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雨霖铃

8191浏览    183参与
何夜生光

《关于弟弟那些事》(八)
之《哥哥姐姐是怎么坑弟弟妹妹的》

时间线回到圣司刚哄好墨点心,乐寻远还没去仙山的时候

ps:有私设
玄凌苍指的是万堺期间的事,具体就不剧透了,反正吾心逍遥大概再过十几章就写到这里了

《关于弟弟那些事》(八)
之《哥哥姐姐是怎么坑弟弟妹妹的》

时间线回到圣司刚哄好墨点心,乐寻远还没去仙山的时候

ps:有私设
玄凌苍指的是万堺期间的事,具体就不剧透了,反正吾心逍遥大概再过十几章就写到这里了

六冥
一个推歌标题对加了点东西

一个推歌标题
对加了点东西

一个推歌标题
对加了点东西

静听玄蝉

雨霖铃词牌名之来历,在这篇《长恨歌》里。


——玄宗“初入斜谷,霖雨涉旬,于栈道雨中闻铃音,隔山相应。上既悼念贵妃,采其声为《雨淋铃》曲以寄恨焉。”


(唐人郑处诲《明皇杂录·补遗》载)

雨霖铃词牌名之来历,在这篇《长恨歌》里。


——玄宗“初入斜谷,霖雨涉旬,于栈道雨中闻铃音,隔山相应。上既悼念贵妃,采其声为《雨淋铃》曲以寄恨焉。”


(唐人郑处诲《明皇杂录·补遗》载)

何夜生光

30.单锋

  雨霖铃老老实实讲了自己被雨青霄卖的详情,墨点心当即化出湛然留机,道:“雨青霄这个哥哥怎么当的?走,吾去帮你教训他一顿。”


  雨霖铃拦下墨点心,无奈道:“墨大哥,吾不想再与他有牵扯,劳你关心了。”


  “外面好多乌七八糟的东西,也是那夸幻之父搞出来的?”


  “恩,是来抓吾回去的,吾那姐妹仔为了护吾就干脆驻守在外面了。夸幻之父擒拿吾不成,便拿附近的村民威胁吾……”


  “这夸幻之父着实可恨!”墨点心道,“正巧湛然留机还未正式出锋,便让夸幻之父试招吧!”


  “夸幻之父手段莫测,墨大哥不可冲动。”


  “或者吾去找青霄,他手里那箭矢是夸幻之父幻甲所铸,定能...

  雨霖铃老老实实讲了自己被雨青霄卖的详情,墨点心当即化出湛然留机,道:“雨青霄这个哥哥怎么当的?走,吾去帮你教训他一顿。”


  雨霖铃拦下墨点心,无奈道:“墨大哥,吾不想再与他有牵扯,劳你关心了。”


  “外面好多乌七八糟的东西,也是那夸幻之父搞出来的?”


  “恩,是来抓吾回去的,吾那姐妹仔为了护吾就干脆驻守在外面了。夸幻之父擒拿吾不成,便拿附近的村民威胁吾……”


  “这夸幻之父着实可恨!”墨点心道,“正巧湛然留机还未正式出锋,便让夸幻之父试招吧!”


  “夸幻之父手段莫测,墨大哥不可冲动。”


  “或者吾去找青霄,他手里那箭矢是夸幻之父幻甲所铸,定能破夸幻之父功体。”墨点心皱眉道。


  “墨大哥不必去寻他,”雨霖铃笑了笑,“本来吾只是像往常一样坑他一把,故意偷工减料,用墨大哥先前赠吾的材料另做了两支箭簇,没想竟是歪打正着。吾现在便用一枚幻甲铸剑,墨大哥拿着它对上夸幻之父也可多一分把握。”


  雨霖铃说干就干,当即扔了枚幻甲进铸剑炉。鉴于墨点心只用一次,雨霖铃便铸成单锋剑模样,正好方便日后自己用。


  “你这剑倒是新奇。”见雨霖铃将手中名为虎尾春冰的单锋剑化作发簪插入发间,墨点心挑了挑眉,笑道。


  “这是从妙有大哥那里来的灵感,墨大哥你不知道妙有大哥头上的发簪也是一件法宝吗?”


  “觉浅?”墨点心皱眉道,“你见过他了?”


