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雪寒

220浏览    6参与
寒魇

【爱】

     惊恐的、紧闭的、血肉模糊的双眼,眼睑下的皮肤被划上了狰狞的伤痕,嘴角残留着血,整齐的制服被划破,干涸的血液在白色的裙摆边绽放了殷红的蔷薇,被绑在十字架上,双手举过头顶,裸露的白皙肌肤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与血痕。

    当寒霜赶到时,只看到这样的场景。撒旦在一旁笑着,银色的长剑再度挑起了被束缚者的下颚,轻微侧起的剑身刺破了女仆的肌肤,鲜红的血液顺流而下,滴落在红黑相间的岩石块上。

    “看着她这幅丑陋的模样,告诉我,你还爱她吗?”

     惊恐的、紧闭的、血肉模糊的双眼,眼睑下的皮肤被划上了狰狞的伤痕,嘴角残留着血,整齐的制服被划破,干涸的血液在白色的裙摆边绽放了殷红的蔷薇,被绑在十字架上,双手举过头顶,裸露的白皙肌肤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与血痕。

    当寒霜赶到时,只看到这样的场景。撒旦在一旁笑着,银色的长剑再度挑起了被束缚者的下颚,轻微侧起的剑身刺破了女仆的肌肤,鲜红的血液顺流而下,滴落在红黑相间的岩石块上。

    “看着她这幅丑陋的模样,告诉我,你还爱她吗?”


路西法 野狼 LW
突然101,感動。謝謝你們的支...

突然101,感動。
謝謝你們的支持,考完試我會努力更的

開放點梗

HP塞哈及其衍生
烈火如歌 雪寒 楓寒
尋寶記布麥
妖尾夏露
死神一露
惡魔也要義務教育 別撒

應該只有這些(?)那些比較熱門的cp我也吃不過熱門有糧先不寫www

突然101,感動。
謝謝你們的支持,考完試我會努力更的

開放點梗

HP塞哈及其衍生
烈火如歌 雪寒 楓寒
尋寶記布麥
妖尾夏露
死神一露
惡魔也要義務教育 別撒

應該只有這些(?)那些比較熱門的cp我也吃不過熱門有糧先不寫www

念慈君的脑窟窿

仙凡恋4

【银雪/玉自寒】
——诸位久等了,我拖延症晚期

上个月十五《仙凡恋》没有更新。
这个月初一也没有。
刀冽香拎着她的四十米大砍刀就上书肆去讨说法。
老板说他比窦娥还冤,不是他不开版印刷,而是主创团队集体不务正业,扒着手指数一数:逃婚的、逃婚的、帮逃婚的,没人了。

“你说谁逃婚?”

“什么?!战枫居然把小三带回了烈火山庄?”雷惊鸿平地一声吼。
“嗯。”烈如歌犹如一颗腌掉的红萝卜歪头伏在案上。
“他疯啦?”
“…他变了。”
“我说,你是不是逼他吃烧饼啦?”
烈如歌无语凝噎。
“反正以后我媳妇儿要是敢叫我吃素我也去找小三。”
有琴鸿在小本本上涂涂写写:雷少爷,旗帜这种东西不能随便立的。

这几日王府是从未有过的热闹,雷惊鸿刚到,大小...

【银雪/玉自寒】
——诸位久等了,我拖延症晚期


上个月十五《仙凡恋》没有更新。
这个月初一也没有。
刀冽香拎着她的四十米大砍刀就上书肆去讨说法。
老板说他比窦娥还冤,不是他不开版印刷,而是主创团队集体不务正业,扒着手指数一数:逃婚的、逃婚的、帮逃婚的,没人了。

“你说谁逃婚?”


“什么?!战枫居然把小三带回了烈火山庄?”雷惊鸿平地一声吼。
“嗯。”烈如歌犹如一颗腌掉的红萝卜歪头伏在案上。
“他疯啦?”
“…他变了。”
“我说,你是不是逼他吃烧饼啦?”
烈如歌无语凝噎。
“反正以后我媳妇儿要是敢叫我吃素我也去找小三。”
有琴鸿在小本本上涂涂写写:雷少爷,旗帜这种东西不能随便立的。

