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雪菜

2655浏览    36参与
愛明明的三sir

薛蔡/峯古《Hunting》

*Hunting:獵捕

cp全黑爆seed x 蔡添明

电视剧《使徒行者》x《毒战》

是联文!我要夸爆乔乔 @繁华落尽 ,他太强了!呜呜呜是神仙写文。

*含血腥暴力🥩注意

薛蔡=雪菜(?

走评论

再夸夸阿乔太强了呜呜,比心❣️

*Hunting:獵捕

cp全黑爆seed x 蔡添明

电视剧《使徒行者》x《毒战》

是联文!我要夸爆乔乔 @繁华落尽 ,他太强了!呜呜呜是神仙写文。

*含血腥暴力🥩注意

薛蔡=雪菜(?

走评论

再夸夸阿乔太强了呜呜,比心❣️

挖 矿 之 王
搞白学了 我永远喜欢雪菜

搞白学了

我永远喜欢雪菜

搞白学了

我永远喜欢雪菜

加賀見ハルカ

【幽游白书同人 | 飞影×雪菜(伪)】我们很好 · 前篇

【写在前面】

幽白演员梗,没有完全沿用角色的原设定,而是为了剧情改了一些。


演员梗原设:

飞影役  楯冈守(13岁。3岁出道,艺龄10年)

雪菜役  天童美保(15岁)

藏马役  天童悟志(17岁。和妹妹一起从伦敦应邀返日的谜之美少年,有四分之一英国血统)


附上图片,让演员梗更具象一些2333。


我的设定:

楯冈守(21岁,大学生)

天童美保(24岁)

天童悟志(26岁,知名俳优)

(更多设定正文中都有写到,这里就不赘述了)


ACT ONE - FIRST GLANCE
第一幕 - ...

【写在前面】

幽白演员梗,没有完全沿用角色的原设定,而是为了剧情改了一些。


演员梗原设:

飞影役  楯冈守(13岁。3岁出道,艺龄10年)

雪菜役  天童美保(15岁)

藏马役  天童悟志(17岁。和妹妹一起从伦敦应邀返日的谜之美少年,有四分之一英国血统)


附上图片,让演员梗更具象一些2333。



我的设定:

楯冈守(21岁,大学生)

天童美保(24岁)

天童悟志(26岁,知名俳优)

(更多设定正文中都有写到,这里就不赘述了)


ACT ONE - FIRST GLANCE
第一幕 - 一见钟情

 

天童美保不相信一见钟情,直到拍摄《幽游白书》角色定妆照那天,见到楯冈守本人时。

她并非没见过他,在电视上,在杂志上;也并非没听说过他,从综艺节目中,从朋友和同事的口中。

可当她一进入摄影棚,看到楯冈守清亮干净的眸子越过层层工作人员落到她身上,好像在看她,又好像没在看她时,心就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似的,胡乱跳了起来。

 

楯冈守也不相信一见钟情,直到拍摄《幽游白书》角色定妆照那天,见到天童美保本人时。

他知道她,知名俳优天童悟志的妹妹。他们兄妹二人都有着极为清秀俊俏的容貌,但他却难以想象,她出演雪菜会是什么样子。

当他在摄影棚做出飞影赤膊的造型时,她匆匆赶来,视线定格在他身上,就再没移开。那一刻,他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揪紧,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他依然不能想象,她出演他的妹妹,会是什么样子。

 

拍摄结束后,美保出了摄影棚,转头就进了一家音像店,再出来的时候,怀中是一摞碟片——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主演是楯冈守。

趁着这几天没有新的工作安排,美保宅在家中,抱着电视机看了个昏天黑地,以至于悟志结束外地的拍摄回到家,看到睡在地板上的美保时,还以为她死了。

当悟志把美保抱到沙发上,抽出她怀中的碟片,又看到散落一地的“楯冈守”时,顿时心下了然。

他这个一向神经大条的妹妹,大概动了真心。

 

楯冈的日常除了拍戏,就是画画——这并不奇怪——比起演员,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一名在校大学生。虽然是三岁就出道的童星,但楯冈并没有趁势进入艺能界,而是专攻学业,并崭露出惊人的绘画天赋,还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东京艺术大学。

之后,因着对演戏的热爱,他又加入堀越高校通信制学习,并顺利毕业。这期间他还拍了几部电影,数量虽然不多,质量却极高。


即便有着这样闪闪发光的履历,楯冈依然谦虚而低调,日常生活均与寻常学生无异,让人丝毫看不出是个艺人。就如现在,刚一结束定妆照的拍摄,他就直奔家中,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径直钻进了画室。

今天楯冈没有画最喜欢的静物,而是画起了素描人像。半晌,他终于平静下来,可脑中挥之不去的,净是美保的脸,她的视线,还有她扮成雪菜的样子。

再看向画布,那画中之人,看起来又像谁呢?

