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雪诺

9297浏览    347参与
十九处

Valar Morghulis \r\nValar Dohaeris

Valar Morghulis \r\nValar Dohaeris

Anne张 水彩
今年烂尾特别多。不过,这张画是...

今年烂尾特别多。不过,这张画是在还怀有希望的时候画的。龙妈已经做到了她的最好。雪诺演完直接抑郁了也怪不容易的。拉娜水彩纸一直是我的菜。

今年烂尾特别多。不过,这张画是在还怀有希望的时候画的。龙妈已经做到了她的最好。雪诺演完直接抑郁了也怪不容易的。拉娜水彩纸一直是我的菜。

lao猫
雪诺,在我心里他还是斯塔克家族...

雪诺,在我心里他还是斯塔克家族的人啊

雪诺,在我心里他还是斯塔克家族的人啊

lao猫

权利的游戏肝肝肝 看我能不能在开学之前画完

权利的游戏肝肝肝 看我能不能在开学之前画完

lao猫
用炭笔撸了一个雪诺~

用炭笔撸了一个雪诺~

用炭笔撸了一个雪诺~

克利斯肥猪
雪诺加入mcu了!期待一下~虽...

雪诺加入mcu了!期待一下~虽然不知道啥角色

雪诺加入mcu了!期待一下~虽然不知道啥角色

凡星Cristal
权游梗之一½狼血...

权游梗之一
½狼血的雪诺
hhhh,这个差别对待

权游梗之一
½狼血的雪诺
hhhh,这个差别对待

廖♛林霖
一张图祭奠一下最惨官配,图里涵...

一张图祭奠一下最惨官配,图里涵盖了我最期待发生的事情……当然我期待发生的事情真的是都没有发生。2DB给劳资爪巴!把所有角色搞得一团乱也是第一人了。
今天也在为曾经的jonerys流泪,本来冰与火的相遇会成为奇遇…本来他们的故事会无比精彩和悲壮……本来会是轰轰烈烈的感情尤其是在他们成长会学如何去爱的时候…
一毁毁所有

一张图祭奠一下最惨官配,图里涵盖了我最期待发生的事情……当然我期待发生的事情真的是都没有发生。2DB给劳资爪巴!把所有角色搞得一团乱也是第一人了。
今天也在为曾经的jonerys流泪,本来冰与火的相遇会成为奇遇…本来他们的故事会无比精彩和悲壮……本来会是轰轰烈烈的感情尤其是在他们成长会学如何去爱的时候…
一毁毁所有

千里
——You are my ki...

——You are my king,from now on, to forever.

——Jon Snow,you know nothing.

——You are my king,from now on, to forever.

——Jon Snow,you know nothing.

头像框装不下马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囧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囧雪
囧沙
这才是真正的“冰”与“火”之歌呀
hahahaha
🐜🐜🐜🐜🐜🐜🐜🐜🐜🐜🐜🐜🐜🐜
看他的腹肌人鱼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囧雪
囧沙
这才是真正的“冰”与“火”之歌呀
hahahaha
🐜🐜🐜🐜🐜🐜🐜🐜🐜🐜🐜🐜🐜🐜
看他的腹肌人鱼线💘🔥

Sayoi

权游05 Jon Snow

我爱火吻

【考完试复活辽】

权游05 Jon Snow

我爱火吻

【考完试复活辽】

illusion maker

本来打算把这个剧中关键人物都全部画一遍,但这一季的剧情太蠢了,画不下去了

本来打算把这个剧中关键人物都全部画一遍,但这一季的剧情太蠢了,画不下去了

醉吟
编剧搞死两条龙,气走剩下一条之...

编剧搞死两条龙,气走剩下一条之后

总算有特效经费让囧摸摸白灵仔仔了

心疼一下白灵小可怜

编剧搞死两条龙,气走剩下一条之后

总算有特效经费让囧摸摸白灵仔仔了

心疼一下白灵小可怜

Mel

【AO3囧丹推文】第一弹

❄️Winter Came(With Fire and Blood)【by:frombluetored,连载中,未完结)


cp:囧丹,詹丫


梗概:

“我无法回馈他的爱,不能像他渴望的那样,不能像我爱你那样。”

她的心像卓耿起飞时的双翼那般强劲狂乱,她觉得恐惧快要将她整个吞没。

“这样可以么。”她轻声问道,声音近乎颤抖,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世界是温暖、小型和安全的。她在琼恩怀中,他的身体拥进她,他的嘴唇亲吻她,他的爱像一团巨大的火焰————而丹妮,不焚者,她愿意让他将她活活点燃,他手掌传来的热度让她无比快乐,他炙热的胡须紧贴着她的肌肤。

当他停下时,当他撤出时,好比寒冰般尖锐...

