弦。

玉炉沈水袅残烟,疏梅清唱替哀弦。

明月楼台箫鼓夜,绣被焚香独自眠。

云千雁

少年不识愁滋味,金戈铁马,烽火扬州路。万里功名莫放休,不信人间有白头。

瘴雨蛮烟十年梦,怅平生,交友零落。无人会,登临意。蓦然回首,多少亲朋尽白头。

蹉往事,空萧索,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昨夜松边醉倒,梦回吹角连营。看试手,补天裂!

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千古兴亡多少事,朝来塞雁先还,别是人间行路难。

少年不识愁滋味,金戈铁马,烽火扬州路。万里功名莫放休,不信人间有白头。

瘴雨蛮烟十年梦,怅平生,交友零落。无人会,登临意。蓦然回首,多少亲朋尽白头。

蹉往事,空萧索,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昨夜松边醉倒,梦回吹角连营。看试手,补天裂!

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千古兴亡多少事,朝来塞雁先还,别是人间行路难。

薤露北辰2.0秽土版

集句——五律

上一条删了,转嫁负面情绪本质于人于己都没有益处,我自己消化去了,人总有更重要更值得的事要做。
放心,句是产生负面情绪之前集的,是比较常态的我。

秋风吹飞藿,频惊转斗杓。
流水天涯远,征云出塞遥。
宝气浮瑟瑟,琼彩映萧萧。
回首频思忆,今夕是何宵。

颈联查了资料,我当时和瑟瑟萧萧杠上了。

出处——
“秋风吹飞藿,零落从此始。”——阮籍《咏怀(其三)》
“初喜渡河汉,频惊转斗杓。”——刘禹锡《七夕二首(其二)》
“乱红千片,流水天涯远。”——蔡伸《点绛唇·人面桃花》
“曙月当窗满,征云出塞遥。”——李商隐《清夜怨》
“月魄堕深谷,宝气浮瑟瑟。”——陆师道《玉女潭题赠吏史部恭甫》
“清谈对元亮,琼彩...

上一条删了,转嫁负面情绪本质于人于己都没有益处,我自己消化去了,人总有更重要更值得的事要做。
放心,句是产生负面情绪之前集的,是比较常态的我。

秋风吹飞藿,频惊转斗杓。
流水天涯远,征云出塞遥。
宝气浮瑟瑟,琼彩映萧萧。
回首频思忆,今夕是何宵。

颈联查了资料,我当时和瑟瑟萧萧杠上了。

出处——
“秋风吹飞藿,零落从此始。”——阮籍《咏怀(其三)》
“初喜渡河汉,频惊转斗杓。”——刘禹锡《七夕二首(其二)》
“乱红千片,流水天涯远。”——蔡伸《点绛唇·人面桃花》
“曙月当窗满,征云出塞遥。”——李商隐《清夜怨》
“月魄堕深谷,宝气浮瑟瑟。”——陆师道《玉女潭题赠吏史部恭甫》
“清谈对元亮,琼彩映萧萧。”——欧阳修《和八月十五日斋宫对月》
“奈有离拆,瑶台月下,回首频思忆。”——周邦彦《念奴娇·大石》
“今夕是何宵,龙车乌鹊桥。”——陈师道《菩萨蛮》

泊沚的随手存

吾生为我有,摇首出红尘。

4.30

吾生为我有,摇首出红尘。

4.30

薤露北辰2.0秽土版

集句——七律

红颜暗老白发新,柴门空闭锁松筠。
鹿裘孤坐千峰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归梦不离吴苑月,罗袜空飞洛浦尘。
渔父酒醒重拨棹,何用浮名绊此身。

现在发出来比较应景,不是最近集的。
十一真的韵。

出处——
白居易《上阳白发人》:
“上阳人,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
杜甫《崔氏东山草堂》:
“何为西庄王给事,柴门空闭锁松筠。”
元好问《鹧鸪天·枕上清风午梦残》:
“鹿裘孤坐千峰雪,耐与青松老岁寒。”
李煜《渔父》: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苏平《送沈愚归玉峰》:
“归梦不离吴苑月,还家高卧玉峰云。”
苏轼《浣溪沙·罗袜空飞洛浦尘》:
“罗袜空飞洛浦尘,锦袍不见谪仙人。”
晏殊《浣溪沙·...

红颜暗老白发新,柴门空闭锁松筠。
鹿裘孤坐千峰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归梦不离吴苑月,罗袜空飞洛浦尘。
渔父酒醒重拨棹,何用浮名绊此身。

现在发出来比较应景,不是最近集的。
十一真的韵。

出处——
白居易《上阳白发人》:
“上阳人,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
杜甫《崔氏东山草堂》:
“何为西庄王给事,柴门空闭锁松筠。”
元好问《鹧鸪天·枕上清风午梦残》:
“鹿裘孤坐千峰雪,耐与青松老岁寒。”
李煜《渔父》: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苏平《送沈愚归玉峰》:
“归梦不离吴苑月,还家高卧玉峰云。”
苏轼《浣溪沙·罗袜空飞洛浦尘》:
“罗袜空飞洛浦尘,锦袍不见谪仙人。”
晏殊《浣溪沙·红蓼花香夹岸稠》:
“渔父酒醒重拨棹,鸳鸯飞去却回头。”
杜甫《曲江二首(其一)》: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

除了那句“归梦不离吴苑月”,剩下的都没有用搜索引擎,是我自己在脑内抓出来的。
那句用了是因为我最初的脑内版颈联是“桃花几度吹红雨,芙蓉何处避芳尘”,然而画风不对,于是就还是……搜了一下。

这个写完以后我再进行这种尝试就不行了……果然是靠缘分……

ʕ •ᴥ•ʔ 普通的鹿姑娘
喜欢这几段话还有沈光耀麻麻的一...

