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雷白

1694浏览    10参与
JUBImonster
之前噗浪的跟風 空白表格: h...

之前噗浪的跟風

空白表格: https://www.plurk.com/p/n0t4j6

之前噗浪的跟風

空白表格: https://www.plurk.com/p/n0t4j6

向日葵會長

[雷白] 那些沒說的事-相遇

* 雷重鈞x李慕白

*因為戲份實在太少了,只好自己寫

李慕白今天是第一百次埋怨自己的多管閒事。

自從那次在上學時看到被追殺的雷重鈞,然後自己心軟的關心他,害的他跟邵逸辰差點也完蛋後,這個雷重鈞時不時的出現在他跟邵逸辰身邊,就已經有一個江勁騰在找邵逸辰了,現在又一個地痞流氓纏著他們不放。

「欸逸辰,我們這樣是還要怎麼上課啦?」李慕白下課後和邵逸辰到圖書館讀書,至少他們發現這個地方不會被抓到,

「我也不知道啊!江勁騰那麼煩。」一想到江勁騰,邵逸辰又不自覺的厭惡,但好像又不能真的狠下心的討厭他。

「你到底哪裡得罪他了?」這個問題李慕白問了很多次,但兩人始終沒個答案。

「還有,...

* 雷重鈞x李慕白

*因為戲份實在太少了,只好自己寫


李慕白今天是第一百次埋怨自己的多管閒事。

自從那次在上學時看到被追殺的雷重鈞,然後自己心軟的關心他,害的他跟邵逸辰差點也完蛋後,這個雷重鈞時不時的出現在他跟邵逸辰身邊,就已經有一個江勁騰在找邵逸辰了,現在又一個地痞流氓纏著他們不放。

「欸逸辰,我們這樣是還要怎麼上課啦?」李慕白下課後和邵逸辰到圖書館讀書,至少他們發現這個地方不會被抓到,

「我也不知道啊!江勁騰那麼煩。」一想到江勁騰,邵逸辰又不自覺的厭惡,但好像又不能真的狠下心的討厭他。

「你到底哪裡得罪他了?」這個問題李慕白問了很多次,但兩人始終沒個答案。

「還有,那個地痞流氓也很煩,幹嘛跟江勁騰一樣一直跟著我們啦!」

「你說我們要不要去拜拜,改個運啊?」李慕白氣餒的趴在桌上,一想到開學沒多久就過著逃亡生活,就覺得很累。

邵逸辰沒回話,自顧自的繼續看書,留下李慕白一個人繼續用小腦袋瓜運轉著目前找不到解答的問題。



兩人某次在校園散步,就這麼不巧的被雷重鈞抓到,還半推半就的進了雷重鈞那快倒了的萬能研究社。

江勁騰消息靈光的令人意外,才剛進社團沒多久,他就找人找到社團來,還用錢要求雷重鈞讓自己入社。

「他怎麼還追到社團啊?欸逸辰,你跟他到底…」李慕白邊吃著麵包邊轉向邵逸辰,

「我不知道,我也覺得很煩啊!」明明重活一次已經決定要擺脫他了,怎麼江勁騰還是陰魂不散?

自從被江勁騰時時盯住後,李慕白發現自己常常找不到邵逸辰,下課鐘一打,轉個身就不見人影,這也促使自己時常一個人被雷重鈞抓走。

「學長,你又要幹嘛啦?」李慕白有時候都覺得雷重鈞沒朋友,要不然幹嘛每次都到教室堵自己?

「小白目,能被我找可是你的榮幸啊!」手很自然的又搭上比他矮上一些的李慕白的肩膀。

「算了吧你,學長,你是不是沒有朋友啊?」說完李慕白的頭就被敲了一下,

「笑話,我堂堂萬能研究社的社長怎麼可能沒朋友?是我不屑跟他們一起走。」雷重鈞有自信的拍了下自己的胸膛,

「喔…」才怪,這樣一定就是沒朋友,李慕白心想。


某天晚上,李慕白讀書讀累了,本來問邵逸辰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但邵逸辰拒絕了,他怕他出門又會被江勁騰逮到,李慕白只好自己一個人走出去買吃的。

「不會吧!為什麼偏偏今天沒開啦!」李慕白看著寫著臨時休息的鹽水雞攤子,獨自崩潰了好幾分鐘。

「再往前走一下吧,我記得前面好像還有一間。」摸摸還是很餓的肚子,喃喃自語的繼續走。

「欸!站住!」

「我又不是白痴,站著讓你們追啊!」

李慕白遠遠就看到有一個人被兩三個手上拿球棒的人追跑,他默默的趕快閃到一邊,不是說自己沒有同情心什麼的,只是因為上次雷重鈞的事件,讓他不想再惹麻煩上身。

那群人越來越近,李慕白忍不住還是偷偷看了一下,不看還好,一看,

“媽呀!是重鈞學長?”

這下李慕白開始天人交戰了,今天要是換做不認識的人,自己可能還不會那麼罪惡;但現在這個可是同系的學長,雖然平常覺得他實在很煩人,但想想其實他也沒做過什麼過份的事,如果今天他真的被人打死了,自己應該會良心不安一輩子吧。

「學長,這裡!」李慕白拉著奔跑中的雷重鈞趕緊躲到暗巷裡,還好那群人跑的比較慢,沒有注意他們躲起來。

氣喘吁吁的雷重鈞定睛一看,

「唷!是小白目啊!你是特別來救我的嗎?」雷重鈞抱住李慕白,那輕浮的態度讓李慕白很想送他一拳,推開了對方,

「學長你又把到別人的女朋友了喔?」李慕白沒好氣的問,

「先說好,我這次沒有再對有男人的女生下手啊!」

「那你為什麼又被追殺?」不是調戲別人的女朋友,那怎麼又被追?難不成是仇家?