 

“可恶……”楯冈揉了揉头,一脸烦躁,随即坐到电脑前,打开了google。

抬起的双手在键盘上停留片刻,又握成拳,最终,他还是认命地在搜索框里敲下几个字:

 

てんどう  みほ

天童  美保


ACT TWO - COME ACROSS
第二幕 - 不期而遇

 

美保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对楯冈的热情倒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看完他的片子之后,她很快恢复到一个专业演员该有的样子,开始为扮演雪女的事操起心来。

这是美保第一次演妖怪,为了找感觉,她特地跑到离家稍远的市立图书馆,打算查阅一些关于雪女的资料。只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楯冈。

彼时,楯冈正徘徊在书架之间,找寻心理学方面的书,转过一个书架就看到了美保——尽管她戴着鸭舌帽和口罩,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楯冈上前搭话时,美保吓了一跳。她没料到自己这身打扮还能被认出,更意外楯冈竟然没对外表做任何遮掩——也难怪,他演技太好,戏里戏外可称得上是判若两人,何况他今天穿了件清爽的白衬衫,满满的少年感,看起来和邻家男孩无异。

接着,二人客套地尬聊了一阵,就各自找到书,在读书区找了张空桌面对面坐下,静静读了起来。

 

今天的图书馆异常安静,可自打美保坐到对面之后,楯冈就发现自己的注意力再难集中:书上的每个字仿佛都变成奇怪的形状,他看不懂。

又挣扎了一会,楯冈直接放弃了阅读,转而抬眼偷瞄美保,这一瞄,却让他的心几乎停跳——美保也在看他,见他发现了自己,便干脆双手托腮,大大方方地观察起来。


“怎么了吗……”楯冈故作镇定。

美保转转眼睛,又看了他半晌,才轻轻说道:“你演技真好。”

“诶?”

“我前阵子把你主演的电影都看了一遍,你可真厉害,演什么像什么。”

“谢谢……”楯冈觉得脸有些烫。

“其实——第一次见到你本人的时候,我觉得你演不了飞影。”

“为什么?”

“因为你看起来好单纯。可是仔细想想,飞影不也是个很单纯很天真的人吗。”


美保对飞影的评价让楯冈心里一动:“为什么你会觉得飞影是个天真单纯的人?”

“能被天真又单纯的浦饭幽助打动,不正说明飞影也同样是个天真又单纯的人吗。”美保笑得灿烂,“不过我要声明喔,我说的天真单纯,是褒义的。”

至此,先前存在于二人之间的些许尴尬已荡然无存。而话题一旦被打开,就很难停住,于是美保和楯冈离开图书馆,就近找到一间咖啡店,坐了下来。

 

午间,阳光恣意洒进咖啡店的落地窗,温柔地落在美保发间,投射出好看的光圈。

楯冈手握咖啡杯,认真地看着美保的脸,突然意外自己竟能如此滔滔不绝。要知道,他一向不是个话多的人。


“说起来,楯冈为什么考进东艺大之后,又重新出来演戏了呢?”美保又抛出新的问题。她从来不喜欢多管闲事,也讨厌八卦,对面的人却是个例外,让她止不住好奇。

“可能是受我妈妈的影响吧,我从小就很喜欢演戏。”


听了楯冈的话,美保思索了一阵,突然睁大眼睛:“莫、莫非楯冈的妈妈……是、是上野绿……不,是楯冈绿前辈吗?”

