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雷诺

11.7万浏览    363参与
文言

对不起我只要你一个(七)(雷诺)

雷对自己很失望。

他连自己喜欢的人都留不住。

他还能留住什么?

他什么都留不住。他什么都没有。

雷本来以为他再怎么样都拥有着诺曼,没想到现在竟然连诺曼都没有了。

雷本来以为他没了谁都可以,没想到他没了诺曼变得那么绝望。

雷能为诺曼拿起宝剑斩断黑暗,但是却没有勇气握紧他的手。

“我这么勇敢的人,都没有勇气抓紧你。”

“我没这个能力……”

诺曼,你走的那天晚上,雷拼命的想要跟你一起走出这个工厂,一起死去。

怎么就把他留下了呢?

诺曼原来也认为自己只要不念着任何人就能所向披靡,但是他还是放不下雷。

喜欢上一个人还挺麻烦的。

但是只要喜欢上了就不觉得麻烦了吧。

“雷可真是让我头脑发热啊。”

“雷能不能像以前一样给我讲甜甜的悄悄话啊...

雷对自己很失望。

他连自己喜欢的人都留不住。

他还能留住什么?

他什么都留不住。他什么都没有。

雷本来以为他再怎么样都拥有着诺曼,没想到现在竟然连诺曼都没有了。

雷本来以为他没了谁都可以,没想到他没了诺曼变得那么绝望。

雷能为诺曼拿起宝剑斩断黑暗,但是却没有勇气握紧他的手。

“我这么勇敢的人,都没有勇气抓紧你。”

“我没这个能力……”

诺曼,你走的那天晚上,雷拼命的想要跟你一起走出这个工厂,一起死去。

怎么就把他留下了呢?

诺曼原来也认为自己只要不念着任何人就能所向披靡,但是他还是放不下雷。

喜欢上一个人还挺麻烦的。

但是只要喜欢上了就不觉得麻烦了吧。

“雷可真是让我头脑发热啊。”

“雷能不能像以前一样给我讲甜甜的悄悄话啊。”

诺曼无力的笑了笑。

“但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听得到啊……”

回忆。

“我以后要给诺曼买一套特别大的房子,那是我和诺曼的家。”

“雷最好了是不是~”

现实。

诺曼可能听不到这些甜腻腻的话了。

他连雷在哪都不知道。

我喜欢听你讲小时候的那些情话,而不是现在找不到你的焦虑。


文言

对不起我只要你一个(六)(雷诺)

怎么可能会好笑呢?

若是现在诺曼在雷的身边,雷应该笑得很开心吧。

但是那个人不在了。

他把雷留下,自己不知道去哪了。

这不是雷想要的。

也许在诺曼看来的好,并不是雷喜欢的。

他认为自己走了,雷能轻松。

他认为自己死了,雷能放下。

他认为自己忘记雷了,雷也能忘记他。

怪不得是脑子发热的诺曼啊。

再天才的人遇到心爱之人也应该会手足无措吧。

雷幻想着旁边坐着诺曼,诺曼还在说话。

但是这都只是幻想而已。

“我没有保护好诺曼……”

自责与自嘲。

“雷,你说每当一颗星星坠落,就代表有一个人要死去。”

“很快有一颗要掉下来了。”

“那是我。”

诺曼拿着小刀,尝试朝脖子割去。

“我还是好怂。我不敢辜负诺曼。”

“他已经走了。有什么辜负?”

没什么辜负...

怎么可能会好笑呢?

若是现在诺曼在雷的身边,雷应该笑得很开心吧。

但是那个人不在了。

他把雷留下,自己不知道去哪了。

这不是雷想要的。

也许在诺曼看来的好,并不是雷喜欢的。

他认为自己走了,雷能轻松。

他认为自己死了,雷能放下。

他认为自己忘记雷了,雷也能忘记他。

怪不得是脑子发热的诺曼啊。

再天才的人遇到心爱之人也应该会手足无措吧。

雷幻想着旁边坐着诺曼,诺曼还在说话。

但是这都只是幻想而已。

“我没有保护好诺曼……”

自责与自嘲。

“雷,你说每当一颗星星坠落,就代表有一个人要死去。”

“很快有一颗要掉下来了。”

“那是我。”

诺曼拿着小刀,尝试朝脖子割去。

“我还是好怂。我不敢辜负诺曼。”

“他已经走了。有什么辜负?”

