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雷重钧

1177浏览    3参与
向日葵會長

[雷白] 那些沒說的事-名字

*<著魔>雷重鈞x李慕白

*因為戲份實在太少了,只好自己腦補

*和阿飄聊天聊到的破音字梗

*雖然劇裡好像是念"ㄓㄨㄥˋ",但覺得另一個念法比較順,所以寫了這篇


從小到大,雷重鈞只要遇到新的人,或新的學期開始,一定都會遇到這個問題,


-你的名字中間那個字是"ㄓㄨㄥˋ"還是"ㄔㄨㄥˊ"?


一般人下意識都會選擇自己覺得順口的唸,但大多時候都是錯的,更正久了,雷重鈞也懶的提醒了,反正他想,只要大家知道是他就好了,名字怎麼唸都不重要。


「逸辰,你說我們那天遇到的那個地痞流氓,他名字中間那...

*<著魔>雷重鈞x李慕白

*因為戲份實在太少了,只好自己腦補

*和阿飄聊天聊到的破音字梗

*雖然劇裡好像是念"ㄓㄨㄥˋ",但覺得另一個念法比較順,所以寫了這篇



從小到大,雷重鈞只要遇到新的人,或新的學期開始,一定都會遇到這個問題,


-你的名字中間那個字是"ㄓㄨㄥˋ"還是"ㄔㄨㄥˊ"?



一般人下意識都會選擇自己覺得順口的唸,但大多時候都是錯的,更正久了,雷重鈞也懶的提醒了,反正他想,只要大家知道是他就好了,名字怎麼唸都不重要。




「逸辰,你說我們那天遇到的那個地痞流氓,他名字中間那個字怎麼唸?」李慕白上課中途沒頭沒腦丟了這個問題給邵逸辰,


「嗯…應該唸ㄓㄨㄥˋ吧?」邵逸辰認真的抄著筆記,這個老師講課速度很快,如果一個分心會錯過重點,他只好隨口回答李慕白,


「是喔,但這個字有破音字,會不會他是唸ㄔㄨㄥˊ啊?」


「你自己去問他不就好了,你不要吵我抄筆記啦!」邵逸辰小聲的抱怨。


「喔…」李慕白趴在全白的課本上,思緒完全飄到窗外跟白雲一起在藍天裡玩耍。




“還是有點在意那個流氓的名字唸法啊。”李慕白一直把這個疑惑放在心裡。




「嘿!小白目!」

雷重鈞今天打工地方的老闆臨時有事,所以不用上班,在街上閒晃,物色著要吃什麼好的時候,遠遠就看到了那個最近常常被自己騷擾的小大一生。


李慕白頭也不用回就知道自己碰到了誰,剛進學校還沒有認識很多人,而且會這樣叫自己的也只有那個痞子而已。


「小白目,學長在叫你欸!」大手一勾,自然的把李慕白往自己攬過,


「齁學長,你連在學校外面都要這樣叫我喔?」李慕白小小的瞪了一下雷重鈞,嘴巴也稍稍的嘟了起來,


看著被自己勾在胸口的李慕白嘟著嘴,雷重鈞莫名又想捉弄他,


「小白目。」


「就說不要…」李慕白一個抬頭,嘴唇就這麼擦過低頭的雷重鈞的嘴,


「!」

「學、學長我…我不是故意的!」


慌張的掙脫開雷重鈞,李慕白覺得尷尬但心跳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加快,他拔腿就要跑,


「哈哈哈哈哈小白目你的反應真的很有趣,哈哈哈哈哈」


看到李慕白的反應,雷重鈞在一旁笑到不能自己,但還是在對方要逃跑的時候出了聲,


「我逗你的啦哈哈哈哈哈」走向前拉住李慕白,摸摸後者的頭,彎下腰看著李慕白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


「無聊欸…」拍掉一直弄亂自己頭髮上那隻手,不開心的看著雷重鈞,


「不要生氣啦,今天學長請你吃飯,走!」不顧李慕白有沒有答應,雷重鈞逕自的往前方走去。




「學長,你很沒誠意欸…」看著桌上的肉粽跟一碗四神湯,李慕白默默在心裡吐槽著就知道這個人不會那麼慷慨。


「小白目你懂什麼,你學長我可從來沒請過誰吃飯欸,快吃快吃」雷重鈞筷子拿了就往自己眼前的那顆肉粽下手。


李慕白嘆了口氣,肚子還是要顧,也開始吃了自己的那份。



「學長,我有個問題。」李慕白看雷重鈞吃完後,提了那個他一直有些好奇的問題,


「說!」雷重鈞抽了張衛生紙遞給李慕白後,就看著眼前的人,等待著他的問題。


「就是啊,你名字中間那個到底唸什麼?」


雷重鈞頓了一下,這好像是第一次有人認真的想知道自己名字正確的唸法?


