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杂技演员

30.5万浏览    2976参与
Jenny

诺顿:第一天,我爱你。

麦克:我也爱你。

嗯啊……我太菜了。

草稿警告!

我很多天没更新了,来打我。

诺顿:第一天,我爱你。

麦克:我也爱你。

嗯啊……我太菜了。

草稿警告!


我很多天没更新了,来打我。

脆皮淀粉馍
“可真美啊……要是他也在这就好...

“可真美啊……

要是他也在这就好了……”


tag表立场

“可真美啊……

要是他也在这就好了……”


tag表立场

阿大大迪迪
来自推特画手 Cloudkou...

来自推特画手 Cloudkourin (@Cloudkourin): https://twitter.com/Cloudkourin?s=09

来自推特画手 Cloudkourin (@Cloudkourin): https://twitter.com/Cloudkourin?s=09

零和

【麦裘】没头脑和不高兴7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划重点)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不喜轻喷(欢迎抓虫)


-角色死亡


  裘克很后悔,如果那个时候没有逃避,或者没有说那些话,一切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教室里静悄悄的,比任何时候都静,不再有那些闲言乱语,也没有欢声笑语,空气仿佛被乌云挤满,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大家出奇地把视线集中在讲台上,仿佛他们一直在学习着,比任何人都认真。


  裘克微微转移视线,看向那个空落落的座位,有什么东西梗在心窝。


  “莫顿。”裘克张了张嘴,没有声音。


  一切都结束了。在少年轻盈的身...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划重点)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不喜轻喷(欢迎抓虫)


-角色死亡






  裘克很后悔,如果那个时候没有逃避,或者没有说那些话,一切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教室里静悄悄的,比任何时候都静,不再有那些闲言乱语,也没有欢声笑语,空气仿佛被乌云挤满,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大家出奇地把视线集中在讲台上,仿佛他们一直在学习着,比任何人都认真。


  裘克微微转移视线,看向那个空落落的座位,有什么东西梗在心窝。


  “莫顿。”裘克张了张嘴,没有声音。


  一切都结束了。在少年轻盈的身影坠落的那一刻,流言蜚语推掇着他,而让他下定决心的却是那深爱之人不经意的话语,宛若重雷,崩塌。他安静的躺在地上,不再微笑,瞪大的双眼想看清这个世界,看清自己的“罪”。


  在生日那天晚上结束的一瞬间,莫顿的世界天旋地转。他抚摸着自己的桌子,微微侧头,还没开口询问便得到拒绝的躲闪。烦躁的莫顿把桌上的字狠狠蹭掉,书包被重重地砸在位置上。莫顿冷笑一声,觉得讽刺无比。


  一天下来,莫顿并不好过。想当初大家都是和颜悦色围绕着他,如今却在背后指指点点,他也知道那些人在说什么,眼神不由自主地瞟向裘克,微微一笑,中午又可以一起吃饭了。


  中午。


  裘克吃着盒饭,与莫顿在一个天台安静地肩并肩坐着。还是裘克先打破沉默:“你今天是不是被孤立了?”


  “怎么会!”在裘克冷漠的眼神下,莫顿缓缓改口:“是有那么一点吧,但我能接受!不就是……”


  随着裘克的凝视,莫顿的笑容一点点凝固,最终消散。莫顿抓了抓头发,语气有些急躁:“那我能怎么办啊,那些人就喜欢嚼舌根!”


  裘克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莫顿,眉头微蹙。自己……是不是该安慰一下他?


  在裘克犹豫着要说什么的时候,莫顿突然站起来了身,走到栏杆旁。莫顿背对着裘克,看着蓝蓝的天空,像是决定了什么,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询问:“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


  裘克眉头皱得更厉害,低下头继续吃饭。


  莫顿没有得到答复,继续说道:“他们说我们是同性恋。”


  裘克手一僵,咬了咬嘴唇,没有回复。


  这次,莫顿转过身,走到裘克身前,蹲下,虔诚地望着裘克,问:“你觉得呢?”