❄️Winter Came(With Fire and Blood)【by:frombluetored,连载中,未完结)


cp:囧丹,詹丫


梗概:

“我无法回馈他的爱,不能像他渴望的那样,不能像我爱你那样。”

她的心像卓耿起飞时的双翼那般强劲狂乱,她觉得恐惧快要将她整个吞没。

“这样可以么。”她轻声问道,声音近乎颤抖,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世界是温暖、小型和安全的。她在琼恩怀中,他的身体拥进她,他的嘴唇亲吻她,他的爱像一团巨大的火焰————而丹妮,不焚者,她愿意让他将她活活点燃,他手掌传来的热度让她无比快乐,他炙热的胡须紧贴着她的肌肤。

当他停下时,当他撤出时,好比寒冰般尖锐寒冷。


介绍:这篇是作者写的第八季官方剧情的分支,从第4集后开始脱离原剧集的剧情走向,这篇里丹妮没有焚烧平民,而是在钟声响起后飞向攻击了瑟曦,意外点燃了瑟曦藏在地下的野火,使得君临起火,这篇虽然没有写完,但是每章都很长,而且剧情感情细腻饱满,囧和丹妮慢慢互相理解再次接纳彼此,从战争的伤痛中慢慢走出,好几次看的人鼻子一酸,提示,这篇文里三眼乌鸦阴谋论成立,布兰是反派(准确的说是三眼乌鸦),请有个心理准备,如果以后原作者写完了,我可能会翻译这篇。


传送门: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43322/chapters/44720077#workskin

Mel

吐个槽

非要从剧集上聊的话,不要黑囧了好吧,特别是丹妮粉,两家也不要互黑了吧,这两个角色都是都是这场游戏的受害者好不好,囧难道不惨么?虽然说他告诉Sansa二丫布兰自己身世这一点确实强行降智,但是他这么说也是他信任他的家人,并想让他们几个人信任丹妮啊,他让他们几个在心树前发誓保守这个秘密,然而二呆逼非要把Sansa写成小指头2.0,她背叛了他,告诉了小恶魔,从而导致了一系列后果,最后在一系列被操控下,他不得不亲手杀死自己最爱的人,虽然他拯救了维斯特洛的百姓,可他又得到了什么呢?两手空空,失去一切被发配到长城,以他最后那个心理状态,(It doesn't feel right,他说,听的让我心疼)虽然有...

非要从剧集上聊的话,不要黑囧了好吧,特别是丹妮粉,两家也不要互黑了吧,这两个角色都是都是这场游戏的受害者好不好,囧难道不惨么?虽然说他告诉Sansa二丫布兰自己身世这一点确实强行降智,但是他这么说也是他信任他的家人,并想让他们几个人信任丹妮啊,他让他们几个在心树前发誓保守这个秘密,然而二呆逼非要把Sansa写成小指头2.0,她背叛了他,告诉了小恶魔,从而导致了一系列后果,最后在一系列被操控下,他不得不亲手杀死自己最爱的人,虽然他拯救了维斯特洛的百姓,可他又得到了什么呢?两手空空,失去一切被发配到长城,以他最后那个心理状态,(It doesn't feel right,他说,听的让我心疼)虽然有野人有白灵陪伴,大概也是要在悔恨中度过余生,打拉姆斯打衣柜打君临,这些其实从来都不是属于他自己的战争,和其他人相比起来,囧其实是目的最纯的吧,他渴望的只有爱,他渴望爱情,他渴望家人的爱,但是最后他又不得不被迫亲自葬送他的爱情,而他的家人朋友呢?大概在知道他身世的那一刻就在潜意识里把他背弃了吧,又或者更早。其实他们哪个人不想杀丹妮?Sansa的背誓,蜘蛛的下毒,小恶魔的怂恿,二丫的暗示,三眼乌鸦的阴谋,事情变成这样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是帮凶,可最后他们没有一个人承担责任,反而坐享其成,让囧成了这个替罪羊,凭什么?他们操控了他,利用了他,在他没有价值后就把他扔的远远的,甚至连临冬城这个被他认为是家的地方都不让他回,美其名曰是为了不让灰虫子搞事(都回纳斯岛了还搞什么事)其实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接纳他承担这份罪责吧,他被他的家人背叛,被他的朋友背叛,他还要自己背叛自己的爱情,他自己的整个人生都是谎言,我就不明白了,怎么会有这么惨的人 ....…