「這次還不是因為上次那些人來店裡鬧事,還傷到店裡的人,忍不住只好動手啦!」雷重鈞講的很平淡,好像是他今天動手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蛤?」李慕白懷疑自己的耳朵,這學長現在是說他為了保護店裡的人然後讓自己被追打嗎?

「蛤什麼蛤,我可是很講義氣的!」講完不忘自信的抬起頭,挺了挺胸膛。

「喔…是喔…」想不到,這個平時很痞很無賴的學長,也有這一方面啊。

「幹嘛?什麼反應?難不成我會騙你嗎?」雷重鈞的臉往李慕白湊近,後者下意識退了下,

「沒、沒有,學長…太近了」

「怎麼?害羞啊?」又是一貫的輕佻語氣,李慕白默默翻了白眼,推了下雷重鈞,

「好了,如果沒事,我要走了。」李慕白的肚子叫聲提醒他剛剛出來是為了買宵夜。

還沒走幾步就被人拉了回來,

「學長沒說可以走,你急什麼?」

「齁還要幹嘛啦?」現在就拿學長身分出來,是想壓誰?

「手機給我。」雷重鈞伸手,

「幹嘛?」

「學長說拿來就拿,囉唆什麼。」

李慕白默默把手機拿出來,嘴巴嘟的跟什麼一樣,差點都可以吊豬肉了。

雷重鈞在李慕白手機裡噠噠噠的輸入自己的號碼跟通訊軟體後,就把手機拋回李慕白手上,轉身就走。

「喂不要用丟的啦!」李慕白手忙腳亂把差點親吻地板的手機接好,卻發現對方已經的背影慢慢離開。

「什麼嘛,莫名其妙。」打開手機看了下,通訊錄跟通訊軟體裡的稱號讓李慕白又翻了一百個白眼。

-帥學長雷社長

山河几盏

【雷白】星火燎原 06—08

  
  好吧不管有没有人看我都要把这篇给发完......!
  
  01—03 04 05
  
  -
  
  这是一家古色古香的中餐厅,似乎刚开没多久。无论是紫檀色的装潢主基调,还是女店员的旗袍上以假乱真的牡丹,都散发着浓郁的东方特色。
  
  “你要点什么?”雷欧帮小白拉开木凳。
  
  “嗯——能驱寒的最好啦!”小白坐下来,凑近桌子中央的菜单,“那就这个,油泼面吧。”
  
  “OK。”
  
  雷欧点完单后回到座位,小白托着腮问道:“那家麦克斯甜汤店为什么会被封啊?”
  
  “貌似是发生了什么爆炸事故吧。”
  
  “这样啊,算了。”小白鼓起腮帮子,“可惜我从没有喝过那家你说味道很nice的...

  
  好吧不管有没有人看我都要把这篇给发完......!
  
  01—03 04 05
  
  -
  
  这是一家古色古香的中餐厅,似乎刚开没多久。无论是紫檀色的装潢主基调,还是女店员的旗袍上以假乱真的牡丹,都散发着浓郁的东方特色。
  
  “你要点什么?”雷欧帮小白拉开木凳。
  
  “嗯——能驱寒的最好啦!”小白坐下来,凑近桌子中央的菜单,“那就这个,油泼面吧。”
  
  “OK。”
  
  雷欧点完单后回到座位,小白托着腮问道:“那家麦克斯甜汤店为什么会被封啊?”
  
  “貌似是发生了什么爆炸事故吧。”
  
  “这样啊,算了。”小白鼓起腮帮子,“可惜我从没有喝过那家你说味道很nice的汤呢。”
  
  “以后会带你去的。”
  
  小白的眼神滞了两秒,然后冲着他笑。
  
  她抬起头,使劲用鼻子嗅了嗅,说:“好香啊。”
  
  “是啊。”雷欧回头看了一眼七米开外的玻璃窗后的厨房。
  
  热油与辣椒面相触碰,本黄色的油也被辣椒面染成了红色。红色不断的扩散将中心的那一团金黄伴着翠绿的地带侵略,两厢僵持。一红一金黄,夹杂着一点翠绿,翻滚着,发出诱人的香气。
  
  “感觉更饿了……”
  
  “什么什么!我看不清的说!”
  
  “那这样吧。”雷欧把视线共享给小白。
  
  于是这天店长一如既往地炒着面时,偶然间往玻璃窗外一瞟,忽然发现直线距离最远的两个小孩像见到了圣光一般如饥似渴的眼神,四盏亮堂堂的灯泡就这么直直地盯着他——锅里的食物。
  
  店长的嘴角抽了抽。罢了,每天至少都有四五个像这样的饿死鬼大驾光临,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不慌。
  
  “对了,说起来。”雷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得先问问其他人的情况。”
  
  小白饶有兴趣地向前探着身子:“啥?”
  
  “确认下某群人的安全。”
  
  在得到扎布像往常一样语气欠揍的回答后,雷欧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
  
  这时面也端上来了。老板临走前说了句:“最近爆炸事故有病毒散播的危险,上头通知我们让顾客远离麦克斯甜汤店两英尺左右的距离,避免感染,记住了啊。”
  
  “好,谢谢。”雷欧若有所思地握起筷子。
  
  “......突然觉得我有生之年都喝不到他家的汤了。”
  
  “相信我,没有任何一间店能在这座城市平安无事地杵够一个月。”
  
  “一个月?”
  