突然內心對李慕白有種說不上來的奇妙感覺。


「學長?」李慕白問完後,看著雷重鈞發呆的表情,手在對方的面前揮了揮,


「啊…這個問題嘛,你真想知道?」


雷重鈞還沒從自己的感覺裡走出來,他沒有想過,除了給自己取名字的爸媽外,這是第一次有人重視他的名字。


也許是從小到大參雜著錯誤的唸法,即便是朋友也是,雷重鈞把自己的名字看的沒那麼重要。


有些人很在意自己的名字必須被唸對,一個錯誤的發音或者順序顛倒,都很有可能踩到那人的地雷。


雷重鈞其實有認真思考過,自己到底該不該為了名字被唸錯而生氣?一個人在這世上,名字就如同大家知道你這個人的存在的一個印記。




「幹嘛神秘悉悉的啊?不過就是名字而已啊!」李慕白有點不懂,平時痞子無賴不要臉到極點的雷重鈞,怎麼在一被問到名字,就好像機器短路一樣停止運作?


「那你覺得我的名字應該怎麼唸?」沒有回答問題,反而反問了李慕白,


「這個嘛…大家第一眼可能就都會唸ㄓㄨㄥˋ,但是我想起來這個字有破音字唸ㄔㄨㄥˊ,我個人是覺得,唸ㄔㄨㄥˊ比較順口啦,所以到底是哪一個?」


好久沒聽到正確唸法的名字了,因為過了一段好長的時間,自己也都快忘記名字本來的唸法了。


「欸學長,你幹嘛一直發呆?還是…我問到你不想回答的問題了?」看著雷重鈞的反應,再怎麼神經大條的李慕白也覺得有些不對勁。



看到李慕白有點擔心的樣子,下意識的又揉揉李慕白的頭髮,


「沒有,沒事。」


「學長,我如果真的踩中你什麼點要說啦,我沒有真的那麼白目!」李慕白認真的回答。


「真的沒事啦~看到小白目擔心我,我好感動啊~」雷重鈞勾過李慕白的脖子,又惹的李慕白一陣掙扎。


「齁學長,你真的正經不過三秒欸!」又諾諾的抱怨,但看到雷重鈞又恢復像往常一樣,李慕白內心倒是鬆了一口氣。




「學長,所以那個名字…」雷重鈞執意要送李慕白,明明兩人的宿舍是在反方向。


已經走到宿舍門口,準備要跟雷重鈞說再見的時候,李慕白還是忍不住再問了一次。


「小白目。」


「幹嘛啦?」


「只要是你叫的,我都喜歡。」雷重鈞轉頭對著李慕白露出笑容,但這不像之前捉弄李慕白那樣輕浮,好看的嘴角帶著些許真誠,像雷重鈞但又是沒看過的樣貌。


「什麼啦…撩妹撩到我這裡來,好啦學長你趕快回去啦!」


李慕白在稍早前的那種心動,悄悄的浮現,但本人好像沒有自覺。


向日葵會長

[雷白] 那些沒說的事-相遇

* 雷重鈞x李慕白

*因為戲份實在太少了,只好自己寫

李慕白今天是第一百次埋怨自己的多管閒事。

自從那次在上學時看到被追殺的雷重鈞,然後自己心軟的關心他,害的他跟邵逸辰差點也完蛋後,這個雷重鈞時不時的出現在他跟邵逸辰身邊,就已經有一個江勁騰在找邵逸辰了,現在又一個地痞流氓纏著他們不放。

「欸逸辰,我們這樣是還要怎麼上課啦?」李慕白下課後和邵逸辰到圖書館讀書,至少他們發現這個地方不會被抓到,

「我也不知道啊!江勁騰那麼煩。」一想到江勁騰,邵逸辰又不自覺的厭惡,但好像又不能真的狠下心的討厭他。

「你到底哪裡得罪他了?」這個問題李慕白問了很多次,但兩人始終沒個答案。

「還有,...