“嗯。”

“好厉害!我超喜欢前辈的!”美保一脸兴奋,又很快转为遗憾,“只是前辈结婚之后就息影了,实在太可惜……”

楯冈低下头,执着咖啡勺的手转了几转,闷声说道:“我妈妈和我爸爸在一起的过程,很波折。“

“诶?”美保面露讶异,又记起楯冈绿嫁的是赫赫有名的楯冈纯,不觉点了点头。


楯冈纯是日本知名企业楯冈商事的董事长,站在这样的高度的人,婚姻之事通常身不由己;而要与这样的人在一起,承受的压力恐怕非比寻常。

“好在我爸爸顶住了来自家族的压力,可自从结婚以后,我妈妈就不再拍戏了,而是进入公司,帮助我爸爸把事业越做越大。”

“那……她会觉得遗憾吗?”

楯冈点了点头:“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牺牲,她的回答是——”他停下搅拌咖啡的手,抬起头,直视美保的眼睛,“‘为了守将来能够不受任何桎梏,毫无顾忌地和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呀’,她这样说。”

 

美保觉得周遭突然变了安静,脑中却如跑火车一样轰隆作响。

 

前辈好酷。

天气好暖。

咖啡不错。

这些却都远远不及对面的人望着她的眼神。

是她自作多情了吗?

为什么当他停下动作看向她时,她竟有种错觉,觉得那句话,是对她说的?


- To Be Continued -


争取不坑吧。

后面好难写QAQ。

给我南瓜吃呀~
雪菜炒蛋盖浇饭~真的好好吃!!...

雪菜炒蛋盖浇饭~
真的好好吃!!这是什么神仙搭配呀!!😁😁太美味了!虽然拍出来不好看😂😂

雪菜炒蛋盖浇饭~
真的好好吃!!这是什么神仙搭配呀!!😁😁太美味了!虽然拍出来不好看😂😂

落月

吃完香蕉才想起忘了给她留一口

就把香蕉皮伸了过去

结果被一把抢走😂

吃完香蕉才想起忘了给她留一口

就把香蕉皮伸了过去

结果被一把抢走😂

落月
第四只? 一只俯视角度的雪菜...

第四只?

一只俯视角度的雪菜

长长的毛遮住了眼睛

第四只?

一只俯视角度的雪菜

长长的毛遮住了眼睛

落月
时隔很久…… 果然还是兔子好画...

时隔很久……

果然还是兔子好画

一只胖乎乎雪菜在碗里(●°u°●)​ 」

时隔很久……

果然还是兔子好画

一只胖乎乎雪菜在碗里(●°u°●)​ 」

落月
第二张肖像画!

第二张肖像画!

第二张肖像画!

落月
第一次给自己画了个头像……这是...

第一次给自己画了个头像……
这是雪菜的屁股……
以后会更加努力的!

第一次给自己画了个头像……
这是雪菜的屁股……
以后会更加努力的!

绝兄今天也是那么污
1-飞影雪菜,2-宁次雏田,3...

1-飞影雪菜,2-宁次雏田,3-1599
以上3只是我从小到大的男神(爱到懒癌如我都愿意画同人图的程度)
(我发现……人的审美真的会随着年龄改变,喜欢的人也是年龄越来越大……脸也越来越长……)
我以后会不会喜欢上一个大爷角色……?不能细想……

我喜欢的CP也是越来越一言难尽了,身高差也越来越大了……
我骨子里的萌点是兄控和骨科,前2个都是哥哥保护妹妹的

第一对先不说真实年龄,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身高都是158cm。
第二对从12岁和13岁到15岁和16岁,身高差从147cm和159cm到160cm和172cm。
第三对……emmmmmmmmm……我这几年发生了什么

共同点大概就是……都很冷门吧……

1-飞影雪菜,2-宁次雏田,3-1599
以上3只是我从小到大的男神(爱到懒癌如我都愿意画同人图的程度)
(我发现……人的审美真的会随着年龄改变,喜欢的人也是年龄越来越大……脸也越来越长……)
我以后会不会喜欢上一个大爷角色……?不能细想……

我喜欢的CP也是越来越一言难尽了,身高差也越来越大了……
我骨子里的萌点是兄控和骨科,前2个都是哥哥保护妹妹的

第一对先不说真实年龄,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身高都是158cm。
第二对从12岁和13岁到15岁和16岁,身高差从147cm和159cm到160cm和172cm。
第三对……emmmmmmmmm……我这几年发生了什么

共同点大概就是……都很冷门吧……

叶不语人说

pad画线稿挺舒服的。ಥ಼ ர் ಥ಼就是那个软件有点麻烦。什么时候能有PS就好了,吐血

pad画线稿挺舒服的。ಥ಼ ர் ಥ಼就是那个软件有点麻烦。什么时候能有PS就好了,吐血

Siannodel!
Setsuna. 那么今天是什...