  “啊对,上次忘记跟你说了,妙有大哥去西武林了。”


  雨霖铃知晓墨点心与妙有生感情深厚,便将妙有生是澄明无垢体的事说了,并详细介绍了澄明无垢体的特性。“武林上并未有澄明无垢体的传言,想来妙有大哥的功体还未被发现。”


  雨青霄也曾为妙有生卜过一占,对于雨青霄的棋占之术墨点心还是挺信任的。“青霄曾说觉浅命中该有此劫,但也能安然度过……”


  “墨大哥,你可莫要在吾面前提他了。”雨霖铃恼道,“甚至想到墨大哥的信物与他一样都是红枫,吾心里就不爽利。”


  “哎~吾的红枫可不一样。”


  四雅才子中御清绝爱梅,妙有生喜竹,雨青霄与墨点心则偏爱红枫。为了区分,墨点心的红枫总带有一抹墨迹与书香。


  其实同样钟爱红枫的还有任平生和杜伤怀,不过杜伤怀并不以红枫为信物,而任平生的红枫上则带有一道剑意,倒也很好辩识。


  “吾可不管,都是红枫。”


  “好好好,你说得对。”墨点心随意道。


  “墨大哥你敷衍也要敷衍得认真一点……”雨霖铃话音未落,一道飞信破空而来,落入墨点心手中。


  “哦?”墨点心眉毛一挑,信是应无骞寄来的,说是自己即将就任儒门正御,希望墨点心能回去观礼。


  “墨大哥,可是有要紧事?”


  “无妨,家里一小朋友当大官了求夸奖呢。”墨点心玩笑道,眉宇间却掩不住喜气。


  “看来是墨大哥极为看重的小朋友,如此,墨大哥可先回去,毕竟机会难得,不可拂了人家心意。”


  “吾走了谁去帮你杀夸幻之父?”


  “耶,墨大哥说的哪里话?不是还有吾那姐妹仔吗?”雨霖铃摆了摆手,毫不在意道,“如果他失败了吾定来找墨大哥,墨大哥以为如何?”


  “这……如此也好。”


  (未完待续……)



这一章里雨霖铃将事情告诉了墨点心,然并卵雨霖铃没说那箭叫帝弓虹,墨点心现在见过幻甲与虎尾春冰,所以认得幻甲的气息。因此,墨点心无法将帝弓虹三字与幻甲联系在一起,就算墨点心亲眼看见了帝弓虹箭矢脑子里也只会想起雨青霄而不是以帝弓虹闻名的玄凌苍……(伏笔)


何夜生光

29.逃婚

  时间太过紧迫,雨霖铃送出的四份喜帖中只有任涛涛来了,而妙有生、御清绝、墨点心那边都毫无动静。不过三人离东武林甚远,没来得及收到喜帖也很正常。


  “姐妹仔,你这一身可不像是要出嫁的样子。”大喜的日子,雨霖铃仍旧是往日那身白衣,只有一块红盖头随意掷在桌上,任涛涛不免有些疑惑。


  “雨霖铃非凡人,自要不走寻常路。”雨霖铃从躺椅上爬了起来,把玩着红盖头,“既然只有你一人赶来,那干脆就不要陪嫁团了,不然太漏气了。”


  “陪嫁团?”任涛涛一脸懵逼。


  “咳咳,吾什么都没说。”雨霖铃干咳两声,忙道,“等迎亲的队伍来,吾一个人坐在那里,气势全开,那才叫先天人出嫁的逼格。”...

  时间太过紧迫,雨霖铃送出的四份喜帖中只有任涛涛来了,而妙有生、御清绝、墨点心那边都毫无动静。不过三人离东武林甚远,没来得及收到喜帖也很正常。


  “姐妹仔,你这一身可不像是要出嫁的样子。”大喜的日子,雨霖铃仍旧是往日那身白衣,只有一块红盖头随意掷在桌上,任涛涛不免有些疑惑。


  “雨霖铃非凡人,自要不走寻常路。”雨霖铃从躺椅上爬了起来,把玩着红盖头,“既然只有你一人赶来,那干脆就不要陪嫁团了,不然太漏气了。”


  “陪嫁团?”任涛涛一脸懵逼。


  “咳咳,吾什么都没说。”雨霖铃干咳两声,忙道,“等迎亲的队伍来,吾一个人坐在那里,气势全开,那才叫先天人出嫁的逼格。”


  任涛涛:“……”You happy just OK.


  劝走任涛涛后雨霖铃就真一个人坐上了前往荒诞之始的花轿,见到了新郎夸幻之父。


  雨霖铃很想吐槽夸幻之父没有自知之明,他俩一看就不是一个物种,更别说体型差距了。


  最重要的一点,颜值。


  雨霖铃表示丑拒。


  于是雨霖铃委婉地对夸幻之父说,希望能给自己十天时间接受这个冲击……不是,接受自己成婚的事实。


  然后雨霖铃就跑路了。反正婚礼是雨青霄答应的,要嫁雨青霄自己嫁去,她不玩了!