  “不不,一礼拜。”
  
  “噗——”
  
  “所以说,还是送快递这种流动的职业比较安全。”
  
  “天天在马路上开来开去的哪安全了......”
  
  “嘛...只要找到避开坠落物的落脚点就万事OK了。习惯就好。”
  
  “原来如此,雷欧也彻底融入这里了啊。啊,突然想起来,还要通知下我哥。”
  
  “对了!”雷欧把面吞下去,从热腾腾的碗里抬起头,一脸激动,“你活得好好的事第一时间就该通知小黑的!他一定比谁都高兴!说不定还会晕厥过去!”
  
  “真的吗——”小白微微眯眼,拖长音调道,“比你还高兴?”
  
  “诶?”雷欧被这莫名其妙的问题给呛到,忽然有些不知如何回答,“我也很希望你回来啊………”
  
  小白用钢叉戳着瓷盘,弯唇笑:“我很开心喔,雷欧。”
  
  雷欧觉得眼前少女的笑容明媚得让人有些移不开视线,但他还是别扭地迫使自己的目光停留在面条所剩无几的盘子上。
  
  “那个...一会儿去我家跟小黑视频通话吧,他超挂念你。”
  
  “没问题!”
  
  “真好啊,我们平时聊天也经常提起妹妹呢。该让米歇拉也和你认识认识。”
  
  “好哇,我也想见见你家可爱的妹妹!话说回来,我过些日子是不是该找份工作?”
  
  “暂时不需要吧。我可能会带你去医院检查身体,如果一切健康,那后面的事情再慢慢考虑。当然在此之前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随便提。”
  
  “哇雷欧也会如此精打细算了啊,我好感动。”小白浮夸地向后一仰,“不过——别把我当成绝症患者,至少我现在是绝对没有什么大碍。”
  
  雷欧憨憨地笑,“别取笑我啦…自我判断什么的一般都不靠谱,还是让医生诊断吧。”
  
  “好吧好吧,那就拜托你了雷欧同学。”
  
  
  07
  
  
  两人吃完面后,拍着肚皮出了中餐厅。
  
  路过麦克斯甜汤店时,雷欧让小白走外围,直接与它隔了十倍不止的距离,美其名曰防止感染。
  
  小白说:“雷欧你现在简直就是一只护孩子护到丧心病狂程度的老母鸡,真的,特别像。”
  
  折过两间航海模具店,小白的目光忽然被拐角处那面千疮百孔的墙壁吸引了去。
  
  “走走走,去看看那个!”
  
  “干嘛,这堵墙特别有艺术气息?”雷欧凑近看了看。
  
  “有个屁啦。”小白把手撑在膝盖上,弯下腰,“你看这张广告。”
  
  柠檬与海的颜色相调和的广告上,张贴着几个大字:[希特威尔逊街夏日祭]
  
  “啊,扎布先生提过的......”
  
  “礼拜天举行诶。”
  
  “是啊,真可惜礼拜天我要帮吉姆换——”
  
  “可以一起去吗?咦抱歉,你说什么?”
  
  雷欧吞了口唾沫。
  
  “——没事没事。你想去的话那咱就去呗。”
  
  至于吉姆的快递,就让它自生自灭吧。(当然这会间接导致吉姆也自生自灭。
  
  不过,“鸽子什么的,不就是用来放的吗?”——摘自扎布先生的语录。
  
  扎布先生可真是个真理之神。雷欧一边想,一边又忍不住担忧。夏日祭那晚要是碰见扎布该如何是好,毕竟前几个小时他才刚拒绝过。
  
  “太棒了!”小白欣喜地合拢双掌,眼神亮盈盈的,“我很少去人群密集的地方呢!”
  
  雷欧挠后脑勺,用余光悄悄打量着少女眯成月牙的眼睛,和温软的酒窝。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白出现开始,他看向她时的心情忽然变得莫名悸动。
  
  这是一年前从未有过的,像是某种隐晦又露骨的东西正要冲破牢笼鲜活地跳动着似的。那东西实虚不明,是诸神之义眼也看不见的深奥玩意儿,尽管所有人都没有捅破,但却真实地存在着。
  
  不过他决定暂且将这份心情搁浅起来,好好珍惜与她度过的每一秒,因为下一个瞬间她极有可能会再度消失。
  
  如果可以,他希望这件糟糕的事一辈子都不要发生。
  
  
  08
  
  
  这是一栋掩隐在钢铁森林之间的老式居民楼。
  
  绑着细蝴蝶结的皮鞋轻踩过地上的柴木,小白低头,目光所及皆是铜绿的痕迹,脚下贫瘠的土壤呈深灰色,遍布着些零零星星的尘屑枯枝,上方的天空飘游着几袅锯齿状的青烟,她缩鼻嗅了嗅,空气中有股呛鼻的烧焦味儿。
  
  可惜手头没有设备,记录不下此刻荒芜的废墟美。
  
  “这栋楼上个月被肉瘤导弹击中,前几个礼拜刚修完工,所以有点陡,小心点。”
  
  “真危险哪......”
  
  阁楼很高,折转的楼梯似乎看不到尽头。轻快的谈话声和脚步声时不时响起。
  
  “这边不属于重灾区中心,但是这边的怪物特别喜欢用右拳开炮,这栋楼偏偏正好处于怪物特区的正右方......昨天已经是拆迁队第二十八次重建了。”
  
  “......该说它生命力顽强还是幸运值为负呢?”
  
