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霍尊

66166浏览    769参与
苏

今天再认真的听这首歌,终于想起自己当初为什么如此痴迷于天行九歌了——是因为既知道了此时如此鲜活美好的少年们终会各自离散,又感到这样看着怀揣信念的他们‘向死而生’有种可惜与心动,美丽终会破碎,但此时此刻的美丽又如此耀眼。让人禁不住被吸引,既然会梦会醒,那就让我再多看看少年的你们,少年的一往无前,少年的情深义重,少年的惺惺相惜吧。

今天再认真的听这首歌,终于想起自己当初为什么如此痴迷于天行九歌了——是因为既知道了此时如此鲜活美好的少年们终会各自离散,又感到这样看着怀揣信念的他们‘向死而生’有种可惜与心动,美丽终会破碎,但此时此刻的美丽又如此耀眼。让人禁不住被吸引,既然会梦会醒,那就让我再多看看少年的你们,少年的一往无前,少年的情深义重,少年的惺惺相惜吧。

张木。

《奇点》|梅比斯同人

我已经很久没继续往下写了,先发出来一段除草,后面还没写完(困)前文在我合集里面。


seven


这是一场闹剧。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接踵而至的便是扯破喉咙的喊叫,只有电视剧中才能听到的枪响。


黑暗中撕裂开的便是玻璃的破碎声,刺耳且惊心。


然而当霍白再次睁开眼时,他却被裹在一个陌生人的怀里,寒冷而紧实的怀抱里。


人类大脑的计算能力实在无法令他弄清楚现在的情况,但他离吓尿真的不远了。


因为在霍白苏醒的时候,他们俩正以10m每二次方秒的加速度从大概五六米的高楼中段飞速下落,没错就是在这段下落的途中,或者刚刚往下跳的时候,霍白睁开了眼睛。


空气...

我已经很久没继续往下写了,先发出来一段除草,后面还没写完(困)前文在我合集里面。


seven


这是一场闹剧。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接踵而至的便是扯破喉咙的喊叫,只有电视剧中才能听到的枪响。


黑暗中撕裂开的便是玻璃的破碎声,刺耳且惊心。


然而当霍白再次睁开眼时,他却被裹在一个陌生人的怀里,寒冷而紧实的怀抱里。


人类大脑的计算能力实在无法令他弄清楚现在的情况,但他离吓尿真的不远了。


因为在霍白苏醒的时候,他们俩正以10m每二次方秒的加速度从大概五六米的高楼中段飞速下落,没错就是在这段下落的途中,或者刚刚往下跳的时候,霍白睁开了眼睛。


空气的摩擦剧烈地怼进霍白的耳膜,就像用刀子从他露出的皮肤上挑割,心脏完全跟不上身体的速度,疯狂地追赶,不敢休息。身体里,好痛苦。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只包了层虎皮,本能地伸出手紧紧地勒住身旁的人,连喊叫都忘了。


没错就是勒,不是抱,他确被吓惨了。霍白就是没有心脏病,他这次猛地经历完也要得个心脏病。


当然另一位霍玄也不太好过,他没料到霍白会在这种时刻惊醒然后给自己一个“爱之拥抱”。几乎那一下,他就要被勒断气了。


哥你倒是轻点啊。


他们现在坐标位于沙特阿拉伯的皇家钟楼酒店,世界第三的高楼。


高空坠落使人产生了时间流逝极其缓慢的错觉,在高压条件下,甚至可能会对一同下落的人产生微妙的情感,咳咳,不是。


“砰!”


摔到气垫上的前一刻,即便是在被施与“锁喉”的秘籍的艰苦条件下,霍玄还是没有忘记调整他和霍白在空中下落的姿势以确保两个人的伤害降到最小。


这已经超过了人类能承受的范围了。尽管霍白还醒着,但他的大脑已经当机了。


霍玄迅速在下落后收拾好状态,而霍白却还紧紧地勒住他,止不住地颤抖,身上的每一处都在痉挛的状态下,眼泪无意识地流进嘴里,又伴随着唾液淌出来,他喊不出来,喉咙暂时地失声,总之,很糟糕。


奔腾而过的风声还在呼啸,又如渐行渐远的脚步般。在肆意,作响。


霍玄躺在气垫上轻轻安抚着刚刚受惊的霍白,他现在还无法起身,不仅因霍白压在他一半身子上,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也腿软啊。


应该还没尿裤子……嗯,嗯?嗯!