  话说,夸幻之父好像就是跟雨青霄下完棋后才提出要娶雨青霄的姊妹一名的,在此之前夸幻之父见都没见过她。


  该不会……


  雨霖铃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非常诡异的想法。


  她觉得自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妈耶,不会吧!


  雨霖铃脑洞大开之际,雨青霄也开始了逃亡之旅。


  夸幻之父本尊不能离开荒诞之始,故而知晓雨霖铃逃婚后它立即派了人去铸水听风楼附近蹲人与追杀雨青霄。


  雨青霄逃亡途中亦知晓了雨霖铃逃婚,却莫名松了一口气。铃妹的幸福终没有被葬送。


  雨青霄四处奔走,可无论他逃到哪里,夸幻之父的人总能找到他,无法摆脱。雨青霄终于反应过来,帝弓虹是由夸幻之父的幻甲制作而成,夸幻之父自然能感知到幻甲所在位置。


  等他将帝弓虹与箭谱一起扔了,夸幻之父的追杀才就此停歇。


  雨青霄自嘲地笑了笑,他是彻底输在夸幻之父手下了,忙活一场,什么也没得到,还失去了自己的妹妹。


  再度回到铸水听风楼,却发现这里早已空无一人。那之后,雨青霄便再没听说过雨霖铃的踪迹,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铃妹……”


  雨青霄四处搜寻,雨霖铃的踪迹没找到,却听闻一女子为闹海凶物所擒,以藏晦居为首的正道门派联手前去除恶。


  得知那女子名为银河云姬而不是雨霖铃后雨青霄便不再在意,静心下来为雨霖铃卜上一占。


  棋占显示雨霖铃今后一切顺遂。


  雨青霄知道雨霖铃不愿再见自己,既明了雨霖铃一切安好,便一路向西,寻御清绝去了。


  (未完待续……)


相关剧情:

①雨霖铃逃婚,夸幻之父以铸水听风楼附近百姓威胁雨霖铃就范

②纵横子也因此被夸幻之父的人追杀,直至抛弃帝弓虹才得以逃脱。从后面解锋镝被帝弓紫虹射中前来询问纵横子时纵横子的反应可知,他并不知道自己扔掉帝弓虹后帝弓虹的下落(伏笔)

③闹海凶物鼋无极因早年经历擒拿银河云姬将其做成人彘封于缸中;藏晦居患天常的师尊死于鼋无极


恩,雨霖铃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何夜生光

27.文武

  墨点心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平日吃了喝玩了睡,在讲究礼法的儒门里确实挺招人恨的。


  但德风古道二把手应无骞居然睁一只闭一只眼,当作没看见。一把手副主事疏道谴也只是口头训诫了几句,说要注重仪态,然后罚了几遍《礼记》就完事了。


  于是不少人联名声讨无所事事的墨点心,还说疏道谴、应无骞以及圣司墨倾池给墨点心开后门。


  天可怜见墨点心只想当一个咸鱼,就连现在手上的编纂闲职还是当初墨倾池实在看不下去硬叫他去考的。


  他自己考的!哪门子的后门!


  还是是自己身上吊儿郎当的纨绔气息太明显?墨点心一脸懵逼。


  听说德风古道以前还有一个名叫云忘归的学...

  墨点心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平日吃了喝玩了睡,在讲究礼法的儒门里确实挺招人恨的。


  但德风古道二把手应无骞居然睁一只闭一只眼,当作没看见。一把手副主事疏道谴也只是口头训诫了几句,说要注重仪态,然后罚了几遍《礼记》就完事了。


  于是不少人联名声讨无所事事的墨点心,还说疏道谴、应无骞以及圣司墨倾池给墨点心开后门。


  天可怜见墨点心只想当一个咸鱼,就连现在手上的编纂闲职还是当初墨倾池实在看不下去硬叫他去考的。


  他自己考的!哪门子的后门!


  还是是自己身上吊儿郎当的纨绔气息太明显?墨点心一脸懵逼。


  听说德风古道以前还有一个名叫云忘归的学长,毕业后担任了司卫一职,然后就潇潇洒洒仗剑走天涯一去不复返了。


  他还是很有职业责任感的好么?


  墨点心委屈。


  于是墨点心直接在居所外立了牌子,上书:不服者单挑!


  一开始扬言来教训墨点心的人还是不少的,但大多数连墨点心门口设的阵都进不去,进去的也被墨点心一剑拍出来了。


  于是那些人一手揪着胡子,一手哆哆嗦嗦地指着他,大喝:“身为读书人,以武力争锋,成何体统!”