* 雷重鈞x李慕白

*因為戲份實在太少了,只好自己寫


李慕白今天是第一百次埋怨自己的多管閒事。

自從那次在上學時看到被追殺的雷重鈞,然後自己心軟的關心他,害的他跟邵逸辰差點也完蛋後,這個雷重鈞時不時的出現在他跟邵逸辰身邊,就已經有一個江勁騰在找邵逸辰了,現在又一個地痞流氓纏著他們不放。

「欸逸辰,我們這樣是還要怎麼上課啦?」李慕白下課後和邵逸辰到圖書館讀書,至少他們發現這個地方不會被抓到,

「我也不知道啊!江勁騰那麼煩。」一想到江勁騰,邵逸辰又不自覺的厭惡,但好像又不能真的狠下心的討厭他。

「你到底哪裡得罪他了?」這個問題李慕白問了很多次,但兩人始終沒個答案。

「還有,那個地痞流氓也很煩,幹嘛跟江勁騰一樣一直跟著我們啦!」

「你說我們要不要去拜拜,改個運啊?」李慕白氣餒的趴在桌上,一想到開學沒多久就過著逃亡生活,就覺得很累。

邵逸辰沒回話,自顧自的繼續看書,留下李慕白一個人繼續用小腦袋瓜運轉著目前找不到解答的問題。



兩人某次在校園散步,就這麼不巧的被雷重鈞抓到,還半推半就的進了雷重鈞那快倒了的萬能研究社。

江勁騰消息靈光的令人意外,才剛進社團沒多久,他就找人找到社團來,還用錢要求雷重鈞讓自己入社。

「他怎麼還追到社團啊?欸逸辰,你跟他到底…」李慕白邊吃著麵包邊轉向邵逸辰,

「我不知道,我也覺得很煩啊!」明明重活一次已經決定要擺脫他了,怎麼江勁騰還是陰魂不散?

自從被江勁騰時時盯住後,李慕白發現自己常常找不到邵逸辰,下課鐘一打,轉個身就不見人影,這也促使自己時常一個人被雷重鈞抓走。

「學長,你又要幹嘛啦?」李慕白有時候都覺得雷重鈞沒朋友,要不然幹嘛每次都到教室堵自己?

「小白目,能被我找可是你的榮幸啊!」手很自然的又搭上比他矮上一些的李慕白的肩膀。

「算了吧你,學長,你是不是沒有朋友啊?」說完李慕白的頭就被敲了一下,

「笑話,我堂堂萬能研究社的社長怎麼可能沒朋友?是我不屑跟他們一起走。」雷重鈞有自信的拍了下自己的胸膛,

「喔…」才怪,這樣一定就是沒朋友,李慕白心想。


某天晚上,李慕白讀書讀累了,本來問邵逸辰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但邵逸辰拒絕了,他怕他出門又會被江勁騰逮到,李慕白只好自己一個人走出去買吃的。

「不會吧!為什麼偏偏今天沒開啦!」李慕白看著寫著臨時休息的鹽水雞攤子,獨自崩潰了好幾分鐘。

「再往前走一下吧,我記得前面好像還有一間。」摸摸還是很餓的肚子,喃喃自語的繼續走。

「欸!站住!」

「我又不是白痴,站著讓你們追啊!」

李慕白遠遠就看到有一個人被兩三個手上拿球棒的人追跑,他默默的趕快閃到一邊,不是說自己沒有同情心什麼的,只是因為上次雷重鈞的事件,讓他不想再惹麻煩上身。

那群人越來越近,李慕白忍不住還是偷偷看了一下,不看還好,一看,

“媽呀!是重鈞學長?”

這下李慕白開始天人交戰了,今天要是換做不認識的人,自己可能還不會那麼罪惡;但現在這個可是同系的學長,雖然平常覺得他實在很煩人,但想想其實他也沒做過什麼過份的事,如果今天他真的被人打死了,自己應該會良心不安一輩子吧。

「學長,這裡!」李慕白拉著奔跑中的雷重鈞趕緊躲到暗巷裡,還好那群人跑的比較慢,沒有注意他們躲起來。

氣喘吁吁的雷重鈞定睛一看,

「唷!是小白目啊!你是特別來救我的嗎?」雷重鈞抱住李慕白,那輕浮的態度讓李慕白很想送他一拳,推開了對方,

「學長你又把到別人的女朋友了喔?」李慕白沒好氣的問,

「先說好,我這次沒有再對有男人的女生下手啊!」

「那你為什麼又被追殺?」不是調戲別人的女朋友,那怎麼又被追?難不成是仇家?

「這次還不是因為上次那些人來店裡鬧事,還傷到店裡的人,忍不住只好動手啦!」雷重鈞講的很平淡,好像是他今天動手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蛤?」李慕白懷疑自己的耳朵,這學長現在是說他為了保護店裡的人然後讓自己被追打嗎?

