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雪莱

3774浏览    155参与
上官影

Thy light alone - like mist o'er the mountains driven,

唯有你的光—似薄雾绕山林,

Or music by the night-wind sent

或晚风拂送的乐音,

Through strings of some still instrument,

透过静止的弦乐之琴,

Or moonlight on a midnight stream,

抑或午夜溪流上的月影,

Gives grace and truth to life's unquiet dream.

将真、善融入人生不安的梦萦。

——雪莱

@月上黑猫

Thy light alone - like mist o'er the mountains driven,

唯有你的光—似薄雾绕山林,

Or music by the night-wind sent

或晚风拂送的乐音,

Through strings of some still instrument,

透过静止的弦乐之琴,

Or moonlight on a midnight stream,

抑或午夜溪流上的月影,

Gives grace and truth to life's unquiet dream.

将真、善融入人生不安的梦萦。

——雪莱

@月上黑猫

走马观川

【文素】珀西·比希·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

Drive my dead thoughts over the universe

请把我尘封的思想散落在宇宙

Like wither'd leaves to quicken a new birth!

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

 ——《Ode to the West Wind》


The hand that mocked them, and the heart, that fed; 

而私人已逝,化作尘烟 

And on the pedestal, these words appear: 

看那石座上...

Drive my dead thoughts over the universe

请把我尘封的思想散落在宇宙

Like wither'd leaves to quicken a new birth!

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

 ——《Ode to the West Wind》


The hand that mocked them, and the heart, that fed; 

而私人已逝,化作尘烟 

And on the pedestal, these words appear: 

看那石座上刻着字句: 

"My name is Ozymandias, King of Kings, 

“我是万王之王,奥兹曼斯迪亚斯 

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 

功业盖物,强者折服” 

Nothing besides remains. Round the decay

此外,荡然无物 
Of that colossal Wreck, boundless and bare

废墟四周,唯余黄沙莽莽 

The lone and level sands stretch faraway.” 

寂寞荒凉,伸展四方。

 ——《Ozymandias》


And, by the incantation of this verse,

请听从这一篇符咒似的诗歌,

Scatter, as from an unextinguish'd hearth

就把我的心声,像是灰烬和火星

Ashes and sparks, my words among mankind!

从还未熄灭的炉火向人间播散!

——《Ode to the West Wind》


Thou who didst waken from his summer dreams

你将蓝色的地中海唤醒

The blue Mediterranean, where he lay,

而它曾经昏睡了一整个夏天,

Lull'd by the coil of his crystalline streams,

被澄澈水流的回旋催眠入梦,

Beside a pumice isle in Baiae's bay,

就在巴亚海湾的一个浮石岛边,

And saw in sleep old palaces and towers

它梦见了古老的宫殿和楼阁

——《Ode to the West Wind》


Like hues and harmonies of evening,

宛如色彩和谐的夜晚,

Like clouds in starlight widely spread,

有如星云四射的光芒,

Like memory of music fled,

犹如记忆中的旋律消亡,

Like aught that for its grace may be

正如一切,因优雅而价昂,

Dear, and yet dearer for its mystery.

因神秘而愈加可贵超常。

 ——《Hymn to intellectual beauty》


Thy light alone - like mist o'er the mountains driven,

唯有你的光—似薄雾绕山林,

Or music by the night-wind sent

透过静止的弦乐之琴

Through strings of some still instrument,

抑或晚风拂送的乐音,

Or moonlight on a midnight stream,

抑或午夜溪流上的月影,

Gives grace and truth to life's unquiet dream.

将真、善融入人生不安的梦萦。

——《Hymn to intellectual beauty》


7887V5
柯尔律治谢谢! 不过柯尔律治确...

柯尔律治谢谢!

不过柯尔律治确实和华兹华斯并列的呢

还没研究过认不认识是不是朋友呢

柯尔律治谢谢!

不过柯尔律治确实和华兹华斯并列的呢

还没研究过认不认识是不是朋友呢

几何奥秘。

【收藏】【诗】奥西曼德斯

Ozymandias(1817)

雪莱


附查良铮译本(z)、王佐良译本(w)、江枫译本(J)

I met a traveler from an antique land
Who said: two vast and trunkless legs of stone
Stand in the desert. Near them on the sand,
half sunk, a shattered visage lies, whose frown
And wrinkled lip and sneer of cold command
Tell that its sculptor well those passions...