  好嘛,武不行,那来文啊。


  本来就被墨倾池罚抄多年脑子里一堆史书古籍,又被应无骞恶补了几天辩论要诀,墨点心堪称神挡杀神,佛挡斩佛。


  看着墨点心在台上所向披靡,台下的应无骞相当有成就感,这可是他多年怼人总结出来的心得,见效果真不错。


  咳咳,不能笑。


  应无骞低低咳了一声,右手握拳放在唇前,掩住快要溢出的笑容。


  应无骞早已为墨点心拦下了不少麻烦,眼下这种小场面,应无骞一点也不担心。


  不过向来与墨倾池不怎么对付的副主事居然没跟着针对墨点心,应无骞还是挺意外的。


  应无骞很清楚这些人其实是冲着墨倾池来的,自以为墨点心应该很好搞定,结果被哐哐哐打脸。


  然后就没人敢逼逼了。墨倾池他们打不过,墨点心也打不过,还能说啥。


  随后墨点心就收到了雨霖铃的喜帖。


  “雨霖铃要成婚了?!”墨点心觉得有点玄幻。喜帖上没写男方名字,但就雨霖铃那性格,男方一定是位勇士。


  再一看日期,距离婚期还有一天,现在出发已经来不及了。


  墨点心:“???”


  他要给信使差评!


  信使觉得自己挺冤枉的,他从东武林跑来中原就花了三天多。


  他比窦娥还冤啊!


  虽然来不及参加婚礼,但墨点心还是收拾收拾了一些礼物往东武林去了。他要见见那位娶雨霖铃的勇士。


  但墨点心一到东武林,就听说雨霖铃逃婚了。


  墨点心:“???”


  他还以为该是男方逃婚来着。


  “墨大哥?”见墨点心来铸水听风楼,雨霖铃相当惊讶,“吾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你那婚礼究竟是怎么回事?”


  (未完待续……)


何夜生光

25.赌注

  雨青霄离开天玄棋坛后就一路向西,偶尔兴致来了,便与人来上一局。


  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了几年,雨青霄来到了一个奇怪的村庄。


  独阳村。


  “爹,让女儿来扛吧。”迎面走来一对父女,老者扛着一担柴火,年轻的姑娘做了身男儿打扮跟在后面。


  “什么女儿?你是男孩子!声音再粗点!”


  雨青霄好奇地看了眼那对父女,再结合此地名称,便知整个独阳村的姑娘家恐怕都像这般装成了男人。只是不知缘由为何。


  于是雨青霄开口唤道:“老人家,附近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老者连忙摆手,口称没有。其身后的姑娘却道:“往西二十里……”


  “住口!”


  “...

  雨青霄离开天玄棋坛后就一路向西,偶尔兴致来了,便与人来上一局。


  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了几年,雨青霄来到了一个奇怪的村庄。


  独阳村。


  “爹,让女儿来扛吧。”迎面走来一对父女,老者扛着一担柴火,年轻的姑娘做了身男儿打扮跟在后面。


  “什么女儿?你是男孩子!声音再粗点!”


  雨青霄好奇地看了眼那对父女,再结合此地名称,便知整个独阳村的姑娘家恐怕都像这般装成了男人。只是不知缘由为何。


  于是雨青霄开口唤道:“老人家,附近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老者连忙摆手,口称没有。其身后的姑娘却道:“往西二十里……”


  “住口!”


  “爹……”


  见老者讳莫如深,雨青霄便不再相问,辞谢后一个人向西行去。


  往西二十里是一片美轮美奂的草原,雨青霄看不出除了风景美外还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地方。


  就在这时,凉风扫过,丈高的草丛被吹拂开来,露出了不远处巨大的银狐。


  银狐转身便跑,雨青霄当即追上。再一回神,人已到了一个巨大的洞窟之中。


  面前还坐着一个非人非兽、非妖非仙的神秘生物,头顶精灵三角,自称夸幻之父。


  夸幻之父以四肢十二片幻甲为赌注,与雨青霄连下十二局,接连败场。十二片幻甲尽落雨青霄之手。


  随后夸幻之父又要求与雨青霄再来一局,若雨青霄还赢,便可送出神弓孤峭天引。


  连胜十二局的雨青霄自以为看透了夸幻之父的底细,当下自负地让了夸幻之父十二子。却不知夸幻之父从一开始就在扮猪吃虎,先前十二局便是为了放低他的警惕。


  早已输过一万次的雨青霄又一次输棋。


  但这次还输了自己的妹妹。


  夸幻之父不要十二片幻甲,它要雨青霄的姊妹为其繁衍后代。


  这是雨青霄输得最惨的一次。


  雨青霄拿着十二片幻甲,魂不守舍地到了雨霖铃的居所,铸水听风楼。


  见雨霖铃欣喜地跟自己打招呼,雨青霄心中愧疚更甚,不知如何开口。


  “大哥,你手里的是……”