  雷欧托着下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那个...还是选前者吧。”
  
  “笨——蛋,谁要你认真回答了啊!”
  
  楼层在光的背面,此时虽是响午,仍减不去一些阴凉。小白的脖子缩进雷欧衣服的领子里,紧紧跟在他的后面。她忽然问道:“这是你第几次带女孩子回家?”
  
  “第一次。”
  
  小白耸耸肩,轻轻一笑:“很荣幸。”
  
  雷欧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红着脸道:“我从来没带女孩子回过家好吗!”
  
  “我当然知道啊!”小白有些不自然地低下头。雷欧这个白痴,搞得她也有些害羞了。
  
  你带不带别的女孩子回家跟我交代什么,你就是带男孩子回家我都管不着。这么想着,小白的表情变得眉飞色舞。
  
  “到啦。”雷欧转动钥匙,打开门,“很窄喔,做好心理准备。”
  
  小白对着门口礼貌地鞠了一躬,走进门来。她环顾房内四周,感慨一句:“宽不宽倒是无所谓,你还真是不给我夸一句房间整洁的机会啊。”
  
  “不过——”她的视线扫到零食堆和游戏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天堂呢。”
  
  “嘿嘿,我也觉得。”雷欧有那么一点点拘谨。
  
  窗外的轰炸声渐响,小白心有余悸地靠在床沿边,好奇地盯着俯下身子摆弄摄像头的雷欧。
  
  “要吃什么东西的话自己拿吧。啊不过,都是些廉价的垃圾食品,最好少吃点。”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啦。比起食品安全,我现在只祈祷第二十九次事故不要发生。”
  
  小白无比担忧地侧耳听着窗外混乱的投石声。
  
  门铃声颇不是时宜地响起了。
  
  “咦,是房东太太吗?我刚缴过房租啊。”雷欧有些疑惑,正要起身。
  
  “我来吧我来吧。”
  
  小白按住雷欧的脊背,径直走向门口,拧开门把手。
  
  随着门扉的敞开,最先侵袭她的视野的是来者一头蓝灰色的美丽卷发。
  
  “雷欧先生在吗——嗯?你是?”
  
  小白定睛一看,门前是一个娇小的女孩,头发的颜色很美,只是和蔼的脸色在看见小白的一瞬间转而冷漠。
  
  女孩向后退了一步,用生疏的语气又问了一遍:“您是?”
  
  小白被这头颜色鲜明的头发给袭昏了脑袋,面对头发主人的问题,她不知所措地说:“我?我是——”
  
  等下,该怎么称呼自己?用最官方的那套?
  
  “我是,雷欧的朋友啊。”
  
  “朋友?”女孩凑近小白,转动脑袋细细打量着她,随即皱着眉头认真道,“抱歉,我不怎么接触人,并不清楚穿上男生衣服算不算朋友之间的行为。”
  
  小白按捺住怒气,挤出一脸笑容,说道:“其实应该由我问你是谁吧?你是雷欧的邻居吗?来送鸡蛋的?”
  
  小白这才有空打量这个毫不客气的姑娘。那头特征显著的长发尾端用黛蓝贝壳高高束起,露出光洁的额头,除了骨子里淌着的一股盛气凌人以外,脸颊淡淡的雀斑也让人难以忘却。
  
  女孩低头看了下手臂挽着的一篮鸡蛋,晃了晃篮子,“算是吧。我刚搬到这里,来打个招呼不行吗?”
  
  “行,当然行。”小白依然保持着一脸不知真伪的笑容,把她邀进屋子里来。
  
  一进门就看见正在用扳手撬开摄像头的雷欧,他抱歉地笑笑:“那个,不好意思啊,摄像头貌似被重物挤压到,我现在正修呢。诶?这位是......?”
  
  “啊,你好,雷欧先生。”女孩深深地鞠了一躬,把鸡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我是住在402的菲欧雫·基列罗卡,请多指教。”
  
  “好...的,请多指教。”
  
  雷欧一脸懵逼地点头。
  
  “那我先走了。”菲欧雫转头,高马尾的尾梢拍打在小白的脸上。而她毫不自知地打开门离开了。
  
  风中凌乱了几秒钟后,小白的笑容终于绷不住,她一边抓着脸上被头发扫过的区域,一边气鼓鼓道:“真是个相处起来让人超不舒服的丫头。”
  
  “是啊……话说我还是第一次被新邻居打招呼诶,还送了鸡蛋。”雷欧放下手中的活,歪着脑袋看那篮白嫩嫩的鸡蛋。
  
  “我警告你啊,最好别吃。”
  
  “诶为啥?”
  
  “因为用脚趾头都想得着,雷欧绝对绝对绝对不是那种有女人缘的人。凡是有女人主动接近你,肯定是有目的性的!这篮鸡蛋现在可以被列为危险食品了嗯。”
  
  “这种事情请不要那么直白地说出来好吗!很打击人的啊小姐!”
  
  “哼。”小白重新坐在床边,开始思索起菲欧雫刚才的话。
  
  为女孩套上衣服难道不算是朋友间最平常的行为吗?
  
  那他们,算是什么关系来着?
  
  
  【TBC】
  
  

山河几盏

【雷白】星火燎原 05

  
  
  01—03 04
  

  -

  
  “诶诶诶?!”
  
  “嘘——笨蛋!”
  
  声音惊动了屋檐下的野猫。
  
  在接受猫星人嗷喵直叫的警告处分后,雷欧稍微收敛了惊愕的表情,内心的诧异却未褪去半分。他清清嗓子,喉咙依然有些干燥和涩意。
  
  “怎么……结界不是被......”
  