Ozymandias(1817)

雪莱


附查良铮译本(z)、王佐良译本(w)、江枫译本(J)

I met a traveler from an antique land
Who said: two vast and trunkless legs of stone
Stand in the desert. Near them on the sand,
half sunk, a shattered visage lies, whose frown
And wrinkled lip and sneer of cold command
Tell that its sculptor well those passions read
Which yet survive, stamped on these lifeless things,
The hand that mocked them and the heart that fed;
And on the pedestal these words appear
"My name is Ozymandias, king of kings:
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
Nothing beside remains. Round the decay
Of that collosal wreck, boundless and bare
The lone and level sand stretch far away. 

我曾遇见一位来自一个古老国度的旅行者,
他说:两条巨大的无身的石腿
站在沙漠里。它们附近的沙里,
半埋半躺着一张破碎的脸,它皱起的眉头、
多褶的嘴唇、冷酷发令者的讥笑,
表明它的雕塑师非常懂得那些热情,
它们被烙在这些无生命之物上面,
比仿制它们的手、孕育它们的心活得更久,  
而在底座上现出这样的字眼——
“我名叫奥西曼德斯,众王之王:
看看我的功业,大力者,你绝望吧!“
别的荡然无存。环绕着这巨大残骸的
破败景象,无边而空旷,
寂寥平坦的沙子伸向远处。


Z:
我遇见一个来自古国的旅客,
他说:有两只断落的巨大石腿
站在沙漠中……附近还半埋着
一块破碎的石雕的脸;他那绉眉,
那瘪唇,那威严中的轻蔑和冷漠,
在在表明雕刻家很懂得那迄今
还留在这岩石上的情欲和愿望,
虽然早死了刻绘的手,原型的心;
在那石座上,还有这样的铭记:
“我是奥西曼德斯,众王之王。
强悍者呵,谁能和我的业绩相比!”
这就是一切了,再也没有其他。
在这巨大的荒墟四周,无边无际,
只见一片荒凉而寂寥的平沙。

W:
客自海外归,曾见沙漠古国
有石像半毁,唯余巨腿
蹲立沙砾间。像头旁落,
半遭沙埋,但人面依然可畏,
那冷笑,那发号施令的高傲,
足见雕匠看透了主人的内心,
才把那石头刻得神情维肖,
而刻像的手和像主的心
早成灰烬。像座上大字在目:
“吾乃万王之王是也,
盖世功业,敢叫天公折服!”
此外无一物,但见废墟周围,
寂寞平沙空莽莽,
伸向荒凉的四方。

J:
我遇到过一位来自古老国土的旅客,
他说:一双巨大的石足,没有身躯,
矗立在沙漠……近旁的黄沙半露着
一副破碎残缺的面孔,它眉峰紧蹙,
嘴唇超皱,号令万方睥睨一切的神色,
表明雕刻师对这类情人曾深有感受,
却由于留痕在这了无生命的物体上,
竟比孕育它们的心,仿造它们的手。②
都存活得更加长久;台座上石足下,
有这样的字迹依稀可读:“众王之王——
奥西曼迭斯就是我,看看我的业绩吧,
纵然一世之雄,也定会颓然而绝望!”
残骸的四周,此外再没有留下什么,
寂寞、荒凉,无边的平沙伸向远方。



奥西曼德斯:公元前十三世纪的埃及王法老兰塞二世(Ramses II,约公元前1317-前1251年)的希腊文名字,可能就是摩西奉神差遣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的统治者。他是文治武功极盛的统治者。相传他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座规模庞大的图书馆。他的坟墓在底比斯地方,形如一庞大的狮身人面像。

yanxyan
only your brill...

"only your brilliance can be like a mist over the mountains. Like the nocturne that the wind brings from the strings of the quiet world, like the moonlight of the brook. "

"only your brilliance can be like a mist over the mountains. Like the nocturne that the wind brings from the strings of the quiet world, like the moonlight of the brook. "

浅谈辄止

请把我枯死的思想向世界 吹落,

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

哦,请听从这一篇符咒似的诗歌,

就把我的话语,像是灰烬和火星,

从还未熄灭的炉火向人间播散!

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唇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

西风呵,如果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


——雪莱《西风颂》

请把我枯死的思想向世界 吹落,

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

哦,请听从这一篇符咒似的诗歌,

就把我的话语,像是灰烬和火星,

从还未熄灭的炉火向人间播散!

