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震荡波

69339浏览    146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1 00:23
龙胆-CP25摊位号U74

情人节快乐。

垃圾食品X我推的CP(其实还有别的种类但是暂时我没想好,下次吧)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在情人节爆肝画机佬的日子啊!!!!

半夜画这种东西简直是折磨,我明天一定要去吃开封菜……

情人节快乐。

垃圾食品X我推的CP(其实还有别的种类但是暂时我没想好,下次吧)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在情人节爆肝画机佬的日子啊!!!!

半夜画这种东西简直是折磨,我明天一定要去吃开封菜……

Paws Up

"我很高兴你选择让我独自前来",震荡波俯下身对声波耳语,“我会修好它的”

------

对papa只把自己给大波一个机看

画虎子们的小尖爪子特别好玩,而且真想和击倒美人做闺蜜,如此精致的男孩子,要真出手剧情走向估计就my boyfriend is gay了

"我很高兴你选择让我独自前来",震荡波俯下身对声波耳语,“我会修好它的”




------

对papa只把自己给大波一个机看

画虎子们的小尖爪子特别好玩,而且真想和击倒美人做闺蜜,如此精致的男孩子,要真出手剧情走向估计就my boyfriend is gay了

孤独的猫
我希望你没有后悔. 你依然是我...

"我希望你没有后悔."

"你依然是我最大的希望."

"My... influence in the Senate is on the wane. I spent most of my political capital intervening to save your life."
"No regrets, I hope."
"Please— you remain my brightest hope."

- MTMTE issue 9

 摸个我的入坑CP,很少画他们只是因为这一对怎...

"我希望你没有后悔."

"你依然是我最大的希望."

"My... influence in the Senate is on the wane. I spent most of my political capital intervening to save your life."
"No regrets, I hope."
"Please— you remain my brightest hope."

- MTMTE issue 9

 摸个我的入坑CP,很少画他们只是因为这一对怎么画收获的都只有刀子,总之就是画了也幸福感暴跌...

Tristy初元

囤了点TFP的拟人

【后面有威奥描写和双波描写注意】

我爱医官!!!!两个都爱!!!!!!!

画PAPA的时候无时不刻都得提醒自己画的是人要不又画成机了.....可是我又对全脸面罩有执念...........【他也是够可爱的,真的】

囤了点TFP的拟人

【后面有威奥描写和双波描写注意】

我爱医官!!!!两个都爱!!!!!!!

画PAPA的时候无时不刻都得提醒自己画的是人要不又画成机了.....可是我又对全脸面罩有执念...........【他也是够可爱的,真的】

社会你狼哥
沙雕作者更新啦!ooc慎【。】...

沙雕作者更新啦!
ooc慎【。】
一个小四格系列,关于如何叫醒赖床威w

沙雕作者更新啦!
ooc慎【。】
一个小四格系列,关于如何叫醒赖床威w

Pterocat-毕设中无图力慎关
How can I touch...

How can I touch you 

【点击图片有惊喜】

话说lof居然会缩图啊……

(ps话说我会不会被打死 : )

How can I touch you 

【点击图片有惊喜】

话说lof居然会缩图啊……

(ps话说我会不会被打死 : )

孤独的猫

Tumblr上的Requests,大致相当于我们说的点梗

一直不擅长画四格,不知能不能看懂...😅

Tumblr上的Requests,大致相当于我们说的点梗

一直不擅长画四格,不知能不能看懂...😅

边边边边边卯首

沙雕脑洞
我最近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x

沙雕脑洞
我最近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x

鱿鱼惯性

画风试验放飞自我 痛并快乐着 这俩的机设简直就是艺术品

画风试验放飞自我 痛并快乐着 这俩的机设简直就是艺术品

运河

霸天虎员工的新年假期


昨天得到三个关键词[新年初恋日记]

大概设定是是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盆友

霸天虎员工的新年假期


昨天得到三个关键词[新年初恋日记]

大概设定是是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盆友

岩人岩
要和特大胸机保持距离(物理)“...