这几日王府是从未有过的热闹,雷惊鸿刚到,大小姐也来了,还有蝶衣,加上仙人打包带过来的徒弟有琴先生以及闻风而至的刀三小姐…
玄侍卫每天有操不完的心。
最要命的莫过于仙人和王爷旷日持久的冷战,同一屋檐下你不搭理我我也不搭理你,烈如歌好奇问了一声:“你们就没有话要对彼此说吗?”
“没有。”
“没有。”
好吧。
烈如歌原本想劝银雪别跟玉自寒比“谁先讲话谁就输了”,毕竟她玉师兄可是最高纪录小十年没开过口的,然而她现在自顾不暇,感情上的事还要当事人自己想通才行呐。


玄侍卫觉得压抑,好想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感谢锦鲤:倭国大将军带队赴京参加首届联合军事演习,且点名要静·走路不方便·渊·皇帝心头肉·王参加。
好嘛,王府里又炸了锅。
“带我去!带我去!师兄带我去!”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你不带我去我也跟着去!”
……
红色的、紫色的喊得最得劲,带刀的、练琴一夜白发的、嘤嘤嘤叫小姐的纷纷表示:行李不多,拎包就走。

浩浩荡荡一行人,欢欢喜喜过大年,咳,把路赶。
当大家铺开野炊毯子各自心安理得地坐下才恍然大悟一件事情:谁负责弄吃的?
玄侍卫和黄侍卫献宝一样掏出干粮和行军水壶。
“我堂堂霹雳门少主…”
“天下无刀城三小姐…”
“烈火山庄大小姐…”
“就让我们吃这个???”
只听说过成语接龙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缥缈派掌门入室大(白)弟(执)子(事)优雅地从马车上端下来一摞精美食盒。
“师父。”
银雪老师点点头,有琴班长开始发饭,小朋友们嗷嗷待哺。

旅途中,气氛最压抑的莫过于玉自寒的马车,主要原因就是银雪也在车里。
很荣(不)幸的,烈如歌被分(发)配到这辆马车。
在遭受了空气凝固、打瞌睡被摸脸杀、无限尬聊之后终于熬到了目的地。

玉自寒换了一身翡翠白玉麻将席,煞是好看。
银雪自以为是暗中观察的将他从头到脚自左向右前前后后由内而外看了一遍又一遍。
玄侍卫鸡皮疙瘩掉一地,仿佛正在被仙人视线煎烤烘培的是他而不是自家小白菜。


“何人如此大胆?!敢擅闯军营!?”
将士怒吼,众人纷纷出帐看热闹。

一人立在营地中央,只见红彤彤衣诀翻飞的孤傲背影。

“姑娘,你是不是迷路了?”
老好人玄侍卫对穿红衣服的女孩子有种本能的敬畏与无微不致的关怀。
那倩影转过身,眉心一条妖冶的红色印记、眼角上挑。
“你在跟我说话?”
诶呀可惜了,长得怪好看,声音怎么……
玄侍卫槽还没吐完就被一巴掌呼出去老远忙着吐血了。
“你怎么一言不合就打人?”
黄琮搀扶起依然在吐血的玄侍卫怒道。
“他骂人。”
?( ̄△ ̄?)
“他喊我姑娘。”
(? ̄△ ̄)?
“我是纯爷们儿。”

玄侍卫血吐得更厉害了。

“阁下可知擅闯军营乃是重罪。”
玉自寒今天特别想端一端王爷的架子,一开口就成功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
火红的倩影鬼魅般蹿到他跟前:“你…”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静待下文。

结果是对方拎起玉自寒就跑路了,反手就是一记流火雨,大杀四方。

各位看官也许会问:仙人呢?当面抢人这也能忍?
仙人很忙的,他老人家一直在帐子里捣腾造型。
都怪雷惊鸿!
雷大少爷看过不少稀奇古怪的话本子,综合刀三小姐博览群书的经验之谈——两个人如果闹变扭了最快扭转局面的方式就是其中一人得了不治之症,如果非要加个期限那必须是命不久矣呜呼哀哉,这种情况下绝对无条件和好。
有琴先生表示怀疑,但手上为师父黏假胡子的手毫不迟疑。
这下好了,把人弄丢了(摊手)
仙人气得吹胡子瞪眼儿。



暗河宫内——
玉自寒被带到一座巨大的地宫,七拐八绕终于停了下来,他被客客气气地带进一间红得像重庆火锅的房间,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喜庆,而他就像一颗水葱,九宫格格格不入。