更难过的是,似乎最后史塔克也只是把他当作一个私生子哥哥,虽然丹妮花了一点时间去消化,但最终似乎也只有她接受了他,把他当做家人,即使是在陷入疯狂后,仍然想要和他一同统治,只可惜,一切都晚了,他们俩早已在最好的时刻错过了彼此…

哎.....

Mel

【囧丹|授权翻译】A Targaryen Alone(琼恩黑化疯癫向警告)

作者:Thisismecoping

梗概:一个独存于世的坦格利安是一件可怕的事,琼恩的整个人生都建立在谎言之上,在目睹了他心爱的人杀害了上千无辜人民之后杀死了她,他的家人又没有缘由的把他流放到寒荒之地,这足以摧毁任何一个人。AKA琼恩在长城以北流亡的过程中逐渐陷入了疯狂。

AO3授权如下:

Thank you, glad you liked it. Feel free to translate and repost on LOFTER if you like, I have no problem with that, the more people that might read it...

作者:Thisismecoping

梗概:一个独存于世的坦格利安是一件可怕的事,琼恩的整个人生都建立在谎言之上,在目睹了他心爱的人杀害了上千无辜人民之后杀死了她,他的家人又没有缘由的把他流放到寒荒之地,这足以摧毁任何一个人。AKA琼恩在长城以北流亡的过程中逐渐陷入了疯狂。

AO3授权如下:

Thank you, glad you liked it. Feel free to translate and repost on LOFTER if you like, I have no problem with that, the more people that might read it the better =)

译者的话:这篇文基本上是囧在长城以北流放的路途中的心理全过程,算是第八季结尾的延续,其实更多是囧个人的旅途,丹妮是以类似鬼魂梦境的状态存在,这个文很抑郁,但细腻,所以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对我来说其实挺解气的,既然D&D非要疯逼坦格利安,那么来吧,都疯逼好惹!血与火!Burn them all!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007830




A Targaryen Alone


      这感觉不对劲,没有一件事感觉对劲。

      琼恩看着周围的男男女女忙着他们自己的事情,筑起营地,收集木材,点燃篝火。白雪在他们脚下发出柔软的粉碎声,给他带来了一种奇异的安慰,这也许是他现在所剩下的唯一安慰了。他撕下一块腌鹿肉,机械的嚼着它,直到那坚硬的肉块在他的嘴里变软。

 

       他注视着眼前营地的火焰,看着它顶端的火光卷曲舞蹈,飞进又消失于空中,它们互相包裹,成型成像,他看的越久,火焰似乎更加旺盛,他转移视线,不再想看它们展示给他的东西。

 

       这时,他发现了托蒙德又在看着他,他似乎总是在观察着他,时不时投来担忧的目光,未曾开口的问题在他的眼里闪烁。

 

        他以为他也许能在北方找到平静,但这一切仍然感觉不对劲。


00000000 

 

      “留下来。”

       琼恩猛地睁开眼睛,一股恶寒渗入他的骨髓。他发出呻吟,把身体翻到正面,盯着他头上的帐篷布顶。他仍然能够看见她,仍然能够闻到她,仍然能够感受到她在他臂弯中温暖舒心的重量,耳边传来她的声音,告诉着他他们未来的计划,就像当初那样轻柔,然后,他杀死了她。

 

       “艹。”他叹息道,放弃了再次入睡的尝试,他坐起身来,试图拿起他的斗篷,却发现手上满是鲜血。他的心跳差点停拍,浑身的血液几乎凝固。

 

       他咬紧牙关,直到他的牙龈开始疼痛。他紧闭双眼。这不是真的,这不是……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只手是干净的,干燥的,覆盖其上的只有那些老旧的伤疤。

