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雨霖铃

8774浏览    185参与
何夜生光

73.梦想

  “巧徒儿,”江南春信摇了摇上书“进度第一”的扇子,漫不经心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些日子一直有人跟踪?”


  “难道……是有人觊觎人家的美貌?”跟在江南春信身后的恐龙妹双手捂脸,突然不好意思起来,“这么直接,真是让人羞涩呢~”


  雨霖铃当初在离开铸水听风楼后不久就重逢了自家师尊,听闻徒弟经历后江南春信便赐了雨霖铃巧天工之名,随后一路同行游历。


  只是从半年前起,三人身后就总有些甩不掉的尾巴。


  “也许是本芙女身上有什么东西……”巧天工蓦然想起夸幻之父的幻甲,惊道,“是虎尾春冰和剩下的那片幻甲!他们一定是夸幻之父派来抓吾回去的!”


  “唔,只要隔绝掉虎尾春冰...

  “巧徒儿,”江南春信摇了摇上书“进度第一”的扇子,漫不经心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些日子一直有人跟踪?”


  “难道……是有人觊觎人家的美貌?”跟在江南春信身后的恐龙妹双手捂脸,突然不好意思起来,“这么直接,真是让人羞涩呢~”


  雨霖铃当初在离开铸水听风楼后不久就重逢了自家师尊,听闻徒弟经历后江南春信便赐了雨霖铃巧天工之名,随后一路同行游历。


  只是从半年前起,三人身后就总有些甩不掉的尾巴。


  “也许是本芙女身上有什么东西……”巧天工蓦然想起夸幻之父的幻甲,惊道,“是虎尾春冰和剩下的那片幻甲!他们一定是夸幻之父派来抓吾回去的!”


  “唔,只要隔绝掉虎尾春冰和你那幻甲的气息……”江南春信身为一代神铸,隔绝气息之物不过是信手拈来,甚至不用开铸炉,当即采了湖光一色织就一件披风,道,“巧徒儿,有它在就不必担心那些人再寻着它们的气息找到你。出来这么久,为师与恐龙妹该回南域了,你可要一起去?”


  巧天工摇头拒绝,表示想留在北武林重操旧业。江南春信也不强求,只叹了叹,又拿出一支麦克风来,凑过去道:“临别之际,合该唱一首送别之歌。巧徒儿,你说为师唱哪一首会比较应景?”


  巧天工:“……”


  


  而在万堺朝城,闭关多年的玄真君终于出关,当晚就射下天上黑月,使得幽都众魔不再具备吸收黑月能量补足自身的能力,震惊整个万堺朝城。


  此后玄真君也坐镇弓弧名家,负责教导万堺弓者。


  至于墨倾池,加入万堺朝城后就沉迷于与付清商、文解字喝茶谈人生。崇玉旨的诸多试探全部被挡了回来,但好在墨倾池并未与应无骞沆瀣一气,倒令崇玉旨松了口气。


  实际上墨倾池并非无所事事,付清商与文解字都是墨点心的好友,平日可说是无话不说。为探明墨点心是否真受到被干扰后的问心幻境的影响,墨倾池自然要找他二人好好打听墨点心往日的一言一行。


  说起来他这个兄长做得也是不到位,虽与小弟消除了隔阂,但多年难见得一次,竟连小弟平日喜好也不清楚,全靠付清商与文解字说明。


  不过依两人所言,墨点心近期除了脾气暴躁些并无异样,墨倾池心里的巨石也落了一半。毕竟为了那团至清灵气恼怒他人打扰确在情理之中。


  墨点心当日“搬家”跑路后就直接来了万堺朝城,美名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崇玉旨等人绝对想不到他会来此,就放心大胆地投靠任平生去了。墨倾池知晓后也只是无奈一叹,默默在自己万堺朝城的住处为墨点心留了房间。


  万一哪天点心过来,也不至于没地方睡。墨倾池如是想道。


  人总得有梦想的是吧?


  毕竟任平生只是个外人,点心总不好一直在那打搅吧?


  (未完待续……)

何夜生光

《关于弟弟那些事》(二十二)
之《依旧是搞事与被搞事的一天》

接着上一章
前情提要:青阳子解散群聊,青阳子等人与墨点心群魔乱舞互殴

有私设:墨点心好友妙有生死于玄凌苍的帝弓虹
(不算是剧透,吾心逍遥第一章就说了_(:з」∠)_)

《关于弟弟那些事》(二十二)
之《依旧是搞事与被搞事的一天》

接着上一章
前情提要:青阳子解散群聊,青阳子等人与墨点心群魔乱舞互殴

有私设:墨点心好友妙有生死于玄凌苍的帝弓虹
(不算是剧透,吾心逍遥第一章就说了_(:з」∠)_)

何夜生光

《关于弟弟那些事》(八)
之《哥哥姐姐是怎么坑弟弟妹妹的》

时间线回到圣司刚哄好墨点心,乐寻远还没去仙山的时候

ps:有私设
玄凌苍指的是万堺期间的事,具体就不剧透了,反正吾心逍遥大概再过十几章就写到这里了

《关于弟弟那些事》(八)
之《哥哥姐姐是怎么坑弟弟妹妹的》

时间线回到圣司刚哄好墨点心,乐寻远还没去仙山的时候

ps:有私设
玄凌苍指的是万堺期间的事,具体就不剧透了,反正吾心逍遥大概再过十几章就写到这里了

静听玄蝉

雨霖铃词牌名之来历,在这篇《长恨歌》里。


——玄宗“初入斜谷,霖雨涉旬,于栈道雨中闻铃音,隔山相应。上既悼念贵妃,采其声为《雨淋铃》曲以寄恨焉。”