“你抓错人了。”
“可我偏偏看上你了。”
……这天基本上是聊死了。

暗夜罗伸手捏住了玉自寒的脸,收获一双惊恐的小鹿眼。
“噗、哈哈哈哈吓着你了?”
“…木、煤有。”
“哈,嘴硬。”
“……”
“诶,你怕我不?”
“扑、怕。”
“到底是怕还是不怕?”
玉自寒心说我箫呢?!
啊想起来了,被银雪没收了。
想打人怎么办。
“要是银雪看见我这样欺负你,估计得疯。”暗夜罗虽然丢了媳妇儿却心情颇好,毕竟他在银雪眼皮子底下偷了他的人。
这话似乎有歧义。
不要在意细节。

“诶,你见着我媳妇儿没?”

“我媳妇儿为什么要逃婚?”

“我媳妇儿好看吗?”

“你看到我放的流火了吗?酷不酷?炫不炫?”

“你怎么不理人?”

为了摆脱十万个为什么攻击,静渊王决定跟这妖孽做个交易:“把我关进地,我有办法让你媳妇乖乖回来。”


暗河宫地牢——
“怎么把人绑成这个样子?”
“禀宫主,属下曾在倭国进修过一段时间。此乃菱缚,别名龟甲缚,拘束感以及疼痛感较小…”
“不好不好,这花里胡哨的不够庄重,人家堂堂静渊王,给我换铁链,要碗口粗的。”





tbc.


小剧场——
罗:“说出你的愿望。”
寒:“我想要站起来。”

罗:“巴啦啦能量~寒寒,站起来!”
寒:啊~ (ಥ_ಥ) 这就是脚踏实地的感觉!

玄侍卫:王爷的小脚丫好白(⊙□⊙)








念慈君的脑窟窿

仙凡恋3

【银雪/玉自寒】
太不容易了,终于写到中秋家宴。

眼看着就要到中秋,静渊王殿下的身体却始终不见起色,吃不下也睡不好,还总是恶心想吐。
莫不是烧饼有毒?
玉自寒不想皇帝爸爸瞎操心,没让请太医。
期间银雪来看过,说他体寒,要发发汗,多运动,这对于伤残人士来说简直是赤果果的侮辱,殿下优雅地拔出玉箫朝那个老不羞的比了个起手式:“请。”
说干就干。
大战三百回合。
银雪败。
瞎子都看得出来神仙放水,最后那一记假摔居然还要王爷扶才肯起来!玄侍卫敢怒不敢言。

当天夜里仙人赖在王府不走,王爷没辙,陪着下了一夜的棋。你下棋就下棋吧,把众人都支开算怎么回事儿?
玄璜胁迫黄琮陪他扒门缝、捅窗户纸、揭瓦棱盖儿,折腾了一宿。

好不容易挨到早晨...

【银雪/玉自寒】
太不容易了,终于写到中秋家宴。


眼看着就要到中秋,静渊王殿下的身体却始终不见起色,吃不下也睡不好,还总是恶心想吐。
莫不是烧饼有毒?
玉自寒不想皇帝爸爸瞎操心,没让请太医。
期间银雪来看过,说他体寒,要发发汗,多运动,这对于伤残人士来说简直是赤果果的侮辱,殿下优雅地拔出玉箫朝那个老不羞的比了个起手式:“请。”
说干就干。
大战三百回合。
银雪败。
瞎子都看得出来神仙放水,最后那一记假摔居然还要王爷扶才肯起来!玄侍卫敢怒不敢言。

当天夜里仙人赖在王府不走,王爷没辙,陪着下了一夜的棋。你下棋就下棋吧,把众人都支开算怎么回事儿?
玄璜胁迫黄琮陪他扒门缝、捅窗户纸、揭瓦棱盖儿,折腾了一宿。

好不容易挨到早晨,只听房里“咚”地一声异响。
玄侍卫不管不顾九头牛也拉不住地往里冲。进到暖阁,就见仙人坐在地上,王爷倚在榻上,双双衣衫不整。
“…我照顾你一整晚,你就这样对我?”仙人委屈。
“你!”玉自寒气急,小脸一阵青一阵红,“我的箫(刀)呢?!”