Setsuna.

那么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当然是雪菜生日呀。
雪菜生快哦!

[装傻]

Setsuna.

那么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当然是雪菜生日呀。
雪菜生快哦!

[装傻]

EDFR_砼
除草……并不会画背景系列 手速...

除草……并不会画背景系列

手速超慢……

暴露年龄系列

任性系列

骨科,讲道理这么好的妹妹不认简直是错过十个亿……

被某腹黑狐狸强行推出去采购的某妹控【口嫌体正直的典型】

除草……并不会画背景系列

手速超慢……

暴露年龄系列

任性系列

骨科,讲道理这么好的妹妹不认简直是错过十个亿……

被某腹黑狐狸强行推出去采购的某妹控【口嫌体正直的典型】

红丽

[幽游白书]同人志汉化《华严草纸》

下载:https://pan.baidu.com/s/1kVlWRNT



主讲飞影兄妹情,伏线藏幽……

下载:https://pan.baidu.com/s/1kVlWRNT





主讲飞影兄妹情,伏线藏幽……

夢泊東吳萬里船

【幽遊白書】破‧冰//番外篇(2)

破‧冰(1) (2) (3) (4) (5) (6) (終章)

破‧冰//番外篇(1)


===


上原在半小時前就來到約定的咖啡廳。

今天是三月十四號,一個月前的告白巧克力能得到什麼結果,就看今天了。

桑原學長半個月前休了幾天假,回學校之後,神色看上去很疲憊。她猶豫著是否該主動去慰問,就收到了他的mail,約自己今天在這家咖啡廳裡見面。

自己究竟有沒有希望呢?上原不敢肯定,她的眼睛在食單上游移,要點什麼飲料卻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躊躇之間,那個高挑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她瞄...

 

破‧冰(1) (2) (3) (4) (5) (6) (終章)

破‧冰//番外篇(1)



===



上原在半小時前就來到約定的咖啡廳。

今天是三月十四號,一個月前的告白巧克力能得到什麼結果,就看今天了。

桑原學長半個月前休了幾天假,回學校之後,神色看上去很疲憊。她猶豫著是否該主動去慰問,就收到了他的mail,約自己今天在這家咖啡廳裡見面。

自己究竟有沒有希望呢?上原不敢肯定,她的眼睛在食單上游移,要點什麼飲料卻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躊躇之間,那個高挑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她瞄了手機一眼,竟然提早了十分鐘,心裡湧上一股甜蜜的暖意。

她最喜歡的就是學長這副認真的脾氣,不管有沒有交往的意願,答應過的事情絕對不會敷衍了事。光是這點就比大部分只會挑毛病的直男好太多了!

「啊……對不起!我竟然遲到了!」桑原發現學妹已經在店裡,難為情地搔搔頭,急忙在對桌入座,激動之餘差點沒打翻桌上的白開水。

上原笑了起來。看樣子學長比自己還緊張,這點真是可愛。

「學長先點飲料吧。」

為了化解尷尬,她遞出手裡的食單,私心地收下那個莫須有的「遲到」罪名。

兩人點好飲料之後,陷入短暫的沉默。

上原在桌子底下緊張地捏著裙子,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那個……學長前陣子請假了,是身體不舒服嗎?有沒有好一些?」

桑原愣了會兒,露出歉意的笑容:「啊啊、不是不是,只是有個朋友出了點事,我去幫忙……現在已經沒事了。」

「是嗎?太好了。」

「呃、那個,對不起。」

桑原突如其來的抱歉鎖住了女孩溫柔的笑意。

「這麼直接說出來可能不太好,但是……我沒有辦法回應你。」

上原僵直著無法動彈,腦子裡一片空白,連咖啡送上桌來都沒有察覺。

桑原緊張得手心冒汗,盤算著是不是應該馬上留下兩人份的咖啡錢,向女孩子鞠個躬就退場。

「……學長已經有女朋友了對吧?」

上原幽幽地開口,凝視著身前小杯口裡的一抹深沉。

「……沒有。」

「……分手了?」

「……一直都沒有。」

上原吃驚地抬起頭來,看見桑原老實地漲紅了一張臉。

「……妳、妳不相信吧。」

「我信。」上原咬著唇,臉也跟著紅了,「其實……我調查過學長的事。」

「什麼?」桑原差點沒從椅子上跳起來,急忙摀住自己的嘴。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上原深深吸一口氣。