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唇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

西风呵,如果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


——雪莱《西风颂》


欲借风霜.

你读过最美的告白句子是什么part10

你读过最美的告白句子是什么?


1.神明想知道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抵过人间所有苦难,于是有了爱。


——东阳


2.对我来说,风光无限的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花城


3.我愿用一腔孤勇奔向你,也请你张开双臂拥抱我。若爱为王,我愿臣服。


——墨青城《臣服》


4.我可以脏一点,不讲究,乱七八糟,甚至血气盖顶,斧钺加身,你不行,你一定要一尘不染,干干净净的,泠泠若泉,皎皎如月,九天云君一般,这样哪怕我走进深渊,堕入泥沼,千夫所指,万人唾骂,在风雨如晦中,还是能一眼看见你。


——秦拾肆 (魏婴对蓝湛的态度)


5.月光...

你读过最美的告白句子是什么?


1.神明想知道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抵过人间所有苦难,于是有了爱。


——东阳


2.对我来说,风光无限的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花城


3.我愿用一腔孤勇奔向你,也请你张开双臂拥抱我。若爱为王,我愿臣服。


——墨青城《臣服》


4.我可以脏一点,不讲究,乱七八糟,甚至血气盖顶,斧钺加身,你不行,你一定要一尘不染,干干净净的,泠泠若泉,皎皎如月,九天云君一般,这样哪怕我走进深渊,堕入泥沼,千夫所指,万人唾骂,在风雨如晦中,还是能一眼看见你。


——秦拾肆 (魏婴对蓝湛的态度)


5.月光轻柔吻海波;

这般的柔情有什么意义,

如果你不吻我?


——雪莱


6.“我要嫁的人,是我喜欢的人。”

             

——《九州缥缈录》


7.和你一起环游世界拍照,就是一口气做了三件最爱的事情。


——孔维与诗苑


8.“他是我临近决堤的最后一道防线,他是我失而复得的纵情与自由。”


——《将进酒》唐酒卿


9.本侯曾许你恣意,那不太对。我现在将诺言改成,此后本侯与你要一起共赏人间,无有所困,一意向前,恣意喜乐。


——方应看


一只故梦吖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

浅谈辄止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像夜晚的清风从宁静的琴弦间吹送出来的音乐,像溪流上空的明月,把美和真带给人生之梦不安的境域。


——雪莱《赞智力美》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像夜晚的清风从宁静的琴弦间吹送出来的音乐,像溪流上空的明月,把美和真带给人生之梦不安的境域。


——雪莱《赞智力美》


悠思未寐
明天——雪莱 你在哪儿,可爱的...

明天
——雪莱

你在哪儿,可爱的明天?
无论贫富,也无论老少,
我们透过忧伤和喜欢,
总在寻求你甜蜜的笑——
但等你来时,我们总看见
我们所逃避的东西:今天。

明天
——雪莱

你在哪儿,可爱的明天?
无论贫富,也无论老少,
我们透过忧伤和喜欢,
总在寻求你甜蜜的笑——
但等你来时,我们总看见
我们所逃避的东西:今天。

有杕之杜Ⅸ

1、

死亡是何其美妙,

他和他的手足睡眠!

一位,苍白似那弯残月

有两瓣发青的嘴唇;

另一位,瑰红如这拂晓

加冕于海潮之上

羞愧的面容朝向天下:

可二者竟是同样的美妙!


难不成是幽寂的法力

颓圮的墓里葬着何人权势

攫去了她无辜的魂?

正是那位绝代佳人

令爱与钦慕皆销声匿迹

少了颗跃动的心,那瓦蓝的脉络

像细流涓涓蹑行过雪原,

一视同仁,这娇俏的身段

宛若血肉筑的石像,或将湮灭?

糜烂的吐息会否

无遗漏地挟走仙境的全部

徒留嫌隙与墟土?

除一曲挽歌外无可宽恕,

为何最明朗的心也须经受教化?

抑或只是场酣甜的睡梦

悄悄地抽离了形神,

是哪阵破晓...

1、

死亡是何其美妙,

他和他的手足睡眠!

一位,苍白似那弯残月

有两瓣发青的嘴唇;

另一位,瑰红如这拂晓

加冕于海潮之上

羞愧的面容朝向天下:

可二者竟是同样的美妙!


难不成是幽寂的法力

颓圮的墓里葬着何人权势

攫去了她无辜的魂?