从此静渊王箫不离手,专门怼银雪。

中秋这天,皇城里格外热闹。因是家宴,来的都是皇亲国戚,金装玉裹,闪闪发光。
景献王头顶金冠七颗东海夜明珠熠熠生辉,仿佛自己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敬阳王低调内敛,金靴子在袍底忽隐忽现,鞋面上的五彩宝石流光溢彩。
咱们静渊王殿下也换上了织金的礼服,领口的金豆豆是他的审美底线。
在殿前遇见,皇子们免不了要寒暄几句吹吹牛皮。正说到景献王自西域而归带回的夜光杯,玄侍卫忍不住内心吐槽:上回是玉石杯(玄冰玉盏你好),再上回是水晶杯……三殿下为何对杯子如此执迷不悟?
“三哥。”玉自寒难得打断兄长,众人瞩目、想听听他有何高见。
“你冠上的珠子晃得我眼晕。”

想打弟弟怎么办。

“二哥,你…”
“王爷!今日风大,属下还是推您进殿吧啊哈哈哈哈哈…”
玄侍卫及时阻止了自家王爷将亲哥哥们得罪个遍。
最近殿下的脾气有些反常,变得攻击性强,杀伤面积广,打击范围也大;从前吃不得酸的,这几日却心心念念想吃橘子,还是变态酸的那种。
安顿好王爷,玄侍卫只能在殿外候着,内心忐忑不安。

直到开宴,银雪才同皇帝爸爸一齐姗姗来迟,穿着罩头大披风,在玉自寒眼里就跟兜售毒苹果的老巫婆一样故作神秘,周围却此起彼伏的“惊为天人”。
喂,那个赞叹明眸皓齿的,你看得清他的脸吗?
玉自寒本就没什么胃口,连着饮了三杯,苍白的面颊透出殷红,莫名其妙觉得委屈。
这时候,专擅于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景献王开了口:“七弟啊,最近身体可好些了?”
“蒙皇兄挂念,好多了。”
明明跟缺水的小白菜似的蔫了吧唧。
“有道是玉面青杉笑温存,凡尘烟火不沾身~可不就是说的七弟。七弟品行高洁,温文尔雅,美名远播,这次皇兄游学西域,还顺道去了趟倭国,你们猜怎么着?”

这是刮的什么风把你从西吹到东。

“听说倭国长公主想做静渊王王妃很久了!哈哈哈哈哈…”

没等他笑完,玉自寒直接双眼一闭,晕倒在了椅子里。

“太医!快传太医!”作为一个正直的好哥哥,敬阳王最先反应过来。
皇帝爸爸拍案而起,怒道:“瞧把你弟弟气的!”
景献王本来就想调侃(调戏)弟弟一下谁知反被聪明误,忘记了亲弟弟的碰瓷体质。
“不是,诶呀我错了还不行吗…”
银雪最先冲到玉自寒身边,摘下披风为他裹上,眼神示意皇帝爸爸,抱起人直奔内殿。


玉自寒幽幽转醒时正听到太医以头点地,口中支支吾吾,他有些艰难的支起身子,就见一帘之隔外头站了好些人。
银雪一阵风似地刮进来,捉住他的手腕眉头紧锁,挣扎间玉自寒终于听清了五体投地的太医在说甚:
“陛下赎罪!臣等无能,但七殿下、殿下他确是、确是…喜脉啊!”

众人神色各异。
皇帝爸爸望向银雪:“雪衣王看,如何?”
仙人高深莫测点了点头:“喜脉。”
“不是…”玉自寒头大。
你们在说谁?
皇帝爸爸几乎喜极而泣:“笔墨伺候!朕等这一日很久了!朕要为孙儿赐名!”
“父皇!”
“你母妃若是知道了肯定比朕还要高兴。”
您清醒一点!!!(娜娜咆哮.GIF)
景献王从肇事人员变身围观群众:“诶呀~难不成…其实七弟,是七妹?”
“我不是。”
“那你怎么会…”他绞尽脑汁拍拍肚子用手比划了个球。
“我没有。”玉自寒委屈得快哭了。

“都怪我。”
忽然开口的银雪遭到玉自寒的含泪瞪视。
“叫你受苦了。…你别皱眉。”
说着就拿手指去抚玉自寒打着中国结的眉头。
“你、咳,你闭咳咳咳…”
“七弟,你别激动,小心动了胎气。”好哥哥敬阳王忧心忡忡。

玉自寒一世英名忽然很想英年早逝。



tb…



“等一下!!!”

七日后,已经被“殿下有喜”折磨得心力交瘁的玄侍卫在王府后门巧遇身着火红喜服的雷惊鸿。
“…你还是穿紫色好看。”
“先不说这个,急、非常紧急,带我去见你们王爷!快!”