既然已經被拒絕,那所幸把一切都說開:「學長從中學時期開始,就一直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關於你的謠言,其實很多。」

桑原嚥下嘴邊的驚訝,靜靜聽對桌的女孩陳述下去。

「聽說你中學的時候,是有名的不良學生,到處打架。可是高中順利考上了駭骨附中,而且一入學就因為預測地震而知名。直升駭大後,聽說還私下接了一些除魔軀妖的工作,三號教學樓半流血的女廁所靈異事件,大家都說就是你解決的,學長一直都是話題人物呢。」

桑原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置可否。

「關於你有沒有女朋友這件事,也是眾說紛紜……。」看桑原並沒有露出生氣的表情,上原繼續說道,「我收集這些說法,歸納了一下,真正常常出現在學長身邊的,只有三個女孩子。一個是紮著馬尾,常常拎著手提箱的女孩子,可是同校的人都說,沒見過學校裡有這個人……」

桑原嗤地一聲笑了。

剛剛太緊張導致口乾舌燥,他喝了一口咖啡,搖手說道:「啊!牡丹……她是我校外的朋友,所以總是穿著制服混進學校來……真是的我跟那傢伙……剛認識的時候的確覺得她很可愛啦!不過後來……哈哈!我跟她不可能不可能……」

感覺氣氛似乎和緩了些,上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看得出桑原學長跟這位叫牡丹的女孩確實沒有任何曖昧關係,但是提起她的時候,桑原學長卻露出了純真的表情。

是的。在上原眼中,那個總是充滿責任感與男子氣概,有些憨直卻相對成熟的桑原學長,這一刻竟然笑得像個無憂無慮的少年,向來沉著的雙眸裡染上許多明亮的色彩。

上原就這麼看呆了。

桑原回過神來,有些窘迫。

「啊……不好意思,妳繼續說吧……。」

「……還有一個是S大的校花。」上原攪著手指,「不但是校花,還是榜首入學的……有傳言你們同一所中學畢業的,當時就已經很熟了……」

「啊!螢子啊!她是我好兄弟的未婚妻!怎麼可能……不過我們的確是中學同學沒有錯,從那個時候開始追她的人就很多了。不過她一直對我兄弟很專情……也是啦,這幾年發生很多事,過沒幾天他們就要結婚了……。」

眼見桑原笑得開懷,上原的神色卻逐漸黯淡。

「……還有一個女孩子,藍色的頭髮……在書店工作……聽說,住在學長家裡……」

「……已經搬出去了喔。」

桑原收回爽朗的笑意,又恢復成學校裡那個看上去很親切,實則總存在著某種距離的學長。

上原心裡一沉。果然就是這個女孩子吧?學長真心喜歡的人。

桑原突然朝咖啡裡灑了兩匙冰糖,靜靜攪拌起來,過了一會兒才開口。

「她──她是一個認識很久的──朋友。」桑原取出小匙,看著杯中依舊在旋轉的水渦,「她的家鄉在很遠的地方……離鄉背井來到這裡……本來與一個老師父住在深山的道場裡,後來老師父去世了,才搬來我家寄宿……真的只是寄宿而已!她跟妳剛剛提到的那兩個女孩子,彼此也都認識的……我們真的……」

上原不自覺笑了。並不是開心,也不是嘲笑,而是不能控制的,明明心很疼,卻揚起的唇角。

「我知道。」她主動攔下桑原慌亂的詞句。

桑原揮舞的雙手停了下來,然後,慢慢放下。

對桌的女孩子在微笑,雙眸卻泡在一汪水裡,好像快要潰堤。

「我去過那個女孩子工作的書店……好幾次。」上原咬著唇,想要壓下那無法控制的弧度,「有一次,我看到有個客人偷偷跟她告白……她拒絕對方……但是她說自己沒有男朋友……」

