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雷族

567浏览    88参与
狼羽
【约稿单子】单主也是焰风Cha...

【约稿单子】
单主也是焰风
Character© Erin Hunter
Art©狼羽

【约稿单子】
单主也是焰风
Character© Erin Hunter
Art©狼羽

猫的报恩
红大言不惭你在干嘛w

红大言不惭你在干嘛w

红大言不惭你在干嘛w

狼羽

【翻译】《松鼠飞的祈愿》第一章 2

上节参→此处

——————————————————

松鼠飞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一个强大的族群应当适应改变,而非对之视而不见。黑莓星该和他的资深武士们把话说清楚了。难道和平得到维持只是因为各个族群都没有执行新的边界吗?她走向下游,来到石头突出水面的地方,跳上第一块踏脚石。“雷族的土地就是雷族猫的猎场。”她朝身后的族猫们喊道,“从现在起,我们所有的边界都要得到标记。”她爬上下一块石头,掌垫在湿滑的石面上打滑,于是她伸直了爪钩。接着,她跳上对岸。这里的空气充满了泥炭的气味,几乎没有多少荆豆的气息。 她讶于此处离林线不过数步远,感觉却是如此不同。但这里凉风习习,总是载着新鲜猎物的气味。在静...

上节参→此处

——————————————————

松鼠飞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一个强大的族群应当适应改变,而非对之视而不见。黑莓星该和他的资深武士们把话说清楚了。难道和平得到维持只是因为各个族群都没有执行新的边界吗?她走向下游,来到石头突出水面的地方,跳上第一块踏脚石。“雷族的土地就是雷族猫的猎场。”她朝身后的族猫们喊道,“从现在起,我们所有的边界都要得到标记。”她爬上下一块石头,掌垫在湿滑的石面上打滑,于是她伸直了爪钩。接着,她跳上对岸。这里的空气充满了泥炭的气味,几乎没有多少荆豆的气息。 她讶于此处离林线不过数步远,感觉却是如此不同。但这里凉风习习,总是载着新鲜猎物的气味。在静谧的森林里,气味只能在空气中缓缓缭绕。


在她身后,雕翅和黄蜂条满怀疑虑地盯着踏脚石。


“你们来不来?”松鼠飞不耐烦地动了动尾巴。


李石从手足身边擦过,跃上第一块石头。“来啊!”她支棱起耳朵,“我们还从来没踏上过风族的地盘呢。”


“这里现在是雷族的领地了。”松鼠飞纠正她说。显然没有猫在这片高沼地上打过猎。草地没有被踏足的痕迹,空气里也没有捕猎后甜腥的气息。自打边界移动以来,雷族还没有饿过肚子。这个绿叶季很是丰饶。猎物也充裕。但等秃叶季将猎物都赶进地下的时候,他们就会需要这片宝贵的猎场了。毕竟,他们已经把一片丰饶的森林领地让给了天族。


李石跳上溪岸,停在松鼠飞身边。“这里闻起来很像风族的味道。”


趁着黄蜂条和雕翅跨越溪流,松鼠飞又嗅了嗅。有一抹风族的气味,但并不新鲜。“可能是风从高地吹过来的气味。”她对李石说。


李石嗅闻草地。“这里所有的东西闻起来都像风族。”


黄蜂条赶上来了。“这里以前一直是他们的领地,”他评论道,并谨慎地望向高沼地,“我猜,雷族的气味还得要一段日子才能把之前的盖过去。”


松鼠飞朝标志了边界所在的一排荆豆走去。“要是我们留下气味标记的话,就能更快地盖过去了。”她沿着一根枝条摩擦脸颊,枝条上的刺勾住她的毛发,让她不由瑟缩。黄蜂条僵硬地沿着边界踱步,一边走一边留下标记,而雕翅和李石则揪扯着草地,将气味揉进土地里。


“我完全闻不到风族的气味标记。”雕翅神色困惑,“他们还没有标记过这条新边界。”


“也许他们最近很忙吧。别忘了,白尾最近刚去世,他们大概是在为她哀悼。等天气开始变凉,”松鼠飞告诫她说,“到时候猎物短缺,他们就会对边界更上心了。”


黄蜂条忽然将口鼻转向森林,亢奋地竖起了耳朵。雕翅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绷紧了身体。


“兔子!”一只肥硕的公兔从森林里跳出来,李石飞速冲向小溪。


黄蜂条和雕翅紧随其后。他们爬过溪水中的踏脚石,追着猎物冲进树林间。兔子看见他们,惊恐地尖叫起来,飞快地跑开去寻求躲藏。但黄蜂条动作很快。他腾身一跃,将猎手与猎物之间的距离甩在身后,把兔子一把摁在地上。雕翅和李石还没追上来,他就已经一口咬下,结果了猎物。