  “这是……是吾无意中得来的,是铸造的绝世材料,想来你会喜欢……”


  “唔,这东西确实不差,可以做成箭簇。”雨霖铃看过幻甲后道,“不如吾做一套箭矢给大哥吧!”


  雨青霄愈发愧疚,苦涩道:“吾不知你还有这般本事……”


  雨霖铃一脸自豪:“不然你的黑白入道哪里来的?大哥,这套箭矢小妹一定给你做好了,你就安心等着吧,半月即可!”


  雨青霄再也待不住,匆匆辞别。


  十日后雨霖铃便来信说箭矢已铸好了,名为帝弓虹,叫他去取。此时距离夸幻之父给的婚期还有五天。


  雨青霄知再也避不过,便老实与雨霖铃说了,谁料雨霖铃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吾雨霖铃也要嫁人了!”


  “铃妹……”


  “那个夸幻之父有钱吗?”


  雨青霄没跟上雨霖铃的脑回路,但还是讲了下夸幻之父的大概状况。


  雨霖铃翻出一本《怪兽总裁逼我嫁》,笑道:“从今以后雨霖铃便是总裁夫人了!”


  “铃妹……吾……吾五日后再来送你……”


  “可别,吾出嫁那日,你莫出现在现场。”


  雨霖铃看着毫不在意,可终究还是怨了雨青霄。


  这一点雨青霄再清楚不过,满脸萧然地走了。


  “吾,雨霖铃,东武林的铸造大师,要嫁人了!”雨霖铃当即跑到附近城镇给自己选了块做工精致的红盖头,然后给为数不多的几位好友发了喜帖。


  (未完待续……)

  


独阳村的这个妹子就是后来跟在圆公子身边的匆匆|ω・)

相关剧情:

①荒诞之始的夸幻之父时常四处搜刮附近女子过来试图繁衍后代,独阳村不堪重负,故而女子都会扮作男人,每年还会放天灯,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写上去,寓意隐藏自己的命格,让夸幻之父“看”不到自己。

②纵横子追银狐而入荒诞之始,得了夸幻之父十二片幻甲,但因自大输掉了自己的妹妹。

③雨霖铃为纵横子铸造了帝弓十二虹,其中只有十支是幻甲所铸,另外两支雨霖铃用了其他材料。


我现在在外面实习,不能刷剧,没办法抄原剧的台词,所以就直接自己写了_(:з」∠)_反正大概意思差不多就行了_(:з」∠)_


现在雨青霄已经输了一万次棋,正在进行赢一万次棋,夸幻之父是这一万次赢中的变数


何夜生光

20.铸剑

  打听到雨霖铃住在铸水听风楼后墨点心便直接带了杜伤怀与古骋逸过去,正要进入,迎面却走来一个袒胸露乳的枪者。

  枪者对着三人点了点头,便大步离去了。

  “刚才出去的是谁?”见到雨霖铃后墨点心忍不住问道。

  “他呀,吾的好姐妹。前几天在江边捡到的,吾便给他取名任涛涛。”

  姐妹……emmmm……

  墨点心不做评价。

  “墨大哥来找吾,定是为了铸兵器吧?”

  “没错,吾和吾这位好友都需要一把剑,”墨点心放出墨倾池搜集的一箱子天铁奇石,大方道,“除却铸剑材料外,剩下的都送予你好了,全当是辛苦费。”

  雨霖铃眉眼弯弯:“那吾就不客气了。墨大哥,还有这位壮士,麻烦伸出手来...

  打听到雨霖铃住在铸水听风楼后墨点心便直接带了杜伤怀与古骋逸过去,正要进入,迎面却走来一个袒胸露乳的枪者。

  枪者对着三人点了点头,便大步离去了。

  “刚才出去的是谁?”见到雨霖铃后墨点心忍不住问道。

  “他呀,吾的好姐妹。前几天在江边捡到的,吾便给他取名任涛涛。”

  姐妹……emmmm……

  墨点心不做评价。

  “墨大哥来找吾,定是为了铸兵器吧?”