喜欢这几段话
还有沈光耀麻麻的一番话 还有数学老师板书上的“静坐听雨”
听从你心
无问西东

喜欢这几段话
还有沈光耀麻麻的一番话 还有数学老师板书上的“静坐听雨”
听从你心
无问西东

史蘇

【南明/集句填词】堂前燕

 沉迷一周的诗文,用一个下午填了这首觊觎已久的曲子,河山崎岖,付之一叹。

集句:史蘇
曲:屠颖《旧时堂前燕》

当时见惯滚香弦
矶头秋月
却到而今 乌衣门巷
堂前无扁 飞归旧燕

谁信春来 客总闲
鱼龙未睡 波如练
白铺山作骨
石马可能来
为语尔
埋名何必向人悲

伸头窥天 亦半缺
潮撼孤城 怒未宣
萧条半生事
满眼落花红 
秋江上 相看白发同

「才送得、斜阳没,又叫起、黄昏月。」
「日没处、天尽头,尾闾东注何时休?蓬壶阆苑在何处?闻有金银宫阙五城十二之琼楼。」 

伴泣孤臣
遥灯过水行 山川含国恨
鹧鸪催我
颈血滴燕台
都只...

 沉迷一周的诗文,用一个下午填了这首觊觎已久的曲子,河山崎岖,付之一叹。


集句:史蘇
曲:屠颖《旧时堂前燕》

当时见惯滚香弦
矶头秋月
却到而今 乌衣门巷
堂前无扁 飞归旧燕

谁信春来 客总闲
鱼龙未睡 波如练
白铺山作骨
石马可能来
为语尔
埋名何必向人悲

伸头窥天 亦半缺
潮撼孤城 怒未宣
萧条半生事
满眼落花红 
秋江上 相看白发同

「才送得、斜阳没,又叫起、黄昏月。」
「日没处、天尽头,尾闾东注何时休?蓬壶阆苑在何处?闻有金银宫阙五城十二之琼楼。」 

伴泣孤臣
遥灯过水行 山川含国恨
鹧鸪催我
颈血滴燕台
都只被江山磨灭

梦入秦淮
恍玉阙犹存 似琼枝无恙
明年甲子
可是上元期
仙乐重开 汉业复燃 锦城如故

「故国容今夕,投林鸟倦飞。」
「山中常作梦,梦里不知山。」

戚莫悲愁 醉莫歌
天运已转 皇舆旧
尔何空自苦
残阳一磬收
乍槐安
梦醒转时年光换

子规啼过晚钟前
残雪山头带月看
高台几欲临
高台勿复临
徒有泪 哭尽冬青

对楼前 去年山 伤心碧


史惟圆《采桑子·杂忆》:“当时见惯何曾惜?滚遍香弦,字字清妍。能得当场几度怜。”
陈维岳《贺新郎·重九后一日怀家兄其年半雪》:“旧家故国推华显。到而今、乌衣门巷,堂前无扁。百六会婴文字劫,失志虎龙为犬。惟阿五、懵懵其免。万事蹉跎身世变,苦一衫垂老温经典。吾舌在,竟须剪。”
吴彦芳《春日邓尉山访沈秉之令嗣韶九邀同家园次徐松之俞无殊高淡游陈白笔诸公看梅》:“结伴寻春邓尉山,梅花消息此山间。亦知花与人同瘦,谁信春来客总闲。”
张大纯《太湖秋月同曹子德培赋》:“广寒宫阙舞霓裳,白鹤横空矫羽翼。鱼龙未睡波如练,露华霏水天同色。”
吕留良《雪夜再宿湖中》:“二月西湖雪,谁能秉烛游。白铺山作骨,青破树为头。海内疑无地,空中别有楼。莫愁波浪阔,万古剩虚舟。”
曾灿《出都次卢沟桥》:“谢却长安路,天心不易回。铜人虽未去,石马可能来。”
魏礼《乘月渡海歌》:“为语尔风,尔欲吹我何处去?但当适我意所之,狰狞寂寞皆可同。”
吴与湛《荆园志隐》:“小圃就荒存古木,埋名何必向人悲?”
黄宗羲《七夕梦梅花诗》:“一生寒瘦长鑱命,伸头窥天亦半缺。谁寄山飘落叶中,泻向梅花同傲兀。”
李确《小春日招社中登雅山遥次彭德符游泰山然衔二韵共十二首》其七:“风吹枯箨声何疾,潮撼孤城怒未宣。”
陈恭尹《过昭关》:“萧条半生事,驱马行中原。”
李雯《南乡子》:“满眼落花红,双燕多情语汉宫。一代风流千古恨,匆匆。尽在新蒲细柳中。”
王弘撰《臞庵过访守中堂有诗赋答》:“落日秋江上,相看白发同。飘零怀故国,潇洒见高风。”
董儒龙《满江红·镇远道中闻杜鹃》:“才送得、斜阳没,又叫起,黄昏月。想其心悲苦,其音啁唽。人不归来春去了,关卿何事频呜咽?痛千呼万唤没人应,空啼血。”
王鏊《望海行》。
杨文骢《过五人之墓有感》:“流水洗残恨,寒山续断身。悬头吴相事,有伴泣孤臣。”
钱澄之《夜过贡川》。
屈大均《一斛珠》:“鹧鸪催我,未十里迟迟放舸。愁心不逐风吹过。落花谁那,偏向离人堕。”
王夫之《读指南集二首》其一:“鹃血春啼悲蜀鸟,鸡鸣夜乱度秦关。琼花堂上三生路,已滴燕台颈血殷。”
陈维崧《贺新郎·秋夜呈芝麓先生》:“白雁横天如箭叫,叫尽古今豪杰。都只被、江山磨灭。明到无终山下去,拓弓弦、渴饮黄獐血。长杨赋,竟合益?”
曹亮武《望梅·题徐渭文钟山梅花图》:“如今有谁玩赏。料当初花坞,应遍榛莽。忽对君几尺丹青,恍玉阙犹存,琼枝无恙。梦入秦淮,问孰把、兴亡低唱。只江天皓月,尚傍数峰辗上。”
林时益《顾厨》:“仙乐重开忆帝京,江南花落更伤情。敢悲纪叟黄泉里,麦饭何人拜孝陵。”
魏际端《五丈原》:“汉业如灰已不燃,忠臣孤掌拨寒烟。”
徐石麟《祝英台近》:“莫回头。只有烟雨鸣鸠,惊飞夕阳坞。断刹荒丘。再诵鲍照赋。归来又恐伤心,人非物换,空一座、锦城如故。”
申涵光《甲申二月避寇西山六月适江左越明年乙酉四月乃还里舍荆棘虎狼风波盗贼之险历历在心清夜追赋情见乎词》:“故国容今夕,投林鸟倦飞。半年寒谷住,千里夜行归。”
函昰《栖贤山居十首》其十:“山中常作梦,梦里不知山。双屦随人去,千门得食还。”
陆世仪《答归玄恭寄赠作》:“比来狂态定如何,戚莫悲愁喜莫歌。多少人间颠倒事,乾坤只好醉中过。”
归庄《送瞿公子入广西》:“天运已转亡胡岁,坐须元帅提戈矛。”
方文《上云居山》:“僧老不知陵谷变,向人犹说旧皇舆。”
顾炎武《精卫》:“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长将一寸心,衔木到终古。我愿平东海,身沉心不改。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
归庄《京口避风馆高阁眺望》:“极浦千帆影,残阳一磬收。吾侪只漂泊,独立对沙鸥。”
陈枋《夏云峰·故园感旧》:“乍槐安、梦醒转时,便月榭风廊,年光都换。只一带颓垣,廿年荒径,横在画溪南畔。”
陈子龙《凤凰山望南宋行宫故址》:“独有斜阳松柏路,子规啼过晚钟前。”
读彻《和太翁送灌溪居士避夏于中峰喝狮窝》:“斗室能容缩地宽,石床六月入秋寒。奇峰湖面连云出,残雪山头带月看。”
任绳隗《临高台》:“高台几欲临,高台勿复临。别时秋叶落,别后春草深。”
澹归《贻吴梅村》:“哭尽冬青徒有泪,歌残凝碧竟无诗。”
周季琬《满江红·哀江南》:“著不得,东山屐。击不尽,中流楫。且息交闭户,狂吟岸帻。几树啼鸟南内冷,满城捣练西风急。对楼前,犹是去年山,伤情碧。”