要和特大胸机保持距离(物理)
“震荡波,低劣”

我终于开始迫害小波了!(guna

要和特大胸机保持距离(物理)
“震荡波,低劣”

我终于开始迫害小波了!(guna

咦喂喂

【双波】逻辑情话

    早在声波还没那么闷骚的时候,就认识CPU里都是逻辑的震荡波了。
    相处久了,两TF都挺喜欢对方的,但一直没谁先越过那道线。
    终于有一天,震荡波议员鼓起勇气告白了。
    “你是我的逻辑,声波。”
    虽然之后震荡波被声波用触手吊打得伤痕累累,不过他们总算在一起了。
    表面上来看,就像是震荡波一厢情愿,声波爱答不理;震荡波清楚这只不过是他易羞的恋人一点狡猾的小情趣,他不介意陪声波这么玩。
 ...

    早在声波还没那么闷骚的时候,就认识CPU里都是逻辑的震荡波了。
    相处久了,两TF都挺喜欢对方的,但一直没谁先越过那道线。
    终于有一天,震荡波议员鼓起勇气告白了。
    “你是我的逻辑,声波。”
    虽然之后震荡波被声波用触手吊打得伤痕累累,不过他们总算在一起了。
    表面上来看,就像是震荡波一厢情愿,声波爱答不理;震荡波清楚这只不过是他易羞的恋人一点狡猾的小情趣,他不介意陪声波这么玩。
    并且逻辑上讲,声波是震荡波推算的最合适的伴侣。当他一本正经告诉声波这件事时,声波派激光鸟追着他狠狠电了十几次。
    至少声波再怎么惩罚震荡波,也讲究着“打TF不打脸”的原则。何况震荡波没有面部装甲,打碎唯一一只光学镜就不好办了。
    说到这几乎所有的TF都会想到接吻的问题:一个千年面罩男,一个无嘴独眼男,真是机艰不拆。但这对双波夫夫不算太大的麻烦,不能接吻就更倾芯于对接。而且别的TF又没见过声波开启面罩,伸出诱TF的小金属软舌,细细地一圈一圈舔舐震荡波的光学镜。这份刺激的艳福只有震荡波享受得到。每次声波这么做他的光学镜也会猩红一个色度,既似脸红,又似欲望。
    那段时光,声波还会说话,会在震荡波的歪腻下多少回应几声,会比较正常的跟别的TF交流,会在充电床上呻吟——单调的电子音显得那么悦耳动听。

    如果普神保佑,真希望能一辈子就这样平庸又充实的度过。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赛博坦发生了暴乱。以威震天、擎天柱分别为霸天虎和汽车人的首领发动了战争。
    声波义无反顾加入了威震天;震荡波选择跟从声波,决然为霸天虎效力于科研。
    中央处理器的警报“嘀嘀”作响,逻辑的推算板反复提示他的选择不符合逻辑。
    “我没有选择。”
    震荡波清空了推算板。
    “选择声波,符合逻辑。”

    等到战争结束,我们回家。

    普神却喜欢捉弄他像个跳梁小丑。毫无征兆的一次事故突变成了他命运的转折点。

——“两个汽车人潜入了我在赛博坦上的实验室,破坏了我的太空桥。”
——“我尝试进行追击,但却徒劳无功。”

    阿尔茜侧躲过了震荡波射出的一击,定身向震荡波开枪,直直击中了震荡波唯一的光学镜。
    震荡波昏迷了过去。

——“我在一片废墟中醒来,完全失明。”

    程序重新运转,光学镜的钝痛使震荡波更加清醒。陷入黑暗,四周死寂般无声无息。
    震荡波感到有些手足无措,询问出声:“有TF吗?”
    无任何回应。
    音频接收器里尽是呲呲的杂音。
    巨大的不安与孤独感如幽雾般笼罩着震荡波。
    “声波,你在哪?”

——“我很快意识到,我所在的星球已被遗弃,没有留下任何通信渠道。”

    他等了几个自转循环,却始终没有等到有霸天虎来救援。破碎的光学镜边点点锈斑警告他再不采取措施将永不可修复。
    震荡波摸索着找到实验台,拿起工具。结束漫长无果的等待前,震荡波说了最后一句话。
    “这不符合逻辑。”
    为什么没有TF来找我。
    为什么声波也没有找我。
    我曾经问过,我可以在声波芯里排第几。
    除去激光鸟;除去轰隆隆;除去迷乱;除去机械狗。我可以排第五。
    那么现在,声波,我可以排第几?