正是那位绝代佳人

令爱与钦慕皆销声匿迹

少了颗跃动的心,那瓦蓝的脉络

像细流涓涓蹑行过雪原,

一视同仁,这娇俏的身段

宛若血肉筑的石像,或将湮灭?

糜烂的吐息会否

无遗漏地挟走仙境的全部

徒留嫌隙与墟土?

除一曲挽歌外无可宽恕,

为何最明朗的心也须经受教化?

抑或只是场酣甜的睡梦

悄悄地抽离了形神,

是哪阵破晓的煦风

将其逐入黑暗的角隅?

艾安蒂是否复醒,

并予那忠诚的胸襟以欢愉

它失眠的魂灵正伺机捕捉

她微笑中传达的光明、生机与极乐


是的!她会再度苏醒,

纵然她熠熠的四肢一动不动,

甜蜜的双唇一言不发,

可一旦她口若悬河,

亦能镇抚住猛虎的暴怒,

或使征服者的冷心肠解冻。

她厌浥的双眼紧闭,

那对细腻的眼帘,

难掩幕后群青的明珠,

婴孩枕着睡梦:

灿金的鬈发荫庇着

她胸中白玉无瑕的自尊,

似寄生树的枝蔓蜷曲

纠缠着大理石的梁柱。


听着!自哪里传来激荡的声响?

一如这神奇的旋律

在荒凉的断壁残垣旁萦纡,

亦是它,流连于余音袅袅的海岸,

教衷心的人在傍晚得闻:

轻柔更甚西风的叹息;

狂野更甚阴晴难测的

那怪诞的竖琴弦上

微风之灵扫拨出的音调:

虹光万丈

似月色翩跹而降

穿行过大教堂的彩窗,但那浅淡色泽

却仿佛无从寻起

举世无双。


瞧这驾仙后坐镇的车辇!

任天马驱驰在勇毅的云端;

蝉翼因她之号令而收敛,

勒紧光耀的缰绳,它们乖驯地止步:

魔法的王后继而现形,

在四周施展法术,

她风姿绰约地自羽车中探头,

寂静,同凝视一般漫长,

聚焦那位沉眠的姑娘。


啊!并非梦里神眷的诗人,

当银色的云朵飘过他彷徨的头脑,

当一切可爱、野蛮、宏伟的光景

教他惊诧、狂喜、振奋,

当瞬息的幻象融合了

奇异和美丽之物,——

这般明丽、公允、野蛮的形体

他还是第一次目睹,

但见她勒住天马的缰绳,

眼波流转着摄魂的魔力

凝望那位姑娘的酣梦。


-

因找不到译本而尝试自己翻译

不知道什么信达雅就是了


refer to:http://fullonlinebook.com

tristan1899
浅水喧哗,深水沉默。—— 雪莱

浅水喧哗,深水沉默。
—— 雪莱

浅水喧哗,深水沉默。
—— 雪莱

薄辞

【作文素材】雪莱

听一只猫咪的讽刺,看麦布女王的翅膀,他在一次次自我牺牲中完成对无神论必然性的论证。普罗米修斯得以解放,暴政却仍假面游行,西风伴着他站在人民一边,迫不得已压抑语句去预言社会的新生。可是,斯贝齐亚海上突起风暴,诗坛上征伐的士兵长矛两断,他的生命无法凯旋——那便请让经典为其哀悼——“他并没有消失什么,只是感受了一次海水的变幻,他成了富丽珍奇的瑰宝。”

听一只猫咪的讽刺,看麦布女王的翅膀,他在一次次自我牺牲中完成对无神论必然性的论证。普罗米修斯得以解放,暴政却仍假面游行,西风伴着他站在人民一边,迫不得已压抑语句去预言社会的新生。可是,斯贝齐亚海上突起风暴,诗坛上征伐的士兵长矛两断,他的生命无法凯旋——那便请让经典为其哀悼——“他并没有消失什么,只是感受了一次海水的变幻,他成了富丽珍奇的瑰宝。”

惟吾德馨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

碧清扬

Unlock

关于Byron,Shelley和Keats的au向同人。

现实风试水。

关于欲望与美好。


“砰!”酒杯从一个蒙着黑色头巾的男人手里落下,不,是被他甩出去的。那头巾遮住了他的脸,甚至脖颈——哦,得了吧,那明明是他极有可能未曾修剪过的一头乱发。一缕缕发丝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完美地盖住了他所有的面部特征,大大降低了他被债主或警察抓获的概率。他嘴里断断续续地嘟囔着一些疯话,傻话,就其内容而言,接近于梦话,夹杂着一堆令人作呕的俚语。



“这他||妈什么破地方!!坐了快几个钟头了也没个活人来服侍服侍老子!!这连个能让你老||子随便玩玩的xx都没有的破地方迟早要倒闭,啊不,迟早被街...