史蘇

【南明/史可法/集句填词】金焦青

 *傅延年《扬州夜》珠玉在前,不敢献丑,故仍用集句,每句均有出处。引用在最后,可按顺序参照,不做字符标记。配合选曲食用更佳。这篇和上一篇有没有小天使愿意唱呀。

集句:史蘇
曲:屠颖《杨柳雨》

广陵秋 廿桥明月自朱楼
十日此山河 辞巢越燕还如客
黄尘黦 伤心正是家山破
辽东华表鹤不返 辜负当年社稷酬

十年江南事已非
日暮风烟接石头
淮海潮寒流碧血
百年凭吊衣冠永江沱

「阴风夜半扬州月,相国魂归哭孝陵。」

红涛冷 一点青磷照战场
苦忆开平 英雄已绝楼船望
最堪怜 断臂难挥落日戈
中原不葬 送兴亡 岭上徒留旧祠堂

故宫...

 *傅延年《扬州夜》珠玉在前,不敢献丑,故仍用集句,每句均有出处。引用在最后,可按顺序参照,不做字符标记。配合选曲食用更佳。这篇和上一篇有没有小天使愿意唱呀。


集句:史蘇
曲:屠颖《杨柳雨》

广陵秋 廿桥明月自朱楼
十日此山河 辞巢越燕还如客
黄尘黦 伤心正是家山破
辽东华表鹤不返 辜负当年社稷酬

十年江南事已非
日暮风烟接石头
淮海潮寒流碧血
百年凭吊衣冠永江沱

「阴风夜半扬州月,相国魂归哭孝陵。」

红涛冷 一点青磷照战场
苦忆开平 英雄已绝楼船望
最堪怜 断臂难挥落日戈
中原不葬 送兴亡 岭上徒留旧祠堂

故宫荒芜 旧垒空
一花一泪 鹃血红
惟有金焦依旧青
江流呜咽 日夜未曾停

拍岸溅银卷天雪
眼底当年山色 景阳烟灭


吴伟业《扬州》其一:“叠鼓鸣笳发棹讴,榜人高唱广陵秋。官河杨柳谁先种,御苑莺花岂旧游?十载西风空白骨,廿桥明月自朱楼。南朝枉作迎銮镇,难得雷塘土一丘。”
陈宝《题史华楼大令重修明阁部忠正公冠墓图二首 》其一:“南渡春灯夜,宫中行乐多。孤臣惟血泪,十日此山河。感慨出师表,平生正气歌。蒲身竟何处,壤壁未堪呵。”、彭孙遹《画屏秋色.芜城秋感》:“今昔。可胜凄恻?莫重文、锦帆消息。竹西歌吹,淮南笙鹤,尽成陈迹。转眼又西风,辞巢越燕还如客,落叶千重萧槭。”
沈鍠《金缕曲.哀扬州》:“匝地黄尘黦,最伤心、芜城一阕,念家山破。萤苑雷塘何处是,剩有沙场磷火。指衰柳、寒鸦个个。折戟残戈留战垒,照空壕、夜月羸兵卧。邗水碧,暮烟锁。”
史可法《祭大中丞左公文》:“师乃高卧松楸,徒悬繐帐;华表之鹤不返,龙门之月空明。法所谓一睇龙山凤石,而忽不禁血泪之盈盈也。”、王特选《桃花扇题辞》:“板荡维持见几人,只身阁部泣江滨。却教世俗思忠毅,曾许他年社稷臣。”
顾炎武《赠朱监纪四辅》:“十年江南事已非,与君辛苦各生归。悉看京口三军溃,痛说扬州七日围。”
赵进美《广陵》:“五马荆榛迷晋渡,千家灯火乱隋楼。遗民犹自歌袁粲,日暮风烟接石头。”
林溥《谒明史忠正公墓》:“将星欲陨罡风烈,凤泗诸军已崩裂。中原日落泣青磷,淮海潮寒流碧血。”
梅曾亮《谒史公祠》:“孤臣难挽鲁阳戈,传有衣冠葬碧萝。一士存亡随社稷,百年凭吊永江沱。”
吴伟业《杂感二十一首》其十七:“定后江声消白骨,静中劫火指寒灯。阴风夜半扬州月,相国魂归哭孝陵。”
刘家珍《梅花岭怀古》:“扬州二月黄鹂飞,红桥柳杏争春晖。自昔官梅出东阁,后来花开阁已非。广储门外红涛冷,复岸回冈塌秋井。居人于此种梅树,树成呼作梅花岭。……可怜城阙感沧桑,花开花落送兴亡。千年碧血沉江水,一点青磷照战场。春草萋萋游客路,丞相衣冠埋此处。年年寒食纸钱飞,啼乌飞绕前朝树。”
屈大均《满江红.采石舟中》:“苦忆开平,惊涛里、石厓飞上。恨长江、□□中断,天门相向。形势依然龙虎在,英雄已绝楼船望。教祠宫、日夕起悲风,松楸响。”
袁枚《题史阁部遗像》:“已断长淮臂,难挥落日戈。风云方惨淡,天子正笙歌。”