没什么辜负的。

但还是不敢死。

流星划过,这次是谁的坠落呢?

雷拍打着自己,疼痛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是个活人。

“诺曼……你回来好不好……我不会弄丢你的……”

这些话那个人都听不到了。

我在你身后大喊着你的名字,但你却连一点余光都不愿施舍。

悄悄咪咪的偷走了对方的心,怎么就不还回来了?



作者逼逼:艹。这篇好水啊。


仅仅是一人

(雷诺)

“雷大概已经不再爱我了。”

“哈???”

“虽然我也不是那个意味地喜欢雷,但看着雷那样喜欢我还是很满足。”

“……你这个人真是,该怎么说,‘虚荣’是个合适的形容词。”

“是雷在让人感受到虚荣,因为雷太好戏弄了。只是最近撩你你都不害羞了,我竟有点失落。”

“啊,你以前果然是在撩我。”

“雷的重点有问题吧,雷。”

“抱歉抱歉,大少爷。”

“搞得我好像很喜欢雷似得,雷明明冷漠了很多。”

“诺曼,我可能是在你的视角看大概是真不爱你了,但被你抓弄就害羞,被你利用就兴奋,不是现在我对你的爱。我爱着你,但你大概得换个脑好好体会这句话。”

(雷诺)

“雷大概已经不再爱我了。”

“哈???”

“虽然我也不是那个意味地喜欢雷,但看着雷那样喜欢我还是很满足。”

“……你这个人真是,该怎么说,‘虚荣’是个合适的形容词。”

“是雷在让人感受到虚荣,因为雷太好戏弄了。只是最近撩你你都不害羞了,我竟有点失落。”

“啊,你以前果然是在撩我。”

“雷的重点有问题吧,雷。”

“抱歉抱歉,大少爷。”

“搞得我好像很喜欢雷似得,雷明明冷漠了很多。”

“诺曼,我可能是在你的视角看大概是真不爱你了,但被你抓弄就害羞,被你利用就兴奋,不是现在我对你的爱。我爱着你,但你大概得换个脑好好体会这句话。”

仅仅是一人

交往中

(雷诺)

雷:“说真的,我现在就觉得你这家伙比较好相处。”

艾玛:“??????”

(雷诺)

雷:“说真的,我现在就觉得你这家伙比较好相处。”

艾玛:“??????”

文言

对不起我只要你一个(五)(雷诺)

“你怎么会知道……”

“我有多爱你……”

“诺曼……”

也许他们两颗心亲密无间,但是所爱之人不在。

那又有何用?

“雷……”

“我知道你有多喜欢我……”

自说自话的疯子,同时也是天才。

诺曼身上都是热的,整个人都是软的。

就像刚被羞辱过一样。

雷肯定不愿意看见诺曼这么狼狈吧。

不然他会发了疯的去寻找欺负诺曼的那个人。

像小时候一样啊……

“雷……他欺负我……”

“我们好好聊聊?”

明明那时候才是个稚气未脱的小男孩。

但是从相见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一生的万劫不复。

应该从那时候就开始喜欢了吧……

诺曼可怜巴巴的样子特别可爱。

能成功勾起别人的保护欲。

对雷尤其奏效。

于是两个相互依靠的人就这样散了。

我在玻璃的前边,看着对面的你。

你离我那么近...

“你怎么会知道……”

“我有多爱你……”

“诺曼……”

也许他们两颗心亲密无间,但是所爱之人不在。

那又有何用?

“雷……”

“我知道你有多喜欢我……”

自说自话的疯子,同时也是天才。

诺曼身上都是热的,整个人都是软的。

就像刚被羞辱过一样。

雷肯定不愿意看见诺曼这么狼狈吧。

不然他会发了疯的去寻找欺负诺曼的那个人。

像小时候一样啊……

“雷……他欺负我……”

“我们好好聊聊?”