  裘克手一抖,移开视线,侧开的那边脸轻轻皱了一下,裘克抿了抿嘴,把盒饭放在一旁。站了起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背着麦克说道:“额……你不用管他们,我们清清白白……”裘克低下头,艰难得继续说着,“嗯……同性恋什么的,不可能,我不会,我们都不是那种恶心的东西,对吧!”


  裘克转过身,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莫顿眼神暗了暗,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努力扩大笑容,嘴角却不听使唤地抽搐着。想笑,却忍不住哭的冲动。裘克匆忙地拿起饭盒,随意地道了别,逃似的走了。


  莫顿朝空空的门口挥了挥手,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自己,有什么东西裂开了,黑色的物质淹没了自己,口鼻一点点被捂住,细看才发现那是一个个字体。


  “裘克……”


  下午,裘克撑着下巴,看着莫顿又成为人群中心,本想找他为中午的失态道歉,但现在看来好像不需要了。也许分开才更适合吧。


  莫顿笑着应付,却时不时装作无意地瞥向后面。依裘克的性格,应该会推开人群继续找我一起回家,到时我就拒绝他吧!一来一直是我主动,让他受受气也好,二来也是向大家证明我们也可以分开一点点距离,并非同性恋。


  裘克站起来了身,看了看时间感觉不能再拖时间了,正打算朝莫顿走去,几位同学突然说:“裘克,我们一起回去吧!讨论一下话剧社的剧本。”


  裘克看了看莫顿,又看了看几位同学,点了点头:“好,等我一下。”


  莫顿看到裘克走向自己,心中的寒冰被渐渐升起的阳光融化。可裘克一句话就让莫顿笑不出来了。


  “我先走了。”


  “裘克!”麦克叫住转身要离开的裘克,压抑着。


  不能说,那些话不能说!


  “不要再缠着我了,我帮不了你。你融入不了大家,以后就不陪你玩了。”


  不行,太恶心了,而且不符合人设。


  “怎么了?”


  “……路上小心。”


  裘克迟疑了一下,微微点头:“好。”


  在裘克转身时,有个声音问道:“你们不是一起走的吗?”


  裘克听到熟悉的声音解释道:“嗯,但以后可能都不会一起走了,毕竟……不适合。你们也别再开我们的玩笑啦,怪恶心的。”


  对吧,你觉得恶心。


  嗯。


  裘克大步流星,也许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归于原轨,莫顿收回视线。


  走出校门,几位同学停了下来,裘克看着他们,知道原本打算离开莫顿,接受新的人群的计划泡沫了。


  “找茬的?”裘克咧嘴一笑。


  那些人有些疑惑:“那么蹩脚的谎言都能约到你,你是傻子吗?不过,对于我们倒是好事,这次我们就是想警告你离莫顿远……”


  话还没说完,那人便被裘克一拳打脸。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打架还需要理由?”


  裘克挑眉,不屑地看着怒火中烧的人群。痛,却感觉这才是自己。再一次被打倒在角落,裘克看着离去的身影,知道光中不会再次走出那人身影。缓缓合上眼,静谧的黑,但连这黑都不能挽留,自己得一个人起来,回家,就像很久以前一样,而不久前的这段快乐小插曲,就保留吧。


  裘克微微一笑,一切归于原轨,也好。那人还能在人群里发着光,微笑着。


  本来该是这样的,那几天也确实是这样。虽然两人之间像从未有过交际,甚至还有互相躲避的嫌疑,但莫顿又恢复到原来爽朗的模样,找裘克麻烦的人也少了。一切好像好了起来,只是由交集变为两条平行线。谁知一条线突然淡去,戛然而止。


  那条晚上,信息栏更新了,是许久未发信息的他:“我们一定要这样吗?”


  裘克看了看,草草打上几个字:“挺好,不然还要像他们说的那样吗?”