妈,蛋,吓死老子了。霍玄心里如是想到:估计霍白要终身留下心里阴影了。


颜兮
四川卫视新年演唱会!接受预定啦...

四川卫视新年演唱会!接受预定啦!

四川卫视新年演唱会!接受预定啦!

无

还有有没有磕尊玉,玉樽,玉尊,玉尊玉,尊玉尊的人?(开始持续怀疑有没有人了( °◅° ))

还有有没有磕尊玉,玉樽,玉尊,玉尊玉,尊玉尊的人?(开始持续怀疑有没有人了( °◅° ))


张木。

霍郎做饭其实并不好吃,勉勉强强才达到可以下咽的程度。

这件事情豁牙子和霍郎都清楚,但令豁牙子摸不着头脑的是霍郎每天会吃很多,甚至连豁牙子的残羹剩饭有时他都打扫干净。

在豁牙子下了木板凳回去补个回笼觉,霍郎起身收拾好碗筷,自己一个人空对着一张破木桌发呆。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手指尖无意识地敲打着老掉牙的桌子,将霍郎的万千烦恼全都诉出了。

旁若是他孑然一身倒还好,走一步算一步的日子也不是过不得。但是他现在还拖拉着一个小豁牙子,每时每刻无不算计,等到豁牙子到了上学的年纪,他又该怎么办?

即便是在染坊作账房,霍郎能赚来的钱也不及曾经他风光时的半数。霍郎不是没能耐,不过他实在是不想...

霍郎做饭其实并不好吃,勉勉强强才达到可以下咽的程度。

这件事情豁牙子和霍郎都清楚,但令豁牙子摸不着头脑的是霍郎每天会吃很多,甚至连豁牙子的残羹剩饭有时他都打扫干净。

在豁牙子下了木板凳回去补个回笼觉,霍郎起身收拾好碗筷,自己一个人空对着一张破木桌发呆。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手指尖无意识地敲打着老掉牙的桌子,将霍郎的万千烦恼全都诉出了。

旁若是他孑然一身倒还好,走一步算一步的日子也不是过不得。但是他现在还拖拉着一个小豁牙子,每时每刻无不算计,等到豁牙子到了上学的年纪,他又该怎么办?

即便是在染坊作账房,霍郎能赚来的钱也不及曾经他风光时的半数。霍郎不是没能耐,不过他实在是不想去干那令人瞧不上眼的行当。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终是受不下去。

“娘,为什么你的饭量总是那——么大啊?”

被豁牙子问道这个问题的霍郎显然有那么一刻的慌乱,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霍郎吃的确实比他同龄人,哪怕是比穿短衫的劳工都要多些。好在他年纪轻,难攒下肉来。

“啊,这个问题啊……只有娘吃的多些才好给豁牙子赚钱。”

钱,钱,钱,又是钱。

天生五相八面玲珑的豁牙子,别看他只是个小不点,这心思可稠密着呢。

霍郎只字未提过生活的窘境,可在豁牙子无意间看到霍郎望着荷包叹气,畏手畏脚的样子,他早就明白了。

他不是生霍郎的气,而是在和自己赌气,是自己给霍郎添了这么多麻烦,害的霍郎忙东忙西。

钱,钱,钱,还是钱。

朝搴木兰

mausoleumguard-引子

mausoleumguard

又是那个梦,他守着他的灯塔,我划着我的船。他的光亮,他模糊的身影,他如海浪般晃动的头发,在远方之外的远方闪烁着。

后来,他的光变成了月亮,我的船变成了封印在海底的废墟。

我被封冻时,还保持向他的方向前行的姿势。

没有人可怜我,没有人为我祈祷,他没有回头。

—————————————————————————————

可能会写一点关于校园的东西,会更新的很慢,为防止凉凉先试一下水。

可能很快就删了。

mausoleumguard

又是那个梦,他守着他的灯塔,我划着我的船。他的光亮,他模糊的身影,他如海浪般晃动的头发,在远方之外的远方闪烁着。

后来,他的光变成了月亮,我的船变成了封印在海底的废墟。

我被封冻时,还保持向他的方向前行的姿势。

没有人可怜我,没有人为我祈祷,他没有回头。

—————————————————————————————

可能会写一点关于校园的东西,会更新的很慢,为防止凉凉先试一下水。

可能很快就删了。


张木。

“你是不是饿得慌,如果你饿得慌对我十娘讲,十娘我给你做面汤———”