(唐人郑处诲《明皇杂录·补遗》载)

雨霖铃词牌名之来历,在这篇《长恨歌》里。


——玄宗“初入斜谷,霖雨涉旬,于栈道雨中闻铃音,隔山相应。上既悼念贵妃,采其声为《雨淋铃》曲以寄恨焉。”


(唐人郑处诲《明皇杂录·补遗》载)

清阙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ouking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年少不知诗中意,再读已是诗中人。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年少不知诗中意,再读已是诗中人。

落涯風
芙蓉铸客给别人的稿,不可用

芙蓉铸客
给别人的稿,不可用

芙蓉铸客
给别人的稿,不可用

花如故

欲断魂(九)

   芙蓉铸客巧天工以铸术闻名武林,而多年前名噪一时的东炼也是她,但这世上只有纵横子知道她的绣工亦是出神入化。

  纵横子常外出,雨霖铃便为兄长缝制了一切能用上的东西,每件绣品上都绣有枫叶。每年秋日家中枫树变红时,无论纵横子身在何处都会赶回来和妹妹团聚。雨霖铃听兄长讲途中所见所闻向往不已,说自己铸出完美作品后就随兄长去远方看看。

  “哥哥去哪里铃妹就跟到哪。”

  纵横子轻笑“铃妹迟早要嫁人的,该是为兄留下来陪你。”

  雨霖铃一拍桌子,“那我就不嫁了,我们兄妹游遍天下!”

  ...

   芙蓉铸客巧天工以铸术闻名武林,而多年前名噪一时的东炼也是她,但这世上只有纵横子知道她的绣工亦是出神入化。

  纵横子常外出,雨霖铃便为兄长缝制了一切能用上的东西,每件绣品上都绣有枫叶。每年秋日家中枫树变红时,无论纵横子身在何处都会赶回来和妹妹团聚。雨霖铃听兄长讲途中所见所闻向往不已,说自己铸出完美作品后就随兄长去远方看看。

  “哥哥去哪里铃妹就跟到哪。”

  纵横子轻笑“铃妹迟早要嫁人的,该是为兄留下来陪你。”

  雨霖铃一拍桌子,“那我就不嫁了,我们兄妹游遍天下!”

  那一年雨霖铃铸出了黑白入道,等纵横子再出远门时黑白入道代替雨霖铃陪他出门了。

 
 

  这一回分开,雨霖铃终生未能和兄长去远方看看。

 

辞一杯清酒。
其实是为了摸鱼而试色(...)...

其实是为了摸鱼而试色(...)
墨水是坛水的蒲月南庭

其实是为了摸鱼而试色(...)
墨水是坛水的蒲月南庭

🎼🎼素烛☕️

《雨霖铃》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雨霖铃》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花开满津渡

雨霖铃

情伤萧地,叶飘羁旅,减景凋卉。离愁苦酒啥味?曾亭腻侣,荷怜塘愧。

借吾狂杯醉意,挽留住蟾桂。浩海远、礁险渊深,巨浪孤帆卷魂碎。

心花怯酒别楼会,口轻粘、靥转她春最。明晨去往何处?真怕那、一别成背,

白发纹围。空寄、黄梁一枕虔系。宴再盛、宾贵肴奇,已少佳人气。

情伤萧地,叶飘羁旅,减景凋卉。离愁苦酒啥味?曾亭腻侣,荷怜塘愧。

借吾狂杯醉意,挽留住蟾桂。浩海远、礁险渊深,巨浪孤帆卷魂碎。

心花怯酒别楼会,口轻粘、靥转她春最。明晨去往何处?真怕那、一别成背,

白发纹围。空寄、黄梁一枕虔系。宴再盛、宾贵肴奇,已少佳人气。


兔美君.

芙蓉铸客巧天工,拍的比较匆忙_(:з」∠)_

芙蓉铸客巧天工,拍的比较匆忙_(:з」∠)_

出其东门

雨霖铃改

烟波谓寒,皓月如歌,卿安红豆。玲珑骰子寄天涯,迷连处,相思萌发。窈窕寺外绯纱,恍似再桃花。忆醺醺,独望西窗,试问几斗斩情花。



深情自古尽悲楚,抵过一夜蒹葭白发?月冷古道无迹,岁月长,衣裳凉薄。此去无期,设常日日风流病酒,更遇少时多情万种,难比旧时情。







烟波谓寒,皓月如歌,卿安红豆。玲珑骰子寄天涯,迷连处,相思萌发。窈窕寺外绯纱,恍似再桃花。忆醺醺,独望西窗,试问几斗斩情花。




深情自古尽悲楚,抵过一夜蒹葭白发?月冷古道无迹,岁月长,衣裳凉薄。此去无期,设常日日风流病酒,更遇少时多情万种,难比旧时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