明明那时候才是个稚气未脱的小男孩。

但是从相见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一生的万劫不复。

应该从那时候就开始喜欢了吧……

诺曼可怜巴巴的样子特别可爱。

能成功勾起别人的保护欲。

对雷尤其奏效。

于是两个相互依靠的人就这样散了。

我在玻璃的前边,看着对面的你。

你离我那么近,我却抓不住你。

也许是造化弄人吧。

两个注定不能相拥的人,不管怎样都是不能。

这就是所谓命运——

上天为你开的巨大的玩笑。

嘁。一点都不好笑。


仅仅是一人

过来人

(雷诺)

“真喜欢一个人不会平白无故老想着怎么为这个人牺牲,真的爱一个人是哪怕困境依然考虑着着怎么和这个人厮守一生。”

“嗯,我也知道,对艾玛是不够爱,那可能根本不是什么爱。”苦笑。

“没说艾玛,是在说我。”

(雷诺)

“真喜欢一个人不会平白无故老想着怎么为这个人牺牲,真的爱一个人是哪怕困境依然考虑着着怎么和这个人厮守一生。”

“嗯,我也知道,对艾玛是不够爱,那可能根本不是什么爱。”苦笑。

“没说艾玛,是在说我。”

仅仅是一人

不同

(雷诺)


你舍命救了我,但你不认为你爱我。

我会舍命救你,但我知道我爱你。

那就是我们之间的不同。

连命都拿出去了,还计较爱不爱吗?

(雷诺)


你舍命救了我,但你不认为你爱我。

我会舍命救你,但我知道我爱你。

那就是我们之间的不同。

连命都拿出去了,还计较爱不爱吗?


文言

对不起我只要你一个(四)(雷诺)

忘记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

就像让自己的好友忘记自己那么难。

但是雷和诺曼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朋友了吧。

一直在越过朋友这条线,一点一点靠近恋人的标准。

就要达到了……又坠落了。

因为始终没有表达出自己的心意。

诺曼的额头有点发烫。发烧了。

也有人专门来照顾他,但是床边的人已不是当初的人。

不是雷,而是一个自己感觉陌生的人。

还不如让他这样把脑子烧坏,至少可以忘记那个男孩。

但是老天爷不让。

上天让他们相思入骨,却又不肯让他们相见。

这多滑稽啊。

诺曼的心已经不在了。

雷又怎么不是?

诺曼不在,雷就像个断了线的木偶。

就躺在那个寂静的角落里,一动不动。

没有脉搏,没有呼吸。

没有人操控着木偶,木偶就会被丢弃。

毫无一丝怜悯。

就像诺曼丢...

忘记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

就像让自己的好友忘记自己那么难。

但是雷和诺曼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朋友了吧。

一直在越过朋友这条线,一点一点靠近恋人的标准。

就要达到了……又坠落了。

因为始终没有表达出自己的心意。

诺曼的额头有点发烫。发烧了。

也有人专门来照顾他,但是床边的人已不是当初的人。

不是雷,而是一个自己感觉陌生的人。

还不如让他这样把脑子烧坏,至少可以忘记那个男孩。

但是老天爷不让。

上天让他们相思入骨,却又不肯让他们相见。

这多滑稽啊。

诺曼的心已经不在了。

雷又怎么不是?

诺曼不在,雷就像个断了线的木偶。

就躺在那个寂静的角落里,一动不动。

没有脉搏,没有呼吸。

没有人操控着木偶,木偶就会被丢弃。

毫无一丝怜悯。

就像诺曼丢弃了雷。

雷从未责怪过诺曼无情无义,因为他知道诺曼的性格。

诺曼才不会主动抛弃他呢。

诺曼一定是迫不得已的。

果然这才是所谓友情之上,恋人未满。

互相了解,又不了解。

我不一定拥有着你,但是你一定拥有着我。

因为喜欢。因为是你。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

天涯海角的你,怎么会知道我有多爱你?


仅仅是一人

赏心悦目

(雷诺)

我并不渴望你完整的爱,但那不是因为卑微,而是因为我比较实际,诺曼。

要这个你完全地爱我,那恐怕得等你整个心智都被摧毁一半的时候吧,不然你这家伙永远追着太阳,永远挑战难度。

你这人要是好好的,注定就不会永远看着我,但整个人都受损……那还是别了。

我深度怀疑你会不会被摧毁一半,至少近期内。

其实是我也有想要去的地方了,这个时你要垮了,估计要换我来负担你,那还不如现在好。我去累我的,累了看看你追着艾玛,那挺赏心悦目。

(雷诺)

我并不渴望你完整的爱,但那不是因为卑微,而是因为我比较实际,诺曼。

要这个你完全地爱我,那恐怕得等你整个心智都被摧毁一半的时候吧,不然你这家伙永远追着太阳,永远挑战难度。

你这人要是好好的,注定就不会永远看着我,但整个人都受损……那还是别了。

我深度怀疑你会不会被摧毁一半,至少近期内。

其实是我也有想要去的地方了,这个时你要垮了,估计要换我来负担你,那还不如现在好。我去累我的,累了看看你追着艾玛,那挺赏心悦目。

仅仅是一人

厄里斯之镜

(雷诺)