  “没错,吾和吾这位好友都需要一把剑,”墨点心放出墨倾池搜集的一箱子天铁奇石,大方道,“除却铸剑材料外,剩下的都送予你好了,全当是辛苦费。”

  雨霖铃眉眼弯弯:“那吾就不客气了。墨大哥,还有这位壮士,麻烦伸出手来,让吾看看你们的掌纹。”

  “行走江湖百年,吾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作壮、士……真是令人感伤啊。”杜伤怀干咳一声,摇了摇手中折扇,叹道,“姑娘直呼吾名杜伤怀便好。”

  古骋逸毫不掩饰地大笑起来:“老蠹虫,你这身子骨确实当不得壮士之称啊。”

  “可是有‘一剑停云涌,绝代独伤怀’之称的感风吟月・杜伤怀?东武林孤刀独剑吾亦有所耳闻,”雨霖铃看向古骋逸,笑道,“想必这位便是与‘独剑’形影不离的‘孤刀’西云横岳・古骋逸了。”

  “炼青冥之名,吾亦久仰。”古骋逸抱拳道。

  “好了好了,现在有请两位施展剑法,让吾一观你们的用剑习惯。”

  雨霖铃一一测过两人各项数值,然后就开始了长达一个月的铸造。墨点心一开始也是相当放心,只是等最后成品呈上来时,墨点心决定收回前言。

  “吾用一部分多余的材料给吾那抛弃小妹的大哥也量身铸了把,他的是黑白入道,墨大哥的是湛然留机,这双对剑合称道机纵横。”

  “雨霖铃,”墨点心接过湛然留机,眼角有些抽搐,“这颜色是不是弄反了?”

  蓝毛的雨青霄得了把黑色的黑白入道,而他得了把蓝色的湛然留机……

  “墨大哥误会吾了,这对剑是为你们量身定做,用的材料也是为了贴合剑的属性,至于颜色……这完全是个意外。”雨霖铃笑得纯良无辜。

  “墨点心,你这情况可要比老蠹虫好太多了。”古骋逸笑得有些岔气,捂着肚子差点站不起身。

  “恩……”墨点心的目光投向剑一入手就面色一僵飞速收好的杜伤怀,“感伤好友,吾看看你的剑又是出了什么岔子?”

  “江山好友,这是吾的隐私。”杜伤怀毫不犹豫拒绝。

  “耶~佩剑还藏着掖着,日后和别人相杀也是要拿出来的,有什么隐私?还是说……是吾看不得?”

  古骋逸再次忍不住笑场。

  见状,墨点心越发肯定与自己有关,当即伸手欲夺,杜伤怀巧妙错身避过。两人就这样交起手来,不过杜伤怀毕竟不是墨点心的对手,佩剑很快就落入墨点心手中。

  不得不说雨霖铃的铸造技术还是杠杠的,长剑一入手便可感知其品质不凡。

  但是,这把剑居然名为“点心”。

  强忍住把上面的“点心”二字扣下来的冲动,墨点心眯了眯眼,似笑非笑地看着雨霖铃:“是不是该给吾一个解释?”

  “唔,这只是吾的一点点恶趣味而已,两位无需在意。”雨霖铃一脸正直,“剑是好剑就行了,颜色名字什么的都是浮云。”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墨点心总感觉有一点不太对。

  (未完待续……)

雨霖铃现在还不是芙蓉铸客,所以真的只是一点点恶趣味_(:з」∠)_

雨霖铃:颜色名字都是虚的,剑好才是实在。

墨点心:恩。是这样。

古骋逸:哈哈哈哈哈哈~

杜伤怀:吾的佩剑是点心,一想到点心在吾手中……吾恐怕以后都无法直视江山好友了,这真是令人感伤啊。

墨点心:总感觉有点不太对……

雨青霄:……铃妹又恶作剧了。

何夜生光

04.际遇

  墨点心与妙有生最先找的雨青霄,百年不见,雨青霄身上多了分沉稳,雨霖铃反倒越发伶俐了。


  “你的剑法倒是挺特别。”见雨霖铃不再舞剑,墨点心才出声。


  “这是单锋。机缘巧合所得,不过吾已悟出另一分真意,前不久在赋剑流觞侥幸得会上众人认证通过,定名巧单锋。”雨霖铃爽快地说了前因后果,又道,“吾现在正在学习铸术,学成以后妙有大哥与墨大哥若有想要的兵器可以来找小妹。”


  “赋剑流觞?”妙有生觉得这名有点耳熟。


  “妙有大哥也知道?”


