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雷艾玛

13.9万浏览    1527参与
Unit1

看到喜欢的女生犯困时帅哥会……?

看到喜欢的女生犯困时帅哥会……?

想有进步的无名小菜鸡
今天的摸鱼……本来是昨天就想画...

今天的摸鱼……本来是昨天就想画的了……但是太难过了真的太难过了

今天的摸鱼……本来是昨天就想画的了……但是太难过了真的太难过了

🌿林本无缘

【岛雷艾】失败恶作剧

“繁星闪烁,银河迷人。我知道在那一刻我便输得彻彻底底——我想你了。”


#双向暗恋设定


#现代pa,三人同居设定(虽然诺曼人在美国)


#bug有


——


夏天是炎热的,但这也阻挡不了艾玛渴求自由的心。她那天写下了张便签贴在冰箱上,告诉雷不用为自己担心——她保证在一个星期内就回家。随后自己一个人拎着个行李箱,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乘上了开往海边的列车。她只带了一部手机、为数不多的现金、几件换洗衣物和几本杂志。什么也没有准备,也什么都没有计划,连车票都是临时买的。她就这样在车上待了将近五六个小时,等待前往一个陌生的海滨城市。


艾玛看着车窗外仿佛永远不变的景色,突然有点...

“繁星闪烁,银河迷人。我知道在那一刻我便输得彻彻底底——我想你了。”




#双向暗恋设定


#现代pa,三人同居设定(虽然诺曼人在美国)


#bug有



——



夏天是炎热的,但这也阻挡不了艾玛渴求自由的心。她那天写下了张便签贴在冰箱上,告诉雷不用为自己担心——她保证在一个星期内就回家。随后自己一个人拎着个行李箱,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乘上了开往海边的列车。她只带了一部手机、为数不多的现金、几件换洗衣物和几本杂志。什么也没有准备,也什么都没有计划,连车票都是临时买的。她就这样在车上待了将近五六个小时,等待前往一个陌生的海滨城市。




艾玛看着车窗外仿佛永远不变的景色,突然有点小后悔。也许她不应该瞒着雷偷偷溜出来透透气,或者说至少也应该和吉尔达或是诺曼说一声。但她一想到吉尔达那副成天为她操心的样子,亦或者是那位早早就赴美留学的天才朋友,也就只好无奈地打消了这个念头。艾玛打开手机,期待着会有谁发现她的失踪——但令人失望的是,除了几条垃圾短信,其他谁也没有发来一条短信或是打来一通电话。群里日常在打招呼,各自聊天地快乐,好像谁也没有在奇怪为什么平日里话多的艾玛在此刻安静如雷。




一说起雷,艾玛的火气就更大了。在第68次争执后(虽然基本都是艾玛单方面认为的),艾玛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在这个夏天干票大的——她要在雷的面前人间蒸发一星期,让雷也知道什么叫“担心”。可是终究是她于心不忍,还是在冰箱上贴上了小纸条。看着空空如也的未读信息和未接电话,艾玛意识到这简直是个天大的错误决定。她就应该什么都不留下,一个人悄悄走掉,然后看着雷焦急的短消息在手机的另一头暗自窃喜。最后等她玩够了,再回到家里对雷说“什么啊,我只是出去玩了几天,你就担心成这样了啊——”




啊,失策,简直是天大的失策。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覆水难收,难道她要再坐几个小时的列车回去然后和雷解释这一切都只是她一个人心甘情愿的失败恶作剧?怎么可能嘛。艾玛有些赌气地想着,既然他不来找我,那我就顺着去好好玩几天,再和他好好炫耀这几天看到的美景——她突然意识到,雷好像还没去过海边。这不就行了吗?既没有失面子又能大肆炫耀一番的两全其美的办法。




于是她好心情地在车上睡了个回笼觉。等到她醒来时,列车也正好到终点站了。她拖着那个没什么重量的旅行包,找了家餐馆草草解决了午饭。随后她又坐着大巴车花了三个小时才来到了在列车上临时约好的民宿,就在离海不远的地方。虽然不如想象中的大,房间风格也很古朴简单,但是环境优美,而且价钱还便宜——毕竟她本来预算也不多。能租到这样的房,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小姐是一个人吗?”




“啊?啊,是的。”




房东是个年纪稍大的女人。她告诉自己晚饭还需一会儿时间,趁着这会恰好可以去海边欣赏傍日余晖。于是她谢过了房东,将行李箱放在房间里就出了门,凭着自己的第六感连蒙带猜地来到了海边。




海风轻拂过她的脸庞,带着点大海的咸涩腥味。她把鞋就脱在一旁,然后光着脚走在软绵绵的沙滩上,整个人轻飘飘的好像没什么实感。表面的细沙还带着阳光的温度,踩下去后接触到的却是有点潮湿的,阴凉的湿沙。她朝着浅海处走去,海水一下一下地浸没过她的双脚,意外的冰凉。她向大海望去,那里一望无际,天和水在极远处相互交融着。




夕阳也正毫不吝啬地在此刻展示它瑰丽的美。橙红色的彩霞围拥在金色的落日旁,而稍远处的天空却被肉粉色与灰黑色的彩云覆盖。其间星星点点的湛蓝填补着晚霞间的空隙。艾玛将手伸进了被染成暗橙色的海面,试图捞起那橙色,却只看到透明的海水从指缝间漏出,随后归于大海,再次呈现出那诱人的暗橙色。