松鼠飞看着他们轮流嗅闻这只多汁的新鲜猎物,皮毛仍然兴奋地蓬松着。在森林里狩猎时,她的族猫显然更为快活。她用脸颊摩擦另一根树枝后,朝溪边走去。黑莓星必须得提醒他的武士们,这条边界上的标记需要勤加更新。要是他们不宣告对这片土地的所有权,或许某一天,这里的风族气味就不会再是微弱陈旧的样子了。


————————————————————

松鼠飞脾气真好(?

年轻武士们一直说这个是风族领地我们没必要守哇啦哇啦,居然松鼠飞的反应里最重的词就是“不耐烦”

果然年纪大了对后辈脾气都好了(误

————————————————————

上完今晚的课又要放四天假了,再上两节课又是七天假,啊我好忙,忙着放假

狼羽
【约稿单子】白风Erin Hu...

【约稿单子】
白风©Erin Hunter
Art©狼羽

【约稿单子】
白风©Erin Hunter
Art©狼羽

狼羽

【翻译】《迷失群星》第六章 2

上节链接

——————————————————-

凛冽寒风探进鬃爪毛发深处,她蹲伏在一棵橡树的根系上,竖着耳朵寻找猎物最轻微的些许声响。她不能四下活动来阻止自己的颤抖,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必须保持一动不动的姿态,才不会让她的猎物发觉附近有一只猫。她耳朵里只能听见头顶枝条的嘎吱声,还有就是风吹过枯叶发出的低语。


这里没有玫瑰瓣的踪迹,但鬃爪知道自己的导师就在身后的某处,对她踏出的每一掌,胡须扭动的每一个动作进行监视和测评。


要是这里什么猎物都没有怎么办?鬃爪心想,我要是什么都没抓到,还怎么通过测评?她压抑住一声沮丧的低吼。好吧,我必须找到什么才行,就这样。一位优秀的武士应该能够找到...

上节链接

——————————————————-

凛冽寒风探进鬃爪毛发深处,她蹲伏在一棵橡树的根系上,竖着耳朵寻找猎物最轻微的些许声响。她不能四下活动来阻止自己的颤抖,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必须保持一动不动的姿态,才不会让她的猎物发觉附近有一只猫。她耳朵里只能听见头顶枝条的嘎吱声,还有就是风吹过枯叶发出的低语。


这里没有玫瑰瓣的踪迹,但鬃爪知道自己的导师就在身后的某处,对她踏出的每一掌,胡须扭动的每一个动作进行监视和测评。


要是这里什么猎物都没有怎么办?鬃爪心想,我要是什么都没抓到,还怎么通过测评?她压抑住一声沮丧的低吼。好吧,我必须找到什么才行,就这样。一位优秀的武士应该能够找到猎物,哪怕是在最为严苛的秃叶季里……对吧?


这些想法从她的脑海中经过,鬃爪的兴奋随之也像落在绿叶季干旱土地上的雨水一样,飞快地消失了。她开始希望自己没有提前接受武士测评——要是在绿叶季,一切就会简单多了。那个时候,她肯定能轻而易举地通过考验。自从她成为学徒起,她就想象过自己带着好多猎物回到营地,多得她几乎拿不下。


但现在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的。


接着,她突然想到,或许猎物的数量并不是唯一一重要的因素。她的导师一定是在鼓励她表现出自我判断的能力。要是没有猎物靠近她,那她就得去找猎物。而且我也受够蹲在这棵树底下了。我要是再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就会变成一只冰猫了!


她尽可能保持安静,脚掌滑过地面,灵活地朝前移动,目光检查过这边又瞥向那边。她张开嘴想嗅尝空气,却差点被涌进来的冷气如利爪般扼住了喉咙。没有猎物的气息,哪怕是一只老鼠的味道都没有,只有从光秃秃的枝条间坠落的大片雪花。


鬃爪继续搜寻,一会儿挤进可能有猎物躲藏的底部枝条下,一会儿在雪下可能有猎物巢穴的坡地边驻足。她甚至费力地爬上了一棵树,检查树干间的一处裂缝,只求有只松鼠或者猫头鹰躲在里面。但什么都没有。


而寒风仍然劲吹在她身上,她的脚掌冻得都感觉不到了。最后,就在她正准备放弃时,一阵清风带来了田鼠的气息。


狼羽
【约稿单子】松鸦羽,@星辰 约...