关于Byron,Shelley和Keats的au向同人。

现实风试水。

关于欲望与美好。



“砰!”酒杯从一个蒙着黑色头巾的男人手里落下,不,是被他甩出去的。那头巾遮住了他的脸,甚至脖颈——哦,得了吧,那明明是他极有可能未曾修剪过的一头乱发。一缕缕发丝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完美地盖住了他所有的面部特征,大大降低了他被债主或警察抓获的概率。他嘴里断断续续地嘟囔着一些疯话,傻话,就其内容而言,接近于梦话,夹杂着一堆令人作呕的俚语。




“这他||妈什么破地方!!坐了快几个钟头了也没个活人来服侍服侍老子!!这连个能让你老||子随便玩玩的xx都没有的破地方迟早要倒闭,啊不,迟早被街头那群疯子烧了,或者鬼知道哪天就给什么从天而降的炮弹炸了!!你老|子我是可怜这破地方生意如此惨淡才来施舍你们点破钱的!你们这群没良心的东西居然把老|子扔在这儿管都不管!!人呢?!老|子喊了这么久还不出来一个?怎么?嫌我们这些人粗俗下|23作??你们一群寄生虫装什么清高?!!还不是要靠着我们过来喝你们这下三滥的劣酒才有兜里那几个拿来装腔作势的破铜板?!咱兄弟几个说话随便就好意思歧视我们?谁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些个漂亮话和我们的粗话是一个意思呢?!至少在床11上,我敢保证那绝对是一个意思,说不定你们的更恶心下流呢!啊,原来这儿有个人啊,还在弹什么琴,你以为能坐在那儿摇摇摆摆的了不起啊!你以为穿得那么冠冕堂皇的就是什么可敬的绅士了??我告诉你,没有像话的人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想装得人模狗样的掩饰自己的下作完全没有用!!那群绅士也在做和我们一样不齿的事情,不过是穿得漂亮点,打扮得好看点,说话好听点,但说到龌龊的心思谁不是一样?!!装他T M 的装!还不过来给老子收拾收拾!!”




钢琴师细致梳理过的几绺浅咖色卷发随着音符在白皙的双颊边飘动,其他则淌到了海蓝的长袍上———那也是他的笑容的颜色,澄澈,明丽,只是他的浅笑还要再柔和些,许是沐浴着熹微晨光的海面,毕竟霞光太过熠耀,怕是要刺痛观者的眼睛。他站起身,缓缓走到那个在沾满油光的帘幕后瞪着眼的家伙桌前,戴着白手套弯下身去捡拾那些锋利的碎片。




“别,别低着头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太低/贱,还不乐意看我一眼?!还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啊?这我可管不着,你既然要在这个垃圾场工作,就得正眼瞧我!我要你看我多久,你TMd 就得看多久!要是敢给我个眼色,那就走着瞧吧!”那个人扒开头发,捏住钢琴师的下巴逼他抬起头。




“哦哟,看来这个垃圾堆里还能捡出块宝石嘛,肯定是老|子我积下的德!”他伸手揽过那个秀气的年青人,“得了,管那堆碎屑干什么,难道老|子的魅力还不够?”




“砰!”一只玻璃杯砸了过来,尖锐的碎片挽救了正在挣扎的钢琴师。“哪个狗养的!偷袭算什么男人!滚出来!有/种的就给老/子死出来!”那流氓捂着脸上的伤口怒吼道。若不是他自行揭开了那层绝妙的屏障,说不定它们就能浅一点,小一点了。




坐在接近门口的角落里的少年抓着另一只酒杯的手不住地颤抖着,这出于激动,气愤,其中也夹杂着恐惧。他在那人话音落地的时候投出了第二只酒杯——这时候那家伙又开始扯钢琴师的衣领了,一旁是撕裂的湛蓝,和曾经为这片碧水增色的点点星光。要是换了往常,这几粒金扣子足以让他狂欢一阵了,而现在,他眼里只有如水的清丽佳人,甚至连脸上的痛楚和心里燃烧的怒火都顾不得。