  “我刚醒来的时候也和你的反应差不多。嘛,不过比你冷静多了,干嘛这么一惊一乍的。”
  
  小白晃荡着光脚丫子,碧绿的眼睛弯成两道月牙,脸上丝毫没有雷欧所预料的神情。
  
  欣喜,懵然,亦或是久别重逢的泪水。这些老套庸俗的情节淌在她身上,实属波澜不惊。
  
  一秒两秒过去,雷欧仍是保持着仰头的姿势懵神...

  
  
  01—03 04
  

  -

  
  “诶诶诶?!”
  
  “嘘——笨蛋!”
  
  声音惊动了屋檐下的野猫。
  
  在接受猫星人嗷喵直叫的警告处分后,雷欧稍微收敛了惊愕的表情,内心的诧异却未褪去半分。他清清嗓子,喉咙依然有些干燥和涩意。
  
  “怎么……结界不是被......”
  
  “我刚醒来的时候也和你的反应差不多。嘛,不过比你冷静多了,干嘛这么一惊一乍的。”
  
  小白晃荡着光脚丫子,碧绿的眼睛弯成两道月牙,脸上丝毫没有雷欧所预料的神情。
  
  欣喜,懵然,亦或是久别重逢的泪水。这些老套庸俗的情节淌在她身上,实属波澜不惊。
  
  一秒两秒过去,雷欧仍是保持着仰头的姿势懵神地凝望着小白,像是要从她身上探寻点什么出来似的。明明消失了这么久,但她仍能如此理所当然地自我调侃,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这股自来熟,一如往昔。
  
  “盯着我干什么?”小白扯了扯自己的脸颊,瞪圆眼睛。”
  
  “没、没......”
  
  雷欧涨红脸,条件反射地摆了摆手。向后退了半步,他才感觉到大腿微痹,原来已经站了这么久了。
  
  “我知道你很惊讶,雷欧。但请相信我——我和你同样一无所知。只是我对这个事实的确认时间比你早那么几个钟头罢了。”
  
  “不过这些需要动脑筋思考的问题先搁在一边吧,我觉得你脑子该给刚才那男人给敲糊涂了。”
  
  “现在我只想告诉你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从始至终保持着嬉皮笑脸的小白切换成严肃的表情,雷欧的身体顿时紧绷成一条线。在他屏息凝视的注目礼下,紧接着小白说出了下一句——
  
  
  
  “我饿了。”
  
  “......”
  
  大姐,咱说话能别大喘气不。
  
  此时,黎明早已破晓。一束光渐渐合拢,将少女的形体边缘粉饰成暖调的栗色。她掀眸看着天上的鸟,鸟的影子掠过她白皙的脖子和肩。
  
  眼间承载下这幅游动的画卷时,雷欧陡然有些释怀。
  
  纠结于她看似无所谓的态度又如何,没发展成拥抱与煽情并驾齐驱的温情剧又如何,他们之间不需要这种桥段。只有雷欧知道这些日子里,自己对小白的缅怀在不知不觉间氤氲成烟,即便没对任何人明确提起。
  
  而现在,他的姑娘正坐在屋檐之上,吊儿郎当的姿势与一年前的墓地初遇别无两样。
  
  她被晨曦包裹得虚无缥缈,像这座城市常年笼罩着的大雾,似乎不知何时,又会化作流光溢彩的蝴蝶,触手不可及地翩然而去。
  
  天知道,他最害怕这种情况。
  
  “想吃汉堡吗?”他开口。音色与方才相比豁然不少。
  
  “杰克那家?”小白撇撇嘴,“我刚才去看过啦,竟然关店了。”
  
  “咦,不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吗……”
  
  “鬼晓得!反正我现在又冷又饿,还有丁点儿困。现在大概四点钟左右了吧?”
  
  她抱着臂弯,身体有些发颤。雷欧看着少女愈发苍白的脸色和她身上这件薄如蝉翼的白裙,张了张嘴,蹙眉道:
  
  “快下来吧,上面太凉。”
  
  “知道啦。”小白有些窘迫地向屋檐下望了望,沥青路面和路面上的少年显得那么遥远,“但是我好像......”
  
  雷欧脱口而出:“你不会不敢下来吧?”
  
  “诶?怎么可能下不来!”小白嘴上不饶人,心里却在懊恼着刚才不应该飞到这么高的地方。
  
  她一直都在高处,不为人知地鸟瞰着某个少年的日常。
  
  雷欧心系小白的身体,懒得吐槽她这一会儿捉弄人一会儿又害羞的奇怪属性,焦急地在原地打转。她以前身子就很弱,千万不能让她冻着。
  
  思虑片刻后,他大喊:“小白!你放心跳吧!”
  
  “哈?!”
  
  小白有些摸不着头脑,依然抿嘴瞪着他。这是用哄宝宝睡觉的方式鼓励她跳下来摔成二度残废?
  
  “你跳下来,我接。”
  
  少年的声线变得无比沉稳。
  
  “嗯?”小白的发丝被风吹得凌乱,思绪也乱如麻,“等等等下——你接得到吗?”
  
  “请给我的视力百分之百的信任。”
  
  “不不不你看起来一副完全不靠谱的样子真的很难说服人......”
  
  小白俯视着雷欧认真的神情,脸颊莫名有些发烫。她别过脸去,声音有些扭捏地说:“不管了,那我跳了啊。”
  
  “嗯。”
  
  “我真的跳了啊。”
  
  “好啦,快点。”
  
  小白用脚尖小心翼翼地探着屋檐的边缘,一寸一寸地挪动过去。
  
  她不知道是该伸左脚还是右脚,又或者是应该头着地?不对不对,应该是手碰地然后一个鲤鱼打滚后空翻吧?
  