陈维崧《扬州慢.送蘧庵先生之广陵,并示宗定九、孙无言、汪蛟门、舟次诸子》:“十里珠帘,半城画艇,百年花月维扬。有君家丞相,梅岭旧祠堂。……扁舟上冢,听邻船、重话兴亡。奈石马嘶风,银蚕吊月,往迹金荒。”
储国祯《杂咏》:“金陵旧垒空天堑,玉树新声作庙谟。夜静鹤归辽海异,秋深鹿走故宫芜。”
朱铭盘《梅花岭梅花画壁》:“当时血战埋秋草,一花一泪鹃血红。人间暖意不能到,阴崖古雪僵天风。”
阮焱(一说陈确)《哀扬州》:“平山堂对梅花墓,都是游人往来处。惟有金焦依旧青,江流日夜未曾停。”
章惟《喜迁莺.江口有感索文友句》:“惊涛千折。看拍岸溅银,卷天飞雪。画里扬州,望中瓜步,时有风帆几叶。眼里山河如故,回首韶华非昔。曾此处,见蔽江木柿,断流鞭策。风咽。遥望是,金焦两点,障东南半壁。点缀烟波,徘徊芦荻,剩有汉时明月。君记临春灰冷,谁禁景阳烟灭。且进酒,觑山水清评,凫鸥闲阅。”

玳瑁卡夫卡

集句

(游戏之作,只是想看看把现代诗集句会出现怎样的效果,文字所有权属于那些诗人)
绿啊,我多么爱你这绿色
通过绿色导火索催开花朵的力量
催开我绿色年华
马在山里 船在海中
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
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窗外黑暗怎样焊住灵魂的银河
女人们在屋里走来走去,谈论着米开朗基罗
假如死亡在你唇间大笑
生活,由于思念而哭泣

(游戏之作,只是想看看把现代诗集句会出现怎样的效果,文字所有权属于那些诗人)
绿啊,我多么爱你这绿色
通过绿色导火索催开花朵的力量
催开我绿色年华
马在山里 船在海中
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
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窗外黑暗怎样焊住灵魂的银河
女人们在屋里走来走去,谈论着米开朗基罗
假如死亡在你唇间大笑
生活,由于思念而哭泣

史蘇

【南明/集句填词】一生九死客

 词中所辑诗人多为明朝遗民,小部分是清人的相关作品,每一句均有出处。搭配选曲食用更佳。

集句:南来汉北
曲:贾鹏芳《旅愁》

「畴昔干戈里,飘零剩此身。
一生九死客,两代六朝人。」[1]

亦有城头月[2]
得 照渡江人[3]
见 百丈山河 落晖[4]

远望当归去
还 登何处楼[5]
梦 汉晋隋唐 从头[6]

念 家国破[7]
终 天不祚[8]
徒 誓中流[9]
鹿走[10]

泰山崩 海水竭[11]
不见也 故宫残月[12]
楼头曾记[13]
十日扬州飞红雨
独明[14]

「一入深山抱月眠,华胥国里梦年...

 词中所辑诗人多为明朝遗民,小部分是清人的相关作品,每一句均有出处。搭配选曲食用更佳。


集句:南来汉北
曲:贾鹏芳《旅愁》

「畴昔干戈里,飘零剩此身。
一生九死客,两代六朝人。」[1]

亦有城头月[2]
得 照渡江人[3]
见 百丈山河 落晖[4]

远望当归去
还 登何处楼[5]
梦 汉晋隋唐 从头[6]

念 家国破[7]
终 天不祚[8]
徒 誓中流[9]
鹿走[10]

泰山崩 海水竭[11]
不见也 故宫残月[12]
楼头曾记[13]
十日扬州飞红雨
独明[14]

「一入深山抱月眠,华胥国里梦年年。」[15]
「八千里戍相思切,三百年恩未敢谖。」[16]

野人无近历
向我说前年[17]
叹 难将鹿梦 唤转凫钟
翻空[18]