    震荡波没有泪腺。修复光学镜过程中,他亲手割掉了那部分器官。
    “拒绝为过去流下清洁液,符合逻辑。”

    他伶仃在赛博坦专芯做科研。这样他能够无芯无空想念声波。

——“我花费数日修复自身的伤口,并重新投身于我的实验之中。与世隔绝的我芯无旁骛,于是我的研究突飞猛进。”

    本以为要一辈子默默无闻当个科学家,然后回归火种源。

——“直到有一天,我的系统检测到不明能量大规模激增,于是我前往锈海边缘调查其源头。”
——“在那里我与您的搜索队不期而遇,并发现了终极之锁的残片。”

    那是无数个昼夜以来他第一次尝到希望,尝到兴奋。一种被牵挂着的感动甚至令他无所适从。

——“但是这个搜索队并不是为我而来。”

——“所以我有一个问题亟需解答。”
——“为什么将我留下,自生自灭,为什么将我遗弃。”

——“为什么。”

    震荡波来到了霸天虎的战舰,来到了报应号。
    他理所当然见到了声波,见到了那个日四夜念身形单薄的情报官。
    “声波。”
    好久不见。
    没有恋人间应有的动作。声波优雅地点点头,没有回应,与他擦身而过。

    一个蓝星的夜晚。
    情报官被锁躺在科学家的实验台上。他的机体不可忍耐的轻微颤抖,头情不自禁上下起伏摆动。
    “叫出来,声波。”
    语调里不带一丝情感,震荡波毫无怜惜地命令着,挺动下身达到可怕的深度。
    声波没有发出任何呻吟;尽管面罩下的脸已经满是情欲。又似乎挑衅般与震荡波较量着。
    震荡波沉默,加快了速度。

    这不是对接,这只是场发泄。痛不欲生的发泄。

    再到天亮,声波忍着接口撕裂的疼痛继续工作,轻颤的双手仍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他没有上报威震天,没有找击倒修复伤口,高昂的头颅似无声嘲笑着震荡波。
    震荡波无加理会,投神于科研。

    夜晚,又是一场酷刑般的对接道

    无数次这样的相互折磨,无数个这样芯体不宁的夜晚。
    一如既往在实验台上颤抖地过载,声波挺直的腰身重重落下,意识在下线边缘挣扎徘徊。他感觉到震荡波压在他的身上,光学镜抵着面罩。估计震荡波又要接着拆下去,音频接收器忽的传入震荡波的声音。
    “我们为什么会成这样,声波,我们为什么会成这样...”
    明明没有丝毫感情语调,声波却听出震荡波临近崩溃的绝望。
    震荡波退出声波的机体,揽住声波的腰紧紧抱在怀里。
    声波的面罩闪过一道光。他挣脱了能量束缚圈,无力地抬起手环上震荡波的后背。
    这个能量束缚圈一直都只是摆设。但声波从未去挣脱。与其说震荡波夜夜囚禁着他,比如说是声波甘愿如此。

    我们不应该这样啊。

    像什么东西终于破茧而出了。第一次对即将到来的黎明充满感激与向往。

    你得承认拥有声波这样一个伴侣完成任务会轻松很多。
    在与汽车人争夺巨狰狞骨骸就是典型的例子。
    “声波,打开环陆桥。”
    荧绿漩涡开启的那刻,震荡波不会说出他有多享受与声波合作的愉快。
    享受转头就能看见恋人在背后。

    奉命研究赛博坦物质的一晚,情报官从后抱住昏暗光线下忙碌的科学家,头安芯靠在宽阔的背上。
    “赛博坦物质除了将地球数字化,还有修复终极之锁的力量。”震荡波低沉的声音挠抚声波的神经。
    “重建赛博坦,重建那片废墟。”
    “那片我被遗弃的废墟。”
    “判定我的死亡,太轻率了。”
    逻辑警报在作响,压迫得发声器发痛。中央处理器在尖叫,不要问出口,已经过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和恋人相处如初,继续只会毁掉,会重蹈覆辙。
    “为什么声波也没有找我。”