艾玛突然觉得有些寂寞。这里不是什么热门的旅游景点,此时此刻陪伴她的也只有几只偶尔飞过的归鸟。她开始想念自己的朋友,想念为她成日操心的吉尔达,想念在太平洋另一边的诺曼,想念安娜,想念冬,想念妈妈。她甚至还想念那株刚养没几天的凤仙花。




她最后想到了雷,这个总是沉默在一旁不愿意参加集体活动,又喜欢寻她开心的雷。她瘪了瘪嘴,昨天是因为什么事才和他吵架的?似乎是前几天他淋雨来接自己导致感冒的事。




“雷也太不关心自己了!虽然没有多少路,但是雷怎么可以淋着雨跑来接我呢?要是你因为这样感冒的话,我可是会很内疚的。”艾玛那天看着全身湿漉漉的雷,心里不由得紧了一下。她拿出纸巾替雷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看着对方一脸知错不改的样子,又赌气似的补了一句:“还会惹我生气的。”




雷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实话,他也完全没有料到自己这次会犯那么大的错误,看到天下雨居然想都没想就拿着伞跑到了艾玛和朋友们聚会的地方。也没有考虑艾玛是否会打车回去,也没有考虑她是否会和店家借伞,就这样大脑一热就带着伞跑出了门外,直到冰凉的雨点打在他身上时才意识到了自己的举措是多么的可笑。




“这样鲁莽的举动完全不像是雷的作风。”




与她一起聚会的朋友们已经打车回去了,若大的包厢里此刻只剩下了艾玛和雷,显得有些空旷。艾玛看着雷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心底里又蹿起了一团无名火。




“怎么回事,雷?”




“我……”




雷能明显感觉到艾玛已经生气了。可是他要怎么和她解释?难道要和她说“妈妈在前几分钟看穿了我喜欢你并且头头是道地向我一步步剖析前因后果然后导致我一个头脑短路,想都没想就拿着伞朝你跑去企图压制我心中的不安”这种话?怎么可能啊。所以他打算什么都不解释,低声说了句:“我很抱歉。”




艾玛也没有想到雷会直接和她道歉。她看着雷已经有些泛红的脸,还以为是他发烧了。于是到口的话又被她咽了回去,急忙忙地出了饭馆打了车,将还有些不在状态的雷推进了车里。湿漉漉的雨伞被放在了两人中间,他们就这样一路无言地回到了家中。




第二天的雷没有感冒,第二天的他们又喜闻乐见的吵了一架。于是艾玛就偷偷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想着给雷一个教训意义的恶作剧——因为他的不冷静、因为他的欲言又止,因为他一次又一次对自身的毫不关心。




黑夜替换了白天了,橙红色的彩霞全部染上了夜色。微微泛凉的海水浸没过她的脚踝,她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也许是一个白天的相安无事,也许是前几天雷不对劲的眼神,总之,她发觉雷似乎已经预测到了她会这么做。




糟了。




“客人啊——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




老板娘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她一回头,满天的繁星映入眼帘,就连银河也在心头倾泻。





晚饭准备的是具有本地特色的海鲜料理,艾玛好心情的多吃了一点。她上楼回了房间,一个人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不动。许久,她又看了看手机,依旧没有人发现她已经消失了一天。她闭上了眼,静下心来理了下思绪。突然,她像是意识到了些什么,急忙起身打开了行李箱。




箱子里多了一个青色的柠檬。




艾玛拿起那个还没有一个拳头大柠檬,发现其背面被刻了一串小字:eat it.她确信这是来自雷的,尽管在小字的下方还有一个似笑非笑的小表情。他刻的很轻,被划过的地方已经被氧化成了深绿色,在周围青色的衬应下显得有些突兀。




“幼稚死了。”




艾玛轻笑了几声,随后向老板娘要了把水果刀,毫不留情地将柠檬一切两半。青色的果皮下藏着淡黄色的果肉,柠檬的香味在鼻尖萦绕。她小小地抿了一口,有些刺激的酸味一下子在唇齿间扩散开来,接着又久久停留在口中,慢慢变淡,最后仅留下丝丝缕缕淡淡的苦味。




她突然有点想哭,又有点无奈。她将这些全部怪罪于柠檬的酸味。她和雷之间向来不需要太多言语间的表达,一个眼神、一个点头、一些暗示,就足以表达千言万语——她知道雷已经向她服软。只凭一个柠檬就得出这点实在是无厘头,可就算他不这样做自己也在看见星河的一瞬间就决定原谅他。她想,爱本身不就是不需要理由的吗?




她打电话给了雷。电话通的那一瞬间谁都没有讲话,时间仿佛就此停止。




“雷?”




“我在。”




“我今天去看海了哦。”




“嗯。”




“我还吃了海鲜大餐。”




“嗯。”




“你的柠檬难吃死了。”




“嗯。”




“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艾玛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她听到电话那头的雷像是轻叹了一声,又像是长舒了口气。




“艾玛,我想你了。回家吧。”




于是这场毫无悬念的恶作剧便以艾玛完败落下了帷幕。




高中生鸽探咕藤新一

不好意思我来占tag宣传了……过几天删。
是之前的贴纸和团子,这是预售。

另外要说明的是,因为这次不为盈利,所以价格已经在不亏本的情况下尽量接近成本了,加上打样和寄售的费用,我可能自己还会垫一点。

大概是预售多少印多少?