「……是嘛。」對桌的聲音聽上去很洩氣。

上原不敢抬頭,持續咬著唇,低聲說道:「我本來以為,她是學長的女朋友,覺得她在騙人,非常生氣……所以我……才決定要跟學長……告白……」

最後幾個音被女孩羞怯地嚼碎在唇齒之間。

桑原這才注意到,女孩子抹著淡淡的唇蜜,不是大姐會用的那種鮮豔的顏色,只有一層微微的潤澤感。這是有一次情人節,螢子被睡過頭的幽助放鴿子,氣得跑來學校抓著自己去逛街時學到的化妝品常識。

呵──當時他本來還想請螢子幫忙挑一條,回家送給雪菜呢。

桑原眸光乍定,對桌的女孩抬起臉來,還是那固有的笑容。

「所以我相信,學長真的沒有女朋友。學長,謝謝你,願意跟我說實話。」

桑原張著嘴,想要說些什麼,卻全部卡在喉間。

「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學長。」上原的聲音很輕,語氣卻很堅定。

桑原囁嚅了一陣,還是一聲輕嘆。

「對不起,我……」

「學長要繼續等那個女孩子嗎?」

桑原的眉心皺了起來。

「對不起,我、我問太多了……」

「不。」這回換桑原攔住對方慌張的詞句,苦澀地笑了,「我不等了。」

上原的手停在半空中,慢慢地放下。

桑原轉頭,看著落地窗外熙來攘往的人潮。學妹不知道吧?就在剛剛走過了三個成功偽裝的妖怪。

其實就連剛剛送咖啡的那個女店員也是。端杯子過來時衝著桑原曖昧一笑,幸好上原正在發呆沒有注意。

這個社會隱藏了許多妖物,已經跟十年前他與浦飯上山下地地降妖時不可同日而語了。

即便已經是妖怪們都能當偶像組合上電視的年代,即便是自己能用生命交換的好兄弟都變成妖怪的年代────

雖然人類跟妖怪之間的界線已經模糊,但是他跟雪菜小姐之間,隔閡的並不是這些。

其實什麼飛影竟然是雪菜小姐的大哥這些事情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與雪菜小姐走的路,完全不相同。

他執著了十年的身影,終究,只是一個彼岸的影子而已。

一個美麗而純粹,夢一般的影子。

而那天雪菜白素著臉,在幻海道場的階梯上與他揮手,希望他能珍惜那個常常來書店的女孩。

在雪菜的身後,數十位冰女,近乎相似的容顏與衣裝,齊身與他道謝。

桑原瞬間感到暈眩。

他與雪菜不是幽助跟螢子。他們的目標與揹負,從最初始就不同。

據說幽助求婚成功的關鍵,是答應螢子在孩子十五歲那年就返回魔界,之後除非孩子要求,否則一年只能回來一次。

螢子認真思考過人與妖之間本質的不同。她說,能擁有幽助十五年也就夠了;她還說,搞不好幽助回魔界後,連人界的日子怎麼算都忘了。

然後她淡淡地喝了口咖啡。是的,就在這家店,同一個位置上,同樣加了兩匙糖的咖啡。

她對一臉錯愕的桑原說:「搞不好到時候我就離婚,然後移情別戀喔。」

「少、少來了!雪村妳老是說這種話!浦飯那傢伙是真的很愛妳耶!」

桑原突然覺得無比尷尬,手忙腳亂也給自己加了兩匙糖。

然後,她聽見螢子說:「誰知道呢。不過桑原君,其實你懂的吧。」

桑原點頭,茫然攪著咖啡。

他明白,可是當時他只能低頭喝咖啡,用甜膩塞滿口腔,說不出一個字。

所以如今他也無法給上原任何承諾。

無關雪菜善意的提醒。有些事情就是因為珍惜,才會選擇拉開距離。

桑原回過臉來,看著驚疑不定的上原。女孩兒今天穿得很漂亮,盛裝打扮,小小的臉蛋抹著迷戀的彩妝。

「……她的名字叫雪菜。她不認識你,但是知道妳有去書店看她。」

桑原喝下身前那杯加了糖的咖啡,笑容不再苦澀。

「謝謝妳,願意跟我說實話。」

上原整張臉瞬間就紅了。

「這……我……咦!怎麼可能?」

「有點難解釋,妳就當她直覺很準吧。」桑原靠在椅背上,神色有些飄渺,「我不是也預測了很多事情嗎?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喔。」