「蛤什麼蛤,我可是很講義氣的!」講完不忘自信的抬起頭,挺了挺胸膛。

「喔…是喔…」想不到,這個平時很痞很無賴的學長,也有這一方面啊。

「幹嘛?什麼反應?難不成我會騙你嗎?」雷重鈞的臉往李慕白湊近,後者下意識退了下,

「沒、沒有,學長…太近了」

「怎麼?害羞啊?」又是一貫的輕佻語氣,李慕白默默翻了白眼,推了下雷重鈞,

「好了,如果沒事,我要走了。」李慕白的肚子叫聲提醒他剛剛出來是為了買宵夜。

還沒走幾步就被人拉了回來,

「學長沒說可以走,你急什麼?」

「齁還要幹嘛啦?」現在就拿學長身分出來,是想壓誰?

「手機給我。」雷重鈞伸手,

「幹嘛?」

「學長說拿來就拿,囉唆什麼。」

李慕白默默把手機拿出來,嘴巴嘟的跟什麼一樣,差點都可以吊豬肉了。

雷重鈞在李慕白手機裡噠噠噠的輸入自己的號碼跟通訊軟體後,就把手機拋回李慕白手上,轉身就走。

「喂不要用丟的啦!」李慕白手忙腳亂把差點親吻地板的手機接好,卻發現對方已經的背影慢慢離開。

「什麼嘛,莫名其妙。」打開手機看了下,通訊錄跟通訊軟體裡的稱號讓李慕白又翻了一百個白眼。

-帥學長雷社長

颖秋亲亲

【着魔•劲辰】执念.潭(中)

[日更]给糖给肉、偶尔欢脱的恋爱正剧风ps也会有小白目和学长的互动 喜欢的快来

(中篇)

“江劲腾昏迷的那几天,你有没有去检查一下?”

“哈?”

  邵逸辰感到莫名其妙,这是什么鬼问题。

 “我是怕你脑子给摔出了内伤,什么谈恋爱就会被车撞,又或者为梦里一个虚构的情节找真相,谁每天那么多怪咖的想法。”

“白目,我和你说正经的…”

  邵逸辰白眼翻的老高,尽管慕白确实一针见血的戳到了他的心窝里。

“可我就是很不安,”他欲言又止,“我怕哪天,这样的事…”

  邵逸辰知道他无法把全部的经历告诉慕白,这太扯...

[日更]给糖给肉、偶尔欢脱的恋爱正剧风ps也会有小白目和学长的互动 喜欢的快来

(中篇)

“江劲腾昏迷的那几天,你有没有去检查一下?”

“哈?”

  邵逸辰感到莫名其妙,这是什么鬼问题。

 “我是怕你脑子给摔出了内伤,什么谈恋爱就会被车撞,又或者为梦里一个虚构的情节找真相,谁每天那么多怪咖的想法。”

“白目,我和你说正经的…”

  邵逸辰白眼翻的老高,尽管慕白确实一针见血的戳到了他的心窝里。

“可我就是很不安,”他欲言又止,“我怕哪天,这样的事…”

  邵逸辰知道他无法把全部的经历告诉慕白,这太扯了。

“你担心自己不够信任他?” 慕白勾住他肩膀,一副假装老练的怪表情, “还是怕他其实就是个吃完就跑的负心汉?恋爱可真是令人成长。” 

“我看你跟着重钧学长,这口才倒是越来越见好了。”

“恋爱不就是这样,患得患失,互相影响。”

  慕白无视邵逸辰的吐槽,接着说,

“以前江劲腾根本不认识你,你还不是喜欢了人家那么久,现在他这个大活人,没日没夜地黏着你,你却不像过去那么敢爱敢恨了,说真的,这段时间逸辰你变了很多,但不再软弱,享受当下,你不是这样说过的么?”

“谢谢…”

邵逸辰沉浸在感动的余韵中,感谢的话还没说完就给无情的打断了。

“唉、你的江劲腾来了。”慕白探头,向他示意身后,“逸辰,你可以的吧?那…我先走咯?”

  与其看你俩放闪,还不如去帮学长,顺便盯着他,省得他在大一新生面前,搞一些有的没的。

“晚上的聚餐你们俩都要来啊,白占得便宜白不要。”

 

“邵逸辰?”

江劲腾扶住他肩膀,感受到一阵被惊吓到的轻颤,皱了皱眉头,

“发生什么事了?”