不好意思我来占tag宣传了……过几天删。
是之前的贴纸和团子,这是预售。

另外要说明的是,因为这次不为盈利,所以价格已经在不亏本的情况下尽量接近成本了,加上打样和寄售的费用,我可能自己还会垫一点。

大概是预售多少印多少?

81194

终于 画完了雷艾的ELECT!!别问我这段时间在干嘛我在爆肝【?】

本手书为手描手书 音乐选段\n原作号sm32634032\n原作者名 : ねこは\n手描为雷艾ONLY KY禁止立即出货!感谢观看XD

终于 画完了雷艾的ELECT!!别问我这段时间在干嘛我在爆肝【?】

本手书为手描手书 音乐选段\n原作号sm32634032\n原作者名 : ねこは\n手描为雷艾ONLY KY禁止立即出货!感谢观看XD

蚩尤彳亍

试阅片段,

长文仍在施工中。

试阅片段,

长文仍在施工中。

鸠日

一直想画的一个脑洞

大概是艾玛消失很久之后独自在七墙徘徊的雷,bgm是古川P的girlfriend 

一直想画的一个脑洞

大概是艾玛消失很久之后独自在七墙徘徊的雷,bgm是古川P的girlfriend 

分子重结晶

做了粗制滥造的第二个雷艾手书

依然这个手书cp意味没有上一个那么明显。

甚至前一半全都是艾玛中心,后面才有雷。

——我想展现的是,艾玛所经历的困难和她从一而终的坚强,以及女孩向上飞翔时,有个少年逐渐成长,最终坦然笑着做她的后盾和翅膀。

你想看便看,你想闯便闯。
阅尽千帆,踏遍海浪,我们终会成长。
我会记得你曾经彷徨无助抑或是倔强的眼神,你也记得我少年的模样。

「我们都曾是少年」

做了粗制滥造的第二个雷艾手书

依然这个手书cp意味没有上一个那么明显。

甚至前一半全都是艾玛中心,后面才有雷。

——我想展现的是,艾玛所经历的困难和她从一而终的坚强,以及女孩向上飞翔时,有个少年逐渐成长,最终坦然笑着做她的后盾和翅膀。

你想看便看,你想闯便闯。
阅尽千帆,踏遍海浪,我们终会成长。
我会记得你曾经彷徨无助抑或是倔强的眼神,你也记得我少年的模样。

「我们都曾是少年」

-无常耶-

【岛雷艾/脑洞】病房194号.

*ooc预警

*依旧短篇,病雷出没(你

她其实一直不太喜欢医院的味道。

消毒水的味道。棉花的味道,输液室内的味道特别地令人头皮发麻。药物的味道。偶尔响起的「滴滴」声,传播着什么,重复着什么。

一向是在医院中充斥着的味道,尤其地奇怪,没有安全感。淡淡的隔离的感觉,莫名的冷。

那味道像开了一晚上的空调,极干,极燥,也极不友好。一种极其单调的味道在她推开门之时就一股脑扑向她,然后却是粗暴地把她一把推开了,它在以这种没有规律也没有人情的方式告诉她,这就是她某一天终将要到来的地方。

而这就是真正让她感觉到不安的根源。那味道最浓烈的地方——

194号,病房。

「吱呀」一声,她推开了门。...

*ooc预警

*依旧短篇,病雷出没(你

她其实一直不太喜欢医院的味道。

消毒水的味道。棉花的味道,输液室内的味道特别地令人头皮发麻。药物的味道。偶尔响起的「滴滴」声,传播着什么,重复着什么。

一向是在医院中充斥着的味道,尤其地奇怪,没有安全感。淡淡的隔离的感觉,莫名的冷。

那味道像开了一晚上的空调,极干,极燥,也极不友好。一种极其单调的味道在她推开门之时就一股脑扑向她,然后却是粗暴地把她一把推开了,它在以这种没有规律也没有人情的方式告诉她,这就是她某一天终将要到来的地方。

而这就是真正让她感觉到不安的根源。那味道最浓烈的地方——

194号,病房。

「吱呀」一声,她推开了门。

今天穿的是裙子,裙摆很长,拖地,似乎一脚踩下去就会踩着的感觉。于是她提起裙摆踮脚走进去,手摸索着碰到门边的开关,摸准了之后按下去。开关发出细小的「咔哒」的声音,下一秒整个房间都变成明亮的白色。

她注意到黑发男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观察着她的举动。装作不经意地转过头去关门,在转身的刹那听到他低沉的一声:“过来。”

“什么事?”她走到病床边,露出没有意识的笑,“话说你是明天就能出院了吧,病友A?”