「滴长河,嵇公血。
惊紫塞,苏公节。
听箨卷焦窗,孤怀悲咽。
林稍犹带雕戈怒,篱下空埋猛士辙。
但年终、呼酒读离骚,声凄绝。」[19]

一旦神州沉[20]
犹 睇东方明[21]
把 袂佇西风[22]
声哭[23]

衣 冠已朽[24]
雪 压醮楼[25]
尽 泪中血[26]
墟丘[27]

三年事 又南冠[28]
只有青天尚可看[29]
子良子良 高台百尺在上头[30]
乙酉[31]

半江帆 见分流[32]
又何必 醉尽醇醪[33]
王孙犹在 汴水无情只向东[34]
朦胧[35]

「萧条如此,更何须苦忆,江南佳丽。
花柳何曾迷六代,只为春光能醉。
玉笛风朝,金笳霜夕,吹得天憔悴。
秦淮波浅,忍含如许清泪。
任尔燕子无情,飞归旧国,又怎忘兴替。
虎踞龙蟠那得久,莫又苍苍王气。
灵谷梅花,蒋山松树,未识何年岁。
石人犹在,问君多少能记。」[36]



[1]刘道开《畴昔》。
[2]屈大均《昌平道中》其二:“水泉边马识,风候野驼知。亦有城头月,苍苍似汉时。”
[3]陈恭尹《次凤阳逢中秋》:“未到问沽酒,早投城北闉。莫令亡国月,得照渡江人。”
[4]陈恭尹《秋日西郊讌集同岑梵则张穆之陈乔生王说作高望公卓文仲庞祖如梁药亭梁颙若屈泰士屈翁山时翁山归自塞上》:“半生岁月看流水,百战山河见落晖。欲洒新亭数行泪,南朝风景已全非。”
[5]魏礼《燕邸偶作》:“远望当归去,还登何处楼。连阴只似梦,见月始多愁。”
[6]戴易《客广陵有感柬王勿斋》:“江山何日到今宵,汉晋隋唐又宋朝。安得二分明月在,白头孤客听吹箫。”
[7]沈鍠《金缕曲》:“匝地黄尘黦,最伤心、芜城一阕,念家山破。萤苑雷塘何处是,剩有沙场磷火。”
[8]史密《春日放舟梅花岭拜先阁部忠正公墓十六韵》:“玉马王应去,金陵靶已辞。运终天不祚,力尽事难知。”
[9]吴锡麟《梅花岭拜史阁部墓》:“谁能击楫誓中流,谁念渡河呼半夜。处堂燕雀共啾啾,当轴猖狂阮马俦。”
[10]储国桢《杂咏》其三:“夜静鹤归辽海异,秋深鹿走故宫芜。丽华狎客今何在,试问君王醉醒无。”
[11]杜岕《海棠引》:“海棠引,天柱折,泰山崩,海水竭,苍梧迷,九嶷缺。”
[12]杨圻《暗香疏影》:“江头魂返关山黑,不见也、故宫残月。抱孤城、流水无言,还解替人呜咽。”
[13]黄宗羲《某山人墓》:“金粟霜林古寺边,一抔黄土草芊芊。楼头曾记南屏醉,井底长沉德祐年。”
[14]叶玉森《贺新凉》:“十日扬州飞红雨,惨年年、化作梅花色。明下月,那堪折。”
[15]李柏《避世》。
[16]傅山《甲申避地过起八兄山房令儿眉限韵率意写尊垣谖门昆五字同右玄作》其三。
[17]杜岕《失题》:“废臼生寒草,孤松讬老天。野人无近历,向我说前年。”
[18]史可程《行香子·秋兴》:“人欬酣枫。露结敲桐。飞晶镜、冷逼江蓉。秋云暮矣,隼翮翻空。……难将鹿梦,唤转凫钟。叹笔花秃,剑花涩,帽花红。”
[19]曹元方《满江红·感怀》。
[20]李应机《吊道安师》:“经济颇自诩,时平谓反掌。一旦神州沉,心惊捕钩党。”
[21]徐枋《朱致一徒步至山居杨明远亦至分韵赋诗》:“所以恋微息,犹睇东方明。漫漫既长夜,何日荒鸡鸣。”
[22]魏耕《岁暮远游与峤崿二稚子》:“红日衔海山,白云生湖岭。把袂佇西风,珠类双双迸。”
[23]张仁熙《庚申六月二十六日雨》:“急浪浮尸胡迫从,阴风颓郭太酸辛。分明野老声声哭,欲敛惊魂听未真。”
[24]高肇桢《二郎神》:“回溯。衣冠已朽,英魂何处?叹展拜松楸,月笼邗岭,惟有梅香万古。”
[25]余增远《雪夜吕半隐太常谈蜀中遗事》:“雪压醮楼湿鼓声,听谈遗事泪纵横。蔓延谁酿黄巾贼,乌合人空白帝城。”
[26]陶澂《汎舟经岳阳长沙效西昆体》其二:“相望不尽泪中血,零落可知湘水深。湘东更有蒙谗客,憔悴千年滞冤魂。”
[27]孙默《寄怀梁公狄》:“尽室南游终汗漫,侧身北望总丘墟。乾坤去住浑无定,且向湖滨学钓鱼。”
[28]夏完淳《别云间》:“三年羁旅客,今日又南冠。无限河山泪,谁言天地宽。”
[29]戴重《和含山诸生张不二绝命辞》句。
[30]杜岕《送张子良还燕》:“子良子良几时赤松游,高台百尺在上头。君薄乐毅不足道,昭王铸金空培塿。”
[31]伍瑞隆《寄棲壑》:“我岁乙酉夏,师年丙戌春。所争九箇月,同作七旬人。”
[32]朱一是《浣溪沙·京口送下第归客》集唐:“丹阳城郭送行秋。献赋十年犹未遇,愁心一倍长离忧。半江帆尽见分流。”
[33]沈懋德《凤凰台上忆吹箫》:“著帽丹枫数点,催好句、试共推敲。又何必,双携红袖,醉尽醇醪。”
[34]沈亿年《南乡子》:“芳草凄凄。王孙犹在玉关西。日落汀州苹叶细。风又雨。十二鸳鸯飞不起。”
[35]王邦畿《楚宫》:“宫中颜色夸腰细,泽畔文章怨命穷。头上有天难问处,江陵树色月朦胧。”
[36]屈大均《念奴娇·秣陵怀古》。