    震荡波和声波又陷入了冷战。

   持续到最后威震天决定数字化地球的那天,他们甚至特意分开。一个在指挥室,一个在实验室。

    败了。
    那场交火霸天虎输得很惨。
    亲眼目睹威震天被大黄蜂用星辰剑刺死,直直坠于地球。
    震荡波拉着距离最近的红蜘蛛仓慌逃离。他没顾得上战舰指挥室里的声波,他有把握凭声波的能力可以进行自救。
    他们逃回赛博坦,等了数日也没等到那个绛紫色的身影。

    他再一次失策了。

    “声波失踪了。”
    红蜘蛛直截了当告诉震荡波这个结论。他的面部表情极不自然,好似攒足了勇气,别扭地说:“你和声波的关系很糟糕,整个报应号的TF都看得出来。我实在...抱歉,对于...轻率判定你的死亡。”
    “声波是个忠芯又优异的情报官,他也是个合格的伴侣。得知你的死讯后,他试图打开太空桥独自去赛博坦寻找你。”
    “活要见机,死要见尸。”
    “真没想到他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平常一直那么不近世俗,那么闷骚,简直不可思议...”
    “威震天派了大量部下强压制住他,我借来一个朋友...就是击倒的电棍,用计谋才将他镇定下...汽车人看见会以为我们起内讧了的。”
    “他几乎每天都这自责,后悔没去找你。他专芯于情报工作,排挤一切空闲时间,包括晚上,很难下线。”
    “我亲手杀死飞过山的时候,我知道他站在后面,无声叫嚣着,让我下手再狠一点,或者自己亲自将那个汽车人斩成碎块。”
    “说这么多不是为了什么,只是觉得你们隔阂太深了。毕竟现在声波下落不明...”
    “节哀吧,震荡波。”

    震荡波抬起干涩的光学镜,干涩得酸苦的光学镜。

    活要见机...死要见尸...

    洪荒茫茫宇宙之间,都穿梭着震荡波寻觅的身影。
    疲惫的光学镜忽暗忽明。
    这比大海捞针更恐怖,更难上加难。可他在所不辞。
    没日没夜的搜索无果一次又一次将他击退到放弃的悬崖,又拼命爬上顶岸。
    声波就像不在这个世界一样。

    不在这个世界...

    “暗影空间。”

    ......
    在漫漫岁月长河之上,按下环陆桥的瞬间比找到你的尸体更紧张,更害怕。无法想象接下来如何面对你,你又会有什么反应。

    那个单薄的机体从荧绿漩涡中走出,轻雅高贵。
    “声波。”
    好久不见。
    声波停在原地,定定地看着震荡波。
    有些尴尬。幸好他没有面部装甲,看不出此时此刻的窘迫。他不指望声波作出什么反应,只试图用一两句话掩盖自己的难过与想念:“我找你找了好久,你在暗影空间对于我的用时...符合逻辑...”

    然后他被打了。
    声波用触手狠狠抽上了震荡波的胸甲。
    如果有面部装甲,震荡波一定会笑出来;事实上他已经低低笑出了声。
    因为声波没打他的光学镜。
    声波走近震荡波面前。接下来的事完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声波,高级。震荡波,低级。”
    单调的电子音没有任何平仄,震荡波听起来就像...耍脾气一样...
    “符合逻辑。”

    他们静静凝视对方,两颗火种跳动。
    “嘀”轻微一声,声波开启了面罩,那张无TF见过的精致小脸凑近,最后亲吻上震荡波的光学镜。
    这一幕肯定很滑稽。震荡波搂住声波往前,紧紧拥在怀里。

    我“死”过一次,你也“死”过一次。但我却从未感谢过普神这样对待我们。
    你能回到我身边,真好。

    没有言语可以表达我的芯情。如果有,我想到了我最初的情话。
    “你是我的逻辑,声波。”
    ......
    “我爱你,震荡波。”

   

要做接地气的高冷小快手

我没出坑,我就是最近有点忙+画得慢,附赠几张小图

我没出坑,我就是最近有点忙+画得慢,附赠几张小图

QuilaJo

TF·全员向
『 印象调查 』
-
画图?图有什么好画的,还是做表格更快乐
然而老福特最多只能发十张……
被迫裁员暴风哭泣 TAT

↓印象调查幕后花絮↓

擎天柱:你们知道沙雕是什么意思吗?
救护车:没听说过。
千斤顶:感觉应该属于夸奖的一种?
千斤顶:毕竟用来形容大黄蜂。
救护车:但也用来形容威震天了。
擎天柱:……
千斤顶:……
擎天柱:那肯定不是夸奖。
威震天:等等!擎天柱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CUT——