“是啊,是啊,托您的福。”话虽如此,男子的脸上却不见任何表情。

她依旧带着无意识的笑容。三个月前她在这里见到了他,那时候她还是作为“亲属”来看护那时还安顿在他床边的「弟弟」。同病房的是一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少年。她向他介绍,自己叫Emma,问,他叫什么名字。她记得很清楚,她向他提问的时候,穿着病服的男子就那样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然后极快地避开她的目光,缓缓地说了句:“那就叫病友A罢。”

他极瘦,她见过他从袖子里露出来修长的手。整个人就单单是套着一件不合身的宽大的条纹病服,瘦削的身形也能轻易地一眼看出。人也冷得露骨,不爱说话,只是时常像她一样露出无意识的笑。

遗憾,「弟弟」的尸体早在一个月前就火化了。

那时候她的耳朵还用绷带包成粽子样,一刻不停地流着血。她提前来收拾东西,他看着她忽然就蹦出一句:“你没什么反应啊。”她稍稍抬眼看他,什么也没有说。

然后他微微笑,眼光里带有病态的欣赏。他说,“有趣,我喜欢。”

有趣,她也这么觉得。双手沾满同伴的鲜血。

于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自动自觉地做起了志愿者的工作,每天帮医院的人查房。最后一个来的永远是149号,然后就和他聊聊。他不知道她为什么来,但是他喜欢看到她脸上无意识露出笑容的样子。那种笑容会带给他绝望感,他喜欢。“Emma的确是很有趣。”

“你的耳朵,还没好?”他饶有兴趣地问。

“就算是好了,也懒得拆掉。”她一边低头收拾他随意丢在柜子上、枕头上的书,一边回答,“A,你真喜欢看书。”

“是啊,我是很喜欢。”他微微笑。然后勾勾手指示意她凑过来。她很听话地过去,然后被他一把拉住,拖到他身前。

“什么?”她抬头看他,她倒不讨厌他这样做。

他脸上依旧挂着笑,然后凑到她耳边,一字一句地说:

“Emma……你信吗,其实我——很快就要死了。”

她冷静地推开他,“骗鬼。”

“真的,信我。”

“不是吗,明天就出院了。”她没有犹豫地抓住他的手,“别乱说话。”

“为什么不想我死?”他笑着问她,“我死了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你说过,我的这个样子,你很喜欢。”

他看着她:“是啊,我说过。”说到一半,他忽然停下来,“Emma,我好像真的挺喜欢你的感觉。”

她愣了一下,然后笑:“喜欢我?”

他点头,“嗯。”

“那就好好休息,明天要出院了我再来帮你收拾东西。”说完,她起身要走。

他依旧坐着,没有动。

她的确不知道到现在为止他对于自己来说是什么。

仅仅三个月而已,他和她相处的时间。
要是这都能培养出感情来,那太荒唐了。

尽管心里这么否决了,她依旧不大明白自己的意思。她摇摇头,始终人的情感是很廉价的。

第二天凌晨她推门进来,看到他还像昨晚那样坐着,眼睛定定地盯着她。

“居然还没死。”她调侃。

他不满地反驳,“因为你不相信。”

这是她第一次见他这样。她走过去,她知道他想做什么。他拉住她的衣袖,低声说:“待会,你和我一起走。”

“和你?”

“对,和我。”

她哭笑不得:“你想干什么啊病友A。”

他开玩笑道:“和你一起死。”

“啧。”她蹲下身帮他收拾他要带走的东西。他像往常一样拉住她,直接一把拉在怀里。她不满地蹇了蹇眉,没来得及推开他,然后感觉到他低下头来,嘴唇触及到她的唇,然后吻下去。她感觉到他嘴里喷出来的热气。嘴唇被咬着,挣扎不开。

过了大概一分钟他放开她,她刚想起身,却又被拉住。“还想干嘛。”她轻声问道。

“Emma,相信我,我是将死之人了。”

她愣了愣,看向他。他定定地望着她,神情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突然有什么哽在喉咙里,使她好久才开口,听到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发涩:“……真的?”

他没有回应。

“……再等等吧。”

良久,他说。

“我学过医,我知道很多方法,你的病是可以治好的。”稍稍缓了缓,她对他说。

他摇摇头,“不行。根源在这里。”他指着自己的心脏。

“心脏?”

“嗯。”

“那么,我和你才认识了三个月,为什么会动情。”她指着他的心脏。

他笑,“因为你的样子,很有趣。”

“你很坚强,我没见过你哭。”他又说。

“仅仅因为这个……?”

“是啊,不过要是我反过来问你,你为什么动情?”

“我有说过我喜欢你吗。”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她看着他说。

他笑了,伸出手摸了摸她的一头短发,“因为你刚才虽然潜意识里想躲开,身体却很诚实。”

她没有回话,静静地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我会治好你的病。”她说。

他摇摇头:“艾玛,你不懂。”顿了顿,他又继续说:“我离出院还有好久呢,之前骗你了。你是等不到的,除非——”

“什么啊?”

他露出一贯病态的笑容。

“你也和我一起死。”

“不行。”她无情地一口拒绝。“因为我已经死了。”

他笑,“那么我不也是么?”

“我不想看着别人离开。”

“如果是我的话,你不会破例吗?”

她沉思,“会。”

“怎么样?”

“活的时候和你一起好好活着。”

“然后呢。”他继续问,眼角勾起笑意。

“我不说了,你说。”

他微微一笑,往常一样勾起手指。她听话地俯下身去,下意识扣住了他的手。他握住她的手,凑到她耳边,低声说:

“……死的时候……要埋在一起。”

【tbc.】

小锦鲤🐠

【岛雷艾】最近好喜欢雷写的书啊

我来了,带着水的一批的论坛体

是群里小伙伴们的脑洞!捏他了一点玛蒂尔达


感谢观看


------------------------------------


主题:最近好喜欢雷写的书啊


体感雷应该算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了吧,小时候一直读不懂,只喜欢他的儿童文学,感觉脑洞很大,很有意思,前几天因为打折在网站上面买了一本他的书,才发现他竟然这么厉害,又去买了几本,太厉害了,怪不得那么多人推荐

№0 ☆☆☆= =


不用应该,是就是,楼主你去看看前些年的伟人投票,文学界第一稳稳的

№1 ☆☆☆= =...