渔火沉钟Poem

途中集句

一肩行李一吟身,(黄仲则)
更送浮云逐故人。(戴叔伦)
愿祝加餐强健在,(王 翰)
不耽富贵不忧贫。(李梦唐)

一肩行李一吟身,(黄仲则)
更送浮云逐故人。(戴叔伦)
愿祝加餐强健在,(王 翰)
不耽富贵不忧贫。(李梦唐)

Feb

【姜钟无差】姜伯牙与钟子期小段子

小段子。著作权属于列子,常璩,罗贯中,裴松之,白居易,陈寿诸位大大,只有脑洞属于我_(:3 z)_


终于有一回钟会看上的名士没被他砍反而砍了他的if线:


姜维,字伯牙,善鼓琴。钟会,字子期,善听。姜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伯牙鼓琴,志在高山,会曰:“善哉,峨峨兮若峨眉!”志在流水,会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君欲从赤松子而游,然吾年未四旬,方思进取,岂能便效此退闲之事?君言远矣,我不能行。”维闻之,却坐促弦弦转急,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会曰:“‘君疑臣则臣必死。若不退闲,当早图良策。’伯牙知吾心也!”二人至此每日商议大事,情好欢甚。会从维之言,尽诛北来之将。魏将皆死,兵事...

小段子。著作权属于列子,常璩,罗贯中,裴松之,白居易,陈寿诸位大大,只有脑洞属于我_(:3 z)_


终于有一回钟会看上的名士没被他砍反而砍了他的if线:


姜维,字伯牙,善鼓琴。钟会,字子期,善听。姜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伯牙鼓琴,志在高山,会曰:“善哉,峨峨兮若峨眉!”志在流水,会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君欲从赤松子而游,然吾年未四旬,方思进取,岂能便效此退闲之事?君言远矣,我不能行。”维闻之,却坐促弦弦转急,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会曰:“‘君疑臣则臣必死。若不退闲,当早图良策。’伯牙知吾心也!”二人至此每日商议大事,情好欢甚。会从维之言,尽诛北来之将。魏将皆死,兵事尽在维手,乃杀会,还复汉祚。会既死,姜伯牙谓世再无知音,乃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


————————


番外:白学if线:


《三国相簿2》: 时会方给姜维铠杖,白外有匈匈声,似失火,有顷,白兵走向城。会惊,谓维曰: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勾搭名士成功。终于开始造反了。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而这两份快乐,又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番外续:


维曰:“ 但当击之耳!  因为白学家要打死。”

碗。

集句20160617

检验一切事物,择善固执。


一切文明和统治赖以存在的最终基础,在于民众的一般道德和公共事务中正直行事的足够程度。


God offers free to all His Truth;

Nature offers free to all her treasures;

Humanity offers free to all its love.


基督教叫人们怎样去做一个好人,而孔子学说则教人怎样成为一个良好的国民。


人必有性情而后有气节,有气节而后有功业。


琦玩诗意。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

检验一切事物,择善固执。

 

一切文明和统治赖以存在的最终基础,在于民众的一般道德和公共事务中正直行事的足够程度。

 

God offers free to all His Truth;

Nature offers free to all her treasures;

Humanity offers free to all its love.

 

基督教叫人们怎样去做一个好人,而孔子学说则教人怎样成为一个良好的国民。

 

人必有性情而后有气节,有气节而后有功业。

 

琦玩诗意。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

 

须溪称樊川反覆称道形容,非不极至,独惜理不及骚。不知贺之所长,正在理外。

 

佳音难觏,尘世知希。

 

绿鬓年少金钗客,缥粉壶中沉琥珀。

 

一年一会者尚可感,终身飘零者奈何?

 

蒙尘走蜀。

 

轻俊冷妙。

 

短策齐裁如梵夹。

 

烟底蓦波乘一叶。

 

泪滴东风避杏花。

 

隙月,隙中月光,狭长而似剑。

 

寒夜孤衾,白玉腰围,公子不至。

 

病故也,犹言非己之故,时命不齐之故也。

 

功名成败,颠倒英雄。

 

病骨犹能在,人间底事无?

 

只过墙清饮,轻负落杯山色。

 

胜天涯春老,堂阴翠晚,梦魂还泊湖上船。

 

莫倚蛾眉怜短鬓,未秋镜影已先霜。

 

坐恐一片奁冰,鉴人尘影。

 

平生不改誉儿癖,凭他利口覆家邦。

 

曾因听雨种芭蕉,不雨亦潇潇。

 

貪看一片明明月,坐負朝陽萬嶺來。

 

春气遥知过北陵,闺中检梦例怀冰。故箫蜕骨清哀固,人海决云夙慧曾。永触虚空余一毁,终凭辗转向千灯。却怜綦辙生柔绿,蜃里眉痕尚可棱。

 

人生一相見,譬如花初發/人生再相見,譬如遠芳晴/人生不相見,譬如木中紋

 

已到纳污含垢世,偏为饮露吸风才。(诗人被带到这个无聊的世界。)

 

久客京华不计春,偶因适意向红尘。偕行凤侣皆花貌,错出彩灯如玉津。大幕虚言离合事,侧身闲看往来人。天街归去心犹壮,月满晴空觉最真。

 

已知缘会皆由命,剩有诗书不负吾。

 

奈良城里牡丹樱,烂漫香薰透九重。

 