你知道我看厄里斯之境时看到了什么吗,诺曼?我看到了你,那是各种岁数的你,没有其他人。没有哪些因为我的见死不救的兄弟姐妹们,没有艾玛,只有你。真是作孽。

(雷诺)

你知道我看厄里斯之境时看到了什么吗,诺曼?我看到了你,那是各种岁数的你,没有其他人。没有哪些因为我的见死不救的兄弟姐妹们,没有艾玛,只有你。真是作孽。

仅仅是一人

投其所好

(雷诺)


哎?雷跟艾玛是不同的,嘛,虽然现在是在跟雷交往,但没有办法像是喜欢艾玛那样喜欢雷也不是感情深浅的问题,单纯就是因为雷和艾玛是不同的。

打个比方吧,如果我说要为雷造大船,雷会阻止我,他也没有艾玛能想,老让我觉得没一点发挥的空间,不知不觉我就成了被宠更多的那个了。

不过,雷就是这样的男友,比起被人照顾,他可能更加喜欢你站定不懂让他照顾吧。

(雷诺)


哎?雷跟艾玛是不同的,嘛,虽然现在是在跟雷交往,但没有办法像是喜欢艾玛那样喜欢雷也不是感情深浅的问题,单纯就是因为雷和艾玛是不同的。

打个比方吧,如果我说要为雷造大船,雷会阻止我,他也没有艾玛能想,老让我觉得没一点发挥的空间,不知不觉我就成了被宠更多的那个了。

不过,雷就是这样的男友,比起被人照顾,他可能更加喜欢你站定不懂让他照顾吧。


《9527DNF》

雷诺

乐天的房子谁能负担得起


有一方不介意别人的故事。
当我看一个性感的年轻女子时,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一直都有马奶酒。
他来自托罗斯部落,他钦佩牛,
充分利用他手中的灵巧点,主要生产农业机械和武器。

Bork的妻子Renady还没有孩子。

余裕がある楽天家

他人の話を気にしない一面もある。
セクシーで若い女性を見ると何にも目に入らない。
いつも馬乳酒を持っている。
牛を称えるトロス族出身で、小手先の器用なところを
十分発揮し、農機具や武器を主に作ってきた。

ボルク族出身の妻レナディがいて子供はまだいない。


乐天的房子谁能负担得起

有一方不介意别人的故事。
当我看一个性感的年轻女子时,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一直都有马奶酒。
他来自托罗斯部落,他钦佩牛,
充分利用他手中的灵巧点,主要生产农业机械和武器。

Bork的妻子Renady还没有孩子。

余裕がある楽天家

他人の話を気にしない一面もある。
セクシーで若い女性を見ると何にも目に入らない。
いつも馬乳酒を持っている。
牛を称えるトロス族出身で、小手先の器用なところを
十分発揮し、農機具や武器を主に作ってきた。

ボルク族出身の妻レナディがいて子供はまだいない。





仅仅是一人

(雷->诺->艾,雷视角,雷诺,诺艾)

我其实是可以早告诉那家伙农场的真相,别看他看起来柔柔弱弱,但从小就是天才,做事还是有条理,握起拳头来还是有气势。而且如果是告诉他而不是艾玛,那也不会太需要担心暴露。

问题,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

回答,因为天才的脑袋有个致命的短板——

逃跑是要尽全力去做的事,但天才不想做的事,天才不会在上面花费全部精力。

那家伙和我不同,那家伙不喜欢自由,也不热爱生命,更加不需要很多人类尊严,他只喜欢艾玛,也只希望跟艾玛在一起。

周围尽是可疑的信息,脖子上奇妙的纹身,不能穿过的围栏,他依然能跟没看见似得,仿佛智商降低八度,还是说他大脑有自动省略功能...