 

       他离开他的帐篷,迎接他的是冷峻的寒风,漆黑的天空和低沉的窃窃私语,帐篷外托蒙德正在和一个人交谈,一个他不认识的自由民,在他来绝境长城时并没有见过的人。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琼恩想,他随即向南方看了一眼,黑暗中他看到一个长形的轮廓,注视着他。

 

       这是因为他没有睡好觉,没有吃足够的食物,至少这是在他移开视线走向营火前给自己的说法。

 

       “南边传来了消息,”托蒙德说,加入了正在火堆前的琼恩。

 

       琼恩几乎没有回应他,仍然盯着火焰。

 

       “多昂人,”托蒙德说,语气显得不太确定。

 

       “多恩人,”琼恩抬头看向他,纠正道,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南边的消息。

 

       托蒙德耸耸肩,“多恩人,看来他们终于回过神来了,臣服并不是他们的作风,从你的国王弟弟那里独立了出来,入侵了风暴地和河湾地”托蒙德拿起酒壶喝酒,继续说道,“我想我喜欢这些多恩人。”

 

       琼恩回头看向篝火,看着火焰跳着舞蹈。布兰没有军队,没有可以召唤的封臣。风暴地由詹德利掌握,他是一个好人,但他并没有带领人们和统治的经验,他甚至不会读书和写字。他所拥有的只有一个现在大家都痛恨的女王赐予的姓氏。河湾地被一个不曾拥有当地人忠心的雇佣兵统治,也好不到哪去。

 

       多恩会夺取他们想要的东西,而布兰将对此毫无办法。因为这就是人们会做的事,这就是人的本质,他们永远不会改变。这世上从没有仁慈可言,他耸了耸肩,这就是他杀死她所换来的吗?让人们可以继续打斗和杀害彼此?他向火焰点点头,好像他心中的某一部分早已知道这种事会发生,之前所做的一切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临冬城也来了消息,看起来那个之前不敢面对死亡军团的懦夫,葛洛夫,他要娶你的妹妹,或者大概是他的儿子要娶。”

 

        琼恩缩了缩他经常拿剑的那只手,在手指攥成拳之前又把它们松开。更多的权力游戏,更多的政治争夺,他发出叹息,珊莎赢得了北境独立,但他们只不过是把南边的敌人换成了自己内部的敌人,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一切还是毫无改变。

 

000000000

 

       斧子重重地砸下来,使得尖碎的木片四散满地。琼恩喘息着,再次劈向那棵树,他向前挪动脚步使得这次的打击变得更加沉重。

 

       他的父亲会怎么想他?这一直都是奈德·史塔克的计划,不是么?让他来到北方,远离南方带来的危险。奈德·史塔克会怎么想一个杀死了所爱之人的人?一个杀死了自己亲人的人?他的所作所为并不荣誉,但话说回来,在他被叫做自我人生的谎言里,又有什么荣誉可言呢?

 

       当斧子再次沉重地砸下时,琼恩几乎是要从自己咬紧的牙关间发出叫喊。

 

       我们会在战场上找到真正的朋友。他的脑海里仍能听到史塔克大人的声音,和他说的那番话,而这同样也是一个谎言。

 

       独行狼死,群聚狼生。琼恩想要发笑,现在他的孩子们四散各地,他会怎么想呢?

 

       那么他的生父呢?雷加·坦格利安,当斧子再砍下去的时候,琼恩感觉自己的视线模糊了。不过话说回来,布兰当时为什么要告诉他呢?这有什么好处?它所做的只有拆散他们,把她推开。

 

       树木断裂,木碎从砍过的伤口处弹开,琼恩再度挥动斧子,他的喘息声变成了愤怒的吼叫。

       

        现在他成了国王,布兰登·史塔克一世,或者是其他什么他所剩下的头衔。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告诉他么?所以他能够——

        琼恩扔掉斧子,感到胸口沉闷,在他转身之前他看向那棵已经被他毁掉的树,低下头向营地走去,他不能让自己看向南方。


 000000000000

 

       一个月?两个月?他已经记不得他们前行了多久。一脚接着一脚,一步接着一步,如果他接着向前走,那么也许……他们已经收不到南边的消息了,也见不到其他的旅行者和商贩。他们已经太过向北边了,他们离绝境长城太远了。