【约稿单子】
松鸦羽,@星辰 约的稿

Character©Erin Hunter
Art©狼羽

欢迎找我约原著角色,有折扣,遇上有灵感的附赠背景(譬如这个棍子和真·松鸦羽)

【约稿单子】
松鸦羽,@星辰 约的稿

Character©Erin Hunter
Art©狼羽

欢迎找我约原著角色,有折扣,遇上有灵感的附赠背景(譬如这个棍子和真·松鸦羽)

狼羽

【翻译】《松鼠飞的祈愿》第一章 1

上节链接

————————————————

绿叶季渐渐让位于落叶季,沿着林中的小径,早已有干枯的叶子开始飘落。前方是一条潺潺溪流,朝大湖奔涌而去,再远处就是在午后蓝色天穹下地势抬起的高沼地。松鼠飞从树下走出来,嗅闻空气。她能闻到石楠,尘土和万物凋零的气息。


雕翅,李石和黄蜂条在她身边呈扇形散开。


“很安静。”雕翅低声说。


李石盯着朝前方伸展的石楠。“是适合捕猎的完美天气。”


雕翅凝视着树林,好像能看穿它们一样。“我们最好提高警惕。”


松鼠飞点点头,知道这位年轻的武士大概是想起了他曾经的导师琥珀月。一个月轮前,就在一个像这样的天气里,琥珀月遭到了一只猫头鹰的攻击...

上节链接

————————————————

绿叶季渐渐让位于落叶季,沿着林中的小径,早已有干枯的叶子开始飘落。前方是一条潺潺溪流,朝大湖奔涌而去,再远处就是在午后蓝色天穹下地势抬起的高沼地。松鼠飞从树下走出来,嗅闻空气。她能闻到石楠,尘土和万物凋零的气息。


雕翅,李石和黄蜂条在她身边呈扇形散开。


“很安静。”雕翅低声说。


李石盯着朝前方伸展的石楠。“是适合捕猎的完美天气。”


雕翅凝视着树林,好像能看穿它们一样。“我们最好提高警惕。”


松鼠飞点点头,知道这位年轻的武士大概是想起了他曾经的导师琥珀月。一个月轮前,就在一个像这样的天气里,琥珀月遭到了一只猫头鹰的攻击。她死于此事。是该记住,即便最为晴好的天气也暗藏危险。松鼠飞想。


松鼠飞眯起双眼,勉强辨认出高沼地顶端附近的一个身影。她率领这支巡逻队,职责是汇报毗邻族群的情况。自从四大族群重新划定边界,为天族腾出空间以来,已经过了将近三个月轮,目前新的气味界限尚未受到挑战。黑莓星很高兴——这种重归和平的局面很合他的意——但他也曾朝她坦承,感觉这样的情况美好得如同幻梦。


那个身影没入石楠丛中,另一个在它后面飞奔。“那是支风族巡逻队吗?”松鼠飞疑问道。


黄蜂条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我觉得是。”


“他们跑远了。”李石眯缝着眼睛望。


松鼠飞动了动脚掌。“我们最好去检查一下边界,确保它没有被跨越过。”


雕翅迈步向前,嗅了嗅溪流的边缘。李石沿着水岸朝前面走。


松鼠飞朝溪流对岸,长满了扎脚荆豆的延伸土地弹了弹尾巴。“边界已经变动过了。”她提醒他们说。


“对,但森林到溪流这里就截止了。”雕翅朝她眨巴眼睛。


“但我们也得适应新的边界线。”松鼠飞瞥眼看向姜黄色母猫,这位年轻武士竟然如此坚守族群过往的习惯,让她颇为惊讶。她的姐妹李石也是这样觉得的吗?“你们标记过新的边界没有?”


“刺掌说没那个必要。”李石对她说,“他说雷族猫不在高沼地上捕猎。我们的猎场在森林里。”


狼羽
枫荫和 @邵鸟 的合绘Line...

枫荫
和 @邵鸟 的合绘
Lineart©狼羽
Colours©邵鸟

枫荫
和 @邵鸟 的合绘
Lineart©狼羽
Colours©邵鸟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七章 2

上节链接


她与导师擦身而过,猛冲过金雀花通道。她跃入河谷上方的树林之间,思绪闪回到梦中她在繁密阴暗的森林里为生命而战的情景,有那么一下子,她的脚掌僵住了。接着她抖了抖身子。她正身处自己的领地内,这里没有敌对的猫。只有一位患病的武士,亟需她的帮助。


她沿着经过蛇岩的小径一路奔去,在一列茂密的黑莓丛边滑动脚步停下来。她能听到怪兽们在另一边的雷鬼路上轰隆作响。她转动耳朵,试图捕捉到巡逻队的声响。细枝的断裂声让她转向两脚兽领地,奋力穿过黑莓周围的长草。她由一丛枯死的蕨叶中费力地钻出来,和蓟掌打了个照面。


“斑爪!...