(雷->诺->艾,雷视角,雷诺,诺艾)

我其实是可以早告诉那家伙农场的真相,别看他看起来柔柔弱弱,但从小就是天才,做事还是有条理,握起拳头来还是有气势。而且如果是告诉他而不是艾玛,那也不会太需要担心暴露。

问题,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

回答,因为天才的脑袋有个致命的短板——

逃跑是要尽全力去做的事,但天才不想做的事,天才不会在上面花费全部精力。

那家伙和我不同,那家伙不喜欢自由,也不热爱生命,更加不需要很多人类尊严,他只喜欢艾玛,也只希望跟艾玛在一起。

周围尽是可疑的信息,脖子上奇妙的纹身,不能穿过的围栏,他依然能跟没看见似得,仿佛智商降低八度,还是说他大脑有自动省略功能,仅仅因为艾玛还希望呆在孤儿院就忽略掉这些。

我妒忌吗?不妒忌啊。

艾玛简直跟他素未谋面的妈似的,我也不是他老婆,干嘛要妒忌他妈?

就是希望那家伙能稍微长大一点。

串铃

今天的雷跟诺曼,谁赢了呢?(1)

★ 二十岁特案组成员雷X十九岁走私犯诺曼

★暂定伊莎贝拉(组长),雷,吉尔达为特案组主要成员

★这文是诺雷诺走向呀

…… …… …… ……  ……分界线…… …… …… …… ……

早上好,我是今天的新闻主播克洛涅……

近日,我国发生了一起十分恶劣的走私事件,现犯人正在追查中,请大家和我一起为祈福一分钟
,望早日能抓到他们。
若有人看到可疑人物,请拨打:1433223,奖金为一千元

“雷,你怎么看?”

“要是有谁接手这案子估计得秃”

“怎么说?”

“根据背影的肩宽以及骨骼的大概模样,这一组织应是男女都有。犯罪成员年龄偏小,在十四岁到二十岁之间,容貌还算不错,并且大部...

★ 二十岁特案组成员雷X十九岁走私犯诺曼

★暂定伊莎贝拉(组长),雷,吉尔达为特案组主要成员

★这文是诺雷诺走向呀

…… …… …… ……  ……分界线…… …… …… …… ……

早上好,我是今天的新闻主播克洛涅……

近日,我国发生了一起十分恶劣的走私事件,现犯人正在追查中,请大家和我一起为祈福一分钟
,望早日能抓到他们。
若有人看到可疑人物,请拨打:1433223,奖金为一千元

“雷,你怎么看?”

“要是有谁接手这案子估计得秃”

“怎么说?”

“根据背影的肩宽以及骨骼的大概模样,这一组织应是男女都有。犯罪成员年龄偏小,在十四岁到二十岁之间,容貌还算不错,并且大部分成员具有一定的亲和力。虽然头发被帽子遮住了,看不出发色,但可以去问当天在安检处值班的警察。车是新的,没有登记牌照,查不到信息。也就是说除了那些警察就没有其他渠道能得到他们的信息”

“还不错, 可你应该提前确认他们是否还活着”

“没了?”

“是啊,样子还挺惨的”

“对了,雷。这起案子由你来负责”伊莎贝拉喝了口杯中红茶才继续开口,眼睛微微眯起,脸上显露出对雷可以说是带有灾难性的笑容

“祝你好运,我的牧羊犬”

仅仅是一人

意见不合

(雷诺)

我在你身上见过奇迹,诺曼,不只一次。

所以当我认为你的计划不可行,我也完全理解那可能只是因为我没能力去解这个计划本身宏大而已。

我不会和你计较细节对错,我们方案不同就彼此拿出成品来证明自己的想法吧。毕竟是大人了,互相指责对方不成熟总归不大好。

我和你利益是一致的,愿望里包含里对方的幸福,你这个狂人前往别忘了才好。

(雷诺)

我在你身上见过奇迹,诺曼,不只一次。

所以当我认为你的计划不可行,我也完全理解那可能只是因为我没能力去解这个计划本身宏大而已。

我不会和你计较细节对错,我们方案不同就彼此拿出成品来证明自己的想法吧。毕竟是大人了,互相指责对方不成熟总归不大好。

我和你利益是一致的,愿望里包含里对方的幸福,你这个狂人前往别忘了才好。

文言

对不起我只要你一个(三)(雷诺)

雷坐在树底下,仰着头看着天空。

平时都是诺曼陪他坐在树底下的。

回忆。

“雷怎么那么聪明啊,我还是躲不过你呐。”

想看他笑的甜甜的。

“这次到我抓雷啦。”

“抓到啦。”

想看他时不时的小骄傲。

“是雷输了呢。”

“要给予惩罚。”

想看他嘴角勾起坏坏的幅度。

想看他。

现实。

雷的脑子有点不清醒,满脑子都在想诺曼。

“我愿意用我所有的运气把你传送到我身边。”

雷抓紧了自己的衣服,头埋在双膝之间。

“你在哪啊……”

声音都是抖的。

“我要死了……”

诺曼的头上渗出冷汗。

“这里出不去……做不到的……”

一辈子就待在这个鬼地方了吗?