「……學長真的有超能力嗎?」上原眨著好奇的眼睛。

「嘿嘿,算是有吧。」桑原搔搔臉頰。

「對不起,我現在真的無法回應妳。」

桑原雙手撐著膝蓋,慎重地向上原鞠了一個躬。

「不過──橋本教授的課還是要來喔!」

女孩微怔,然後點頭。

濕潤的雙眸,緊咬的唇,以及,依舊沒有消失的微笑。

「學長,我會等你的。」



破‧冰//後記



夢泊東吳萬里船

【幽遊白書】破‧冰//番外篇(1)

破‧冰(1) (2) (3) (4) (5) (6) (終章)


===


每次飛影請假的時候,軀就知道他是要去人界。

雖然名義上飛影已經不再是直屬於軀的部下,但是在菸鬼彈性的統御下,平時還是讓軀保有一定的控制權。

飛影本身倒不是很在意要聽誰的命令,反正他參與了武鬥會,願賭服輸。

巡邏的生活固然枯燥,但誤闖魔界的人類畢竟是少數,這份工作也帶著某種程度的自由性,他有大把的時間睡覺與修練。

這就是飛影選擇留在魔界的理由。幽助跟藏馬都有屬於人類的牽絆,自然返回人界;而飛影,偶爾去幾次就行了。因為雪菜。

軀...

破‧冰(1) (2) (3) (4) (5) (6) (終章)



===



每次飛影請假的時候,軀就知道他是要去人界。

雖然名義上飛影已經不再是直屬於軀的部下,但是在菸鬼彈性的統御下,平時還是讓軀保有一定的控制權。

飛影本身倒不是很在意要聽誰的命令,反正他參與了武鬥會,願賭服輸。

巡邏的生活固然枯燥,但誤闖魔界的人類畢竟是少數,這份工作也帶著某種程度的自由性,他有大把的時間睡覺與修練。

這就是飛影選擇留在魔界的理由。幽助跟藏馬都有屬於人類的牽絆,自然返回人界;而飛影,偶爾去幾次就行了。因為雪菜。

軀是明白的。

別看飛影總是一副孤高不群的樣子,其實是很好理解的。

然而每次飛影告假去人界時,奇淋就鬱悶了,因為他得負責代職。

即便實質上並沒有增加什麼工作量,奇淋只是對於軀如此的縱溺感到不是滋味。

想當初,他兢兢業業,日夜喋血,殺敵無數,才終於爬上軀身邊七十七名直屬部下的首席之位,但飛影這半路出現的小矮子卻在短時間內就得到這一切,真是令人不爽啊。

奇淋繃著臉坐在百足頂上吹風,被鐵面具包覆的臉上,唯一露出的一對眼眸閃閃發光。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豁然起身。

用不著小妖傳話,軀異變的妖氣已經昭示一切。

奇淋向來是最早趕到的那一個,而通常軀也只需要他一個人出現。

此刻,軀的全身壟罩著如同滾雷般籠重的妖氣,這代表她的心情很不好。

奇淋低著頭,半跪不語,等待軀的發落。

「……你還記得群孤嗎?」

奇淋只是點頭。這個名字,前陣子菸鬼廣發的傳言玉中有提過,是自由派的其中一位領袖。

「這傢伙現身了。」

奇淋依舊靜默垂頭,等候軀指派他去擒拿叛黨……

「你留在這裡,看守百足。」

奇淋訝異地抬頭。

軀早已不在原地。

過了好一會兒,奇淋才慢慢站起身來,眼中閃爍著疑慮的兇光。

軀實力強大,很少事必躬親,國家解散後願意繼續追隨的也還有三四十個部將,她不缺任何助手。就算那個群孤曾經與軀打得不分軒輊,也是幾百年前的事了。如今的軀早就不把這傢伙放在眼裡,觀看菸鬼的傳言玉時她一點反應也沒有就是證據。