酒杯被那张霎时由猥琐转为凶恶的丑陋面孔的所有者握住了。他狠狠地将杯子摔了回去,少年的脖颈和裸露的锁骨上多了几道狰狞的鲜红印子。“哼,不自量力的废物。”那家伙几乎要压在钢琴师身上了,对方上身仅剩的一件素白衬衣已被撕开了几道口子。




少年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却被一只锃亮的黑皮鞋踢开了,翻滚着撞上了一把椅子,他挣扎着站起身,却撞到了桌子,桌上几只被某位土豪拿来炫耀却忘记带走的陶瓷茶杯砸在他身上,刻划下了更深的印记。他跪倒在地上,用尽全力爬向那个刚刚用尽全力踢开他的人——他还在那个流氓怀里挣扎。




少年突然举起随手抓到的刀叉扎进那双正迷醉于美景的眼睛里。




“啊!!!”那个家伙撒开手,捂着眼睛四处打滚。




少年抓起钢琴师的手,飞速逃离了酒馆,往医院的方向奔去。




詹姆斯被自己的实习生的狼狈相吓得怔在原地。“啊詹姆斯医生!重症监护室怎么走??求你快点领路啊!我忘记了!!”少年几乎要撞在他身上,好在钢琴师拉住了他,但这也使扎在他手心里的玻璃渣刺得更深了,它们来自少年第一次投掷的酒杯。




当他们都躺在病床上的时候,钢琴师轻轻拥住了他,舔舐着他脖颈上余留的血迹,轻抚着他背上深红的裂口。





病房的窗帘如母亲的手一般,将耀眼的日光挡在外边,即使照进来的可能是温婉的晨曦和月辉,她也怕摇篮中的孩子会惊醒,而谢绝了它们对这些小生灵的纤柔爱抚。

在这样一个大摇篮里,隐藏在黑暗中的睡梦的轻软翼翅一直摩挲着人们的面庞,时间早已被淡忘了,门外的一切也渐渐在他们的脑海中被抹去。

“几天了,也许,要几个礼拜了吧···该不会满一个月了?”钢琴师Percy第三次醒来时,小声嘀咕着,像之前两次一样悄悄望向躺在一旁的少年。

没有人应答。

“John?”

依然没有人应答。

他用手仔细摸索了约莫几分钟。

少年不在床上。

Percy匆忙起身,借着透进来的一点微光在病房里搜寻。

还是一无所获。

他推开房门,看到詹姆斯医生正站在那里。

“啊,我正想通知您,您的朋友,也就是我的学生John,去面试了。”

“但是他伤得很重啊···”

“他其实好得差不多了。这几天有位富裕的绅士在招聘家庭医生,给出的薪水颇为可观。John本就不适合在医院工作,您知道吗?他看着呻吟的病人都拿不起手术刀,每次要找他去开刀了,他总是不在!按理说他也实习了几年了,还是这么靠不住,您可能没听说过,还有一回·····”

“抱歉,请您先别谈论这个了,我想问·····”

“好好好,我知道您很担心他。总之这对他而言是一个极好的就业机会嘛!他跟着那位先生出去了,因为他偏要和John单独谈谈,又不愿意留在我那个破房子里。他们现在大概是在······啊,我怎么知道他们在哪儿。”

“好的,非常感谢您。”

Percy从他身边擦过,身着宽松的便装冲进了医院门外的寒风里。

“John!John!”

他漫无目的地边跑边喊,同时迅速扫视着周边的人群。不少与少年同名的孩子转身看他,他们的父母则冷冷地瞟了他一眼,继而慈爱地抚摸着孩子们的头,轻声说:“别管他,那是个疯子,你要是再看他,他说不定会把你抓走的。”也有一些大胆的父母冲他喊:“疯子!快滚开!别瞎叫唤了!听到没有?滚啊!!”不少路人趁着热闹向他扔石子助兴,好在有一名德高望重的老妇人阻止了他们。

“好了!这年青人是在找人!你们别胡闹了!唉,年青人呀,你还是赶紧回家吧,穿这么点就不怕冻死?至于你要找的人嘛,鬼知道他还活着不,前两天在桥洞里发现了几具尸体,你要是实在放不下,趁着它们还没被扔掉,再去看几眼,也还来得及······”