  这些纠缠成一团常春藤叶的念头,让她在纵身一跃的瞬间有片刻的迟疑,但在余光中瞥到雷欧张开双臂的模样时,心中遮天蔽日的纠结顿时见天。
  
  她不曾意识到,这个温柔的少年于她,是多么特殊的存在。
  
  白裙飘动,金发缠绕,定格在这个极美好的清晨。
  
  小白猛扑过去的这股力瞬间被他刹住,停止了向前缓冲的势力。下一秒,她感觉自己被托了起来,身体紧紧地贴在他炽热的胸膛。
  
  然后是视线的交汇,也许是太猝不及防,她触电般地收回了眼神。
  
  雷欧重心不稳,踉跄了一下。但他利索地转了个身,轻柔而平稳地把小白放在地面。
  
  “看吧,我就说让你信我。”
  
  雷欧神情骄傲,像要求奖励糖果的孩子一般。
  
  小白止不住地笑。
  
  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她被雷欧强制性披上他的宽大卫衣,静静听着雷欧分析附近有哪些热汤热饮做得很赞的店家,时不时调戏他几句。
  
  他们走在曾经属于繁盛的纽约的街道上,视线辗转过忽明忽暗的万家灯火,辗转过古老的广场上觅食的白鸽子,辗转过蔓延着爬山虎的廉价寓所,辗转过叼着雪茄三头六臂的兽人,辗转过彼此,微微带点绯红的脸颊。
  
  “对了。”结束了轻松愉快的话题,雷欧低着头,缓缓开口,“比我早几个钟头是什么情况?你是刚恢复人形吗?”
  
  “人形......?”毫无铺垫地转换话题让小白有些猝不及防,随即反应过来,恬静地笑,“我不清楚哦。”
  
  “那个,能别突然这么温柔吗,我很慌啊。”
  
  “......”小白用尽平生力气白了他一眼,“讲老实话,从那小玩意儿变成现在的自己后,感觉很陌生呢。明明一直都不恐高的,但在屋檐上却怕得发抖。”
  
  “你终于承认自己害怕了……”
  
  “滚!”小白抬起胳膊肘对着雷欧的左腹就是一戳。
  
  “总之,”雷欧搓搓红彤彤的鼻子,这里昼夜温差总是特别大,“也说明你有活着的意识了吧,不然也不会怕摔下来,哈哈。”
  
  “大概——?”小白俏皮地眨眨眼,“好啦,现在勉勉强强夸你一下,刚才谢谢你接住我啦。”
  
  “嘿嘿...最近开始接些大型家具搬运活嘛,也在和布劳斯先生学习体术。啊,这家店就是我们要去的...咦?!怎么贴上封条了???”
  
  “果然雷欧靠谱的时候只有那么一瞬间呢……”
  
  冷风飕飕,钻进她的脖颈里。小白缩起肩膀,将脑袋埋在衣领处,感受着少年残余的体温。
  
  不过你的温度,我收下了。
  
  晨光熹微,光照不到少女偷笑的嘴角。
  
  
  【TBC】
  
  

山河几盏

【雷白】星火燎原 04

我就是试一试......
04

我就是试一试......
04

山河几盏

【雷白】星火燎原 01—03

  
  *槽点密集
  *关于小白如何“变成人形”也想不出个合理的解释 干脆就这么搪塞过去了orz
  
  -
  
  
  
  01
  
  
  [好久不见,米歇拉。
  
  最近过得好吗?]
  
  
  “嘁,只有这么点零钱么。”
  
  狭窄的长巷里,黯淡与深邃杂糅在一块,混沌的黑色蚕食着浅灰色青石壁上折射出的微光,将这巷子内仅存的光阴吞并殆尽。
  
  在这方被混凝土隔绝的小小空间内,碰撞与击打的嘈杂声此起彼伏,尽管随即就被街道上慵懒的爵士乐淹没。
  
  长巷的最深处,是三抹势力鲜明的剪影。
  
  一位壮硕的鱼嘴兽与黑色皮夹里的几枚铜币大眼瞪小眼,他颇为嫌弃地啐了一口道:“真穷酸啊,小子。”
  
  “这...

  
  *槽点密集
  *关于小白如何“变成人形”也想不出个合理的解释 干脆就这么搪塞过去了orz
  
  -
  
  
  
  01
  
  
  [好久不见,米歇拉。
  
  最近过得好吗?]
  
  
  “嘁,只有这么点零钱么。”
  
  狭窄的长巷里,黯淡与深邃杂糅在一块,混沌的黑色蚕食着浅灰色青石壁上折射出的微光,将这巷子内仅存的光阴吞并殆尽。
  
  在这方被混凝土隔绝的小小空间内,碰撞与击打的嘈杂声此起彼伏,尽管随即就被街道上慵懒的爵士乐淹没。
  
  长巷的最深处,是三抹势力鲜明的剪影。
  
  一位壮硕的鱼嘴兽与黑色皮夹里的几枚铜币大眼瞪小眼,他颇为嫌弃地啐了一口道:“真穷酸啊,小子。”
  
  “这点钱只够买几包香烟吧。”身材同样魁梧、全身长满眼睛的怪物将手指关节掰响,上百只眼睛的视线转到角落里少年身上。
  
  身穿黑白相间卫衣的少年瘫倒在地上,脑袋疲软地倚靠着墙壁。
  
  凌乱蓬松的一头棕红发,左脸颊处刚被一拳头招呼后的红肿痕迹,眼骨下的淤青,以及衣服上混杂了泥土的血渍,都让他凸显得如此狼狈不堪。
  
  少年低低地垂着脑袋,青石壁背面洒下的斑驳阴影笼罩着他白皙的面庞,让人看不清是何表情。
  
  “走!”
  