宇治临冬晓,幽幽冷雾中。鱼梁时现隐,江水正冥蒙。

 

思君不得见,伫立浪潮平。海火熬盐夜,吾心犹似蒸。

 

叙述或者回忆并不点缀生命。被阅读的仅仅是时间轮廓。

 

何耀辉被逼疯,再也无法接受她身上所谓的丰盛浓烈光芒照耀,原来不过是一种无望的生活所迫。

 

假如还有任何人可以挽救我,那也只有你了。现在一切都离我而去,剩下的只有你的善良。我不能再继续糟蹋你的生命。

 

我们将以自己忍受苦难的能力,来较量你们制造苦难的能力。

 

如果这世上有一千条暗巷,那它就需要有两千堵墙。它们捉对厮杀,无语对立。所谓巷,就是一面矜持冷面着另一面矜持,一道沉默抗衡着另一道沉默。

 

我渐渐知道,终于在某一年的某一天,我将看到你眉一挑,从你青深的衣袍里跃进,宛如两条鱼一下子跃出了玻璃之海。有趣的是,这一切你预先都不知道。

 

‌一点都不想被人发现喜欢的人有多厉害,好像我喜欢他是因为他的厉害,而非是因为他偶然间流露的天真、软弱、孩子气的光。

 

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宁肯避免与他们来往。相反,我们常对与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我们并不希望改掉弱点,只希望受到怜悯与鼓励。

 

苦有两种。一种是憋屈的苦,午夜梦回枕边人不是心上人,心上人已是梦中人;另一种是岁月打磨之后,历尽多少伤心事,才知道当时经历乃回甘。

 

不管不顾的招摇,让人宠爱的神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剑未配妥,出门已是江湖。

 

离开假使只因性格,性格任你选。

 

空气里有冷掉的情话,尘埃的前身,或许该是信物灰烬。

 

大恶非得由大智掌控,大智非得由大事附着,大事非得由大任巩固。

 

那是阿嬷釀的美酒,玻璃大坛内沉沉浮浮白玉似的软糯米,有一种度日如年后的解脱感。

 

一对从年轻走到白头的恩爱眷属,靠的是相互宝贵、同等付出的珍惜之心而非制度的保证。若他们婚配,便光耀了婚姻制度;若不婚,则照亮体制外的情爱关系,成为美谈。

 

窗外是盛夏,院子那丛绿竹藏了一坛好蝉。我坐在这窗口听蝉已听了八年。凄凄切切也好,如泣如诉也罢,我依然记得自己的心情。每年没什么改变,如一个越狱的鬼趴在人世入口听才子佳人故事,听到伤心处,也跟着哭起来,想想跟自己实在无关,不禁笑了笑,又踅回鬼狱。我未曾想象有人陪我坐在这窗前听蝉,而且一次来了两人。

 

生命是苦集道场。我们以肉身为箭靶,让看不见的神练功夫。灾厄过后,能否唱出一句圣诗或在心城中长出一棵菩提小树,端看个人。

 

想象年轻的偃师站在鲲鹏的背上抱着双臂,自由的像个灵魂。

 

你驰骋于你的梦土,我雕刻自己的心思。

碗。

集句20160609

吹剑驱愁,挥杯劝影,湖上重与温存。一弄荒波,客来犹道闲身。隔年缥缈钧天梦,傍清钟、忍断知闻。袖香熏,携向虚堂,还熨诗痕。


惊心七十明朝是,甚两头老屋,旧约长赊。醉倚屠苏,宁知肝肺槎枒。干戈满目悲生事,对阿连,休话无家。却因依,北斗栏干,凝望京华。


眼底江鸿不落,天边遼鹤空招。


才近要离冢侧,故人真个骑鲸。


春愁似水连鸥起,山色通桥与雁平。


烛花红换人间世,山色青回梦里家。


忠孝何曾尽一分,年来姜被减奇温。眼中犀角非耶是,身后牛衣怨亦恩。泡影事,水云身,枉抛心力作词人。可哀惟有人间世,不结...

吹剑驱愁,挥杯劝影,湖上重与温存。一弄荒波,客来犹道闲身。隔年缥缈钧天梦,傍清钟、忍断知闻。袖香熏,携向虚堂,还熨诗痕。

 

惊心七十明朝是,甚两头老屋,旧约长赊。醉倚屠苏,宁知肝肺槎枒。干戈满目悲生事,对阿连,休话无家。却因依,北斗栏干,凝望京华。

 

眼底江鸿不落,天边遼鹤空招。

 

才近要离冢侧,故人真个骑鲸。

 

春愁似水连鸥起,山色通桥与雁平。

 

烛花红换人间世,山色青回梦里家。

 

忠孝何曾尽一分,年来姜被减奇温。眼中犀角非耶是,身后牛衣怨亦恩。泡影事,水云身,枉抛心力作词人。可哀惟有人间世,不结他生未了因。

 

老来差觉酒肠宽,浅酌频斟也自欢。昨夜偶然成一醉,故人醒眼若为看。

 

醉乡天地本来宽,万事无悲亦不欢。四十九年醒是醉,一时翻作醒时看。

 

飞花如雾点新苔,树杪红窗次第开。已近楼前还负手,看君看我看君来。

 

墙角花盆路不妨,单车加锁竖成行,有玻璃处有阳光。几处刷浆三壁白,谁家炖肉一楼香?台阶蹦下小姑娘。

 

对眠清榻冷,立语暮钟疏。世事堂堂夕,山中梦熟初。

 

正是春归却送归,斜街长日见花飞。茶能破睡人终倦,诗与排愁事已微。三十不官宁有道,一生负气恐全非。昨宵索共红裙醉,酒泪无端欲满衣。

 

清谈忍刺当时事,归梦贪寻自在眠。来日闭门同索句,便从正字证诗禅。

 

望眼能令意暂伸,门前假我小嶙峋。入天峰影长含雪,照海波光已酿春。屈指交亲增恨别,乱思文字赖忘贫。少年心事行看尽,忧患人间待此身。

 

抚枕不能寐,振衣独长想。

 

铸就而今相思错,料当初费尽人间铁。

 

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

 

使操舟妙手,翻动心旌。

 

玉鸭熏炉闲瑞脑,朱樱斗帐掩流苏,通犀还解辟寒无?