我来了,带着水的一批的论坛体

是群里小伙伴们的脑洞!捏他了一点玛蒂尔达


感谢观看


------------------------------------


主题:最近好喜欢雷写的书啊

 

体感雷应该算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了吧,小时候一直读不懂,只喜欢他的儿童文学,感觉脑洞很大,很有意思,前几天因为打折在网站上面买了一本他的书,才发现他竟然这么厉害,又去买了几本,太厉害了,怪不得那么多人推荐

№0 ☆☆☆= =

 

不用应该,是就是,楼主你去看看前些年的伟人投票,文学界第一稳稳的

№1 ☆☆☆= =

 

我超级喜欢雷!!!!!!特别是伊莎贝拉系列,看一次哭一次

№2 ☆☆☆= =

 

我也觉得雷脑洞真的好大,查了查履历感觉充满BUG,简直令人怀疑是穿越过来的,这样完美优秀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3 ☆☆☆= =

 

说起来,我记得小学课本上面还有雷的小短篇吧,全文背诵警告

№4 ☆☆☆= =

 

回复№2 ☆☆☆= =

我也喜欢伊莎贝拉系列!!伊莎贝拉在新世界真的好看,联系一下背景,笑着笑着就忍不住哭了

№5 ☆☆☆= =

 

伊莎贝拉的原型是雷的老婆艾玛,用了雷妈妈的名字,可以说是糅合了他一生中最爱的两个女人的角色了

№6 ☆☆☆= =

 

看到标题忍不住点进来了,老师的结课作业是写一篇与雷相关的论文,看了看介绍估计全部都看完来不及了,请问有好心人推荐几本吗?

№7 ☆☆☆= =

 

其实我比较喜欢星期五不会发生死亡这类的,感觉他的黑色幽默细思恐极,而且他有时候好刻薄啊,一针见血,爱了

№8 ☆☆☆= =

 

推荐肯定是伊莎贝拉系列啊,代表作,伊莎贝拉在孤儿院,伊莎贝拉在避难所,伊莎贝拉在金色池塘,伊莎贝拉和七面墙壁,伊莎贝拉在新世界,看完就差不多了,好看的,我当时一口气读完,还觉得很不过瘾

№9 ☆☆☆= =

 

如果打算写人物形象分析,找几个译本看看,别买猫头鹰出版社的,翻译烂的一批,遣词造句分析最好还是看原版,网站有免费公版书,写生平记事,可以看相关传记,我个人安利艾玛的那个人,用词都很简单但是特别真诚,实在看不进去就看电影吧,伊莎贝拉系列都不知道被翻拍过几次了,还有几个传记电影

№10 ☆☆☆= =

 

上条字数被限制了,伊莎贝拉系列我比较推荐第三版,女主是薇薇安,从小时候拍到大,人生中最好的岁月贡献给了这部电影,男主雷斯理选了弗雷迪,两个人的化学反应非常有意思

№11 ☆☆☆= =

 

回复№6 ☆☆☆= =

哇,这么一想真的好浪漫,雷和艾玛真的神仙眷侣了,一个历史学家、人文学家,另一个文学家,我初中的时候好像在外文考试的阅读中看过对他们生平的介绍,真的太强了,果然优秀的人会选择和优秀的人在一起

№12 ☆☆☆= =

 

楼上真大佬

№13 ☆☆☆= =

 

传记电影我觉得格蕾丝玫瑰很好看啊

№14 ☆☆☆= =

 

是回,我记得好像还有个音乐剧来着?不太确定是不是,记得好像是一对夫妻创作关于一个小女孩的故事,就记得舞美和音乐水平超级高,旋律洗脑

№15 ☆☆☆= =

 

格蕾丝玫瑰除了主演们好看还有别的能吹吗?【暴言】

№16 ☆☆☆= =

 

回复№11 ☆☆☆= =

谢谢!!我这就去看!!

№17 ☆☆☆= =

 

推荐格蕾丝玫瑰的……是不知道这剧的制作组和雷和艾玛的后人闹翻了吗……

№18 ☆☆☆= =

 

When I grow up~

I will be strong enough to shoulder theresponsibility~

扮演伊莎贝拉的小女孩太可爱了

№19 ☆☆☆= =

 

格蕾丝玫瑰就算了吧,无限削艾玛变成花瓶,雷艾后人都评价那不是艾玛,只是一个可爱的人偶,当年票房暴死,谁让制作组不做人,活该

№20 ☆☆☆= =

 

音乐剧是真的不错,全球巡演票已经买好了,周边打算到时候买雷艾还有伊莎贝拉和雷斯理的兔子

№21 ☆☆☆= =

 

兔子!!rwkk!!!