霍郎从前一个人过活的时候总是子时睡,三竿醒。后来带了个豁牙子,小孩子嘛,早起早睡,按时吃饭,逼不得已霍郎才改掉了这夜游的生活习惯。


“娘,别唱那么大声……再让我睡一会儿。”


卯时,霍郎就早早起来给豁牙子煮粥喝,再下点青菜,几块南方特有的腊肉,趁着焖粥的功夫去买几块干粮,就成了他和豁牙子简单的早餐。


都是这催债鬼给逼的,霍郎止不住地太息。洗手作羹汤这种事他可没碰都没碰过,他还记得为了豁牙子第一次揭锅的时候,心里那个怕哟。


有时候霍郎早上起来开灶火,开开嗓,顺便吵豁牙子起床,这个时候总能让他想起《杜十...

“你是不是饿得慌,如果你饿得慌对我十娘讲,十娘我给你做面汤———”


霍郎从前一个人过活的时候总是子时睡,三竿醒。后来带了个豁牙子,小孩子嘛,早起早睡,按时吃饭,逼不得已霍郎才改掉了这夜游的生活习惯。


“娘,别唱那么大声……再让我睡一会儿。”


卯时,霍郎就早早起来给豁牙子煮粥喝,再下点青菜,几块南方特有的腊肉,趁着焖粥的功夫去买几块干粮,就成了他和豁牙子简单的早餐。


都是这催债鬼给逼的,霍郎止不住地太息。洗手作羹汤这种事他可没碰都没碰过,他还记得为了豁牙子第一次揭锅的时候,心里那个怕哟。


有时候霍郎早上起来开灶火,开开嗓,顺便吵豁牙子起床,这个时候总能让他想起《杜十娘》这首曲子,不过人家十娘要照顾的心里想的如意情郎,他却要在这里沾女子的阳春水去饲养一个小破孩。


“郎君啊,你是不是冻得慌,你要是冻得慌对我十娘讲,十娘我给你做衣裳———”


豁牙子在榻上滚了三圈又三圈,拿着被子紧紧裹住脑袋,霍郎的歌声不是不好听,可每次在他刻意提高音量去吵豁牙子起床的时候,豁牙子的心里头,就恨得不行不行的。


唉,但这话再怎么说,他也比杜十娘好过,至少豁牙子长大了,可不会把他像杜十娘那样卖给别人。


阿宁

悉听尊辫《尊尊和磊磊的平淡日常》【③】朋友圈




《国风美少年》的录制、二专的筹备、日常商演采访等等的持续进行,对于霍尊来说,最近的的工作量着实算不上小。


但是与繁忙的工作不太相称的是他最近的状态,据包括但不限于助理、经纪人、合作伙伴以及尊妈的仔细观察,霍尊同志最近委实太活泼了些,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古怪。


具体表现为沉迷德云社的相声并且丝毫不掩饰自己嘎嘎的笑声、只要看到棒棒糖就无比兴奋眼里迸发着明媚的光、无缘故的间歇性痴汉脸笑等等......



当然,霍尊同志本人还是非常清楚发生了什么,经过他二百八十核的聪明大脑理智分析与推断,自己应该是喜欢上了最近的工作搭档,相声演员张云雷同学。


原因当然非常...





《国风美少年》的录制、二专的筹备、日常商演采访等等的持续进行,对于霍尊来说,最近的的工作量着实算不上小。



但是与繁忙的工作不太相称的是他最近的状态,据包括但不限于助理、经纪人、合作伙伴以及尊妈的仔细观察,霍尊同志最近委实太活泼了些,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古怪。


具体表现为沉迷德云社的相声并且丝毫不掩饰自己嘎嘎的笑声、只要看到棒棒糖就无比兴奋眼里迸发着明媚的光、无缘故的间歇性痴汉脸笑等等......



当然,霍尊同志本人还是非常清楚发生了什么,经过他二百八十核的聪明大脑理智分析与推断,自己应该是喜欢上了最近的工作搭档,相声演员张云雷同学。



原因当然非常简单粗暴,两个人都热爱传统文化,秉承着相同的理念发展事业,聊的也十分投机,自然性情相投啦!


(作者:呸,你就见了他一面,还光顾着录节目,张小辫儿下了台闷的要死,你还怂的就给人家了根儿棒棒糖连话都不敢说性情相投个屁,你就是看人家长的好看一见钟情见色起意!)