上节链接

 
 

她与导师擦身而过,猛冲过金雀花通道。她跃入河谷上方的树林之间,思绪闪回到梦中她在繁密阴暗的森林里为生命而战的情景,有那么一下子,她的脚掌僵住了。接着她抖了抖身子。她正身处自己的领地内,这里没有敌对的猫。只有一位患病的武士,亟需她的帮助。

 
 

她沿着经过蛇岩的小径一路奔去,在一列茂密的黑莓丛边滑动脚步停下来。她能听到怪兽们在另一边的雷鬼路上轰隆作响。她转动耳朵,试图捕捉到巡逻队的声响。细枝的断裂声让她转向两脚兽领地,奋力穿过黑莓周围的长草。她由一丛枯死的蕨叶中费力地钻出来,和蓟掌打了个照面。

 
 

“斑爪!你是在找我吗?”他喵道。

 
 

她摇摇脑袋。“不,是暴尾。他和你在一起吗?”她从他旁边看出去。

 
 

蓝毛正在一棵弯曲的橡树旁更新一处气味标记。“你在这里做什么,斑爪?你不是这支巡逻队的。”

 
 

“我得找暴尾,”斑爪喘息着说,“羽须派我来找他。”她从眼角看出去,发现蓟掌的双眸暗了下来。

 
 

“你在找暴尾?”纹尾喵声加入对话。她扭头从肩膀上望出去。“我还以为他在我后面呢,但好像是不见了。”

 
 

“他准是停下来检查雷鬼路旁的气味标记去了。”蓝毛喵道。

“实际上我已经把那个标记弄好了。”玫瑰尾从一丛草里跳出来喵声道。

 
 

“那他到哪儿去了?”纹尾咕哝道。

 
 

“我们得找到他!”斑爪喊出声来。她从武士们身边跃过,沿着他们离开的路跑去,沿途辨认新鲜的气味和断枝折叶留下的痕迹。她听到纹尾在她身后命令余下的巡逻队员散开来寻找族猫。斑爪在踪迹似乎分开的地方暂停脚步,将嘴张大品尝空气。微风送来一丝微弱的气息,带着腐败的恶臭。斑爪紧张起来。是暴尾!

 
 

她朝气味来的方向奔跃而去,放平两耳以免擦到黑莓藤条上。“暴尾!你在这里吗?”她高声喊叫。

 
 

她停步聆听,但只有冬青丛中传出一只被惊扰的黑鸟发出警戒的叽嚓声。是什么惊扰了它?斑爪想到。她朝灌木走去,那腐臭味立刻变浓了。一个蓝灰色的身形倒在冬青枝条下,像石头一般毫无动静。

 
 

——————————————————————

佛系发布,想起就更

 

狼羽
荆棘光很厌烦了但她不太清楚自己...

荆棘光很厌烦了
但她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厌烦什么
是厌烦这日复一日的苔藓球运动练习?
还是厌烦自己这个对族群毫无用处的废物呢?

荆棘光很厌烦了
但她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厌烦什么
是厌烦这日复一日的苔藓球运动练习?
还是厌烦自己这个对族群毫无用处的废物呢?

碳心Carbonht.

寒假里画的炭心和藤池的人设草稿

老潦草了

寒假里画的炭心和藤池的人设草稿

老潦草了

碳心Carbonht.

以后都会和吸血老师要草稿合作

毕竟还很辣鸡练练线条和上色,吸血老师人超好

p2 原图  @咸鱼XXE 


以后都会和吸血老师要草稿合作

毕竟还很辣鸡练练线条和上色,吸血老师人超好

p2 原图  @咸鱼XXE 


碳心Carbonht.

是和吸血老师要的草稿合作!

草稿: @咸鱼XXE  原稿p2

勾线&上色: @碳心Carbonht. 

是和吸血老师要的草稿合作!

草稿: @咸鱼XXE  原稿p2

勾线&上色: @碳心Carbonht. 

碳心Carbonht.
是和 @咸鱼XXE 家松鸦的合...

是和 @咸鱼XXE 家松鸦的合照!
啊啊啊她家松鸦太美丽了

是和 @咸鱼XXE 家松鸦的合照!
啊啊啊她家松鸦太美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