“谢谢您的好意!”Percy话音未落便又继续跑,喘着气继续呼唤少年的名字。

他跌跌撞撞地穿过几条街,终于不再喊了,而是匆忙躲进了一家杂货店。

“这,这,他,他,不可能吧,不,不,就是,就是他啊···两年了,是他,是他···”

他扶住一个衣架,浑身颤抖着,一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他的神情也僵住了,目光被钉在外面的两个路人身上。

其中一人留着披肩的墨发,棱角分明的面庞里镶嵌着一对泡在融化的天然蛋白石里的桃花玉,那对眼珠其实是茶色的,不过早在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落入了那双堪称勾人的眼睛里,直觉得它们像妩媚的桃花玉般使人沦陷。

在这一刻,他发现自己两年来一直陷在这桃红色的深潭中,柔滑的水已将他与日光隔开,而他也早已忘记了那种温暖。但和那少年在一起的短暂时光却带给了他久违的暖意,以致他暂时忘记了那个不辞而别的人。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依然不识水性。

“反正我不会游泳,也出不去了吧,George,你又赢了。”他苦笑着认了。

George身旁的少年有着和他一样被玫瑰亲吻过的双唇。他靠得越来越近,John的红棕色发丝几乎要与那墨发缠在一起了。George不耐地将他打横抱起,在他的面颊上印下一串如火的吻,它们烧得他两颊通红,喘息不止。

“先生······不要·····”少年挣扎了两下,忽然痛得倒吸冷气,他的背后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红印,但George并未察觉,悠悠地拐进一家酒馆。

还是那家酒馆。他就是为了等他回来才去那种地方工作的。他果然还是会来这里,就像两年前一样。

但现在········

Percy瞥见了路过的Mary。

“Mary,能借下你的大衣和帽子么?抱歉了,要不你在一家店里等我一会儿?这天是很冷。”

女子轻笑着脱下衣帽递给他,末了在他的颊上纹上几个吻。

“我可没允许你穿这么点就在街上乱跑哦。明天主动来我家领罚吧~”她又抱了他一下,就跑开了。

其实因为她父亲的缘故,这对恋人也有近两年没见面了。不过半个月前,Mary的父亲因公离开了B岛,要五年才回来,否则,她也不便轻举妄动。

Percy穿戴好后,快步走进那家依旧在正常营业,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小酒馆。

“先生。”他拦住了George。

“怎么了?这位迷人的小姐,您若有什么吩咐,请明天再来这里找我,我今天怕是难以奉陪。”

“不,先生。这位年青人是我的朋友,他身上还有伤,最好···”

George未待他说完便抱着John进了酒馆里唯一的套间,锁上了门。

“看来你的确受伤了呢,不过没关系,很快你就会忘了那些伤口的,我会照顾好你,不让那位可爱的小姐担心。”

随后,燃烧的火舌便开始一点点地侵蚀John的全身。

在他体无完肤后,他感觉到滚烫的熔浆一点点渗入他的体内,那融着烈焰的水在他体内翻滚沸腾,叫嚣着要撕裂他的身体。火舌仍旧舔舐着他,将欲望传给他的每一寸肌肤。

半小时后,Percy终于从极少露面的酒馆老板那里要到了钥匙。

他打开门后,看到的是两个如热恋情侣般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的年青人。他们并未注意到他。

John紧紧抱着George的后背,咬着牙忍住泪水,而George则啃咬着他的锁骨上那块已然泛红的皮肤,口中呢喃着:“放心,我不会走的。你要的,我都给你···来。”

“唔···啊!”

John呻吟着咬住了他的唇,又将舌头探入他口中。

又是一阵喘息和呻吟。

Percy丢下钥匙,捂着眼睛逃离了酒馆。
























































“您不过是在宣泄自己的欲望,根本没有顾及我的感受”


百屺

悼济慈·断章(世人守候多时)


他曾念想墓志铭——

“流于世间之殇”

却在芬芳未蕴前将气息埋藏

死,懊悔它失手的杀戮

亡,那漫无边际的冬,流放

逆行于世, ——那一文不值的洪荒

在这放逐中展开的晶莹卷轴,必将刻写其名

阿多尼斯!


挽歌·阿多尼斯



浮生间汝似晨星

永存前流光消弥——

而今耀似长庚,相赐

漫夜灿世辉明


一·


为阿多尼斯泣涕——他消隐于野

啊, 为阿多尼斯泣涕! 纵使吾辈的热忱

不足以消融他躯壳隔绝于世的冰楔!