  梦境的不安,总在无意义的折磨他,邵逸辰才发现,由于自己得过度晃神,连站在江劲腾身旁的哲刚都不解的看向他,只得干巴巴的扯出个笑脸。

“那个…我在想,你头还疼吗?”

“呵,就为了这个?”

江劲腾放松下来,捏住他下巴轻轻晃了晃,“今天晚上要不要来我家照顾我?”

“恩?”只顾着看他深情的眼睛根本没听清江劲腾说了什么,条件反射的点点头,

“好。”

“……”

  江劲腾一愣,随即露出了那副自负的招牌坏笑,这么听话的邵逸辰,果然确立了关系,福利都不一样。

“那今晚研究社聚餐,你来吗?”

  啧`雷重钧的花花肠子可真够多的,“不去了,明天有场法学考试,下课和哲刚去图书馆温书,晚上8点来接你,不能再迟了。”

  嗯!?8点…

  我是国中生吗?邵逸辰敢确定自己的嘴角,一定狠狠抽搐了一下。

“这样不会影响你的考试吧?” 

“你当我白痴哦,”再说法学考试能有你重要?江劲腾心里嘀咕,避开哲刚忍笑不看表情,悄悄把头贴近他的耳边,

“何况…我好歹也是上过资优生的人啊。” 

  感受到对方炽热的目光,邵逸辰终于理解,这句别有深意的话。配合上落在耳廓上的啄吻,大白天的,愣是起了一身细细的鸡皮疙瘩。

“滚、不去了!”

“喂,邵逸辰,我开个玩笑哎。”


  江劲腾到会场时,先瞧见的是看上去已经喝多了,正不安稳的在雷重钧怀里挣扎的慕白,估计多半是被灌醉的,论套路雷重钧绝不是个省油的灯。

   悠闲划着手机正准备拨号的江劲腾,直到看见,站在篝火旁披着雷重钧皮衣的邵逸辰后,脸瞬间垮了下来,抓紧还泛着光的手机,江劲腾迈开步子,不爽的加快脚步。

“把你的衣服拿走!” 

  侧面突然传来的声音,让邵逸辰瞪大眼睛寻找,模样可爱,江劲腾努力忍住不自觉翘起的嘴角,保持生气。

  动作流畅连贯,一把扯开披在邵逸辰身上的衣服,厌恶的甩了雷重钧一脸。

“要穿给你的人穿,邵逸辰他不需要。”

“你吃饱了打厨子哦?”

  雷重钧一副食屎的表情,也不和江劲腾真生气,把皮衣随便往肩上一放,揽着慕白,继续给他挑选各种好喝的酒。

 “江劲腾,你…”

  盖在身上的大衣还残留着体温,闻到对方身上熟悉的气味,邵逸辰先是呆楞了几秒,吸了吸鼻子,有点幸福。

  但这还不够,江劲腾用手覆盖住裸露出脖颈的,大片冰凉细腻的肌肤,指腹细细的摩挲他形状纤细的锁骨,若有所思。

 “怎么穿的那么少?”

“不冷。”

“撒谎,不准让别人有对你示好的机会,不懂?”

邵逸辰缩缩脖子想往后退,他才不要被这个独裁的江劲腾控制在手心里。

 “别动!”

佯怒的训斥,邵逸辰没在害怕的。

“下次只能穿我的外套,有我的味道。”

  滑倒耳后的手轻挠,感受到对方有些戒备的身子,坏心眼的凑上前,说话的气息全洒在敏感的脖侧。

 “别…”

  隐密缠绵的气氛,让人格外容易产生只有彼此的错觉,邵逸辰赶紧伸手挡在两人中间。

“别这么饥渴。江劲腾…”

江劲腾被激的一震,当下起了狠劲,惩罚性的咬住阻挡自己使坏的手。

“还敢撩我?”

对这幅身体、对你这个人,我确实饥渴的发疯。

  邵逸辰敌不过他,怕他真在众目睽睽下做出什么奇怪的事,只能先发制人,给了他一个占有性的吻。

“你也喝酒了?”

江劲腾舔舔嘴唇,眯起眼睛审视他。

“对了,你还没吃饭吧?赶紧过来吃一点。”

“这个!还有这个!”“不要了,你干嘛?总催我吃吃吃,我是猪啊!”

“社员哪有不吃够本的,社费餐诶。”

....…并且你还是那个出资最多的冤大头。


江劲腾:喜欢一个人就是无时不刻忍不住想摸他,干他。

邵逸辰:同上。

                     (奉上日更~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按赞  

                                                                       请继续(手动比心 ❤`

上篇:http://kaozaijun.lofter.com/post/1d534422_eb608c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