死也不让死,活也活不下去。

半死不活。四舍五入等于行尸走肉。

现在这副颓丧的样子雷肯定不愿意看吧。

算了。雷也看不到...

雷坐在树底下,仰着头看着天空。

平时都是诺曼陪他坐在树底下的。

回忆。

“雷怎么那么聪明啊,我还是躲不过你呐。”

想看他笑的甜甜的。

“这次到我抓雷啦。”

“抓到啦。”

想看他时不时的小骄傲。

“是雷输了呢。”

“要给予惩罚。”

想看他嘴角勾起坏坏的幅度。

想看他。

现实。

雷的脑子有点不清醒,满脑子都在想诺曼。

“我愿意用我所有的运气把你传送到我身边。”

雷抓紧了自己的衣服,头埋在双膝之间。

“你在哪啊……”

声音都是抖的。

“我要死了……”

诺曼的头上渗出冷汗。

“这里出不去……做不到的……”

一辈子就待在这个鬼地方了吗?

死也不让死,活也活不下去。

半死不活。四舍五入等于行尸走肉。

现在这副颓丧的样子雷肯定不愿意看吧。

算了。雷也看不到。

“请带着我的希望,好好生存下去吧。”

如果他要死了,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感谢你的出现。”

这是第二句。

“我很喜欢你,雷。”

最后一句。

但是上帝不让他死,他又能如何?

他只能像个废物一样活着。

在不堪的世界上肮脏地活着。

跟死了有区别吗?

“如果我死在这里雷应该会不高兴吧。”

“我不想看他不高兴。”

伸出指尖,尝试触碰彼此的心。

但是对方的心早就在自己那里了。

那下一步请拥抱吧。

怎么可能?

这辈子都没机会的。

自己已经消失在对方的视野里了。

逐渐淡化,再淡化。

直到自己已经在对方的世界里不留痕迹为止。


仅仅是一人

(雷诺,事后)

刘海在被满足他的那位玩着,雷累得睁不开眼,他心情不好,过度用力,结果没折腾到诺曼,倒像是先折腾了自己。

“说一件我不知道但可以让我惊讶的事吧,雷。”

啊,真会挑时间提要求,雷像是醉了一样,心里吐槽。

“这件事你一定会惊讶…妈妈,伊莎贝拉,想送你和艾玛出货的那个女人是我真的老妈……”

玩他头发的人停了手。

“我早知道了哦。”

“哈?”

“妈妈想杀我们又不是雷的错,让雷背负背叛母亲的罪的我和艾玛才罪孽深重吧。”

“……”

这家伙真的知道如何让人舒服。

雷埋在诺曼的身上,蹭了蹭。

(雷诺,事后)

刘海在被满足他的那位玩着,雷累得睁不开眼,他心情不好,过度用力,结果没折腾到诺曼,倒像是先折腾了自己。

“说一件我不知道但可以让我惊讶的事吧,雷。”

啊,真会挑时间提要求,雷像是醉了一样,心里吐槽。

“这件事你一定会惊讶…妈妈,伊莎贝拉,想送你和艾玛出货的那个女人是我真的老妈……”

玩他头发的人停了手。

“我早知道了哦。”

“哈?”

“妈妈想杀我们又不是雷的错,让雷背负背叛母亲的罪的我和艾玛才罪孽深重吧。”

“……”

这家伙真的知道如何让人舒服。

雷埋在诺曼的身上,蹭了蹭。

仅仅是一人

好人卡

(雷诺)

“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想一直艾玛能微笑。”

“……诺曼你这发卡技术也太差了,我又没强迫你喜欢我,不用当着我面告白艾玛我也知道你是直男。”

诺曼笑了。

雷心里吐槽,你就是个双,笨蛋。

(雷诺)

“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想一直艾玛能微笑。”

“……诺曼你这发卡技术也太差了,我又没强迫你喜欢我,不用当着我面告白艾玛我也知道你是直男。”

诺曼笑了。

雷心里吐槽,你就是个双,笨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