「又是飛影!」

奇淋恨恨地想。身旁的小妖報告,軀殿下剛剛才看過飛影大人及時送返的傳言玉。

以及,時雨大人請您過去一趟。

奇淋陰沉著臉來到時雨的專屬研究室。

「召集一百隻小妖,帶來給我注射,然後送去第七層東北角的白木森林待命。」

時雨魁碩的身形在堆滿各種詭異機械的研究室裡靈活地移動,推出一車機械蟲來。

「這是幹什麼?」

「不知道,這是軀殿下的吩咐。」語畢,像是看穿了奇淋眼底的不滿,時雨補充,「軀殿下將百足的指揮權交給你了吧?」

於是奇淋抓了一百二十隻倒楣鬼扔給時雨,其中有二十隻不會看臉色的,被自己不留痕跡地殺了。

奇淋又回到百足頂上吹風。

時雨那句話挺受用的。

他瞇著眼睛,回味著軀要他看守百足的口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豁然起身。

用不著小妖傳話,那兩抹妖氣全魔界沒幾個人不認識。而且還帶個人類,真是越來越囂張了!

奇淋毫不猶豫將他們擋在百足之外。

「飛影不在這裡。」

「軀也不在嗎?」

妖狐藏馬的一句話成功點燃奇淋壓抑已久的火藥桶,然後──

軀抱著滿身是傷的飛影歸來,交給他其他的指令。

在奇淋監控著一百隻機械蟲的宿主逐一尋回冰淚石後,軀跟棗的戰鬥已經結束。

奇淋有種雨過天晴的感覺,打得酣暢淋漓的軀看上去非常痛快,神清氣爽的容姿讓人移不開視線;也只有這種時候,軀不會留意某個部下對自己過分的關注。

他有些羨慕,整個百足,沒有人可以讓軀露出這樣舒暢的表情,除了在武鬥會上與飛影交手那一次……

……怎麼又是飛影!

奇淋第N次打壞了自己房間的牆壁。

接著,軀將自己關在房間裡整整一天,任何人都不見。她的妖氣並沒有什麼明顯的情緒起伏,反倒有些微的衰弱,這讓奇淋有點擔心。

「軀殿下大概在專心觀看機械蟲錄下來的影片吧。」時雨好整以暇地研磨著研究室裡琳瑯滿目的刀具。

「影片?」機械蟲不是都被派發去找冰淚石了嗎?有什麼好看?同時監視一百隻機械蟲宿主的動向,可是讓奇淋後悔沒有養一隻百目鬼在身邊呢。

時雨放下圓礪刀,指著自己的腦門陰沉沉地笑著:「還有一隻,在飛影的腦子裡。軀殿下親自操縱的。」

於是奇淋又跑去百足頂上吹風。

這次依然沒有過得太久,他豁然起身。

用不著小妖傳話,軀的妖氣變了,確是很輕鬆的感覺。彷彿承載著上百名妖怪的百足都可以飛起來了。

奇淋戒慎恐懼地來到軀的房間。即使軀的妖氣因為遠距離操縱機械蟲而有衰減,一秒摘了他的頭還是綽綽有餘。

他低著頭,半跪不語,等待軀要他留守的指令。

「隨我去見一趟菸鬼。」

奇淋抬起臉來,雙眼都在發亮。

「冰淚石,你來拿。」軀指著角落那一大袋這麼說。

「…………。」

「奇淋啊。」

「……是!」奇淋回過神來,飛快應聲。

軀慵懶地陷在沙發裡,她一手托腮,像是看到什麼愉快的事情,饒富興趣地笑了起來。

「你要是不聽話一點就好了。」

奇淋整個人都傻住了。

「奇淋啊。」

「……是!」

「還不去拿冰淚石。」

「……是!」

飛快起身的瞬間,耳邊是軀更加愉快的笑聲。

奇淋彎身背起沉甸甸的冰淚石,頭也不敢抬,腦袋發熱完全忘記自己帶著鐵面罩,是什麼表情誰也看不到呢。

軀難得的笑聲充斥著百足。

小妖們七嘴八舌。這是能列入「百足七大奇景」的奇觀啊!

小妖們默默地在「軀殿下的笑」後面填上「奇淋」的名字。

那裡本來就有一個名字,是飛影。

等時雨回收那本私下流傳的《百足七大奇景記錄簿》後,他的圓礪刀已經磨得鋒芒如新。

他將愛刀掛回刀座。看樣子,可以進行下一項研發計畫了。



破‧冰//番外篇(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