还有两天《国风》第二期录制,就能再见到他了呢!霍尊抱着手机查好日程开心的在床上打滚,又顺手划开了微信朋友圈,虽然张云雷从来不发朋友圈,但是偶尔还是会给他点赞的!


(别问,问就是二霍太怂了都不敢跟人家聊天,只能通过发朋友圈刷刷存在感求互动)



下一秒,映入眼帘的是一行简简单单的字“真好听    我特别喜欢    等尊哥有机会教我好不好”。评论在霍尊在朋友圈打卡的昆曲音频下。




某人兴奋的差点儿没蹦起来,搓搓小手回复“云雷兄抬举啦!咱们周日录制现场见!”(别问,问就是作者嫌弃的直男回复)




圈子太凉,卑微小宁需要鼓励,走过路过留个音儿吧,聊聊天儿也成啊


张木。

小小的豁牙子总有一个执念。

那就是可以站在高高的板凳上撩起霍郎前额的碎发,狠狠地在他眉心戳上一下,就像霍郎每夜入睡前对他做的那样。

不过这件事情暂时还没有着落。一来是霍郎顶他两个高,二来是豁牙子天生恐高,连迈下几步高台阶都要紧闭上小眼睛,死死地扣在霍郎的长袍上。

不过这种小事嘛,我们聪明伶俐的豁牙子总能想到解决的办法。

每当豁牙子起歪心思的时候,论谁也看不穿。啊,除了霍郎。

小小的人儿搬着小小的板凳,迈着小小的步子,伸着小小的手。

这是只属于豁牙子一个人艰难的挑战,怎样也完不成的任务。无论多少次,每当要得手,霍郎总能轻易拆穿他的鬼把戏。

“娘,能不能不要再用手指头戳豁牙子了?就算娘的手指头再细软也会给豁牙子...

小小的豁牙子总有一个执念。

那就是可以站在高高的板凳上撩起霍郎前额的碎发,狠狠地在他眉心戳上一下,就像霍郎每夜入睡前对他做的那样。

不过这件事情暂时还没有着落。一来是霍郎顶他两个高,二来是豁牙子天生恐高,连迈下几步高台阶都要紧闭上小眼睛,死死地扣在霍郎的长袍上。

不过这种小事嘛,我们聪明伶俐的豁牙子总能想到解决的办法。

每当豁牙子起歪心思的时候,论谁也看不穿。啊,除了霍郎。

小小的人儿搬着小小的板凳,迈着小小的步子,伸着小小的手。

这是只属于豁牙子一个人艰难的挑战,怎样也完不成的任务。无论多少次,每当要得手,霍郎总能轻易拆穿他的鬼把戏。

“娘,能不能不要再用手指头戳豁牙子了?就算娘的手指头再细软也会给豁牙子戳出一个坑的!”

豁牙子又吐着风对霍郎说。

刚刚给豁牙子铺好小棉被的霍郎自昏黄的台烛前探起头。

“那你叫娘怎么样?”

豁牙子看着霍郎露出淡淡宠溺地表情,没来由的恶心起来——娘总是这幅德行。

软绵绵地,和蝶翅般柔软易碎的触感绽放在豁牙子的额头上。

不是霍郎平日里挑逗似的一点,而是温暖的,霍郎嘴唇的温度。

豁牙子从来没有被人亲吻过,就像蜉蝣对星夜的渴望,他只知道那是种很美好的东西,见过,但是没试过。

“娘”豁牙子慢慢地抬头,不敢直视霍郎黑甜的眸子。

“豁牙子好像发烧了。”

 

张木。

“娘!”

豁牙子手握着一串冰糖葫芦就直奔霍郎身前,数九寒天冻的泪涕泗流差点蹭到霍郎绸面的衣服下摆上。

霍郎忙欠身握住豁牙子的手腕将他甩开,低头将下摆提起仔细地瞧看被没被豁牙子弄脏。

“唉,你小子。都说了几遍不要这么叫我,我又不是你娘。”

“更何况了,我是个男人……还有,不要吃的这

么邋遢…”

嘴上数落着豁牙子,霍郎自怀中掏出帕子,蹲得和豁牙子一边矮,轻轻地将他脸上粘腻的东西擦去。

“娘。”

豁牙子的小手回握着霍郎在他脸上擦抹的那只手,都是冰冰凉的。

他笑着,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很是难堪。

“娘,放烟花了。”

豁牙子吐字总是模糊不清的,说话还漏风,但霍郎保证,豁牙子的童音永远是他听过最稚嫩最纯洁的声音。

夜色不是黑的,...