  “赋剑流觞,行者那大哥映朝阳所创的组织,前不久在行者那里蹭饭的时候行者就说过映朝阳去了赋剑流觞,你忘了吗?”墨点心好心提醒妙有...

  墨点心与妙有生最先找的雨青霄,百年不见,雨青霄身上多了分沉稳,雨霖铃反倒越发伶俐了。


  “你的剑法倒是挺特别。”见雨霖铃不再舞剑,墨点心才出声。


  “这是单锋。机缘巧合所得,不过吾已悟出另一分真意,前不久在赋剑流觞侥幸得会上众人认证通过,定名巧单锋。”雨霖铃爽快地说了前因后果,又道,“吾现在正在学习铸术,学成以后妙有大哥与墨大哥若有想要的兵器可以来找小妹。”


  “赋剑流觞?”妙有生觉得这名有点耳熟。


  “妙有大哥也知道?”


  “赋剑流觞,行者那大哥映朝阳所创的组织,前不久在行者那里蹭饭的时候行者就说过映朝阳去了赋剑流觞,你忘了吗?”墨点心好心提醒妙有生,“现在看来他是给雨霖铃认证去了。”


  “蹭饭?”妙有生的重点却不在赋剑流觞上,只叫道,“读书人的蹭饭能叫蹭饭吗?”


  “百年不见,觉浅好友还是这般活泼。”雨青霄洗干净棋子,擦了擦手,笑道。


  “青霄好友又有什么际遇?”墨点心问道。


  “自然是醉心下棋了,不像你们四处闯荡,哪有什么际遇?倒是已经输了两千零七百二十三次棋,”雨青霄收好棋子,不咸不淡道,“顺便悟出了一手棋占之术。”


  “难怪你说这几日不宜出门,”妙有生凑上去道,“粽子啊,要不你算算吾和江山何时才能名震天下?”


  “天机不是那么好窥的,也不是想看什么就能看什么的。吾十日前才心血来潮给清绝好友卜了一占,你们要算,只能等下次。”雨青霄道,“倒是两位好友,这百年可有进境?”


  “吾那老爹为吾寻得了这支笔,名为宣城梦掾,除了这个真没什么可以称得上是际遇的东西了。”妙有生摸着鼻子尴尬道。


  雨青霄看着妙有生手中的笔,赞道:“可是出自‘梦笔生花’之典?好笔!好名!”


  “那吾猜墨大哥应该也是得了件宝贝?”雨霖铃笑道。


  “自然。”墨点心笑了笑,手中浮生画卷展开,四人转眼已到了云颠之上,俯览脚下壮阔山川,听着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以及林中的呦呦鹿鸣,似真似幻,让人一时分不清真假。


  “这等山河风光,算不算是宝贝?”


  “好友还有这般本事。”雨青霄也是一讶,将山河纳入画卷的术法他不是没听过,但能修到这种境界的可不算多。他突然对好友的真实身份有些好奇了。


  墨点心再一挥手,山河瞬间消失,浮生画卷也回到手中。


  “墨大哥有这山河在手,‘指点江山’倒也贴切。”


  听得雨霖铃此言,墨点心没有应声,只是笑了下。


  “粽子,御清绝是个怎样的人?”妙有生却问道,“问清性格了四雅才子相见时也好有个准备。”


  雨青霄似是想到了什么,笑道:“年纪挺小,脾气挺大。”可以逗着玩。


  (未完待续……)


①宣城梦掾:战祸邪神里左丘默送给系雪衣的那支笔,左丘默怎么得的剧里没有交代,那我就大胆设定一开始在妙有生这里好了_(:з」∠)_

②御清绝年轻的时候不是剧里那样又清又绝的_(:з」∠)_

③然后先预警一波,墨点心现在看起来就一游山玩水的仙人,但从他名号的解释来就真不是一能闲云野鹤的,现在也只是因为妙有生这个好友在所以压着而已_(:з」∠)_墨点心不算白,甚至后期会完全黑掉_(:з」∠)_预警啊!如果他以后怼上大家墙头,只能先说声抱歉了_(:з」∠)_


爱小仙女Aine
今天不产粮,今天我们来发歌!!...

今天不产粮,今天我们来发歌!!!吼

音乐链接在评论里面!!!

逆水寒李师师《雨霖铃》翻唱
作曲:LBG
作词:柳永(宋)
原唱:喵酱
编曲:沈佶

翻唱:爱小仙女Aine
后期:七夜Mignon  
视频剪辑:爱小仙女Aine
海报:爱小仙女Aine
视频来自于网络。

唐诗逸女神跳得太好看了!我的麦太渣了~唱得不好捂脸,后期小姐姐疯狂拯救。
欢迎点赞,收藏加关注!
有想听的关于逆水寒的歌可评论点歌,我来唱哦~

今天不产粮,今天我们来发歌!!!吼

音乐链接在评论里面!!!