 

       “我不知道南边发生了什么,”托蒙德说,跟上他的脚步,“但我不觉得逃离它会有什么帮助。”

 

       琼恩停下来,看向地面的白雪,他能感觉到鲜血从自己的手上滴落,覆盖他的皮肤,淹没他。她的血,她的痛苦,他的背叛。

 

       他知道这不是真的,血。这只是他的悲哀,他的愧疚。他的脑子里有什么不太对劲,可在他所经历所做的一切之后,他又能期望着其他什么呢? 他没有进食,没有休息,但这样最好,他最好时刻想起自己的所为,最好尽他可能的远离这个世界,这样就没有人能受到他的伤害。

 

       他向南看去,她就在那儿,站在木林线上,她随意编起的银发在北方的微风中轻轻摇摆,她的皮肤苍白,目如死灰,她的裙子被鲜血浸染。每当他向南方看去时,她总是在那儿,等待着,观察着。

 

       他转向北方。逃离它可能不会有任何帮助,但他还能做什么呢?

 

000000000

 

       起初他以为这是他眼睛的把戏,又一个他愧疚疲惫的大脑的骗术,但接着其他人也看到了它,一开始只是林地上一闪而过的阴影,后来是地平线上他的轮廓。

 

       他们被跟踪了。他被跟踪了。

 

       一半的自由民在第二天早上离开了他们。他听到了他们的窃窃私语,他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巨龙回来向杀死自己母亲的人复仇了。

 

       他不怪他们,他们可能是对的。

 

00000000000000

 

       冬天本应该结束了,但这里现在却比他记忆中还要寒冷,他盯着篝火,几乎感受不到它的热度,只是看着火焰弯曲旋转和燃烧。如果他看的够久,有时候他就能忘却一切了,有时候它会给他展示一些事物,美丽的事物,他所失去的事物,他不曾拥有也永远不能拥有的事物。

 

        他向回看,目光移开火焰投向南方,她在那儿,如同往常,逗留在他视线的角落,看着他,评判着他。

 

       “对不起,”他私语道,“我没得选择。”

 

        他几乎闻不到燃烧的木头和石头上灰烬的味道了,但他仍然能够看见尸体,街上着火的孩子的尸体,他们的皮肤从骨头上脱落。

 

        他闭上眼睛,希望那景象移出他的脑海。

 

        她烧死了上千平民,她疯了。他向自己点头,这就是为什么他被复活,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让他得以安息,他们把他复活是为了阻止她,夜王并不重要,而是她。诸神把他带回人世来杀死他心爱的人,因为这就是诸神之所为。

 

        他想知道诸神之前有没有把其他人复活来阻止“征服者”伊耿或者“残酷”的梅葛,他想知道那个复活来阻止“庸王”伊耿的人有多少未讲述的故事,他想知道诸神有多少次尝试阻止他在鲁温学士的书里读到的数不尽的厄索斯巫师。也许他们都失败了,只有他是那个成功的例子,这就是为什么他从没有听到过他们的故事。

 

        他笑出了声,他忍不住了,他停不下来。

 

        他的确有的选择,而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他杀了她,为什么?这样世界就能变成一个更好的地方,这样他的堂妹就可以嫁给一个她不爱的人来维持自己的权力,这样更多的战争能被开启。据他所知,布兰现在已经被罢黜处死,这并不让他感到惊讶,他知道人们是什么样的,他知道他们的作风,他们的行为,他知道人们会扭曲世界上每一份美好的事物,直到它变得丑陋,恐怖和疯狂。

 

       琼恩把身子倾向篝火,他紧咬牙关,他的手攥紧长爪的柄头,轻轻挥动。愤怒比选择要好,他已经厌倦了选择。

 

       当布兰允许珊莎离开七国时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个傻瓜是在签署自己的死亡条约,为了什么?某个新的南方领主能够称王?新一代的黑心赫伦?