雷大少是逃婚出来的,他后妈要把他嫁给暗河宫公主。
“我就是死也不入赘!”
然后他知道了暗河宫宫主其实是男人。
“我堂堂江南第一直男,要我嫁给一个'公主病',我呸!”
于是便有了大婚出逃。
雷大少爷还带来一个惊人内幕:上次他负责看火的汤被添了料,谁喝谁怀孕。

“准确的说,是假孕。”
由于说话大喘气,雷惊鸿险些命丧玉石子儿,还是银雪替他解的围。
据说人的习惯七天就能初步养成,玉自寒这些天几乎就要认命自己是个孕夫这件事。可是忽然有人跟他说这不过是个玩笑,一个“公主病”的恶作剧。

他抬手轻轻搭在小腹上心里好像空里一块:小小寒没了。

银雪一双手温暖有力地环上来:“别难过。”
他凑到玉自寒耳边:“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事实证明恼羞成怒的静渊王是会打人的。





tbc.
我感觉我仿佛玄侍侍卫附体
不,是我附到了玄侍卫身上

据说编剧要开虐?
我只要保证我是甜的就可以了。

之前一直在纠结该把如歌许配给谁。是原配枫师兄还是暗河宫宫主暗夜罗?
我姐妹儿说暗夜罗好可怜的,投了他坚定的一票。
你们说呢?




念慈君的脑窟窿

仙凡恋2

【银雪/玉自寒】

“双休?”
玉自寒怀疑自己的知识储备不够,中文十级证书可以撕掉了。此时顾左右而言他应该能够化解尴尬。
“不知父皇说的是哪位先人?”
皇帝爸爸内心:孩子大了,心里有小九九了。
“仙人,自然是雪衣王。”
 
哦,那个三天两头往他府上送稀奇古怪好吃的害他养胖的元凶。
 
“儿臣与雪衣王一见如故,他老人家也总说与儿臣有缘,前些时候雪衣王替儿臣治病伤了元气,想来是该好好感谢他老人家一番…”
“中秋家宴将近,不知雪衣王是否愿意进宫一叙。”
 
玄侍卫听得冷汗湿了后背:陛下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那…儿臣替父皇问问他老人家。”
 
被老人家长老人...

【银雪/玉自寒】

 
“双休?”
玉自寒怀疑自己的知识储备不够,中文十级证书可以撕掉了。此时顾左右而言他应该能够化解尴尬。
“不知父皇说的是哪位先人?”
皇帝爸爸内心:孩子大了,心里有小九九了。
“仙人,自然是雪衣王。”
 
哦,那个三天两头往他府上送稀奇古怪好吃的害他养胖的元凶。
 
“儿臣与雪衣王一见如故,他老人家也总说与儿臣有缘,前些时候雪衣王替儿臣治病伤了元气,想来是该好好感谢他老人家一番…”
“中秋家宴将近,不知雪衣王是否愿意进宫一叙。”
 
玄侍卫听得冷汗湿了后背:陛下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那…儿臣替父皇问问他老人家。”
 
被老人家长老人家短念叨了半天的银雪仙人本尊,此刻正在自家小厨房里煲汤。
“公子。”雷惊鸿蹲在边上小蒲扇摇得可勤快,“您真是贤惠啊!”
仙人浅浅一笑:“小火慢炖。”
雷大少爷即刻领会调整火力。
 
有琴鸿撩了帘子进来:“师傅,玉公子来了。”
仙人无情地留给雷惊鸿一个潇洒背影叮嘱道:“你仔细着点儿,我的百年好合羹要是被你熬糊了,就拿你炖一命呜呼汤。”
 
雷大少爷日常憋屈。
 
今日的品花楼与往日不同,楼还是那个楼只是说不上来的古怪。
所有人都盯着玉自寒看,从前也看,但不是这么个看法,仿佛上古凶兽穷奇一般的玄璜竟然没起到震慑作用,反被一群莺莺燕燕围攻。
“小郎君~别绷着脸啊,笑一笑,姐姐喂你吃葡萄~”
吃什么吃!熊心豹子胆都被你们吃了吧!不像话!成何体统!
黄琮救我!
玄侍卫在内心呐喊。
玉自寒操纵着小轮椅默默挪出包围圈,一抬头,刚好瞧见他要找的人。
“雪衣王。”
银雪走近,微微俯下身子与他平视:“找我何事?”

