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零钱夫妇

10277浏览    206参与
Cherrylofer

敦敦你平时连哥哥的音乐放送都守着看哦😯

敦敦你平时连哥哥的音乐放送都守着看哦😯

Cherrylofer

每一年我都等你跟我说生日快乐

每一年我都等你跟我说生日快乐

Cherrylofer
你与我一起,却心不在焉

你与我一起,却心不在焉

你与我一起,却心不在焉

Cherrylofer

想看我们敦敦穿着哥哥的NIKE联名主持IDOLROOM,我是不是在做白日梦?

想看我们敦敦穿着哥哥的NIKE联名主持IDOLROOM,我是不是在做白日梦?

友田饭也香

有点失落

无限挑战没有了,零钱夫妇也就没了,连粮都没了!!dony几次歌谣祭的搭档都真的好啊!郑少女和gd!唉!想念!

无限挑战没有了,零钱夫妇也就没了,连粮都没了!!dony几次歌谣祭的搭档都真的好啊!郑少女和gd!唉!想念!


Tattoopl

小甜

     8月18是权小孩的生日,可是不巧,敦尼那天要工作到很晚,不能加入他的生日聚餐。

    小孩有些委屈的邀请亲近好友,好友们则是一脸同情的望着某只伴侣没有来的人,权志龙愤愤然的接受着那些打趣的目光,不知不觉中喝了很多酒,有些微醺了。

    小孩最后是被太阳送回家的,这个时间点亨敦已经回到家里了,从太阳的手中接过已经醉醺醺的人,道谢,再把人扶到床上,亨敦转身打算去浴室拿毛巾为床上的人擦擦脸,手却突然被拉住。

“哥!”

“嗯?”

“今天是我生日”

“嗯,生日快乐”

“今天是我生日”

“我知道”

“今天是我生...

     8月18是权小孩的生日,可是不巧,敦尼那天要工作到很晚,不能加入他的生日聚餐。

    小孩有些委屈的邀请亲近好友,好友们则是一脸同情的望着某只伴侣没有来的人,权志龙愤愤然的接受着那些打趣的目光,不知不觉中喝了很多酒,有些微醺了。

    小孩最后是被太阳送回家的,这个时间点亨敦已经回到家里了,从太阳的手中接过已经醉醺醺的人,道谢,再把人扶到床上,亨敦转身打算去浴室拿毛巾为床上的人擦擦脸,手却突然被拉住。

“哥!”

“嗯?”

“今天是我生日”

“嗯,生日快乐”

“今天是我生日”

“我知道”

“今天是我生日”

“好了好了,我知道”

在那个人的唇上亲了一口。

生日快乐!


Tattoopl

我在等待一个奇迹

我在等待一个奇迹,关于.....

我在等待一个奇迹,关于.....


Cherrylofer

现在在节目上听到哥哥的名字,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已经找不到任何破绽了,以前是不耐烦生气高兴甜蜜或者尴尬,总有一种情绪。现在是空白,像是听到无关紧要的人一样,是空白。

现在在节目上听到哥哥的名字,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已经找不到任何破绽了,以前是不耐烦生气高兴甜蜜或者尴尬,总有一种情绪。现在是空白,像是听到无关紧要的人一样,是空白。

Cherrylofer

就这样彻底结束也很好,至少回忆永远闪闪发光

就这样彻底结束也很好,至少回忆永远闪闪发光

Cherrylofer

给你一张演唱会的票,但不知道你会不会到场

给你一张演唱会的票,但不知道你会不会到场

圈冷粮不黄

(零钱夫妇/零钱cp)《减肥》(三)

《减肥》(三)

因为猝不及防,或说,男人从未料想到所谓的惩罚,竟是跨越了某种两人都心知肚明认为终究不会越过的底线。

至少他们从前是柏拉图式的友情以上模式,男人便一以恒之地认定往后也应是如此。

所以又一次,未能完成两人协商好的运动量的男人故技重施地倒在瑜伽垫上,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赖皮绝耍着赖时,心里头还能够窃笑权志龙这次一定又拿他没辙。

"龙儿啊……"生命中再不能承受任何运动之重的男人佯装虚弱道,"今天不如就这样吧……一口吃不成个胖子不是嘛,同理要减也不是一下子减得下来的…我今天真的不行了…"

"哥…你又来了……" 精健的胸膛...

《减肥》(三)

因为猝不及防,或说,男人从未料想到所谓的惩罚,竟是跨越了某种两人都心知肚明认为终究不会越过的底线。

至少他们从前是柏拉图式的友情以上模式,男人便一以恒之地认定往后也应是如此。

所以又一次,未能完成两人协商好的运动量的男人故技重施地倒在瑜伽垫上,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赖皮绝耍着赖时,心里头还能够窃笑权志龙这次一定又拿他没辙。

"龙儿啊……"生命中再不能承受任何运动之重的男人佯装虚弱道,"今天不如就这样吧……一口吃不成个胖子不是嘛,同理要减也不是一下子减得下来的…我今天真的不行了…"

"哥…你又来了……" 精健的胸膛在剧烈运动后起伏的程度也只比平日多些许喘息。

它下蹲,挨近了另一具圆厚得多的胸膛:“我们不是说好了一定要做完全套的吗?”