 

        他不应该—— 琼恩弯下身子摇头

 

        “不,不。”他喃喃道。

 

       不,他必须要这么做,她和他同样有的选择,她本可以饶恕那些孩子,她本可以烧死她的敌人,他们的敌人。她应该把那些和她作对的人,那些背叛她的人,那些把她逼至那种境地的人都烧死,她应该烧死他们,如果在那时这样可以救她,他会做的,他会把他们都烧死。

 

000000000000

 

       琼恩把已经近乎没有重量的装肉干的袋子扔到了火堆边,他们越向北边,打猎就变得越发困难,极北的动物越发稀少,生命的迹象也同是如此。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山姆那天在墓窖告诉他什么来着?他应该坐上铁王座。

 

       琼恩轻微歪头,看着火焰在他面前跳舞,他仍能在他视线的角落里看见她,穿着那条黑裙子,她脚边的白雪被血液浸泡。

 

       这就是为什么他告诉他,对么?这就是为什么珊莎辜负了他的信任,背弃了她在心树前立下的誓言,这就是为什么当他被囚禁时他们为他反抗。

 

       因为他们觉得当他坐上王座时整个王国会变成一个更好的地方。可当时机到来时他们在哪儿呢?山姆有为他说话么?珊莎有么?戴佛斯呢?提利昂呢?

 

       他摇摇头,他感觉到他身后的东西朝他又进了一步。不,他们没有,他们送走了他,他们让他背叛了她,最后他们又抛弃了他。


000000000000

 

 

        他为了他们做了这一切。

 

        当他迈出永不停息的另一步时,雪在他的脚下发出柔软的细碎声,他可以听到男人女人们在他的身后,只有一小部分人留了下来,大多数人被卓耿出现次数增多的阴影吓走,另一部分人则担心他们往太过北边去了。

 

        他为了他们做了这一切而他得到了什么?被送到这个寒荒之地?他们把他复活是为了什么?好让他余生在悲惨中度过?

 

        不,不是这样,他复活了布兰才能成为国王,珊莎才能成为女王,然后他们就可以把他流放回北边,就像当他还是奈德·史塔克的私生子时他们所做的那样。

 

       他这么做提利昂才能成为首相,提利昂·兰尼斯特,这个男人糟糕的建议导致了现在的局面,这个男人让他去北边抓一只该死的尸鬼,他像他们所有人一样都犯了错,她应该烧死他,她为什么没有烧死他们?

 

       他那时本可以原谅她,他那时本可以爱她,这样他们就可以改变一切,他们本可以重塑这个世界。相反,他让世界变得和之前一样糟糕,因为他太过软弱去行动,太过软弱去开口说话。他应该帮助她,他们应该烧死他们,因为他没有,他们就像当初总是以为他是私生子那样丢掉了他。


 0000000000000000000


       她就像之前那般美丽,琼恩想到,茫然地看向南方,如果他伸出手的话,她几乎触而可及,可他不能,他不值得拥有她。

 

       她的脸色如此苍白,但是却显得她双眼的闪烁更加温暖,甚至她身上的血迹都没有让她的美丽减少分毫,他属于她,她属于他,他们本注定要在一起,他们本应该要在一起。

 

      “我应该留下来和你一起,”他私语道,她没有回答或反应,她从没有。为什么灰虫子没有杀死他?为什么她的血盟卫没有追捕他为她复仇,这是他们的传统不是么?多斯拉克人宁可死也不会放过杀死他们卡奥的人。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来找过他,他们去哪儿了?

 

       为什么卓耿没有烧死他?这是一个去死的好方式,龙焰,这样至少他不会感觉像现在这样寒冷。然而,他还活着,他总是活着,不论他尝试死亡多少次,他总是活着。

 

       他翻转手中的利刃,这把在城堡中铸造的钢剑锋利强劲,火焰反射在剑刃之上。他无法自己下手,他把剑递给她,可她也不会替他了断,她死了,而他正在失去理智。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轻声说道,自他杀死她之后,她第一次看向了他。

 

00000000000000000

 

        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留了下来,托蒙德,他自己,其他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他不知道争执是因为什么和如何开始的,但这并不重要,这里就和其他地方一样。这两个男人杀了彼此,或者说至少是尝试,一个死了,另一个人因为腹部的伤口血近乎流干。

 

        他看着这个将死之人,看着试着去止住血的托蒙德,看着那个哭泣的女人。人的本性就是如此,不论是在北境,南境,厄索斯还是其他任何地方。人们弱小且愚蠢,会找到任何可能的机会杀死对方。