 

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算当年、虚老严陵。君臣一梦,今古空名。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两重门里玉堂前,寒食花枝月午天。想得那人垂手立,娇羞不肯上秋千。

 

天样红墙,只隔花枝不隔香。

 

枿坐云游出世尘,兼无瓶钵可随身。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

 

蓬蒿今日想纷披,冢上秋风又一吹。妙质不为平世得,微言唯有故人知。庐山南堕当书案,湓水东来入酒卮。陈迹可怜随手尽,欲欢无复似当时。

 

金屋无人风竹乱,衣篝尽日水沉微,一春须有忆人时。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功夫?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三年枕上吴中路,遣黄犬、随君去。若到松江呼小渡,莫惊鸳鹭,四桥尽是,老子经行处。

 

辋川图上看春暮,常记高人右丞句。作个归期天已许。春衫犹是,小蛮针线,曾湿西湖雨。

 

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还相雕梁藻井,又软语商量不定。飘然快拂花梢,翠羽分开红影。

 

故山独自不堪听,况半世飘然羁旅。

 

家住西秦。赌博艺随身。花柳上、斗尖新。偶学念奴声调,有时高遏行云。蜀锦缠头无数,不负辛勤。数年来往咸京道,残杯冷炙谩消魂。衷肠事、托何人。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一曲当筵落泪,重掩罗巾。

 

万里黔中一漏天,屋居终日似乘船。及至重阳天也霁,催醉,鬼门关外蜀江前。莫笑老翁犹气岸,君看,几人黄菊上华颠?戏马台南追两谢,驰射,风流犹拍古人肩。

 

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沈李浮瓜冰雪凉。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

 

山如佛髻。

 

少时壮且厉,抚剑独行游。谁言行游近,张掖至幽州。饥食首阳薇,渴饮易水流。不见相知人,惟见古时丘。路边两高坟,伯牙与庄周。此士难再得,吾行欲何求。

 

浅画镜中眉,深拜楼中月。

 

一别如烟,过眼风花十九年。

 

黄昏过后,心头眼底,一味清寒。

 

词是易安人道韫,可堪伤逝又工愁。

 

多事荒唐呵壁,把兰荃章句,抛恨湘沅。

 

岁晏风倾碧暗折,幽人无处把青荷。鸳鸯冷宿沙边雨,黄月叠生岸外波。辞已忘,意如何,古调凉敲带缓歌。夔龙此际狰狞甚,来探西山梦一窠。

 

对人薄情惯,对己亦薄情。此身如空壳,车马过魂灵。

 

今宵检点江南事,事也不须嗟。苏州城水,定西路月,一半年花。深怀最是,石龛细草,千处新芽。谁人来后,听蛙似我,坐雨如他。

 

今日为一岁,明日为一岁。历历坐思君,忽忽成故事。初觉梦犹温,久别人如讳。秋水生寒川,渐可分涯涘。

 

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

 

想乌衣年少,芝兰秀发,戈戟云横。

 

随风也曾施手段,争先还恐费精神,长是暗饶人。

 

天垂万丈清光外,人在三秋爽气间。

 

新月娟娟,夜寒江静山衔斗。

 

方叹息,为遮拦,也知爱处实难拚。忽然性命随烟掐,始知从前被眼瞒。

 

坐中无物不清凉。山一带,水一脉,流水白云长自在。

 

素腕拔香临宝砌,层波窥客擘轻纱,隔窗隐隐见簪花。

 

白发无情侵老境,青灯有味似儿时。

 

好风如扇雨如帘,时见岸花汀草,涨痕添。碧芜千里信悠悠,惟有霎时凉梦,到南州。

 

人如风后入江云,情似雨余粘地絮。

 

枕痕一线红生玉。

 

纨绔不饿死,儒冠多误身。

 

薄雨收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阔。

 

欹枕有时成雨梦,隔帘无处说春心,一从灯夜到如今。

 

午醉醒来晚,无人梦自惊。夕阳如有意,长傍小窗明。

 

携手看花深径,扶肩待月斜廊。临分少伫已伥伥,此段不堪回想。欲寄书如天远,难销夜似年长。小窗风雨碎人肠,更在孤舟枕上。

 

虚堂向壁青灯灭,觉来惊见横窗月。

 

缚虎手,悬河口,车如鸡栖马如狗。

 

长安道,人无衣,马无草,何不归来山中老。

 

情似浪头轻,一番销欲尽,一番生。

 

眼中无限沧波意,欲采苹花一笑非。

 

沾唇香气迎年酒,到眼红憎馈岁花。

 

春愁吹雪上疏簪。

 

小筑都含山泽趣,新诗定有云雷气。

 

禅悦新耽如有会,酒悲突起总无名,长川孤月向谁明?

 

熟参画理,信君双眼如月。

 

坐阅柳条青。

 

排日清歌中有泪,凭春短袂手惊寒。

 

湖气郁衣中。

 

瞥眼惊藏巨壑舟。

 

雪鬓霜髯,胸次先收一华山。

 

意外荒寒生笔底。

 

并湖亭馆甃波平,屏倚浅藏灯。屋山倚扇孤生,竹尾看移星。

 

犹有沧江客一卧。

 

羡君无事如犀首。

 

病云眉岫。

 

过江人,销尽看花英气。

aero

欢会少,别离多,别有忧愁暗恨生。

欢会少,别离多,别有忧愁暗恨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