“可我就是做不动了!要不然累积到明天再做吧” 深谙明日复明日这道理男人继续悻悻然地犯着规。

却不曾想,相对之下那具单薄却有力的皮肉越贴越近,近到了两人鼻息相扑的距离。

“怎…怎么了嘛……“不是什么娇滴滴授受不亲的异性相近,却也对这突发的过度亲昵措手不及的郑亨敦感到了些许不自在。

“我说过了吧哥,做不到订下的量,就会有惩罚……” 湿热的气息扑在郑亨敦的耳边,从耳畔起印红了男人圆润的耳珠。

但男人看不到此时埋在他颈肩里的人面上的神情,便理所当然地觉得这件事还远有打诨余地:“行,惩罚就惩罚嘛,不就是多做几个嘛!明天我一定认真执行惩罚!”

郑亨敦用着哄惯了青年的惯常语气嬉笑地应付着,说罢就顶了顶身上压着的那副越发沉重的躯体:“快起来啦,你怎么变得这么重了......别搞这些了,我们先喝酒去呗!”

身上的人置若罔闻,更变本加厉地将嘴唇贴上了男人的脖间。

权志龙的嘴唇微吮着双唇间运动过后带着薄薄咸味的皮肉,触感之下是脉搏稳健的跳动——这个人此时此刻,真真正正,鲜鲜活活地被他压在身下。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清楚自己的行为——他终是要属于他的。

两年的迟疑时间说短也长,说长也短。不过是原形毕露地激出原始性的獠牙罢了。

一次稍微施力的拂手,就轻轻松松地抹去了凝成朦朦胧胧的雾气盖在渴望之上的那层相敬如宾。

一层玻璃之外——是早已震出了每寸旖念的大雨滂沱。

锻炼有成的精炼体魄轻而易举地架起了一具远比它沉重的肉身——不同初始,形单影只得比影子还要瘦削的他,蹲在粗粝的地面,咬牙切齿地托起那近乎体重的沙袋时,如临地狱般在崩溃边缘所感受到的体力极限。

精疲力竭得只剩一口气的恍惚间,他便萌生出了这必须要执行的邪念。

人之将死前,最不甘心的终究是未曾到手的——他确信了一点。

他终是在齿龈的血腥味间,入髓了不能放弃的。

而后,军队中限时限量的珍稀通话,不过灌溉了这疯狂歪长的向光面。

男人过得也不好。他也需要他。

他捏着“滋啦”着杂音的话筒,在对方深郁的吐气声中深信。

他在节目中男人似有悠长眷恋的眼眸中确信。

所以,早就是时候撕开那层终会导致日疏月离的客套了。

这定不可能是一厢情愿,而是他们无需用言语明说的共同信念。

巨星在寡情绝欲的生活里,每当想起种种,咬着咬着,就又在指壳的边缘啮起了一根新的锐刺。

Cherrylofer

本来之前看了哥哥婚礼上的照片,觉得哥哥应该变得很冷硬,今天看看,还是那个小可爱嘛,还是那个只要敦敦逗一逗就会害羞脸红的宝贝

本来之前看了哥哥婚礼上的照片,觉得哥哥应该变得很冷硬,今天看看,还是那个小可爱嘛,还是那个只要敦敦逗一逗就会害羞脸红的宝贝

Cherrylofer

2017演唱会

“哥哥,我要开演唱会啦,你给我录祝贺视频好不好”

“为啥要录视频,我离的很近可以直接去呀”

“不用,哥哥录视频就可以了”

“为啥不让我去,我要去!!😠”

“只有跟我很亲近的人才会录哦,哥哥你真的不要录吗?录了所有人就都知道哥哥是我要好的人啦”

“这样哦,那我考虑考虑…”

“321,时间到啦,哥哥”

“哼哼,臭小子”

“哥哥,我要开演唱会啦,你给我录祝贺视频好不好”

“为啥要录视频,我离的很近可以直接去呀”

“不用,哥哥录视频就可以了”

“为啥不让我去,我要去!!😠”

“只有跟我很亲近的人才会录哦,哥哥你真的不要录吗?录了所有人就都知道哥哥是我要好的人啦”

“这样哦,那我考虑考虑…”

“321,时间到啦,哥哥”

“哼哼,臭小子”

Cherrylofer
哥哥,你的宝贝回来啦,你要对他...

哥哥,你的宝贝回来啦,你要对他更好一点不要再推拉了哦,他可爱你啦

哥哥,你的宝贝回来啦,你要对他更好一点不要再推拉了哦,他可爱你啦

Cherrylofer

是微妙的感觉,他们在一起时气氛会变的微妙,即使周围人很多。只要他们靠近或者对视,磁场自然就跟别人划开来,哪怕是非常亲密的队友在场也不例外。

是微妙的感觉,他们在一起时气氛会变的微妙,即使周围人很多。只要他们靠近或者对视,磁场自然就跟别人划开来,哪怕是非常亲密的队友在场也不例外。

Cherrylofer

“哥哥在哪呢”

“在工作呀,龙儿有没有辛苦呀最近”

“有啊,哥哥我好累哦,体能测试也不过关,都不能晋升上兵了!哥哥我明天休假哦”

“那龙儿准备做什么呀”

“想见哥哥”

“哥哥在哪呢”

“在工作呀,龙儿有没有辛苦呀最近”

“有啊,哥哥我好累哦,体能测试也不过关,都不能晋升上兵了!哥哥我明天休假哦”

“那龙儿准备做什么呀”

“想见哥哥”

Cherrylofer
哥哥你哭一哭吧,哥哥打电话给赫...

哥哥你哭一哭吧,哥哥打电话给赫儿都不打给你哟

哥哥你哭一哭吧,哥哥打电话给赫儿都不打给你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