 

       “我们应该烧了他们。”琼恩说道。

 

        托蒙德转身面对他,睁大了眼睛,仿佛这是他这几周来说的第一句话。

 

         有这么久了么,琼恩心想。

 

         托蒙德转回身,面对那个现在已经流血而亡的男人,挫败地降下了肩膀。

 

         我们应该把他们都烧光,他想。


0000000000

 

        “我们不能再向前走了,”托蒙德严肃地摇着他的脑袋,“没人去到这么北边过,我们已经越过木林线了。”他指向北方宽浩的海洋和贫瘠的冻原“一场暴风雪下来我们就会死,那里除了死亡没有其他事物。”

 

         琼恩摇摇头,几乎听不到他老朋友的声音,他几乎不再说话了。托蒙德是他们之中的最后一个,除他之外没有人再跟随他了,他甚至感受不到白灵的存在了,只有寒冷。但他不能回头,他内心的一部分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停下来,他正在被追赶,不是被卓耿,也不是被她,而是被一种更糟的东西,一种存在于他血液之中的东西,如果他回头看,他就迷失了,如果它抓住了他……

 

        有比死亡更糟糕的东西,死亡是好的,死亡是终结,如果他死了他就不能伤害更多的人,他就不能……

 

        他忍不住想要回看她,她的眼睛扫过他,血红的嘴唇露出微笑。死亡也许更好。

 

        “你走吧。”琼恩说,托蒙德喃喃地骂了几句沮丧的脏话,便离开了。


000000000


        他从他视线的角落看着她,他唯一的伴侣,沉默而丝毫不动,唯一没有抛弃他的人,一个让他反复想起他们让他做了什么的留念。那不是她的错,它存在于他们的血脉之中。

 

        树林变成了冻原,接着又变成了其他事物,形状奇异的暗冰从地面冒出,连空气都变得异常寒冷和稀薄,太阳从不在此地升起,但天空本身却由在星间舞动的蓝绿色光带照亮。他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进食饮水和休息是什么时候了,永久的黑暗,天空中怪异的光芒是这里唯一的亮光。

 

        他可以听到有东西在他周围移动,微小的,非人类的东西。大概又是他眼睛的把戏,他就和她一样,同样破败的血液流淌在他们的血管里,也许他从没有正常的复活,也许他从来没有复活,而这是用来折磨他的七层地狱之一。

 

        也许这就是事实。琼恩跪倒在地,他的身体终于支持不住了,他已经厌倦了逃离它。也许这次他终于能在一直等待着他的黑暗中和她团聚,她可以因为他犯下的罪因为他对她的怀疑而刺死他上千遍。他抛弃了她,留她独自一人,就像他们抛弃了他一样。

 

        他朝一边倒下,支撑自己靠在其中一个地面刺出的怪状冰柱上。这里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死去的好地方,他吞下在他胸中升起的怒火,那份自从他来到绝境长城后就开始不断滋长的仇恨,那份拒绝放下的执念。这样更好,这样他不会伤害任何人。

 

        风击打在他身上,接着地面开始颤抖裂开,一声龙吼在他的胸中回响震荡,但他无法睁开自己的眼睛去看,它离得越近,地面抖动地越剧烈。

 

        他感受到一只手温柔地触碰他的脸庞,手指滑到他的喉咙又向上滑到脖颈,缠绕他的卷发,自从他在君临犯下那个错误后第一次让他感到温暖的,不可能再感受到的熟悉触碰。

 

         眼泪从他的双眼中涌出,他被所有他所失去的事物吞噬。

 

         她的手指嵌入他的头发,触碰他的头皮,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贴近和真实。

 

         不是失去,是夺走,他们夺走了他拥有的一切,他的爱人,他的亲人,他的家,他的继承权,他的王座。他忍了那么那么久,那种愤怒,那团怒火。现在他们还要把他的这团火也给夺走。

 

         如果他能夺回它他会的,如果他能把事情做对他会的,如果他能惩罚所有对她和他不公的人他会的,他会为她烧毁全世界,从临冬城到君临,从布拉弗斯到亚夏,他会为她做这一切,用血与火。

         

        “一起。”她私语道。


        琼恩睁开眼睛,发现卓耿正在安静地注视着他。


        他会把他们都烧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