№22 ☆☆☆= =

 

传记电影可以看秘密,我觉得拍得很还原很不错,感觉雷小时候真的很不容易啊,要是没有艾玛,不敢想,不敢想

№23 ☆☆☆= =

 

把楼读完突然对他俩产生兴趣了,召唤楼里的雷艾姐姐,有什么安利吗

№24 ☆☆☆= =

 

雷艾?没什么好安利的吧,两个人的一生从小就纠缠在一起了,一个人干什么事也肯定会有另一个人的痕迹,到处都是糖

№25 ☆☆☆= =


------------------------------------


我懒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姜生

【岛雷艾】飞鸟症



*冷梗


*大量ooc注意


没什么问题的话↓


    漫天风沙席卷,


    迷茫人在天涯。


    苍白的发丝,混浊的双眼倒映着面前无主的枪支,挂在上面的紫龙眼宝石项链,在一片风沙中早已不见耀眼,它的主人也早已不知去向。


    抬头,零碎的光粒和着风沙飘在半空中,明明是微弱的小点,却犹如闪烁着光芒的剑锋狠狠的刺进他的五脏六腑,失去功能的组织如他的悲伤与绝望慢慢汇聚,粘在一团,不见模样,


    曾经也看...



*冷梗


*大量ooc注意


没什么问题的话↓


    漫天风沙席卷,


    迷茫人在天涯。


    苍白的发丝,混浊的双眼倒映着面前无主的枪支,挂在上面的紫龙眼宝石项链,在一片风沙中早已不见耀眼,它的主人也早已不知去向。


    抬头,零碎的光粒和着风沙飘在半空中,明明是微弱的小点,却犹如闪烁着光芒的剑锋狠狠的刺进他的五脏六腑,失去功能的组织如他的悲伤与绝望慢慢汇聚,粘在一团,不见模样,


    曾经也看过如此灿烂美丽的星空。在孤儿院里偷偷瞒着妈妈,三个孩子不睡觉,偷溜出来看到的景色。轻柔而凄凉的月光拂过身旁小女孩的脸颊,萤火虫亲吻着给予神圣的祝福,逗得她咯咯笑,永远闪耀着橙色光辉的小卷发,此时似乎也融合在这寂静的夜晚里,悄无声息却又温暖无比。


    啊…月色真美……


    何时又能再次看到呢?曾经遮阴的树下他合上书,看着那一望无际的蓝色苍穹,没有星光与月儿的踪影,不远处传来弟妹被捉到的欢笑声,草地柔软,葱葱郁郁。没事的,他们一定,又会再看到那样美的夜空了,黑发小男孩暗暗鼓起信心。


    是再次看到了,独自一人,在风沙中。还有一个他无比相信的女孩,却不知在何处。


    他双眼终究闭合,风沙中模糊不见人影,思念飘渺而又坚定,飞向远方……


    ……


    “快看!这里有一只小鸟!”


    绿发女孩手里还抱着一堆要换洗的衣物,侧过头惊喜的喊道,她透过大大的圆框眼镜,聪慧而激动的双眸望着窗台边站着的一只小鸟。


    艾玛闻声赶来,窗台那边早已站满了她的弟妹们,好奇的窃窃私语而又抬头仰望,她疑惑的凑上去。那是一只白鸟,纯白的羽毛软软的披着,在阳光下微微泛着金光,黑色的小眼珠灵活的眨了眨,四处张望着,在对自己身处的环境感到好奇,但又似乎并不是。


    “好可爱的小白鸟啊!”


    “不过,它是从哪里来的呢?”


    “那么漂亮纯净的羽毛,肯定是从天上来的啦!书里不是有说吗?”


    “……”


    叽叽喳喳的孩子们对这只小鸟的身份讨论着,似乎他们才是小鸟,活泼又闹腾,天真的话语不禁让艾玛开心的笑了,笑容纯净,却隐隐透露着一丝不明的悲伤。


    刚刚还安静的小鸟,注意到艾玛的笑声后,突然开始大声的叫鸣:


    “啾!!啾啾啾!!!啾啾!!!!”


    “——诶?”


    还未仔细看发生了什么,顿感怀里多了一团温暖的东西,柔软而光滑,是羽毛的触感。低头,那只白鸟不知何时躺在了她的怀里,安静而乖巧,和刚才凶狠的大叫大相径庭。惊讶的弟妹中,依蓓特惊喜的喊道:“这只白鸟好像很喜欢艾玛诶!”


    “对哦!”


    “呐吉尔达!我们可以养它吗?”


    孩子们纯粹的双眼天真的泛着光,望向旁边的吉尔达。被注视着的人安静了几秒,嘴角随即温柔的勾起,苦笑又无奈的说道:“真没办法啊,不要给诺曼他们添麻烦噢?”她对比自己小的家人们,总是不由自主去宠爱。


    “耶!!!!”


    闹腾的孩子们得到准许激动的大喊。毕竟他们来到诺曼的指挥所早已过了很久,新奇的东西也早已经玩腻了,如今好不容易多了一个新的小客人,谁又不高兴呢?


    一些小女孩来到艾玛身边,小心翼翼又开心的望着她怀里的新朋友,艾玛同样无奈但又有点惊喜,是来替补的吗?失去一个,又新来了一个,这只小鸟。


    ——替补?


    奇怪,这里并没有失去任何一个家人,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个词?失去的又是哪个?白鸟是从何出来?为何是在她迷茫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眼前?替补?替补谁?