汝, 那不详时刻攫取于漫长岁月

为唤醒不知名同伴的毁灭,

亲授汝之悲绝,“与我一同死去,直至未来时悼谒

迷失往昔,他的荣耀终将...

悼济慈·断章(世人守候多时)


他曾念想墓志铭——

“流于世间之殇”

却在芬芳未蕴前将气息埋藏

死,懊悔它失手的杀戮

亡,那漫无边际的冬,流放

逆行于世, ——那一文不值的洪荒

在这放逐中展开的晶莹卷轴,必将刻写其名

阿多尼斯!


挽歌·阿多尼斯



浮生间汝似晨星

永存前流光消弥——

而今耀似长庚,相赐

漫夜灿世辉明


一·


为阿多尼斯泣涕——他消隐于野

啊, 为阿多尼斯泣涕! 纵使吾辈的热忱

不足以消融他躯壳隔绝于世的冰楔!

汝, 那不详时刻攫取于漫长岁月

为唤醒不知名同伴的毁灭,

亲授汝之悲绝,“与我一同死去,直至未来时悼谒

迷失往昔,他的荣耀终将

流于永恒光影间的回音!”


二·


汝于何处,伟大的母亲,在他临死之际,

在汝儿倒下,那飞哨之箭洞穿肉体

在黑夜沉寂?汝于何地,沉默的幽兰尼

于阿多尼斯瞑目之际?那被蒙蔽的双眸,

在回声之中窃听, 于天国圣地

她坐着,哀鸣,那令人迷醉的甜蜜香气

重燃人间遗失的乐音,

以花儿之态欺骗九泉下的尸体,

他已被加冕且将死亡逃逸。


三·


啊,为阿多尼斯泣涕——他长眠于此!

醒来,忧郁的母亲,请醒来为他守灵!

只是为何?那死寂消弥于他们的坟茔

汝热泪盈盈,使心之全寂

正如他的灵,丧于缄默的死;

因他逝去,那智慧与美的共情

沉沦于世;——啊,且勿贪恋那热切梦境

愿他涅火重临;

死亡在吞噬他的安详,讥讽我们痛绝的心



四·


送葬人的挽歌,依旧热泪满盈!

那哀乐再起,我的幽兰尼!——他于九泉沉溺,

是那伟大族系的王君,

盲目,衰老,孤寂,权当他王国的桂金,

那祭司,奴隶,自由灵,

被践踏和愚弄于这诸多令人痛恨的

肉欲和血的礼仪;他无所顾忌,

迈向那死亡隔岸;但是他清明的心

依旧光耀大地;他是火的后裔。


Q已己

想到地狱(1942)

「想到地狱,我的兄弟雪莱

好像说过它是一个

酷似伦敦的地方。我

这个住在洛杉矶而不是伦敦的人

想到地狱的时候,就觉得

它一定更像洛杉矶。

在地狱里,

我敢肯定,一定也有这些繁茂的花园,

花大如树,当然如果不用非常昂贵的水浇灌

就会毫不犹豫地凋谢。还有水果市场,

堆着大量的水果,尽管

既没味道也不可口。还有无穷尽的汽车队伍

比它们自己的影子还轻,比疯狂的思想

还快,闪闪烁烁的汽车,汽车里

看上去快活的人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要到哪里去。

还有一幢幢房子,为富人建造的,因而总是空荡荡即便有人住。

地狱里的房子,并非全是丑陋的。

但是,别墅住户害怕被撵到街上去的

压...

「想到地狱,我的兄弟雪莱

好像说过它是一个

酷似伦敦的地方。我

这个住在洛杉矶而不是伦敦的人

想到地狱的时候,就觉得

它一定更像洛杉矶。

在地狱里,

我敢肯定,一定也有这些繁茂的花园,

花大如树,当然如果不用非常昂贵的水浇灌

就会毫不犹豫地凋谢。还有水果市场,

堆着大量的水果,尽管

既没味道也不可口。还有无穷尽的汽车队伍

比它们自己的影子还轻,比疯狂的思想

还快,闪闪烁烁的汽车,汽车里

看上去快活的人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要到哪里去。

还有一幢幢房子,为富人建造的,因而总是空荡荡即便有人住。

地狱里的房子,并非全是丑陋的。

但是,别墅住户害怕被撵到街上去的

压力,一点也不少于

那些棚屋区居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