  裘克承认最后那几个字是他故意打上的,他害怕,害怕被火吞噬,所以他留下莫顿独自面对那恐惧。


  冷冰冰的屏幕留下他对他最后的话语:“好的,我知道了。对不起,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屏幕暗了下去,再也不能亮起。裘克收神回到教室,看着教室,又看向那个位置。和煦的阳光下那人露出笑容,向自己走来,世界又变黑了,只有自己和他。


  裘克转学了。在任何学校,任何私事都可能成为他人饭后闲谈。而在那个传言不断的学校,有一个传言就是,在那个自杀学生的班级,被黑色墨水大大写上杀人犯的字眼。雪崩之时,你我皆罪人。


  裘克时常做噩梦,惊醒时却发现那人掐着自己的脖子,哭诉着。可是自己却看不清,也不知那人在说什么。渐渐地,他竟忘却了那人的样貌,那个永远笑着的人儿。


  “莫顿……你是莫顿……”裘克看着麦克,嘶哑着嗓音,有些无助,“不对,你不是。他已经……”


  “他已经不在了,我是麦克。”麦克握住裘克的手。


  四目相对,是光。救赎亦或毁灭。
















  


  


  


是鹊仔仔——

我没在偷懒——

依旧画诺顿,外加试着产粮。

……那个是教授和诺顿嗷(不说估计没人看出来)

我没在偷懒——

依旧画诺顿,外加试着产粮。

……那个是教授和诺顿嗷(不说估计没人看出来)

合汁嗯嗯
画着画着我就傻了(???)人体...

画着画着我就傻了(???)
人体杀我(◉ω◉ )
抱歉脸糊了

画着画着我就傻了(???)
人体杀我(◉ω◉ )
抱歉脸糊了

smwy削nm屠

【杂邮/花吐症】笑与静

在开新坑的边缘大鹏展翅

我作业写完了我骄傲了

不能碰平板偷偷玩电脑

微私设剧情,结尾有一点园社,就不打那里的tag了,注意避雷

奥利给

结尾是糖(或虐)

----------------------------------------------

  维克多的身体愈来愈差。

  他只好去找艾米丽,可经过身体检查后,他得到了一个雷人的消息。

  “嗯......维克多先生......”艾米丽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在面临一个大麻烦。

  “您得了花吐症。

  这种病我也无法治疗...

在开新坑的边缘大鹏展翅

我作业写完了我骄傲了

不能碰平板偷偷玩电脑

微私设剧情,结尾有一点园社,就不打那里的tag了,注意避雷

奥利给

结尾是糖(或虐)

----------------------------------------------

  维克多的身体愈来愈差。

  他只好去找艾米丽,可经过身体检查后,他得到了一个雷人的消息。

  “嗯......维克多先生......”艾米丽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在面临一个大麻烦。

  “您得了花吐症。

  这种病我也无法治疗,只有你爱之人的吻才可以被治愈,不然你就会痛苦的死去。

  维克多身边的小狗早已经睡觉了。

----

  维克多回房间里并没有躺在床上,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找到了一张信纸。它被保留的很好,很难看出它是在很久之前就被动过的。

  “爱之人的吻吗?”

  维克多知道那是遥不可及的目标。

  “麦克.莫顿先生......”

----

  维克多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千千万万次送信时他最忘不了的一次送信。

 噢噢,那时是在“喧嚣”马戏团里。

  “先生......这是您的信......”

  “哇!谢谢”他期待地看向信封的署名,双眼更加明亮了,“啊!是父亲的!”

  维克多很喜欢他的笑,那是一种真挚的,没有丝毫复杂的神情。

  他也好奇地看向收信人,忍不住喃喃道:“嗯......亲爱的......麦克.莫顿先生?”

  “欸欸!”他——麦克.莫顿先生,欣喜地看向维克多,好像更开心了,“我可以再听一次吗?我好久没听我父亲这么叫我了,我真希望有人能再叫一次我的这个名字。而今天,你讲了!”

  “欸欸?哈哈......”

  “你可以再讲一次吗?”麦克期待地对他说道。

  “可......可以啊?亲.....亲爱的麦克.莫顿先生!”维克多开心的笑了,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害怕面对面的交流,对他十分真挚地笑了。

  “啊!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维克多.葛兰兹。”

  “我叫麦克.莫顿。交个朋友吧?”