周围空气忽然安静。

玉自寒看着银雪如瀑长发泼肩而下,心里想的是这人头发怎的比师妹还长,嘴上却道:
“奉父皇之命,邀雪衣王共赴中秋家宴。”
如此正经的话题,银雪却越靠越近越靠越近,手肘都撑到了轮椅扶手上。
保持镇定梗着脖子不让自己像是被人欺的小媳妇是玉自寒最后的倔强。
“我有些好奇。”银雪托腮仰视他:“我若不下来,殿下打算如何上楼?”

这就问出了笔者的心声。

“玄璜会背我上去的。”
忽然被点名的玄侍卫从不知何时赶来救他的黄琮背后探出头来,正面遭遇仙人死亡凝视。
在围观群众期盼的目光中银雪弯腰环抱扛起了玉自寒,像个仙风道骨的土匪。

“你、你这是作甚?”
“抱你上楼啊。”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玉自寒心态崩了。
 “你放肆!”
“论辈分我可是你皇叔。”
 皇叔为显老当益壮,掂了掂扛在肩上的便宜侄子,侧过身来向众人道:“干活。”
飘然离去。
 
 玄侍卫觉得自家田里的翠玉白菜被人拔了,偏偏偷菜的人他还打不过,无语凝噎。
 
 再看另一边,小厨房。
雷惊鸿熬汤犯困,忽感一片阴云罩顶,以他多年浪迹江湖的经验判断不是天公要下雨就是……
“二娘!你怎么来啦?”
他后妈驾到。
霹雳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媚夫人仿佛开了天眼,抓儿子从来一抓一个准。
“我不来看看怎么知道你好好的大少爷不当,跑这儿来给人当粗使丫鬟啊?”
后妈人恨话还多,迅雷不及掩耳地使出拧耳朵神功。
“诶呀妈呀耳朵掉啦!!!”
于是,明明高出后妈半个头的雷大少被小鸡仔儿似的拎了出去。

一缕若有似无的紫气没入汤盅。

所以,当有琴鸿过来端汤的时候没见着人,然而汤比人重要(EXM?)有先生来去匆匆直奔后院。

作为天(金)潢(枝)贵(玉)胄(叶)的玉自寒被麻袋似的扛上了楼又兜兜转转地下了楼,待到后院小花园已是五脏六腑乾坤大挪移奄奄一息。
好不容易被放生,发现自己竟然给安置在了一张秋千上,非常生气,可是咱们静渊王涵养高不会骂人,修养好所以从不打人,被惹怒了也就瞪着湿漉漉的眼睛看你叫你自觉惭愧,换了别人指不定反手就是一巴掌。
看着眼前人梨花带雨,银雪用一秒钟时间反思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觉得值,不是,觉得自己确实过分了。
“抱歉。”
这两个字岂止价值千金,活了好几百岁公子雪就没给人陪过不是。
能怎么办呢,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恰好此时有琴鸿送汤过来,银雪接过盛汤的玉盏舀了一汤匙递到玉自寒嘴边:
“尝一口,消消气。”
喝还是不喝?
玉自寒天人交战不晓得多少个来回,最终认命般张开了嘴。

“玉师兄?”
“咳、师、咳咳咳…”
堂堂静渊王险些被一口甜羹谋害。烈如歌挎着她的竹篮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朝玉自寒吐了吐舌头:“师兄你没事吧?”
“不、咳、我没咳咳…”
玉自寒咳得颤颤巍巍需得银雪环抱着才不至于从秋千上摔下来。
后来此事以烈如歌赔给玉自寒一篮子烧饼作罢,其实那一篮子烧饼原本就是给他准备的,师兄妹心照不宣,反正师兄宠了她半辈子谁人不知?