    视线迷离,逐渐变得模糊,温暖的触感,紧牵的手,不再分开,人影,黑色头发,艾玛,艾玛,艾玛……


    “艾玛!”


    “诶?”


    突然一声呼叫,使她回过神来,停止住的心脏重新继续跳动,一下一下,敲的她一抽一抽的疼,不明自己。艾玛眨了眨绿眸,低头问唤她的托马:


    “怎么了吗?”


    “我们在讨论这只小鸟的名字呢!既然它喜欢你,你来决定吧!”


    他开心的望着艾玛,其他人也好奇的看向她,盯得她浑身不自在,本应是喜欢这种喧闹又温馨的气氛,但此时的自己却想赶紧跑回房间,跑到安静的地方,角落里,独自一人为不明的事物悲伤。


    思绪万千,又似乎专注于此。舌尖不自主轻轻触碰牙背,仅仅是一瞬间的贴合,又很快分开,喉咙发出一个单词:


    “……雷。”


    咦。


    众人听到她的回答,面面相窥,并非这个名字不好听,只是这个名字早已有了它的主人。白鸟轻啄艾玛的手指,痒痒的,却又无心去理会,此时她的脑海里只一片混沌。


    “好啦,名字的事先放在一边吧,要吃饭了噢?”


    温柔的声音,安抚着大家,又安抚着艾玛的内心。浅金色长发女孩微笑的站出来,呼唤着大家,精致的眉间却有一丝不明的质疑与警惕,目光紧紧盯着艾玛怀中的白鸟,清楚那是什么,但又不敢提出疑惑,因为它选择的是艾玛,而回答的,也是艾玛。


    又一阵闹腾,众人涌向客厅,推推挤挤使吉尔达差点一个不稳,生气的大喊确还是揪不过他们。就这样,白鸟,还是叫白鸟。没有波澜起伏,只有无言悲壮。


    笼中之鸟,无声无息。却在艾玛每次靠近时,欢腾的在笼中上跃下跳,啾啾着不知道在诉说着什么,给其饲料却并没有让它安静下来,直到艾玛的离去。笼子中心,白鸟孤立。


    “也许不是喜欢我,反而是讨厌我吧。”


    艾玛打着哈哈,挠了挠脸道。望着同行的安娜伸进两只手指,捋了捋白鸟柔软的羽毛,还未在此触上,白鸟甩了甩小巧的头,一双小眼睛再次望向安娜身后的艾玛,眼睛看不出好奇,看不出疑惑。


    “它是喜欢你的,我能看出,还不是作为一只普通的鸟去喜欢,”浅金色长发女孩直起腰,微笑依旧,含义却又百转千回,淡淡的问道:“艾玛,你觉得它像谁?”


    被提问的人微微歪着头,因为问题过于奇怪:“一只白鸟会像谁吗?”


    “你认为呢?——在逝去的人之中。”


    少许水倒进了小巧的杯子里,安娜小心翼翼打开笼子,把杯子放进去,鸟儿跳跃着来到杯子旁边,一点一点,慢慢喝水。注视着这普通的一幕,安娜再次开口提醒:“还是刚刚逝去的人。”


    “嗯……”


    艾玛环抱着双手,闭上眼睛皱紧眉头思考着早早离开了他们的人,最近一次的话,是狩猎场那边的人吗?


    血液流速不知何时慢了下来。最近一次?不,是在前几天发生的事?


    脉搏同样一下一下,敲击着艾玛突然发疼的心脏。前几天,她一个人刚从“七面墙壁”一无所获的回来,然后?


    刚刚逝去的人是谁?为什么自己还是回忆不起来?不是大叔,曾经大叔和她,还与谁一起并肩作战?为什么她会这么在意?家人?比家人还重要的,比谁都信任的,最能理解她的,她……


    各种各样的猜测涌进脑海,撞得她头生疼,恨不得撕裂她的身体。弟妹们一脸惊讶看着我独自回归,却没人提问我的探索过程,这是为——


    “艾玛,艾玛?”


    温柔又充满担心的呼唤,使艾玛再次回过神来,她喘着粗气,手轻轻放在左胸前,感受着那代表生命的一鼓一鼓地跳动。


    “现在这个问题对于你来说可能太难了,先放一边吧。”


    安娜还是微笑着,明明看起来如此的安心,却似乎比问之前更多了一份焦虑。她握住艾玛紧张的双手,目光温柔,曾经是谁也这样对待过艾玛?


    白鸟无言,笼中呜咽。


    “它在渴望什么吗?”


    镜片闪烁着光芒,倒映着笼子中软软白白的生物。居住在漂亮的金丝笼中,鸟儿抬头,啾啾声微弱又似乎在呼唤,几十天的快乐生活并没有使它精神满满,反而日渐虚弱,连吉尔达也看出了异样:“好像从刚来到现在,都是想要传达什么。”


    “是这样吗?”


    站在吉尔达身后,艾玛再次疑惑不解,明明别人都看得出这只来路不明的白鸟的异样,偏偏就是自己怎么也看不出来。


    “它那么喜欢艾玛,说不定它有什么话想对你说呢?”吉尔达回头,莞尔一笑。话语听起来像是单纯的开个小玩笑,又似乎刚好说到了点上。


    看向那只笼中的白鸟,啾啾声的确比刚来时微弱了很多,啾啾叫能告诉她什么,艾玛最多会写几个外国单词,她不会鬼的语言,更不懂鸟的语言,因为鸟不似鬼,感情也读不出。


    “吉尔达,”艾玛轻轻喊出她挚友的名字,笼中水杯的水微微泛起波纹:“如果白鸟真的有什么想说,你认为它会说什么呢?”