  两个壮汉踩着一地的土屑,相伴而去,只余下一串混浊的咒骂。
  
  猩红裹在汽油味中似将发酵,摩托车声从近至远渐弱。
  
  逐渐归入阖静。
  
  半响,少年在确认他们彻底离开之后,稍微试探性地挪动了一下手臂,手掌抵着地面强撑着站立起来。
  
  用手背麻利地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痕。左嘴角似乎有轻微的开裂,幸好都是些小伤。
  
  他随手拍拍上衣较显眼的脏物。至于藏匿在衣褶暗处的尘埃,尽管他能够轻松看得到,却懒得去擦拭。就像这狭窄黑暗的深巷里,又有多少人会注意到发生在里面的一场碾压式斗殴。
  
  察觉到主人的动作,白头黑面的音速猴子敏捷地从雷欧立起的衣领里跳出来,匍匐在他的肩膀上,咕噜噜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没事的,索尼克。”
  
  他的声音总是如此爽朗。
  
  
  02
  
  
  [哥哥我啊,今天也过得很好。
  
  所以完全不用担心。
  
  这座城市很有趣,被抢劫什么的才不会发生啦。
  
  呃不过......来这里旅游的话我一定会给你买件加厚防弹衣的。]
  
  
  03
  
  
  “幸好,幸好,他们没有发现我藏在衣领里的钱。”雷欧一边说,一边迈开腿走在巷子里,“当时撞在墙上的时候还以为会暴露呢,一定是你帮我盖住钱了吧,索尼克。”
  
  索尼克“叽”地叫了一声。它衷心为自家主人的乐观感到高兴。
  
  “要是这些钱也被抢走的话,这个月就没法寄钱给米歇拉了。”
  
  “叽叽叽叽叽。”
  
  “啊......这么晚了啊。”
  
  昏澜的夜空终是撕开了鱼肚白的裂痕,突兀地掩映在海市蜃楼般虚渺的楼层之间,堪堪泛起几颗星。
  
  交错的电线切割着天幕,上面停驻着几只乌鸦。
  
  雷欧仰头望着邈远的天,那双总是噙着笑意的眼睛里,此刻也莫名地掺上了三分寡淡。
  
  很久之前......好像并没有很久,他也和一位少女在与今天如此相似的夜晚下约会,坐在相隔两三米的同排阶梯,大屏幕上播放着完全不适合约会观看的喜剧电影。
  
  少女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上的电影,渐渐入了迷。他偷睨着身旁的心上人,不经意间红了脸。
  
  良久,在众人稀稀拉拉的笑声中,她清澈碧绿的双眸中忽然溢出泪水来。
  
  徘徊于躲闪视线间的感情被一行眼泪捅破。
  
  少女不动声色地缩短了他们的距离,脑袋温顺地靠在雷欧的肩膀上。
  
  她说,雷欧是个好人呢。
  
  那时候的她,安静而热烈,像是黑眸中的玫瑰。
  
  雷欧缓缓低下头,思绪随着收拢的视线被拉扯回现实。
  
  也许距离她消失的那一天,真的过了很久吧。
  
  即便日复一日的光阴冲刷着嵌在骨子里成千上万的回忆,这座危险系数超标的混乱都市每日发生的事故也让他短暂性地忘却某个人,可记忆乍现的感觉却依然如此强烈。
  
  是的,这座城市里谁都可以将那位名叫小白的少女遗忘,唯独他不行。无论被动还是主动。
  
  “叽叽叽?”
  
  雷欧回过神,愕然地看着肩膀上一脸担忧的索尼克,才缓缓舒展开一如既往的阳光笑容。
  
  “我们去喝点东西吧,索尼克。”
  
  磨损严重的黑色板鞋不紧不慢地摩擦在水泥地面,偶尔被气流掀起的几片枯黄枫叶跳蹿起来。
  
  挂着流光招牌的异国酒馆在凌晨仍不熄灯,墙壁上用油漆喷洒而成的涂鸦和脏话连篇的英文早已晒干,鳞次栉比的欧式建筑消融在黎色的天际。
  
  雷欧一如既往地走在这条熟悉的街道上,时不时有几个非人类生物以犄角旮旯儿的方式从眼前走过,然而在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居民的眼中,这一切只不过是异界与现代交汇的世界中再寻常不过的场景罢了,只管照单全收。
  
  在前边的不远处,他已经看到了目的地。
  
  
  【TBC】
  
  

日間習作

【血界战线||雷白】trick or treat

ATTENTION:

乱写/OOC/臆想脑洞/雷白、麦克白兄妹

——————————

Trick or treat


.0.

“不笑一下吗?”

拿着相机的Leonardo偏过头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女,而对方则是不大高兴似的拿手在头顶打了个小屋蓬,扁着嘴说,“好热。”

夏天的城市如同永远不会燃尽的烟火,四处炸开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却又始终保持着那样惊人的闪闪夺目的模样。

“对哦,已经是夏天了啊。”Leo后知后觉地发出了感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惊讶,他甚至少见地完全睁开眼睛。于是盛夏绿色的气息争先恐后地铺满他的视界,它们融化在所有他所能捕捉到的光里,简直就像是要

ATTENTION:

乱写/OOC/臆想脑洞/雷白、麦克白兄妹

——————————

Trick or treat

 

.0.