“娘!”

豁牙子手握着一串冰糖葫芦就直奔霍郎身前,数九寒天冻的泪涕泗流差点蹭到霍郎绸面的衣服下摆上。

霍郎忙欠身握住豁牙子的手腕将他甩开,低头将下摆提起仔细地瞧看被没被豁牙子弄脏。

“唉,你小子。都说了几遍不要这么叫我,我又不是你娘。”

“更何况了,我是个男人……还有,不要吃的这

么邋遢…”

嘴上数落着豁牙子,霍郎自怀中掏出帕子,蹲得和豁牙子一边矮,轻轻地将他脸上粘腻的东西擦去。

“娘。”

豁牙子的小手回握着霍郎在他脸上擦抹的那只手,都是冰冰凉的。

他笑着,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很是难堪。

“娘,放烟花了。”

豁牙子吐字总是模糊不清的,说话还漏风,但霍郎保证,豁牙子的童音永远是他听过最稚嫩最纯洁的声音。

夜色不是黑的,至少不是深色。璀璨的烟花和被灯火烧红了的地平线上,霍郎拉着豁牙子的手向着不知名的地方走去———迷人的,远方。

“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娘。”

 

石禾

沿着眉眼求解救,挥发无声的焦灼。

喜欢了好几年的歌,算是入坑曲吧。

沿着眉眼求解救,挥发无声的焦灼。

喜欢了好几年的歌,算是入坑曲吧。

穿汉服的沙雕.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
——舒婷《致橡树》

珍惜身边的人,珍惜身边的幸福
           
       ...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
——舒婷《致橡树》



珍惜身边的人,珍惜身边的幸福
           
                                                 ——木棉
      




流淌的生命多清澈,见底也只有一个你 @张木。

穿汉服的沙雕.

漫漫长夜,梦中掠过你的身影,醒来,你早已不属于我
分离之后,世间仍是那般美丽,繁花开尽,多少对璧人在月下相拥,又有多少不欢而散在此时发生
你我,又各自伶仃
往事回忆是那般美好,美好的想要沉溺,可你要知道,那个美好终究只是零星,真正属于你的,还在未来路上
想你,是为了更好面对过去
伶仃,是为了更珍惜美好
这不仅是祭奠过去,更是珍惜现在,珍惜未来

你有心中日月,我读懂眼中星辰。如影随行。

午夜梦里,你伶仃,我孑立,岂料相逢却是金风玉露,即使天各一方,细数那片过往,依旧绽放了人间无数。

那年那夜,始终熬不过,岁月沧桑,我心中依旧怀念清澈见底一个你。

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残月孤影叹伶仃,你又在何方。

漫漫长夜,梦中掠过你的身影,醒来,你早已不属于我
分离之后,世间仍是那般美丽,繁花开尽,多少对璧人在月下相拥,又有多少不欢而散在此时发生
你我,又各自伶仃
往事回忆是那般美好,美好的想要沉溺,可你要知道,那个美好终究只是零星,真正属于你的,还在未来路上
想你,是为了更好面对过去
伶仃,是为了更珍惜美好
这不仅是祭奠过去,更是珍惜现在,珍惜未来






你有心中日月,我读懂眼中星辰。如影随行。

午夜梦里,你伶仃,我孑立,岂料相逢却是金风玉露,即使天各一方,细数那片过往,依旧绽放了人间无数。

那年那夜,始终熬不过,岁月沧桑,我心中依旧怀念清澈见底一个你。

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残月孤影叹伶仃,你又在何方。

穿汉服的沙雕.

谦谦君子 温润如玉
柔中带钢 粗中有细
广采博揽 知书达理
吃苦耐劳 脚踏实地
勤奋好学 求同存异
落落大方 儒雅含蓄
革故鼎新 取舍扬弃
挺立潮头 敢举大旗

谦谦君子 温润如玉
柔中带钢 粗中有细
广采博揽 知书达理
吃苦耐劳 脚踏实地
勤奋好学 求同存异
落落大方 儒雅含蓄
革故鼎新 取舍扬弃
挺立潮头 敢举大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