  维克多看着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心中的心灵寄托。

  “汪!”

  小狗威克完美地毁掉了这个几乎两人下一秒就手牵手一起走的情景。

  “啊.......不......不了,谢......谢谢.....再再再......再见......”维克多慌忙打理了下衣物,和威克逃离现场。

  麦克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看了很久......很久......

------

  回归严肃的现实。

  维克多边破译密码机边止不住地咳嗽,身边的艾米丽担心地看着维克多。

  “维克多先生......要不您还是去休息吧......下一场‘游戏’让诺顿先生代您......”

  “不......咳咳......不用了,谢谢......”

  特蕾西已经修好第四台机了,还剩维克多那边的。

  “专心破译!”

  电闸的开启声响起。

  特蕾西和艾米丽都离开了,维克多担心地看了一眼身后,却感觉一阵头痛,只好连忙离开。

-----

  麦克已经甩开约瑟夫了,他沿路想走地窖,却看见了维克多在破译时吐下的花朵。

  他微微一笑。

----

  维克多头晕目旋,他勉强走到床边,沾床就睡着了。

  他好久才醒来,却看见自己最心仪的人——麦克.莫顿,如王子般高贵,亲吻着维克多的手。

  “啊!莫顿先生!你......”

  “你醒了么?”麦克对他温柔地笑笑,轻轻解开自己的衣服,“那我......?”

  梦醒了。

  维克多在那里红着脸发呆。

  “妈的......”

----

  维克多已经快不行了,他都出不了房间。

  大家一次又一次的代替他参加“游戏”,大家心里越来越疑惑;

  维克多怎么了?

  他们去问艾米丽,艾米丽却只是苦笑。

  麦克看着大家,静静地离开了休息大厅,走向维克多的房间。

  维克多感觉自己要死了,他甚至呼吸都难。

  终究还是无法说出来啊......

  毕竟自己只是千千万万的邮差中的一个,而他,是“喧嚣”中最明亮的明星。

  他就像银河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

----

  自那次之后,维克多就忘不了麦克的笑容了。

  他有时候会拿薪水去看麦克的表演,可常常听到主持人说“开始串场表演”时,他就会捂着脸跑开。

  不,不,最绝望的,应该是那次啊......

  今天是情人节。

  维克多兜里的信全是情书。

  因为这次寄信的人很多,所以维克多拿到了一笔可观的薪水。

  “要不要给莫顿先生买一束花呢?”维克多看着天空发呆。

  “啊!不行不行!我们只是认识了一次而已,还没到那地步......”

  “可......可我想......”

  “唔!不行不行!”

  路人看着这个自言自语的小伙子和一条乖巧的小狗坐在一起感觉怪滑稽的。

----

  结果还是买了。

  维克多躲在帐篷后面,对自己讲了数次“奥利给加油”后,才鼓足了勇气大步走向麦克的休息室。(别问我他怎么进来的,看我的文别带脑子)

  他轻轻打开房门,却看见了一个雷人的一幕。

  一个金色短发女孩正拿着一束漂亮的鲜花递给麦克。

  维克多傻了,他“砰”一声关上门,迅速逃离现场。

  两人被这声音吸引,齐齐看向门口。

  维克多自闭了,自闭了很久。

----

   现在,维克多止不住地咳嗽,嘴里的花一朵朵掉在地上,被威克好奇地玩着。

  “啊.....快死了吗......”

  “好不甘心......”

  “死前让我说句一直没没说过的话吧......毕竟憋在心里很久了......”

  房间门被打开,开门声被维克多用尽全力地喊声淹没了。

  “亲爱的麦克.莫顿先生!”

  “我......我想和你在一起!”

  然后他昏了过去,手里紧紧抓着那张信纸。

  但他“死”前感觉自己的嘴好像被侵犯了。

----

  “他醒了吗?”

  “不知道......”

  “喂喂?大懒虫?你已经睡了好久了,快起床!”

  “啊!”