威震天:为什么擎天柱能无限诈尸复活?!
千斤顶:因为他氪金了。
大黄蜂:因为他氪金了。
救护车:他氪金在普神那里买了火种保险。
威震天:……
震荡波:这不符合逻辑。
——CUT——

千斤顶:知心姐姐救护...

TF·全员向
『 印象调查 』
-
画图?图有什么好画的,还是做表格更快乐
然而老福特最多只能发十张……
被迫裁员暴风哭泣 TAT

↓印象调查幕后花絮↓

擎天柱:你们知道沙雕是什么意思吗?
救护车:没听说过。
千斤顶:感觉应该属于夸奖的一种?
千斤顶:毕竟用来形容大黄蜂。
救护车:但也用来形容威震天了。
擎天柱:……
千斤顶:……
擎天柱:那肯定不是夸奖。
威震天:等等!擎天柱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CUT——

威震天:为什么擎天柱能无限诈尸复活?!
千斤顶:因为他氪金了。
大黄蜂:因为他氪金了。
救护车:他氪金在普神那里买了火种保险。
威震天:……
震荡波:这不符合逻辑。
——CUT——

千斤顶:知心姐姐救护车,哈哈哈哈哈哈~
大黄蜂:哈哈哈哈哈~
救护车:千斤顶你看见我的扳手了吗?
千斤顶:哈咳、咳咳咳咳咳……
救护车:大黄蜂你看见我的扳手了吗?
大黄蜂:……我错了。
——CUT——

爵士:千斤顶你居然喜欢粉红色?
爵士:我以为只有大黄蜂喜欢粉红色。
钢索:等等,Bee喜欢粉红色?
声波:大黄蜂使用过,粉红色的,车内饰。
钢索:粉红顽皮Bee?
爵士:金刚芭比千!
爵士:哈哈哈哈哈哈~
钢索:啊哈哈哈哈哈哈~
千斤顶:我的意大利炮呢?!
——CUT——

红蜘蛛:霸天虎这是摊上个什么玩意儿……
红蜘蛛:沙雕人贩子你退位吧!
威震天:我好像三天没有打你了。
震荡波:红蜘蛛已经三天没有挨打了。
大黄蜂:红蜘蛛肯定三天没有挨打了。
爵士:红蜘蛛绝对三天没有挨打了。
声波:红蜘蛛,三天内,没有挨打记录。
威震天:那我必须打你一顿。
红蜘蛛:!!!
——CUT——

千斤顶:震荡波的确是个狠人。
大黄蜂:感觉他带领霸天虎完全没问题。
大黄蜂:也许还能做到万众一心。
擎天柱:毕竟震荡波是为了赛博坦而战。
救护车:有道理。
威震天:……
红蜘蛛:哈哈哈哈你真的可以退位了。
——CUT——

擎天柱:夫妻车是什么情况??
救护车:山姆的车大黄蜂,卡莉的车声波。
救护车:大概就是这种对应关系。
千斤顶:他们还有孩子。
擎天柱:孩子?!
千斤顶:就是激光鸟变成的粉红色小黄蜂。
救护车:一家三口,齐活。
擎天柱:!!!这不可能!我不同意!
擎天柱:Bee,我们需要谈谈……
——CUT——

大黄蜂:爵士本体应该是长着猫耳的熊猫~
救护车:爵猫。
千斤顶:真实真实,合理合理。
钢索:哈哈来来来,爵猫叫一个。
爵士:喵~
——CUT——

千斤顶:钢索的智商有点飘忽不定啊。
大黄蜂:不同的版本,不同的智商。
千斤顶:感觉恐龙形态整体智商较低。
大黄蜂:为什么变形会降智?副作用吗?
救护车:看来有必要检查他的机体了。
救护车:钢索,跟我走一趟。
钢索:好呀,去哪?
救护车:医务室。
钢索:不!!!
——CU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