逆水寒李师师《雨霖铃》翻唱
作曲:LBG
作词:柳永(宋)
原唱:喵酱
编曲:沈佶

翻唱:爱小仙女Aine
后期:七夜Mignon  
视频剪辑:爱小仙女Aine
海报:爱小仙女Aine
视频来自于网络。

唐诗逸女神跳得太好看了!我的麦太渣了~唱得不好捂脸,后期小姐姐疯狂拯救。
欢迎点赞,收藏加关注!
有想听的关于逆水寒的歌可评论点歌,我来唱哦~

清阙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无相梦生

  雨霖铃・思君
[文/无相梦生]
万家灯火。引烛拾故,慰影琢磨。
流连半盏浮沫,长思寂寞,纵横难落。
夜涨愁续渲错,珠玑泪眼过。
念过过,墨色如昨,残阙未得知心扩。
淋漓雨打枯莲没,凭谁诉,梦冷还魂陌。
半卷垢妄酸涩,意难平,欲祈佛说。
蓦醒若昨,水月镜花,总念消挫。
曾忆起,风雪同过,未敢轻细说。

………………………………………………………………………………

  南柯子・饮墨
[文/无相梦生]
闲看远山错,又起新词墨。
路遇学童三两过,翻箱拾过忆中翠萝色。
辗转宣难握,笔唱事事昨。
杨柳参差夕阳末,怎得不见旧时老马过?

  雨霖铃・思君
[文/无相梦生]
万家灯火。引烛拾故,慰影琢磨。
流连半盏浮沫,长思寂寞,纵横难落。
夜涨愁续渲错,珠玑泪眼过。
念过过,墨色如昨,残阙未得知心扩。
淋漓雨打枯莲没,凭谁诉,梦冷还魂陌。
半卷垢妄酸涩,意难平,欲祈佛说。
蓦醒若昨,水月镜花,总念消挫。
曾忆起,风雪同过,未敢轻细说。

………………………………………………………………………………

  南柯子・饮墨
[文/无相梦生]
闲看远山错,又起新词墨。
路遇学童三两过,翻箱拾过忆中翠萝色。
辗转宣难握,笔唱事事昨。
杨柳参差夕阳末,怎得不见旧时老马过?

ouking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年少不知诗中意,再读已是诗中人。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年少不知诗中意,再读已是诗中人。

千凝子

雨霖铃

夏蝉恬杂。贪恋晚风,随明月去,斟酒假作凉茶,入唇齿,只身缠绵。一剪烦丝落地,扫去却无安放。蒲扇薄,碎碎闲摇,小亭局中半寸凉。夜里屋中暗无处,轻拨弄,一点通透明。梦里小鬼叨扰,无奈罢,轻踏狼藉。书中故人,拜礼寻籍,挑灯九曲。狼毫笔,三弄一停,碎发入画里。

夏蝉恬杂。贪恋晚风,随明月去,斟酒假作凉茶,入唇齿,只身缠绵。一剪烦丝落地,扫去却无安放。蒲扇薄,碎碎闲摇,小亭局中半寸凉。夜里屋中暗无处,轻拨弄,一点通透明。梦里小鬼叨扰,无奈罢,轻踏狼藉。书中故人,拜礼寻籍,挑灯九曲。狼毫笔,三弄一停,碎发入画里。

MyS宵

顾昀•不知道是啥

不押韵也不按格律,非常辣鸡,无逻辑


雨霖铃•顾昀

流金炽灼。为将惟愿,死于山河。却于风雪雁回,道一句,救驾来迟。今朝虎狼在外,应殚精竭虑。为之生、封侯安定,从此埋骨是归处。

何人知其霜雪催,更何人,愿与共一醉。今宵酒醒何处,半弯月、大漠狼烟。流氓皮肉,将军铁血,君子骨生。予一生、作梦中人,曰“战无不胜”。


不押韵也不按格律,非常辣鸡,无逻辑


雨霖铃•顾昀

流金炽灼。为将惟愿,死于山河。却于风雪雁回,道一句,救驾来迟。今朝虎狼在外,应殚精竭虑。为之生、封侯安定,从此埋骨是归处。

何人知其霜雪催,更何人,愿与共一醉。今宵酒醒何处,半弯月、大漠狼烟。流氓皮肉,将军铁血,君子骨生。予一生、作梦中人,曰“战无不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