  维克多被惊醒了,他慌乱的张望四周。

  有欣慰的艾米丽小姐,有在那里“玩耍”的艾玛喊着“皮尔森先生跟我去玩♀♂吧!”和老脸一红大喊着“雅美蝶”的克利切。

  还有......自己的心上人,麦克.莫顿先生。

  “喂!你们别闹了!”艾米丽头疼地看着旁边地克利切和艾玛,“这碗狗粮我不吃哦!”

  “额......艾米丽小姐?”

  “喂喂?为什么你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对我说的啊?我吃醋了哦?”麦克微笑着看着维克多,轻轻抚摸着他金黄的头发。

  “莫......莫顿先生!我我我我......”维克多支支吾吾的,说着说着就捂着脸不敢吱声。

  因为他看见了那张重要的信纸在麦克手上。

  “我知道了哦~”

  “噫噫噫!先.....先生......!”维克多感觉自己要炸了。

  麦克用眼神示意艾米丽,艾米丽点点头,推着艾玛和克利切走了,走之前还特意关上了病房。

  “莫顿先生是怎么知道......”

  “在一次‘游戏’中看见你咳花了哦~幸好自己在最好赶上了~”

  “那莫顿先生又是怎么知道我喜欢......”

  “你忘记了吗?”麦克笑笑,轻轻抚摸着睡着的威克。

----

我在很久之前就注意到,你时不时总会来我这里看表演。可不知为何,到我表演了你就会捂着脸离开。

 哈哈,你觉得我会忘记你吗?难道你没察觉你很显眼吗?你身边有一只小狗永远在跟着你哦?

所以我就开始猜测,是不是我们在互相喜欢呢?试了一下,没想到是真的!哈哈~

----

  “也......也......?”维克多疑惑地看向麦克,突然睁大了双眼,“难道先生......”

  “是的,维克多.葛兰兹。”麦克微微一笑,在维克多额头上留下一个吻,“我也爱你。”

  病床上的男孩止不住眼泪,“啪嗒”一声眼泪落下。

                                                                        ——完

                                                                      2019.12.7






我觉得我还要讲点废话

送花的那个女的是娜塔莎,想叫麦克下次表演搞这个。

维克多信上写着什么自己想象

大概写了一两个小时吧,熬夜写的,毕竟是灵感乍现所以也没写的很好,也就2600多个字吧。

胜利!(不

看看北极圈吧孩子好饿

至少也要给个评论支持一下吧嘿嘿?

我要初拥,奥利给!

让我家专勘气死哈哈哈哈

没废话了,再见。

                                                                   Lj写手梧名名

                                                           2019年12月7日


蘑菇炖鬼甲

【勘杂】事后做梦

•是两人事后,麦克克做的一个梦(NC-17)

•极其沙雕,ooc不可避免

•很短,非常短

•没有后续

麦克知道这是在做梦——因为现实中不存在这种情况。

“想干/我一次吗?”

“你确定吗诺顿?”拽着男人的领带亲了个够,男孩故作老练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我可是很有良心的问你哦?”

“确定,亲爱的。”诺顿把麦克的头发轻轻别开,在他的额头上吻了吻,“你难道不想试试看吗?”

太刺激了,麦克兴奋的笑了笑,跨坐在诺顿身上咬他下巴。

“你可别后悔。”

麦克的手拽着诺顿的裤子往下拉,露出了——

还有一条裤子。

再拉,还有;再扯,还有;再拽,还是有🌚。

麦克气疯了,看着诺顿被(看上去)单薄的衣物包裹着的长腿,忍不...

•是两人事后,麦克克做的一个梦(NC-17)

•极其沙雕,ooc不可避免

•很短,非常短

•没有后续

麦克知道这是在做梦——因为现实中不存在这种情况。

“想干/我一次吗?”

“你确定吗诺顿?”拽着男人的领带亲了个够,男孩故作老练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我可是很有良心的问你哦?”

“确定,亲爱的。”诺顿把麦克的头发轻轻别开,在他的额头上吻了吻,“你难道不想试试看吗?”