“不笑一下吗?”

拿着相机的Leonardo偏过头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女,而对方则是不大高兴似的拿手在头顶打了个小屋蓬,扁着嘴说,“好热。”

夏天的城市如同永远不会燃尽的烟火,四处炸开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却又始终保持着那样惊人的闪闪夺目的模样。

“对哦,已经是夏天了啊。”Leo后知后觉地发出了感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惊讶,他甚至少见地完全睁开眼睛。于是盛夏绿色的气息争先恐后地铺满他的视界,它们融化在所有他所能捕捉到的光里,简直就像是要把眼前的那位少女翡翠色的眼睛偷偷藏进怀里一样。

于是他的视线像是小狗一样笨拙地跟着那双绿眼睛亦步亦趋,直到对方感到莫名其妙地回过头来看他,才害羞地重新再眯起来。

 

.1.

在街头偶遇是春天最后的故事了。

经过漫长的别离之后,重逢反倒是有了那么点合情又合理的意思。

当时少年瞠目结舌地隔着马路看着百无聊赖地蹲在路边如同哲学家一般的少女。

小小的孩子从她边上跑过去,带起的风就这样无情地把她金灿灿的头发全吹到了她的脸上。于是她烦恼地整理着被吹得乱糟糟的金色长发,还不忘生气地对着那个孩子扮着鬼脸,她吵吵嚷嚷又笨手笨脚,不甘心地跳起来,却又差点被不知从哪里摔出来的侧翻的卡车撞到。

然后她像是一只惊觉的白色的大猫一样踮着脚尖胡乱地闪避着那飞溅出来的滚烫的零件,脚步却优雅又熟悉得叫人忍不住鼻子发酸。

而这时候,少女突然得到了什么感应一般猛地扭回了头。

“White——!”

“Leo——!”

他听见她的声音那么嘹亮,清楚得像是一场近在咫尺的超新星爆炸。所有的尘埃以她为中心向着广阔无垠的宇宙散开,它们窃窃私语,却又神神秘秘、绝不透露给一颗其他的星星。

他是唯一的见证人,在全世界叽叽喳喳的狂欢里,一个人高兴得眼眶鼻子红成了一片。

然而不管怎么样,在故事的最开始,少年见到了少女、少女重逢了少年。

 

.2.

“所以说,大概是真的完全变成幽灵了吧。”White在完全上夸张地加上了重音。

对于自己重新出现在街头这样的事情,本人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太过确切的想法,只是现在唯一可以知道的情报就是——的的确确只有Leonardo可以看见自己了。

“总觉得有种恶作剧被抓住的感觉了。”

“可是光是一直恶作剧,也会很寂寞的吧?——就像是万圣节,如果摁了门铃却发现对方家里面并没有人,这样要不到糖果,也会觉得很扫兴吧?”

“……”White皱起了眉头,“唔……”

被对方纤细的手指戳着面孔,虽然并没有太过清晰的感受,Leo却依然乐不可支地呵呵笑了起来。“痛啦痛啦。”

“笨蛋。”White这样撑着地面长叹了一口气,带着笑意,又自言自语一般地重复道,“Leo是个笨蛋。”

“哈哈,被发现了。”Leo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是现学现卖的。”

“嗯?”

“刚刚说的。”

White的脸上有露出来一个笑容,长长的金色的辫子从肩膀滑到地上去。

“我就知道。”

 

.1.

大概是因为彻底把力量换给了这个城市庞大的结界,所以不知什么时候,她也自然变成了结界的一部分。

不同于之前的[存在]着的幽灵,如今的White彻底变成了一个缄口不言的秘密。

然而也是因为如此,这个结界中的一切她都清清楚楚地知晓。

所以当Leo拿出Black从国外术士研究会寄回来的明信片时,White只是平淡地哦了一声,然后又转开了眼睛。

Leo百思不得其解,反复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任性的幽灵到底在在想些什么——毕竟哪怕是神明的义眼也无法看见不在自己视野之内的那位少女轻快地跳过一辆又一辆车的车顶时候的模样。

“要不要拍个照片给Black?”

“不要啦,他肯定看不见啦……”

“重要的事情不一定要看得见嘛。”

“那干嘛露出一脸‘啊、完蛋了、说错话了、死定了’的表情?”

“……White小姐,是在下的错!”

“那要好好拍哦。”无法再次亲自拿起照相机的幽灵小声地说。

 

.0.

等Black再回信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冬天的事情了。

那时候城市里正流传着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幽灵的都市传说,那些调皮地喜欢在某个街角乱涂乱画的孩子的脸上总会被一团绵软的白雪击中。堕落王对于这样温和的传言兴趣缺缺,成天和偏执王两个人一道胡作非为。

于是城市度过了一个熊熊燃烧着的灿烂的冬天。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不起眼的都市传说,等到第二年的春天Black再一次收到Leo寄来的照片的时候,那个街角依旧保持着整洁又清爽的模样,白色的猫咪温暖眯着眼睛慵懒地躺在阳光下面,祖母绿的眼睛里似乎隐约有黎明的倒影。

Black好笑地看着那张空荡荡的街景,然后没头没脑地突然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END

别野
听说……跳票战线最终话快要出来...

听说……跳票战线最终话快要出来啦ヽ(✿゚▽゚)ノ

听说……跳票战线最终话快要出来啦ヽ(✿゚▽゚)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