再后来《仙凡恋》更新章节难得配了彩图,正是梨花似雨而下,秋千上坐着心上人,落款“烧饼西施”。

后来的后来,静渊王殿下病了,据说是食用了过量的烧饼。玄侍卫大放厥词的时候并未料到会因此遭受毒打、暴打和吊打。


tbc.
平行时空,这里没有坏人和阴谋诡计。

念慈君的脑窟窿

仙凡恋1

【银雪/玉自寒】
圈地自萌,别较真

雷惊鸿作为江南霹雳门的法定继承人,据说因为京城严打狠抓燃放烟花爆竹,打算另辟蹊径,带领门人走上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

三个月后,“惊雷公子”名动京师,其代表作就是畅销话本子、一度脱销且拒绝再版的《仙凡恋》。

天下无刀城城主唯一的女儿刀冽香近来手里总是捧着本小册子,面颊绯红、眼角眉梢带笑,羞羞涩涩,吓坏了侍卫一拨又一拨。

烈火山庄大小姐总是不带在身边的贴身丫鬟蝶衣小可爱来串门儿,老远见着那大红大绿的封面就本能地被吸引了过去,跟着看了两页便不能自拔:“诶呀刀姐姐你慢些翻~”

应广大读者要求,《仙凡恋》进入连载模式,每月初一十五,双更,仍旧是限量出版,毕竟有位仙人说过:物以稀为...

【银雪/玉自寒】
圈地自萌,别较真


雷惊鸿作为江南霹雳门的法定继承人,据说因为京城严打狠抓燃放烟花爆竹,打算另辟蹊径,带领门人走上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

三个月后,“惊雷公子”名动京师,其代表作就是畅销话本子、一度脱销且拒绝再版的《仙凡恋》。

天下无刀城城主唯一的女儿刀冽香近来手里总是捧着本小册子,面颊绯红、眼角眉梢带笑,羞羞涩涩,吓坏了侍卫一拨又一拨。

烈火山庄大小姐总是不带在身边的贴身丫鬟蝶衣小可爱来串门儿,老远见着那大红大绿的封面就本能地被吸引了过去,跟着看了两页便不能自拔:“诶呀刀姐姐你慢些翻~”

应广大读者要求,《仙凡恋》进入连载模式,每月初一十五,双更,仍旧是限量出版,毕竟有位仙人说过:物以稀为贵嘛。

为了很多买不着话本子的读者着想,“惊雷公子”请有先生谱曲,凤凰姑娘献声,缱绻缠绵的爱情故事就这样传唱街头巷尾。

自从听得见了,静渊王玉自寒总喜欢叫玄璜将他推到花园里聆听大自然的声音。
这日午后,凄楚歌声伴着婉转旋律就这么大剌剌地飘进了玉自寒的耳中,他且听清了一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便被玄璜突如其来的大嗓门打断了:“王爷!今日风大!属下还是陪您回书房下棋解闷吧!哈哈哈哈哈…”
静渊王殿下震惊于他的带刀侍卫要与他手谈一局,想着如何委婉拒绝才不伤人,无暇顾及其他。玄侍卫则是一脑门子官司,这词曲要让王爷细细听了去那还得了!
为何?
且听《仙凡恋》开篇——
白衣飘渺公子雪,青衫烈火人如玉
——听听,你们听听!这也太不像话了,仙凡恋的两位主人公身份昭然若揭,如此直白露骨,究竟是哪个千年王八下的蛋居然敢消遣我家王爷!有人管没人管啊?
好像还真没人管。按理说这种对皇族不敬的歹人早该抓起来了,可是这十天半个月的,居然一点儿也没见消停。
玄侍卫看着满盘的非黑即白,强忍住阵阵眩晕,在内心深处磨刀霍霍向惊雷。

“阿嚏!”惊雷公子雷惊鸿一个喷嚏闪了腰。
“雷少,你没事吧?”问话的红衣美人头也没抬,继续挥毫泼墨大写意。
“不打紧,总有小人想暗算我。诶~如歌,当初公子推荐你来为我们画封面,着实明智啊。”说着还对开创了“红配绿赛天仙”美好新时代的烈如歌大小姐竖起了大拇指。

哦,看来雷惊鸿能够如此有恃无恐地编排皇室子弟,他的偶像公子雪是晓得的,支持的。

仙人就是大气。

话说这头,皇帝爸爸约了七仔喝茶。静渊王乘着他的专属代步工具小身板儿挺直如翠竹,到了跟前乖巧地向父皇问安。诶呀实在是讨人喜欢,越看越喜欢,皇帝爸爸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
“寒儿近来,气色不错。”
“儿臣最近身体较从前大好了,心情好,胃口就好。儿臣可是胖了?”

玄侍卫心说:殿下,您多虑了。

“朕近来时常被一件小事困扰…”
“儿臣愿替父皇解忧。”
“听说,吾儿与仙人,双修了?”


tbc.
平行世界
没有大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