太刺激了,麦克兴奋的笑了笑,跨坐在诺顿身上咬他下巴。

“你可别后悔。”

麦克的手拽着诺顿的裤子往下拉,露出了——



还有一条裤子。

再拉,还有;再扯,还有;再拽,还是有🌚。

麦克气疯了,看着诺顿被(看上去)单薄的衣物包裹着的长腿,忍不住吼了一句:“你*粗口*穿了多少?!你是怎么穿进去的?!”

“嗯哼亲爱的,你要有耐心啊——”诺顿笑着,整个人往后躺去,把后背完完整整的贴在床铺上。

然后,他幸灾乐祸的看到麦克骂骂咧咧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上人好麻烦,还是你来吧。”麦克气呼呼的俯下身子,在诺顿脖子上吹气。“我业务不熟。”诺顿翻了个身把麦克圈在身下,忍不住的咬了一下他的耳朵。

“遵命,怕麻烦的小家伙。”



哦艹,为什么梦里他技术都那么好?

躺在诺顿怀里一丝不挂的麦克感受着腰椎间盘出走的酸痛如是想着。


南唐酒齋
不咕了,终于画完啦,正好可以当...

不咕了,终于画完啦,正好可以当桌面壁纸(๑•̀ㅂ•́)و✧
摄影:约瑟夫ww
【说什么都好……我想要评论1551】

不咕了,终于画完啦,正好可以当桌面壁纸(๑•̀ㅂ•́)و✧
摄影:约瑟夫ww
【说什么都好……我想要评论1551】

✧٩(ˊωˋ*)و✧

冒泡,画的很丑´_>`
P5P6杂个人单向性转,双马尾注意避雷

冒泡,画的很丑´_>`
P5P6杂个人单向性转,双马尾注意避雷

龙蛤

当你和他们合照【第一组】。【画了合照系列  不画脸是为了更好的代入你自己咳咳。】图可存可用头像。也可改成你自己23333333  算半个模板...吗

当你和他们合照【第一组】。【画了合照系列  不画脸是为了更好的代入你自己咳咳。】图可存可用头像。也可改成你自己23333333  算半个模板...吗

冢虞
「谢幕」 麦克有些出神地轻轻...

                          「谢幕」

        麦克有些出神地轻轻摩挲着手中那薄薄的纸片,久远的记忆被掉出的相片重新勾起。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久到记忆早已模糊...

                          「谢幕」

        麦克有些出神地轻轻摩挲着手中那薄薄的纸片,久远的记忆被掉出的相片重新勾起。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久到记忆早已模糊,只记得那时自己的嘴角还未带伤,裘克的右脚还如正常人一般健健康康,并且作为哭脸小丑为大家带来欢乐。
        裘克不喜欢笑,哪怕在生活中似乎也在尽职尽责地扮演着哭脸小丑。麦克并不喜欢他总是这样哭丧着脸,麦克更喜欢谢幕时因为默契的配合而相视会心一笑地裘克,也喜欢因为看见自己放在心里的人而轻笑的裘克,哪怕那个人不是自己,但对于麦克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生活就在这令人满足而又似乎稍微欠缺的节奏中缓慢的进行着,直到那场大火,那场令麦克几乎失去了一切的火灾,心爱的马戏团、在意的朋友、敬爱的长辈还有喜欢的人,一同被那场大火烧毁,消散在了空中。只留下麦克一个人,带着这张最后的记忆,抱着微小的期望,寻找着火灾的罪魁祸首还有自己所爱之人。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第五人格  冬季服装杂志风透明文件夹。《TITY5》将于本月末在C97上发售。

第五人格  冬季服装杂志风透明文件夹。《TITY5》将于本月末在C97上发售。

漂流瓶瓶瓶瓶子

画点图之前就开始画的,这套冬装我太可以了!
后三张是线稿,放不下了拼一下w
(邮差那个是私设

画点图之前就开始画的,这套冬装我太可以了!
后三张是线稿,放不下了拼一下w
(邮差那个是私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