    ——艾玛,是我。


    一句话,短短四个字,狠狠撞进了艾玛的脑海里。这不是吉尔达的回答,是谁说的,低沉的嗓音,是谁,声音中夹卷着风沙,谁在那里,在那里独自悲伤?


    ——艾玛,是我,是——


    是谁?她不会玩猜谜游戏,却对那声音如此的熟悉,对那风沙如此的痛心,无限的悲伤,悲伤与绝望,绝望与痛苦,痛苦而又期盼,期盼着谁来救赎,期盼着她。


    ——艾玛,我是——


    飞舞的风沙席卷着脑海的声音,埋没在风中,不再有任何痕迹,唯剩下一只白鸟,啾啾着飞向远方。谁在呼唤她,谁又让她选择,救世主与她,谁选择了她,鸟,白色的鸟,谁,是谁在,她和鸟,她——


    “嗯……它大概会说‘请让我出来玩吧’!”


    诶?


    泛光的镜片下泛光的眼,吉尔达无奈的望着无力的白鸟回答道:“被大家强行关在笼子里,被限制自由的它一定很不甘心,所以应该会说‘请让我出来玩吧’!你说呢,艾玛?”


    “嗯,嗯!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她也同样苦笑,隐藏住了刚刚的不适感,现在此地的她却不知何处放置自己的急切与不安:“毕竟我,”


    来了,又是那种感觉,一瞬间掐住了自己的心脏,抑制住那代表生命蓬勃的跳动,窒息感,突如其来的窒息感,


    “对那只白鸟,”


    够了,不要说了,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脑子在警惕着自身,却不知为何在此时此刻完全徒劳无力,明明在厌恶,明明说完这句话的自己,再也看不见充满光彩的明天,但却——


    “完全没印象啊。”


    ——空白,无限的空白。明明说一句普通的话,一句普通的语言,却似乎扼杀了自己的希望,再也无法挽留,原因是自己,结果也是自己。出题的白鸟,听到选择后,终究停止了悲鸣。


    沉默的白鸟,消失的希望。


    几天后。


    “啊!那只小鸟不在了!”


    “诶!?我记得我没开笼子啊?”


    “大概是瘦弱,从笼子格子中挤出去的吧。”


    “可惜了,那只白鸟多漂亮啊……”


    “……”


    END.


飞鸟症:特别冷的一个文梗,人的伤口若一天不结疤  便会从中飞出黑色的鸟。若是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如果心上人三十天没有意识到这白鸟便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如果及时认出来了,白鸟便会变回死去人的样子,即死者复活。


你问安娜?她看过剧本()


长玉
“盯——”① 忘记画编号了,草

“盯——”①

忘记画编号了,草

“盯——”①

忘记画编号了,草

UsEr 707

這兩天摸的——!
暫時沒有摸諾曼因為不會畫(??)

這兩天摸的——!
暫時沒有摸諾曼因為不會畫(??)

长玉
是还华哥的债x 一觉醒来发现艾...

是还华哥的债x

一觉醒来发现艾玛变小了所以雷只能和大叔他们出去打猎【然后雷一不小心又成了主T

艾玛要是生气了的话感觉雷会等她气消再慢慢解释吧

是还华哥的债x

一觉醒来发现艾玛变小了所以雷只能和大叔他们出去打猎【然后雷一不小心又成了主T

艾玛要是生气了的话感觉雷会等她气消再慢慢解释吧

罗山万象
艾玛:“雷,教我跳舞吧!”雷:...

艾玛:“雷,教我跳舞吧!”
雷:“笨蛋,自己看书学。”
艾玛:“我看过了,需要实践。”
雷:“真是难得,看样子是真心的了,那先给我站稳,我把菜弄得差不多了就去找你。”
艾玛:“耶!✌”
    

作者语:艾玛的侧脸太难画了,表情令人抓狂。最后,您的评论是在下的创造动力。
PS:动作有参考

艾玛:“雷,教我跳舞吧!”
雷:“笨蛋,自己看书学。”
艾玛:“我看过了,需要实践。”
雷:“真是难得,看样子是真心的了,那先给我站稳,我把菜弄得差不多了就去找你。”
艾玛:“耶!✌”
    

作者语:艾玛的侧脸太难画了,表情令人抓狂。最后,您的评论是在下的创造动力。
PS:动作有参考

高岭闲味浪漫

“希望与你既是恋人又是朋友”


配的歌词图文无关,只是感慨一下我画的雷艾好哥们儿啊,希望路人能看出我画的是cp同人(溜)

“希望与你既是恋人又是朋友”






配的歌词图文无关,只是感慨一下我画的雷艾好哥们儿啊,希望路人能看出我画的是cp同人(溜)

长玉
摸个小破船pa的雷艾 物理超度...

摸个小破船pa的雷艾

物理超度x医者仁心
衣服是根据原著外出那套改的x

摸个小破船pa的雷艾

物理超度x医者仁心
衣服是根据原著外出那套改的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